這黑色真元,不過是他體內《黑炎真訣》所化。

Home - 未分類 - 這黑色真元,不過是他體內《黑炎真訣》所化。

《黑炎真訣》是他早年偶然得到一門王級絕頂功法,雖只三篇殘章,卻足以讓他修鍊到化靈境!

此時黑炎真氣一出,手中長刀便燃起了黑色火焰,連帶著身體之上,亦有黑焰騰騰,好似整個人燃燒起來了一樣!

這便是化靈境強者的獨門手段之一,真氣化靈,傷人不傷己,不但能隨心而動,保護自身,還能化形而出,對敵人進行追擊!

「嗯——」

便如此時,宇文岩壓低身體,發出低吟,雙手把刀一按,爆出一聲怒吼:

「吃我一刀!」

聲震如雷之際,一道黑色虎形虛影,便怒嘯而出,隨著刀鋒斬擊,破天而去!

只見偌大一隻虎頭,張口嘶吼!好似一團黑色彗星,徑直衝向雷雲!

與此同時。

「轟——」

天空中驚雷劈下,一道水桶粗的紫色雷光,與這碩大的虎首相撞!

「咚——」

平地一聲震響,猶如天雷撞地火,一黑一紫兩道光圈滌盪而出,在天空中形成一道巨大的波紋!

「啊啊啊!」

天搖地動,衝擊波朝四面席捲,引得整條街都開始震動,躲在臨街商鋪的很多路人本還想著看戲,不防之下一個趔趄就摔倒了。

更有先前被風吹倒的倒霉蛋,才剛站起來,腳還沒站穩,就又「吧唧」摔了個大馬趴,狼狽不已。

不僅如此,就連新店樓頂的溫鐵心等人,也是猝不及防地歪了一歪,沒想到這一次撞擊會如此劇烈。

「好強的力量……不愧是黑鐵衛四大統領之一,此人與老夫同為化靈境一重,實力至少三倍於我!」

溫鐵心穩住身形,看著天空中恐怖的波動,不僅心頭駭然,忍不住發出驚嘆。

都是化靈境修為,怎的差距如此之大?

這就是天才與庸才的區別嗎?

「……溫兄不必如此。」

旁邊陳玄風也是震駭莫名,但聞言卻安慰道:「黑鐵衛乃大將軍親自選拔培養,修鍊資質和環境都絕非我等能比,有些許差距何足道哉?若換了溫兄去當黑鐵衛,定然也能成為一大統領。」

一旁的莫有道卻是搖頭:「非也非也,那黑鐵衛豈是人當的?訓練拿命拼,死亡率高達五成,溫兄出身尊貴,何必去吃那個苦?再說了,這訓練軍隊,少不得要用些透支潛力的手段,這宇文岩又何能例外?」

說著眼睛一轉,瞅向天空中那團雷云:「倒是這陣法,遠遠超乎我等意料,主陣人都不在,竟有如大的威力,連化靈境宗師都能壓制,實在難以想象。」

這話倒引起了幾人的認同,此前關於雷陣,大家都是有所耳聞,甚至親眼見過。

只不過當時的威力,遠不如此刻所表現的這般,說是雲泥之別也不為過,連全力爆發的宇文岩都難是敵手,可見這陣法之玄妙。

「可惡!五階天雷,莫非真是紫霄山的『天雷陣』?」

街道上,一記硬拼之後,宇文岩感受到了莫大的壓力。

方才那一道神雷,足有水桶粗,在與自己的真元碰撞之後,很快就將之破除,並壓了下來。

雖然威力已是大減,但自己舊力已盡,勉強防禦還是受了內傷。

要知道,這才是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碰撞,自己就落入下風。

如果再這麼繼續下去,只怕……

宇文岩心念電轉,已是萌生退意。

好漢不吃眼前虧,硬懟不過就得跑,這點意識他還是有。

但此地都被雷雲籠罩,跑又能跑到哪去?

別是半路上被一道驚雷劈中,白白丟了性命。

於是目光一轉,瞥見旁邊小店中一道倩影,心中一動:「給我過來!」

只見他一聲大喊,雙臂朝兩邊一伸,一股莫大的吸力便瞬間生出,將幾名女服務生一起吸了過來。

「啊!」

包括陸凝雪在內,一共五名服務生都是齊齊被吸飛,驚叫聲中人已飛到半空。

顯然,他是要拿店員們做人質,好威脅對方逃跑!

而陸凝雪等人顯然也察覺到了這一點,卻無力抵抗,只能身不由己地被拉出店外。

「哼~想跟我斗?」

正自心中冷笑,宇文岩突然神情一變,只見凌空飛來的五名女子,好似受到了一股反向吸引力,竟突兀地停在了半路,懸停在半空之中!

「不好!」

雖然不知道對方是怎麼做到的,但宇文岩卻心知不妙,雙腿用力一蹬,就要往道旁店鋪中衝去。

那裡路人眾多,對方若再用天雷,定然要傷及無辜!

可惜,他還是慢了一步,因為這一次的天雷,並沒有從天而降,而是自兩邊店面的大門之上,「滋啦啦」閃出一片雷光,沿著地面狂涌而出,將剛起步的宇文岩困在了當中。

雷電入體,宇文岩身體麻痹,瞬間不能動彈。

儘管立刻就催動真元,將雷電之力驅逐出去,卻不妨又一道天雷猛然劈落,水桶粗的神雷正中他天靈蓋!

「呃……」

只聽一聲悶哼,一具碩大魁梧的身影便頹然落地,重重地砸了街道上。 隨著宇文岩的倒地,長街上一片寂靜。

不知不覺,雷雲消散,天空重現光明。

陽光再次灑落,兩家店面之間的街道上躺了一地人。

中心處自然是被雷劈暈的宇文岩,而在他不遠處,便是上百名倒地不起的黑鐵衛,經過雷擊之後逐漸緩過勁來,不斷地發出痛苦的呻吟。

周圍人群重新出現,俱都被剛才看到的那一幕所震駭。

天上地下,雷光閃耀,就這麼將一名化靈境武道宗師給劈翻了。

這家小店,果然像他們想象中一樣厲害。

「……宇文家的人,完了。」

重新聚攏到戰場邊緣,一名錦衣武者愣愣地說道,語氣中難掩震撼。

他的話打破了現場的寂靜,也引起了周圍人的附和:

「想不到強如宇文家的將軍,也不是這小店陣法之敵,真不知幕後那位高人是何等強大。」

「太恐怖了,烏雲蓋日,電閃雷鳴,這就是修士術法的威力么?果然厲害!」

「有這麼一座陣法在,只怕這小店此後將無人敢惹,葉家小子如今強悍至斯,不知葉家、林家、北家人要作何感想,換做是我,怕是腸子都要悔青了。」

「是啊,曾棄他如敝履,卻不妨他走一遭大運,成為仙家中人,凌駕於紅塵之上,世事無常不過如此。」

……

一陣陣議論聲響起,屋頂的溫老等人聞聲而動,也是紛紛下來,落在倒地不起的宇文岩身前。

「溫兄,現在怎麼辦?人都解決了,不能就扔在這吧?」

黃廣鯤皺緊眉頭問道。

身為本地貴族,他並不覺得宇文家被挫敗就是多大的好事。

且不說葉天背後到底是什麼勢力,光憑現在的宇文家,在雪月國如日中天,豈能輕易放過?

到時候兩邊大戰起來,吃苦的還是黑岩百姓。

君不見,這一場打完,除了會所的兩家店完好無損,其他臨街店面都是或多或少被波及到。

有的牆面開裂,有的大門被毀,最倒霉的是緊挨著會所的四家店面,幾乎整個被轟塌了。

其中一家還是葉天剛買的店面,準備裝修成藍翔兵器鋪,一應設施才改造好,就被這場大戰給摧毀。

一對一尚且如此,若到時宇文家舉大軍而來,只怕整個黑岩城都要被打塌。

「當然不能。」

溫鐵心搖搖頭,喝道:「來人,把這些黑鐵衛給我帶走!」

「是!」

話音落下,身後不遠處的馬車旁冒出來一群溫家護衛,準備上前收拾戰場。

誰料這時,一道突兀的聲音傳來,讓整個場面又為之一僵。

「本老闆還沒說話,溫大人是要越俎代庖么?」

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令所有人都是一愣。

這……不是葉老闆么?

都說此時不在店中,怎的又回來了?

念頭一轉,好似這聲音是從上方傳來,下意識抬頭一看,頓時嚇得不輕。

只見天空之上,原本雷雲出現的位置,一幅巨大的圖像憑空出現,是一位年輕公子正俯視下方,面色沉凝。

那樣貌赫然便是葉天!

他此時不知身在何處,周圍古木眾多,像是在一片原始森林之中,身後不遠處還站著一頭大黑虎,虎背上還坐著一個小姑娘。

「……葉小友?」

聽到「越俎代庖」四個字,溫鐵心也是一愣,抬頭看見葉天,很是驚了一瞬。

這小子不知用了什麼辦法,竟隔著數百里之外在這顯化身形,如此驚人的手段,幾乎可以用「神通」來形容。

而神通……那可是神遊境強者才能施展的招數。

「葉小友誤會,老夫絕無此意。只是……」

溫鐵心趕忙解釋,但話未說完就被葉天打斷。

「只是什麼?砸了我的店,還想讓他們走?溫大人每日在本店上網,修為早有了提升了跡象,怕是離化靈境二重也不遠了,怎麼,要吃裡扒外不成?」

只見半空中的葉天,淡漠中透著一絲憤怒,憤怒中透著一絲陰狠。

雖為流露出激烈的情緒,但顯然已是動了真火!

溫鐵心自不敢捋其虎鬚。

實際上經過前天在會議室的那番威脅,他就已經明白了自己等人的身份定位。

交朋友可以,上網肯定更好,但倚老賣老不是存在的,反過來威脅對方只會像螞蟻一樣被捏死。

所以不要多想,置身之外便可。

遂苦笑著應道:「葉小友這是甚麼話,老夫豈是那不識抬舉之人?葉小友想如何處置只管自理便是,老夫絕不插手。」

說完把那些護衛叫了回來。

而聽得這話,以他為首的陳玄風等人更是不敢吭聲。

事情鬧到這一步,已經不是他們可以干預,就算後續有池魚之栽,也只能硬受。

誰讓自己拳頭不夠大呢?

「哼~你知道就好。」

天空中,葉天冷冷應了一聲,隨後將目光瞥向宇文岩和若干黑鐵衛。

突然神情一凜,探手一抓,口中清喝道:「吸星大法!」

只聽話音落下,兩邊門店前突然出現一個黑洞,洞中似有無窮吸力,竟將宇文岩等人體內的力量吸了出來。

一道道黑色流光從這些人體內攥出,而後進入那兩個黑洞,就此消失不見,好像被什麼東西吞噬了一樣。

「什麼……吸星大法?」

溫鐵心見狀便是一驚。

這吸星大法……莫非是一門魔功?竟能吸取他人內力?

這與巧取豪奪有何分別?

要知道,在崑崙大陸,像這樣奪人造化的功法,都稱為「採補術」,一般只有魔道宗門才有。

顯然,這吸星大法便是一門採補術,而且能化靈境強者都吸的動,難道……

不對不對,這不可能。

如果葉天真是魔道中人,還做什麼生意?直接搶就是。

溫鐵心尚且如此,其他人就更是驚愕。

這世間還有這等功法?能吸取他人內力為己用?

光吸還罷了,大道三千,世間什麼套路沒有? 都市之無敵仙尊 問題是葉天明明在數百裡外,竟能把手伸到此地,這絕對已經是神仙中人的手段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