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齊臉上露出一絲不屑:「不過是被雜交出來的血脈,何時算得上高貴。你這個不人不鬼的怪物,今天我就要把你弄死。」說著玄齊率先出手,雙腳一蹬身軀高高的飛起,四羊大尊對著中川就砸了過去。

Home - 未分類 - 玄齊臉上露出一絲不屑:「不過是被雜交出來的血脈,何時算得上高貴。你這個不人不鬼的怪物,今天我就要把你弄死。」說著玄齊率先出手,雙腳一蹬身軀高高的飛起,四羊大尊對著中川就砸了過去。

被玄齊說的氣惱的中川,張口發出一聲的咆哮:「我倒要看看你的嘴巴究竟有多硬。」說著兩條鐵龍帶著風聲呼嘯,嗡的一聲砸向四羊大尊。

身大力不虧的中川每一招都勢大力沉,兩條鐵龍也是用秘法鍛造,雖然現在有些扭曲變形,但卻堅硬異常。再次與上古的巫器碰撞,撞出一串的火星,發出連番的爆鳴。

玄齊被震的氣血翻滾,抱著四羊大尊往後退散,同時激射六隻直羊角,叮叮噹噹,羊角刺在中川的身體上,原本可以刺破的皮膚,這一刻卻堅硬如鐵,直羊角刺在上面,擦出一串的火星,卻沒能留下絲毫的痕迹。

「螻蟻,你是不明白高貴種族天生就比低賤生物有著強大的天賦。」中川的臉上閃著嘲諷,雙手上兩根鐵龍轉了一圈,一步步的逼向玄齊。 「走吧你可不是他的對手。<」老黿又開始勸慰玄齊:「雖然你的底牌很有用,但是他拎著兩條長長的鐵龍,根本不給你近身的機會……」

老黿的話就好像是黑夜中的明燈,一下點亮玄齊的眼睛,是的拎著兩條鐵龍的中川,就是近乎無解的存在,那麼如果廢掉他手中的兩條鐵龍呢?

玄齊的底牌必須要近身,只有近了身才有擊敗中川的機會。到時別說中川只是個龍人,哪怕他就是條龍,玄齊也能把他給折騰死。

有了思路玄齊立刻單腿往地上一點,身軀如風出現在中川的身側,利用小巧靈活的優勢游斗,四羊大尊一搖從地面上召喚回六根直羊角。

「去死吧」暴怒的中川,依靠變態的防禦力,還有近乎無解的攻擊力,對著玄齊進行碾壓式攻擊,而玄齊靈巧的躲避,等著有機會時,會把大尊揚起來砸中川的腳趾。一時間雙方打得乒乒乓乓,天龍寺建成多年的山門被毀於一旦。

壯碩的大象也有懼怕老鼠的時候,當玄齊不再正面硬拼而是選擇游斗,中川的優勢被縮小,玄齊與中川一時間也斗得旗鼓相當。

看著兩人一追一逃,看著中川舞動鐵龍毀屋拆房,巴彥有些不明白,低聲的問玄清和:「玄齊這是要做什麼?」

玄清和眼中也滿是疑惑,詫異的說:「我也不清楚,看著玄齊這般的游斗,還真弄不明白他想要做什麼?」

班扎吉倒是大膽猜測說:「是不是在拖延時間,一開始不是說過嗎?龍血狂暴只能支撐半個鐘頭」

仔細想想還真有這個可能,但是從中川狂暴到現在,時間早就超過一個小時,他不但沒有變的虛弱,反而變得更加強大。這就讓三個人感覺很無語,也很無奈。

中川一直追著玄齊,但卻無法弄死玄齊,這就讓他感覺很是無趣,於是對著玄齊嘲諷說:「你不會白痴的以為,時間久了我會在狂暴中死去吧?」

玄齊側身躲避過中川砸過來的鐵龍,呼嘯的鐵龍把結實的石柱砸破,原本還神駿的鐵龍現在已經變得凹凸不平,握柄之處更是有了較為明顯的裂痕。終究不是兵器,只是用來觀賞的雕塑,被這樣來回舞動,早晚是要出問題的。

再一次避讓過中川揮舞的鐵龍,玄齊感覺火候也該差不多,立刻張口發出一聲的咆哮,往四羊大尊中丟了四顆靈氣珠,古樸的大尊立刻發出厚重的華光,碾壓轟鳴的撞向中川。

中川立刻發出一聲暴喝:「來得好」他早就被戲弄的不耐煩,雙手鐵龍高舉,對著四羊大尊狠狠的砸過去。口中更是怒吼:「去死吧」

轟轟兩條鐵龍砸在四羊大尊上,火星四濺,虛空中傳來劇烈的震蕩。鐵龍直接從握柄處斷開,帶著道幽光直接飛起來。

「啊」中川的眼中閃過一絲錯愕,驚詫的嘴巴都張起來。就是此時此刻,玄齊從煙波山洞天中拿出一團的東西,直接丟進中川大張的嘴巴里。中川沒想到玄齊會下毒,正要往外吐時卻來不及了,咕嚕一聲,那團液體進入中川的食道,繼而發散而開。

望著呆愣的中川,玄齊張口發出一聲咆哮,直接往四羊大尊中丟了十顆靈氣珠,大尊輪起來對著中川的腦袋砸去。

轟壯碩的中川被一尊砸在腦袋上,站立不穩直接昏倒在地。堅硬的腦袋被四羊大尊這般狠辣的撞擊,居然毫髮無傷,只是微微的發紅。

玄齊趁勢而起手中的四羊大尊高高舉起,尖銳的羊角對著地上的中川狠砸,一下兩下,三下四下…再堅硬的皮革,經過十次的撞擊后,也會變得脆弱,鋒利的羊角最終刺穿中川的外皮,而後開始貪婪的吸血。

等著這面的羊尊吸足鮮血后,玄齊又舉起另外一面,對著中川就是一通的狠砸。被擊暈的中川直挺挺的躺在地上,臉上不但沒有苦痛,反而有著安逸與祥和,彷彿被砸出血窟窿的不是他。

這一切變化都太快,讓人措手不及。三個人木然的眨了眨眼,想不到瞬息間乾坤扭轉。剛才還被壓著打的玄齊,現在壓著中川打,而且中川毫無還手之力。

眼尖的巴彥看到玄齊往中川的嘴巴里丟東西,連忙問玄清和:「剛剛玄齊用的是什麼毒藥?怎麼這樣的霸道。都快把中川給打死,中川還悠哉的躺在地上,好似很享受」說著他忽然突發奇想,驚聲說:「難道中川天生就是受虐狂?」

玄清和一時間也沒想出來,事情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已經佔盡上風的中川,為什麼忽然間喪失抵抗力,好似沙包般被玄齊壓著捶打,難道是因為中川的腦袋搭錯線,失去攻擊力?

倒是班扎吉看出端倪,輕聲的說:「是不是因為中川龍血狂暴的時間到了,所以才打不還手,這般溫順?」

玄齊沒工夫為人開解疑惑,他知道這樣的時間並沒有多少,現在能做的就是儘可能的讓中川流血,只有他流的血越多,他才變得越虛弱,自己的勝算也就越大。

在中川的身軀上捅出六個鮮血淋漓的血窟窿后,四羊的尊的四個面都變成鮮紅色,握在手掌中濕滑黏膩,玄齊感覺到厚重古樸的四羊大尊中忽然間有了一絲絲溫熱,彷彿裡面已經有靈魂與生命。四羊大尊中的四顆靈氣珠顫動唔鳴,似乎有要暴動的跡象。

就在這個時候,躺在地面上的中川忽然間睜開眼睛,血紅色的眼珠居然變得黑白分明,張口發出一聲咆哮:「你給我喝的是什麼?」他並未感覺到身體的異常,反而有著前所未有的舒爽。一滾身從地面上彈起來,目光爍爍的盯著玄齊。

「嗯?」思維上無比的清醒,身軀上卻非常的脆弱,中川感覺胸口與後背濕噠噠的,伸手一摸就摸到透明的窟窿,已經恢復神智的中川,對著玄齊怒吼:「你究竟都對我做了什麼?」

玄齊沒工夫理睬中川,此刻手中的四羊大尊越來越躁動,裡面的靈氣珠似乎到了暴走的邊緣,在返祖龍血的滋養下,四羊大尊上的法陣已經自行的運轉起來。

老黿似乎也覺察出什麼,連忙對著玄齊說:「快些調轉尊口,對著中川……」玄齊下意識的轉動尊口瞄著中川。

轟隆隆一道乳白色的光焰從四羊大尊中噴吐而出,呼嘯著撞向中川的胸口,早就被砸的破損不堪的皮囊,自然承受不住這般的攻擊,轟的一聲,在暴孽的狂流中被直接擊穿。

猩紅色的血雨往外噴洒,同時夾雜著碎裂而開的內臟碎片,三米高的中川胸口被炸出一個血糊糊的窟窿。那顆原本還健碩有力,不停造血的心臟被直接打成飛灰。

驚詫的中川雙眼圓睜,這麼想也想不明白,在自己的身上究竟發生了什麼?再看向對面同樣目瞪口呆的玄齊,中川只能在無可奈何下陷入無盡的黑暗。

玄齊抱著四羊大尊,想不到一直近身肉搏的大尊還能變成遠程攻擊的大炮。一道強光把中川秒殺,玄齊都如墜夢中眼低滿是不可思議。

玄清和,巴彥,班扎吉這三個加在一起,都快有二百五十歲的老人同時發出一聲的歡呼,湊在一起圍著地面上已經死翹翹的中川端詳,確認他已經死的不能再死後,又是一聲的歡呼,大麻煩終於被解決掉了。

巴彥不顧一把的年紀,望著玄齊追問:「剛才你給中川喝的是什麼毒藥,居然有這般的威力?」

「那不是毒藥。」玄齊把頭一搖:「我給他喝的是忘憂露原漿」在這個問題上玄齊倒是沒有隱瞞。

「天呢」仔細回憶中川的情況還真與喝下忘憂露完全相同,巴彥被震驚的目瞪口呆,原本就是大補之物,唯一的缺陷是喝下後會飄然五分鐘,平日里誰都沒在意,把這五分鐘當成是難得的放鬆。卻沒想到玄齊運用在戰術上,本該飄然的五分鐘一下變成了要命的五分鐘。

這一下就連玄清和都臉上震驚,震驚之後又對玄齊挑起了拇指。孫子能有這般的心思,那真是極好的,能人所不能,忍人所不忍。活學活賣,把一切戰術都運用到極致。

現在回想起來還真讓玄清和驚詫,一直以為玄齊疲於應付。卻沒想到這就是玄齊定下的計策,不但笑到最後,而且還笑的最好。

玄齊拎著四羊大尊什麼也沒有說,渾身上下懶洋洋的,卻透著一股子喜悅,這次在天龍寺中不光得到佛指舍利,還利用中川的血液修補四羊大尊也算是大獲全勝。

玄齊把手一揮說:「快些打掃戰場。」而後開始用心破解天龍寺的守山大陣。等著巴彥和班扎吉抹去屬於他們的特有痕迹后,玄齊也找到一條安全的路。運用五行遁法帶著另外三人龍寺。

等著玄齊走遠后,天龍寺內鮮血味濃。五色朦朧中,影壁牆下忽然有著奇異的波動,假山池水中忽然憑空鑽出一個人來。穿著黝黑色的緊身衣,帶著黝黑色面巾。畏畏縮縮的望了望四周,小心翼翼的觀察一番后,最終確認沒有危險,這才從假山後面鑽出來。

這是一個忍者,一個來天龍寺做客交流術法的忍者,屬於伊藤流派的上忍。他原本想要隱藏起來等待絕殺的機會,誰知道天龍寺的僧侶這般的不給力,迅速的潰敗並且被秒殺,根本不給他出手的機會。

伊藤迅咬了咬牙,忍耐還是有價值的,至少確認華夏這四個玄修的身份,同時確認華夏這四個玄修的身上真的有靈石。伊藤迅又隱去自己的身影,悄無聲息的離開天龍寺的山門,關於華夏玄修又靈石的消息,正在一點點的擴散。(創客小說網) 回歸家族之後,吳俊傑連續幾天下來,都跟在他父親的身後,一一拜訪了家族當中的所有分支家族,認識了許多分支家族當中跟他同齡的年輕人,並很快跟其中的幾位年輕人成為好朋友——

大年初八,華夏人民結束了新年七天長假,返回各自的工作崗位,而吳俊傑卻沒有返回滬海,在早上九點整的時候,坐著車子和他父母一起前往江韓燕的家裡。

早晨十點多鐘,在燕京西郊的一處別墅區門口,挺著大肚子的江韓燕,陪著她父母早早地就等候在那裡,一臉焦急地四處張望。

今天是江韓燕和吳俊傑訂婚的日子,在五年前的時候,江韓燕也曾經訂婚過,但是當時她卻百般的不情願,甚至為此跟家裡的關係鬧得很僵,但是五年後的今天,當她再次訂婚的時候,卻格外的欣喜,開心,整個人的臉上完全洋溢著幸福的面容,彷彿要告訴她周圍的人,她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似的。

等了大約十多分鐘,江韓燕終於看到吳俊傑的車子,在這刻她絲毫不顧及肚子里的孩子,整個人一下子欣喜的歡呼了起來,開心地對她當她父母喊道:「爸!媽!俊傑他們來了。」

吳俊傑看到等候在小區大門外的江韓燕,連忙對負責開車的吳忠喊道:「忠叔!麻煩您在小區門口停下車子,燕子和她爸媽就在小區門口。」

車子在小區門口停了下來,吳俊傑連忙推開車門,走了下來,不滿地對江韓燕埋怨道:「燕子!不是告訴你不要到外面來等了嗎?你怎麼那麼不聽話。而且還把叔叔和阿姨都叫出來一起等。」

自從跟吳俊傑回到燕京之後,江韓燕已經整整六天沒有見到吳俊傑,儘管兩人都在一個城市,並且每天都保持通三次電話以上,但已經習慣待在吳俊傑身邊的江韓燕卻感覺到好像是在度日如年。要不是因為兩人即將訂婚,不能見面,恐怕江韓燕早就到吳俊傑家裡去找吳俊傑了。

江韓燕聽到吳俊傑的埋怨,感受到吳俊傑那濃濃的關心,櫻紅的俏嘴不經意地露出一絲迷人淺笑。一對會說話的眼睛秋波盈盈,柔聲說道:「人家想你了嗎?」

就在吳俊傑跟江韓燕說話的時候,江韓燕的父親江大明連忙三步並作兩步,走到吳嘯天和陳秋穎的面前,極為熱情地握住吳嘯天的手,用力地晃了晃,親切的招呼道:「吳先生!陳夫人!歡迎你們來家裡做客。」

吳嘯天聞言。呵呵一笑,對江大明說道:「江部長!從今天開始咱們可就是親家了,你一口一句吳先生,不是生分了嗎?乾脆直接叫我嘯天得了。」

「呵呵!親家你都叫我不要客氣了,你卻叫我江部長。來!來!來!快請進。」江大明一開始對江韓燕跟吳俊傑的事情是極為反對,可是當他得知吳俊傑的〖真〗實身份時,他就再也沒有反對,反而對女兒能夠嫁入吳家而感到高興,唯一遺憾的是吳俊傑並不是只娶他的女兒,不過想到吳嘯天第一個拜訪他們的家族。他心裡最後的一點抵觸很快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自從周家老爺子成功走進中樞之後,江家的大部分人一直把周家當成他們的靠山,所以江韓燕和周嘯虎離婚的事情。江家的大部分人都非常反對,不斷的給江大明打電話,要求江大明阻止江韓燕跟周嘯虎離婚,甚至有些人開始不自覺的跟江大明疏遠關係。

結果他們怎麼也想不到,江韓燕跟周嘯虎離婚之後,竟然馬上就要嫁入神龍家族。這無疑是讓那些悲觀的家族成員重新看到希望。

所以當他們得知吳嘯天全家人,今天將會到江韓燕家裡討論訂婚的事情時。馬上早早的趕到江韓燕的家裡,想藉機在吳嘯天的面前露個臉,最好能夠藉此機會跟吳嘯天拉上關係。

當吳俊傑一家人來到江韓燕家裡的時候,江韓燕家中的大廳內早已經聚滿了人,當他們看到吳俊傑一家人走進大廳的時候,紛紛從沙發前站了起來,其中一位中年人首先快步走到吳嘯天的面前,極為熱情地向吳嘯天問好道:「吳先生!新年好!歡迎您到我弟弟家了來做客。」

對於吳嘯天而言,其實他並不滿意江韓燕這個兒媳婦,一方面是因為江韓燕已經結過婚,另外一方面則是因為江韓燕出生在江家,做為神龍家族的家主,吳嘯天非常清楚江家第二代人到底是什麼德性,如果不是因為江老爺子還在,恐怕江家早就被其他家族給吞併了。

看著江家這些第二代們所表現出的熱情,吳嘯天當然非常清楚這些人今天會出現在這裡的〖真〗實原因,雖然他並不滿意江韓燕這個媳婦,但是江韓燕畢竟已經懷了他的孫子,再加上他知道自己目前輕易無法左右吳俊傑的事情,這才選擇默認這件事情,所以當他聽到江韓燕大伯的問好時,笑吟吟地跟對方握了握手,回答道:「江省長!您好啊!」

跟在吳俊傑身邊的江韓燕,看著她的那些親戚們的嘴臉,想到當初她跟周嘯虎離婚時,這些人的反應,江韓燕發自內心的厭惡,不滿地低聲對她母親埋怨道:「媽!我不是告訴過你,這次俊傑他爸媽來咱們家的事情,除了爺爺之外,其他人就不用通知了,你怎麼還把我的話當做耳邊風?你看這些人的嘴臉,當初也不知道是誰反對我跟周嘯虎那個王八蛋離婚的!」

江韓燕的母親其實跟她父親的性格差不多,典型的要面子,所以她在得知吳俊傑的父母將要到他們家裡的消息之後,馬上就打電話向所有親戚炫耀,而此時她聽到江韓燕的埋怨,絲毫沒有覺得任何的不妥,一臉得意洋洋地回答道:「這些人當初都說你給別人當小三,敗壞了江家的名聲,今天我就是要讓他們看看,我衛青的女兒不但沒給別人當小三,更是嫁入一個比周家更加顯赫的家族。」

江韓燕聽到母親的話,心裡是又氣又恨,但是因為對方是她的母親,她也只能無奈的面對這個事實,一臉歉意地對一旁的吳俊傑說道:「老公!對不起!我沒想到家裡會來這麼多人。」

江韓燕跟她母親說的話,雖然並不大聲,但是吳俊傑卻清楚的聽到母女兩人的對話,當他聽到江韓燕的話時,對江韓燕笑了笑,對其安慰道:「傻瓜!今天是咱們訂婚的日子,不管你的這些親人抱著什麼目的來的,但是這樣的好日子確實應該獲得親人們的祝福。」

江韓燕知道吳俊傑並不在意這樣的事情,但是她卻仍舊非常擔心,她擔心今天這些親戚們的所作所為,會讓她在公公的面前留下一個不好的印象,看著自己的叔叔伯伯們將公公圍在其中的情景,江韓燕恨不得馬上衝進去,把這些自私自利的親人們全部趕走,但是她知道今天無論如何她都不能表示出任何的不滿,只能無奈地在那裡干著急。

就在江韓燕為了眼前這幕干著急的時候,江老爺子的聲音突然從門外傳來進來:「燕子訂婚跟你們有什麼關係,你們都跑到這裡來幹什麼?你們都不要上班了嗎?」

江家老爺子在家裡有著絕對的權威,當江老爺子的話從門口傳入大廳內的時候,原本喧鬧的大廳馬上變得安靜下來,吳嘯天看到江老爺子的到來,轉身向著江老爺子迎了上去,先跟江老爺子握了握手,熱情地跟江老爺子打招呼道:「**!您好!好久不見,您老的身體還好吧?」

「老咯!老咯!現在身體已經大不如前。」江家老爺子聽到吳嘯天的話,先是客氣地回應了幾句,隨後笑著對吳嘯天說道:「吳先生!時間過得真快,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上次見面到今天,我們應該有五年沒見了吧?」

「老爺子!您說的確實沒錯,自從上次的會面之後,我們確實有五年沒見了,只是沒想到五年後的今天,當我們再次見面的時候,我們卻成為親戚。」吳嘯天聞言,呵呵一笑,極為客氣地對江老爺子說道。

江老爺子聽到吳嘯天的話,轉身對在場的那些人怒斥道:「你們都還在這裡幹什麼?該幹什麼!」

看到江老爺子發怒,江韓燕的大伯並未馬上離開,反而對江老爺子說道:「爸!今天是燕子大喜的日子,我做為她的大伯怎麼能夠不在場呢?」

「燕子只是訂婚!又不是結婚,有他爸媽在就可以了,不用你們操心,你們都該幹什麼,就幹什麼去。」江老爺子絲毫不給面子,綁著一個臉孔,再次對他這些人下逐客令。

看到老爺子發怒,眾人那裡敢再待下去,紛紛離開了江韓燕的家裡。

看著眾人都離開之後,江老爺子一臉尷尬地對吳嘯天說道:「吳先生!讓你看笑話了,我自認在工作方面向來兢兢業業,沒想到在教育孩子上卻不如普通的父母。」

吳嘯天聽到江老爺子的話,隨即對江老爺子安慰道:「老爺子!這個問題並不是您的責任,這些年下來您對我們國家的貢獻,是有目共睹的,相信廣大的人民絕對不會忘記您為國家作出的貢獻。」 青狼本是島國忍門的外門子弟,修為傑出所以才被委以重任,看守富士山上的黑龍湖。後來陰錯陽差遇到玄齊,確認玄齊身上有靈石后,青狼把這個消息傳遞迴忍門。

島國最大的宗派就是忍門,當年黑龍一共扶持出兩個宗派,就好像他的左右手般,一個是利用宗教形式吸收信仰之力的天龍寺,另一個就是擅長隱匿刺殺的忍門。

忍門**分有四大流派,伊藤、上杉、佐助、千葉。四大家族在漫長的歲月中,傳承島國全部的忍術,當然也有一些天資出眾的忍者橫空出世,但最終都像流星般一閃而逝,沒能留下血脈傳承。

當青狼的消息傳遞迴忍門后,忍門對這個消息半信半疑,生恐是青狼看錯了。佐助家信是佐助一族天賦最高的忍者,年紀輕輕就已經有中忍的水平,穿著一身的黑衣,擅長幻術。

青狼能夠一分為二,而佐助家信已經能夠做到一分為三,而且這三個還都是假的殘影,不是他的真身。佐助家族最有可能在最短的時間內,衝擊上忍境界的天才。

得到青狼的消息,佐助家族也沒在意,讓佐助家信帶著三個下忍去東京見見玄齊,看看他的身上究竟有沒有靈石。

等佐助家信出發三天後,伊藤迅才趕回來,同時帶來玄齊毀滅天龍寺,得到佛指舍利,並且滅殺黑龍附體的中川,而且身上有著很多靈石的消息。佐助家族震驚了立刻聯繫佐助家信,但卻發現無法聯繫家族內的希望之星。

現代化設備有著便捷的功能,但也有不便之處。作為想要成為上忍的佐助家信,在每次行動前都會檢查身上的裝備,從根源上杜絕露出馬腳的可能。作為一名擅長隱匿刺殺的忍者,身上不能有體味,更不能攜帶可能暴露自己位置的科技裝備。所以佐助家信與他的三個手下都把手機關了,與外界斷去聯繫。

這幾天關於玄齊的傳聞,聽得佐助家信耳朵都生繭子。作為一個年輕的忍者,佐助家信心中也有著一腔熱血,作為修行天才猛不丁也遇到一個年歲差不多的天才,佐助家信並沒有惺惺相惜,而是想著是不是出手把玄齊廢掉。這個世界並不大,容不得這麼多的天才。

所以佐助家信這一次行動並非試探而是刺殺,他的心升騰出一股的熱血,痴痴的想,讓別的天才成為自己走向巔峰的墊腳石。

確認全部裝備都沒有疏漏后,佐助家信把頭一點,帶著三個下忍往東京郊區的希爾頓潛去。這個世界上最閃亮的天才只能屬於佐助家信,至於其他的人,都應該成為佐助家信的墊腳石。

卜卦算命,鐵口直斷。冥冥中隨著氣息牽引,是能夠預測吉凶,看透未來。三日的時光一閃而逝,冒充玄齊的固固開始提心弔膽,能活著就沒有人願意死,腦袋一熱當時說的話是大義凜然,真等著熱血平靜后又湧起一絲絲的后怕

就在固固忐忑的時候,玄齊帶著玄清和三人又趕回來,擅長觀察的固固忽然間發現,玄齊手掌上多了根手指,從五根變成六根。好在這些都是小節,固固恢復原貌,但眉宇中依然有著濃郁的死氣。

玄齊和爺爺互望一眼,彼此微微點頭,示意固固照常作息,大家隱身在暗處,先保護固固再說。

夜色朦朧,風聲嗚咽。玄齊盤腿坐在柜子中,周身的氣息都收斂起來,口中含著先天靈氣,坐在櫃中吐納。手掌摸著新多出來的手指,玄齊也不知道如何形容此刻的心境。

佛指舍利與宮本澤齋融為一體,正面近乎可以硬抗四羊大尊。玄齊之所以能戰勝宮本澤齋,就是因為身上有靈氣珠,當然還有靈石。如果沒有生生不竭的靈氣,那麼鹿死誰手尚未得知。

現在佛指舍利長在自己手掌,老黿傳授萬象指,真有老黿所說一法破萬象的威力?至此玄齊依然半信半疑。

四羊大尊的變化居然能如大炮般噴吐靈氣,一炮轟死變異后的中川。這樣的結果還真出乎玄齊意料。這次的收穫出乎意料的大,讓玄齊的心神不由得歡鳴,而後伸手敲了敲眉心。

老黿正在煙波山洞天中研究四羊大尊,越把玩臉上的喜色就越濃郁。聽到玄齊的訊號后老黿低聲說:「四羊大尊已經修復四成,如果能正找到一條黑龍,殺他放血,也許真的就能把四羊大尊修復。」

不知不覺中玄齊與老黿的關係出現了變化,最初老黿是個名師,言傳身教,外加循循善誘,一點點的教導玄齊這個高徒。

再往後玄齊越發強大,周身熱血鼎沸,時不時的好勇鬥狠,成了性情中人。而老黿好似變成慈父,總是勸慰玄齊,這樣不行,那樣不行。嘴上雖然這樣說,但當玄齊真跟別人鬥起來的時候,他又會跟在後面遞傢伙,而後出各種各樣的壞主意。彷彿又變身成了損友。

這是一個非常公平而現實的世界,想要什麼就要憑實力去獲取,在這方面玄齊就做的非常不錯,老黿也時不時給玄齊點個贊。

「要找到一條黑龍」玄齊又想起關於黑龍大人沉睡的傳說,如果傳說是真的,說不定這次島國之行真的能修復上古巫器,四羊大尊。

夜風輕柔,伸手不見五指的黑夜裡。四團好似飄葉般的黑影悄無聲息的接近希爾頓酒店,因為這裡是超能戰士的休息區,所以不設防。也沒有不開眼的蟊賊會來這邊觸霉頭,要知道驕縱驕奢的超能戰士都是眼睛長在腦門上的主,惹得他們不高興,他們會把人折騰的生不如死。

華夏居住的房屋,恰好在島國的一側,夜色黑沉后早就得到消息的青狼讓全部人都睡下,而後伸長耳朵聽著外面的風吹草動,當夜風傳來嗚咽,青狼伸手拍了拍躁動起來的巴比,示意他稍安勿躁。

全身裹著黑色夜行衣的佐助家信帶著三個下忍,先潛伏在島國居住的房屋上。仔細觀察一番確認沒有危險后,從後背上拿出一柄小手弩,對著對面樓層上的水箱扣動扳機。激射的弩箭後面掛著白色的繩索,釘在對面的水箱上后繩索被緊繃,四個忍者靠著這條繩滑到對面的樓頂。

中忍和下忍都屬於是後天境界,在沒有達到先天之境前無法御空飛行。如果只是簡單的偵察任務,派遣一個中忍三個下忍足夠,但現在佐助家信不自量力把觀察改成刺殺。如果玄齊不再,倒是很有可能成功,但……

四個忍者好似狸貓般遊盪到對面的樓層,而後拴著繩子往下潛。隨著時代發展,隨著科技文明進步,忍者們的裝備也都有升級,手掌與腳掌上更換橡膠套,可以在平整的樓層上好似壁虎般遊走。甚至有時忍者也會使用槍械,比如佐助家信的腰上就有四顆高濃縮的手雷。

經過一段時間的觀察,佐助家信已經知曉玄齊休息的房間。悄無聲息的爬到黑黝黝的窗子前,伸出手掌正要把玻璃窗震碎的時,佐助家信忽然發現緊閉的窗子上面並沒有玻璃。

就在詫異的剎那,黝黑的窗戶中忽然伸出一雙大手,佐助家信警覺非常,身軀一晃立刻一分為三,同時往後退卻,既然驚動了目標,那就算行動失敗。忍者擅長奇襲刺殺,並不擅長正面交鋒。

伸出來的手掌猛然一揮袍袖,直接打散虛空中的殘影,而後大手揪著佐助家信脖子,舉重若輕把他拉進了窗戶。這下可驚動外面的三位忍者。兩個拎出短刀一先一后的沖向沒有玻璃的窗子,另一個身形隱匿,往後退卻樓頂上爬,打算順著繩子往後逃。

漆黑的夜空中忽然多出一點閃亮,一枚好似小拇指般的指頭,閃著刺目的熒光,啵啵兩聲連彈,兩記指風打在兩個下忍的身上,原本還有於瘦的忍者身軀忽然間膨脹而開,而後發出砰砰的兩聲爆鳴,在虛空中炸成兩塊碎肉。

黝黑的夜空中忽然閃過兩點寒星,又是那一枚好似小拇指般細小的指頭,伸出到窗外,一道冷光彪射,恰好射中繩索上正在遁逃的下忍,他也膨脹而開爆成碎肉。

一直伸長耳朵的青狼,嘴角浮現出一絲莫測高深的笑容,拍著巴比腦袋說:「佐助家族太狂妄,也該有此一劫。只是可惜佐助家信,那個自以為是的白痴」

卧在地上的巴比讚許的發出一陣唔鳴,而後緩緩點動腦袋,島國的派系門閥林立,一些人掌握大多數的資源。整個島國玄修界靠著血脈與關係維持,死氣沉沉好像是汪死水,也該到洗牌的時候。

青狼很願意成為傳說中的英雄,而玄齊的出現就像根點燃希望的導火索。在青狼惡意的推波助瀾下,明火終於燒了起來。

玄齊拎著佐助家信,扯掉黝黑的面巾,望著那張雪白的臉,玄齊嘴角浮現出一絲嘲諷式的笑容,再把他身上的零碎收攏於凈,五花大綁的吊在屋子裡。再望向固固死氣果然消散,但災氣正在叢生,不光固固的頭頂上有了災氣,就連玄清和、巴彥、班扎吉的腦袋上也都有了災氣。

你好,我的長官大人 眯眼望著佐助家信,看著他頭頂上的三花五氣,這一刻玄齊才明白,自己究竟招惹怎樣的龐然大物,好大的忍者家族。

∷〗 這個世界上並沒有化解不開的矛盾,只有無法調和的利益。玄齊望著佐助家族的天才獃獃出神,思索著究竟應該如何處置他。

而佐助家信極度自大高傲的偽裝後面,有著一顆敏感而謙卑的心。生活在和平年代是佐助家信的幸運,也是佐助家信的不幸。他只能按照書本上,或者忍術老師教導的經驗學習忍術,雖然進度非常的快,但這些都是理論知識。

現在島國的忍術傳授很是奇葩,會有理論知識和實踐知識,有些走上歧途的忍術老師生怕自己一身的絕學失傳,非要把這些東西形成文字化的知識,但有些東西根本就是只可意會不可言傳,光從呆板的書本上根本沒有學會的可能

而且在和平年代又有多少的實踐機會,就以重點培養的佐助家信為例,殺豬,殺兔子,後來客串殺手還真殺死過幾個政敵,但這些都只是對付如同螻蟻般的凡人,生死之間的搏殺經驗近乎於零。

現在被吊在屋子裡佐助家信還在強撐著,張口威脅說:「你知道我是誰嗎?」作為忍者中的二世祖,二世祖裡面的天才,佐助家信自然有他的驕傲。

「我不需要知道你是誰。」玄齊說著凝氣成針,相對這樣的白痴不需要廢話,給他點苦頭,他就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手中氣針刺在佐助家信的腋下,玄齊一面捻動氣針,一面說:「爽不爽?我可是研究過人體最敏感,也是最疼的區域就在腋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