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被你看出來了,那我就不說了!」劉笑天點了點頭。

Home - 未分類 - 「既然被你看出來了,那我就不說了!」劉笑天點了點頭。

「好吧!那我們過去就去搶奪靈藥,不過我也向你保證,我不會向你插刀子的,從現在開始,你的仇人就是我的仇人,等我們殺了這些仇人之後,然後我們再來好好的決戰一場,雖然我已經在心裡有答案,但是我還是想跟你戰一場。」趙光明帶著豪邁的氣息說道。

「好,我答應你,不過你小子可想好了,我的仇人沒有你想象的那般簡單!」劉笑天開誠布公的說道。

「我知道,不就是祁連,刀神門的掌門這些傢伙嗎?實話告訴你,就是我沒有發現這批靈藥之前,我都不怕他們,現在有了那批靈藥,那我們還怕啥!走嘍!」趙光明笑道。

要是此刻趙光明的表現被別的弟子看到,絕對會驚訝的連下巴都會掉下來。

感情這楚國天才吃錯藥了吧?以前可是從未見過趙光明笑過,始終給人一種生人勿進的感覺。但是現在……

於是三人浩浩蕩蕩的向著那批擁有靈藥的地方走去。

很快,便是來到了擁有靈藥的地方。

這時候,陰陽門,無鋒谷的長老,刀神門長老等人正在這裡轟炸這裡的禁制。

因為這裡面的靈藥實在是太誘惑人了。

「你看,就是這裡!不過好像這些禁制還沒有鬆動的跡象,你有沒有可以氣死這些傢伙的辦法?」趙光明對著劉笑天問道。

「就是讓他們去這裡轟炸禁制,我們先進去,把裡面的靈藥給幹了,等這些傢伙進來的時候,正是我們收拾他們的時機,這個辦法可以有。」劉笑天笑道。

「那就美得很!趕緊的!」聽到劉笑天有辦法,趙光明皮皮的笑道。 劉笑天一陣無語,這個傢伙簡直和他心目中認為的楚國地天才的形象差距好好遠啊。

在劉笑天的認知之中,楚國第一天才至少是有點兒傲氣的,可是你看這個傢伙,簡直跟一個無賴差不多了。

劉笑天手中出現九尊聖龍鼎。

感受著九尊聖龍鼎的氣息,趙光明眼睛不由得瞪得大大的,「我的天哪!這……這就是前一段時間抄的很熱的那個九尊聖龍鼎呀?你小子真心不簡單啊,原來那火焰老人也是你殺的?」

「那傢伙倚老賣老,我能夠怎麼辦了?想從我身上不勞而獲?所以我就只能送他上西天了!」劉笑天說道。

「奧,原來這樣子啊!你這個傢伙到底還有多少底牌?我是越來越看不透你了,幸虧跟你不是敵人,否則我還真是有點兒恐懼你的手段了,哎,這個不說了,趕緊的,我們怎們進去?」趙光明迫不及待的問道。

「這九尊聖龍鼎對一些禁制具有穿透作用,所以我們可以乘著九尊聖龍鼎進去。」劉笑天說道,然後運轉真元,頓時間將九尊聖龍鼎的蓋子打開。

很快,劉笑天,趙光明,大玄龜三人便是鑽進了九尊聖龍鼎。

劉笑天運轉真元,啟動九尊聖龍鼎。

嗖的一聲,化作一道幻影,然後透過禁制,進入到靈藥園之中,前面的一層禁制根本對九尊聖龍鼎真的沒有任何的作用。

看到一條虛幻的影子,刀掌門等人都是不由得無語道:「哎,我好像看到有一個很大的影子剛剛經過這裡!」

「是你眼花了!絕對沒有的,媽了個巴子,這禁制不知道什麼樣的高手設置的,簡直強大的一塌糊塗,不過裡面的那些靈藥實在是太吸引人了,大家還是趕快用力,只要轟破這道禁制,那我們就賺翻了。」高家族長出聲道。

「嗯,我們再一起用力!我們絕對可以的。」刀掌門摸了摸額頭的汗水說道。

就在刀掌門等人說話的時候,劉笑天與趙光明早已經乘著九尊聖龍鼎進入到了靈藥園。從九尊聖龍鼎一出來,頓時間感覺到一股濃郁的靈藥香味從四面八方飄來,吸著這股濃濃的靈藥香味,頓時間讓人精神倍兒爽。

放眼望去,滿地都是靈藥,各種各樣,應有盡有。

這些靈藥可都是上品啊!

「我的天哪?賺大發了!」趙光明一雙眼睛瞪得很大很大,簡直如同沒有見過世面的鄉巴佬,與人們心目中那個楚國第一天才的形象全然不搭邊。

大玄龜笑的合不攏嘴,一副撒潑的樣子,一下子就睡在了這些靈藥上面打了一個滾。

劉笑天仔細的觀察了一下這裡。

發覺這裡應該是一片靈藥園。

「真是不知道什麼人種植的,不過顧不了那麼多了,用這些靈藥,我就可以突破到天元境二重了!」劉笑天滿心歡喜的說道。

劉笑天相信,只要自己突破到了天元境二重,什麼龍門宗的長老,陰陽門的長老這些,都將統統靠邊站,根本不會是他的對手了。

而刀掌門這些做夢也是沒有想到,他們辛辛苦苦在外面破著禁制,在靈藥園裡面正有三人瘋狂的在採摘靈藥。

要是等會兒刀掌門等人破開禁制,不知道還會有什麼樣的表情了!

這片靈藥園特別的大,方圓應該是好幾百平方米。

趙光明盯著眼前自己採摘的這些靈藥,心中別提有多高興了,如同守財奴般盯著這些靈藥,笑的合不攏嘴。

大玄龜此刻吃的合不攏嘴,這些靈藥可都是上上品的好東西,所蘊含的能量巨大。

「劉笑天,這次真的賺大發了,來,我這次是多虧了你,所以才能夠進入這靈藥園,你拿四分之三,四分之一我要了,現在這些靈藥,我想煉化一部分,然後另一部分帶出去剛好。你怎麼說?」趙光明將自己的一半堆到劉笑天面前說道。

「煉化啊!」劉笑天沒有任何推辭的說道。

「不會吧?這麼多靈藥你要煉化啊!你就不怕撐死你。這麼多靈藥,就是整個搖光聖地一時之間也是拿不出來的,」聽到劉笑天說要全部煉化,趙光明一臉震驚的說道。

因為此刻堆在劉笑天面前的靈藥簡直就是一座小山,這些靈藥,如果能帶出去的話,就是支撐整個一個二等宗門十年的修鍊資源都沒有問題的啊,劉笑天說要全部煉化,趙光明當然是震驚了。

「別他媽廢話了,趕緊的,我們先在這裡突破一個等階再說,不然修為突破不了,刀掌門等人轟破禁制進來,我們就徹底完蛋了!」劉笑天罵道。

「好勒!那就快點的,要是刀掌門他們敢進來,那我們就讓他們有來無回。」趙光明說道,然後來到自己採摘的靈藥堆面前。

劉笑天點點頭,整個人也是毫不遲疑的盤膝坐了下來。體內元氣瘋狂的從體內噴涌而出。

不多時間,這些璀璨無比的元氣將如同小山般的靈藥全部包裹在裡面,劉笑天手中九尊聖龍鼎出現,然後將這些靈藥全部裝進九尊聖龍鼎之中。

「吼……」更加凌厲的真元打入九尊聖龍鼎之中。

此刻的劉笑天,就像一名熟練的煉藥師一般。

當然,劉笑天這樣子做的目的就是將這些靈藥的靈氣全部提煉出來,而九尊聖龍鼎恰好可以做到做到這一步。

「鐺鐺……」九尊聖龍鼎在劉笑天瘋狂的運轉運轉下旋轉起來,隨著九尊聖龍鼎的旋轉,整個空氣之中都是飄蕩出一股濃濃的靈藥味道,這種味道十分的濃郁與香甜。

「嗤嗤……」藥渣慢慢從九尊聖龍鼎的下面慢慢流轉而出,同時一滴滴如同瓊漿般的金光色液體從九尊聖龍鼎的上端流轉而出。

劉笑天手臂輕輕一揮,頓時間滴落而下的這些金黃色液體全部進入了劉笑天的口中。

這些金黃色液體正是劉笑天將這些靈藥煉化之後所留下來的靈氣凝聚而成的靈汁。

「咕咚咕咚……」劉笑天如同吃飯喝水一般。聽到這邊的聲音,趙光明在另一邊煉化靈藥的人往這邊掃了一眼,然後不由得無語道:「變態!」 這些靈藥雖然很大的一堆,但是煉化之後的靈汁卻也不是特別多,總共差不多有個一大桶的樣子。

要是一般的修者,這一大桶靈汁絕對夠用一輩子了,可是對於劉笑天這種體質的傢伙來說,卻最多也就一次而已。

這也就是這種體質連天地都不容的原因了。

當然,這種情況要是被別的修者看到,絕對會毫不猶豫的殺死劉笑天,因為這個傢伙實在是太暴殄天物了。

這靈汁不得不說,味道甘甜,香醇,用趙光明的話說:「美得很!」

劉笑天將這些靈汁全部吞下肚子之後,並沒有人們想象的將劉笑天給撐爆,反而是讓劉笑天有一種異樣的感覺。

此刻,劉笑天的肚子被這靈汁所蘊含的靈氣撐得老大老大,如同要爆炸一般,但是劉笑天知道,這只是一個表面現象。

「我靠,果然好恐怖!老子的命好苦啊,怎麼就跟了這麼一個傢伙?」看著這傢伙竟然將這麼一大堆靈藥給煉化,反而有可能才能突破到一個等階,大玄龜的嘴角也是不由得抽搐了一下。

隨著靈氣在劉笑天體內遊走,劉笑天體內元氣瘋狂的流轉,然後讓這些靈氣衝擊自己的各種穴道。

慢慢的,劉笑天終於有一種感悟,那就是快要突破到天元境二重的契機。

「真是太好了,只要我突破到天元境二重,那刀掌門他們,即使他們進來,我也就沒有任何的害怕了!」劉笑天不由得高興的想到。

畢竟劉笑天也是很清楚的知道,他與刀神門掌門,高家族長等人,已經是具有不共戴天的仇恨,只有一方死,他們的仇恨才會結束。

所以劉笑天當然是希望自己活著,對方去死了。

外面刀掌門,陰陽門長老,青山宗,無鋒谷等長老,正在全神貫注的動用自己的力量來轟擊阻擋在前面的這道禁制。

這禁制可不是一般的強大,他們幾位長老儘管已經很用力了,但是始終沒有轟破。

不過隨著時間的推移與強大力量的轟擊,這禁制慢慢的,出現了一道裂縫。

「大家加把力,禁制很快就要破了!」看到這道裂縫,刀掌門高興的喊道。

「是啊!只要我們繼續轟擊,這禁制很快就要破的,到時候得到裡面的那些靈藥,我們就賺大發了!」高家族長也是高興的說道。

「轟轟……」頓時間,一道道更加強悍無匹的光華向著前方的禁制轟去。轟鳴之聲不停的傳出。

劉笑天與趙光明兩人此刻也都在進入了一種玄之又玄的狀態。

「轟……」猛地,劉笑天體內釋放出一道光華,最後一層桎梏徹底被打破,劉笑天終於突破到了天元境二重。

而同時,趙光明整個身體也是釋放出萬丈光芒,趙光明的修為也是一下子突破到了天元境五重。

兩個變態竟然是同時突破。這要是被別人看到,絕對會驚訝的連下巴都給掉落下來。

「真是太好了!終於突破了!」趙光明率先收斂了全身的光芒,然後開始站了起來。

不過突破到天元境五重的趙光明,整個人彷彿身上帶著一抹神采,給人一種很飄然的感覺。

下一刻,劉笑天也是從原地站了起來,動了動,劉笑天感覺到自己的力量好像比以前強出了很多。

「世間最快樂的兩件事情莫過於突破修為與自己心愛的女人在一起!」劉笑天高興的說道,然後與趙光明兩人的目光對在了一起。

「恭喜!」趙光明笑道。

少夫人今天又敗家了 「同喜!」劉笑天也是笑道。

趙光明的身前還留有大量的靈藥,趙光明小心翼翼的將這些靈藥裝進了自己的儲物袋。

不過當趙光明向著劉笑天這邊看來的時候,卻是沒有發現任何剩餘的靈藥。

「你的剩餘的靈藥了?」趙光明不由得問道。

「我說了,我全部給煉化了,」劉笑天笑道。

聽到此話,趙光明直接一個站立不穩,噗通一聲跪在了地上。

「全部煉化了?你他媽還是人嗎你?這些靈藥就是放在一個一等宗門,那也是一筆豐厚無比的財富啊,你就為了突破一個等階,就消耗了如此之多的靈藥。」趙光明的神色是崩潰的。

「好了,別大驚小怪的,我實話告訴你,我體質比較特殊,所以越到後面,我突破就越是困難。」劉笑天有些憂愁的說道。

「劉笑天,你可以去死了你!」一想到這個傢伙剛才竟然為了突破到天元境二重,就把一座小山般的靈藥給暴殄天物了,趙光明徹底無語了。

劉笑天微微一笑。

不過這時候,卻是轟鳴聲大作。

劉笑天與趙光明都是帶著震驚的神情往前面看去。

只見前面的禁制卻是已經被轟開了一條長長的一指粗的裂縫。

劉笑天與趙光明不由得對視一眼,然後兩人都是露出一個壞壞的笑容。

「他們來的還真是時候,我們兩個剛剛突破,並且這些人都與我們有不共戴天之仇,」趙光明不由得笑道。

「看看吧!要是他們知趣,我們就饒了他們,但是如若要找死,那我們正好就當鞏固我們的修為了。」劉笑天點了點頭說道。

此刻,刀掌門,高家族長等人正在熱火朝天的轟擊著前面的禁制。

大家雖然都被累的不輕,但是都很高興。

因為只要這道禁制被打破,那迎接他們的便會是無數的靈藥啊,想想就讓人慾罷不能。

眼看著禁制就要破掉,陰陽門第一天才弟子姚輝,青山宗百花,無鋒谷天耀等人也都是加入了轟擊禁制的隊伍。

「轟隆隆……」終於,隨著一道強大無匹的光華轟擊在前面的禁制上,這道禁制終於崩散,很快便是消失不見。

「哈哈……我們要發財了,滿地的靈藥啊!這些靈藥足夠讓我們突破好幾個等階了。」看著禁制被轟散,有弟子不由得高興的吼道。

刀掌門,高家族長也都是臉上露出一抹無比欣慰的心情,尤其是一想到接下來他們將要面對滿地的靈藥,這種事情想想就讓人無比的欣慰。 高家族長,陰陽門掌門等人幾乎是吼著進入靈藥園的,因為他們實在是太期待了。

只要將這靈藥園的靈藥得到手,那絕對是一筆不菲的財富。

然而,當高家族長,刀掌門等人進入靈藥園之後,卻是不由得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

滿地都是丟棄著廢棄的靈藥渣子,這靈藥園哪還有什麼靈藥啊?

「啊……」所有人看到這一幕,不由得徹底萎蔫了下來。

「這……這到底怎麼回事?」刀掌門顫抖著雙手,拾起地上的一點靈藥渣子,檢查了一下,然後下一刻,刀掌門不由得憤怒無比。

「刀掌門?怎麼了?」高家族長看到刀掌門突然殺氣凜然,不由得問道。

「這……這些靈藥是剛剛被人採摘的!」刀掌門神色現出一抹憤怒的神色說道。

奶奶的,他們千辛萬苦在外面轟擊禁制,卻是做夢也沒有想到,竟然有人捷足先登,將這裡的靈藥給採摘了。

關鍵是連一點靈藥都沒有剩下,此刻放眼望去,這麼大的靈藥園子,竟然都是丟棄的靈藥渣子,這換做誰都不好受啊。

剛才每個人還是滿心歡喜與期待,瞬間的功夫,嚴峻的現實將每個人都是打入了零下六十度的環境。

「是誰?」高家族長憤怒的吼道。

看到這種情況,趙光明與劉笑天,大玄龜三人再也忍俊不禁,不由得笑了出來。

「哈哈……」

聽到這笑聲,所有人都是不由得循著這笑聲望去。

下一刻,幾乎所有人都是差點兒跪在了地上。

因為他們見到了兩個最不願意見到的人,劉笑天與趙光明。

「原來是你們兩個臭小子,捷足先登,採摘了這裡所有的靈藥?」高家族長神色露出一抹冷意道。

「對嘍!也不對,應該是我們三個才是!」劉笑天指了指正在忙著吃靈藥的大玄龜道。

大玄龜含含糊糊的點點頭,一副吃貨的可愛模樣。

可是這種模樣看在高家族長等人的眼中,卻是赤裸裸的挑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