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是這一場意外。如果不是這個陸戰隊隊員喜歡****,總是隨身攜帶著那****,又反應很快的扣動扳機,沒有這種種巧合,那麼,神跡就會有可能在重兵把守之下,在m國這些驕傲地人群保護中。丟失。

Home - 未分類 - 如果不是這一場意外。如果不是這個陸戰隊隊員喜歡****,總是隨身攜帶著那****,又反應很快的扣動扳機,沒有這種種巧合,那麼,神跡就會有可能在重兵把守之下,在m國這些驕傲地人群保護中。丟失。

失手之後的盜賊,不僅沒有倉皇撤離,反倒裡應外合的,十幾人打了陸戰隊一個措手不及,各種武器攻勢,把陸戰隊狠狠地壓制在包圍圈圍上的那最後一個點上。

自信心在這一瞬間,徹底的破碎,曾經被譽為天之驕子的m國貝雷帽特種陸戰隊,在這一刻,沒有了為之驕傲的資本。百十來人,竟然被十幾個人火力壓制;重重保護之下,竟然被人摸到了放置神跡的最後一道防線;意外。沒有意外,那麼,最大的恥辱,將會降臨在陸戰隊地身上。

即便是現在,也算是最大的恥辱了,鑽入下水道的十幾名盜賊。竟然在軍警齊動,陸戰隊隨後追擊的過程中,突然從人們的眼中消失的無影無蹤。

緊接著,博物館竟然遭到了歹徒的直接攻擊,幾十個全副武裝,身手敏捷的職業雇傭兵,在一大部分防衛力量被調離的瞬間,直接進攻博物館。

爆炸聲,槍響聲。人喊聲。交織在一起,在這寂靜的夜晚。給m國自以為是地軍事力量上,上了一課,不是擁有最先進的武器就是最強的,什麼東西,都是需要人來使用地,沒有好的人,再好的武器也發揮不出真正的作用。

索菲亞在國賓館中,看著只隔了一條街的博物館那邊槍炮聲大作,緊接著又陷入寂靜,然後更猛烈的槍炮聲再次響起,博物館內部也出現了火光和槍聲。

打到腹地了!索菲亞更加地焦急,撥通床頭的電話,博物館陸戰隊早就已經追擊出去,哪還有人去接電話,又把電話打到負責接待自己的m國官員那裡,那邊的聲音嘈雜,斷斷續續,隱隱約約之間,蘇菲亞大致聽懂了那邊的情況。

陸戰隊大部分成員在剛才被那第一批的盜賊都引進了城市下水道中,軍警也開著車子去圍堵各個主要下水出口。這邊就突然開始了第二波攻勢,而且非常之猛烈,一時之間,已經無高手可用,普通警察,根本無法對歹徒的強火力有任何的影響。

官員還提到,剛剛打電話到賓館,去調動索菲亞公主的保衛力量,可服務人員說,沒有人理會。希望索菲亞公主能夠以大局為重,趕緊把離博物館最近地這支隊伍調上去。

索菲亞聽到這些話,反到平靜了下來,小軍既然不出面,那肯定是生氣m國政府地行為,但他不會不以大局為重,如果情況真的到了萬不得已地地步,不用別人通知,他們自然會到達出事現場,看來,他們也是想給對方一個教訓,以還對方的下馬威。

果然,到了最危機的時刻,從白宮方向,也就是索菲亞居住的國賓館旁邊,接連飛出了幾架直升機,上面站著全副武裝的士兵,飛機上也伸出了幾挺機槍槍口,迅速的飛到博物館上空,對正在襲擊博物館的歹徒實施火力壓制。

下水道中,城市街道中,無數剛剛去追擊第一批盜賊的陸戰隊戰士和軍警,紛紛回防博物館,歹徒們也在觸碰到最後一層展覽大廳的大門時,被迫撤退。

在這麼多火力的包圍下,那些歹徒,從容不迫的進行著還擊,並且在包圍圈結成之前,退到了博物館一側大牆的邊緣,那堅實的大牆,竟然在這一刻,崩塌,露出一個缺口,留下了近10個人進行狙擊阻攔,其餘人,穿過大牆,到了另一側,緊挨著河流的堤壩邊上,噗通噗通的跳下去,在眾目睽睽之下,逃離包圍圈,最後,也只是留下了斷後幾個人的屍體,就這麼堂而皇之的襲擊了一遍博物館后,瀟洒的離開。

怒,憤怒。

辱,恥辱。

這是目前所有參與到保衛神跡的戰士和軍警的複雜神色。面對著國務卿那滿臉鐵青的巡視被摧毀了近半的博物館殘骸,和其他高官那滿嘴地怒罵,他們沉默了。尤其是在屍體上找不到任何標識來證明身份,在下水道、大河中,出動了那麼多的軍隊,都沒有找到歹徒逃跑的路線和對方一點點地蹤跡。

恥辱啊,活生生的恥辱啊,與索菲亞公主自身的力量,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在挪威,三個世界上比較知名的傭兵團和殺手組織,以多打少,被索菲亞公主身邊那些黃種人保鏢消滅得一個不剩;剛剛,總共兩批幾十人的隊伍,打得陸戰隊加軍警好幾百人,武器裝備遠超對方的情況下,還如此慘烈,不僅沒有消滅敵人,還差點把神跡丟掉。尤為重要地是,陸戰隊損失了30多人,軍警死傷更是無數。這簡直是對自詡世界第一的特種部隊莫大的恥辱。

索菲亞和手下也來到了博物館,在國務卿打著馬虎眼,為自己的手下辯解的情況下,走進了展覽大廳。

「放心吧,這裡,安然無恙!」國務卿的話剛說完。旁邊秘啊的一聲低呼,讓他嚇了一跳,剛想呵斥秘,抬頭看了一眼放置神跡的展覽櫃,空空如也。

「啊!」國務卿和官員們,包括跟在眾人身後,一臉屈辱之色的陸戰隊隊員,面對著空空的展櫃,都忍不住驚呼了出來。這裡。什麼時候被人攻進來過,又什麼時候。把神跡從這裡轉移出去地?

「請問這是怎麼回事?」索菲亞眼神一凜,心臟砰砰直跳,神跡要是真丟了,那自己也完了。表面上還保持著鎮定的對著身邊的官員們問道。

「這身沖著負責這次守衛地官員呵斥道:「給公主殿下解釋一下,這是怎麼回事!」

那個官員擦著額頭冒出的層層冷汗,雖然自己不在這裡負責守衛,可指責劃分如此,神跡丟了,自己有著推卸不了的責任。

陸戰隊的頭頭腦腦也都傻了,這次的任務,可以說是這些天之驕子們叫囂著跟上面搶來的任務,就是為了聽不慣現在外面盛傳什麼華夏地特種兵是全世界最好的特種兵之類的話語。

上峰也是不滿意這種說法,這才同意了陸戰隊的請求,給了小軍等人一個下馬威,也是準備揚一揚m國特種兵的威風,誰知道,出了這樣的事情,真的無法交代了,對上峰無法交代,對m國民眾無法交代,對y國政府沒辦法交代,對索菲亞公主,就更沒有辦法交代了,誰都知道,這次的巡展,對於索菲亞,意味著什麼。

「找,快給我出去找,出去餿,戒嚴全市,搜索所有地方,把地皮給我掀起三尺,也要找到神跡!!」國務卿對著身後的屬下們怒喊道,此關係國際關係,自不可不小心處理。

「是!!」無論是陸戰隊,還是軍警系統,或是神跡在m國巡展期間丟失,並且是在m國人地保衛下丟失地,這個載入史冊的恥辱,是任何人都不想承擔地罪名。

整個夜晚,整個城市成為了真正的不夜城,所有武裝力量全部出動,在全城的範圍內,搜尋任何可疑人物。

這****,沒有把神跡找到,卻把警局中挂名的通緝犯,抓到了不少,甚至還有一幫人策劃在後半夜炸毀銀行金庫,正好碰到了陸戰隊在搜查,這下好了,一肚子火氣的陸戰隊,把這鬱悶的火氣,發在了這些人的身上,等到他們到警局時,其中有三個人已經被毆打致殘。

索菲亞在後半夜出事後,就來到了小軍等人居住的賓館,裡面空無一人,只留下一張紙條:放心,我們去追!

字跡很潦草,看起來寫的時候很著急,竟然都沒有用英文,而是用華夏文寫。看到這個,索菲亞那已經瀕臨崩潰的神經,才算是舒展了一些,不知道為什麼,小軍會讓自己那麼的安心,那麼的信任,放佛有了他,自己不需要懼怕任何的事物一樣。

早上,搜尋了****的各支隊伍返回了博物館集合,總統半夜聽到神跡失竊的消息,也趕忙從床上爬起來,把上午所有的安排都推掉,親自到博物館現場來督查一切。

看到一個個歸來隊伍臉上那失落的模樣,總統和國務卿的臉上的神色也越來越凝重,直到陸戰隊作為最後一支歸來的隊伍,沒有找到一點點的線索,所有人都木訥了,反倒是索菲亞,眼中還留有希望。

「公主殿下,我會通知軍隊,先封鎖整個城市,然後讓更多的軍隊進入城市進行搜尋,放心,我們一定不會讓神跡從這座城市離開!」總統當機立斷,顧不得遮掩顏面,這個時候,遮掩是遮掩不住的,不如大大方方的,把神跡追回來,才是正事,如果找不回來,才是真正的丟了大臉。

「謝謝總統閣下,您的英明贏得了我的友誼。」索菲亞的這句話,明顯透著對於國務卿的不滿,昨天晚上,就應該通知更多的軍隊來駐防城市,來搜尋城市,可他沒有,而是想要縮小影響面,試圖用少數人來挽救這個局面,這種遮掩,有掩耳盜鈴之嫌,神跡如果真的丟失,是如何也遮掩不住的。

「不過,我希望您能夠在停留一段時間,跟我一起,等待最後的消息,如果不成,再發出那道命令,畢竟,ym兩國,邦交一直友好,這件事情,還是能夠越少人知道越好,擴散面越小越好!」索菲亞不等總統疑惑的神色開口,就搶先開口說道。

「嗯?怎麼說?」總統疑惑作為受影響最大的索菲亞竟然還能保持冷靜,這有些不合常理。

我在等我的男人,帶著神跡回來遞給我!」索菲亞望著天空,心裡暗自默念,親愛的左,保佑你一定能夠為我把神跡找回來!

總統愣了一下,身邊的秘低聲在他的耳邊說道:「傳聞,那個據說是修羅的男人正是這個公主公開承認喜歡的男人,而且是一廂情願的那種!」

「哦!」總統驚訝的低呼了一聲,公主,是什麼身份,公開承認,並且還是一廂情願,有哪個男人還不接受?

索菲亞的話,在場的人都聽到了,不知為什麼,心底都升起了一點點的期望,期望那曾經被自己冷落的幾十人,能夠創造奇迹,這個時候,已經顧不得什麼名聲,什麼嫉妒了,而是找回神跡,把命和身上的皮保住才是真的。

「回來了!」不知道誰喊了一聲,外面龍組和狼牙,還有左一左二,一行人一手拎著武器,一手拿著標識性的物體,昨夜兩撥進攻博物館的歹徒,頭上帶著的特製頭套,在索菲亞急切的眼神和總統抬手示意下,允許他們拿著武器走進了博物館。

「全殺,沒辦法抓活的!」左一走到索菲亞的身邊,開口說道。

「左呢?」索菲亞沒有看到小軍,急切的問道。

「左少和霜兒他們去追拿走神跡的人了。」

左一的話如九月的太陽一般,溫暖了索菲亞已經漸漸冰冷的內心,左追上去了,那問題就不會大了。 向琳依舊是一大早就到學校去了,不過,晚上向琳說到了,這次要跟著周天浩,到他的家鄉去看看,甚至準備在那裡過年,周天浩沒有同意,去看看是可以的,玩兩天也沒有問題,但過年是不行的,畢竟自己和向紅軒的談話在前面了。

周天浩焦急等待著顧長順的消息,如果今天不能夠趕來,年前就不可能拿到資金,需要年後辦理,夜長夢多,誰知道年後,會發生什麼變化啊,所以,今天必須要辦手續,要撥款,而且撥款要經過銀行辦理,也就是說,顧長順如果能夠上午到春山市,今天之內,就可以辦好所有的手續,錢可以很快到賬。今天是臘月十八了,銀行資金到賬,現在都是三天左右,最遲臘月二十一可以到賬的。

周天浩當然清楚,山前鄉差錢,這10萬元錢,不可能完全用於救濟,能夠用到5萬元,就不錯了,剩下的錢,肯定是要補貼工資等其他開銷的。要到了這10萬元錢,天鵝池村那2000外來農民的救濟事宜,顧長順是絕對不會繼續開口說話了,相信縣委書記趙長河與縣長呂祥生,還有縣委副書記宋澤,都暫時不會說什麼了。

周天浩要到錢的事情,是無法保密的,估計縣裡已經知道了。

上午的10點鐘,手機響了,周天浩接電話,是顧長順的聲音,他在市委外面的公用電話亭打的電話,周天浩有些吃驚,昨天上午的10點鐘以後,自己才打電話,不過24小時的時間,顧長順就到了春山市,速度夠快的,看來晚上也是在趕路的。

顧長順站在吉普車的旁邊抽煙,財政所的幹部和司機小顧都沒有下車。看見周天浩走過來之後,顧長順連忙扔掉了香煙,和周天浩握手,不管怎麼說,周天浩要到了錢。

周天浩沒有多說,帶著顧長順到了計委的開發公司,找到了負責人,路上,周天浩已經安排了。準備的禮品,要送到開發公司負責人的家裡去,自己負責去送,一會顧長順和財政所的幹部。在公司裡面辦事情,包括到銀行,全部用開發公司的車,自己和小顧負責去送土特產。顧長順也特意說了,準備了五份禮品,由周天浩處理。

負責人的態度很是熱情,詢問顧長順是不是帶來了公章,顧長順連連點頭,拿出來了公章。負責人拿出來表格,叫顧長順填寫,同時要求山前鄉寫一份申請,內容就是請求市計委解決困難資金10萬元,理由自己想。

趁著這個時候,周天浩私下裡給負責人說了。準備了一些山前鄉的土特產,這個時候送到家裡去,不知道家裡是不是有人,負責人連連說不好意思,不過。還是說了,家裡有人。周天浩知道,這一份禮品。價值還是可以的,有臘肉、藥材、白酒、香煙等,最為值錢的其實是藥材,大山裡面的藥材,貨真價實,多半都是補品。周天浩低聲給負責人說出來了幾種藥材的名字,提醒負責人注意,這些都是好藥材,負責人聽的眼睛發光,他見過太多了,這些藥材,可是大山裡面才有的。

臨走的時候,周天浩叫負責人給家裡打個電話,說一下。

負責人回到辦公室的時候,親自指導顧長順填表,而且安排辦公室的工作人員,馬上和銀行聯繫,準備下午轉賬,中午在春山賓館安排生活。

不僅僅是公司負責人,魯元海都感到吃驚,主要是這些藥材,太珍貴了。看著口袋裡面的野生靈芝、党參等,魯元海感慨,大山裡面的好東西不少,可惜就是交通條件不好,制約發展了。至於說香煙白酒,魯元海沒有看在眼裡,山前鄉的臘肉,他倒是比較有興趣的。

剩下的三份禮品,周天浩不會隨意送出去了,計劃給蔡裴琳送一份,帶一份到京城去,給導師宋功倫,自己留下一份,這些藥材,都是上好的補藥,父母也是需要的。

周天浩知道,這些藥材,在山前鄉是不值錢的,農民辛辛苦苦的採摘了,想到換一些錢補貼家用,但如果山前鄉的交通瓶頸解決了,情況就大不一樣了。

中午吃飯的時候,顧長順的態度有些變化,看上去非常高興,要知道,山前鄉所有幹部職工,一個月的工資,也不到5萬元,計委解決的這10萬元錢,能夠起到很大的作用了,看來,周天浩在春山市工作的時候,還是結交了一些關係的。

吃過午飯以後,顧長順告訴周天浩,下午就要回去了,鄉里還有不少的事情,周天浩叫他們一路小心,現在已經是臘月了,安全最重要。周天浩知道了,顧長順回去之後,還有一些手續要辦,錢轉到了縣銀行,打到財政所的賬戶上面,財政所需要開出來票據,工作人員要到縣銀行取出來現金,帶回山前鄉。具體的操作,周天浩不會關心,顧長順也不會關心的。剩下的三份禮品,周天浩都放到了自己的家裡。

求助的事情解決了,留在春山市,也沒有多少的事情了,周天浩計劃休息兩天之後,回到家鄉去了,轉眼一年的時間過去了,侄兒孔唯坤也快要滿歲了,一直都沒有見過。當然,他還要拜訪蔡裴琳,至於說其他的市委市政府領導,就沒有必要了,只要能夠攀住蔡裴琳,就足夠了,再說了,拜訪領導,也不是容易的事情。

回到家裡,周天浩沒有出去了,一直都在看電視,連續幾天都是在喝酒,胃有些不舒服,周天浩不想吃飯了,在沙發上睡了一會,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六點鐘了,向琳沒有過來,估計是學校裡面有事情。

周天浩思考了一會,準備給蔡裴琳打電話了,當然,是打家裡的電話。

運氣不錯,蔡裴琳聲音傳來的時候,周天浩馬上開口了,說是自己剛剛回來,準備去拜訪一下蔡書記,蔡裴琳笑著說現在就過來,自己在家裡等著。

香煙和白酒,周天浩留下了,帶著藥材和臘肉,到了蔡裴琳的家裡。

「小周,聽說你去找了計委的老魯啊,要了10萬塊錢,不錯啊。」

周天浩一陣汗顏,看來自己做的事情,蔡裴琳都是知道的。周天浩一直都在考慮,是不是將天鵝池村的外來農戶的情況,彙報一下的。

「蔡書記,山前鄉的條件有些不好,需要得到支持,所以,我回來找到了魯主任,魯主任關心山前鄉,解決了10萬元的資金。」

「嗯,你能夠關心群眾的生活,還是不錯的,你到山前鄉的時間不長,不過,表現還是可以的,這是第一次回到市裡,到縣裡也就去了一次,一直都是在鄉里熟悉情況,天鵝池村的外來農戶,你是怎麼考慮的,準備怎麼應對啊。」

周天浩眨了眨眼睛,看來市委市政府領導知道這件事情啊。

「蔡書記,我到天鵝池村去看了情況,這些外來農戶的生活很困難,我們不能夠袖手旁觀,必須要幫助他們,不管他們以前是什麼地方的人,也不管他們因為什麼目的,來到了山前鄉,既然已經成為了事實,鄉黨委鄉政府就要履行職責,就要幫助他們。」

「哦,那如果今後的外來人員繼續增加,你準備怎麼辦啊。」

周天浩再次眨了眨眼睛,這個問題,他還真的沒有想到,暫時解決目前的外來戶農民的問題,周天浩可以想辦法,但如果繼續有農民進入,他還真的沒有這樣的本事解決了。

蔡裴琳看了看周天浩。

「外來農戶的問題,天星縣給市委市政府彙報過,這件事情,市委也沒有做出來最終的決定,2000人啊,不是小數目,趙長河找你談話了也擺明了觀點,可能縣委的決策,有些不合適的地方,但也是迫不得已,你如果想要徹底解決這個問題,就要拿出來一整套的方案,包括我剛才說到的問題,外來人員,主要以少數民族為主,他們的習慣,是長大以後,就開始遷移的,如果天星縣解決這個問題,必須要考慮到長遠的影響,國家的戶籍制度,管理是很嚴格的,這不是小事情啊。」

周天浩連連點頭,這方面,他沒有想到這麼遠,有著走一步看一步的思想,回去之後,真的需要認真思考了。

「山前鄉的條件,確實有些艱苦,你能夠很快適應,出乎了我的預料啊,我已經給趙長河說過了,重點解決山前鄉的交通問題,這方面,你是怎麼考慮的。」

「蔡書記,山前鄉必須要修起來大橋,否則,再多的工作,也難以發揮出來作用的,更不要說什麼辦企業和發展的事情,所以,我認為,明年的重點工作,就是修建大橋。不過,鄉財政無法解決資金問題啊。」

「這不需要你說,不要說鄉里,縣裡都沒有辦法,你也不要指望市裡能夠包下來,現在都是各級財政包乾的做法,市政府給山前鄉解決了,其他地方怎麼辦,還是以前的那個辦法,開年以後,我做做工作,市裡給你解決100萬元的資金,縣裡解決100萬元,其餘的資金,你自己去想辦法。」( 霜兒和左九左十,都不知道小軍因何有現在這個表現,好似抽風了一樣,面部表情極其無奈,望著老天不斷的咒罵。

「怎麼了?」霜兒走到小軍的身邊,關心的問道。

「沒事!」小軍擺手表示自己沒事,然後低下頭,拾起那所謂的神跡,用裝飾表面的框架重新裝好,再拿在手中,已經沒有了原先那種神秘的感覺,臉上隱隱對這神跡帶著一絲不屑。

霜兒和左九左十雖然感覺到有些奇怪,可看到小軍已經先走了一步,也就沒在開口詢問。

小軍此時已經沒有了心思去對霜兒解釋些什麼,滿腦子都是對於剛剛那些衝擊著大腦的信息的思索。

所謂的神跡,完完全全就是扯淡,完完全全就是一件讓小軍無法接受的事情。

這件事情,還不能跟任何一個人去說,也不能去談論,這裡面,隱藏著小軍穿越歸來后的最大秘密。

腦袋中有著穿越前的靈魂,那曾經因為外星人的失誤而來到這邊的靈魂,曾經索取了三件寶物的他,身體改造丸,腦域改造丸,殺斬。

而那所謂的神跡,則也是外星人在把小軍的靈魂帶到這個時代以後,馬上又投放過來的另一件事關小軍將來的重要物品。

一篇練體和練腦的功法,當初小軍索取兩顆改造丸以後,外星人害怕被時空監察局抓到,不等小軍反應,就把他扔到了這個時代,然後馬上就反應過來,那兩顆改造丸,不是隨隨便便一個人就能夠享受的,前期可能看不出來大的影響。可時間長了以後,對於身體的高負荷,會影響到這個人的壽命極其生理上的一切功能,吃飯、睡覺、鍛煉、工作等等都會受到影響。

一台大功率的電機,也需要適合它工作的電纜線和配套的工具,小軍就是如此,身體和腦域地強悍。相當於透支著他身體的潛力和出人的範疇能力在使用,時間段還行。時間長了,極有可能會讓他的身體無法適應完完全全被身體吸收后的兩顆改造丸。

匆忙之間把小軍投到這個時代之後。才想到沒有把配套地練習功法給傳過來。在時空監察局地飛船到達之前。匆忙地又把功法給投了過來。

那神跡中。就記錄著幾句外星人留給小軍地話。

「小子。不好意思。少給了你一樣東西。下面是一套配合兩顆改造丸練習地功法。也能把改造丸地能力揮到最強。不然。對於你地身體來說。幾年之內可能沒有問題。可長遠來看就不行了。時空監察局地飛船馬上就到了。沒有時間去固定你地方位了。反正投到你們那個時代了。找不找得到就看你自己地命了。找不到只能怪你命不好了。找得到算你小子命好。

這件東西。我們用地是你殘留在飛船上地血液樣本做地鎖。只要有你地鮮血就能開啟。否則。沒有任何東西可以開啟。以你們地球地科技來說。都是廢話。你打開了。也就知道方法了。沒打開。也就看不到這段話了。

對了。還有一件事。裝載這個功法地東西你用完就扔了吧。當時時間緊。也沒顧得上找什麼裝載物。正好身邊有這個。就拿起來用了。那個是我們地地尿桶。

祝你好運。小子!」

看完這番話,小軍如何能不怒罵這外星人,***,給完三個改變命運的東西,竟然把最重要的配套功法沒有給自己,這要是自己不認識索菲亞,不來y國幫助她保衛這東西,不被吉米打吐血,不正好把血噴濺在這神跡上,沒有這麼多的巧合,這算得上為自己救命的東西,就可能擦肩而過了。

還有這個什麼神跡,他***,拿什麼不好,偏要拿個尿桶來裝載功法,想想就覺得惡

遠地球科技地技術,又怎麼會被現今的科學家研究出來,回去之後,你們就繼續研究這個尿桶吧,誰又能想到,這多個國家爭相研究,多個勢力爭相搶奪,黑市上開出了天價的物品,竟然是一個尿桶,這件事情如果宣揚出去,又有幾人能信,又有幾人會選擇去相信?

看著剛剛霜兒幾女的神態,它開啟的時候,她們並沒有現什麼異常,也沒有現那道亮光,看來,這件東西,真的只有自己能夠打開,也只有自己能夠看見裡面的東西。

知道這神跡是何物品,小軍還哪裡還能繼續如對待國寶一樣的尊重它,見到索菲亞,也只是隨手扔給湯姆。

當湯姆把神跡拿走,小軍在賓館中為索菲亞敘述自己一夜的經過時,只要一提到神跡,腦海中就會有一些方位感,直指著博物館放置神跡地方向。

小軍沒想啟過一次之後,竟然還有這種作用,跟霜兒和虎哥學自巫師地千里追蹤有異曲同工之處。

這下好了,不怕這被眾多人追捧的神跡丟失了,即使被盜被搶,自己也能馬上就知道它地方位,就是不知道能夠感應的範圍有多麼的遠而已。

把事情講述完畢之後,小軍把自己獨自的關在了房間內,他已經有些迫不及待的要去看看這外星人留給自己的功法,究竟有什麼妙處,怪不得自從吃完了身體改造丸和腦域改造丸以後,只有第一天的反應特別的大,這麼多年,身體如何高強度的訓練,對於整體實力的提升,都不算太大,勉勉強強算上一個正常人中的天才而已,跟當初對改造丸的預期不是特別的理想,本以為正常人進步一小塊,自己會進步很大很大的一塊。可這麼多年下來,除了最初幾年的效果還算明顯之外,這兩年,幾乎沒有什麼太大地提升。

最初,小軍也以為是自己心智上的問題,最開始的充滿殺戮暴虐,到中途的心靈洗滌。再到前段時間的終變。也曾以為那種穩定性就算是提高了,畢竟人的身體極限是存在的。可現在想想,結合那外星人留給自己地一段話,還真是那麼回事,自己實力的進步緩慢,可能就是因為缺少了能夠完全把改造丸實力全部揮出來地功法。

實力的提升,還是小事。最重要的,是對於生命的威脅,那東西,隨時隨地,都在威脅著生命。

遇到吉米以後。小軍對於這個功法,就更加的期待了,也更加的希望它能夠帶給自己一些新地改變,早就到了曾經以為的巔峰,現在來看是瓶頸的自己,遇到吉米,才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不論吉米說的是不是真的。他就是個小卒,還是怎樣?有能夠威脅生命地人,那就需要提升,只有不斷的提升,才能讓自己保持著強勢。

腦域改造丸,並沒有讓小軍覺得有什麼不對,只是覺得好像自己的腦袋對於開創新的方面,稍稍差了一些,一個華夏之星。還基本是靠著前世的記憶。才能造出來,裡面屬於自己的東西。並不多。

「左怎麼了?怎麼回來之後就變得如此怪異,不僅話少了很多,就連行為也怪了很多。」索菲亞對著霜兒問道。

霜兒也感覺到了小軍的怪異,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反正他跟那個自稱吉米的人動過手之後,行為舉止就有些奇怪,對待神跡的態度,也變得非常奇怪。」

索菲亞帶著人,離開了賓館,在她心中,左該告訴自己地話,自然會說,連韓霜都不知道的事情,自己不知道也算是正常。

小軍坐在床上,腦海中回想著那套功法,整個感覺,很奇怪,很像小學生平日里練習的廣播體操一樣,但動作的難度大了很多,考驗人身體的協調性和柔韌性,動作的幅度也特別的大,這是對於身體改造丸配套的動作。

對於腦域改造丸配套功法,小軍看到后,更是感覺到了有些暈,那動作,跟RB一部動畫片《一休》中的小和尚平日里想問題想不出來,兩隻手指杵在太陽**上,不停地轉動差不多,與他不同地地方只有一處,那就是需要兩隻手指稍稍用力,不停的按動幾個特殊地**位,也不能稱之為**位,只是幾個特殊的點而已。

小軍試著把那個幾個動作練習了一遍,就感覺到自己身體好像汗蒸過一樣,渾身感覺到極度的舒坦,整個身體的毛細孔都散著舒服的感覺,身體內好像有使不完的力量一般。

一股自身體內部的力量,沖體而出,好像要爆出來一樣,小軍從房間內走出來,看到霜兒等人關心的眼神,他笑了笑:「我沒有事,只是有感昨夜的戰鬥,腦里有所想而已。」

「怎麼樣了?」

小軍也知道霜兒問的是什麼,點了點頭:「準備出去試一試。」

聽到局長好像自身實力有所突破,龍組這些從小軍身上學到了太多東西的人,躍躍欲試的想要看看局長又有了什麼新的技巧,如果實用,局長自然不會把他們拉下。

站在賓館的草地上,小軍讓大山找了幾個鋼筋,平日里,兩指厚的鋼筋,是小軍能夠掰動的極限。

而現在,他讓大山,找了大約兩指半厚度的鋼筋。

雙手握著鋼筋的兩側,小軍微微用力,手臂上的青筋暴跳,那圓柱體般的鋼筋,從筆直到彎曲,直到重疊,進而右到左,左到右。把鋼筋擰成麻花般的模樣,然後又再次雙手握住已經厚了一倍,結實了許多的鋼筋,再次力,再度彎曲,受不了的鋼筋,「砰」的一聲,從中折斷。

霜兒和左一、龍二等熟悉小軍的人,都知道他曾經表演過的極限力量,也只有力量,是小軍全身上下,唯一被身邊的人看透過的能力。

這次。明顯的突破,讓他們驚詫了一下子,看來,小軍明顯的是在那一戰後,有了飛躍式地進步。可也很奇怪,正常人在與同級別的高手過招過,能在技巧和經驗上。有所進步,還說得過去。整體力量還能進步,就有些匪夷所思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