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投得」,…!」馮劍鋒忽然沖著外面說道,「你們不要開槍!」

Home - 未分類 - 「我投得」,…!」馮劍鋒忽然沖著外面說道,「你們不要開槍!」

「把槍扔出來!」外面有人沖著馮劍錢喊道,馮劍鋒聽到這句話之後,他微微頓了頓,終於把手槍扔了出來!

「現在兩手抱頭,從裡面走出來!」外面的警察都是在按照著警察的守則,馮劍鋒看似很老實的兩手抱著頭,出現在浴室的裡面,這個時候,一名警察就要上前把馮劍鋒拷住,就在那名警察過來的那一刻,馮劍鋒忽然扣住那名警察的脖子,另一隻手順勢從警察的手裡奪過來手槍,頂在那名警察的太陽xué!

「你們都不需要動,誰要動的話,我就開槍要了他的命!」馮劍鋒的說話的模樣很嚇人,這個時候,在場的警察也都清楚,任何一個小的細微動作,都可能引來對方的不安,從而導致悲劇發生,這些警察都沒有敢『亂』來,手槍都指著馮劍鋒的身子!

「放開他!」這些警察雖然知道這樣說用處不是特別的大,但他們到了這個時候,也是沒有辦法,這話都是經常喊,他們只是在實行著一種習慣而已!

呼……,!

馮劍鋒深深地吐了一口氣,「你們現在都給我退出去,要不然的話,我就幹掉他!」

「你別『亂』來」,…!」那些警察嘴裡說著,馮劍鋒架著那名警察一步步地把警察都『逼』退了出去,他的身上只是穿著短ku,沒有別的衣服,但目前他卻沒有時間穿衣服,情況太危機,他想到的只是如何逃離出去!

「都出去!」馮劍鋒又是大喝了一聲!

這一聲起到了效果,那些警察們看了看,都感覺目前的情況下,不適合在這裡繼續停留下去,一步步地向後退著!

馮劍鋒架著那名警察到了門口,他就想著把房門關上,這樣的話,他至少有了一個相對安全的環境了,從而可以想別的辦法出去,但就在他剛剛準備去關門的時候,那名一直都被馮劍鋒脅迫的警察卻看準了一個空檔,用力地縮了腦袋下去!

「啪!」

馮劍鋒下意識的開槍,但此刻,也已經晚了,那名警察也已經躲到了一旁!

「啪、啪……,!」

警察手裡的槍響了起來,馮劍鋒身上兩處中彈,一顆子彈打在他的肩膀,另一顆子彈打在他的大tui上,馮劍鋒立刻失去了反抗能力,撲通一聲,一下子倒在了地上了!

「立刻送他去醫院!」有人大聲地喊道。

就在馮劍鋒被送到醫院的時候,陳陽卻帶著警察在那家公司的車間裡面尋找到了一點蹤跡,那是一個被廢棄的空的罐子,罐子裡面有著淡黃sè的『液』體!

「這是什麼東西?」陳陽立刻讓人叫來了公司的負責人,那名帶著眼鏡的負責人早就被嚇得不知所措起來,突然之間,闖進來這樣多的警察,他還不知道出了什麼事情!

「這個……,我也不知道!」那名負責人推了推眼鏡,「這不是我們的東西!」

「那是誰的!」陳陽的眼眉緊皺起來,他從這裡嗅出來了不同的事情來!

「去」,…是一個客戶的!」那名工廠的負責人稍微停頓了一下,嘴裡才說道:「我們公司前段時間把車間出租出去,給子凡名日本人,他們帶的人到我們工廠作業,到底搞什麼的,我也不知道!」

「那幾名日本人呢?」陳陽問道。

「走了,他們在前兩天剛剛離開的,說過一段時間再回來,他們的東西還留在這裡,不讓我們動,我們簽訂合同,這裡他們會租一年的!」他嘴裡和陳陽說著!

陳陽的眉頭緊皺起來,眼睛看了看那名公司的負責人,嘴裡冷哼道:「我看你可是惹了大『亂』子了,這就是那個源頭……」立刻通知人來處理這個『液』體,大家都要小心一點,千萬不要碰觸到那個罐子的任何部位,要不然的話,很容易被傳染的!」

在場的人都被嚇到了,誰也沒有想到會是這樣!

陳陽的電話響了起來,陳陽拿出手機,「是嗎,好的,我現在就過去!」陳陽放下了電話,擺了擺手,說道:「送我去附屬醫院!」

剛剛的那個電話是傅立文打給陳陽的,馮劍鋒已經被抓到了,因為受了槍傷,馮劍鋒目前被送到附屬醫院去了!陳陽接到了這個電話之後,立刻就趕到了附屬醫院,假如是別人的話,或許陳陽還不會如此的想見,但那個人是馮劍鋒,是陳陽很恨的人,陳陽一定要和馮劍鋒見一面!

陳陽趕到附屬醫院的時候,馮劍鋒剛剛做完手術,還沒有蘇醒過來,馮劍鋒被子彈打中,在附屬醫院接受手術,將身體裡面的子彈取了出來!

馮劍鋒還沒有醒過來,陳陽先去見了傅塵瑤,傅塵瑤和陳陽是一樣的,都是想見到馮劍鋒,倆人的目的不同,一個是親眼看見馮劍鋒被抓到,這樣的話,她的心裏面才算安心,另一個是想當面質問馮劍鋒的打算!

「馮劍鋒被抓到了,你打算看見他之後說什麼?」傅塵瑤看見陳陽之後,她笑著問道。

「我想對這個混蛋說,你這次死定了!」陳陽冷哼道。

「我聽說了,他是男扮女裝住在酒店裡面,要不是你的話,可能誰也想不到這個,更不會抓到他,我爸爸還誇獎說你聰明呢!」傅塵瑤絲毫不掩飾傅立文看好陳陽這個女婿的意味,嘴裡說道:「你現在打算怎麼辦吧,我爸爸還和我說,看好你這個女婿,誰讓你『亂』出風頭了!」

「這個……」!」陳陽聽到傅塵瑤這句話之後,就是微微一頓,嘴裡說道:「我也沒有想到這些啊,當時,我只是想發表一下意見,誰知道馮劍鋒這個混蛋還真的男扮女裝得住在酒店裡面,咳……,要是你的爸爸堅持要我當他的女婿的話,我也只好答應了,不過,我的告訴你爸爸,我有妻子!」

「撲哧!」

傅塵瑤被陳陽這句話給逗笑了,伸出右手來,推了陳陽的肩膀一把,嘴裡說道:「那你還是不要和我爸爸說話了,我爸爸要是知道的話,真的會被氣壞的!」

「我就說嘛,不能讓你爸爸知道,你還不相信!」陳陽笑了起來,陳陽說到這裡,緊跟著話語一轉,「對了,我忘記跟你說了,我剛剛追查到了這次傳染病的源頭!」

「你追查到了,在哪裡追查到的?」傅塵瑤一聽到陳陽這句話,立刻追問了起來!

陳陽搓了搓鼻子,「你猜!」

「別跟我打啞謎了,你知道我是猜不出來的,快點說吧!」傅塵瑤催促道。

陳陽微微頓了頓,嘴裡說道:「是在向陽公司!」

「向陽公司?幹什麼的?」

「準確說是一家生產食品的公司,不過,這家公司卻有著別的產業,他們在開發區也有企業……,!」陳陽說到這裡,稍微頓了一下,緊跟著說道:「並不是他們公司槁的這種傳染病病毒,他們最多就是幫凶,真正的罪魁禍首,是一些日本人!」

「日本人?還日本人有什麼關係?」

「這個我也說不好了,目前,先找出來病毒的結構,這樣的話,就可以根據這種病毒的特xing,研製對應得『葯』物,不過」,…我始終都認為那些日本人目的不單純!」

「你還沒有跟我說,你是怎麼知道的呢!」傅塵瑤問道。

「這個說起來就複雜多了,我是從那些工人身上追查出來的,那些工人是最早的一批感染者,我發現他們都是屬於向陽公司的,也就是說,是向陽公司有問題,所以呢,我就嘗試的去搜查向陽公司了,結果,果然讓我發現了問題!」陳陽笑道,「你說說看,是不是我的運氣很好,我就是那福將!」

「什麼福將,你這是瞎貓撞上死耗子了!」傅塵瑤撇了撇嘴chun,嘴裡說道:「現在還不知道那病毒是什麼,你就吹噓起來了,等你真正的把病毒控制住之後再說吧!」

ps:有讀者感覺我的區,章和上一章鏈接有些問題,那只是忽略了一些情節,導致情節看似連貫不上,這是我的過錯,我以後會盡量不用這種粗枝大葉的寫作手法!

新書《花都奇兵》已經發布了,可以通過我的鏈接去看,希望大家可以收藏和推薦一下,不良醫生大約會在下個月結束!新書是我擅長的都市暖昧熱血流,應該適合大家的口味,請多支持下新書,謝謝!!。 可以這麼說吧,美國「海豹」突擊隊是王牌軍中的王牌軍,它是一支戰略性的三棲特種部隊,全稱為「海陸空特遣隊」。當發生突髮狀況的時候,海豹突擊隊必須在二十四小時之內部署到作戰區域,在越戰、格瑞那達、海地、巴拿馬、沙漠風暴中都有它的身影。

「海豹」突擊隊的前身是成立與一九四三年的「海軍爆破部隊」,參加過諾曼底登陸和太平洋戰爭。二戰之後,其主要的任務包括了:直接行動,包括逮捕、破壞或毀滅軍事目標、收集俘虜、小規模兩棲攻擊行動,搜救戰俘等;特殊偵搜任務,包括長期或短期偵察及監視特定目標、地形勘察等;非傳統作戰任務,包括訓練、指導敵境內的**游擊隊和民兵活動;境外防衛,為盟國訓練、指導當地軍隊及執法人員;反恐怖活動,包括直接打擊恐怖活動、防止恐怖分子滲透等直接及非直接反恐怖活動。(此段為資料上查的!)

現在,美國政府竟然將這麼一支王牌軍中的王牌軍派來接近著湯母傑克森,單由此就可以看的出來,美國政府對於這個電子名單有多麼的重視。

可以這麼說吧,只要得到了這份名單,美國政府就可以通過各種的手段來打擊中國政府。更可以將中國政府所有秘密派往國外的這些特工們連根拔起。

雖然這些人都沒有身穿軍服,但經驗豐富地馬暉從這些人的一點點行動跡象上得知了這些人全部都是職業軍人。雖然,他還不知道這些軍人就是美國的「海豹」突擊隊。如果早知道的話,馬暉也就不會去調動那一個連地溫州武警了。

雖然中國陸軍號稱全球作戰最厲害的。但要是讓這些個武警對上有著全球第一稱號的「海豹」突擊隊,那無疑就是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了。

此刻,馬暉雖然知道自己監視的這些人都是職業軍人,而且數量也不在少數,可他還是認為,以一個中隊的武警來對付這區區五十個美**人,那還是綽綽有餘的。怎麼說,自己這一方的人數,也是對方的整整一倍。(前面說成武警連隊了。剛剛查可一下好像不是這麼一回事,汗死!)

武警中隊長稍稍的打了一個手勢,準備進行強攻的時候。忽然。只聽地一聲低沉的槍聲,然後,一名武警戰士連慘叫都來不及發出,便給一位「海豹」突擊隊的狙擊手給一槍擊穿了腦袋。那顆子彈直直從那名武警隊員地左眼射入,又從他的後腦勺穿了出去。

穿出去餓子彈帶起了一片血花。在這血紅血紅的血花之中好夾雜著幾點白白的東西,那應該就是腦髓。

隨著這名武裝戰士的地犧牲,槍聲響起了一片。短短兩三分鐘之中。就又已經倒下了四五名武警戰士,不過幸好,這些武警戰士傷的都不是特別的重。

再看美國「海豹」突擊隊這邊,五十人除一人胳膊挨了一槍外竟然沒有一人受傷,這不能不讓人承認這美國地「海豹」突擊隊的確是精銳,的確是王牌中的王牌!

不過,說實在的,要是這支「海豹」突擊隊的五十名隊員連一個中隊的武警都搞不定的話,那他們也就根本不配成為美國的王牌軍中地王牌軍了。 幸孕:冷梟的契約情人 這倒不是說中國的武警不行。這只是相對來說。

估計要是「海豹」突擊對碰上了中國的「狼牙」、「軍刀』、「毒刺」等特種部隊,那估計這支「海豹」就要全進「動物圓,里去了。

看著己方的戰士不斷受傷倒下,馬暉心中那個著急啊。同時他的心中也是大位為後悔,為什麼自己就不先「勘探」清楚再調動警力了,這都是自己太過大意啊。

同時他也在想,這些美國大兵到底是怎麼進入中國內陸的。怎麼情報部門就一點風聲都沒有收到。

……

「哈哈,不是說中國的陸軍是全世界戰鬥力最強最可怕的一支軍隊嗎?我看他們並不厲害嘛。」一個聲音響了起來,之後,又是連續不斷的幾聲槍聲。

這個聲音的主人是一位二十幾歲的年輕美國大兵,他叫約翰。他的爺爺也是一位美國大兵,只不過現在已經退伍了。曾經,他的爺爺在和中國抗美援朝的志願軍作戰的時候,做了中國士兵的俘虜。

回到美國之後,一直到現在,他還是經常的對自己當兵的兒子和孫子說,中國陸軍是如何如何的強,紀律是怎麼怎麼的好等等。這讓約翰從小就對中**隊有了很強的好奇心。所以這次來華任務,他才會義無返顧的搶著要來。他卻不知道,他這一來,可就再也沒有機會回去了。

眼看著自己這邊的無警戰士不斷的有人受傷,馬暉連忙朝對那武警中隊長下達了撤退的命令。看著敵人槍口不斷射出的火光,馬暉的心中那是悔恨參半。他後悔自己怎麼就這麼大意,導致出現這麼大的紕漏。

就在著撤退的過程之中,一顆子彈無情的從馬暉的左胸口穿過。

「沒想到,我會死在這樣的情況下!」在中彈倒地的那一瞬間,馬暉的腦中想的道。

……

溫州的這場火力交鋒在不到半個小時的時間裡,就傳遍了整個大江南北,傳遍了整個中國,甚至是傳遍了整個世界。這不能不讓人佩服,現在的通訊技術就是牛。國家主席趙寶剛當然也是已經知道。

在趙寶剛的暴火聲中,國家安全局的局長扈延傑戰戰兢兢地走進了主席辦公廳。此刻。他的心中那是一個憋屈啊。心中暗道:我怎麼就這麼倒霉啊,要不這倒霉的事情怎麼就那麼接二連三的找上我呢。先是名單被盜,后是美**隊。

憋屈歸憋屈,該來還是總該回來。這不。他才一進門,迎接他地馬上就是國家主席趙寶剛那咆哮之聲。

「扈延傑,你告訴,你這國家安全局的局長是怎麼當的,你這情報是怎麼收集的,啊!」一見到扈延傑進來,趙寶剛大聲罵道。

他此刻能不火嘛。這美國一支軍隊都進入到中國內陸了,這主管中國安全的國家安全局竟然一點也不知情,要在這麼下去,那哪一天。美國一整支部隊都開到中國來了,說不定自己還不知道呢。

所以,這也就怨不得這位主席發這雷霆之火了。

******

「主席。我……」扈延傑剛想出生為自己辯解一下的,結果話還沒有說完,便直接被趙寶剛給打斷了。

「你什麼你?」趙寶剛猛的一揮手,阻止了扈延傑再繼續的說下去,接著長長的出了一口氣。轉過身,看著扈延傑道:「你馬上去給我調查清楚,現在那些美國的大兵藏匿在什麼地方。同時封鎖溫州地一切交通。無論你是掘地三尺也好,還是展開大規模的搜索,不管你用什麼辦法,也一定將這些美國大兵給我抓回來,同時,也要把那份電子名單給我完好無損的帶回來,否則,你這安全局地局長,就回家種地去吧!」

「是。主席,我保證完成任務。」扈延傑嚴肅的說道。說完,轉身離開了主席辦公廳。

他們誰也不知道,在他們眼中至關重要的那個電子名單,也就是歐陽得到的哪個u盤,此刻正被歐陽隨意的丟棄在地上。而歐陽,此刻睡地正香呢。

也不知道睡了幾個小時,歐陽終於從他那深度睡眠中醒了過來。看看窗戶外的天色,似乎已經黑了。

「時間過的可真是夠快地,我才睡那麼一會的功夫,天就都已經黑下來了。」歐陽從床上爬了起來,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自言自語的說道:「好像肚子有點餓了,看看吃晚飯了沒有!」說著,歐陽連衣服都懶的動手穿,直接運用法術,將地上衣服穿到了身上。

這要是被有識貨的人看到了,還不大罵歐陽小題大做才怪。

懶懶的伸了一下腰,歐陽幾乎是以人類最快的速度朝房門跑去。此刻,歐陽的速度絕對比劉翔要快地多。眼看著,歐陽的人就要撞上門了,卻見,歐陽忽然從門邊消失了。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原來,就在歐陽快要撞上門的時候,歐陽已經默運了穿牆術這個法術,直接從門上穿了出去。由於他的動作實在是太快了,所以看上去就像是直接消失了。

……

在距離歐陽這棟舉世無雙的豪華別墅之外不如1000米的大山裡面,出現了一群手中持著mm60系列自動步槍的一看就知道不是中國人的大漢。

這些人幾乎各個都有著一米八以上的身材,這在中國,這可都是高個的了。他們,正是美國「海豹」突擊隊的那五十名成員以及美國中央情報局的高級特工湯母傑克森和中國國家安全局的那個叛徒。

在他們擊退了那些武警官兵之周,正當他們興高采烈的大談中**隊不止海空兩軍不行,就連原本世界第一的陸軍現在也已經不行的時候,天空之中出現了直升機的聲音,緊接著,遠處也出來了軍車的聲音。趕來的正是中國人民解放軍快速反恐部隊駐浙江的一個營的兵力。(虛構的哈!)

面對中國的快反部隊一個營的兵力,這些美國大兵就是再怎麼狂妄,此刻也終於吊不起來了。為了不被包了餃子,這些人中軍銜最高一位少校軍官果斷的下達了所有人進入森林的作戰的命令。他們卻不知道,中**隊,最最擅長的就是這種地形作戰了。想當初抗日戰爭時期,日本鬼子就硬生生的被這樣的打法給打殘了,那損失,只有一個字「慘重」!(好像兩個字了!) 陳陽聽到了傅塵瑤的話之後,笑了起來,「我說我是福將你還不相信,你說,要不是我的話,又怎麼能抓到馮劍鋒!」

「算了,算了,我說不過你!」傅塵瑤擺了擺手,「誰不知道你能說!」

陳陽的眼睛望了望病房的門口,病房門口並沒有人走過,陳陽就趁著這個時候,忽然拉了一把傅塵瑤那滑nèn的手,「塵瑤,你知道嗎……其實你很有女人味,當然,再溫柔一點,會更好的!」

「滾,少來哄我!」傅塵瑤沖著陳陽冷哼道。

陳陽笑了起來,搓著鼻子從病房裡面走了出去!

陳陽回到了他的辦公室,推開辦公室的門,就瞧見許菲菲正坐在辦公室裡面手裡捧著咖啡杯在吹著熱氣!

「好香啊,來,寶貝兒,給咱們也泡一杯咖啡!」

許菲菲沒搭理陳陽,還在那邊慢悠悠地吹著熱氣!

陳陽走到許菲菲的背後,冷不丁地從許菲菲的手裡將咖啡杯奪了過去,許菲菲一皺眉,也不說話,就站起身來,要來去奪咖啡!

但她哪裡能奪得了,陳陽一口喝乾了之後,把空咖啡杯往那裡一扔,「來,我嘴裡有,我喂你!」

「不用!」許菲菲終於說了一聲!

「哎呦,看起來是有人得罪了我們家的菲菲啊,說來聽聽,到底是誰得罪了你,我為你做主,找他報仇去!」陳陽拉了把許菲菲的手,許菲菲拽了拽,但陳陽卻更加用力,一拉,許菲菲整個jiāo軀就跌進了陳陽的懷裡面!

「你別鬧了,我不想讓別人說閑話……」!」許菲菲坐在陳陽的懷裡面,掙扎了兩下,但卻沒有能掙扎的開,只好老老實實地坐在陳陽的懷裡面,不過,許菲菲的模樣看起來卻不高興!

陳陽的手握著許菲菲那滑nèn的小手,臉離許菲菲的臉頰很近,暖昧地口wěn說道:「誰說你閑話我讓院長開除他去!」

「不要!」許菲菲一聽陳陽這樣說,趕忙說道:「其實,也不是什麼,就是我自己的問題,也不能怪別人,誰讓我自己不好呢」,」!」

「我感覺你很好,哪裡不好了!」陳陽說話的時候,嘴chún湊了過去,在許菲並的嘴chún上親了一口,許菲菲有些不自然起來,眼睛瞅向門。!

陳陽好像已經看透了許菲菲的心思,他親過許菲菲的嘴chún之後,嘴巴在許菲菲的耳邊輕聲說道:「你放心吧,我進來的時候,門已經讓我鎖上了,我就知道你會擔心被別人看見,這裡面就我們倆人,就算你脫光了衣服,除了我之外,沒有人能看見的!」

「流氓!」許菲菲聽到陳陽這句暖昧十足的話后,沖著陳陽揚了揚她粉nèn的小手,隨即,許菲菲笑了起來,輕輕推了把陳陽,嘴裡說道:「對了,馮劍鋒在醫院裡面,要不要告訴我表姐?」

「告訴你表姐幹什麼,還不是讓她煩惱,她知道也不能做什麼,這事情還是交給我來處理吧!」陳陽的手放在許菲菲那筆直的大圌tuǐ上,隔著許菲菲的kù子,摩挲著許菲菲的大圌tuǐ,「我這次來醫院,就是要見見馮劍鋒,我有很多的話要和馮劍鋒說,這個混蛋,竟然敢對冰倩下手,他是不想活了!」

許菲菲扭了扭他的翹tún,顯然對於陳陽這句話,許菲菲有一些意見,陳陽見到許菲菲這樣的反應之後,他笑了起來,「菲菲,我就是隨便那麼一說,哦,這事情還是不要告訴冰倩的好,省得她心裏面有什麼想法!」

「我知道了!」許菲菲說道。

陳陽又在許菲菲的翹tún上捏了一把,這才站起身來,嘴裡說道:「我去看看我靈靈姐那邊的進展如何了,明天衛生部的專家組就要到中海市了,希望今天就能有所進展!」

陳陽雖然已經找到了感染源,但分析出來,還是需要一點點的時間,更何況,就算能分析出來成份,也不見得就能找到合適的抗生素,目前,已經把所知道的抗生素都用上了,效果並不算好!

抗生素是人類最有效的武器,用來對抗疾病,現在抗生素作用不到,就表明人類在面對這種傳染病的時候,有效的武器不多,就算能找到病因來,也因為找不到武器而束手無策,這個時候,就需要中醫!

中醫採用的是xué位和中藥,xué位自然不用說了,中藥的主要成份是自然的藥物成份,在西藥無效的時候,採用中藥治療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陳陽也就看到了這點,所以才想到讓陳靈來治療!

許菲菲聽到陳陽說要去看看陳靈,她從陳陽的身上起來,嘴裡說道:「那我也過去瞧瞧,我也想學學中醫,你說我要是拜陳靈為師的話,她會不會收我?」

「那就要看你找誰去說了,要是找我的話,這事情有十成的把握,要是你自己去說的話,這事情有一成的把握,你自己選擇吧!」

「那我自己去說!」許菲菲忽然這樣一說,陳陽倒是微微一愣,許菲菲這樣回答倒是很出乎陳陽的意料,陳陽倒沒有想到許菲菲會這樣說,就在陳陽這一愣之際,只聽到許菲菲呵呵笑了起來,說道:「你是不是感覺很意外,沒有想到我會這樣說吧!」

「恩,確實沒有想到!」陳陽絲毫不否認,他的眼睛看著許菲菲,嘴裡說道:「不過,我剛剛想通了,你是擔心我會威脅你,我會獅子大開口,菲菲,我又沒有猜錯?」

許菲菲看了看陳陽,嘴裡說道:「你知道還要多說!」

「那就是了,菲菲,你又誤解我了,你認為我是這樣的男人嗎?我怎麼會獅子大開口呢,你放心吧,我不會這樣做的!」陳陽說出來,在許菲菲的肩膀上拍了兩把,似乎是在安慰許菲菲!

「真的?」

「當然是真的了,我都說過了,我不會獅子大開口的!」陳陽說到這裡,稍微停頓一下,忽然說道:「不過呢,總是要表示一下的,要不我們洗一個鴛鴦浴吧,我想這樣的話,我們」,」二!」陳陽這句話還沒有說完,就被許菲菲一把給推開了,許菲菲沖著陳陽撅起了嘴,「我就知道你會這樣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