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了,兒子,你就算有了錢想買新房子給我和你爸住,可也用不著這樣檢查身體吧?」一想到兒子這次又賺的錢,心裡就跟做夢一樣的陳軍,突然反應過來,說道。

Home - 未分類 - 「對了,兒子,你就算有了錢想買新房子給我和你爸住,可也用不著這樣檢查身體吧?」一想到兒子這次又賺的錢,心裡就跟做夢一樣的陳軍,突然反應過來,說道。

「媽,你以為我只是想在金陵買個新房子把您和爸接過去嘛,嘿嘿……兒子想得可是把您和爸都弄到國外去住。」暫時還不能說出真相的寧致遠,只能按計劃好的接著忽悠起來。

「什麼?出國?兒子,你不會犯傻了吧,這日子過得好好的出什麼國啊,而且出去了,人生地不熟的,你媽我和你爸又不會說外國話,到時候怎麼生活?」

眼瞅著母親被自己剛剛的話給弄得有點傻眼,寧致遠連忙拍了拍那在為操勞家務而顯得很粗糙的雙手,笑著解釋道:

「媽,您放心吧,兒子只是這麼一說,又不是立馬就讓您和爸出國,只是想先給您二老把護照給辦好,做了這一整套的檢查,以後您和爸要是跟團出國玩的話,兒子也能更放心一些不是嘛。」 新書沖榜中!求點擊、推薦、收藏、評價、打賞!

……

三天之後,趕到醫院的寧致遠,終於拿到了自己父親和母親一系列的檢查報告,並和重金賄賂的內外科主任醫師好好地就二老的身體健康問題做了一個非常深入的了解。

不出意料的是,寧衛國和陳軍因為辛苦了一輩子,年紀也大了,所以,身體上難免會有一些老年人常見的小毛小病,比如睡眠質量不好、陰雨天腰腿會酸痛、體質有點虛等等。

而可喜的是,在大毛病方面,特別是寧致遠最擔心的,也是克萊爾的血液沒辦法治癒,反而會加重病情的腫瘤類疾病,甭管是惡性的還是良性的,都很幸運地沒有出現。

按照兩位主任醫師的說法,寧衛國和陳軍兩人的身體健康情況還是很不錯的,只要在日常飲食、生活習慣等方面有所注意,並且進行適當的鍛煉、保持愉悅的心情,就不會有什麼問題。

至於寧致遠,雖然在父母健康方面壓根就沒指望主位面所謂的磚家叫獸,但本著多個朋友多條路的想法,私底下還是好好地表示了一番,保留了這方面的關係,以防萬一。

等下午回到家之後,先是將這個好消息告訴了父母,等到了晚上卻是並沒有再出去,而是一家三口其樂融融地,一起動手做了頓豐盛而溫馨的晚飯,當然,好酒還是少不了地。

吃完晚飯收拾好之後,寧致遠又陪著父母出去散了一會兒步,順便收到不少鄰居們的誇讚。沒辦法,這段時間每次出去都是大包小包的拎了不少東西,而且還都不便宜。

再加上做為母親的陳軍對自己兒子的驕傲,平時遇上同事和鄰居時,難免會顯擺一下,所以,寧致遠在外面混出名堂來的消息,很快就在這個全是由廠職工家屬居住的小區里流傳了開來。

等到了第二天,寧致遠又帶著父母二人,包了輛計程車,就朝著之前已經在網上看好,並且聯繫好的兩處都位於江浦縣湯泉古鎮的別墅小區趕了過去。

等車子剛駛入這個頗有些年頭的古鎮,寧致遠一家三口立時就感覺到了遠不同於城市喧囂的寧靜,街道兩邊都是古色古香的建築群,街上的人流和車流都不多,打開車窗立時就能感覺到那撲面而來的清新空氣。

大吉山水田園,位於湯泉古鎮的東北入口處,南眺老山,東近九龍湖,西臨千年禪院惠濟寺,而且,憑藉著得天獨厚的地理優勢,更是做到了溫泉入戶,24小時都能享受到溫泉的滋潤。

原本約好的那兩位中介公司的銷售人員,在看到寧致遠一家三口是從計程車上走下來時還皺了皺眉頭,因為能在這裡消費的業主哪一個沒有私家車,所以,對這次的業務就顯得有些漫不經心起來。

這樣的態度落在寧致遠的眼裡,自然明白是為什麼,不過,卻並沒有多說什麼。只是挽著父母在這環境好、空氣好的別墅小區里轉了一圈,隨便看了幾幢正在待售的聯排別墅。

剛開始的時候,這兩位業務員還能耐得住性子,可隨著別墅一連看了幾幢,甚至還在小區里好好轉了一圈,卻一點購買的意思也沒有流露出來后,這態度就越發變得有些不耐煩起來。

原本寧致遠看中這個小區,除了沖著那到戶的溫泉和宜人的居住環境之外,還因為它地處湯泉鎮的附近,周邊的生活配套很齊全,不至於買個菜、逛個超市神馬的,都得跑很遠。

只不過,讓寧致遠不滿意的卻並不是這裡的房價有多高,而是這裡的別墅都是聯排的,面積也不算大在售的那幾套最大的也不過是兩百來個平方,而且還是毛坯,想入住的話還得花時間裝修。

當然,也正是因為如此,所以在價格上到是並不貴,一套兩百五十平方不到的別墅,要價也不過是兩百四十萬,聽一開始銷售人員的介紹,這價格不但還可以談,如果一次性付款的話,還能打不少折扣。

可惜,寧致遠現在壓根就不缺這點錢,再加上兩個銷售人員的態度,在看完房子之後,寧致遠連中介公司那邊都沒有去,直接挽著對這處別墅小區又滿意又覺得太貴了的父母,坐上等在外面的計程車朝著下一處別墅小區趕去。

山河水花園,同樣是位於湯泉古鎮附近的一處別墅小區,屬於由老山山脈、珍珠泉、琥珀泉以及湯泉鎮所組成的「一山三泉」的著名旅遊度假風景區。

與之前的大吉山水田園不同,這裡的別墅都是一水的獨幢別墅,整個小區佔地面積約六百三十畝,可別墅的總數卻只有三百來幢,坐背靠老山,面對九龍湖,是真正意義上的背山面水、群山環抱、風光旖旎的山水生態環境。

同樣和大吉山水田園不同的是,這邊的別墅甭管是一手的還是二手的,都是交由和小區物業同屬開發公司轄下的銷售公司直接對外出售,所以,在經過門衛的詢問與電話聯繫之後,計程車直接開到了位面小區入口入的一幢別墅前。

早在之前接到門衛的電話之後,就已經有兩名穿著得體制服長相和身材也都在水準之上的銷售妹紙等在了那裡,不過,在看到來的車居然是輛計程車后,這兩位妹紙的眼中也不由閃過了一絲失望的神色。

特別是其中那位個子略高一些,長相有幾分著名女星林志玲的妹紙,在看到寧致遠一家三口從計程車上下來時,一如之前大吉山水田園的那兩位同行一樣,神情中透露出一絲輕蔑和漫不經心起來。

到是另一位有張娃娃臉,笑起來還有兩個小酒窩的,一開始雖然也有些失望之色,但在仔細地打量了一下寧致遠一家三口身上的穿著時,先是愣了一下,隨後又看了看,接著臉上就飛快地閃過了一絲恍然和竊喜的神色。

等寧致遠挽著父母被迎進改成銷售處的別墅之後,也沒說別的,直接掏出自己的山寨「ipad」,點打自己來之前就已經在網上找到的那幾幢看中的別墅頁面,表示自己想看看。

原本就有些漫不經心的那個「林志玲」,眼瞅著還要看這麼多幢的別墅,再加上寧衛國和陳軍明顯有些局促的表現,於是眼珠一轉,趁著另一個女同事去拿資料的功夫,以自己突然肚子痛可能是大姨媽來了為借口,開溜了。

只可惜,那假到不能再假的表演,別說寧致遠看得出來,就連一旁的寧衛國和陳軍也都明白,人家這是覺得自己一家買不起這裡的別墅,所以,根本不想陪著看房子。

「兒子,要不我們還是別買了,這裡的別墅都這麼大,肯定比剛剛看的大吉還要貴。不行的話,你就在城裡找個環境好點的小區,隨便買個三室一廳就好,將來我還能幫你帶帶孩子。」

本來在看過大吉山水田園之後,陳軍就覺得買這樣的房子太糟蹋錢了,現如今眼瞅著自己一家都不受歡迎,心裡就更是不高興,所以,就把就將寶貝兒子給拉到一邊,提出了新的建議。

「媽,沒事兒的,狗眼看人低這種事兒,走到哪兒都難免。誰讓你兒子太低調了呢,要是買輛好車過來,你看他們還會不會這樣。這樣吧,如果這裡的態度真得不行,那我們就不買。」

「反正除了這兩家別墅小區,整個金陵又不是沒有其它地方可以選擇了。真要是實在是找不到好的,到時候我們再考慮買花園洋房還是普通住宅樓,好嗎?」

寧致遠知道自己母親雖然性子很善良,但也是外柔內剛的主兒。連續被人家看不起兩次,心裡肯定是很生氣,於是連忙拍了拍手安慰了一下,同時也沒忘把剛剛的這番話跟一旁的父親也說了說。

「孩子他媽,出門之前就說了這件事情以兒子的意見為主,我們啊,在旁邊看著就好。」做了一輩子司機天南地北跑的寧衛國,自然不會在意這點小事情,笑著勸慰道。

而這時,剛剛很積極去拿資料和鑰匙的那個「酒窩」妹紙也趕了回來,剛過來就用甜甜的嗓音一陣道歉,然後態度極為熱情地表示,今天將由她全程陪同看房,不管有任何問題都能夠給予解決。

感受到這個妹紙時不時落在自己衣服上的視線,寧致遠稍一思量就知道自己這套在《戰爭之王》世界里,特意按主位面最新流行的款式訂製的阿瑪尼休閑裝,多半是被對方給看出來了。

很快,一行四人就上了別墅小區里專門提供的電動遊覽車,一路上自我介紹了一下叫聶紫珊的置業顧問,在很專業很熟練地介紹著有關山河水別墅各方面情況的同時,還不忘撒嬌賣萌,陪著陳軍和寧衛國兩人說些業內的笑話和趣事。

於是身為母親的陳軍,很快就喜歡上了這個比自己寶貝兒子還要小上幾歲,這會兒還在上大學,只是利用暑假出來勤工儉學的小丫頭,隨著兩人的關係越來越親近,看那駕勢很有些將對方給搶回家當兒挑兒媳婦的意思。 新書沖榜中!求點擊、推薦、收藏、評價和打賞!

……

在聶紫珊的熱情引領之下,寧致遠一家三口不但將原本在網上看中的那幾套別墅一一看了個遍,甚至於還在對方透露的所謂內部消息下,看了另外兩套出樣也處於待售狀態別墅。

而不得不承認的是,這山河水別墅確實是比之前看過的大吉山水田園要強得多。的別墅就不說了,前後左右都有面積很大私人領地,還有私家泳池、超大的車庫以及地下室。

這一圈轉下來,別說寧致遠看得很滿意,就連原本一直都覺得這裡太貴的寧衛國也是連連點頭。至於陳軍,這會兒早已經被聶紫珊給哄得眉開眼笑,注意力壓根就不在房子上了。

在剔去了幾套不是位置不太好,就是面積不太合適的別墅之後,寧致遠最後看中的一共有兩處。從造型上來說,這兩處其實區別並不大,唯一的不同就是,其中一套是已經被原房主給裝修好了的。

而且,剛剛看房的時候可以確定,這房子確實沒有人住過的痕迹,所有的一切在物業定期的打掃下都是嶄新的,真要買下來的話,說是能夠拎包直接入住是一點也不誇張。

只不過,這套別墅的房主實在是很敗家,光是在裝修上面花的錢就快比買這套別墅還要多。葯了這麼多的錢,裝修的效果自然可想而知。酒吧、撞球室、健身房等等設施,全歐式的風格非常奢華。

而且據聶紫珊透露,這套別墅的原房主採用的都是進口的裝修材料,質量極好不說而且還很環保。當然,這套別墅好是很好,可這價格自然也不會便宜。

雖然說是房主要出國,想把手上的房產便宜賣了,但這套足有七百五十平方的別墅,開價就要一千萬。好在,寧致遠借著父母看房的時候,已經事先跟這位聶美眉說遠了不要提價格的事情。

於是,一圈轉下來,寧衛國和陳軍雖然也覺得這樣的別墅價格肯定不會便宜,但具體多少錢卻一直沒能從聶美眉的嘴裡聽出個實數來,自然也就不會被那一千萬的價格給嚇到。

而另外一套,則要便宜不少,室內面積大約五百三十個平方,報價要七百萬,實際上這價格有著不少的水份,如果能一次性付款的話,聶紫珊私底下表示,可以把價格還到五字頭的範疇。

不過,這套房子是毛坯房,想要入住的話勢必要裝修上幾個月才行。而好處就是,不但可以自由地選擇裝修的風格,而且,物業這邊還可以向業主提供同屬於一家開發商的裝修公司承接裝修的業務。

按聶紫珊的說法,之前那套打完折后最低價也要一千萬的豪華別墅就是這家公司接的單,價格方面雖然不敢說最便宜,但工程用料、以及質量方面卻絕對能保證最好,而且售後還可以寫入合同里。

而這兩套房子,真要算起來的話,自然是那套豪華裝修過的更划算,即便是不算裝修也不過才劃到每平方一萬四不到的單價。至於那套毛坯別墅,雖然每平方的價格連一萬一都不到,但你別忘了,這中間可是差了一個裝修的價格。

好吧,退一萬步來說,就算你不想裝的那麼奢華,可每平方的裝修費再怎麼也不只三千塊吧?更別說配套的家用電器、中央空調等設施。當然,如果買現成的,這裝修風格自然也就沒得選了。

等一行四人回到售樓處時,還沒來得及坐下,就看到剛剛因為肚子疼而溜走的那位「林志玲」這會兒正陪在一個大腹便便,一看就知道很有錢的老闆面前,態度要多熱情有多熱情,絲毫看不出半點身體不適的樣子。

而且,聽那兩人正在談論的話語,貌似也正是剛剛那套號稱花了五百萬豪華裝修的別墅。可惜,在寧致遠看來,那個老闆對房子的興趣遠不如對那個「林志玲」來得大。

不過,在這種地方做置業顧問,這種事情估計早就有了準備。甚至於,願意做這樣的工作,原本就是想著有朝一日能夠被某個富豪給看上,一躍成為富太太。哪怕有名無實,哪怕是二奶、三奶或者不管多少奶,都沒問題。

就在寧致遠盤算著到底是買那套裝修好可以直接拎包入住的別墅好呢,還是買毛坯的,然後讓父母自己選擇裝修風格好的時候,就看到剛剛一起去洗手間的母親和陪在一旁的聶紫珊臉色有些不好地走了回來。

「媽?怎麼了?沒事兒吧?」寧致遠很是緊張地站起身迎了過去。

「沒……沒事,就是路走得有點多,累了。」表情很不自然的陳軍,強笑著說道。

「哦?沒事兒就好。對了,媽,您和爸再看看,有沒有更滿意的別墅,我去問問手續還有稅費方面的事情。」知道事情不會這麼簡單的寧致遠,到也沒有多問,而是找了個借口把聶紫珊叫到了一邊。

「說吧,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情。」站在縮小的山河水別墅全景沙盤模型前的寧致遠,沉聲說道。

「其實……其實這件事情跟阿姨沒有有關係,是我那個同事在取笑我陪著你們做……做無用功,結果阿姨聽不過去,跟她爭論了兩句。」

雖然聶紫珊有心想大事化小,可在看著某人的側面時,不知道為什麼心中卻突然一凜,這話到了嘴邊,還是把事情的真相給說了出來。

「哦?就是這麼簡單?」寧致遠不動聲色地問道。

「就這麼簡單。」剛剛被同事給取笑了的聶紫珊有些氣苦地說道。

「那你的同事有沒有說什麼難聽的話?我看我媽的表情不是很好,放心,這件事只要你沒說謊就跟你沒關點關係。」並不覺得對方敢在這件事情上說謊的寧致遠繼續問道。

「其實也沒什麼,只是說你們來看別墅居然連一輛車都買不起,說我白費功夫,還說……還說阿姨是……是鄉巴佬、沒見識。」

眼瞅著自己剛剛已經把話說了,知道這事兒就算自己隱瞞,對方也完全可以事後問陳軍的聶紫珊也就沒再隱瞞,把事情的經過一一說了一下。

說起來,這件事情也不是什麼大事,頂多也就是言語上有些小爭吵而已,真要說起來,寧致遠一家三口只是躺著也中槍,被那個「林志玲」拿來取笑聶紫珊,也算得上是職場里勾心鬥角中很常見的狀況。

「原來是這樣,好吧,之前看中的那幢毛坯別墅我買下了,一次性付款,價格上面,你每壓下一萬,我給你百分之五十的提成,另外,具體的成交價不管是多少,你都按兩百萬跟我父母說。」

「至於其它的手續,回頭會由我過來辦。裝修方面的事情,也讓你們的裝修公司接了,價錢方面也是一樣,你壓多少我都給你一半做為提成,同樣也不能讓我爸媽知道,明白嘛?」

並沒有表現出有多氣憤的寧致遠,沉默了一會兒之後,直接就拍板定下了那套有著五百三十個平方的毛坯別墅,不過,也沒忘記把自己不想讓家人知道具體價格的事情提出來。

「好……好的!請放心,我會把把有的事情都給您辦好。」

眼瞅著這筆業務就這麼成了,聶紫珊的心跳頓時快了不少,整個人的心情也變得激動起來。沒辦法,上班這麼長時間,這還是做成的頭一筆單子,更別說自己能在裡面拿到的好處,不激動那才奇怪。

可就在寧致遠與聶紫珊定好了購買別墅的事情,並且掏出自己zs銀行的金葵花黑卡遞了出去時,卻聽到自己母親有些氣惱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

如果說之前聶紫珊的同事取笑她,捎帶著還說了自己母親幾句,寧致遠自然是非常的氣憤,雖然這件事只是躺槍,但既然已經罵到自己父母的頭上,那甭管這位「林志玲」是有意還是無心,不好好懲罰一下肯定不行。

只不過,氣憤歸氣憤,寧致遠並沒有想過因為這件事情就把對方給「處理」掉。當然,不是沒有能力,也不是不敢下手。因為,哪怕以現如今的異能操控能力,完全可以讓這位「林志玲」死得不明不白,但一條人命的消失依舊很可能留下什麼會牽扯到自己身上的麻煩。

畢竟,寧致遠現在在哈爾濱那邊做的事情,可經不過國家機器去調查。不過,就這麼放過對方自然是不可能,按寧致遠原本的意思,自然是一會兒離開之前,給對方留下一點即「深刻」又不會致命的教訓,來幫助自己的父母出這口惡氣。

可沒成想,在寧致遠剛做了這個決定時,卻發現聶紫珊的那個同事,居然跑到自己父母坐的地方,貌似又鬧出了一點事兒,於是,這前剛壓下去的火氣「騰」的一下,立即時就熊熊燃燒了起來。

「爸,媽,別生氣,有什麼事情,我們好好說。」等寧致遠三步兩步趕到自己父母身邊之後,即沒有表現出太過憤怒的神色,也沒有去問到底是什麼事情,只是安慰著明顯有些激動的父母。

「他們真是欺人太甚了,這別墅明明是我們先看的,居然說拿走就拿走,還說什麼我們看了也買不起!有這麼做生意的嘛!」之前就被對方給說了幾句心裡不痛快的陳軍,氣得臉色都有些白了。

「阿姨,我可沒說這些話?不信你可以問問誰聽到了,是你自己聽錯了,怎麼能怪到我的頭上。」「林志玲」故作很無辜地說道。

「你!」眼瞅這小丫頭說得話不認帳,陳軍更是氣憤不已。

「媽,算了,那別墅本來我也沒想買,他們要買就給他們就是。您先消消氣,我來跟他們說。」拍著自己母親的背部,給對方順氣的寧致遠,說完,沖著一旁臉色同樣不好看的父親使了個眼神。

而這時,估計是聽到其它員工的彙報,就見一個一身西服的中年男子從旁邊的房間里走了下來,二話不說地先把聶紫珊的同事給批評了一頓,然後才滿臉堆笑的代表山河水給寧致遠一家三口道歉。

「算了,一點小事情而已,不過,我希望你們山河水在挑選員工的時候,多注意一下個人素質上的問題。」面對著那一連串的道歉,從頭到尾都很平靜的寧致遠,擺了擺手說道。

可就在這位銷售經理暗鬆了口氣的同時,卻聽到「哎呀!」一聲慘叫聲突然響起,然後就見剛剛還一臉無辜埂的「林志玲」,突然一臉痛苦地捂住自己的肚子蹲了下來,還沒等在場的眾人反應過來,接著很快就臉色蒼白地徹底暈倒在了地上。 沒錯,那位長相頗有幾分酷似林志玲的置業顧問,之所以會突然腹痛難當,最後甚至暈倒在地,完全是因為寧致遠這個,在經歷了父母被侮辱之後,從頭到尾都沒有表示出絲毫惱怒,反到顯得很講道理、溫文爾雅的傢伙做得。

至於能造成這樣的效果,則是寧致遠在去醫院與那兩位主任醫師談論自己父母身體情況時,無意中從牆上的穴道圖還有柜子旁邊豎著的半剖型醫用人偶上無意得到的一個,關於自身異能使用的新靈感和領域。

其實,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人體就像是一個精密的儀器,哪怕是一個簡單到不能再簡單的伸手動作,也是由大腦發出相關的指令,然後在一系列的奇妙反應之後才能完成。這樣一來,只要通過適當的渠道干擾或者中斷這個過程,自然會起到一些特別的作用。

不管是中醫學領域裡穴位與經絡之間的聯繫,還是西醫以及生物領域中關於神經傳導等方面的記載,都讓寧致遠在初步的接觸之後,發現自己的異能,完全可以達到陰死人,而且還能讓死掉的傢伙怎麼看都只是某種隱性疾病發作的結果。

所以,在確認了自己的這個靈感有很大機率實現,並且對自己以後也是極為有用之後,寧致遠就立馬就跑到放逐位面,也就是《極度深寒》的世界里,把裡面還沒死的幾個倒霉蛋直接就當成了試驗品,來嘗試自己「悟」出的異能使用手法。

這一試,結果就開了殺戒。

開玩笑,一個人的身體再強壯、再健康,哪怕就是練了什麼金鐘罩、鐵布衫,或者十三太保橫練之類的功夫,並且已經可以牛波依到在某種程度上無視刀槍的傷害,你動他內臟一下試試,照樣危險。

更別說寧致遠這個一點醫學常識也沒有,不對,應該說有點醫學常識還都是臨時抱佛腳學來的,在沒有老師指點的情況下,就這麼照著買來的書和畫冊實驗下去,能不出人命才怪。

好在,隨著這段時間頻繁穿越在各個世界經歷了種種的事情之後,特別是有意地去看,甚至是親身體會那種比較血腥的場面,寧致遠的心態也在無形之中有了很大的變化,或者說有了很大的成長更為貼切。

當然,面對一條人命就這麼消失,心理上依舊會很不適應,但有成心瀨美這個漂亮可愛、溫柔體貼的人型「治療儀」在,再加上那幫被實驗的傢伙本就都屬於死了也是活該的角色,所以,寧致遠並沒花太多的功夫就度過了首次親手殺人的不適期。

只不過,對於寧致遠來說,能不殺人還是不要殺人為好,或者說,即便要殺人,也是儘可能別弄出什麼太過血腥的場面。當然,某人也知道,這種事情很多時候並不是想怎麼樣就能怎麼樣得,所以,即便有這樣的想法,卻也不會傻到不知道變通。

當然,雖然已經克服了殺人的心理障礙,但寧致遠也不會像塞拉一樣,但凡招惹上自己的都要殺掉。所以,不管是一開始的躺槍,還是後來的爭吵,都沒能讓寧致遠下殺手,但是!那位「林志玲」的下場,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比死了還要慘。

不但最少要在病床上躺兩三個月用來恢復身體內部的隱性內傷,而且,就算是出了院,以後每到「大姨媽」來臨,以及陰雨天的時候,多半也會因為這次的事情所留下的後遺症,體會到雖然並不會致命,但絕對會很不好受的痛苦。

等應驗了自己之前肚子痛為借口的倒霉蛋被趕來的120急救車給接走之後,身為幕後黑手的寧致遠並沒有受到絲毫的懷疑,在交完訂金約好第二天來辦手續之後,就帶著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弄得有些不知道該說什麼好的父母坐著計程車往回趕去。

第二天一大早,寧致遠再次包了輛計程車趕到了山河水別墅,不過,這一次卻沒有和父母一起過來,而是一個人在聶紫珊的全程陪同與服務之下,將別墅的買賣手續以及裝修設計的樣稿等方面的事情,一起辦妥。

到了中午的時候,還很紳士地請了聶紫珊在湯泉鎮最好的飯店裡吃了頓飯,順便還開了瓶82年的拉菲。在帥氣的長相、優雅的氣質、陽光的笑容、風趣的談吐,再加上富有的身家和一點點酒精的作用,後面的事情自然不必多說。

聶紫珊長了張娃娃臉,身材上卻又很是豐滿,讓人在享受時,忍不住就往「天使的長相、魔鬼的身體。」上聯想,當然,真要比起《戰爭之王》世界里上過的那些極品妞,確實要差上不少,但勝在有種鄰家妹妹的感覺,自然是別有一番滋味。

可惜得是,讓寧致遠歡喜之餘同時也頗有些遺憾的是,這位聶紫珊雖然很粉也很緊,卻並不是處子之身。好在,想來也不奇怪,畢竟以這年頭大學校園的風氣,除非長得非常歪瓜裂棗,否則,還有幾個能保持住自己的貞操。

更別說,不是原裝貨,自然也就不必負太多的責任,而且在你情我願之中,寧致遠也不是看不出,自己能這麼容易就將對方給推倒的原因到底是什麼,既然是大家各取所需、互惠互利,自然也就不必有什麼心理負擔。

「醒了?」正站在酒店客房更衣鏡前穿著衣服的寧致遠,在聽到身後的床上傳來一陣動靜之後,笑著轉過身,說道。

「我……其實我……」將身子包裹在床單上的聶紫珊,回想到之前那略顯瘋狂的一幕,紅著那張娃娃臉,努力地想解釋著什麼。

「我明白,我明白的。對了,珊珊,我是這樣想的,我那邊的別墅很快不是就要開始裝修了嘛?雖然這裝修公司看著還不錯,但這種事情沒有自己人看著我也確實不太放心。」

「你看這樣行不行,賣房子的工作我覺得你就別再做了,如果你這邊沒問題的話,我從今天開始就雇傭你專門負責別墅裝修方面的事情,薪水嘛就先定兩萬一個月吧,你看怎麼樣?」

從對方之前在床上的表現,還有這會兒那完全不似裝出來的真情流露,寧致遠知道自己剛睡的這個妞,與那些專門憑藉著自己的青春與美貌來換取財富與享受的女孩多少還是有些相同之處。

而且從聶紫珊豐滿而粉嫩的雙峰,以及那很緊的粉木耳上,也能看出對方的私生活並不多,甚至從後來在床上的反應上來看,這塊「田」明顯已經「乾涸」了一段時間,沒有被滋潤過。

再加上,對於裝修的事情也確實不放心,而且這別墅離城市又那麼遠,總不能天天讓自己的父母往這裡跑吧,所以,眼瞅著聶紫珊的情況與自己玩過的其它女人不太一樣,寧致遠才有了這樣的決定。

「那……那你……」靠在床上捲曲著身子的聶紫珊,哪裡還不明白,這份所謂的工作到底是指什麼,有心想拒絕吧,可一想到兩萬塊一個月的高薪到哪兒找去,於是話到了嘴邊卻吞吞吐吐地問道。

「呵呵……我這邊,如果不忙的話,大概一個星期會來一次,看看裝修的進度,順便檢查一下你的工作。當然,如果遇上什麼急事的話,你也可以打電話給我,我會儘可能往這裡趕。」

看著眼前這妹紙略有些緊張和慌亂的眼神中,一閃而過的恍然,寧致遠就知道對方應該是明白了自己的意思,在笑著解釋的同時,有意在「檢查一下你的工作」這句話上,加上了曖昧的語氣。

「那……那我什麼時候上班?」知道事情到了這一步,再談什麼貞節已經是沒用的聶紫珊,沉默了良久之後,才問道。

「隨時都可以,不過,我建議你還是把山河水那邊把這次賣房的提成拿到手之後再離開也不遲。至於幫我照看裝修的事情,我可以跟你們領導說一下,短時間內應該不會有問題。」

「當然,只要你同意我的這個提議,薪水從今天就可以開始算,甚至於,我提前會你一個月的薪水都沒有問題。」知道對方能這麼問,就已經是同意了自己提議的寧致遠,笑著說道。

聽完這番話的聶紫珊,用貝齒輕咬著朱唇,知道自己現如今也算是被包養行列中的一員了。只不過,看著視線里那張俊朗的面容,細細想來還是覺得自己很幸運,畢竟,包養自己的對方是個年輕的帥哥而不是大腹便便的老男人。

而且,還有一份正當的工作做為掩飾,哪怕依舊免不了被人說閑話,但最起碼跟家裡人也能有一個交代。最關鍵的是,放暑假之前,已經因為前男友的劈腿跟對方分了手,所以,心裡並沒有什麼負擔,否則,事情真不見得能發生到眼下這個地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