厲宸盯著前方路況,一臉寵溺的笑著。

Home - 未分類 - 厲宸盯著前方路況,一臉寵溺的笑著。

宮恩恩後知後覺,有些不好意思起來。

什麼時候開始她已經不躲避男人的愛撫了?

剛剛厲宸摸自己的頭,還叫自己夫人,宮恩恩居然沒有躲閃,也沒有覺得不好意思,反而變得理所當然。

宮恩恩深呼吸,沒想到厲夫人的角色自己居然適應的這麼快。

民政局到濱江實業的車程不算長,但因為是早晨上班高峰時段,厲宸足足開了將近半個小時才到公司。

「好好,就在這停吧!」

宮恩恩讓厲宸把車停在公司拐角。

她可不想把自己暴露在眾目睽睽下,讓別人看見自己從總裁的車上下來,肯定是要被議論紛紛的。

厲宸哪會不知道宮恩恩的小心思,笑著把車停好。

「晚上下班我還在這等你,我們一起去你爸媽家。」

男人溫馨的提示道。

「恩,知道了!」

宮恩恩耳朵在聽厲宸說話,眼睛卻跟做賊似的朝車窗外四處張望。

「還有,你確定不用我跟三根草說一下?」

厲宸看著宮恩恩緊張的樣子,再次問道。

「不用!我走啦!」

宮恩恩回答的堅決,趁著外面沒人,打開車門就要溜。

「先別急著走!我話還沒說完呢!」

厲宸一把把宮恩恩拉了回來,伸出手指在女孩鼻子上颳了一下,「你急什麼?」

男人突然的小動作惹得宮恩恩又紅了小臉。

「幹嘛呀?」

宮恩恩摸摸自己被刮的鼻子,嘟著嘴問道。

「一會兒三根草要是批評你,你就默不作聲,記住了態度要誠懇,無論她說什麼,你聽著就是,對錯都不要解釋。」

「這樣她就不會為難我了嗎?」

宮恩恩半信半疑。

「當然!」

厲宸一臉認真的看著自己的小媳婦。

作為一個企業的*****,厲宸深諳職場規則。

上司批評下屬,下屬聽著就好,你若越解釋,越狡辯,只能讓上司越反感,也就越不待見你。

「那你怎麼知道她一定就不會為難我啊?」

宮恩恩眨著眼睛,刨根問底道。

「聽我的就是了,你已經遲到半小時了,還問!」

厲宸抬起手腕,提醒宮恩恩看看手腕上的表,已經很晚了!

「哎呀!不說了!我走啦!」

一看時間,宮恩恩急了,匆匆下車,跑掉了。

厲宸看著自己小媳婦的背影失笑著搖了搖頭。

這樣一個單純美好的姑娘嫁給自己,厲宸如獲至寶。

不過厲宸一想到自己這可愛的小媳婦馬上就要被上司狠批一通,厲宸還是不由得心疼起來。

也不知道宮恩恩能不能按照自己說的去做。

蔣芸莉雖然只是公司的中層部門經理,在工作上厲宸並沒有太多工作與其直接對接。

但這個人的行事風格厲宸還是了解的,畢竟公司培養的每一個中層領導都是在懂事會上討論過,最後經過厲宸親自拍板敲定的。

厲宸知道蔣芸莉的工作能力是無可挑剔的,但是在對待員工上也是非常苛刻。

像宮恩恩這種實習第二天就遲到的,肯定是要抓典型的,殺雞儆猴,以儆效尤,那就看著來吧!

不過自己這小妞堅決不讓自己插手,厲宸也不好多管。

畢竟隱婚這件事也是自己同意的,在不能確定將自己已婚的事實公佈於眾后不會給宮恩恩帶來任何傷害的情況下,厲宸覺得還是小心行事為妙。

宮恩恩風風火火趕到行政管理部時已經是九點三十五分,距離上班時間整整遲到了三十五分鐘。

「恩恩,你怎麼才來?遲到這麼久!打電話也不接!」

李一朵一看見宮恩恩趕緊一臉擔憂的跑過來。

「我沒聽見啊!」

宮恩恩拿出手機,眉頭一皺,發現不知什麼時候手機不小心按到免打擾了。

「怎麼樣?三根草她發現我遲到沒?」

宮恩恩來到自己的位置,迅速把工作牌掛脖子上。

「三根草?還三朵花呢?」李一朵真替宮恩恩捏把汗。

「蔣經理都來查三次崗了,讓我轉告你,來了就立刻去她辦公室。」

「好,我這就去!」

宮恩恩捋了捋有些跑亂的頭髮,快步朝蔣芸莉辦公室走去。 「咚咚咚」

宮恩恩站在蔣芸莉辦公室門口輕輕叩門。

「進!」

聽見裡面清脆的回答聲,宮恩恩小心翼翼推門而進。

「蔣經理,您找我!」

宮恩恩努力讓自己表現的自然些。

「宮恩恩是吧?」

蔣芸莉瞟了一眼女生胸前的工作卡。

「是!」

「知道我為什麼叫你來嗎?」

「知道。」

「那好,我昨天的公司規章制度都白講了是吧?」

「……」

「剛講完第二天就遲到!而且一遲就是半個多小時!這在我帶過的歷屆實習生中你還是頭一個!」

「……」

宮恩恩牢記厲宸的話,抿著嘴,卑恭的微低著頭並不言語。

見宮恩恩態度誠懇,也不解釋,蔣芸莉的一腔怒火卻不好發出來。

「怎麼不說話?為什麼遲到?」

「沒什麼解釋的,遲到就是遲到,錯就是錯,我接受蔣經理的任何處分。」

宮恩恩擺出一副革命烈士要去英勇就義的表情,說的義正言辭。

看著宮恩恩一副視死如歸的樣子,蔣芸莉居然有想要笑場的衝動,不知不覺氣兒消了一大半。

沉默片刻,蔣芸莉繼續說道:「不管什麼樣的原因,遲到終歸是不對的,而且你又是這批實習生中第一個遲到的,我必須要對你做出處理,以儆效尤。」

「……」

宮恩恩依然不語,只是一雙大眼睛可憐兮兮的看著蔣芸莉。

別說男人,就是女人被宮恩恩這雙又漂亮又討人喜歡的大眼睛盯著瞅也是招架不住的。

蔣芸莉本來已經不那麼氣了,現在被宮恩恩的小眼神看得更是心軟。

蔣芸莉有意避開宮恩恩的眼睛,想了想繼續說道:「看在你是初犯,只給你在明早的晨會上通報批評處分,再扣掉你一個星期的實習津貼。」

「謝謝蔣經理!」

聽了三根草的處分結果,宮恩恩懸著的小心臟一下就落地了。

她本以為按照公司規章制度,遲到半小時以上是要扣除一個月的實習津貼的。

「行了!出去幹活吧!」

雖然宮恩恩犯了錯,但蔣芸莉對這個小姑娘還真就討厭不起來。

「是!那我先出去了,蔣經理!」

宮恩恩給蔣芸莉深鞠一躬,便興奮的出去了。

宮恩恩走在公司走廊里,邊走邊笑,看來厲宸的辦法很管用,這個蔣芸莉果然沒有太為難自己。

回到行政部,李一朵立刻上前詢問,「怎麼樣?這麼快就回來了?三根草她沒為難你吧?」

「還好!通報批評,扣了一個星期的津貼。」

宮恩恩如實回答。

「謝天謝地!」

李一朵長吁一口氣,「早上看蔣芸莉那架勢簡直要吃人,沒想到最後居然這麼好說話」

宮恩恩笑而不語,內心卻想著厲宸。

沒錯!她居然想他了!

「不過,恩恩,你幹嘛來這麼晚啊?」

蔣芸莉那關過去了,李一朵這才有心情問宮恩恩為什麼遲到。

「我……」

宮恩恩欲言又止,李一朵可是她最好的朋友,她不想隱瞞她。

可宮恩恩又不知道該怎麼說,短短几天發生這麼多事情,說出來恐怕都沒人相信吧。

「朵朵,我們最好了,對吧!」

宮恩恩拉著李一朵的手一臉真誠的說道。

「那還用說!」

李一朵被宮恩恩突如其來的煽情橋段搞得莫名其妙。

「那你答應我,先什麼都不要問,等以後時機成熟了我自然會告訴你,而且你還不準生氣!」

「幹嘛整的神秘兮兮的,不說拉倒,誰沒事閑著去生氣!」

李一朵大大咧咧慣了,宮恩恩不想說,自己也不想為難她。

「就知道你最好!」

見李一朵不再追問,宮恩恩感覺輕鬆多了。

「哼!怕是有什麼見不得人的事吧!」

二人正說著,艾米不聲不響從門外走了進來。

「李一朵你也太好說話了,你把人家當好朋友,人家可未必真心對你,就連為什麼遲到都要瞞著你,你是不是傻?」

「我傻我樂意啊!總比某人到處亂嚼舌根,沒朋友強吧!」

聽見艾米的聲音李一朵就煩,「恩恩,我們走!」

說完李一朵拉著宮恩恩就走。

「你…」

艾米被李一朵懟的說不上話,氣的把文件夾狠狠摔在辦公桌上。

艾米就是不明白,為什麼所有人都喜歡宮恩恩。

明明遲到半個多小時,按照公司規章制度,宮恩恩要被扣一個月的津貼的,結果就扣了一個星期的。

真不知道這個蔣芸莉被宮恩恩施了什麼魔法,明明覺得很苛刻的一個人,到宮恩恩那就變了。

雖然遲到了,但這一上午宮恩恩的工作效率特別高。

影印資料,跑腿打雜,端茶倒水,宮恩恩乾的不亦樂乎,還幫著李一朵幹了不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