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魂姑娘!「蕭寒可不願意無緣無故的矮了輩分,這叫血魂的少女性子實在是捉摸不定,而且是敵是友還不清楚,怎可輕易相信。

Home - 未分類 - 「血魂姑娘!「蕭寒可不願意無緣無故的矮了輩分,這叫血魂的少女性子實在是捉摸不定,而且是敵是友還不清楚,怎可輕易相信。

「是姑奶奶!」血魂生氣的糾正道。

「姑奶奶,你很老嗎?「蕭寒反問一句。

「這,好吧,算你有理,姑奶奶就不要叫了,叫姑娘不好聽.還是叫小姐吧!」血魂道。

叫小姐?

蕭寒想起自己前世的一個特殊的稱呼,不由的一笑,點了點頭:「血魂小姐!」

「你剛才為什麼發笑,是不是有什麼瞞著本小姐?」血魂眼睛盯著蕭寒質問道。

「沒有,只是覺得只有小姐這個稱呼才配得上血魂你這樣的傾國傾城的佳人才是。」蕭寒道,其實說這話,他差不多都快道吐的邊緣了。

「嗯,我也覺得是。

」血魂還自鳴得意的點了點頭。

「血魂小姐,這裡究竟是何處?」

「你真的不知道?」

「我真的不知道!」

確定蕭寒的眼神沒有騙人,血魂才道:「這裡是弒神碑的空間!」

「弒神碑?「蕭寒愣了一下,繼而驚道,「無字石碑?」

「你知道,還來騙我?」血魂氣惱道。

「不,血魂小擔,我並不知道無字石碑就是弒神碑。」蕭寒連忙解釋並問道,「這弒神碑究竟是何物?」

「弒神碑就是刻載《弒神經》的石碑!」血魂看著蕭寒表情有些古怪的解釋道。

「《弒神經》是什麼東西?」

「混蛋,《弒神經》不是東西,不是,《弒神經》是東西,不是,我都被你繞糊塗了!」血魂少女一張粉臉漲得通紅,同時眼神盯著蕭寒,一副欲殺人的模樣。

「血魂小姐,我真的不知道《弒神經》是什麼!」

血魂少女胸脯起伏不定,波濤洶湧,簡直就是天生為了誘惑男人而生的。

「你是怎麼進來的?」血魂少女似乎平息了情緒,繼而問道。

「我是……」蕭寒將自己進入無字石碑宴間的經過說了一遍道。

「那個喚醒我的人就是你?」血魂少女指著蕭寒,一副無比驚訝的表情說道。

「我喚醒你?「蕭寒一頭霧水!

「如果不是你的血液,我可能永遠都不可能化作人形,還有擁有現在這副身體!」血魂少女激動的說道。

「什麼意思?」蕭寒感覺自己腦子有些不夠用,不太明白對方說的什麼。

「我的身體內流的是你的血!」血魂少女激動的說道。

「什麼?」蕭寒感覺跟詫異了,難道吸了自己三分之二的血液的人就是眼前這位美若天仙的問題少女?

「我就是《弒神經》,《弒神經》就是我!」血魂少女解釋道。

「你不是叫血魂嗎?」

「血魂只是我的名字,其實我本體是《血魂經》所化,所以你才看不到弒神碑上的字!」血魂少女道。

「你,你,那上面的字就是你?」蕭寒大腦感覺有些短路,字變化成人,這簡直比畫中人更加令人難以置信! 少陽市市委大樓。

作為一處地級市的權力機構,市委代表著的是少陽市的顏面。以前的老市委大樓那是一處舊建築,從曲和寡上任后就毫不猶豫的摒棄掉。以前的市委和市政府是在一起的,從新的市委大樓建起來后,曲和寡就搬到這座新大樓中辦公。而至於說到之前的老樓則是全都轉讓給市政府,成為市政府大樓。

對於外界說自己住新樓,卻讓市政府的人住舊樓,難道說就不怕有人嚼舌根的說法,曲和寡是真的懶得理會,你們願意怎麼說那是你們的事情,我這邊該怎麼樣走還是怎麼樣走。

愛誰誰,我才懶得理會你們。

豬島說3w.zhuzhudao.com

砰。

曲和寡狠狠的敲擊著桌面,臉色陰沉的可怕。這時候站在這裡的是宋判理,像是zhīdào宋判理肯定會出現似的,曲和寡絲毫沒有將他當回事。向來在這裡是大家長主義作風的曲和寡,是不會將一般的人給放在眼中的。他想要如何就如何,別說是宋判理,就算是楊兼他也是如此態度。

「書記,那個工作證到底是怎麼回事?」宋判理直到看到曲和寡情緒稍微平靜下來后才低聲問道。

「那不是你能夠zhīdào的,你只要清楚蘇沐這個人我們招惹不起就是。以後做事要有點腦子,不要和蘇沐硬碰硬,懂嗎?」曲和寡皺眉道。

說穿蘇沐身份?

曲和寡還是沒有敢那樣做,蘇沐沒有明確的表明身份。就是在向曲和寡宣示著,你也要保密。要是說宋判理是從其餘渠道得知蘇沐身份那是一回事,但從曲和寡這裡是絕對不能夠說出去的。

「是。」宋判理趕緊道。

「出去吧。」曲和寡看到宋判理就有點煩躁。

宋判理趕緊從這裡離開,然後曲和寡就在辦公室中走動了兩圈后,直接撥通了一個人的電話。當那邊響起沉穩的聲音后,曲和寡之前的高傲姿態一下就變的諂媚起來,誰能夠想到剛才還是耀武揚威的曲和寡,竟然也會有如此下賤的一面。

「談市長。」

「老曲啊,有什麼事情嗎?」談睿平靜道。

沒有錯,就是談睿。

曲和寡是談家的人。是之前談家提拔起來的。別管你承認不承認。別管現在的政治是如何說要摒棄掉這種家族路線,摒棄掉這種站隊路線,這絕對不是說一時半會能夠成功的。

門生故吏,這話是從最早就流傳下來的。是不kěnéng說否定就能否定的。當然要是說真的能夠將這樣的事情給取締掉。將這樣的錯綜複雜的關係給捋順的話。這對天朝的發展絕對是大好處,是肅清吏治的最好辦法。

曲和寡不是翟棟滄,兩個人儘管說都是談家路線上的。但曲和寡和談睿要是說想要聯繫的話,是不必通過翟棟滄的。而在曲和寡的心裡,其實也認為自己是完全有能力取代翟棟滄,成為談家在璨皇市的代言人。畢竟璨皇市的市委書記和少陽市的市委書記,這差的是沒有遠近。

縣級市和地級市,這能夠是對等概念嗎?

「談市長,剛才有件事情我想要給您說下…」曲和寡盡量保持著聲音的平緩說道。像是曲和寡這種人更加zhīdào權力的重要性,他能夠像是現在,就是因為手中握有權力,要是說沒有權力的話,你以為他能夠做什麼?是什麼事情都沒有kěnéng做成的,所以說只要是能夠確保權力不被分掉的事情,曲和寡都會去做。

比如說緊緊的抱住談睿的大腿。

「你說什麼?蘇沐現在在你們少陽市?」談睿意外道。

「shìde,蘇沐就是在我們少陽市,不但在,還拿出來公安部警務督察局副局長的工作證嚇唬我們,干擾我們這邊的正常執法。談市長,我不是想要向你告狀,我想要說的是,這件事情是不是有點不正常那?他蘇沐為什麼要那樣做,他又為什麼能夠那樣做?」曲和寡抱怨道。

「你說的是蘇沐在處理少陽湖的事情?」談睿眼前一亮問道。

「shìde,就是處理少陽湖事情的時候遇到的這事。」曲和寡答道。

「這事我zhīdào了,至於說到曲能耐你要好hǎode管教管教,我zhīdào這事雖然說是蘇沐在找事,但想必曲能耐是不kěnéng沒有過分的舉動。曲能耐是什麼樣的性格,你比我更加清楚。我給你說過不是一兩次,要是說你再不管教好曲能耐的話,真的要是出現什麼事情,我是沒有辦法保住你的。」談睿口氣變冷道。

「是,我zhīdào怎麼做了。」曲和寡趕緊擦拭起來額頭的汗水。

「就這樣。」

曲和寡懸著的心總算是悄然落下,只要談睿那邊流露出來要管這事的意思,那麼曲和寡相信就算是蘇沐在這邊鬧出這麼大的動靜,都是沒有kěnéng繼續延伸的。只要事情不持續發酵,就不kěnéng有什麼嚴重後果。少陽市這邊始終還是會在自己控制中,曲和寡比誰都清楚,自己的權勢是建立在什麼樣的基礎上,要是說自己丟掉官位的話,那麼在少陽市肯定會沒有誰願意理會的。

所有市委常委都將反水。

所有縣直機關部門都將不聽話。

曲和寡絕對不能夠讓這事發生,這少陽市必須是曲家天下,也只能是曲家天下。

蘇沐前往少陽市處理少陽湖的事情,談睿是不知情的。談睿對蘇沐只是有所了解,對他的行蹤又如何能夠十分準確的掌握。真的要是說那樣的話,反而是有wèntí的。這就涉及到官員的監事跟蹤wèntí,談睿這樣的人,是不會犯下那種低階錯誤的。自己和蘇沐是有著針鋒相對的kěnéng,但卻不必通過那種方式讓矛盾激烈化。

少陽湖改造項目嗎?

那不是楊彥勛倒台的原因嗎?剛才曲和寡也說了,楊彥勛是跟隨在蘇沐身邊的。沒有kěnéng會這麼湊巧,蘇沐就和楊彥勛遇到的。而楊彥勛的倒台,豈不是就是顧憲章給主導的?

要是說將這事說給顧憲章zhīdào的話…

談睿很快就心情愉快起來,他最喜歡做的事情之一就有借刀殺人,坐山觀虎鬥。瞧著別人在那邊廝殺,自己卻是穩坐釣魚台,然後能夠順勢收攬所有好處,這才是談睿的性格。

顧憲章,送給你一份禮物,希望你會喜歡。

………

省發改委。

顧憲章一如既往的在做著自己的事情,眼瞅著這就要中午,他是想要好hǎode下廚做頓飯。反正現在是周末,沒有什麼事情的顧憲章還是很為zhīdào生活情趣的,是會想著yǒushì沒事就幫助家裡做點事情的。

但就在這時江和平的一個電話打過來,就讓顧憲章的好心情全都給喪失掉。

蘇沐如今在少陽市,調查少陽湖項目改造。

顧憲章的心情還能夠如何好起來?

蘇沐你說你是不是非要和我對著來?你說你到底是想要怎麼樣?我顧憲章對你是夠可以的了吧?你剛過來我就將之前屬於楊彥勛的工作全都分給你,讓你是處於位高權重的狀態。但你又是如何對待我的?你會不zhīdào少陽湖改造項目是怎麼回事嗎?那個項目是我親自給否決的,在這省發改委中,只要是我否決的項目,從來沒有說還能夠再崛起再翻身的,你這樣做,純粹就是自討沒趣的。

還有楊彥勛。

你個老楊莫非是想要將蘇沐也給拖下來不成?

蘇沐和你楊彥勛是不同的,人家是有著後台的,人家下來是鍍金的。所以說很多事情我這邊是不想要做絕,但你楊彥勛這是在給我下絆子嗎?你這是在讓我感覺到難堪嗎?難道說你不zhīdào,你這樣做會帶給我什麼樣的影響嗎?我是真的不願意看到你,你這個老傢伙真的是被勒令退休后都仍然不死心。

「準備下,給蘇主任打電話,就說咱們省發改委周一會開會,讓他務必出席。」顧憲章想了想,是準備在大會的時候敲打下蘇沐,省的蘇沐到時候還是什麼樣的事情都敢做,那樣的話,就真的是沒有什麼好說的。

「是。」江和平心知肚明道。

………

少陽市。

隨著莘懼前去處理這事,隨著楊彥勛跟隨蘇沐離開后,兩個人就出現在一座茶樓中。這座茶樓位置很為偏僻不說,最為重要的是夠安全,因為開這家茶樓的人是楊家的關係戶。楊彥勛喜歡前來這裡喝茶,而楊兼此時此刻就在這裡等候著蘇沐前來。既然蘇沐說想要見見楊兼,楊彥勛是沒有任何遲疑安排hǎode。

所以說蘇沐就在這裡見到了楊兼。

這是個第一眼就會讓你感覺到富有朝氣的中年男人,大約四十歲的年齡,是處於正年富力強的時候。一頭精鍊的短髮,能夠看出來他是個實幹家。站在那裡,儘管說沒有任何動作,迎面撲來的卻是一種讓蘇沐感到有些久違的軍隊氣息。

「蘇主任好。」楊兼看到蘇沐后趕緊說道。

「楊市長好。」蘇沐走上前微笑著和楊兼握手,官榜隨即就將所有屬於楊兼的情報全都給展現出來,果然像是蘇沐剛才第一印象感覺到的那樣,這個楊兼身份不簡單,赫然是個從軍隊轉業到地方的團職幹部。能夠從團職幹部一路走到現在,楊兼也算是不容易。畢竟軍隊中的關係,是不能夠利用到地方上的。

軍隊地方從來就是兩條線。

只是不zhīdào楊兼能夠帶給自己什麼樣的驚喜? 第六百章(大結局):開始也是結束(三)蕭魂?**?

蕭寒有點恍若墜入夢中的感覺,自己居然收了一個妹妹,而且還是一個有血有的非人類

更加怪異的是,這個妹妹身體里流淌的還是他的血液

有了這層關係,蕭寒想不認這親戚都不行了

天仙少女的魅力實在難以抵擋,蕭寒只有稀里糊塗的認下這個古怪的妹妹

何況更重要的是,iǎ屁鼎和白虹劍靈這兩個傢伙都在她的手中。

他要出去,必須藉助這個蕭魂的力量

這裡是弒神碑的空間,蕭魂就是《弒神經》,這聽著都覺得荒誕不經,但事實就在眼前。

蕭魂在蕭寒面前化作數萬字的經書的情景還歷歷在目,《弒神經》不知是何人所創,再被人刻在了天金石上,製成石碑,然後再被蚩尤移到這山峰之上。

這其間歷經多少萬年怕就是連蕭魂自己都說不清楚。

《弒神經》這名字聽著都感覺到一股衝天的殺意,這部功法蕭寒只是粗略的瀏覽了一下,玄奧無比,許多地方文字晦澀難懂,上萬字的**能夠稍微明白的不足十分之一

而且這還是磕磕碰碰的,並不連貫,但是這絕對是一部逆天級別的功法,一旦修鍊有成,絕對可是誅神弒魔

三界之內怎麼會有這樣一部功法存在,這要是被神界知道,豈不是要掀起滔天的巨*?

這部《弒神經》是怎麼到義父蚩尤手中的,還有,他有沒有修鍊弒神經?

蕭魂也許知道答案,但是她不會告訴自己,理由是自己還沒有到了解這些內幕的時候

本來萬年一次神魔大戰的秘密已經緩緩的清晰了起來,但是現在卻發現還有巨大的秘密被掩蓋在謎團之下,那就是義父蚩尤為何會被神王暗算,而被囚禁在風馬湖底,而且一囚禁就是三萬年

更為詭異的是,蚩尤在被囚禁之前,居然提前做好了一切應對準備,這理想空間似乎就是為他準備的

這究竟是為了什麼?

蕭寒腦子裡是一頭霧水,不過有一件事卻不得不去認真面對了,那就是他穿越來到蒼茫大陸絕對不是機緣巧合,很有可能跟蚩尤有著某種關聯

至於蚩尤為什麼會選擇自己,那就不是他能夠猜到的。

自己竟然不是無緣無故的穿越,那之前自己所走過的道路,就算沒有人安排,也會有一定的因素在內

「魂妹,兄長在外面還有許多事情要處理,你能否先把我送出去?」蕭寒一刻都不想在這裡多待,反正石碑的秘密已經破解了,他也得到了《弒神經》的全部**,還認了一個強大的不像話的妹妹,收穫已經足夠大了

「兄長不要iǎ妹了嗎?」蕭魂一副凄楚的模樣道。

這等我見猶憐的姿態,簡直堪比那天狐一族,真不知道她是怎麼做到的,按理說她本不是人,怎麼會如此人化呢?

「這到不是,只是我還有事,有時間可以再來看魂妹的」蕭魂住的屋子很簡潔,除了她的閨房之外,就只有一間靜室。

就連她身上的衣服也都是幻化出來的,只是初見之下,連蕭寒一雙眼睛都給騙了過去。

「那兄長可帶蕭魂一起出去?」蕭魂m-人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盯著蕭寒道。

「這,怕是不太好辦吧?」蕭寒怔了一下,無字石碑還有《弒神經》那都是藏有巨大秘密的,留在這裡還算安全,可出去了,那就不好說了,何況這麼大塊的石碑,他怎麼帶出去還是一個問題。

裝入空間戒指可以,但是怎麼將石碑從地下給取出來,那才是大問題,而且無字石碑是被蚩尤用來鎮壓下面的神血石的,輕易的離開不得。

「有什麼不好辦,莫非兄長不要蕭魂了?」說完,蕭魂一副委屈可憐的模樣,像是一個被人拋棄的可憐女子。

「不是不可以,只是你在這裡有你的職責,萬一你要是離開了,這石碑下的神血石有所異動的話,該怎麼辦?」蕭寒道。

「這好辦,把它們也帶走就是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