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別人。

Home - 未分類 - 不是別人。

正是蘇嫿。

她看起來很狼狽,也很虛弱的,狼狽的就像經歷過一場大戰,虛弱的也像力量枯竭一般。

然而。

令人疑惑的是,她卻在笑。

真的是在笑。

像似很開心的樣子。

的確。

蘇嫿很開心。

是發自內心的開心。

先前無比絕望的她,不惜燃燒自己的仙靈,只為賭博一把,賭自己能不能將古清風呼喚出來。

這一把,她壓上的不僅僅是自己的仙靈,還有生命。

因為若是賭輸了,她也不想再活了。

她沒有想過自己這一把會賭贏,真的沒有想過。

但現在已經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古清風來了。

只要古清風來了,小瑾兒就死不了。

沒有原因。

她就是相信古清風能夠做到。

「小瑾兒……怎麼樣?」

「暫時不太清楚,肉身並無受傷,但意識昏迷了,靈魂也極其不穩定……而且她的靈魂……」古清風微微蹙著眉頭,問道:「這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他們說……小瑾兒是災星,而且還是無道時代的災星。」

聞言,古清風微微一怔,繼續問道:「瑾兒怎麼會是無道時代的災星?」

蘇嫿微微搖首,她也不知道,說道:「瑾兒不想連累你,她自己早就把心靈手鐲摧毀了,瑾兒寧願犧牲自己,也不想連累任何人,更不想傷害任何人。」 「他們都是來殺瑾兒的么?」

古清風淡淡的看了一眼雲端以及仙朝的那些大羅金仙,還有來自西天的普度等佛陀,又看了看藏身在暗處的大道使者與諸般神秘之人,還有蟄伏在蒼穹的三千大道。

「他們都說瑾兒是無道時代的災星,他們都怕,所以,都不希望瑾兒活著。」

或許是古清風的到來,讓蘇嫿的內心漸漸冷靜下來,她又禁不住開始擔憂起來,也意識到一個更加嚴重的問題,那就是古清風的存在本身就已是天地不容,仙道更是對他恨之入骨,今日古清風若是為守護瑾兒,與仙道發生衝突的話,後果簡直不堪設想。

後悔嗎?

或許吧。

蘇嫿也不知道把古清風呼喚出來到底對不對。

但是事已至此,再後悔已是無用。

如今之計,如何能夠再不發生衝突的情況帶著小瑾兒離開才是要緊的事情。

只是。

雲端仙朝,還有三千大道會允許古清風就這麼帶走瑾兒嗎?

恐怕很難很難。

甚至可以說,幾乎不可能。

其他大道或許會。

但是仙道絕對不會。

一個無道時代的原罪之人,已是讓仙道頭疼不已。

小瑾兒的存在又是無道時代的災星,其危險性,比之古清風有過之而不及,三千大道又怎會讓古清風帶著瑾兒離開呢?更何況除了仙道之外,現在西天佛道也已插手進來,他們更加不會讓古清風帶走小瑾兒。

硬闖出去?

又談何容易。

蘇嫿或許不知道古清風的本事究竟有多大,但是仙道的霸權,她卻知道的一清二楚。

二十多年前三千大道或許奈何不了古清風。

並不代表二十多年後的今天仙道依舊奈何不了古清風。

二十多年看似時間不長。

然而,對於仙道來說,二十多年時間足以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事實也的確如此。

今古開啟之後,仙道本源雖然至今都沒有重衍完成,但是一天一個變化,一天比一天強大,再加上仙道的大佬也都逐漸蘇醒回歸,今時今日的仙道,早已不是二十多年前的仙道能夠相提並論。

最為重要的是,二十多年前,這方世界的主宰權還在世尊娘娘君璇璣的手裡,二十年後的今天,這方世界的主宰權已經在仙道的手裡。

想要在這方世界與仙道爭鋒,無疑是以卵擊石。

這根本不是一個修為高低的問題,也不是一個實力強大的問題,而是秩序與法則的問題。

古清風一拳能夠擊潰世界審判,但也只是世界審判而已,世界主宰最可怕的不是審判,而是法則。

法則之內,一切皆如螻蟻,更是主宰著世界萬物的生與命。

換言之。

誰主宰這方世界,誰就是這世界的神。

任你修為再高,實力再強,也不管你是什麼身份,什麼背景統統都一樣。

法則之內,你抵不過,擋不住,也跑不掉,逃不走,更無處藏身。

嗯?

正思索著,蘇嫿突然想起一件事來,連忙問道:「你能不能先帶瑾兒離開?」

其他人在世界法則之內或許無處藏身,可並不代表古清風不能。

至少,古清風先前消失的十多年,雲端在這方世界就沒有找到古清風的蹤影。

雖然說蘇嫿不知道古清風如何做到的,可這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古清風做到了。

然而。

令她沒有想到的是,古清風竟然搖搖頭。

「你……無法帶瑾兒離開嗎?」

「不管是瑾兒的肉身還是靈魂都與夜空之上那一輪神秘的血月息息相關。」古清風望著夜空之上的血月,說道:「若是強行帶走瑾兒,瑾兒非但活不了,很可能會神魂俱滅……」

一聽這話,蘇嫿頓時嚇了一跳,問道:「血月不是已經被佛道卍字印封印起來了嗎?」

「只是暫時壓制住血月罷了,談不上封印,若是血月被封印起來,瑾兒這輩子怕是再也無法蘇醒過來。」

「這……怎麼辦?」

怎麼辦?

古清風搖搖頭,也不知道怎麼辦,這種情況太過特殊,他也是第一次遇見,更何況還是牽扯無道時代,又關乎小瑾兒的生命,古清風也不敢盲目做出決定。

望著懷中昏迷不醒的小瑾兒,古清風內心很是心疼,尤其是小瑾兒一張原本乖巧可愛的臉蛋兒,此刻卻是蒼白不堪,無一絲血色,即便昏迷著,依舊緊握著拳頭,狠狠咬著嘴唇,握的小手都攥出了血,咬的嘴唇都已模糊,無法想像,小瑾兒昏迷之前,遭受了多麼痛苦的掙扎。

古清風並不是什麼善人,更沒有什麼慈悲心懷,也沒有一顆憐憫之心。

我在七零招女婿 但唯獨對小瑾兒,他是發自內心的喜歡,也是與生俱來的寵愛。

真是如此。

古清風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

自第一次見到小瑾兒,他就對小丫頭有種特殊的感覺,那種感覺很奇妙也很複雜,如似曾相識,更如一種血脈親情,又或許前世虧欠太多太多等等諸多數不清道不明的感覺。

究竟是什麼。

古清風也不知道。

他也不在乎。

只知小瑾兒對自己很重要,如此,便夠了。

他不允許任何人傷害小瑾兒分毫。

是的。

任何人。

不管你是仙還是魔,是妖還是佛,也不管你是大道,還天道,是天王老子,還是老天爺,就是真神也不行!

「阿彌陀佛!」

普度聖僧打著佛語,走了過來,雙手合十,低頭行禮,道:「貧僧普度拜見古居士。」

好傢夥!

普度這一行禮,著實令場內眾人震驚不已。

要知道普度可是這方世界的佛道主宰者,又是西天的佛陀,而佛道又被譽為大道領袖,身份地位非同小可,方才下凡的時候,普度從未向任何人行禮,非但沒有,反而身為這方世界的執法者,後有雲端,上有仙道撐腰的烈山還主動站出來恭迎。

現在普度竟然在眾目睽睽之下,向古清風行禮,且還是拜見這等大禮,連老衲都不敢自居,只是謙卑的以貧僧自居。

這不禁令人驚疑。

古清風的修為實力或許很強大,但說破大天,無非也就問鼎過無雙仙魔王座,這還只是曾經而已,今時今日的他,身上沒有任何造化,更沒有任何天命,仙不是仙,魔也不是魔,只是一個人而已。

最為重要的是,古清風的存在還是罪人,且還是原罪之人,是乃天地不容。

於情於理於法普度都不該向古清風行禮。

可偏偏普度就這麼做了。

更加令人不敢相信也無法接受的是,面對普度的問候行禮,古清風充耳不聞,仿若沒有聽見一樣,莫說回應,連頭也沒有抬,只是抱著小瑾兒,一手輕撫著小瑾兒的髮絲。 面對古清風的冷漠與無視,普度並沒有表現出任何不適,而是關心的說道:「不知小姑娘情況如何,可否讓貧僧看看?」

古清風依舊仿若沒有聽見一樣,沒有理會,只是將小瑾兒狠狠攥著的小手輕輕舒展開來。

「阿彌陀佛。」

既然是這方世界的佛道主宰者,普度自然不是泛泛之輩,不管是修養還是境界都不是一般人所能企及的,見古清風一直未曾理會自己,他雙手合十,打了一句佛語,開口說道。

「還望古居士千萬不要誤會,貧僧並沒有要傷害小姑娘的意思,貧僧也相信任何人都不忍心傷害如此乖巧可愛,純真無邪,心地善良的小姑娘,方才血月出世之時,小姑娘更是拚死掙扎,寧願犧牲自己,也不想與血月融合,此等大無畏的精神,著實令貧僧佩服至極。」

「奈何,造化弄人,沒有人想到小姑娘會是在今古降世的無道時代災星,貧僧也相信沒有人希望如此。」

說著,普度唉聲嘆口氣,又道:「相信無需貧僧多言,古居士也應當知道無道時代的災星意味著什麼,一個今古災星的存在已是可怕,更何況還是無道時代的災星,究竟會帶來怎樣的災難,誰也不清楚,正因為不清楚,大家才會更加害怕,未知,總會令人恐懼,誰也無法避免,誰也不例外。」

「不管是世界主宰也好,大道主宰也罷,還是天地主宰,既為主宰,自然有義務也有責任守護芸芸眾生,正如古居士此時此刻想要守護小姑娘一樣,所以,還望古居士莫要怪罪這世界,這大道,這天地……」

普度就是這麼說著,而古清風自始自終都未曾說過一句話,哪怕一個字也沒有。

旁邊的蘇嫿一直安安靜靜的站著,她看的出來,也知道普度是在勸說古清風,動之以情曉之以理,想來也是不希望古清風為了小瑾兒的事情,與世界主宰與大道主宰發生衝突,從而避免令事情變得無法收拾也無法挽回的地步。

其實。

如果可以的話,蘇嫿也希望這件事能夠和平解決。

但是。

她知道。

這似乎不太可能。

至少,蘇嫿知道,不管是主宰這方世界的雲端,還是三千大道似乎都不允許古清風帶走小瑾兒,若是允許的話,三千大道也不會一直蟄伏在蒼穹之上虎視眈眈的盯著這裡,甚至,就連西天佛道看起來也不希望古清風帶走小瑾兒,因為蘇嫿發現,西天佛道同樣也蟄伏在蒼穹之上。

如此說來。

普度說這些話的意思,並不僅僅是想勸說古清風不要動怒,很可能也想勸說古清風叫小瑾兒交出來。

當然。

這也是猜疑而已,畢竟普度沒有說出來,蘇嫿也不好說什麼。

「若是古居士要怪罪,就怪罪貧僧,怪罪西天,是我們來遲了,未能第一時間趕過來,才讓小姑娘遭受如此之大的痛苦,在此,貧僧斗膽向古居士請罪,還望古居士寬恕我等!」

說罷,普度做出了一個令在場所有人都不敢相信的舉動,他竟然噗通一聲,跪在了當空之中,雙手合十之際,彎腰低頭叩首。

在場之人,有一個算一個,上至雲端的大羅金仙,下至宗門的大佬,無不被這一幕震驚的呆愣在那裡,瞪著雙目,神情驚恐,比之見到神跡還要震驚錯愕!

要知道普度可是這方世界的佛道主宰者,而佛道自古以來便被譽為大道領袖。

換言之,普度在這方世界代表的就是西天諸佛。

方才他主動向古清風行禮已是令人難以接受,而此刻為了賠罪道歉,竟然……竟然向古清風跪拜叩首,只因方才大家動手抹殺這個災星,只為得到古清風的寬恕?

毫不誇張的說,以普度的身份,莫說面對世界至尊,即便面對大道至尊恐怕也無需這般跪拜叩首吧?

他古清風憑什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