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保護一些重要的學員,又要選派出一些高手學員,六玄府主自然做好了安排。

Home - 未分類 - 要保護一些重要的學員,又要選派出一些高手學員,六玄府主自然做好了安排。

「府主大人,那王仙兒的家族也有些麻煩,為何您沒有將她安排在定下的名額中?「

秦安悄聲問了問。

因為六玄府主安排的名額之中,其中的一個學員,他的背後家族,還無法比的過王仙兒的家族,不過王仙兒卻沒有被直接安排進六玄池的恆定名額,而是被安排在了六玄池名額爭奪大賽之上。

「那丫頭親自來找過我,讓我將她安排在六玄池爭奪大賽的名額之中,她會不會出意外,可與我無關,我可是讓她通知過王家的!」

「更何況,王家和鎮南王的關係不淺,敢動王仙兒那小妖女的人,可沒有幾個!」

六玄府主淡淡的說道。

「府主大人,這王仙兒似乎和那七夜有些隔閡,你說她參加了六玄池爭奪大賽,會不會……」

秦安早就想說道七夜,因為這幾日中,六玄武府之外,似乎有些陌生的武者在走動。

「會不會如何?你認為王仙兒為了對付七夜那小子才參加六玄池名額爭奪大賽的?七夜這小傢伙,是個變數,也是一個讓人擔心的傢伙!我可不擔心王仙兒有幹掉這小子的實力,相反,我倒是擔心王仙兒這小妖女會被七夜這小傢伙給怎麼樣了。」

「七夜這小子,實力神秘,天賦逆天,這小子註定挑動風雲,只不過會走到那一步,你我也幫不到他!」

「六玄榜爭奪大賽,他的消息已經放出去了,引起關注,也只是時間而已!就算他的實力消息不泄露出去,恐怕劉家的人有關心七夜這小子的!」

「而且這傢伙有意表現自己的實力,就算我們想遮掩,也遮掩不住!」

「倒不如讓他大放異彩,讓四大宗門的人去收了他,我想四大宗門應該很希望得到這樣的天才弟子!」

「至於你所說的事情,王仙兒和七夜的仇怨?」

「那小子得罪的人可不少……」

「這一次六玄池的名額爭奪大賽之中,可不是只有王仙兒這一個仇家,還有萬家萬海羽那小子!」

「會發生生么事情,到時候再看吧!」

「而且這一次的六玄池名額爭奪,可還有四大宗門的武者參加,到時候的結果我可也不知道!」

六玄府主搖了搖頭。

因為龍天皇室加大權力和資源的聚集,六玄武府雖然名為皇家武府,可是武府的權力開始沒落。

四大宗門看到皇室在集權,搜刮資源,自然也想分一杯羹。。

這六玄池的爭奪大賽,就是皇室和四大宗門相互博弈的結果,而六玄武府被逼迫,主要還是雁盪山莊。

如果是以前,六玄池的名額,在六玄榜爭奪大賽結束就會定下。

可是如今,卻多了一些麻煩,也多了一些兇險。

上一次六玄榜名額的爭奪大賽,六玄武府派出的天才學員,也有命隕之人,這還要拜雁盪山莊所賜。

「七夜這小子在武府中惹了不少麻煩,最近卓家和萬家,似乎派了人來找麻煩了,你有機會就把人打發了,注意手腳乾淨點。」

「如果解決不了那些傢伙,就那麼涼著吧,反正他們不敢來武府鬧事,倒是有點兒擔心這一次六玄池的名額爭奪大賽了!」

六玄府主擺了擺手。

秦安拿著府主簽好的獎勵發放名單,離開了府主院落。 第兩百二十七章春心蕩漾

七夜前腳離開,一名青年男子來到了六玄府主的身邊。

「爺爺,有事找我?」

男子對著六玄府主恭敬的行了一禮。

「沒事兒就不能找你這臭小子么?你小子閉關這麼長時間,讓爺爺看看怎麼了?」

六玄府主笑罵道。

而眼前站立的青年男子,就是七夜在木靈果爭奪試煉中遇到了的蘇生。

原本只有武師五階的蘇生,竟然在短短的兩月之內,突破到了高階武師,武師九階!

兩月時間,連升四階,這樣的速度,可是有些驚人。

「這一次六玄池的名額爭奪大賽,我把你的名字報了上去,你沒有什麼意見吧?」

六玄府主淡淡的笑道。

雖然六玄池的名額爭奪大賽異常危險,可是危險是一種歷練,也是一種機遇。

蘇生是六玄府主的孫兒,他自然對蘇生寄予厚望。

這樣危險的歷練,六玄府主彭天鎖的心裡,也是十分擔心。

可是擔心歸擔心。

身為修玄武者的他,更加明白,只有經歷過危險,經歷過生死,人才能成長。

要想自己的孫兒能夠在龍天帝國中有一席之地,六玄府主彭天鎖,在想盡辦法歷練蘇生。

能夠在短短兩月時間一連突破四階,突破到武師九階,就可以想象,彭天鎖到底給蘇生準備了怎樣的歷練。

當蘇生來到彭天鎖身邊的時候,彭天鎖依舊能夠感受到蘇生身上的血腥氣息。

看似笑臉溫和的蘇生,身上多了一份血的凌厲味道。

這一份味道,七夜身上也有,不過在七夜遇到蘇生之前,他可沒有這種血的凌厲之感。

「爺爺的安排,蘇生沒有什麼意見!」

身上的氣息收斂,蘇生的臉上只有笑容。

就如同和七夜記憶中的那個白面青年一樣,沒有太多的改變。

「你也不要怪我讓你去接觸那些血腥兇險!」

「如今龍天帝國內部不穩,四大宗門又有波瀾,說不定過段時間就會發生大亂,咱們六玄宗被人覬覦。要想在亂世中存活,你必須提升實力,再多的危險也要去體會!」

六玄府主淡淡的說道,話語之中卻帶著風輕雲淡的凌厲。

「蘇生謹記爺爺的教誨!」

蘇生恭恭敬敬的點頭說道。

「好了,你去吧。」

六玄府主擺了擺手!

「上一次你說的那個七夜,如今在武府之中,你去見見他吧!你應該會很感興趣!」

「那個小子很不錯,你能夠與其結實,也算運氣!」

說道七夜,六玄府主淡淡一笑。

雖然他自認為自己的修鍊天賦在武將之階就到此為止。

可是六玄府主的看人眼力,自認為還有有著不少。

聽到七夜的名字,原本一臉恬靜的蘇生,微微一愣,突然想到了七夜之時,這個白面青年立刻露出了笑容。

「七夜兄竟然來到了我們武府?對了,我倒還有很多事情想要問問他呢!」

想到七夜,蘇生流露出的喜悅之一,同樣讓六玄府主有些錯愕。

蘇生給人的印象,一向是溫和有禮,常帶笑臉。

因為家族和武府的教導,他的涵養更像是公子哥。

能夠表露出情緒也是少有的事情。

很顯然,和七夜在木靈果爭奪試煉中的性命之交,讓他認定了七夜這個朋友。

六玄府主的訓話一完,蘇生直接前往七夜所在的火部小院。

七夜的火部小院之中。

七夜因為養傷的緣故,穿著一件特別的衣服,那是夜香茗為其特別縫製的長袍深衣。

這一身極為秀氣的長袍深衣,顯得有些特別。

因為這衣服的縫製,刺繡紋理,都很讓人覺得奇怪,因為如果七夜是一個正常的男人,那麼絕不會穿這般秀氣的衣服。

衣服上的刺繡紋路太像女孩子童心未泯的表露,這種童心自然是對於心愛男子流露出來的。

當七夜看到夜香茗為他縫製的這件衣服之時,不禁也露出了笑容。

因為這衣服上的刺繡紋理,竟然有著幾個毛絨可愛的小動物。

若不是夜香茗專門為自己縫製的衣服,他可不好意思將這衣服穿出去。

不過這衣服雖然有些秀氣,卻有著一股特別的香味。

那是夜香茗身上的體香,聞道這股味道,七夜的心裡也流露出溫暖之感。

似乎覺得,夜香茗就在自己的身邊。

兩天的養傷,七夜的傷勢基本痊癒,不過現在的他正在活動著筋骨,而且一邊在指點杜承志修鍊武技,《火陽拳》。

和秦烈一戰,七夜的身體極限,完全表露了出來。

一番酣暢淋漓的大戰,雖然讓身體到了極限,受了不輕的傷。

不過七夜也獲得了不少的好處。

七夜的玄力修為提升了一階,從武師三階提升到了武師四階!

靈力階別也提升了階。同樣突破到了靈師四階!

就在七夜踱步的時候,一身冰藍色宮裝的唐雪推開了院門。

冰藍色的宮裙襯托出唐雪的妙曼身姿,長裙纖長,完全遮住了唐雪那雙粉嫩的長腿。

不過她那傲人的身姿卻在宮裝之下顯得隱約誘人。

紗衣遮蔽著細嫩的玉脂肌膚,隱約之間能夠看到唐雪的動人雪白,讓人心動的美。

明眸朱唇,降顏貝齒,當唐雪抱著一沓衣物走進院落之時。

本在修鍊火陽拳的杜承志,立刻停止了修鍊,在頗為尷尬的氣氛之中,走出了院落。

杜承志對著唐雪點頭的動作,讓唐雪的俏臉之上立刻浮現出了一抹緋紅。

看到夜香茗手中拿著的衣物,七夜就明白了唐雪的來意。

「七夜,我給你做了兩件衣服,你看看合不合身!」

那日大戰,七夜的衣服波瀾破爛不堪,所以細心的唐雪就稍微留意了一點兒,為七夜做了兩件衣服。

可是當唐雪將衣服拿到七夜身邊的時候,對於氣味無比敏感的女子,立刻就聞到了一股女子特有的香味。

夜香茗身上的茗香和處子之香殘留在七夜的衣服身上。

身為一名女子,而且是在戀情中的激情少女,唐雪自然對其他女子味道特別敏感。

單是從這股淡淡的清香之中,唐雪就聞到了一點兒『敵人』的味道……

在細細看到七夜身上的衣服,那秀氣可愛的紋理,一眼就能看出是出自少女之手。

再看看自己手中,為七夜專門做好的衣服,唐雪心裡不禁有些酸楚。

自己對七夜有意,而且這般付出,卻沒想到,這傢伙已經有了心儀之人。

難道自己就這樣放棄了?

越是想著,唐雪自然有些不甘。

自己被這傢伙看也看了,摸也摸了,自己的清白都沒了,怎麼能這麼算了,自己再怎麼樣也要賴著他!

唐雪臉上的情緒變化,七夜也看出來了,可是七夜可想不到是因為一件衣服,讓唐雪的心情轉變的有些低落!

「唐雪學姐,你怎麼了?怎不有些不高興?你不是說為我做了兩件衣服嗎?」

七夜連忙說道,為自己做衣服,這樣的事情,自然讓七夜有些感動,心裡覺得溫暖,為自己做一件衣服,這種溫情可是難得。

「來看看,我做的衣服,合不合身!」

雖然從七夜身上的衣服上得知了自己有個潛在的『情敵』,不過唐雪並不放棄。

反而升起了一絲和夜香茗比較的念頭。

夜香茗的心思純凈,內心保留更多的是少女的純真,這從她為七夜做的衣服上就能看出來。

而唐雪,更像是一個持家的婦人,畢竟大家閨秀的教養,讓她從小培養出了大家閨秀的禮儀舉止。

唐雪為自己做了兩件衣服,七夜自然領情。

脫下身上的衣服,小心翼翼的疊好,七夜只穿了一件白色短衣和長褲。

七夜對待一件衣服,就像是對待愛人一樣溫柔,唐雪看在眼裡,心裡卻是五味雜合。

穿上唐雪為自己做好的長袍,黑白相間的行衣,比起夜香茗做的深衣更加莊重。

唐雪的這兩件衣服,讓七夜看起來更像是大家公子。

七夜的容貌本就俊雅,一件莊重的衣服,更讓七夜多了一份特別的尊貴之氣。

這和夜香茗的秀氣衣服,看起來像是兩個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