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循環下來,才能形成那種牢籠。

Home - 未分類 - 這樣循環下來,才能形成那種牢籠。

而這,就是問題的所在,只要禁錮其中的任何一條火龍,那麼這個牢籠,就會不攻自破。

在那個時候,朱帥不止有一種方法,來接觸這法術的威脅,只是柔木纏絲的消耗最小,而且施展速度最快,朱帥才會選擇柔木纏絲。

這也是朱帥為什麼在戰鬥結束之後,會和他說那樣的話了。

經過前幾日不斷的觀察與思索,朱帥發現自己的觀察力,都敏銳了許多,所以才會在瞬間,就看出這種法術的破綻,繼而很快迎下了比賽。

見朱帥如此輕鬆的就將那名七段法皇級別,場中所有的人,都齊齊的倒吸了一口冷氣,到了現在,他們才意識到,朱帥的實力,似乎真的很強。

不過,朱帥要面對的,足足還有九人,就算打不過,也能耗死他!

十人代表中的那名八段法皇,用力的拍了拍之前那名七段法皇的肩膀,將魔幻服穿在了身上,腳步堅定的走了出來。

他和之前那人一樣,目標並不是擊敗朱帥,而是將朱帥的實力,試探出來,只是,之前的那人,並沒有完成這樣的任務。

那麼,這項艱巨的任務,就只能由自己來做了!

「在下莫家莫鐵,討教了!」

那名八段法皇,腳步沉穩的來到了場中,朝著朱帥略一抱拳。

莫家?莫鐵?

朱帥不由的想起了自己的好兄弟莫雷,自從到了南大陸,莫雷就因為家族中的種種因素,留在了莫家,當起了莫家的家主。

不知道,他現在怎麼樣了,實力有沒有精進!

「朱帥!客氣了!」

朱帥也抱了抱拳,和對手說道。

第二個了吧,不知道你又有什麼讓我眼前一亮的招式!

第二場比賽,很快開始。

莫鐵是四聖城中莫家的子弟,雖然四聖城中的八段法皇有很多,但是莫鐵的戰鬥經驗,無疑是最豐富的,所以才能在眾多的八段法皇之中脫引而出,成為人們心目中的最強八段法皇。

面對莫鐵,朱帥該不會輕鬆取勝了吧!眾人滿懷期待的看了起來。

刷刷刷!

與朱帥打過招呼之後,莫鐵在沒有多餘的廢話,手掌很快開始快速的翻動了起來,隨著他的動作,他身體周圍的金系元素,開始快速的翻湧了起來。

八段金系法皇?

看著莫鐵的屬性,朱帥的臉色,這才凝重了一些。

金系法術,最擅長的,就是近身攻擊,面對近身攻擊,自己要吃虧不少。

雖然自己是符咒師,但是這麼多年了,自己一直沒有遇到過一種合適的近身法術,所以在面對金系法皇的時候,自己總是有些落下風。

況且,內陸之中的這些法皇,基本上都和自己一樣,領悟到了那種天地為我的境界了,施展法術,應該只是心念轉動之間的事情。

但是他現在做了這麼多的準備動作,這種法術,等級應該也不低。

為了保險起見,朱帥微微的後退了幾步,還在身前,設置了幾道堅實的屏障。

莫鐵的動作,越來越快,身前聚集的金系元素,也越來越多,突然,莫鐵大喝一聲,那些金系元素,竟然凝聚成了一種極為罕見的武器。

這種武器,其本體,是一柄寬厚的長劍,但是在長劍的一側,卻多出了一道道巨齒來,那些巨齒的頂端,也無比的鋒利。

更奇異的是,在劍柄處,還長著幾條長長的,像鞭子一樣的觸手,在那些觸手的尾部,也長滿了一根根的金系利刺!

果然是近身攻擊,還是這麼怪異的近身攻擊!

朱帥很快認真了起來,這次的對手,也不太好對付啊!自己絕對要先發制人。

如此想著,朱帥的手掌猛然間一揮,九朵散發著妖異紫色光芒的爆炎舞,就呈品字形,朝著莫鐵快速的掠去。

靈階中級法術爆炎舞,朱帥現在施展出來,威力已經不容小覷。

爆炎舞的速度極快,幾乎是莫鐵手掌的武器才剛剛成型,就抵達了莫鐵的身前,看著那九朵爆炎舞,莫鐵不屑的輕笑一聲,手腕一抖,手中的武器,就開始快速的揮舞了起來。

只見那長劍手柄處的幾條觸手,像是擁有了自己的生命一般,開始快速的揮動了起來,每一次揮動,都精準的擊在了一朵爆炎舞上。

轟!轟!轟!

一聲聲爆炎舞爆炸的聲音,瞬間響起。

朱帥足足施展了九朵爆炎舞,而且爆炎舞的威力,都十分的強大,可是那些觸手頂端的利刺,卻十分精準的將那些爆炎舞全部點爆。

更讓朱帥感覺不可思議的是,爆炎舞全部爆裂之後,那些觸手頂端的利刺,竟然依舊如之前一般完好無損!

自己的爆炎舞,足以令一名法王強者重傷,但是對那些利刺,卻沒有任何的效果,那些尖刺,到底有多麼的堅硬?

抵擋住朱帥的一輪攻擊之後,莫鐵馬上發動了反攻,隨手一揮,莫鐵手握那怪異的武器,就朝著朱帥刺來。

莫鐵的速度極快,不知道是人推著劍,還是劍帶著人,只是幾個呼吸的時間,就到達了朱帥設置的屏障前。

不等劍身到達那屏障出,那些伸出來的觸手,就已經率先將朱帥設置的屏障一一擊碎!

自己的屏障,十分的堅硬,可還是抵擋不住這利刺的侵襲,莫鐵手中的這柄武器,為什麼會如此的怪異?

朱帥來不及多想,腳下瞬步連續的施展,快速的與莫鐵拉開了距離。

可是莫鐵怎麼會輕易的放棄接近朱帥的機會,手腕一挺,再度朝著朱帥追來。

無奈之下,朱帥只好再次使用瞬步躲閃。

場面上,瞬間出現了一追一趕的滑稽場面。

看著朱帥被追趕的毫無還手之力,看台之上,頓時湧起了一股噓聲。

什麼法宗一下再無對手,什麼以一挑十。

我們才出動到第二名選手,只是一名八段法皇,就把你逼迫成這個樣子了,還敢說之前那樣的大話?

這下丟臉丟大發了吧!讓你再狂妄自大!看台上的譏笑聲,連成一片。

聽著看台上的那陣陣噓聲,朱帥真的是有苦說不出。

本來,近身搏鬥,就是自己的一個弱項,而莫鐵手中的那柄武器,更是怪異,自己短時間之內,還真的想不出什麼好的方法來。

更讓朱帥頭疼的是,自己與莫鐵之間的距離也拉不開,連施展法術的空間都沒有。

要是莫鐵手中的長劍上,沒有那幾根觸手就好了!

朱帥心中,鬱悶的想著。

對了,觸手!朱帥的心中,突然一亮!

從莫鐵凝聚出那柄長劍到現在,長劍基本沒有派上什麼用場,一直都是那些觸手頂端的利刺,直接與朱帥的法術對抗著。

難道,這柄武器的關鍵之處,是那幾條觸手?莫鐵握著的長劍,只是一個幌子?

朱帥覺得極有可能,既然這樣,那自己就有辦法了!

嘴角微微的揚起一絲弧度,朱帥再次施展瞬步,與莫鐵稍微的拉開了一段距離之後,朱帥的手掌一揮,手中已經出現了一條金系長鞭。

朱帥並沒有修習過相關的法術,這條長鞭,完全是由朱帥強行用金系元素凝聚出來的,其威力,肯定無法與莫鐵長劍上的那些觸手相比。

但是朱帥卻另有妙計。

見朱帥再次逃走,莫鐵想都沒想,就緊緊的跟了上來。

可就在這個時候,朱帥卻突然轉身,手中的金鞭,快速的朝著莫鐵抽去。

朱帥猜的,完全的正確,看到朱帥手中的長鞭,莫鐵的臉色一變,第一反應,就是舉劍去迎。

不過,最先與金鞭接觸的,卻還是長劍上的那些觸手。

觸手上的那些尖刺,極為的鋒利,但是卻只能刺,不能砍,借著這一點,朱帥的手腕一抖,就將其中的一條觸手,給緊緊的纏住。

一根觸手被纏繞,其他的觸手,下意識的就來助其掙脫,但是隨著朱帥手腕的不斷抖動,越來越多的觸手,被朱帥手中的金鞭,纏繞在了一起。

莫鐵手中的那柄長劍,威力瞬間大減。

趁著莫鐵手忙腳亂的處理那互相纏繞在一起的觸手的時候,朱帥卻連續施展瞬步,快速的與莫鐵拉開了足夠的距離,手掌開始翻動了起來。

等莫鐵好不容易解決掉那金鞭的時候,朱帥的掌心之中,已經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水泡。

皇階中級法術,碧波之牢!

只要莫鐵現在敢靠近自己,那麼迎接他的,就將是被禁錮,以及被眩暈。

可是,莫鐵根本不知道朱帥手中的水泡,到底有著什麼樣的作用,依舊是抖著手中的長劍,快速的追擊了過來。 碧波之牢,能夠將目標禁錮,並造成短時間的眩暈。

但是它的外表看起來,卻毫不起眼,莫鐵自然不知道朱帥手中的水泡,竟然是一種皇階級別的法術,直接挺劍追了過來。

朱帥笑了一聲,手中的水泡,快速的朝著莫鐵掠去。

看著那柔弱無比的水泡,莫鐵手中的長劍一翹,周邊的那些觸手,便朝著那水泡,狠狠的刺去。

令莫鐵大叫不好的是,那水泡在利刺的攻擊之下,不僅沒有被刺破,反而順勢將莫鐵,一下子包裹在了其中。

莫鐵的雙眼,瞬間緊閉了起來,進入到了眩暈狀態。

一旦莫鐵進入眩暈狀態,那麼這場戰鬥,就已經結束了,朱帥只是施展了一道金錐箭,就將莫鐵身上的魔幻服刺破。

等莫鐵恢復意識的時候,就已經被判了失敗,在鬱悶的朝著下方走的時候,莫鐵怎麼也想不明白,自己到底是怎麼被擊敗的。

不過,場上的其他人,卻看得清清楚楚,朱帥的那水泡法術,既然是一種控制型法術,而且威力還那麼的強,看來,接下來的戰鬥中,要格外小心朱帥的這一招控制法術了。

連續兩場戰鬥,朱帥都用極快的速度結束,而且,朱帥施展的法術,也都沒有任何的花哨,但是特別的實用。

到目前為止,朱帥只是施展了一種皇階法術,以及數十種靈階法術,但是這些法術的消耗,對於現在的朱帥來說,只是小意思。

基本上只靠五行輪轉術的自動恢復,這些元素之力就恢復的差不多了。

七段級別以及八段級別的法皇強者,現在已經全部落敗,本來大家還指望著兩人可以看清楚朱帥的實力,可現在,朱帥的表現,似乎無懈可擊。

那麼接下來的戰鬥,該怎麼進行呢?

管他呢!瞎打就行,打不過也累死他,他又沒有三頭六臂。

這麼想著,朱帥的第三名對手,就很快的掠到了場中。

從現在開始,朱帥的對手,就已經全部都是九段法皇了,而且,他們之中的大部分,都已經觸摸到了法宗的壁障,突破也只剩一個合適的機遇了。

這樣的強者,給一般的七段法皇,根本不可能戰勝,但是隨著朱帥摧枯拉朽的擊敗了兩名法皇,大家的心裡,竟然有些底虛。

誰知道朱帥會不會又突然施展出什麼大招來,這麼想著,看台上那些高聲喧嘩的人,也就都慢慢的閉上了自己的嘴巴。

「在下張進,請指教!」

朱帥的第三名對手,雖然脾氣暴躁,但還是比較禮貌的,一上來就朝著朱帥拱手說道。

見對手這麼的禮貌,朱帥也想回個禮,可誰知,自己的對手在說了這麼一句之後,就直接施展起法術來。

大家都是天地為我境界的人了,施展起法術來,早已掙脫了手印的束縛,幾乎只是眨眼間的時間,一道土刺,就瞬間從朱帥的腳底升起。

九段土系法皇?

朱帥一邊施展瞬步,快速的離開了原地,一邊驚訝的想到。

土系法師,以防禦見長,但是攻擊力就要微微的差上一些了,一般比武的時候,只要有足夠的符咒,其他四系的法師,基本都可以將土系法師耗死。

但是沒有想到,這個張進,竟然可以闖入五段以上法皇級別比武的前十名,看來還是有一把刷子的。

輕鬆的避開張進的暗中偷襲之後,朱帥的手腕一抖,手掌之中,就出現了一張五星克土符。

但轉念一想,朱帥馬上又將符咒,收回到了納戒之中。

雖然五星克土符,可以將張進的實力削弱一些,但是自己現在煉製五行克符的成功率並不是特別的高,自己的納戒之中,僅有幾張存貨。

而接下來,自己還要進行好幾場比賽,若是每一場比賽自己都使用一張五行克符的話,恐怕自己的庫存,就要見底了。

算了,還是省省吧,反正這樣的戰鬥,又不關乎生死。

如此想著,朱帥便開始瘋狂的開始進攻起來。

土系法皇,以防禦為主,攻擊力不強,所以,朱帥想要將進攻的主動權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快速的解決這場戰鬥。

朱帥瘋狂起來,那還真是頂不住,在攻擊的時候,朱帥也不施展那些威力巨大的皇階法術,只是施展自己最開始的那些靈階法術。

眾人們只感覺自己的眼前一花,然後五顏六色的,密密麻麻的各系法術,就朝著張進呼嘯而去。

見朱帥主動開始攻擊,張進一聲冷哼,手掌揮動之間,在自己的周圍,馬上凝聚成了一道厚重的土鍾,將自己保護在了其中。

隨機,一陣乒乒乓乓的撞擊聲,就在那土鍾之外響起。

爆炎舞、金錐箭、龍嘯九天、幻影金槍。

這些法術,都是一些靈階法術,施展起來,也消耗不了多少的元素之力,朱帥就像發瘋一般,一個接著一個的丟了出去。

再加上朱帥對這些法術,可以說已經掌握的爐火純青了,施展起來,那速度更加的快。

看台上的觀眾,只感覺朱帥施展的法術,就像是雨滴一般,齊齊的朝著張進身體外的那土鍾掠去。

看到這一幕,那些觀眾的臉色,終於開始變幻了起來。

這樣的攻擊頻率,就是是那些九段法皇,也做不到吧!

在朱帥的瘋狂攻擊之下,張進凝聚出來的土鍾,很快出現了許多的裂縫,隨即,那些裂縫越來越大,眼看就要散架了。

張進被驚出了一聲冷汗,趕緊控制著自己的元素之力,瘋狂的修補起那土鍾之上的裂縫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