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有人想強闖其中,其他人應共同出手攔下,冥頑不靈者,斬之。」

Home - 未分類 - 「若有人想強闖其中,其他人應共同出手攔下,冥頑不靈者,斬之。」

「至尊血台上面之人已有六十人之後,就不得在進。」

「此為君子之約,無需立誓,只望諸位自覺遵守,以免血流成河。」

秦南深以為然。

真要是沒有一點規矩,肆無忌憚的爭奪下去,那最後帶來的,必將是一個慘劇。

秦南和四周不少修士,立刻進入了島嶼之上。

在那一行古字當中,爆發出了一道道血光,他們的腰間,就凝出了一個倒掛著的血符。

「還要拿下兩枚!」

秦南雙瞳中白火燃起,掃向四周修士們。

「小子,算你運氣不好!」

一道喝聲響了起來,一名白衣男子,持劍直指秦南,只是劍光剛剛斬出,臉色就是狠狠一震,脫口而出:「秦南?」 在萬象仙令裡面,秦南的畫像廣為流傳,不少人看過。

白衣男子正是其一,所以他一眼就認出了秦南的真身。

「秦南?」

「諸仙第五的傳人秦南?」

這一瞬間,島嶼上所有修士的目光,都齊刷刷看向了秦南,眼底充滿了驚詫。

秦南索性恢復了原貌,淡淡笑道:「道友,得罪了。」

磅礴氣勢,沖霄而起。

他的身形,化作了一道殘影,直指白衣男子。

「不好!」

白衣男子臉色陡然一變,手中長劍挽出了一朵劍花,無數道的劍意,以他為中心,湧向四方。

雖然他反應迅速,但卻毫無意義,不少人只見到白光從那劍意之中一閃,秦南的身形,就已出現在了三十丈之外,手中還拿著一枚血符。

「好快的身法!」

不少修士心中微震。

這般身法,恐怕一些蓋世霸主巔峰的存在,也難以做到!

那白衣男子,則僵在原地,臉色微微泛白。

如果剛才秦南不是取符,而是直接對他動用殺招的話,他還能夠活下來嗎?

「厲害,厲害,不愧是鼎鼎大名的秦南!」

就在這時,一名頭戴龍冠,身穿藍紫長袍,看起來別有一番威嚴的中年男人,拍手道:「我雖不是什麼絕世天才,但早就想領教一二。」

話音一落,中年男子出手了,從儲物袋中取出了一方金印,朝著虛空一拍,頓時響起了震耳欲聾的爆炸聲,磅礴之力,碾壓而下。

秦南雖然不知道這名中年男人的身份,但是掃了一眼,發覺對方乃是極生門的一名蓋世霸主巔峰之後,心中就已瞭然。

他和極生門之間,早就勢如水火,對方的人馬碰見了他,肯定不會放過他的。

「大龍橫天!」

秦南體內兩門問道之法,同時運轉,虛無的龍爪,直接撕碎這磅礴之力,身形猶如絕世仙刀一般,直衝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只感覺一股巨大壓力,撲面而來,令他心神一沉,不過他的眼神中,沒有絲毫慌亂。

「秦南,看招!」

三道大喝聲,幾乎同時響了起來,一名蓋世霸主巔峰,兩名蓋世霸主大成的修士,體內仙力沸騰,手中法印結出,打出三種截然不同的道術。

這,也是三位極生門的修士!

冥亡後來不願跟著秦南,就是因為秦南體內的諸多東西還沒有曝光出來,便已經有了這麼多仇家,隨時隨地都會碰到。

要是等曝光之後,那還得了?

「化道仙焰,震道刀訣!」

秦南體內湧出無數白色火焰,卷向四方,手中之刀,朝著這四位蓋世霸主,紛紛斬出了一道道如虹罡氣。

「在場諸位道友,如果你們的勢力,不願看到秦南繼續強大,那就現在一起出手!不然的話,以後機會將會越來越少!」

中年男人眸光一閃,大喝一聲。

中年男人非常清楚,想要憑藉他們四人對付秦南,那根本是不可能的。

但是,他很有信心,在場想要秦南性命的人,絕對不在少數。

「言之有理!」

一些人心中念頭一閃,身上立刻綻放出來了矚目的仙芒,施展出來了種種殺招。

一時之間,共有三位蓋世霸主巔峰,五位蓋世霸主大成,以及七位蓋世霸主初期的存在,將秦南給團團圍住了。

後面加入進來的十一人,有弄焰一族的,也有菩提古剎宗,太衍無生宗的弟子、長老。

吼!

一道獸吼聲響起。

一頭渾身長滿了尖刺,渾身泛著白光的龐然大物,從虛空中走出,再其頭上,站著一名身穿黑袍的修士。

黑袍修士袖袍一甩,這龐然大物立刻張開了血盆大口,朝著秦南撕咬而來。

「萬立出手了!」

一些修士驚聲說道。

萬立,乃是控獸一族的少族長,是一名絕世天才。

「切!」

有著幾道身影,眼中露出了一絲不屑。

他們也是絕世天才,對秦南很有興趣,想要與其交手。

但是,見到秦南被圍攻之後,他們就沒有出手了,不想趁人之威。

畢竟,他們和秦南之間,沒有任何利益衝突。

當然了,無論是他們,還是其他修士們,都在盯著這一場交鋒,想要見識見識秦南的本事。

秦南眼中白火燃燒,臉色不動絲毫。

他既然不怕身份暴露,心中自然早已做好了被圍攻的準備。

「想要殺我的人,恐怕遠不止這些,尤其是待會登上至尊血台之後,他們很可能趁我感悟之時,進行動手。」

「哪怕可以應對,但是也會煩不勝煩。」

秦南心中念頭一閃,瞬間有了決定。

「既然如此,那便立威!」

秦南法印一結,一身氣勢,頓時狂飆。

浩瀚的青光,在他背後閃耀,一尊古老的身影,懸浮而出。緊接著,又有一道無比偉岸的虛影,立於整個島嶼的上方。

戰神之魂,萬世主臨,同時釋放!

轟!

無比浩瀚的威壓,猶如無形駭浪,沖向四方。

名為萬立的絕世天才,還有中年男子等等十五位蓋世霸主們,瞳仁齊齊一縮,遭到了一股莫大的壓制,另他們心神都不斷顫抖。

「道法之樹!」

秦南大手一揮,一顆參天大樹,以著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衝出,朝著萬立等等蓋世霸主們一鎮。

整個島嶼,都是劇烈一顫,冥冥之中,彷彿有一柄天錘敲下。

「這是——」

萬立等等蓋世霸主們,臉色接連大變,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危機感,迅速將種種手段施展開來。

轟轟轟!

一道道爆炸聲響徹起來。

一門門道術,一尊尊道器,接連被摧毀。

萬立等等蓋世霸主們,同時悶哼了一聲,倒飛而出,砸在了遠處,受到了不小的傷勢。

可怕的罡氣,則卷向四周,好似一場蓋世風暴。

「這……」

在場其他的絕世天才和修士們,眼中齊齊露出了抹震驚之色。

一位絕世天才,十六位蓋世霸主,竟然就這樣被擊敗了?

而且,算上萬世主臨的話,秦南僅僅才出了兩招啊!

秦南迅速將道法之樹收回體內,伸手抓來了兩道血符,根本不管後面的一切,直接飛向了至尊血台。 蔣春芬聞言,輕輕點了點頭:「是他,叫喬遠。」

王允梅當下看著王允芝問:「芝,你認識啊?」

王允芝搖了搖頭:「我不認識,不過我在寫字樓里撞見過他幾次,也聽公司的同事提起過,長的一表人才的,比大哥好看多了!」

話落,王允芝不禁看著蔣春芬問到:「不過大嫂,喬總看著年紀不大啊,你們倆誰大?」

「我大,我大他四歲。」蔣春芬如實道:「不過他這人很穩重,也成熟。」

王允芝不由瞭然點頭:「差四歲到沒什麼問題,我看那喬總長的可年輕了,還以為三十歲左右呢,這麼一算,也三十五六了。」

「改天把人帶來,讓我們看看啊。」王允梅笑著道,心裡卻是為蔣春芬高興。

畢竟蔣春芬現在已經四十歲了,不算年輕了,又帶著梓萌,想要再婚其實挺難的。

「哪那麼急,我倆這才剛剛在一起,合適不合適也要相處一段時間才能決定,等穩定了以後再讓你們見吧,沒準過兩天就分開了。」蔣春芬笑道。

「呸呸呸!」王允芝連忙碎口,怪嗔的看著蔣春芬說:「別說這喪氣話,你倆都是成年人了,那交往談戀愛肯定都是認真的,又不是小孩子。」

王允梅也道:「芝說的對,你不也說了對方是個成熟穩重的人,而且應該是他追的你吧?」

蔣春芬每天忙工作、忙孩子,根本沒有時間想感情的事兒,除非是有人主動。

果然,蔣春芬點了點頭:「是他追的我,不過我也挺欣賞他的,跟他在一起特別輕鬆自在,也沒有壓力。」

「這不就得了,他追的你,說明他喜歡你,對你也是認真的。」王允梅道。

「梓萌知道這事兒了嗎?」王允芝問。

這倒提醒蔣春芬了,蔣春芬聞言連忙開口囑咐二人:「這事兒梓萌還不知道呢,你倆可別跟她說,我怕她接受不了。」

「不能吧?梓萌那麼懂事……」王允芝嘀咕道。

蔣春芬嘆了口氣:「雖然你大哥偏心梓辰,可是梓萌還是對她爸很有感情的。」

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馬甲了 王允梅和王允芝聞言點了點頭。

這時,開門聲響起,幾個大人連忙站起身來。

「媽,小姨,舅媽,我回來了。」簡艾一邊換鞋一邊開口說到。

說話間,隨手給季皓宇拿了一雙男士的客用拖鞋:「穿這個。」

「小艾回……」幾人迎出來,王允梅話到一半,便看到了季皓宇,當下便是語調一轉:「皓宇來啦,快進來,快進來,我剛電話里光聽見什麼有空沒空的,我還以為你不來了呢。」

王允梅對季皓宇的熱情程度,簡直讓簡艾目瞪口呆。

「芝,大嫂,這是皓宇,季老爺子的孫子,我前兩天喝的那個阿膠,就是他給買的。」王允梅連忙開口介紹到。

「皓宇,這是小艾的小姨,小艾的大舅媽。」

季皓宇聞言,一臉隨和笑容的一一握手打招呼:「小姨好,舅媽好。」

王允芝和蔣春芬都是第一次見到季皓宇,以前都是在王允梅的嘴裡提起。 秦南落到了血台檯面上時,整個島嶼上,依然鴉雀無聲。

雖然有一些人明白秦南的用意,但是秦南剛才爆發出來的力量,實在是太恐怖了,都快超出了他們對蓋世霸主這個級別的認知。

秦南站定腳步,瞥了一眼砸在大坑裡的萬立等等人,淡淡道:「從現在開始,我不希望有人對我出手,不然的話,後果自負。」

一絲絲若有若無的寒意,在不少人心中升起,令得他們原本的一些心思,瞬間滅了下去。

諸仙第五人的傳人,如果一旦斬殺,那獲得的好處,將是難以想象的……

可是,他們根本招惹不起!

秦南收回目光,不再理會眾人,而是看向了至尊血台。

這上面正盤膝而坐的二十餘人,大部分都是蓋世霸主巔峰的存在,還有幾位體內波動著強橫力量,即便不是絕世天才,也非同一般了。

他們神色平靜,心神沉入,對於秦南的到來完全不知。

秦南嘗試著將戰神仙瞳催動極致,但是至尊血台里,波動的力量實在是太驚人了,他根本無法看穿絲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