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看著她的神態變幻,看著她黑漆漆的眼瞳充滿了對孩子的溺愛。忽而眼底閃過什麼,嘴角劃過一絲淺笑:「如果全天下的母親都像皇小姐一樣愛自己的孩子就好了。」

Home - 未分類 - 他看著她的神態變幻,看著她黑漆漆的眼瞳充滿了對孩子的溺愛。忽而眼底閃過什麼,嘴角劃過一絲淺笑:「如果全天下的母親都像皇小姐一樣愛自己的孩子就好了。」

茉兒有些不解,抬眸恰好看到男人望著自己的眼神複雜,她微微移開目光,輕聲說:「做母親的當然都會愛自己的孩子啊,畢竟他們可是我們身上掉下來的心頭肉。」

「是嗎?」男人唇角笑意不減,只是摻雜了些微的自嘲:「我的母親就不是這樣,她更在乎的是我們將來取得的成就和地位。至於母愛這東西………說實話,在遇到茉兒小姐之前,我根本不知道那是什麼東西。」

對於凌先生有些偏激的話,茉兒無法回答。她也無意探聽別人家的私事,有些尷尬,咬唇沉默。

凌先生望了一眼她的神情,瞭然於心。迅速收斂了剛剛表現出的那一份真性情,立刻又恢復了原本的儒雅高貴:「對不起,和你說這些做什麼。我很開心在這裡又能遇到皇小姐。既然我們以後會在同一個城市,不如過幾天我請皇小姐吃飯如何,也讓皇小姐為我介紹一下當地的風土人情。」

茉兒不好推辭,只好說道:「那怎麼行,先不論之前先生幫了我那麼大的忙,就算是盡一下地主之誼,也應該是我請客。」

凌先生沒有再推辭,看著茉兒唇角上揚,展現出一個俊朗迷人的笑意:「那好,我就等著這頓大餐了。」

…………………………………………………………………………………………………………………………………………………………………

經過長時間的飛行,下了飛機已經接近晚上。

茉兒牽著霸天走出出機口,索性手裡的行李不多。

這個時間出機口的人很少,但見到一對俊男美女也不由得注目。

凌先生看了一眼手機,抬頭對茉兒說:「接我的人應該到了,那我就先告辭了。」

茉兒也禮貌的對男人微笑:「好,路上小心。」

凌先生點了點頭,推著行李車緩步向前走,但沒走幾步忽然回過頭來。他看向左側的一個角落,忽然眼眸急速閃過一道詭光。轉身,對上茉兒疑惑的目光,深邃的眸光瞬間染上些微笑意:「皇小姐,不要忘記我們的餐約。」

沒等茉兒回答,男人再次邁開步子離開。

茉兒站在原地望著男人頎長的背影,不知在想什麼,霸天仰著小腦袋,搖了搖茉兒的手,拉回她的注意力。

「媽咪,我不喜歡這個叔叔。」

霸天從未說過他不喜歡哪個人,這還是他第一次告訴茉兒自己對某個人的想法,茉兒不由得疑惑:「霸天為什麼不喜歡這個叔叔?」

「因為這個叔叔想約媽咪出去約會。」

聽到兒子的童言,茉兒不由得笑出聲:「小男子漢,等你再大些就明白,不是男人女人出門吃飯就是約會,也許是為了公事,也許是為了還人情,總之呢,有許多許多的理由,不一定是霸天想的那種哦。」

霸天皺了皺小鼻子,好像還不是很明白。不過他倒直截了當,抱住了茉兒的大腿撒嬌:「不要,媽咪是我的,誰也不許和霸天搶媽咪。媽咪,等霸天長大了,要天天和媽咪約會,才不要和那些叔叔出去吃飯!」

茉兒撲哧一聲笑了出來,寵溺的揉了揉兒子的頭。

霸天忽然像是想到什麼,問道:「媽咪,爹地怎麼不來接我們?爹地不知道今天霸天要回來嗎?」

倏地,茉兒臉上的笑意漸漸僵硬。

看了一眼疑惑不已的兒子,茉兒扯了扯唇角:「爹地很忙,所以今天可能沒辦法來接霸天了。霸天不會怪爹地吧?」

霸天有些不高興,一路上小嘴兒都撅得很高。茉兒不知道怎麼安慰霸天,只怕自己會越描越黑。

她怕告訴兒子,已經有一個星期她沒有聯繫上他的爹地了。

乘坐計程車回到山上的老宅,皇傲天在看到茉兒和霸天時有些不悅:「他呢?」

大哥口中的他,不用想也知道指的是誰。茉兒之前通知過皇傲天自己回國的時間,他說要接機,但是被茉兒拒絕了。她怕Eric回合大哥在機場撞上,但顯然的,是自己多慮了,機場里根本沒有那個男人的身影。

她搖搖頭:「Eric最近有些忙,所以我沒告訴他我什麼時候下飛機。」

聽到她的答案,皇傲天自然是不相信的。俊逸的眉宇蹙了起來,頗為不悅。

「你們吵架了?」他直截了當的問。

茉兒微微一怔,隨及緩慢的斂下羽睫,張了張口卻不知道該說什麼,思忖半晌,才搖了搖頭,岔開話題:「霸天這兩天有些不舒服,大哥,我先帶他上去睡覺。」

將行李交給傭人,茉兒抱著已經昏睡的霸天上樓。

皇傲天看著茉兒的身影若有所思,黑亮幽深的眸子閃過一道暗光,眉頭皺得更深。

………………………………………………………………………………

回國的第二天,茉兒便經過皇傲天的允許去上班了。

荒廢了半個月的工作堆積如山,索性她還有琳達這個好幫手幫助她消化了不少。二哥在本市的工作不多,偶爾除了聯網遙控英國那裡的生產進度,偶爾也會來幫她處理一些公事。

茉兒這裡正忙得焦頭爛額,忽然辦公室大門被人推開,秘書琳達抱著一大疊文件又放在茉兒桌上。

茉兒哀叫一聲,今天幾乎要把她忙的連喘氣的時間都沒有了:「好琳達,如果再有工作的話,就請在你桌上再放一天,我實在忙不過來了。」

琳達看著茉兒搖搖頭:「在法國玩得樂不思蜀了,回來自然沒有這麼容易就放過你了。啊,對了,總經理,昨天的帥哥是誰哇,你在法國釣的凱子咩?」

「帥哥?」琳達說話的方式茉兒早已經習慣,只是不明白她口中的『帥哥』是誰?

琳達雙手環胸,一副『你不要再瞞我了』的表情:「拜託,經理,雜誌上都有你倆的照片,還想瞞我嗎?」

這下茉兒更是不解,琳達以為茉兒不想承認,於是飛速的走出辦公室,又迅速的折返,不過這次她的手裡,拿著一份儘早新出爐的財經雜誌。 一群囚犯衝到洞穴洞口,高舉了裁決棒子高呼千秋板載,為通天加油鼓氣。

洞穴中十多個試煉者中,有三五個人毫不猶豫的通過靈魂上綁定的坐標瞬間離開了亡者之地。

「一群膽小鬼,趙無極還沒有失敗,你們跑什麼?」童顏少女見有人提前開溜,頓時臉色不好看的嘟囔著。

「通天,今日就讓你見識一下,真正的大家族的底蘊。」

「你手段哪怕是再詭異,但也只是野路子,根本無法跟我們這些大家族的子弟們對抗。」

「所以,你永遠不是我的對手,放棄抵抗,乖乖的做我的奴隸戰兵好了。」一襲白衣的趙無極眼中凶光閃爍,好像恨不得立刻把通天一口吞了下去。

「吼!吼!吼!本教主縱橫星際,根本不是你這種乳臭味乾的小娃娃能夠抗衡的。給本教主死去。」通天怒了:「為何總有人想要本教主做什麼所謂的奴隸去?你們這些渣渣才是當奴隸的料。」

通天化作的岩漿巨龍咆哮,鋒利的爪子在那個熔煉武裝上抓出一個個巨大的裂痕出來。

「天帝定乾坤,無極鎮中央!」

趙無極凝聚的熔煉武裝低吼著,雙手在身前快速的編製著手印,一道道金色的絲線纏繞,在他身前形成一尊小型火炮來。

「千魂引!」

火炮之中噴出耀眼的光芒,剎那間就貫穿了通天化作的岩漿巨龍。一剎那間,數不清的岩漿被凝固,然後崩潰消失。

而通天本人,也被這火炮的光芒貫穿了過去。

「吼!只是這些,無法斬殺本教主!」通天面目猙獰的低吼起來。

他身上有一些水晶出現,不過這些水晶剛一浮現,瞬間就自行崩潰消散。如此反覆,呼吸時間變化數十次,看起來卻是永不停息的樣子。

「千魂起!」趙無極冷笑著,他身上的熔煉武裝蠕動,瘋狂的從空中抽取各種能量修補那些傷痕。

同時,他也催動了自己的異能,勾動了方圓七八里範圍的一切冤魂出來。

「呼!呼!呼!」

凄厲而又陰森的呼嘯聲響起,一條條透明的魂魄從山石中鑽了出來,匯聚在一起,好像是一道洪流一樣朝通天席捲過去。

「千魂引!」

趙無極再一次大吼起來,他身上的熔煉武裝村村崩潰,手中的火炮卻在不斷的增加起來。

耀眼的光芒再一次貫穿了通天的身體,更多的水晶在他身上不斷的生出,甚至連整個岩漿巨龍都被水晶給凝固了。

「吼!吼!吼!」

腹黑老公請慢走 通天催動了火山秘法抵擋那些水晶的力量,而主要精力,則放在那些被趙無極操控的魂魄身上。

「我知道你們不甘心,你們在這裡被人殘殺,現在,用你們的一切前去報復吧!殺了這個罪魁禍首,你們就能夠得到永恆的解脫。」

死在這裡的生靈無窮無盡,方圓七八里範圍內死亡的生靈,無論距離現在的時間多麼的遙遠,全都被趙無極的千魂引給牽引出來,然後化作一道洪流毫無阻攔的鑽到了通天的身體當中。

乾枯的血肉飛快的腫脹著,一條條胳膊粗細的隆起在他皮膚下鑽動。

無盡的陰魂在身體中鑽動,大量的血肉被吞食著。這種疼痛,超越了通天以前經歷的任何疼痛。

更加重要的是,這些陰魂在瘋狂的吞食著他的血氣,甚至是精氣神。

「沒有人可以抵擋我的千魂引,你能夠跟那些水晶武裝一樣死在我的千魂引下,已經算是一種榮耀了。」

「少年,永別了。」

看著通天抱著腦袋,低聲的怒吼著,痛苦的哀嚎著。趙無極低聲的笑了起來。

「只是一些小小的陰魂就想鎮殺我?實在是太無知了。」

通天怒極而笑,他猛地催動了自己的異能:入夢**!

一層夢境直接在他的身體中生出,下一個剎那,夢境延伸,竟然直接把那些陰魂全都拖拽到了夢境之中。

千百的陰魂鑽到他的夢境中后,直接被入夢**吸收,化作一道道智慧光芒在入夢空間中凝聚沉澱下來。

「你不行。作為長輩,我要告訴你的是:想要殺死我的人還沒有誕生呢,嘎嘎!」

感受著千百甚至是上萬的陰魂不斷的鑽到身體中化作智慧之光,通天心情舒暢無比。

至於身體上的水晶化,他根本不在意。只要血氣充足,他的身體會不斷的修復這些傷勢,然後消磨和鎮壓對方的力量。

「你到底是什麼人?怎麼能夠抵擋我的千魂引?你絕對不是什麼所謂的青銅武裝,你是巔峰水晶武裝?」趙無極看到自己換來的陰魂全都被通天吞下磨滅掉后,臉色頓時大變。

在他使用自己異能之前,他認為通天根本不是他的對手。但是,在使用了異能后,他卻知道自己想錯了。

「嘎嘎,我是誰?我是通天教主!」用力的晃動了腦袋,通天眼中浮現出猙獰來。

「本來我已經很久不用異能了,但是,你們這些渣渣們卻在渴望?渴望我的異能?那麼,你們都給我死好了。」說話間,通天猛地揮手,十多個結晶水滴從他手中飛出來,好像是閃電一樣朝這十多個人身上落了下去。

「大家一起出手,鎮殺了這個妖魔。到時候系統記錄我們的所作所為,必定會給出極高的評分。」趙無極臉色一變,突然大吼起來。

伴隨了趙無極的大吼,剩下的十多個人中,除了童顏少女沒有出手外,其他人突然全都出手了。

一時間光芒炸裂,雷電纏繞,烈火騰空。十多種武裝技能在這些天才們的催動下一股腦的朝通天鎮壓了過來。

「草,這群人竟然敢對叼中叼出手,兄弟們,抄傢伙一起上,輪死他們。」從外面趕來的囚犯們怪叫著,手中拎了裁決棒子好像是瘋狗一樣朝拿十多個試煉者們衝殺過去。

「帶上鎖鏈,成為奴隸戰兵,等我們離開的時候帶你們一起離開。」

一剎那間,那個趙無極抓了一把鎖鏈朝囚犯們丟了過去。

「狗屁奴隸戰兵,老子頂天立地,根本不去做什麼奴隸去。」

「咦!叼哥,你為什麼帶起那些鎖鏈了?」

「傻×,趕快帶上鎖鏈。每年都有數不清的人想要帶上這些鎖鏈離開這個鬼地方,你特么的不抓住這個機會,有的是人抓住這機會。」叼哥一把抓了鎖鏈,直接纏繞在自己的脖子上了。 此次他們之間的冷戰一連持續了好幾天,之間連一通電話都沒有。諾維亞的高管會議開得異常讓人沉悶,光看Eric那張黑著的冰臉就夠高管們膽戰心驚的。一個星期以來他們都是在這種高壓態勢下度過的,個個都近似崩潰。這次財政部經理不知道說了什麼,Eric板著俊顏冷冷的批了他一通,讓所有人都捏了一把冷汗。

「老總最近這是怎麼了,怎麼從法國回來之後就像變了個人一樣?」財政部經理一大把年紀,天天在低氣壓而且還隨時都有可能引爆的環境里垂死掙扎著,那心臟怎麼受的了哦。

Simon同情的拍了拍財政部經理的肩膀,給予精神上的支持:「欲求不滿的男人都這樣一副德行,想要過好日子,就期盼著總裁和他那位親愛的早日和好如初。」

「原來是這樣啊,理解理解。」財政部經理一副同病相憐的模樣:「這周五我正好有時間,去廟裡給總裁求求神好了。要是再這樣下去,我非要折壽不可。」

聽聞,同僚們頗為贊同。

安撫了那幫下屬,Simon重新走進Eric的辦公室。林曼秋一身黑色的職業套裝,精緻的黑色短髮,站在辦公桌前正在彙報這幾日的工作進程。

Simon沒想打擾,於是坐在一旁的沙發上隨手拿起一份報紙閱讀。

但是剛看到頭版,就啊的一聲叫了出來,打斷林曼秋的彙報。

原本閉目傾聽報告的Eric聽聞這聲音,緩緩地睜開眼睛,冷冷的目光撇向不遠處的Simon,蹙起眉宇。

Simon無辜的道:「你要是看到這份報紙,想必會比我還驚訝。」

他將報紙交給Eric,果不其然,Eric的眉頭皺得更緊。有了這些日子的驚艷,看到Eric這幅神情,一旁的人都有些心驚膽戰。

「她回來了……….」Eric放下報紙,心裡五味雜陳。

她回來了,卻沒有通知他。為什麼?還是已經決定要和他冷戰到底了?

原本就跌進谷底的心情,此時更是又冷了幾分。

一旁的林曼秋好奇的將目光撇向Eric的報紙,上面幾個大字赫然入目

『新生代年輕總裁和神秘女友出現在機場。』

「總裁。」林曼秋突然出聲。

Eric幽邃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林曼秋抿了抿唇,才道:「對不起,之前茉兒來過電話說昨晚的飛機回本市。是我……….我一時給忘記了,所以………..」

「她通知過我?」Eric好像更加在意她是否有支會過他這件事。

林曼秋垂眸,點了點頭。

Eric忽然心情開朗,看了看手錶上的時間,轉眸看向一旁正望著林曼秋若有所思的Simon。

「Simon,我先下班了。剩下的事情交給你處理。」

………………………………………………………………………………………………………………………………………………………..

Eric的車飛上公路,俊顏上的表情波瀾不驚,但唇角卻因為心中的期待而抿成一線。

忘記多長時間沒有看到過她了,只覺得好像每天都有一個月似的那麼長。一如不見如隔三秋都無法形容。

不過那小女人也真是狠心,居然連一通電話都不曾給他掛過。雖然心裡負氣,但想見到她的想法卻一天更比一天強烈起來,只是他在隱忍,不想這麼快就向她投向,但是他終於抵不住思念洶湧而至的潮水,就在這一刻,他迫不及待地想見到她。

終於,飛馳的車子卻在接近茉兒工作的大樓下放緩下來,他平復了一下迫切的心情,將車子彎在了一個不起眼的位置,靜靜等她下班。

將車窗半搖,他靠在座位上,深邃的瞳眸卻通過鏡子一瞬不瞬地盯著辦公大樓的出口,終於,他盼望的身影出現了。

她穿著淡藍色及膝短裙,低著頭從人口走出來,如黑緞的長頭髮軟軟地垂在胸前,陽光下泛著光芒,讓人忍不住想要伸手去觸碰。小臉上不染鉛塵,潔凈的一如嬰孩,素顏朝天的她像一支清新的百合。

看到她的一剎,他深邃的眸光變得柔和了許多,唇角不自覺地微微輕啟,打破了這幾日來折磨下屬們的冰臉。他並沒有立刻起身,而是透過鏡子靜靜注視著她。

他唇角的弧度增大了,直到他終於熬不住思念的煎熬,唇角微勾舉手要推開車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