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延雷霆滿意地點了點頭:「按照規定,如果沒有人猜對,那麼這魂血就應該歸貢獻最大的人所得。也就是說,如果你們倆都猜錯了,就歸軒轅無命所得。不管這事結果如何,銀煥這種小人都必須驅逐出隊伍,誰不同意,誰給老子一起滾蛋。」

Home - 未分類 - 呼延雷霆滿意地點了點頭:「按照規定,如果沒有人猜對,那麼這魂血就應該歸貢獻最大的人所得。也就是說,如果你們倆都猜錯了,就歸軒轅無命所得。不管這事結果如何,銀煥這種小人都必須驅逐出隊伍,誰不同意,誰給老子一起滾蛋。」

眾人紛紛應和,支持這個規則。

這樣一來,銀煥只有一成的機會贏得這滴精粹魂血,而軒轅無命有九成的幾率,這個比例相差太大,可以說穩操勝券。

甚至軒轅無命可以選擇跟銀煥猜一樣的,那這幾率還能加到九成五。

銀煥不是白痴,他也馬上意識到這個問題。

反正被驅逐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銀煥惡向膽邊生,當下恨恨地盯著軒轅無命:「軒轅無命,你肯定是已經知道這滴魂血的級別,所以才敢讓我猜……我偏不如你願!之前規則不是說了么?競猜人數少的話,那就直接用划拳決定!我們划拳,我贏了,這滴魂血就歸我!」

眾人群情激憤,紛紛不同意銀煥的提議,因為這樣一來,銀煥就有五成的幾率獲得這滴魂血。

「銀煥,你他娘的瘋了吧!這規矩還能由你說了算?」呼延雷霆真相一腳踹爆眼前這傢伙的卵蛋。

銀煥冷哼道:「這規矩可不是我說的,而是你們早就定好的。」

呼延雷霆頓時語塞。

「就這樣決定吧!」軒轅無命卻是一副坦然的樣子:「銀煥,就按你的說,我們猜拳,贏者獲得這滴魂血的歸屬權。」

「軒轅隊長!」呼延雷霆皺眉看向軒轅無命,他發現這軒轅無命還是太年輕了,太衝動了。

軒轅無命答應銀煥第一個不合理的要求,倒可以理解,畢竟被人抓住了漏洞,從絕對公正的角度上來說,必須答應。

但是這個要求,完全沒必要答應啊。

眾人都紛紛勸誡,認為軒轅無命不能這樣冒險。

只有令狐珂兒,就是一直帶著淡淡的笑容,靜靜地看著軒轅無命。

不管軒轅無命做什麼,她都相信軒轅無命能做好。

「我說過,得之我命,失之我幸。」軒轅無命輕輕抬手,制止了眾人的勸阻:「該我的,誰都搶不走。」

銀煥得逞地大笑道:「軒轅無命,你果然像個男人,那就來吧,如果我輸了,保證不再吭聲。」

軒轅無命輕翹:「嗯,那請記住你說的話……而在那之前,先看看這滴魂血的品級吧!」

眾人聞言,都心思為之一跳,這可是重頭戲啊。

如果精粹魂血品級不高,那麼這次猜拳爭鬥輸贏關係也就不大,可如果很高,那就有得玩了。

銀煥也有些激動地舔了舔嘴唇。

他當然希望這個精粹魂血的品級高一點,那樣他有五成的機會獲得啊。

只要獲得精粹魂血,血煉成功后,那樣就算被驅逐出隊伍,他也能提高不少實力,說不定那就能衝過蒼風牛狼群,平安退出妖靈之路呢。

鑒定的結果,毫無疑問是引起了驚天的震驚。

看著那被震成粉碎的九品靈晶,眾人先是陷入了短暫的沉寂,隨即爆發出了此起彼伏的尖叫聲。

「這是……聖品魂血么?」

「不是,這是天品魂血!」

「天啊,是天品魂血!」

「當世最頂級的魂血!我的老天!」

不論是呼延雷霆還是伯瑜,不論多麼見多識廣,多麼冷靜的人在這一刻都冷靜不下來。

就連一直雲淡風輕的令狐珂兒都臉色大變,都多少有些患得患失,不過轉而目光就變得澄清,因為她看到軒轅無命那份淡然的笑容。

「無命哥哥他早就知道這魂血的品階,他竟然打算要送給我,就一定會送給我,沒有誰能改變這個事實。」令狐珂兒雙目閃亮,心頭篤定。

「咔……」銀煥的喉嚨大張著,整個人雙目赤紅,臉色漲紅,顯然是激動到了極致,幾乎要抽過去了。

軒轅無命單手托著這滴魂血,絲毫不擔心有人敢動手搶。

可是看著這滴天品精粹魂血,所有人的眼中,都有貪婪之色閃過。

鮮少有人能抵抗住這種超級誘惑,甚至這些學霸都忍不住朝軒轅無命靠近,情不自禁地想探手過去取過來。

不過叱羅勝男得一聲高喝卻是驚醒了不少夢中人:「你們要做什麼?」

眾學霸紛紛從天品魂血的誘惑中蘇醒,複雜的目光中多少有些羞愧,但是眼睛卻一直盯著那滴天品魂血,根本收不回來。

呼延雷霆重重地咳了一聲:「真沒想到……軒轅隊長在冒險之舉,竟然能收穫一滴天品魂血,真是讓人驚嘆!不過不管是什麼品階,都跟我們無關,誰要是敢貪心,做出什麼出格之舉,我一定會親手殺了他!」

呼延雷霆此言,更是震懾了一眾學霸。

只有銀煥根本無視呼延雷霆的話,哈哈笑道:「來來來……軒轅無命,我們來划拳,哈哈……我已經迫不及待地划贏你,到時候你可不要反悔啊。」

此刻的銀煥整個人都是血氣翻湧的狀態,那是激動到了一個巔峰,甚至要入狂入魔的狀態。 軒轅無命甚至能感覺到他體內的狂喜情緒完全主控了他的情緒,軒轅無命心頭泛起一股衝動,覺得他能控制銀煥體內的狂喜情緒,讓它們破體而出,那銀煥恐怕會當場爆體而亡。

這種直覺般的衝動,無疑就是對五緒經應用的一種感悟,讓軒轅無命差點付諸於行動。

不過令狐珂兒一句話,讓軒轅無命微微回神。

「無命哥哥,無需有壓力噢。」令狐珂兒是感覺軒轅無命臉上的淡然消失了,以為他有些緊張了,當下笑道:「得之我幸,失之我命!就算是這滴魂血被銀煥贏走了,我也相信無命哥哥能給我再找一滴天品魂血。」

軒轅無命回頭報以讓人心安的笑容,然後轉首,看著銀煥:「放心吧,我軒轅無命的字典里還從來沒有反悔這個字眼,只要你能划贏我,這天品魂血就是你的了。」

聽到軒轅無命這話,眾人再次十分震動。

其實,設身處地想一想,換做他們,他們能夠這麼坦然面對這種情況么?

天品魂血的價值到底幾何,恐怕是沒人能計算得清楚!

如果宗門的高手能夠進入妖靈之路,知道這裡有一滴天品魂血,恐怕會傾盡全力出手,也要將這天品魂血收到囊中吧?

畢竟一滴天品魂血,可有極大的幾率造就一個超級天才啊。

是的,極大幾率,因為血煉也是有成功失敗的。

雖說這妖靈之路,對血煉的成功率有很大的加成,可也只是加成,並不能保障血煉的絕對成功。

軒轅無命如此坦然,那是得多有自信啊?

「那開始了!」銀煥在激動得渾身發抖得情況下,已經完全失去了理智。

伯瑜這個時候踏前一步:「那我做裁判吧,我屬一二三……你們就開始划拳,剪刀石頭布,一局定勝負,如果有先後手,就不算數!」

這種猜拳的基本規則,在這個時候顯得是那樣的重要,畢竟關係到一滴天品魂血的歸屬呢。

隨著伯瑜都有些緊張的聲音吐出三個音節,軒轅無命二人同時出手。

也就在這一剎那,銀煥感覺自己腦子裡一空。

在那一剎那,彷彿魂兒飛了,銀煥都不知道自己出的是什麼,只聽到轟然的歡呼聲在耳畔響起。

然後他驚愕的發現,他自己比劃的是剪刀手,而軒轅無命出的是拳頭。

「噢,不!」銀煥壓根不能接受天品魂血離他遠去的這個事實,雙目赤紅的他歇斯底里地乾嚎著。

沒有人理會他這個垃圾貨色,所有的人都在祝賀軒轅無命。

「是無命老大的,誰都搶不走!」司寇傑也在激動地揮動著他的拳頭:「哈哈……」

也難怪司寇傑會如此激動,他可一直在後悔之前他多嘴了。

如果因為他的多嘴,讓銀煥這個小人最終搶走了軒轅無命的天品魂血,那他可真是百死難辭其咎。

眾人也紛紛感慨老天有眼,沒有讓惡人得逞。

該是誰的東西,就是誰的,強求的人絕對沒有善果。

「不……這不是真的!那是我的天品魂血!」銀煥依然在嘶吼著,此刻他更是發狂地撲向軒轅無命,想要奪取他手中的天品魂血。

搶到一個世界 軒轅無命冷笑間一腳踹了出去。

這一次,即便是伯瑜都沒有出手幫忙抵擋。

「砰……」

銀煥被踹了個正著,噴吐了一口鮮血倒翻了出去,撞到了一邊的崖壁上,摔了個灰頭土臉。

呼延雷霆其實也準備出手的,可是軒轅無命比他更方便出手,所以他只是躍了出去,擋在銀煥面前,冷冷地看著銀煥:「事情已經結束,你可以滾開做你的春秋大夢去吧!」

狼狽爬起的銀煥,似乎壓根沒有聽到呼延雷霆的喝止,再次想要衝向軒轅無命,口中狂吼著:「我的天品魂血啊……」

「蠢貨!」這次呼延雷霆出腳了。

「砰……」

銀煥再次被踹出老遠,如同一灘爛肉一樣摔在地上。

「噗……咳咳……」

呼延雷霆畢竟沒有下殺手,銀煥只是受了點輕傷,咳了兩口灰塵又爬了起來,目光依然赤紅地朝軒轅無命所在的方向衝去。

呼延雷霆眉頭一凝:「你他娘的找死?」

這個時候,軒轅無命叫住了呼延雷霆:「呼延隊長,他已經瘋了!」

「瘋了?」呼延雷霆愣了下,看著那兀自在一股無形的力量禁錮下不斷掙扎的銀煥,不由嗤笑出聲:「真的是瘋了?」

伯瑜也朝前走了幾步,靠近銀煥時,眉頭緊皺間高喝了幾聲:「銀煥!銀煥!」

可是銀煥壓根沒有聽到伯瑜的呼喚,而是口中兀自嚷著:「我的天品魂血……那是我的……我的!」

「患得患失、大喜大悲的情緒真的能讓人痴狂!」軒轅無命輕輕感慨,但他的眼中一點都沒有意外。

就像有些人突然中了個大獎會發瘋、股市崩盤會跳樓一樣,銀煥這種情況並不罕見。

所以眾人也跟軒轅無命一樣,只是錯愕,並沒有太不可理解。

畢竟天品血魂觸手可及的時候,突然消失不見,那種落差感如果心理承受能力不好,的確會扛不住。

當然,軒轅無命心頭其實錯愕都沒有。

因為銀煥的瘋,其實跟軒轅無命有很密切的關係。

就在剛才兩人划拳的那一剎那,軒轅無命為了保證勝局,他用「五緒控神」控制了銀煥,在控制他出剪刀手的同時,用五緒經的力量撩撥了下銀煥那份狂喜和他瞬間落差下來的大悲。

原本銀煥因為年輕,心理承受能力就不強,再加上軒轅無命這種刻意強化他的情緒,他根本承受不住,頓時就瘋了。

如果軒轅無命再加一把力,將五情緒力注入他的體內,恐怕完全可以讓狂喜的情緒化作旺盛的肝火,將他吞噬;也可以讓大悲的情緒化作雷鳴般的肺氣轟鳴震碎他的五臟六腑。

很顯然,軒轅無命之前的那一分衝動,是正確的。

軒轅無命能夠在激起對方的情緒達到一種「興奮」點時,能夠以強大的靈魂力為基礎,藉助五情緒力為媒介,控制敵人的情緒,對敵人進行精神和肉體的雙重攻擊。

這種能力,無疑是在用情緒控制敵人方面,比五緒亂神和五緒控神又更進了一步。

其實這也就是五情緒力在「言其」階段的能力的進展,這也是在軒轅無命的靈魂力達到了一個地步,才比較容易挖掘出來的能力。

這種能力,將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對軒轅無命的戰鬥都會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

「他現在怎麼辦?」博宇眉頭緊皺。

銀煥瘋了,這個事實對於銀月帝國來說可不是一個好消息。

「還能怎麼辦?把他驅趕開去,讓他自生自滅。」呼延雷霆沉聲道,他對銀煥可是極其厭惡了。

如果不是認為沒必要惹上麻煩,剛才那一腳他就想踹死他。

「這樣不好吧?」伯瑜沉聲道:「這樣的話,我沒辦法交差啊!」

「伯瑜,你沒辦法交差是你的事,也不是別人要求你們跟來。」呼延雷霆沉聲道:「你也看到了,是他自己受不了打擊。」

「沒錯,我們也已經將他驅離了隊伍,這傢伙是死是活跟我們已經沒有任何關係了。」阿羅佐嫌惡地看著銀煥。

「公主?」伯瑜無奈地看向令狐珂兒。

令狐珂兒秀眉微蹙,目光有些複雜地看向軒轅無命。

軒轅無命輕笑:「珂兒,有話想說就不要憋著。」

令狐珂兒點了點頭:「嗯,我不太敢說……我擔心我說的話你會生氣。」

軒轅無命輕搖了搖頭:「你這是多餘的擔心,我永遠都不會生你的氣。你是希望我們能饒了銀煥?」

不等令狐珂兒說話,呼延雷霆沉聲道:「我們也沒把他怎麼著啊?發現他瘋了,我連揍他的心思都沒了。可總不能讓我們帶著一個瘋了的人上路吧?」

「是啊,現在銀煥瘋了,他不單單是個累贅,簡直就是個麻煩。」司寇傑介面道:「沒必要為了一個瘋子,影響大家闖妖靈之路吧?」

令狐珂兒輕搖了搖頭,她定定地看著軒轅無命:「無命哥哥,銀煥他剛瘋,你和我的能力,都有可能讓他恢復理智。可是如果你沒有首肯,我是不可能會幫他的……但是,我心裡還是希望幫一幫他的。」

軒轅無命笑了:「既然珂兒你想幫,那就幫他一把吧!」

「啊?」令狐珂兒錯愕道:「他三番兩次的找你的麻煩,你還願意給他機會?」

「我是支持我們家珂兒悲天憫人的性子。」軒轅無命聳了聳肩。

令狐珂兒甜美一笑:「就知道無命哥哥你最寬宏大量了。」

軒轅無命輕搖了搖頭:「是我們家珂兒公主肚子里能撐船,剛才銀煥想染指的可是你的天品魂血。」

令狐珂兒清幽道:「那是他被嫉妒和貪婪蒙了心思了,其實他倒不是什麼壞人,並沒做什麼天怒人怨的事,罪不至此。」

「珂兒妹妹你再說下去,我們倒變成壞人了。」雎鳩兮兮在旁笑道。

令狐珂兒吐了下香舌,連連搖頭:「我可沒這個意思噢,只是覺得我無命哥哥曾經說過的一句話很有道理……」

軒轅無命劍眉輕挑:「我說過的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