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來幫佩恩兄弟報仇的?」

Home - 未分類 - 「你是來幫佩恩兄弟報仇的?」

「你猜對了一半——哎呀,你哪那麼多問題啊,人家不和你說了,現在的當務之急是要幹掉你喲!」金髮人妖掩口笑著,站直了身子,用手撩了一下金色的髮絲!

「幹掉我?呵呵,那得看你有沒有那個本事!」劉伯陽與這金髮人妖隔得這麼近,根本就沒有使用天照黑火或者五行之力的必要,只用藍家拳對付她就不在話下,所以他握緊鐵拳,一拳就轟向了金髮人妖的面門!

可就在他的拳頭撞上金髮人妖的前一秒,忽然在這金髮人妖把嘴一張,噴出一大蓬濃霧般的黑煙,劉伯陽趕緊閉住呼吸,那一拳隔著黑霧轟上了金髮人妖的鼻樑骨,直接讓她撞到了門上!

劉伯陽閃身退到黑煙之外,用手在鼻子上扇了扇,看著被自己打的滿臉流血的金髮女妖,不屑的冷笑道:「聽你口氣那麼大,我還以為你有多大本事,原來也不過如此!就這點能耐也想殺我?」

「咯咯,咯咯咯咯!」金髮人妖捂著流血的鼻樑,陰測測的笑了起來,她用一種可憐的目光看著劉伯陽,惋惜的說道:「有些人啊,死到臨頭了自己還不知道呢,剛剛你那一拳,我原本可以輕鬆躲開的,可我寧願挨你一拳,也要把黑煙噴在你身上,你知道為什麼嗎?」

劉伯陽眯起了眼睛,他已經感覺到事情有哪裡不對勁!

「呵呵,那是因為,我那可不是普通的黑煙啊!反正你要死了,我就大發慈悲的告訴你好啦,我就是世界金榜高手排名第二的山舞銀蛇,也是世界殺手當中最為恐怖的存在!嘻嘻,恐怕你在我的外表上看不出來吧,如果有機會,你真應該問問約翰達和佩恩兄弟他們,他們最怕誰?答案肯定是我喲!」金髮人妖山舞銀蛇揉了揉鼻樑,她的鼻樑竟然奇迹般的恢復了原樣,血也不再流了,這種罕見的恢復和自愈能力,讓劉伯陽非常的震驚!

「你是殺手?這麼說是有人雇傭你來的?」劉伯陽冷冷的看著她問。

「沒錯,有人花了兩億美金,要我取你的性命,嘖嘖,沒想到你竟然這麼值錢呀!」山舞銀蛇砸吧著嘴說道。

「讓我猜猜看,你的僱主是j國人,歐洲人,還是m國人?」劉伯陽目前能想到的所有仇家,不外乎就這幾個地方了,z國是絕對不可能的,政府雖然在通緝他,但還用不著花錢雇一個殺手來殺害他!

「原來你的仇家這麼多啊?嘻嘻,可惜我不能告訴你哦,你現在就別想那麼多啦,距離你的死亡時間已經只有二十四小時了,全世界也沒有人能救的了你!呵呵,現在你是不是已經感覺到自己的內臟和你的骨頭已經隱隱作痛了呢?」

她不說還好,一說,劉伯陽果然感覺自己的內臟傳來一陣陣的劇痛,而且全身的骨頭也像被無數的尖針刺著一樣,刺痛無比!他瞪大了眼睛看著山舞銀蛇,就算她剛才噴出的那股黑煙有劇毒,可自己已經屏住呼吸了啊,怎麼還是中毒了?

「嘻嘻,你就不要懷疑我啦,我說你活不過二十四小時,你肯定活不過二十四小時!實話告訴你,我剛才噴的可不是毒煙,而是病毒!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種流感病毒,是真正意義上的絕症病毒哦!我與生俱來就有一種超乎常人的能力,那就是能夠隨意支配世界上的一切病毒和病魔,剛剛我噴在你身上的黑煙,是多種絕症的病原體,你以為你屏住呼吸就沒事了?它們還可以通過你的鼻孔、眼睛和耳朵進入你的身體!」

「所以說,你完啦,你現在已經是世界上最不幸的病人,因為你同時換上了肝癌、肺癌、血癌和骨癌,並且都是晚期,每一樣都可以置你於死地!兩億美金的報仇啊,我對你照顧的還不錯吧?」山舞銀蛇哈哈大笑道。

撒旦囚愛 「你……你說什麼?你這該死的人妖……」劉伯陽感覺身上的骨頭越來越疼了,就好像十幾萬隻螞蟻瘋狂的噬咬一樣,疼的他連冷汗都流出來了,腳也站立不住,竟然緩緩的蹲了下去,同時內臟也疼的越來越厲害,就好像身體里有股火在燒一樣! 陳靖之作為這次石中羽車禍事件調查組的組長,是深知這次過來的真正目的是什麼,而絕非是那種外表所說的僅僅只是調查下石中羽的車禍。他知道董越鳴在這樣的案件背後可能扮演著的角色,所以現在聽到蘇沐的這話,心弦頓時緊繃起來,眼神也越發的凌然起來。

如果蘇沐沒有說錯的話,那麼這件事情背後隱藏著的危險便真的會讓人毛骨悚然。

狗急跳牆這類的事情,陳靖之並非沒有經歷過。

兔子急了還咬人那,就更別說像是董越鳴這種身處高位,一旦發生危險就是死罪的人。如果說真正將他逼瘋的話,他是真的會在事情沒有明朗之前,將所有的危險因素全都扼殺掉的。

只要沒有證據在手,想要為難董越鳴這樣的官場老油條那是沒有可能的。要知道在羊腸縣官場能夠這麼多年屹立不倒,如果說董越鳴的手上沒有些東西的話,陳靖之是絕對不會相信的。真的要是弄起來串聯的話,那後果就是會很嚴重的。而且要知道這裡牽扯到一個很為嚴肅的問題,那便是黨的形象。

法不責眾有時候更多表達的意思是說,真的要是責眾后,後果會變成什麼樣?試想下一個縣的領導班子全都爛掉,你還讓人民怎麼相信黨的領導?

所以現在林夢嬌這個人證便成為關鍵因素!

只要將林夢嬌控制住,只要確保她的安全。就能夠將事情的性質定性為某種。比如說作風問題,以這樣的問題被處置的話,後果絕對會要輕的多。

「蘇主任,你現在在哪裡?」陳靖之急聲問道。

「我現在正在跟蹤董曉強他們,陳廳長,你放心,我會想著將林夢嬌救出來的。而有件事情我想提醒下陳廳長,我手中的證據足夠多了,要是可以的話,我建議調查組先將董越鳴秘密雙規。帶離羊腸縣。只要董越鳴離開這裡之後,其餘的事情便都好說。還有縣長林動廣也不可信,他也是董越鳴的幫凶。整個羊腸縣,現在能夠相信的縣委常委,只有市委副書記和常務副市長兩人,您知道怎麼做了。」蘇沐說道。

「我明白!」陳靖之點頭道。

事情發展到這種地步,那就沒有什麼好說的。董越鳴的問題已經很明確,只要從蘇沐這裡得到足夠多的證據,便能夠徹底的定性。現在的話。陳靖之思索了下,便沖著蘇沐吩咐起來。

「我現在就向鄭書記彙報。至於你,蘇主任,你倒是沒有必要繼續冒險。你只要查到他們的落腳之處就成,之後等著援軍過去。我已經下令白樺市的武警支隊開拔,很快就會過來,他們會幫助你的。蘇主任,你記著,你的安全是第一位的,絕對不能夠將自己搭進去!」陳靖之沉聲道。

「行。我知道怎麼做了!」蘇沐說著便掛了電話。

那邊的陳靖之是真的有些焦慮了,原本想著怎麼都應該等到自己前來羊腸縣,見到那些證據之後再說。誰想到蘇沐那邊會提前動手,這便讓陳靖之的計劃只能提前。其實這事還真的不能夠怨蘇沐什麼,就連始作俑者的董曉強都沒有想到過,自己無意之中將林夢嬌抓起來,想著逼問出黃炳毅的下落。會出現這樣的事情。

這便是巧合,一切都在巧合之中發展著,因為巧合而變化著。

「鄭書記,事情出現點變化。對,是在蘇主任那裡,是,是,我知道怎麼做了。」陳靖之從鄭問知那裡要到尚方寶劍之後,心情便不由大定,想到這次下來,由著白樺市市委的人跟著,他眼珠便不由一轉。

「小王,通知下,讓咱們的人這樣…」

羊腸山的山路還真的是很為難走!

難怪董曉強要騎著重機車前來,越是到後面,越是沒有辦法開車前進,路很窄,窄的只能夠讓重機車穿過去。而蘇沐能夠看出來,這道路並非是不能夠寬敞起來,實在是因為這裡被人為的變窄。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就算是董曉強的那輛路虎都被直接停靠在外面的一處車庫之內,拎著林夢嬌坐上機車開始向裡面前進著。

蘇沐早就將車停在遠處,然後開始徒步跟蹤著。

就算是沒有汽車代步,單純的靠著雙腿,蘇沐的速度都不慢。幸好這條狹窄的山道倒是沒有多長,很快便到了基地之中。這裡是防空洞改造成的,所以裡面的空間真的是像個迷宮。蘇沐是趁著守衛不留意換班的時候,閃電般衝進去的。而實際上像是這裡的守衛,還真的是沒有可能發現蘇沐,也不會發現蘇沐。

原因那?很簡單!

從來沒有誰想過有人能夠闖入這裡,所以這裡的防備一向是很為松垮的。但這裡並不是說沒有監控設備,相反這裡的監控設備相當的嚴密。各大攝像頭無差別的監控著這裡的每處死角,蘇沐每次前進,都要確保攝像頭不照向自己。而就算是這樣,當他衝進迷宮之後,仍然是迷糊了。

這到底該怎麼走?

這座迷宮真的是很大,鬼知道林夢嬌被董曉強給弄到哪裡去了?

不過這裡之前是防空洞,現在倒是被修建的更為隱秘。這裡就算是發生了什麼災害,都能夠保證日常生活的基本運轉。像是廚房像是儲物室像是廁所,這裡真的是應有盡有不說,更是裝修的很為奢華。確保只要在這裡住著,你不但不會感到絲毫憋屈,反而是有種渡假的味道。

「嘿嘿,你們說強哥這次是怎麼了,竟然給咱們說,讓咱們一會好好的爽爽!」

「是啊,那個妞兒我掃了一眼,真的是很風騷的那種類型,這下咱們有的玩了!」

「必須養精蓄銳才行!」

「快點,確保那批貨物裝箱!」

當蘇沐不小心聽到這樣的對話之後,便趕緊錯身閃進旁邊的一座房間,確定他們走掉之後,他才緩緩吐口氣。只是就在蘇沐剛剛揚起身,瞧見眼前一排排架子上面放著的是什麼東西后,整個人瞬間有種失神的感覺。

怎麼個意思?

難道說自己進入到某個軍火庫了嗎?

眼前這個房間之中全都是架子,其上擺滿著的全都是槍械。各種各樣的槍支,就那樣隨意的擺放著,最起碼蘇沐知道的槍械種類,在這裡全都是應有盡有。這算什麼?私人軍火庫?難道說這就是董曉強的真正底牌,董家竟然是這羊腸縣內的專門做槍支走私買賣的!

誰都知道在天朝之內,槍支的管理是很為嚴格的,真的要是有誰敢從黑市之上買到一把槍的話,都要敝帚自珍著。而現在那?在蘇沐的眼前竟然密密麻麻的全都是槍,依著蘇沐的眼力勁,自然能夠知道這些槍的性能都不錯,其中竟然還有著幾把狙擊步槍。

蘇沐之前在大學的時候參加過軍訓,對槍械倒是不陌生。後來又因為梅錚的關係,接觸過很多次槍支。但和眼前的相比,自己之前見識過的那些槍支數量簡直弱小的可憐。

這分明就是一個移動軍火庫!

而這沒準只是眾多房間之中的一個,要是說其餘房間之中也有著這樣的東西在,那麼就真的恐怖了。這將是一個天大的案件,私藏走私這麼多槍支,真的要是被捅出去的話,絕對會讓涉案人全都在大牢之中,將牢底坐穿的。

董家,真的是喪心病狂之人!

蘇沐將這些槍支全都記在心底之後,動用手機直接將之照下來,然後很快便發了過去,隨後直接撥通了電話,「雀哥,收到我給你的照片沒有?」

「這裡是什麼地方?」徐龍雀肅聲道。

沒錯,蘇沐尋找到的外援就是徐龍雀。當蘇沐將電話直接打給徐中原,將這裡的事情簡單說了下,說想著害怕會出現動亂,想著看看附近有沒有什麼部隊,然後能夠做下預備的時候,徐中原則是很快便直接將徐龍雀的位置告訴他。恰好就在蘇沐不遠處,是徐龍雀部隊正在進行野外拉練。

所以蘇沐便直接和徐龍雀聯繫。

當然調動部隊這樣的事情,是不可能那麼容易的,真的要是有誰能夠一句話就調動軍隊的話,那才會是天下大亂。蘇沐也沒有想著就這樣調動軍隊,而徐龍雀也不會冒著上軍事法庭的危險調動軍隊,他想的只是,在拉練的時候,做下預防工作而已。如果說真的要是碰到這裡發生什麼嚴重事件的話,也能夠幫上忙不是。

偶遇危險,出手相助,這倒是沒有誰能夠說出什麼。

再說徐龍雀也不是魯莽之人,知道做這樣的事情,怎麼樣做才是最為安全的。但徐龍雀卻是沒有想到,會在這裡遇到這樣的事情,蘇沐發過來的照片已經很明確,這分明是處軍火庫。

倒賣軍火,這可是重罪!

真的要是以這樣的事情上報上去的話,多的不敢說,帶著幾個人進行偵查行動,徐龍雀知道還是可以的。

「雀哥,這就是我給你說的那件事,這裡是羊腸山的一處基地,是以前的防空洞建造的…」

就在蘇沐這邊給徐龍雀說著的時候,突然間防空洞的監控室內警鈴刺耳般的響起!

w

s 如同世界上所有的變態,山舞銀蛇最不能容忍的就是別人說她人妖(儘管她確實是個人妖),一怒之下,她一腳就把劉伯陽踹翻在地,冷笑著道:「死到臨頭了你還敢嘴硬,信不信我讓你再痛苦十倍?」

劉伯陽現在是有苦說不出,渾身上下里裡外外的痛苦已經把他折磨的快要崩潰!山舞銀蛇果然不愧是世界金榜高手中排行第二的人物,光憑她這一手支配病魔的本事,就能令無數人聞風喪膽!

有道是病來如山倒,病魔才是這個世界上最可怕的東西,一個人就算再強大、再不可一世,一旦身染什麼絕症,遲早都會一命嗚呼!這也正是連佩恩兄弟、約翰達那些頂級高手都很懼怕山舞銀蛇的原因,他們就算有異能,可畢竟屬於人類的範疇啊,萬一惹山舞銀蛇不高興了,賞他們一個絕症玩玩兒,任他們有天大的能耐,也必死無疑了!

目前全世界範圍內,都沒有治療癌症的辦法,山舞銀蛇一下子讓劉伯陽患上了四種癌症,並且都是晚期,這四種病痛疊加,真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了的!

眼見著劉伯陽已經難受的說不出話來,山舞銀蛇臉上泛起殘酷的冷笑,她上前用力踩住劉伯陽的胸膛,猙獰的笑道:「求我啊!親愛的劉伯陽先生,如果你願意求我的話,我或許會讓你死的好受一點!」

「你做夢!」劉伯陽咬牙切齒的看著她,真想一口天照黑火噴死她,可是剛有這種念頭,體內的五臟六腑就疼的好似要痙攣,劉伯陽一個沒忍住,「哇」的一聲吐出了一大口血

「呵呵,你的骨頭還挺硬的,也罷,既然你願意在極度的痛苦中死去,我有什麼理由阻止你呢?雖然不能親眼看著你斷氣是一件很遺憾的事,不過我可不想被你那幾個討厭的跟班回來之後發現,那麼我就先走啦,祝你好運哦!」山舞銀蛇諷笑著說完,轉身就離開了房間

劉伯陽一個人躺在地板上,越想越氣,越想越不甘心,可他所有的怒火,都在加速著病魔的蔓延,以至於他急火攻心的又吐了好幾口血,最終臉上沒有一絲的血色,不但身體動不了,而且嘴裡也發不出任何的聲音,只能就那樣蜷縮著倒在地上,身體抖如糠篩

大約四十分鐘之後,高震飛雷東多克什他們終於回來了,走廊里沒有絲毫的變化,所以他們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還在有說有笑的討論著剛才那頓自助餐的豐盛,高震飛拎著給劉伯陽帶回來的糕點剛把門打開,映入眼帘的是他連做夢都沒想到的一番景象!

短暫的失神過後,高震飛確認自己並沒有眼花,手裡的糕點「啪嗒」一聲就掉在了地上,他趕緊衝上去扶住地上的劉伯陽,緊張的大叫道:「陽哥!陽哥!你怎麼了?」

原本想要回各自房間的雷東多和克什以及阿伏伽德羅等人,聽到動靜也全部沖了過來,看到劉伯陽蜷在地上的場景,也是震驚非常,手忙腳亂的和高震飛一起把劉伯陽從地上抬起來,此時的劉伯陽已經活活疼休克了,雙眼緊閉,嘴角緩緩的往外流血

「醫生!快***叫醫生啊!!」高震飛發瘋似的大吼著!他才剛離開了短短四十分鐘的時間,劉伯陽就變成了這樣,如果早知道會有事情發生,打死他都不會離開劉伯陽的身邊的!

阿伏伽德羅慌忙跑出去叫救護車,可惜他們剛剛來到迪拜,也不知道這裡的求救電話是多少,不過此時同一層樓上其他房間的住客們也都跑了出來,有人趕緊把求救電話告訴阿伏伽德羅,阿伏伽德羅二話不說就打了

緊接著,酒店的服務員,保安人員什麼的,也都聞訊趕來,看著劉伯陽昏死不醒的樣子,他們也是緊張的不行,這還是自從「阿拉伯塔」建成以來,第一次出這樣的事,不過看樣子劉伯陽不是被人害的,而是好像突發了什麼病

「親愛的,我們隔壁好像出了什麼事哎,我們也出去看看啊!」就在劉伯陽所住房間的隔壁一間,剛剛沐浴出來的朗格麗亞也聽到了動靜,穿著一雙酒店提供的拖鞋跑到了門口,悄悄打開一條門縫,對著麥瑟說道

四平八穩躺在床上的麥瑟當然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他臉上是一副事不關己的表情,可心裡早就樂開了花,安德森這次花大價錢幫自己請的殺手果然沒讓自己失望,終於幹掉了那個可惡的小子!自己的兒子在天之靈,終於可以瞑目了!

朗格利亞打開門就要往外走,麥瑟忽然從床上跳了下來,叫住朗格利亞道:「慢!寶貝兒,你去湊那個熱鬧啊,跟我們又沒什麼關係,我們還是早點休息吧!」

「可是,出事的人就住我們隔壁啊,我們出去看一下,說不定還能幫上什麼忙呢!」朗格利亞天真的說

麥瑟走到門前,不由分說就把朗格利亞拉了回來,把門關上,捏著她的下巴道:「寶貝兒,我很欣賞你的心地善良,可是你現在這樣子衝出去多不好啊,我們出門在外,最好還是不要多管閑事,而且我今天確實有點累了,我們還是早點休息吧!」

「可是」朗格利亞還想說什麼,麥瑟卻已經伸手捏住了她的下巴,然後把嘴印了上去

「唔唔」朗格利亞象徵性的掙扎了幾下,很快就迷失了,兩條玉臂也慢慢的纏上了麥瑟的脖子

迪拜市的城市建設全球聞名,與之配套的醫療和教育水平也是十分發達的,從阿伏伽德羅打電話叫救護車到附近醫院的救護車趕來,只用了十幾分鐘的時間,高震飛親自抱著劉伯陽沖向樓下,雷東多克什和阿伏伽德羅等人緊緊跟隨,「阿拉伯塔」酒店的經理本著對客人負責的態度,也一起跟了上去,而這件事在極短的時間內居然也被媒體知道了,不知道從哪裡鑽出來兩個記者,拿著話筒追在後面給眾人添亂

高震飛用百米衝刺的速度抱著劉伯陽衝進了電梯,然後火急火燎的降落到一樓,救護車上的搶救人員已經等在了大廳里,見他們衝出來,趕緊迎上來把昏迷不醒的劉伯陽接過去,兩個年長的護士簡單的護理了一下,就知道情況非常的嚴重,趕緊給劉伯陽塞上氧氣罩,然後用擔架抬著他就往外跑

高震飛他們緊緊的跟在後面,高震飛感受到一種前所未有的無力,自責的無以復加,如果劉伯陽真出了什麼事,他不知道該怎樣面對其他的兄弟們,以及在家鄉苦苦等候著劉伯陽回去的親人和女孩兒們

陽哥,你可千萬別出事啊,算兄弟求你了!!

「喂!你們不要這麼多人跟著,我們車上坐不下,有兩個就可以了!」幾個護士看著高震飛他們都追到救護車外面,大有一起上車的衝動,只好耐著性子勸道

「我去!」眼見著劉伯陽被抬上了車,高震飛二話不說也衝進了車廂

「我也去!克什,我和高督察官一起上去照看陛下,你們就別上去擠了,攔幾輛車去醫院也是一樣!」雷東多對著克什說道!

「行!「克什也沒耽誤時間,趕緊點了點頭

當救護車像利箭一樣離開「阿拉伯塔」酒店之後,坐在車廂里的高震飛壓抑著緊張的內心,問護士道:「護士小姐,請問我大哥的情況怎麼樣?」 現代化高科技真的不是以前那種老設備能夠相比的,更何況這裡是在做著掉腦袋的生意,所以對現代化高科技的投入便更加果斷和有魄力。毫不誇張的說,這座防空洞內的建設,全都是董曉強一手操控著的,爭取做到的便是沒有死角。其實就在剛才蘇沐進來的時候,他之所以能夠暫時性的躲避開來,完全是因為監控人員的麻痹大意,否則的話絕對能夠瞬息之間便發現他的蹤跡。

但那樣的麻痹大意只是開始,很快監控室的警鈴便大響!

隨著這裡警鈴的響起,整個防空洞內的警鈴也響成一片。別管是誰,都在聽到這警鈴的瞬間,有了那麼短暫的遲疑,但很快便都反應過來,這分明是尼瑪有人闖進來的情況。

防空洞竟然被人闖進來了!

說起來也真的是怪蘇沐沒有過經驗,不知道在打電話的時候做下準備,這要是換做第五貝殼的話,是絕對不會犯這樣的錯誤。在董曉強將這裡全都布下監視器的同時,在蘇沐所處的房間之中,更是有著嚴密的監控,那便是只要他隨便打個電話,就會被發現。

因為這裡是董曉強三大武器室中的一個!

除卻董曉強外,任何人都不能夠在這裡進行通訊,為的便是保密。這樣的事情,防空洞里的人都知道。但蘇沐不清楚,所以才會觸發警鈴。

這便是高科技的好處!

「糟糕,行跡被發現了!」蘇沐在警鈴響起的同時。心底便充滿著警戒之意,他知道很有可能是剛才的動作引發了這裡的某個裝置。想要避免這種情況的話,就只有趕緊離開。

想到這裡,蘇沐沒有任何遲疑,沖著徐龍雀道:「雀哥,我可能被發現了,現在要逃命,你趕緊向上發出通報,就說這裡發現了軍火庫,請求行動吧!」

「好!」徐龍雀果斷道。

至於徐龍雀會以什麼樣的理由來進行這場殲滅戰。那是徐龍雀的事情。蘇沐現在是真的不能夠多做停留,順手拿起一支槍,拎起幾盒子彈之後,他便縱身離開房間。只不過在離開之前,蘇沐趁著還有時間,玩弄了點花招,將這裡的鎖子徹底毀掉。所以除非是將這扇門被轟開,不然有鑰匙也別想進去。

啪!

既然事情已經變成這樣,蘇沐便也沒有多餘的想法。抬手間便將樓道中的一個監視器打壞,隨後開始向前奔去。只要是發現的監視器。沒有一個能夠逃過他的出手。說到這槍擊之術,蘇沐的準頭真的是不用質疑的,很快一個個畫面便從監控室裡面的主屏幕上消失。

一處房間之內!

這裡裝修的很為豪華,就算是和外面那些所謂的星級酒店相比都不差半點。現代化的電器應有盡有,在這裡住著你能夠感受到的便是一種帝皇般的享受。

而現在,就在這座奢華房間之內,在那張大床之上,林夢嬌直接被扔在其上,身上的衣服已經被褪去老多。嬌美的肌膚之上,布滿著瘋狂的淤青。

董曉強竟然還是個虐待狂!

「賤人,現在就讓咱們來好好的玩玩吧!我這裡可是準備充分的很,有著皮鞭,有著蠟燭,有著手銬,你也別想自盡。真的要是敢自盡的話,我不但會殺掉黃炳毅,還有你的家人,還有他的家人。都別想能夠逃過。你知道我是有著這個實力的!所以說老老實實的陪著我玩就是。沒準哪天我心情好的話,還會帶著你出去晒晒太陽那!」

啪啪!

董曉強手中的皮鞭呼啦著揚起,隨即狠狠的打在林夢嬌嬌嫩的肌膚之上,他的臉上布滿著猙獰的笑容,雙眼之中涌動著的是狠辣的目光。

林夢嬌咬緊牙關,閉口不言!

真的要是再敢出口的話,林夢嬌知道,那只是自取其辱。但林夢嬌現在真的是不敢自殺,真的要是自殺的話,就董曉強這個瘋狂的樣子,絕對會將她殺死的,她死不要緊,要是家人也被連累到的話,那林夢嬌就真的不知道該如何活下去了!

誰想就在這時,警鈴大起!

董曉強剛剛準備動手的動作,就那樣停格住,隨即臉上出現一種不敢相信的神情,轉身猛然走向門口,早就有人過來,急聲道:「老闆,有人闖進來了!」

「是誰?」董曉強獰聲道。

「是這個人!就他一個!」

當董曉強瞧見蘇沐被監視器拍下的臉蛋之後,臉上露出錯愕的神情,轉身拿起照片,直接走向大床,將照片丟過去之後,冷聲喝道:「說,他是誰?」

誰?有人闖進來了?是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