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你身上的病也已經好了,就不用去那星光神州了,還是去過安生的日子吧。」楚天開口道。

Home - 未分類 - 「既然你身上的病也已經好了,就不用去那星光神州了,還是去過安生的日子吧。」楚天開口道。

「多謝恩人,多謝恩人!」

看出楚天真的沒有為難他的意思,那瘦弱男子也是淚流滿面跪在地上給楚天不斷的鞠躬叩首,這之後他在楚天的叮囑下快步的離開此地。

而對於後者所有人都不感興趣,畢竟那只是一個在普通不過的人了,和面前這個暴發戶的少爺可是完全不同的。

「想要進門就趕緊給我交錢走人,不要在這裡礙手礙腳的。」

此時因為這邊的騷動,城門守衛的工作也是停頓了下來,此時那名先前出手的衛兵走了過來傲氣十足的道。

「你這人好沒有道理,竟然隨意的出手傷人,光天化日之下朗朗乾坤你將王法放在什麼地方。」楚天佯裝怒指那名衛兵開口道。

聽到了楚天的話后,那名守城的衛兵冷笑的看著楚天,畢竟從身材上他要比楚天壯實的多。

「哎呦呵,小子膽子不小啊,敢在大爺的面前將王法,老子現在就教你什麼是王法。」

說罷後者抬手就是一拳,準備狠狠的修鍊一頓面前這個膽敢和他頂嘴的人,而就在此時一隻手掌已經握住了那名衛兵的手掌。

「楚兄,像是這樣的雜碎還沒有必要你親自動手,方才我也早就看這個衛兵的蠻狠相當不順眼了,我就代替你修理他一頓吧。」許雲濤開口道。

「那就有勞許大哥了。」楚天也是連連點頭道。

聽到楚天喊的那一聲許大哥,許雲濤心中暗笑,後者果然還是太嫩了,只不過是隨便動個手而已,能夠博得後者的信任,這是再好不過的事情了。

「你小子是什麼人,還不給大爺鬆手,否則我保證讓你吃不了兜著走。」那名衛兵男子怒喝一聲道,但是他卻怎麼樣也無法抽回自己的手掌。

「哼!區區一個守城衛兵竟然如此的張狂,看來不好好的收拾你是不行了。」許雲濤開口道。

而此時這裡的事情也是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而此時看到情況不妙,其他的衛兵也是包圍了過來,面對著這種被包圍的情況,許雲濤根本完全不在意,他此時手中高舉一塊令牌。

所有的衛兵在看到這一塊令牌后都是吃了一驚,這之後每個人都是跪在了地上,甚至於完全不敢有任何的動彈。

而被許雲濤抓住的那名衛兵在看到這塊黑色的令牌后也是眼神瞳孔一縮,隨後他立刻跪在了許雲濤的面前。

「大人是小的有眼無珠,求您饒了小人一命吧,小人知錯了。」

此時那名原本還相當蠻橫的衛兵已經面色蒼白如紙,可見這塊令牌的威懾力到底有多大。

「我看你是搞錯求饒的對象了吧。」許雲濤冷哼一聲道。

那名衛兵男子微微一愣,隨後醒悟了過來,他立刻轉而向著楚天跪了下來,並且給楚天不斷磕頭賠罪了起來。

「楚兄,此人你準備怎麼發落,我可以為你做這個主。」許雲濤開口道。

楚天表現出一臉為難的樣子,而他的一舉一動都在許雲濤的觀察之中,對於掌握這個富家少爺他很有把握,他唯一比較擔心的便是跟隨在楚天身旁的那名女子,後者給人一種不好招惹的感覺。

不過這也是在許雲濤的預計之中,畢竟像是這樣的富家少爺出行在外,有人護衛那是再正常不過的了,如若沒有護衛的話他反而要懷疑楚天的身份了。

而至於紫菱對於這個許雲濤心中在想些什麼根本毫不關心,她在意的只有方才許雲濤手中拿著的令牌,紫菱認為恐怕正是因為這塊令牌,所以楚天才會做出這種浪費時間的事情來,不過既然後者準備演戲的話,自己也只好配合楚天了。

「既然你都這麼誠懇的道歉了,那麼這件事我就姑且原諒你好了,但是還是請你要記住,多行不義必自斃。」楚天義正言辭的開口道。

「多謝少俠饒命,小人下次再也不敢了……」

這名衛兵立刻跪在楚天的面前一陣的千恩萬謝,而此時的許雲濤也是抽身向前而來。

「楚兄果然是宅心仁厚,如若換做是我恐怕就沒有你這樣的高尚節操。」許雲濤上前對楚天一陣的讚歎有加,他的目的自然很簡單,就是要讓楚天感覺到飄飄然,這樣一來的話他就更容易掌握後者了。

「不,這還要多虧了許大哥才對,否則的話事情也不會這麼而順利。」楚天開口道。

「我也是因為受到了楚兄弟你的感染,這才敢於站出來的,我還是遠遠不及楚兄你啊。」許雲濤一臉感慨的道。

而這之後楚天兩人跟隨著許雲濤一起進入了城池之內,在進城之前,楚雲濤已經眼神示意過了那些隱藏在人群之中自己的手下,讓他們不用現身過來,否則的話自己辛辛苦苦積攢下的局就沒有用武之地了。 第1289章、嘔血!

沉默。

死一般的沉默。

傑克遜從抽屜里取出香煙煙盒,從裡面抽出一根雪茄,然後用心地修剪著。

為了公眾形象,他很少在外面抽煙。在自己家裡就另當別論了。

里昂的表情陰沉不定,然後便陰轉多雲。

他笑呵呵地看著傑克遜手裡的雪茄,說道:「哦。古巴維爾巴工坊的手卷雪茄。我聞到它的味道了。」

傑克遜把手裡修剪好的雪茄丟給里昂,然後自己又修剪起另一根。

里昂把雪茄點燃,美美地抽上一口,說道:「先生,這真是世界上最美妙的享受了。」

「是的。我也這麼認為。」傑克遜說道。

「真是難以想象。」里昂說道。「我們現在面對面坐在一起享受雪茄,卻很快就要因為一個錯誤的選擇而成為彼此的敵人—–這種感覺真是太糟糕了。」

「不。對於你們來說,這是一個錯誤的選擇。但是對我來說,這是一個無比正確的選擇。瑪瑞太太是我的母親,我愛她。我需要她醒過來,現在就醒過來—–這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事情。」

「可是先生——-」里昂說道。「既然這樣,你當初為何會同意這個計劃?」

「——–」傑克遜沉默了。

「難道你要告訴我說,你當初沒有想過這樣的後果?」

「我低估了我對瑪瑞太太的感情。」傑克遜沉聲說道。「現在想起來,這實在是一種罪惡。我永遠都不能原諒自己。」

「可是,你想過沒有,你之前答應了這個計劃,並且拿走了安特萬先生一億美金的保險—–現在再做出這樣的選擇,那就是背叛了你們的交易。」

「或許吧。」傑克遜心事重重地抽了一口雪茄,說道:「但是,安特萬先生原本就不應該拿我母親的生命安全來做這樁交易—–這實在是太失禮了。」

里昂把手裡的雪茄按在面前桌子上的煙灰缸里,整理了一下衣服,說道:「那麼,我需要這樣向安特萬先生彙報嗎?」

「那是你的問題。」傑克遜說道。並沒有站起身送客的意思。

「告辭。」里昂說道。

「里昂先生,請等等。」富蘭克林挽留道。他轉過身看著傑克遜,說道:「先生,我們需要安特萬先生的支持。他們是我們的朋友,我們應該選擇和他們在一起——這瓶葯只是暫時的。只是暫時讓瑪瑞太太昏迷不醒。等到這件事情過去,我們隨時可以讓她蘇醒過來。只是由瑪瑞太太承受這樣一點點的委屈,就可以為你帶來巨大的收穫——我想,即便是瑪瑞太太知道這件事情,她也會同意的。這個世界上,哪有母親不是愛自己的兒子呢?」

「是的。可是,這個世界上,又有哪個兒子不愛自己的母親呢?」傑克遜反問著說道。「富蘭克林,幫我送送里昂先生。」

看到富蘭克林無法讓傑克遜改變主意,里昂轉身就走。

「先生,你真的不再考慮考慮嗎?」富蘭克林不甘心地問道。

「是的。富蘭克林。」傑克遜抬起頭看著富蘭克林,是那麼的誠肯。「你是我親密的助手,也是我最好的朋友—–我需要你支持我。」

「我尊重你的決定。」富蘭克林說道。然後轉身追了出去。

———-

———-

愛情是汽車,每一次移動,都能成為碼錶上的里程數。一米又一米,累積成幾千幾萬公里—–移動的時間越長,錶盤上的字數也就越大。

親情就像是過山車。它能夠一下子竄到雲端,也能夠迅速地跌到谷底。它能夠瞬間從零變成一百,也能夠一秒鐘從一百變成零。

愛情是小火熬湯,親情是猛火炒菜。

親情之所以能夠有這麼大的落差,就是因為人與人之間有著一重神秘的血緣關係。這是天生的,無可更改,卻又根深蒂固。

來美國之前,林浣溪對自己的母親還懷有一種很深的敵意。不僅僅是因為懷疑她在背後捅自己的刀子,還有她拋棄自己那麼多年的無情無義。

她萬里迢迢來到美國,也有著『興師問罪』『報仇雪恨』的意思。

可是,經此一事後,那個在她記憶中幾乎都已經消失的人物突然間又成了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就連林浣溪自己也沒有想到,她會在異國他鄉抱著那個女人的一撮頭髮痛哭流涕。

這些天,林浣溪幾乎沒有離開過自己的房間,她不再為秦洛擔任翻譯,由小玲全權接替。甚至,她都沒有下樓吃飯。每次都是秦洛給她送上來。

她的表情平靜,但是情緒低落。

她不言不語,卻傷心欲絕。

所以,只要有時間,秦洛都會回到房間里陪她講話。

「今天吃飯的時候,王養心突然問道—–梁朝偉和張國榮拍了一部同性戀題材的電影,叫什麼名字來著?」

「然後小雅很激動地搶答—–《春光早#泄》。」秦洛笑呵呵地說道。「更神奇的是,小玲竟然還肯定的點頭,說道—-對,就是這個名字。看到大家笑得噴飯,她們倆才知道自己說錯了。」

其實這個笑話並不是發生在今天飯桌上的事情,而是秦洛的手機收到的『笑話信息』。他把它改頭換面的加工一番,然後通過身邊人物的嘴講出來增加真實度和趣味性。

果然,林浣溪的嘴角咧了咧。

即便這樣,秦洛的內心還是覺得無比的滿足。都好幾天了,林浣溪哪裡露出過這種開心的表情啊?

「他們真是白痴。」秦洛說道。「就算我這種幾乎都不看電影的人,也知道它的名字叫做《風光早*泄》啊。」

於是,林浣溪終於忍不住笑出聲來。

秦洛暗自謝天謝地,自己講這麼低俗的故事,也就是為了搏紅顏一笑啊。如果林浣溪一直能夠這麼笑下去,讓他天天給她跳脫衣舞都行—–只要她願意笑。

林浣溪看著秦洛,說道:「這不是你的風格。」

「是嗎?」秦洛看著林浣溪,問道:「我的風格是什麼樣子的?」

林浣溪認真的地想了想,搖頭說道:「說不上來。」

「我也不知道我的風格是什麼樣子。」秦洛上前摟緊林浣溪,低聲說道:「我就是想給你講一個能夠讓你開心的故事—–至於故事的內容,也沒什麼好在意的。在自己的房間里給自己的老婆講笑話還用得著文質彬彬的嗎?再說,我也不是一個文質彬彬的人。」

林浣溪很是感動,說道:「搶著來美國,卻沒能幫到你。真的很抱歉。」

秦洛在林浣溪的屁股上輕輕地打了一巴掌,說道:「你還和我這麼客氣幹什麼?你是我老婆,以後不許和我說『對不起』和『抱歉』這樣的話。你做什麼不做什麼都是應該的,理所當然的——只要你能開心就好。」

「再說,我們能夠搗毀他們的基地,你功不可沒。」秦洛擔心自己提起這個又讓林浣溪『觸景生情』,趕緊轉移話題,說道:「我想,我們很快就可以回去了。美國再好,終究是別人的國家——再說,我不喜歡頓頓吃牛排。麵包又吃不飽。」

「嗯。我們回去。」林浣溪說道。她看著桌子上的小盒子,眼圈發紅地說道:「帶她回去。」

兩人正擁抱在一起說著小情話時,門口響起了急促的敲門聲音。

秦洛走過去打開門,就看到小玲氣喘噓地站在門口,說道:「秦醫生—-快—-快。瑪瑞太太又開始吐血了。」

(PS:第三章。現在每天的紅票都在第四第五名。很打擊人的鬥志啊。老柳在努力,希望你們能陪我一起。) 畢竟這正是一座邊境的古城而已,城池之內雖然有不少的地攤在叫賣,但是卻很難有規模,而且像是這樣的地攤,恐怕其中有不少的騙局,故此市場才會如此的不景氣。

但對於此城,許雲濤顯然相當的熟悉,他已經開始自告奮勇,給楚天他們推薦了一家很清秀乾淨的酒樓。

那店小二也是精明的人,一眼就看出了這三人非富即貴,他立刻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賣力的招待楚天他們兩人。

「給我準備三間上等的房間,許大哥畢竟我們兩人也是舟車勞頓了很長時間,所以想要休息一天,不知道你可著急趕路,如果耽誤你的行程就不好了。」楚天開口道。

「這怎麼會呢,其實不瞞楚兄弟,我這次出來主要還是玩山游水,路上有伴自然也能夠更加的開心。」許雲濤連忙開口道,他自然是不可能白白的放過這樣的一條大魚。

此時楚天在他的眼中已經是砧板上的肉了,只要找個機會做掉後者的話,到時候大量的四品丹藥可都要進入他的囊中,而且有一天的時間,也好讓他謹慎的安排,避免出現什麼漏洞,要是讓楚天這條大魚跑了,他恐怕紀要後悔莫及了。

這之後一行人回到了各自的房間之內,而是在進入房間之內后,紫菱已經利用自己的縮地成寸神通出現在了楚天的房間中,而以許雲濤那不過生死境初期的實力,自然誤差察覺到這其中的把戲,畢竟楚天和紫菱兩個人可是壓制了自己的氣息,故此在他們的眼中,他們兩人不過就是普通人罷了,頂多是有些凡間武學的神通罷了。

「你知道他是什麼人嗎?」紫菱看著楚天開口道。

「不清楚。」楚天平靜的開口道。

「你少糊弄我了,你如果不知道的話,絕對不可能做出這麼無聊的事情來得,恐怕是你早在之前就已經察覺到了那許雲濤手中的令牌,所以你才會故意設下這個局吧,那許雲濤到底是什麼人?」紫菱開口道。

「我可不是在糊弄你,而是我確實不知道這個楚雲濤是什麼人,至於那令牌我也不知道是何物,我只是從那塊令牌之上感覺到了邪道的氣息罷了。」楚天開口道。

聽到楚天的話后,紫菱深深的看了楚天一眼,在發現後者竟然真的如同自己所說的一樣,此時的紫菱感覺一肚子火。

還以為楚天是發現了什麼自己所沒有發現的東西,結果弄了半天都是後者在無事生非罷了。

「算了,這件事我不想理會,你自己解決吧。」紫菱開口道,隨後利用縮地成寸的手段再次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之內。

楚天的目光在看到後者的消失后,他的眼中露出了思考的神色。

楚天不認為自己是善人,也不認為自己是惡人,如若是平日的話,他自然不會因為城門口那種無謂的事情而出手,即便是出手也不會做出那種錢財露白的事情。

之所以這麼做,那是因為楚天確實從那許雲濤的身上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之處,後者的實力是生死境初期的水準,像是這樣的修為在星光神州之內根本算不了什麼。

但是楚天卻是感覺後者的修為相當的紮實,像是邪修這一流的存在,一般都會追求速成的功法或者秘法,邪修極少會耐下心思來修鍊。

楚天可以肯定這個許雲濤也是一名邪修,但是修鍊基礎如此穩健的邪修,楚天這還是第一次見識到,他也就不禁想要看看後者在葫蘆里賣了什麼葯。

漫漫長夜很快便已經過去,這一晚上許雲濤並沒有動手的跡象,也許是因為後者認為在城中動手的話,人多眼雜到時候他很難脫身不被發現。

不過即便是後者動手,楚天也不會有絲毫的畏懼,而就在這樣先安無事的一晚后,一大清晨的那許雲濤便已經來喚醒了楚天,後者精神十足的跟楚天打著招呼。

「楚兄,我已經準備好了馬車,我們隨時可以出發。」許雲濤開口道,楚天心中一笑,後者這也實在是太著急了,已經快要掩飾不住自己成功在望的喜悅了。

「那真是有勞許大哥你了,讓你這麼一大早就如此的辛苦,真是太過意不去了。」楚天感激的開口道。

「這都是我應該做的,畢竟你們對於這裡人生地不熟的確實不好走動,這馬車我已經買下來了,我們完全可以邊走邊欣賞著星光神州的美妙之處。」許雲濤開口道。

「許大哥所言極是,既然如此的話我們就動身出發吧。」楚天點了點頭開口道。

聽到這話許雲濤目光一亮,此時後者的心中恐怕已經瘋狂的大笑了,如今他只要將楚天他們帶出城,然後到達指定埋伏的位置后,就能夠將楚天一舉拿下,到時候所有得到的寶藏將歸他們所有。

此時乘坐在馬車之上的一行三人緩緩的前行,而因為是買下來的馬車,所以也自然沒有車夫了,而擔當起車夫這個工作的正是許雲濤。

之後馬車緩緩地開出了城去,一些人看到這一幕都是忍不住無奈的搖了搖頭,他們已經能夠看出楚天他們會是什麼樣的結局了。

而此時的楚天他們離開城池后,便一直在官道上行走著,而且為了盡量避免可疑的舉動,許雲濤也是相當的小心謹慎,時不時和楚天攀談起來,看上去十分的自然。

很快他們已經遠離了古城,許雲濤斜眼看了一下馬車之內的楚天和紫菱,兩人都是沒有任何的起意,這樣一來的話也正合他的心意。

就在這時官道之上突然出現了一群人,他們已經將馬車的前後給封堵了起來,而看到這種情況,許雲濤也是趕忙將馬上停了下來。

楚天和紫菱兩個人也是疑惑不解的走出了馬車,看他們一臉茫然的樣子,許雲濤不自禁的感覺到了可笑。

但是現在他們還搞不清楚狀況,但如此一來的話對他就有許多好處了。

「楚兄,這夥人恐怕是對楚兄你身上的財物起了貪念,這才會埋伏在這裡,你儘管放心,我會盡全力守護你周全。」許雲濤義正言辭的開口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