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冬想破腦袋也想不通這個問題,而偏偏心中的這種疑惑,也不知該如何開口向這個傢伙詢問。

Home - 未分類 - 寒冬想破腦袋也想不通這個問題,而偏偏心中的這種疑惑,也不知該如何開口向這個傢伙詢問。

就在她陷入沉思的時候,忽然耳中傳來一道充滿嘲笑意味的聲音。

「喲,本小姐剛才還以為看錯了呢,原來我們妖月宮的大掌儲真的回來了啊!」

聽見聲音,寒冬立即停止思索,抬頭張望過去,只見一行十餘人正向這邊飛來,這些人都是妖月宮的弟子,而為首的是一男一女則是妖月宮的兩位親傳弟子。

其中一位打扮花枝招展的女子正是處處針對寒冬的碧藍。

另外一位看起來囂張跋扈的年輕男子則是紀山。

星月大域乃是大西北邊疆數一數二的繁華大域,妖月宮又是自古傳承的大門派,憑藉一條稀有的陰月靈脈萬年以來一直都是大西北邊疆的巨頭之一,上古時代末期更是統治著大西北,可想而知,妖月宮的親傳弟子該是何等強大,絕對不是小小的四方大域那些門派親傳弟子所能相比的。

事實也的確如此,妖月宮有十多位親傳弟子,或許稱不上人中龍鳳,但也絕對是萬中無一的天才轎子,不管是資質、悟性還是造化,在大西北邊疆年輕一代中都是出類拔萃的存在。

像這碧藍與紀山二人皆是年少成名,藉助妖月宮的陰月靈脈修為一路扶搖直上,小小年紀便已是修出元神的道尊,這在上古時代的時候,連想都不敢想,哪怕是今古這個萬物復甦,資源豐富,天才輩出的時代,二人在整個大西北邊疆也擔得起天才之名。

如若只是如此的話,還遠遠不夠資格成為妖月宮的親傳弟子。

二人身上都有屬於自己的造化,其他不說,單單是那超凡的大自然彩靈就足以讓那些偽天才望塵莫及。

何為大自然超凡彩靈?

其意指的是,身上每一道境界的彩靈都超過了九重,彩靈根基是,彩靈真身是,彩靈紫府是,彩靈金丹、元嬰、元神皆是,彩靈歸一之後,不是五九就是六九,足足數十道大自然彩靈想想就尤為恐怖。

更何況除了大自然超凡彩靈,他們身上或多或少都有後天先天各種不同的造化。

實力之強大,縱然比之那些修鍊千餘年的元神老怪也有過之而不及。

「呵!這次怎麼把你的心上人也帶來了呢。」碧藍的目光落在古清風的身上,冷嘲熱諷,譏笑道:「怎麼?難倒又想讓你的心上人在我們妖月宮抖威風嗎?嗯?掌儲大小姐?」

舊愛,請自重! 顯然,碧藍是在諷刺寒冬身為掌儲,三個月前竟然帶著外人來妖月宮鬧事,簡直就是叛徒。

「我說碧藍,赤炎公子早已和寒冬姐結成道侶,怎麼就不能來妖月宮啦?」

歐陽夜站出來反駁著,早在三個月前找人冒充赤炎公子的時候,公然宣布赤炎公子與寒冬的道侶身份,為的就是能夠讓赤炎公子順理成章的幫助寒冬從而插手妖月宮的事情,這樣以來,外人說不出什麼閑話,哪怕妖月宮的人也不好說什麼,道侶之間,生死相許,締結的更是靈之契約,互相幫忙,天經地義,誰敢說不是,誰又能說不是。

「他是寒冬的道侶,那你又算什麼,擅闖我們妖月宮後山,可有經過我的允許?」

「為什麼要經過你的允許?」歐陽夜伶牙俐齒,嘴上功夫向來厲害的緊,道:「寒冬姐可是妖月宮的掌儲,難倒她帶人來後山,還需要向你彙報不成?更何況,本小姐隨意進入妖月宮,是得到飛燕婆婆特許的,她老人家可是妖月宮的宮主,怎麼?你有意見?」

碧藍沉默不語,臉上也浮現出冰霜,眼中殺機更是若隱若現。

歐陽夜本來還想說什麼,旁邊的寒冬微微搖首,她知道碧藍一直看自己不順眼,不過她也從未理會過,轉身望著古清風,輕聲道:「公子,我們走吧。」

「這就走?」

古清風本來還準備瞧會兒好戲,現在看來,好戲倒是瞧不成了,站起身,拍了拍衣袂上的灰塵,正要跟著二人離去的時候,一個人突然擋在寒冬的面前。

「寒冬師姐,既然來了又何必急著要走。」

說話的是一位看起來狂傲的年輕男子,也是妖月宮的親傳弟子,紀山。

「我剛出關不久便聽說寒冬師姐你找了一位了不起的道侶,聽說這人還是上古時代傳奇霸主赤霄君王的傳人,姓古,名清風,道號赤炎。」

紀山面帶笑意的看向古清風,說道:「想必閣下就是鼎鼎大名的赤炎公子吧?」 「年輕人,不錯嘛,還算有點眼力。」

古清風笑吟吟的打趣道:「沒錯,我就是鼎鼎大名的赤炎公子。」

或許是沒想到古清風會這麼說,紀山先是一怔,而後冷笑道:「哦?閣下看起來很狂妄。」

「沒錯,我這個人打小就很狂,早就習慣了。」

「呵呵……」紀山嘴角的笑意愈發濃郁,道:「聽聞閣下不僅擁有無堅不摧的絕對之力,也擁有堅不可摧的磐石之軀。」

古清風聳聳肩,笑道:「別說,還真是這麼一回事兒。」

旁邊,歐陽夜實在忍不住了,一邊使著眼色秘密傳音道:「你這個傢伙要不要這麼高調,哪有人自稱自己是鼎鼎大名的,還說打小就很狂?還習慣了?我去!你就不能謙虛點低調點?」

「妹子,你不是教我面對妖月宮的人要狂妄嘛!」

古清風的秘密傳音過來,歐陽夜回應:「真正的古清風的確很狂妄,但他並不高調啊,而且他的那狂狂妄……是那種漫不經心很隨意也很無所謂的狂妄,是由內而發的狂妄,是一種很被動也是一種很安靜的狂妄……具體我也說不清楚,反正不是你這樣赤裸裸高調的狂妄。」

本想還說什麼,這時,紀山上前一步,凝聲道:「既然如此,不知在下可否向赤炎公子討教一二?」

古清風這邊還沒開口,歐陽夜就搶先說道:「紀山是吧,我聽過你的名字,你既然知道我家哥哥的名號,自然也應該知道他的實力,他殺道尊如宰豬屠狗一般容易,我勸你還是不要自找沒趣,你根本不是我家乾哥哥的對手。」

「呵呵。」

一旁的碧藍突然笑道:「紀山師兄或許不是真赤炎公子的對手,但並不代表他不是假赤炎公子的對手。」

碧藍的聲音傳來,寒冬與歐陽夜內心皆是咯噔一下,寒冬不動聲色,只是眉頭微微蹙了一下,而歐陽夜表面上也並沒有流露出任何驚慌失措的表情,非但如此,小丫頭反而還哈哈哈大笑起來,笑的前仰後合,直不起腰,那樣子就仿若聽見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話一樣。

「假的……哈哈哈哈!真是……真是……笑死個人兒啊!哈哈哈……」

歐陽夜拍著古清風的肩膀,笑道:「哈哈,好哥哥,她竟然……竟然說你是假的……哈哈哈!真是笑死我了!」

與此同時,古清風的耳中傳來小丫頭的傳音,道:「老九,你千萬不要慌張,也不要怕,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沒錯,你現在這個樣子就很好。」

古清風向她使了個眼色,示意自己知道。

「哼!真正的赤炎公子早在三年前就已經在四方大域的太玄碑下灰飛煙滅。」碧藍冷笑道:「一個灰飛煙滅的人,便是死絕,根本不可能死而復活,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故意找人冒充的赤炎公子!」

「誰告訴你我哥哥灰飛煙滅了?你親眼看見了嗎?沒有吧。」歐陽夜故意裝作很鎮定的樣子,說道:「更何況就算我哥哥三年前真的灰飛煙滅,誰又告訴你灰飛煙滅就不能死而復活呢,你不行,並不代表我家哥哥不行。」

走至碧藍的面前,歐陽夜又說道:「碧藍,我告訴你,我哥哥乃是赤霄君王的傳人,他的本事之大,不是你能想象出來的,也不要用你那井底之蛙的眼光去看待我家哥哥。」

「你說什麼!」

嘩!

碧藍周身光華綻放,靈力爆發而出。

同一時間,歐陽夜周身彩色光華亦如火焰般燃燒起來,瞪著碧藍,道:「怎麼!想動手啊!來啊!姑奶奶怕你啊!」

「找死!」

碧藍大怒之下祭出飛劍刺向歐陽夜。

說時遲那時快,嗖的一瞬間,寒冬閃身出現,微微一抬手,僅用兩根手指輕輕的夾住劍尖,也不見她有什麼動作,只見指間光華閃爍,飛劍頓時被寒霜冰封,砰的一聲,震的碧藍悶哼一聲,後退兩步,這才站穩。

「寒!冬!」

碧藍氣的滿臉煞白,胸前起伏不定,死死盯著寒冬,而她剛才握著飛劍的那隻手顫抖不止。

寒冬一揮手,將飛劍丟在碧藍的面前,並未理會碧藍,對著古清風和歐陽夜說:「我們走吧。」

「活該!」

歐陽夜瞥了寒冬一眼,隨後離開,古清風倒也沒有說什麼,跟著離去。

「寒冬!現在妖月宮上下所有人都知道你找了個假的赤炎公子來矇騙大家,我告訴你,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等我們找到證據,我看你這個掌儲還能不能坐得穩!」

「嘴長在你身上,你想怎麼說都可以!」

寒冬沒有轉身,甚至沒有看她,只是冷冷冰冰的回了一句。

「寒冬,你不要得意,一個赤霄君王的傳人,或許不好驗證真假,不過,要想驗證一個赤炎公子的真假,那真是太容易了!你等著吧。」

「好,我等著!」

「過些日子便是我們妖月宮的周年慶典,到時別說你找的赤炎公子是假的,縱然他是真的赤炎公子也幫不了你!」

「那我們就拭目以待好了……」

話音落下的時候,寒冬三人早已從妖月宮後山消失的無影無蹤。

「臭****!」

碧藍盯著寒冬離去的背影,惡狠狠的一字一頓道:「等周年慶典的時候,本小姐看你這個臭****還能不能如此從容!」

「碧藍師姐,這赤炎公子真的是假的?」

紀山也望著寒冬三人離去的背影,若有所思著,其實關於這個赤炎公子究竟是不是假的,他也不知道,不過大家都在傳,他也有點懷疑,本來今天想動手試一試,奈何也因寒冬在這裡,並沒有動手的機會。

莫說他不知道,碧藍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碧藍也只是懷疑而已,並沒有確鑿的證據。

「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我們妖月宮的多位長老都已外出尋找證據,到時,就算他是真的赤炎公子,我們妖月宮也會讓他成為一個假的!」

「你是說長老們準備捏造證據?」

紀山像似有些明白了,說道:「如果捏造證據讓所有人都認為他是個假的,那所謂的赤霄君王傳人這個名頭也就對我們妖月宮來說再也沒有任何威脅,這一招還真是高明啊!」 在回去的路上,歐陽夜站在一輛玉象大輦上,拍著胸脯,呼出一口氣,道:「剛才在後山的時候,碧雲那個可惡的女人突然蹦出來說老九是假的,還真是把我嚇了一跳,寒冬姐,她是如何看出老九是冒充的?」

與歐陽夜比起來,寒冬就顯得冷靜許多,回應道:「她並不知道,應該只是懷疑,剛才不過是詐我們而已。」

「懷疑?」歐陽夜皺著眉頭詢問:「好端端的她幹嘛突然懷疑老九是假的?玲兒姐冒充的時候,並沒有露出什麼馬腳,老九這次是頭一次冒充,也沒有露出什麼馬腳,她為什麼會懷疑?」

「一個三年前灰飛煙滅的人,突然死而復活,換做是誰,都會有所懷疑的。」

「我倒是把這件事兒給忘了,不過只要我們沒有露出馬腳,讓他們隨便懷疑去吧,竟然還要大言不慚的找證據?找什麼證據?古清風那個傢伙無父無母,從哪蹦出來的都沒有人知道,讓他們儘管找去吧,隨便找。」

寒冬幽幽道:「我現在擔心的是周年慶典。」

聞言,歐陽夜也想起來臨走時碧藍似乎所說過所謂的周年慶典,而且聽她的話音似乎到時候還會有什麼大動作。

「寒冬姐,你放心就是了,隨便他們到時候怎麼折騰我們都不怕,反正我已與紫陽他們那些老前輩打過招呼,菲兒姐、水雲姐也會幫我門,還有火德老爺子,他可是古清風最親近的人,而且他老人家也說過,需要幫忙,儘管開口,到時候如果真出了什麼事情,大不了到時候讓他老人家過來一趟給老九作證就是了,誰怕誰啊。」

「這是其次的……真正讓我擔憂的是仙府。」

寒冬一直都知道如果不是幕後有仙府撐腰,二長老斷然不會這般三番五次的公然爭奪宮主之位。

「仙府應該不會光明正大的支持二長老吧?」

「仙府不需要光明正大的支持,幕後支持就夠了。」

歐陽夜仔細想了想,這的確是一個頭疼的問題,她也知道,如果沒有仙府撐腰,寒冬絕對不會像現在這般孤立無援,正是很多人都知道二長老的幕後有仙府支持,飛燕道尊的故友那些本來有能力幫一把的人也不得不因為仙府而卻步。

「要不……我給蘇嫿姐去一封信,看看她有沒有時間?」

「不可!」

「蘇嫿姐很疼我的,而且她人很好,她若知道你有困難,一定會幫忙的。」

「夜夜,我也與蘇嫿仙子有過一面之緣,而且還得到過她的指點,自然也知道蘇嫿仙子的為人,如果可以的話,我也希望蘇嫿仙子能幫我,不過……我與蘇嫿畢竟只是點頭之交,怎麼好意思麻煩她,而且……最重要的是。」

寒冬嘆息一聲道:「這畢竟是我們妖月宮的事情,外人插手的話,只會遭人非議,更何況蘇嫿仙子又是聞名天下的仙子,若她因為幫我,而遭人非議的話,我這輩子都會自責的。」

聽寒冬這麼一說,歐陽夜這才意識到自己把問題想的太簡單了。

「夜夜,這段時間你先留在山莊努力修鍊,其他的事情暫時不要管。」

「寒冬姐,那你呢?」

「我想離開幾天,去一趟桃花秘境。」

「你去桃花秘境做什麼?」

「我想去找找我們妖月宮的幾位老祖。」

「啊?還去啊!你都去了那麼多次都沒有找到……我看就沒必要去了吧。」

歐陽夜曾聽寒冬說過,如果能找到妖月宮幾位老祖的話,這件事兒還有挽回的餘地,可惜,妖月宮的幾位老祖在逐月娘娘神秘消失之後,也離開了妖月宮,這些年來一直都有傳言說妖月宮的老祖在桃花秘境隱居,為此,寒冬找過很多次,只是從來都沒有結果。

「而且桃花秘境剛剛發生過混亂,裡面很危險……」

「正是因為桃花秘境不久之前發生過混亂,所以我才要再去一次,秘境法則發生混亂,依託法則存在的洞府都會變得不穩定,如果我們妖月宮的幾位老祖真在桃花秘境隱居的話,這次應該能找到他們。」

「那要不……我陪……」

歐陽夜本想說陪同寒冬一起去,只是話到嘴邊,又硬生生的咽了回去,因為她知道桃花秘境剛發生過混亂,自己實力現在還很弱,若是一起去的話,非但幫不了寒冬,反而還會連累她。

「好妹妹,你的心意姐姐心領了,乖,這段時間就待在莊園努力修鍊吧,我很快就會回來的,而且……」寒冬又看了一眼躺在大輦裡面酣睡的古清風,說道:「而且這段時間你一定要保護好公子,妖月宮的人既然已經有所懷疑,一定會想方設法來試探公子的身份,你且要小心才是。」

「放心吧,他們又不知道我們住在哪裡,更何況山莊又有那麼多陣法籠罩,給他們三個膽子也不敢闖進來。」

「夜夜,事關你們二人的安危,一定不可大意。」

「知道的,老九這個傢伙這麼重要,我向你保證,只要有我歐陽夜在,誰也別想動他半根毫毛。」

「傻丫頭,讓你小心,不是因為公子對我們重要,人家畢竟送給你一把無價之寶彩雲之劍,現在又冒充赤炎公子,對你對我來說都是無比大的恩情,我們不能慢待人家,更不能連累人家。」

「放心吧,知道啦!」

「還有你自己也一定要小心。」

「好啦,寒冬姐,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啰嗦了,我又不是小孩子,況且,憑我現在的實力,加上大自然守護,誰能殺的了本小姐!」

的確。

寒冬很清楚歐陽夜擁有神秘的大自然守護,她也親眼見識過那種大自然的恐怖,知道擁有大自然守護的歐陽夜,一般人恐怕很難對她造成傷害。

即便如此,她還是很擔心,畢竟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她不希望歐陽夜出現任何意外,也不希望受到任何傷害。

夕陽西下,日落漸黃昏。

回到山莊之後,寒冬並沒有及時動身,而是又仔細檢查了一邊山莊的陣法,再三確定正常運轉之後,直至深夜的時候這才離開,而且離開之前,她還特意見了一面雪姨,把自己要去桃花秘境的事情告知雪姨之後,這才離開,也只有雪姨在,她才敢把歐陽夜獨自留在山莊。 待寒冬離開之後,古清風依舊是除了喝酒就是曬太陽,歐陽夜閑的無聊,再三叮囑古清風最近一定要留在山莊,連哄帶騙,外加恐嚇威脅之後,她也安心閉起關來,********祭煉著自己心愛的彩雲之劍。

當然。

為了防止古清風離開,歐陽夜閉關之前又把能開啟的陣法全部開啟,直至將山莊里三層外三層徹底封鎖之後,小丫頭才心滿意足的閉關祭煉。

而古清風呢。

仍然是該幹嘛還幹嘛。

這是他不想出去,若是想出去的話,又豈是這幾個小小的陣法能夠困得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