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甘小雞興奮的喊了聲。

Home - 未分類 - 「是。」甘小雞興奮的喊了聲。

二人也已經回到了三號街區。

只見馬克剛好從店裡被人丟了出來。

「哎喲喂!你們這群天煞的,既然敢丟我。」馬克一邊謾罵著,一邊捂著屁股站了起來。

曹魏跑到馬克身邊:「小克克,這都發生什麼了?」

馬克眼見曹魏回來,立馬哭喪著喊道:「大人…這實在沒天理了呀,那黑熊趁著你不在,喊來十幾個獸人,不但打了我,還要霸佔我們的店鋪啊。」

「黑熊?」曹魏眯著眼走進了店鋪。

只見黑熊帶著十幾個獸人,正在收拾著什麼。

「黑熊!」曹魏喊了聲。

黑熊聽到這個聲音,頓時感覺胸口一懵。

不過細細一想,自己身邊有十幾個人,而對方就一個人,難道還怕他不成?

「怎麼滴?我黑熊就在這裡,有種過來打我呀。」黑熊看起來很囂張。

獵夢者小隊 曹魏對此只能無奈的搖了搖腦袋。

原本不想動用傷天害理的那一招。

但是現在人家這麼主動的送上門來,自己也不得不教育教育他,什麼叫「曹魏最大」。

「黑熊,我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如果還不趕快讓你的人滾蛋,並且還清欠我的兩百黑金,你的下場將會很凄慘。」 「你嚇唬誰呢?我這邊有十幾個人,還怕你不成?」黑熊大聲喲呵著,但是自己卻不敢上前。

十幾個手下也覺得好奇,畢竟要是在往常,黑熊老大,早就一馬當先的衝上去了,可現在卻窩在幾人身後。

「老大,我們要揍他嗎?」一個小弟詢問著。

黑熊心想,不需要自己動手,到時候萬一真打不過,自己再跪地求饒也不遲。

「上!干他喵的。」黑熊喊了聲。

十幾個獸人各自揮動棍棒沖了上去。

曹魏身形一變,十幾個曹魏瞬間出現,各自以一種詭異的身法,出現在了各自的對手身前。

「凸字崩壞。」十幾個曹魏同一時間動手。

只聽見店鋪內哀嚎遍野,此起彼落,十幾個人在一瞬間倒在地上捂著褲襠嗷嗷直叫。

黑熊此時徹底驚呆了。

沒想到曹魏既然如此勇猛,一眨眼的功夫就將自家的小弟收拾了個乾乾淨淨。

十幾個曹魏重新合成一人,左手握著右手的手肘,右手左右扭動著,小眼睛在黑熊身上打轉。

此時的黑熊,再也升不起一絲反抗的念頭。

跪在地上不斷的給曹魏磕著頭,嘴裡還喊道:「大哥我錯了,求你別對我下手,之前我真的有眼不識泰山。」

曹魏聽著,喊來了馬克。

「馬克,他剛剛打你了是吧?」

馬克點頭,指著還有點悶的胸口:「大人,我現在還胸悶難受。」

曹魏回頭看向黑熊:「你也看見了,你打了我的手下,他現在胸口還悶的很,我也不需要你賠償什麼,將這張合同簽了就行。」

說著,曹魏從胸口摸出了一張合同。

黑熊好奇的瞄了眼合同,只見上面寫著「終身賣身契」五個字。

「大哥,我真的錯了,你就饒了我吧。」黑熊不想簽,他想要自由。

曹魏蹲下身子,以一種和黑熊相同的高度,詢問道:「真的不簽?」

黑熊搖了搖腦袋。

曹魏很無奈,抬起右手,一記「凸字崩壞」瞬間使出。

「哦哦哦哦…」黑熊的慘叫聲異常凄慘。

曹魏再次詢問道:「簽還是不簽?」

這次黑熊猶豫了,如果不簽,自己的老二註定要被徹底摧毀。

可是簽了之後,自己又要失去自由。

「我簽!」在半秒鐘的艱難抉擇后,黑熊在合同上籤了自己的大名。

曹魏樂呵的收起了合同。

看向那群哀嚎著的獸人們時,講道:「限你們三秒鐘之內離開,否則你…」

曹魏的話還沒說完,那群小弟如同風一般的跑了出去。

曹魏在一旁搖著頭,暗自感嘆這群獸人不去當運動員可惜了。

這時,只見門外走進來兩個地精。

好奇的在店鋪內掃視了一圈,見到高大的黑熊后,立馬跑上前,阿諛諂媚的講道:「黑熊哥,我是黑狗幫的二哈,這次奉我們老大的命令,請求你去收拾一個人。」

黑熊看了眼一旁的曹魏。

曹魏只是點了點頭,黑熊就裝出一副很有逼格的樣子,講道:「說,要收拾誰?」

二哈掏出一張畫像。

這張畫像雖然畫的很粗糙,但是從帥氣的輪廓,高高鼻樑,帶有殺傷力的眼睛,可以看出,這人就是曹魏。

「滾!給老子滾!」黑熊一巴掌扇翻了二哈。

要他出手去教訓曹魏?他喵的簡直就是開玩笑。

二哈捂著火辣辣的左臉,一臉委屈的正準備說些什麼時。

曹魏轉過了身來,與二哈對視。

「你!怎麼是你!」二哈被嚇得不輕。

這人他認識,就是畫像上的人沒錯。

曹魏笑眯眯的走上前:「回去告訴你們老大,如果不想黑狗幫就此覆滅,明天送五百黑金過來。」

「咕…」二哈咽下一口了唾沫。

此時的他已經被曹魏強大的逼氣所震住。

「我…我…明白了。」二哈驚慌失措的跑出了店鋪。

這件事將會成為他一生的夢魘。

同時曹魏那霸氣,吊炸天的形象,也深深的刻在了他的腦海中。

曹魏眼見二哈跑遠,看了眼還有點雜亂的店鋪,讓馬克和甘小雞繼續收拾,自己則是決定帶著新收的小弟黑熊,出去逛逛,巡查一下民情。

黑熊顯得有點不情願。

畢竟在從前,黑熊出去的時候,都是被人稱為老大。

可現在頭上有個曹魏,總感覺低了別人一階。

「老大,我可以不出去嗎?」黑熊委屈的詢問著。

曹魏講道:「不行,你今天必須跟我出去。」

黑熊無奈了,只能像個受委屈的小媳婦一樣,跟著曹魏離開了店鋪。

曹魏站在門口,詢問起了整條街區的現狀。

經過黑熊描述,第三街區總共被分成四個利益塊。

分別是賭場,妓院,酒館和雇傭屋。

同時,每個利益塊都成立了各自的幫派。

按照黑熊所說,如果曹魏想要在第三街區立足,就必須尋找到一方勢力,附屬於他們,並且定期的繳納一定的保護費。

當然了,曹魏可是威名顯赫的神子大人,自然不會去附屬任何人。

要是誰想找自己麻煩,來就是。

黑熊最終也無可奈何。

畢竟曹魏的實力他是親眼目睹,只要不是雇傭幫來找麻煩,黑熊覺得曹魏已經可以在三號街區站穩腳跟。

「走,我們去酒館看看。」曹魏很隨意的說了聲,帶著黑熊就去了最近的一家酒館。

因為現在還是下午,並未被夜色籠罩的緣故,酒館里看著還沒多少人。

曹魏走進去,和黑熊隨便找了處地方坐下后,一個地精小二立馬湊了上來。

「喲,黑熊哥今天來這麼早?和往常一樣,夜逍遙?」

黑熊看向了曹魏。

曹魏很好奇這夜逍遙是什麼東西。

「來兩杯夜逍遙。」

「好勒。」小二轉身離去,沒多久就端著兩杯不明液體走了過來。

黑熊看的直流口水,曹魏眉頭鎖緊,直到小二將夜逍遙放在自己面前。

這夜逍遙曹魏實在不想吐槽。

看著像極了黑暗飲料。

從表面看,就像是各種不知名的東西混合而成。

而且最為讓人受不了的,還是不斷翻滾的泡泡。

「小哥,看你的表情,第一次喝?」小二出於好奇,詢問著。 曹魏眯著眼喝了口。

這感覺,就像是貓屎咖啡,加上發酵后的童子尿。

「小哥,你家這玩意確定是給人喝的嗎?」曹魏深表懷疑。

小二聽了淡淡一笑。

同樣的話小二早已聽了不下上萬遍。

每個要嘗試喝這夜逍遙的人,第一次總會說難喝。

但是之後就會徹底迷戀上這種酸苦臭的味道。

就好比坐在曹魏對面,喝的不亦樂乎的黑熊。

「哇…就是這感覺,好爽。」黑熊舒服的喝完了一杯夜逍遙。

曹魏對此非常敬佩。

這麼難喝的東西,黑熊硬是喝出了一種此物只有天上有的感覺。

「小兄弟,相信我,這東西你只要喝完,絕對會迷戀上這夜逍遙。」小二勸說著。

曹魏才不信,所以也不會再去觸碰這難喝的東西。

開始詢問起了這家酒館,還有沒有什麼其他喝的東西時,曹魏很絕望。

「大哥,難道咱就沒有實誠點的東西?」

小二尋思了會,講道:「有,有一種酒名叫三碗包你瘋,絕對好喝。」

「額…」曹魏心裡彷彿有上萬頭草泥馬奔襲而過。

同時心裡尋思著,自己應該如何拯救這個市場。

讓這群無知、可憐、弱小的地下種族,喝到什麼才是人間甘露。

「系統爸爸,有辦法製造酒飲嗎?」曹魏在腦海中詢問起了系統。

系統立馬給曹魏列出了一張的清單。

這些清單上標註著各種釀酒的儀器。

曹魏一眼帶過,感覺價格還算實惠,總共才要一萬分解點。

這對於如今的自己來說,還是可以承受的。

所以直接選擇了兌換后,這套設備瞬浮現在了曹魏的腦海中。

同時系統頁面,也出現了一個自備設施頁面。

「這…」曹魏已經無力吐槽。

原以為這設備,應該是實體,可以從背包內取出來。

可現在倒好,根本取不出來,只能放置在腦海當中。

「系統爸爸,我感覺我們應該坐下來好好談談。」曹魏很嚴肅的說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