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三人當然不知道,龍虎妖宗在青龍聖地閉關數月,吞噬了一具龍身,導致它的妖身,早已強悍無比,哪怕是連尊者一重的攻擊,都可以擋住,更何況是三位武皇巔峰的峰主!

Home - 未分類 - 他們三人當然不知道,龍虎妖宗在青龍聖地閉關數月,吞噬了一具龍身,導致它的妖身,早已強悍無比,哪怕是連尊者一重的攻擊,都可以擋住,更何況是三位武皇巔峰的峰主!

「殺!」

楊峰主等等二十五位強者,都爆發出來了驚人的殺機,種種武魂,種種功法,種種法寶,不斷綻放,光芒絢爛,鋪天蓋地,竟是有種滔天洪水的威勢,可怕無比,朝著秦南四人,狠狠捲來。

「花開無間,七傷劍氣!」

妙妙公主率先一聲大喝,屈指一彈,無數的粉色光芒,在這二十五人的身上,齊齊綻開,緊接著一朵七色妖異的花朵,綻放開來,從那花心中,噴出了滾滾劍氣。

妙妙公主晉級武皇,尚未成功,現在仍是武宗境巔峰的修為,但是她吸收了秦南的混沌之氣,修復了不少的本源,她一身的戰力,儼然有了武皇境五重的地步。

武皇境五重,並不能在這場戰爭之中,起到關鍵作用,但足以拖住二十五人一個呼吸的時間。

一個呼吸的時間,極為重要。

「亂心散!」

趙方雙手張開,嘴唇一吐,一道煙霧,飄散而出,籠罩眾人。

原來這亂心散,乃是一種太古禁藥,一旦被亂心散籠罩,哪怕是武皇境巔峰的強者,也要眩暈一陣。這種禁藥,本來是趙方拿來對付秦南的,沒想到在這裡,派上了用場。

「道破符!」

司馬空厲喝一聲,袖袍一甩,二十五張符籙,落在了那七色花朵上,緊接著符籙炸開,化作滾滾的火焰,將那二十五位強者,全部籠罩。

這連竄的攻擊,都是迅速飛快,只耗費了一個呼吸的時間。

雖然妙妙公主、趙方、司馬空三人的修為,只是相當於武皇境四五重的存在,但是他們三人都是經驗豐富,配合起來,天衣無縫,流暢無比。

任憑這二十五人,修為強悍,在這狂風暴雨的攻擊之下,都被拖住了腳步。

只是這短短一瞬,秦南就出手了。

他和龍虎妖宗,作為五人之中武皇境巔峰的戰力,龍虎妖宗以肉身擋住眾人,妙妙公主等人趁機拖住眾人,而他就來攻擊!

「星空炸雷,鳳凰之火,無邊刀氣,元嬰鎮壓!」

秦南一聲厲喝,張口吐出元嬰。

那元嬰一出現,天空上的死侍官,滿臉的笑容,瞬間僵住,瞳孔瞪大。

這是什麼元嬰?

只見元嬰騰飛在二十五人頭頂上,三十三道金色的龍紋,驟然大亮,發出了一道道的龍吼聲,緊接著無數的星空之雷、鳳凰之火、冰冷刀氣,像是來自天穹的洪水,兇猛的傾瀉而下,將那二十五尊修士,瞬間覆蓋!

「不好!」

楊峰主等人,臉色大變。

他們萬萬沒有想到,秦南的元嬰,又變的更強了。

「祭出殺招!」

楊峰主一聲厲喝。

只見他們剩下的十五位峰主,渾身氣勢,都是恐怖暴漲,一招一式,契合天地,具備了濃濃的天地之力,連續不斷,朝著那元嬰轟擊過去。

尊者,乃武道之尊,對於武道的理解,早已無比可怕,他們這些看似簡單的攻擊,則是蘊含了強悍無比的力量。

哪怕是秦南的三十三金色龍紋元嬰,在這連番兇猛的轟殺之下,都開始劇烈搖晃起來。

「哈哈哈!秦南,你們就兩尊武皇境巔峰,還妄想攔住我們二十八位強者?簡直是痴心妄想,你就等著受死——」楊峰主發出了刺耳大笑。

妙妙公主三人,臉色齊齊一變。

楊峰主這話不假,秦南元嬰縱然逆天,也只能鎮壓片刻!

畢竟,秦南只有一個人!

「少給我廢話!」

秦南還未等楊峰主的狂笑聲完畢,一雙眼睛之中,充斥了無邊的戰意,開始瘋狂起來!

二十八位又如何?

今天哪怕是來一百位,他也要戰到筋疲力盡,頭破血流,絕不退縮!

然而,就在這一刻,異變突生。

轟!

無邊的光芒,閃耀而起,凝聚成一條恐怖的大龍,鑽入那楊峰主等等二十五人之間,盪開了無數的爆炸,那爆炸的威能,使得楊峰主等人,臉色無不大變。

這一幕的驚變,來的太過突然,哪怕是秦南等人,也沒有想到。

「受死!」

伴隨著一道驚天怒喝,一尊身影,帶著恐怖的氣息,驟然降臨,一拳轟下,霸氣如虹。 第四百六十七章遭遇偷襲

「誰?」

死侍官和楊峰主等人,瞬間一驚。

這股氣息,無比磅礴,完全不弱於秦南。

可是,到底是誰,敢與他們飛揚聖地作對,來幫助秦南?

突然之間,死侍官、楊峰主等人的腦海之中,都閃過了一個身影,那是在第一關萬血墳的時候,取得了第七,叫做「零」的散修。

「這是……」

妙妙公主也是愣住了。

只見那到身影,氣勢磅礴,回過頭來,對著秦南,淡淡一笑,道:「算算時間,也有半年沒見了吧?你啊,還是一點也沒變!」

此人,赫然是宮楊!

他得到了九字真言傳承,不斷修行,同時在密切關注著下域的動向,直到死亡之海開啟的時候,他得知了秦南如今的處境,立刻出關,來助秦南一臂之力!

「楊哥!」

秦南面色一喜,他沒有想到,會在這個時候,與昔日的兄弟重逢。

妙妙公主回過神來,沒想到這居然是昔日的宮楊。

「好了,現在不是我們敘舊的時候,這些人交給我們,你速速登上奈何橋,追擊蕭仲煌!」宮楊與之前,大不相同,說話之間,字音鏗鏘,帶著一股霸道氣勢。

「嗯?」

秦南當下運轉戰神左瞳,掃了一眼宮楊,在發現對方的修為之後,心神一震,當下沒有任何猶豫,道:「好!」

話音一落,秦南腳尖一點,收回元嬰,朝前衝去。

「想逃?做夢!」

楊峰主等二十五人,都是怒火中燒,他們不知道眼前這個傢伙,到底是什麼來歷,但是想要憑藉這個傢伙,就將他們全部攔住,這也太狂妄了吧!

二十五位武皇巔峰,瞬間發飆,氣勢恐怖。

「雖然殺不死你們,但是攔住你們,還是綽綽有餘!」

宮楊一身長嘯,翻起手來,朝著二十五人,狠狠一拍,從他的掌心之中,一枚古老的兵字,驟然沖刷而下。

殺殺殺殺!

剎那之間,滔天的殺氣,充斥奈何橋上。

無數道古老的身影,齊齊演化出來,每一尊身影,都好像是強大無比的殺戮死士,無比瘋狂的朝著二十五位強者,兇猛衝去。

九字真言,每一字都是奧妙無窮,令蒼嵐大陸的強者,都是垂涎無比。

宮楊施展出來的「兵」字,雖然無法重現昔日神威,但是招來神兵英靈,還是綽綽有餘。

「斗!」

宮楊毫不停歇,又是一聲長嘯,從他的身上,噴出了四個古老的斗字,這些斗字,沒入龍虎妖宗、妙妙公主、司馬空、趙方的體內,他們四人的氣勢,瞬間暴漲!

「好強!」

妙妙公主、司馬空、趙方眼中,都閃過了一絲驚色,沒想到秦南的兄弟,居然如此強悍,當下興奮的大喝一聲,爆發種種神威,朝著二十五位強者,狠狠殺去。

儘管他們修為不夠,但是這些人,無一不是人中龍鳳,絕世天驕,手段無窮!

這一剎那,局勢瞬間變化,楊峰主等等二十八位強者,居然被宮楊等五人,全部困住!

秦南掃了一眼後方的局勢,當下心神大定,修為全力爆發,橫渡奈何橋。

他每踏出了一步,就有無數的冤魂咆哮,在他耳邊響徹起來,哪怕是司馬空的道法,作用也是逐漸削弱下去,緊接著在秦南的面前,出現了無數的幻象,這些幻象都是昔日的秦天、鐵三等等人,秦南這些親近的人,神色都變得猙獰起來,嘶聲大吼。

「我之道心,何等堅定,區區鬼怪,也想亂我?」

秦南一聲厲喝,在他頭頂之上,演化出來了一口古老大鐘,鐺的一聲巨響,那奈何橋上的神秘力量,瞬間被震成了粉碎。

秦南腳尖一踏,無數的星空之雷,纏繞周身。

清心蕩魔決,盪滅魔頭!

星空之雷,來自太古星空的雷霆,諸邪不侵!

秦南整個人,在這奈何橋上,速度暴漲,直追遠處的蕭仲煌。

蕭仲煌原本滿臉輕鬆得意,當他察覺到身後的氣息之時,一張臉色,瞬時大變,駭然道:「秦南,怎麼可能——」

「受死!」

秦南戰神左瞳展放出來了劇烈雷光,配合著體內元嬰,徑直在蕭仲煌的頭頂之上,演化出來了一個虛無的眸子,從那眸子之中,噴出了滔天雷光,朝著蕭仲煌狠狠殺來。

蕭仲煌一張臉色,勃然大變,眼中露出了一抹驚慌!

他的修為,不過是武皇境七重的存在,跟秦南相比較起來,根本不是對手!

如果真的被秦南纏上的話,他恐怕會在登頂死神台前,就會被滅殺。

「糟了!」

楊峰主等人臉色蒼白起來,萬萬沒有想到,戰局瞬間萬變,他們一下子就處於了弱勢。

如果蕭仲煌在這第二關被擊殺的話,他們該如何向問道老祖交待?

妙妙公主、龍虎妖宗等人,都是心神一震,眼中閃出了劇烈光芒。

只要蕭仲煌一死,那麼所有一切,全部結束!

「違反規則,我代表死亡之海,對你審判,給我滾下去!」

就在這時,一道驚人的大喝聲炸開。

只見到死侍官一頭漆黑頭髮,瘋狂亂舞,一雙猩紅的眸子之中,綻放出來了血紅之光,他的身形,朝前大步一垮,一掌跨越虛空,直接拍在了秦南的身上。

「你——」

秦南臉色大變。

這名死侍官,乃是半聖級別的存在,修為恐怖如海,他豈是對手?

秦南根本還未來得及做出反應,他就只感覺自己的身形,被恐怖的掌力,瞬間擊中,渾身骨骼剎那間破碎,連破碎之聲還未響起,身形被擊飛出去。

妙妙公主、宮楊等人,臉色瞬時大變,根本沒有料到,這名死侍官突然會動手!

但是,死侍官的修為太強,發生的太快,他們根本來不及阻止!

等他們回過神來的時候,秦南的身形,如同離弦之箭,被當場擊飛,朝著那猩紅無比,有著無數冤魂嘶吼的孟婆河,墜落下去!

那孟婆河中的無數冤魂,像是見到了美味佳肴,神情更加振奮,徹底瘋狂。

ps:23.00—23.30,還有兩章。 第四百六十八章引靈雷罰

孟婆河,乃是整個死亡之海,聚集死靈最多的地方。

死侍官非常清楚,只要將秦南打入孟婆河之中,那麼秦南必死無疑!

「哈哈哈,秦南,讓你對我出手!」

蕭仲煌見到這一幕,微微怔了怔,當下發出了刺耳狂笑,神色興奮,腳步一踏,身形朝著奈何橋對岸,迅速衝去。

「我們走!」

楊峰主等人,都是臉色一喜,不再戀戰,齊齊閃去。

秦南都死了!

他們還有任何顧忌?

憑藉妙妙公主這些人,根本不足為懼!

「秦南!」

妙妙公主見到這一幕,瞳仁縮成了針狀,她沒有任何的遲疑,腳步一踏,身形朝著秦南掉落的方向,極速飛去。

「回來!」然而這時,龍虎妖宗突然伸出了大手,將她的身形,直接拉住,開口吼道:「你簡直瘋了,你這樣跳下去,你也會沒命!」

「你給我鬆開!」

妙妙公主一雙美眸之中,湧起了滔天怒火。

生亦如何,死亦如何,不管是生是死,她都決不能眼睜睜看著秦南,在她面前被那無窮死靈吞沒。

孤單雙人牀 「都給我安靜下來!」宮楊突然厲聲喝道:「誰都不要衝動,你們都要相信秦南,他絕不會死!哪怕是孟婆河,也要不了他的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