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需要花錢的地方很多。可我需要花錢的地方的確很少,另外為了我以後不受這樣桑拿浴一樣的待遇,我決定還是替你們換一輛車。」趙國棟一本正經的道。

Home - 未分類 - 「你們需要花錢的地方很多。可我需要花錢的地方的確很少,另外為了我以後不受這樣桑拿浴一樣的待遇,我決定還是替你們換一輛車。」趙國棟一本正經的道。

「國棟,沒有必要,真的沒有必要。」徐秋雁也趕緊勸道。

自打那一夜打破三人之間的禁忌之後,關係挑明了,反而沒有那麼多顧忌了,原來只是越過了生理上的關係,但那一夜之後卻是真正把心理禁忌也徹底打破了,這讓兩姊妹既覺得羞慷,又覺得像是放下了心中一塊巨石。

反正都已經這樣了,誰還能怎麼樣?你情我願的事情,外人也沒有人知曉,這反而有一種說不出的誘惑和刺激。兩姊妹從坊織廠出來時就是相依為命,本來也就沒有打算分開,現在這樣一種結局似乎也是冥冥中上蒼註定,想到這一點,兩姊妹反而坦然。

「沒有必要?很多事情都沒有必要,但是能夠更好的享受生活,為什麼非要虐待自己呢?」趙國棟笑了笑,很隨意的在徐秋雁結實飽滿的臀部拍了拍,「走吧,這種事情還是聽我的,別聽春雁的。」

徐秋雁心中一盪,又心虛的環顧了一下四周,炎陽似火。這大中午的也沒有客人,銷售們都躲在寬敞明亮冷氣開放的展示廳里。

個小、時之後,徐秋雁已經略顯生疏的駕駛著一輛香檳色的沃爾沃如駛出了天馬庄,那輛奧拓車已經被直接寄放在那裡,委託二手車交易商處理掉。

徐春雁有些忐忑不安,強勁的冷氣讓車內溫度迅速涼爽平來,趙國棟看了看徐春雁有些局促的神色,安詳的問道:「怎麼了?」

「國棟,我總覺得你這樣,」小,

「好了,春雁,秋雁,你們總覺得我是不是為你們姊妹做的太多?不,我覺得,我們之間似乎不應該用誰為誰作了多少來衡量什麼,要說也應該是我感到慚愧才對。和你們姐妹倆都陰差陽錯的走到這一步,而且社會現實還迫使我不的不顧忌其他。」趙國棟輕輕嘆了一口氣,「不過我也想,只要我們自己幸福就足夠了,其他對於我們來說都是可有可無,不是么?」

這也是趙國棟正式挑明三人之間這種微妙關係,有些東西老是梗在心中掖著難受,真要挑開了反而輕鬆了,趙國棟也是厚顏如此,與其那樣憋著難受,還不如說開來好些。

徐春雁身子一顫,目光溶溶。望向趙國棟,趙國棟也是目光坦然,一手握住徐春雁手,導一隻手卻已經按在了徐秋雁微微顫慄的香肩。

很淫蕩,很猥瑣,很無恥,但我喜歡! 第九十二節奮進

才鄧市長凡經就今市經濟狀況講行了瀝報。今市芯舊不飢經濟狀況運行很一般,既沒有什麼特色,也沒有什麼值得一看的亮點,而與其他發展較快地市的距離越拉越大,我不知道在座諸位感受到這份壓力沒有,總之我是倍感壓力,到省裡邊開會,每每省里領導提及其他地市的經濟發展。我心裡就發緊,就怕省領導點到我們懷慶,讓我回答問題,這份滋味可真不好受

趙國棟雙肘撐在會議桌案上,目光在台下流轉,「同志們,現在已經是八月了,二季度的數據報表都擺在諸位面前,大家都自己掂量一下,你在這三個同時間裡究竟做了些什麼工作?對後半年工作有什麼打算?我希望大家心中都要有個數,不要當一天和尚撞一天鐘,我告訴你,混不走了,睜開眼睛看看吧,這個時候都是爭分奪秒求發展的時候,如果你真的覺得自己難以勝任,我奉勸你早一點向市委市府寫辭職報告,不要逼到市委市府最後痛下決心來調整你,更不要耽擱了一個地方一全部門的發展,那你將成為歷史的罪人!」

鋒利如刀的言語在會議室里迴旋,在座的都是來自各縣區的黨政一把手和分管經濟工作的副區縣長,以及市裡各部門的一把手,趙國棟言語中流露出來的森森涼意旋繞著所有人的頸項,感覺如一把鍘刀已然擱在了自己頸項邊上。

今年懷慶經濟發展要說比起去年已經有了長足進展,去年懷慶經濟增速一直在全省后三位徘徊,一度跌落末尾,今年懷慶工業經濟出現了一定程度復甦,經濟增速攀升到全省中游,但是這顯然難以讓這位趙副市長滿意。

下邊的區縣領導都逐漸適應了這個趙市長的風格,下來啥都不問,只問幾個指標數,凹增幅,財政收入增幅,城鎮職工和農村居民收入增加數,然後就是問你有什麼新想法新打算,準備怎樣實施。採取什麼樣的手段和措施來落實。

這位趙市長太難對付,比起何市長來就不是一個級別的,簡直就像是一個索命鬼一般,下來次數頻繁不說,專門挑你短板難處說事兒,讓你隨時隨地都得琢磨著怎樣改進、怎樣發展、怎樣突破,尤其是招商引資這一塊更成了他額外工作,如鞭子一般隨時抽打著縣區領導們要想辦法求進步。

「或許大家對我有些意見1但是我告訴你,這也是我們目前的現實逼出來的。懷慶過去最寶貴的幾年已餐失去了,現在我們懷慶落後了,落後就要挨打!這是老人家說的。現在挨打體現在許多方面,我們要政策抓項目要受到歧視,我們出去招商引資也要受人白眼,省裡邊有啥政策不會首先考慮我們,這一切都可以體現為挨打。」

「看看永粱,前幾年啥狀況,現在啥狀況,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前些日子全國人大一位副委員長才去了,這應省長又去了,應省長網回來,馬上一位國務委員來安原考察又點名要去永梁;可咱們懷慶呢?嘿嘿,說句不中聽的話,我來了懷慶快一年了,連省裡邊領導都沒啥來的,這就是差距。這就是區別!現在別人叫我們懷慶是啥,可能大傢伙兒都清楚,只是不願意承認,三破車!俄羅斯有三套車,我們安原省有三破車,懷慶居其一!」

「可能我們在座很多人不愛聽,但是你想要不愛聽,那就要知恥而後勇,奮發圖強!我們要向改變眼前的局面,那就只有付出比別人更多的努力,付出更大的誠心。只有這樣我們才能趕得上去。」

%,正

趙國棟講起話來語氣慷慨激昂,卻又處處落到實處。肢體語言也相當豐富,很有些煽動力,總能撓到大家內心深處,提起的話題也總是能刺激人的神經,讓你下意識的隨著他的指揮棒而旋轉。

「是我們懷慶工業基礎差了?不是,我們懷慶五朵金花全國聞名,機械工業無論是從技術還是規模來說都堪稱全國地級市前三甲!是我們科技水平差,教育基礎薄弱?不是,安原工業學院和安原建築工程學院在我們懷慶,可以說科技水平僅次於安都郡是我們城市環境差,基礎設施落後,或者自然環境惡劣,發展農業和多種經營條件欠缺?都不是,我們的自然環境和城市基礎設施在全省也是位列前茅,無論是發展服務業還是農業。都有著得天獨厚的條件,但是我們懷慶為什麼會被譽為三破車?!」

趙國棟神采飛揚,目光如電,用手

丑遼心上口,上二已腦袋:「無他。我覺得那就是我們的幹部人心敵」思亂了!前兩年的事情過去了就過去了,現在我們就應該振作精神,全心全意謀發展,一心一意搞建設!」

歷心

會議終於散了。一幫子幹部們三三兩兩從會議室里走出來,有些則目光四處流轉,尋找著各自的目標,許喬成了一干領導們關注的焦點。

那若賢副市長現在主管工業這一塊,而鄧市長分管的城建、交通和國土這三塊則由許喬負責,許喬分管的環保、文化、廣電、新聞出版交給了市長助理李長江分管,而科技則交給了那若賢,衛生則交給了安然,而安然分管的招商引資則交給了常務副市長趙國棟。

這一系列變化也宣示著整個懷慶市政府工作分工的調整完畢,鄧若賢主管工業和科技。無疑取代了孔敬原,雖然孔敬原還掛著市委常委、副市長的職務,但是所有人都知道孔敬原的出局已經是遲早的事情,而那若賢極有可能接替孔敬原成為市委常委。

何照成還是那種面無表情的網毅,你很難看出他情緒的波動,但是也有不少人注意到何照成這段時間似乎蒼老了不少。

「麗娟區長。又有什麼事兒?」趙再棟見到王麗娟走進辦公室,一邊收拾案桌上的文件。一邊隨口問道。

「喲,趙市長,這啥意思啊?沒事兒就不能找你啊,真把我當瘟神啊。」王麗娟嫵媚的笑了起來,「這也太打擊人了吧。」

「得了。得了,麗娟,甭給我來這一套,你從來就是無事不登三寶殿,除了有事兒時候跑我這兒來,其他啥時候來過我這兒?令狐,你說是不是?」趙國棟頭也懶得抬,徑直問正在替王麗娟泡茶的令狐

「令狐,你說說公道話,我有那麼不堪么?」王麗娟滿面嬌嗔道:「我妹妹打電話來邀請我和趙市長回寧陵去度度假,避避暑。瞧瞧趙市長這態度,這不是太傷人心了么?」

,萬

「太陽打西邊出來了么?麗娟區長會有這麼好心約我一塊兒到寧陵度假避暑?」趙國棟斜睨了對方一眼,坐回到辦公椅里,「說吧,有啥事兒?」

王麗娟只是淺笑不語,令狐潮知道這是有重要事情兩人要單獨商量,所以也就知趣的含笑點頭離開辦公室,然後掩上門。

「咦,麗娟。看樣子你還真有給事似的,還得避著令狐?」趙國棟有些好奇的用目光探尋著王麗娟。

王麗娟穿得很時尚,但是卻不張揚,一件白色小翻領緊身襯衣,胸前一朵妖艷的玫瑰絲綉,頓時將清泠和艷麗融為一體。一條黑色的絲緞筒褲,黑色的鑲鑽水晶高跟涼鞋,深色的文胸透過白色的襯衣隱隱透露一抹魅惑之色。

「我是誠心來請您去寧陵度度假,這懷慶雖然環境不錯,但是比起麒麟圇山的氣候來,還是有差距,泡泡溫泉。身體好的還可以在冷泉里去泡一泡。多麼愜意的生活。」王麗娟淺淺一笑,嘴角的酒窩隱現。

「唔,這我相信,寧陵那邊還是有幾個朋友的,都在打電話讓我回去避避暑,休息休息,我這段時間也的確有些累了,真想回去歇歇,嘿嘿,我都快把寧陵當作第二個家了。

趙國棟舒展了一下身體,嘆了一口氣:「可是現在手上事兒真多啊,卑有時間呢?」

「就抽兩三天時間。星期五走,星期天晚上趕回來,也不是多遠。」王麗娟笑笑。

趙國棟總感覺王麗娟可能有啥事兒,目光重新落到王麗娟臉上,「麗娟,是不是有啥事兒?有正事兒就說正事兒,你我之間還用的著藏藏掖掖?」

「嗯,是有點事兒。」王麗娟猶豫了一下,似乎有些不好意思,「趙市長,聽說我們區里馬區長要調到市社會勞動保障局局?」

趙國棟一聽就明白了,咧嘴笑了起來,「嗯,是有這麼一回事兒,社會勞動保障局。老馬資歷也夠了,年齡也到了那個個置,兢兢業業幹了這麼多年。區長位置也被你橫刀奪愛,他本來也是市裡邊下去的,現在回來也是順理成章的事情,怎麼,有啥想法?」

「那這個常務副區長會從哪裡產生?」王麗娟緊追著問道,眼睛中目光流動,格外誘人。

奮進奮進,求票求票,最後幾小、時! 第十卷層巒迭嶂第九十三節立信

麗問紋個幹啥」趙國棟朗聲笑了權來,瞅了1著,「你該去問呂秋臣才對,怎麼來問我?」

「呂部長那張嘴是鐵門閘,想從他嘴裡撬出點話來,太難了。」王麗娟也不掩飾啥。「我來問您那也是天公地道的事情,誰讓咱們有這層關係?」

「麗娟。說話可得注意一點,很容易引起人歧義的,我可和你啥關係都沒有,這一句話都讓我暈暈乎乎了。」趙國棟站起身來瞪了對方一眼。

「趙市長,這可是你自己胡思亂想,我是說你和我妹妹」王麗娟話尚未說完。又被趙國棟打斷,「麗娟,我和你妹妹一樣清白無暇,啥關係都沒有發生過,絕對純潔的上下級關係。」

王麗娟又氣又急,臉色也有些緋紅,鼻翼也有點冒汗,「趙市長,我是說你和我和麗梅都輪流成為你的下級,有這層淵源在裡邊,也該和其他人不一樣吧。」

「嗯,麗娟。淵源和關係這兩個詞理解起來涵義完全不一樣,慎用,慎用。」趙國棟這才又笑了起來,「據我所知,這事兒還沒有定,雖然市裡邊關於老馬的問題基本上議過了,調社會勞動保障局,但是你們區里這個常務副區長好像還沒有意向,也許組織部在考察醞釀,我也沒有怎麼過問,不過暫時還沒有上常委會研究的跡象。」

「趙市長。是還沒有這個意向,還是已經有了人選只是沒有梅定?」王麗娟緊緊追問。

「麗娟。你這是咋了?怎麼這麼關心這個問題?你怕啥,難道說來個常務副區長就能把你這個區長給撬翻了不成?就這麼沒自信?」趙國棟驚奇的放下手中文件,反問道。

「趙市長,這話可有語病,我倒是聽說有人說你這個常務副市長比何市長還厲害。每一次到了下邊,書記縣長都覺的頭皮發麻,深怕你又給他們找出啥毛病來。」王麗娟迴避了趙國棟的問題,反而把話題扯到趙國棟自己身上。

「呵呵。我本來就是來當惡人的,陳書記和何市長他們唱紅臉,我就只有來唱黑臉了。」趙國棟早就聽說了這方面的傳言,有些更過分的說法更說自己凌駕於書記市長之上,對於這種說法趙國棟嗤之以鼻,如果說自己有些強勢霸道。這話倒還符合實際,但是還沒有說那個副職能凌駕於正職之上,這都是些無稽之談,「怎麼,你和你們匡書記也這麼看我么?」

「匡書記怎麼看我不知道,我倒是沒有那份畏懼感,指出啥問題我們就改正,指出哪樣不足,我們就馬上彌補,這是好事,也是趙市長對我們的關心和愛護。」

王麗娟說的是實話,但是也知道這僅指於自己。

趙國棟的霸道在懷慶沒來幾個月就已經傳開了,從最初的清欠變現就有一大票人栽在他手上,不少自詡有些地位面子的人在他面前都是碰一鼻子灰,灰溜溜走路,後來的馬塗昌、孔敬原,甚至連安然和劉連昌都在他面前被掃了面子。

這樣的角色。你縣耍書記縣長在他面前又如何敢託大?當然趙國棟也不是無端尋釁。那也是能拿捏住你工作上存在的不足和弱點,而且總能提出不少相當中肯的改進意見,正因為這諸多因素才造就了趙國棟在縣區領導們心目中的這種矛盾形象。

自己能夠挺直腰板不也是因為有著與趙國棟這層特殊的關係么?連匡楊都很佩服自己敢在趙國棟面前據理力爭,而且絲毫不懼,原因就是他不清楚自己和趙國棟這層特殊關係,這也為自己很是贏得了匡楊的不少尊重。

趙國棟沒有理睬王麗娟的恭維話,懷州區委副書記、常務副區長馬邸即將升任市社會勞動保障局局長,這個消息已經不是新聞,而懷州區空缺出來的常務副區長由誰來擔任很是惹人眼目。

懷州區區委書記匡楊和區長王麗娟大概心目中都各自有各自的理想人選,而市裡邊也一樣有各自的觀點,至少趙國棟知道市委副書記譚立峰和市委常委、組織部長呂秋臣在這個問題上就有分歧。

而陳英祿似乎對於這個,人選問題還沒有明確的意見,至於何照成。根據趙國棟的觀察,他在這方面的話語權或者說影響力甚至不如譚立峰和呂秋臣,這大概也是他這個市委副書記、市長在區縣裡的威信不夠高的一個重要因素。

個市長。作為市委第二副書記,在人事問題上,你也許可以沒有決定權,但是你絕對不能連話語權和影響力都欠缺,那無論你這個,市長品德無論多麼好,能力多麼全面,那都是空話。

你就是三頭六臂,如果沒有幾個,能夠跟著你跳的起替你賣命的幹部來實現你的工作思路工作意

而要實現有人跟你上躥下跳,有人為你賣命,那就必須要政治上給予他們念想,如果沒有這一點,你就算有基礎,那也遲早是灰飛煙滅的份兒,沒有那個人是只願意付出而不求回報的,尤其是政治前程。

何照成對於人事問題沒有太大的影響力,也就是說關鍵還是掌握在陳英祿手中。

「麗娟,如果你真的有合適人選,我建議你最好不要去找別人,最好直接找陳書記。向他闡明你自己的想法和觀點,求得他的支持和理解。小。趙國棟沉吟了半晌之後才道:「現在為了這個個置,已經有很多人在鑽營,據我所知譚書記和呂部長好像意見不一致,所以決定權在陳書記手中,至於其他人,你也知道那都是在常委會上舉舉手而已,除非涉及他們至關緊要的問題

王麗娟知道趙國棟這是肺腑之言,但是她也有她的難處,匡楊的意見和她心目中合適人選不一致,如果她冒然去找陳書記,一來陳書記願不願意聽是一回事,而且聽了會不會對自己產生別的看法,這一點也很重要。

在人事問題上。書記和區縣長的歷來都是各唱各的調,各吹各的號,但是毫無疑問,書記才是最終諫言者,自己這樣去難免不會給陳書記留下一個不太好的印象。

王麗娟猶豫的神色落入趙國棟眼中,他當然知道這其中的難處,作為一個區長可以說你對一個副區長都沒有多大的諫言權,至於說常務副區長人選的影響力就更微弱得可憐了。

區委書記在其中有很大的發言權,同時還要看這位區委書記在市裡邊的影響力,就像自己當初在西江時,不是也自信滿滿,但是在誰擔任常務副區長時還是沒有能遂願,賀同那樣庸庸碌碌的角色最終擔任常務副區長。

「怎麼,怕在陳書記那裡留下不好的印象?」趙國棟笑了起來。

王麗娟有些不好意思的點點頭,在趙國棟面前也沒啥遮掩的。

「這樣吧。明天我邀請了幾家江淅過來的汽車精密件生產商過來考察開發區投資環境。晚上要設宴招待他們」何市長明晚另外有安排,陳書記要參加這個宴會,你如果有時間也可以來。到時候,我可以找機會幫你提一提,剩下的就看你怎麼在陳書記面前表演了。」趙國棟斟酌了一下才道。

「啊?這當然好,不過我貿然來好不好?。王麗娟驚喜之下立即又覺得不太妥當。

「沒啥,這幾個江淅那邊過來的客商都是通過我私人關係介紹過來的,並不一定有投資意向,得先看看這邊的情況。成不成還在兩可之間,你王麗娟真要有本事從開發區把他們挖到你懷州區,我趙國棟只有高興,絕無不滿趙國棟大笑起來。

「那梅冶平還不得把我活錄生吞了?」王麗娟也是嫣然一笑,「嗯,趙市長。那我找個機會就說有工作向你彙報,這樣也就顯得自然一些,你看行不行?」

「行啊,麗娟你考慮問題可真是蔣水不漏啊趙國棟想了一想才道:「你是不是想讓老盛上?」

藏克明是懷州區資格頗深的副區長,也是區委常委,和王麗娟關係處得很不錯。很多工作上都對王麗娟十分支持。這一次馬都升任市社會勞動保障局任局長,常務副區長就空缺出來,匡楊想要讓組織部長秋輝上,秋輝一來是匡楊嫡系,而來性格很強勢,王麗娟到不是懼怕對方,而是擔心很多問題上難以和自己合拍,這樣也會讓懷州區的工作給拖下來。

趙國棟聽王麗娟介紹了情況,也覺得有些難處。

秋輝和藏克明他都認識,但藏克明他熟悉一些,畢竟是政府這條線上,工作也算是兢捷業業,屬於勤勉型的角色,和王麗娟搭對倒是很合適。

秋輝性格張揚外露,若是當了常務副區長,恐怕就真要像自己這個。常務副市長一樣有股子咄咄逼人的味道,王麗娟自然不願意和這樣的人搭對。所以也才明知道這樣做有些不合適,但是還是要硬著頭皮來走這一遭了。

「麗娟,這樣。你我在這兒商議都是白搭,明晚找機會探探陳書記的口風吧。」想不通的事情趙國棟也就懶得多想。王麗娟既然找上自己,自己自然不能推辭,趙國技知道這既是幫王麗娟在懷州區樹立威信,同時也是為自己在王麗娟和藏克明那裡樹立威信的時候。

第一更求票。五一勞動,俺也勞動,希望兄弟們也勞動一下,把手按下投票鍵,把你們的雙倍月票投出來,讓俺再創輝煌! 江國棟邊接電話,一邊笑著對陳英祿道!「眾女子,帶心士廣靈啊,聽到今晚甫里要宴請江淅那邊來的客商,她就想方設法攀附上來了,這不電話都打來了,假借彙報工作要過來呢,我說我在陳書記辦公室,她也不怵。」

「噢?王麗娟?這丫頭。有啥好怵的?國棟,聽你那意思我這辦公室就是龍潭虎穴一般,別人都不敢來,就你敢隨進隨出?」陳英祿點燃一支煙,深深吸了一口,頗為享受的道:「要來就來吧1這本來也就是一個,見面會,王麗娟能聞到味道就跟上來,這說明她當領導才是再用心當!這才是我們希望看到的領導!讓她過來吧,見見江淅客商也是好事,開發區雖然是市裡直管。但懷州也算是我們市裡的長子,不能厚此薄彼啊!」

「國棟,有些人那天會後下來反映,說你說話太刻薄,批評人太不顧面子,什麼三破車,當一天和尚撞一天鐘,什麼歷史罪人,我看有些人聽得耳朵發燒啊!我就說不是罵狠了,而是罵輕了,罵少了!你一天坐在辦公室里讀讀文件小看看報紙,喝喝茶,投資商就上門來了,企業效益就好轉了,私營經濟就發展起來了,農業就風調雨順了?」

「幹不了就趁早讓位。別耽擱發展,這句話我贊同,就像你說的,去年你說是大局未穩。人心未定,現在呢?時間一晃就過去了大半年,攤子還是那個。攤子。屠夫還是那個屠夫,案板上的肉也就那麼幾塊。你怎麼向市委交待?」陳英祿也說得有些上火,「你批評他幾句,他還覺得沒給他面子,你裡子都沒有給我弄好,我還能給你面子?!整天不思進取,就知道鑽營謀官。這樣的幹部我看市委就真該考慮撂下幾

陳英祿現在已經不是一年多前才來的那個陳英祿了,現在他自信在懷慶已經能夠牢固的控制局面,所以精力也就漸漸的轉向了懷慶經濟發展上,他才四十六歲,如果能夠在懷慶搞出一番成績來,尋找到一個更好的定位不是不可能,而要實現這一目標,那就需要在振興懷慶經濟上下功夫。

在他心目中何照成無疑是一個不合格的市長,當初讓何照成擔任市長就是省里的一個,失誤,在他看來何照成更適合在紀委或者政法委這一類部門工作,相對而言剛性原則性更強一些,像主持一方政府工作對他來說擔子太沉婆了一些,他的性格缺陷決定了他無法勝任市長這樣角

當然這只是陳英祿個人看法,也幸好省裡邊把趙國棟這個有些另類的異端安排到了這裡當常務副市長,先前他還有些疑慮這位似乎是搭了戈靜順風車的傢伙是不是徒有虛名,但是大半年工作開展下來,幾個套路使將出來都是有聲有色。清欠變現和蒼龍峪墓園開發,簡直把財政上這一套路數玩得爐火純青。原本捉襟見肘的財政狀況頓時緩解,而且還贏得了省裡邊有關領導的表揚,這讓陳英祿也倍感有面子。

冶金機械廠改制也讓陳英祿見識了趙國棟在經濟工作上的靈敏噢覺和堅毅執著。

嘉華集團已經出問題了,陳英祿通過一些渠道知曉,福建那邊打擊走私風暴越舌越猛,嘉華集團被牽扯進了遠華走私案中,難脫其身,就算是讓其入主,它也根本無力履行承諾。

而趙國棟一直懷疑的企業清產核資存在問題也被證明是正確的,原廠長朱德超一伙人利用廠里制度弊病內外聯通,串通評估單位,活生生將價值將近三千萬的設備價值和三千多萬的應收款化於無形,這種行徑讓陳英祿也是觸目心驚。

現在鄧若賢負責冶金機械廠改制重組,安宇機械和湖南三一重工都表現出了對冶金機械廠的興趣。和雙方的洽談都在緊鑼密鼓的進行,這也預示著治金機械廠的改制終於迎來了一抹曙光,而陳英祿也最為欣賞趙國棟那種關注提醒而不參與的態度,放手讓那若賢去運作,既履行了他的承諾,也防止了改制再出現偏差。

正是在這樣的情勢下。陳英祿才希望趙國棟能夠幫助他肩負起振興懷慶經濟發展的重擔,今年懷慶經濟雖然有所復甦,但是看到寧陵和永梁的突飛猛進,甚至連通城和千州這所謂另外兩輛破車都出現了加速的勢頭,陳英祿就更感心焦。自己主政已經接近兩年,懷慶這樣的基礎都拿不上去,這可就真有點說不過去了。

「陳書記,我也贊同您的觀點,你不想幹事兒,也別耽擱人家。」趙國棟點點頭,一邊端起陳英祿的茶盅走到飲水機旁替他把水斟上,然後重新放在陳英祿面前,顯得格外自然,「市委就是應該把那些思想開放,工作作風踏實的幹部放在重要位置上,尤其是歸寧、懷州和慶州區縣以及開發區的幹部任用心。1委更應該慎重考慮,汝是關係到我們懷慶經濟發展典第1」爾懷慶崛起的關鍵。」

兩人相談甚歡,外邊陳英祿秘書兩次悄悄推開辦公室門縫隙,見老闆和趙市長說得很入港,知道陳英祿最討厭誰打擾他談話興緻,看了看時間,也只有硬著頭皮出去,把原本一個預定好的接見給推到第二天。

秘書心中也是羨慕這位趙市長咋就這麼得自己老闆欣賞,像這樣長時間談話而且老闆興緻心情這樣好的情況極為罕見,而據他所知,趙市長已經是幾度和陳書記這樣促膝長談了,難怪外邊都有人傳言,懷慶市政府能一言九鼎的不是何市長,而是趙市長。

正琢磨間,卻見一道修長秀麗的身影出現在門外。

「王區長啊,您找陳書記?」秘書印象中這位女區長一個人來找陳書記好像還是第一次,有幾次來都是和匡書記一起來的,「今天恐怕不巧,陳書記有重要事情。」

「哦?戴秘書,可趙市長說他在陳書記辦公室,讓我過來啊?」王麗娟滿面驚奇,「趙市長不在陳書記這兒?」

啊,趙市長叫您過來的?他在陳書記辦公室,他們倆一直在辦公室里談話,陳書記不喜歡別人打擾他談話,所以,既然是趙市長讓您來的,那王區長您趕快進去。」戴秘書沒想到是趙國棟叫王麗娟來的,趕緊引著王麗娟往內間里走。

推開厚重的橡木門,王麗娟一眼就看見陳書記坐在辦公椅中,而趙國棟則斜靠在書櫥旁和陳英祿說得正在興頭上。

「陳書記,趙市長,我沒打擾你們的談話吧?」王麗娟臉上浮起清甜的笑容,微微欠身道。

「進來吧,麗娟區長,陳書記正好說到你們懷州呢,你們懷州今年發展勢頭還行,但是距離市委市府的要求還有距離啊。」趙國棟笑著一揮手,示意王麗娟進來,「你這個當區長的打算怎麼在下半年工作有所突破,向市委市府交上一張滿意答卷呢?」

王麗娟也淺笑著回應:「我不是網聽說有江淅那邊的投資客商來我們懷慶作客么?我們懷州作為懷慶的中心城區,地理位置和環境都最好,基礎設施也是一流,也很想和這些客商們見見面,請他們到我們懷州看一看啊。」

趙國棟很欣賞王麗娟的打扮得體和隨機應變,一件黑色的尖領襯衣,腰肋間用銀色絲線綉了兩朵曼陀羅花,寬鬆的深灰色長蔣褲墜性極佳,高度適宜的高跟鞋一看就知道價格不菲,像是百麗的,也算符合她的身份,真要蹬一雙菲格拉幕,趙國棟就要懷疑她是不是穿貨了。

王麗娟也很會尋找話題,很快就把話題轉到了懷州準備進一步打造工業開發區,利用已經在懷州經濟開發區落戶的兩家鞋類企業,發展制衣、製鞋、玩具、手袋等代工類產業,這也引起了陳英祿和趙國棟的興趣。

「你們怎麼會想要選擇這個行業作為突破口?」陳英祿頗感好奇的

「這中間有一個緣故,盛區長去年在廣東珠三角地區參觀考察時,正好碰見了我們不少懷州籍人在那邊打工,盛區長就和他們聊起那邊工作生活情況,了解到在那邊我們懷州籍在那邊打的很多,而且不少都已經做到了技術主管和銷售主管這種級別。」王麗娟見陳英祿很感興趣,也就靈機一動。

「由於受亞洲金融危機衝擊,沿海地區企業經營狀況出現困難,企業主也在裁員和削減工資,所以不少人都很想回來自己創業,他們不少人已經掌握了一些客戶資源和製作程序和技術,但是圃於欠缺資金和政策扶持,所以前不敢邁出這一步,老盛當時就鼓勵他們回來,區委區府可以給予一定政策扶持支持。並且給他們留下了聯繫電話。

今年有幾個,懷州籍的打工者回來之後找到老盛,老盛就鼓勵他們自主創業,並且安排銀行和信用社在政策允許範圍內最大限度給予支持,所以就有這兩家製鞋企業的起來,也打開了我們區委區府的思

趙國棟給了王麗娟一個讚賞的神色。這事兒不是虛構,盛克明在廣東考察參觀時的確遇到過一些想回來創業的打工者,也鼓勵過他們回來創業,但是是不是遇到那些打工者回來創業的,這就不好說了,不過這也就是一個噱頭,能引起陳英祿的注意力就行。

很憤怒,很鬱悶,很不滿意!月票位置一直在二十多位徘徊,俺不滿意,很不滿意,相信兄弟們也不滿意!我要爆發,但是需要兄弟們的月票支持,今天三更,四更,還是五更?全看兄弟們的月票轟擊力! 寸間一晃半個小時就過去了,趙國棟看看錶,已經六點田」

客人們很快就要到,桂全友和梅冶平陪著幾位江淅客商一整天都在開發區那邊轉悠。主要走了解開發區這邊基礎設施建設情況以及配套企業的合作情況。

「陳書記。您看是不是差不多該過毒了,麗娟區長真還有啥工作要彙報,要不就等到飯桌上再說吧。」趙國棟提醒道。

「嗯,麗娟區長,今天就一道吧,我還真想多了解一下你們懷州區今年發展思路呢。小,陳英祿滿意的點點頭,王麗娟性格活潑伶俐,而且口才也很好,分析起工作來井井有條,對於經濟數據這些也很熟悉,一看就知道是花了些精神的,當幹部的就應該像這樣,務虛和務實得巧妙結合。

「喲,陳書記。這好不好啊?梅主任看見我也參加,那臉還不得一下子就陰平來?。小王麗娟嬌媚的一笑,如春風撲面。

「麗娟。你把梅冶平的涵養也說得太差了一點,就算是不高興,也不至於這般表露形色吧?」陳英祿爽朗的一笑,「走吧,懷州和開發區也可以實現優勢互補嘛,你懷州區不合適的項目可以放在開發區,開發區不適宜的項目也可以擱在懷州區,合作和競爭鬥重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