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琳的身體抖動了一下,儘管穿著厚厚的衣服,周天浩還是感覺到了,他更加的感覺到內疚了。很快,向琳的身體軟下來了,也緊緊的抱住了周天浩。

Home - 未分類 - 向琳的身體抖動了一下,儘管穿著厚厚的衣服,周天浩還是感覺到了,他更加的感覺到內疚了。很快,向琳的身體軟下來了,也緊緊的抱住了周天浩。

「向琳,以前是我的不對,總是想的太多了,我們是夫妻,不應該有那麼多的誤解的,不管我在事業上如何的發展,家庭才是最重要的,我說的是真心話。」

周天浩覺得,這個時候,解釋的太多,沒有意義。

向琳的身體再次顫抖了一下,開口說話的時候,聲音竟然有些哽噎了。

「我也想過了,是爸爸做的不好,可。。。」

「不要說了,爸爸畢竟是長輩,不管有什麼地方做的不好,我都要諒解的,上次我說的話,重了一些,我會找機會,向爸爸道歉的,你不要放在心裡,我一直都是想著,我們能夠幸福的走完這一生的。」

向琳終於哭出聲了,這幾年的日子,她從京城回到了家鄉,和周天浩結婚了,結婚之後的日子,沒有以前想的那麼美好,甚至是充斥著冷戰,她實在是不明白,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改變,結婚之後的兩人,本來是應該更加的水乳交融了,可為什麼相互之間,感覺到陌生了,向琳也想過,自己是有些不對的,但周天浩的工作忙,回家的時間不多,每當她看見大街上那些夫妻,牽著孩子逛街的時候,心裡都會刺痛,可這樣的感覺,她無法說,周天浩畢竟在官場上,工作確實是很忙的。

回到小車裡面的時候,周天浩是抱著向琳的,向琳緊緊的摟著周天浩的脖子,臉色有些紅,她感覺到,這一刻,內心的那些疙瘩,都煙霄雲散了,其實夫妻之間,是最好溝通的,但也是最難溝通的,彼此知根知底了,稍微的不注意,摩擦就出現了,最為了解的人之間,最是不會掩飾感受的。

上車之後,兩人親吻在一起了,周天浩忽然感覺到了衝動,這種衝動,來的很是猛烈,他控制不住,也不想控制,兩人在轎車的後座,緊緊的抱在了一起,衣服和褲子很快都脫下來了,儘管是冬天,但兩人感覺不到寒冷。

向琳的眼睛微閉著,感受著周天浩的衝撞,臉上露出了潮紅。。。。。。

婚意綿綿:億萬老公帶回家 回家的路上,向琳的臉上,帶著甜甜的微笑,剛來時候的那種沉默和抑鬱,一掃而空了,周天浩開車,需要集中精力,向琳時不時的看看周天浩,眼神完全不同了。

下車之後,向琳挽著周天浩的胳膊,兩人慢慢的上樓。

保姆依舊在客廳,顯得有些小心,冰倩已經睡熟了。向琳笑著對保姆說話了,叫保姆早點去休息。保姆看見,周天浩和向琳的臉上,都帶著笑容,臉上也出現了笑容,這段時間,家裡有些火藥味,保姆也跟著很小心了。

將冰倩放在了旁邊的小床上面之後,向琳脫得光光的,鑽進了被窩裡面,周天浩洗澡之後,也只是穿著睡衣。

周天浩緊緊的摟著向琳,早在回家的路上,他就想到了身上的那張銀行卡,裡面可有一千多萬元的錢,這筆錢,周天浩本來是不準備告訴向琳的,想到自己預備著,以防今後有什麼事情,急需要開支,現在,他感覺到沒有必要了,家裡不缺錢,向琳也從來沒有過問過他的開支,缺錢就從家裡拿,自己的工資雖然不多,也從來沒有放在家裡,其實用錢的時候也不是很多的。

「老婆,我這裡還有一張銀行卡。」

向琳看了看周天浩,不是很在意,超市的銀行卡,已經在自己的手裡了,每年都有分紅,具體有多少,向琳也不是很關心,再說了,周天浩在官場上,一些灰色收入,總是存在的,不可能做到那樣的勤政廉潔,人家都收的錢,你要是不收,還真的是不好過的。

看見向琳不是很在意,周天浩也知道向琳的想法。

「老婆,你知道這張卡裡面,有多少錢嗎?」

「我才不關心有多少錢呢,你在縣裡工作,也是需要用錢的,家裡的錢足夠了,冰倩將來的都夠用了。」

周天浩笑了笑,看見周天浩的笑容,向琳忽然察覺到了什麼,一般的數目,老公是不會在意的,也不會專門提出來說的。

「老公,你壞,快說,裡面有多少錢啊。」

周天浩說出來了數目之後,向琳的身體抖動了一下,儘管她見過了不少錢,但這麼多的錢,確實不是她能夠想到的。

「老公,這麼多的錢,是哪裡來的啊?」

「放心,這些錢,沒有一點問題的,你老公多聰明啊,掙錢還不是小事情啊。」

「不行,錢要交給我,我要為冰倩存在,將來不讓女兒吃一點苦的。」

周天浩假裝苦著臉,將銀行卡拿出來了,向琳笑嘻嘻的拿過了銀行卡,當然了,還有銀行卡的密碼。

清晨起來的時候,家裡的氣氛完全改變了,向琳起來的很早,冰倩還在睡覺,向琳到了廚房裡面,和保姆一起做早餐,有說有笑,保姆也看出來了,向琳的情緒很好,自然也就高興了,保姆的年紀不大,從農村來的,能夠到周天浩的家裡做保姆,已經是很不錯了。

吃過早餐之後,周天浩告訴向琳,自己這個春節,準備在家裡多呆一些時間的,但還是要看有沒有什麼異常情況,如果說縣裡有什麼事情,或者說市裡有什麼其他的安排,自己也是沒有辦法的,向琳笑著說,工作還是最重要的,家裡的事情,自己來處理就可以了。

有關向琳的工作,周天浩沒有說什麼,他已經想到了,不要苛責向琳,不知道多少領導幹部的家屬,甚至不用上班,照樣拿工資,而且待遇很高的。向琳不願意在事業上面發展,想到的是家庭,這不是什麼錯誤的。

離開春山市的時候,周天浩的心情好了很多,儘管說和淳于雄之間,有了一些誤會,但他相信,隨著時間的推移,淳于雄總是會明白其中的道理的,兩人的關係,慢慢會恢復到以前的水平的。自己和向琳之間,解決了隔閡,儘管以後,兩人還有可能發生一些爭吵,但只要能夠坦誠相見,就不會有過多的矛盾。

家和萬事興啊,只要家裡能夠和諧,事業上,一定能夠取得更大的成功的。 陳陽的食慾極好,吃下兩大碗米飯。品書網

拍了拍鼓起來的肚子,打了一個飽嗝,陳陽一伸手,叫過來服務員,道:「拿一瓶你們這裡最出名的梅花酒。」

喝酒都在飯前喝,哪裡有在飯後喝的。

張思穎吃得不多,她大多數情況下,更多是在看著陳陽吃。

張思穎的目光裡面始終都帶著懷疑的目光看完陳陽吃下兩大碗米飯,在她的眼中,能吃一大碗米飯就已經是大食量,但陳陽卻吃下兩大碗,更讓她感覺驚訝的還在後面,陳陽又要了一瓶梅花酒。

梅花酒酒勁十足,據說酒量再好的人,也會醉倒。

來梅花鎮旅遊的人只會輕輕品嘗梅花酒,並不敢多喝。

「服務員,算賬。」陳陽見唐果吃完飯,他大聲叫過來服務員,加上那瓶梅花酒一共一百一。

「真夠貴的!」陳陽拿出錢來,沒有多說,右手拎著那瓶酒,說道:「走,回去了,我們今天晚上就喝這瓶酒了。」

又走在河邊,河邊對岸傳來了歌聲,唐果被歌聲吸引,伸出粉嫩的小手,指著對岸說道:「叔叔,我們過去瞧瞧,那裡好像很熱鬧。」

陳陽的左手拎著梅花酒,右手扯著唐果粉嫩的小手,望向對岸。對岸掛著大紅燈籠,有歌聲傳過來,男聲落下,女生響起,好像是情歌對唱之類。

陳陽心情變得很好,在他對陳石耀把他肚子裡面想要說的話都說出去之後,陳陽感覺整個人都變的輕鬆起來,他是醫生沒錯,但醫生卻不能治自己的病,陳陽也有心病,但他卻不能治療自己的心病。

張思穎也有了興趣,不自覺地挽起陳陽的胳膊,說道:「不如我們過去看看,我想那邊一定很有趣。」

「既然你們都要過去,那就過去瞧瞧吧。」

走過連接兩岸的拱橋,在走上二十來米的樣子,前方豁然開朗,這是一處小廣場,面積不大,就相當於一個籃球場大小,廣場四周都掛著燈籠。河水發出「嘩啦啦」的聲響,伴隨著廣場上的歌聲。

廣場男女分成兩列,在廣場右邊播放著音樂。

竟然是一次由當地團委組織的相親活動,參與者的年齡約定在二十二歲到三十歲之間,凡是這個年齡段未結婚者,都可以到廣場參加相親活動,這完全就是一場面對旅遊者的相親活動。

這已經成為梅花鎮的一道亮麗風景線,一周舉行兩次,都是隨興的,陳陽沒有料想到他們今天來正好趕上了相親活動。

張思穎感覺這種活動很有趣,她以前從未參加過這種活動,現在是在梅花鎮,這裡又沒有什麼相熟的人,更不必擔心被記者追拍之類的,張思穎想去參加,但又有些擔心,她試探地問道:「我參加會不會有危險?」

「危險?怎麼會有呢,去吧,說不定就能遇到你的白馬王子。」陳陽笑道。

「一起去吧。」張思穎說道。

陳陽輕輕拍了拍張思穎肩膀,鼓勵道:「去吧,我和唐果就站在這裡看著,反正也沒有規定你去了不可以出來,假如感覺沒有意思,就回來。」

聽了陳陽的鼓勵的話,張思穎才走了過去。

當張思穎出現在廣場女子這邊隊列時,立刻把對面的男人的目光全部吸引了過來,就連先前那情歌對唱的環節都出現了一點點的誤差,男子隊列那邊出現了短暫的停頓。

如同公主一般的高貴氣質,絕美的面容,奪人眼球的傲人酥胸,張思穎簡直就是上天的寵兒,這一出現,就成為女子隊列之中最耀眼的明星。

「好漂亮!」從男人隊列那邊已經傳來了稱讚聲,這些男人來自國內各地,其身家也不同,其中就有精英。

見到張思穎的出現,在他們看來,就是天使降臨,其中兩三名男子不顧相親的規定,主動到張思穎面前遞上名片。

眼看著很好的局面要失控,現場主持者立刻進入下一個環節,她放起了跳舞的音樂,希望彼此有意向的對方可以在跳舞過程之中建立起更好的感情,這也是相親活動之中最為重要的一個環節。

隨著音樂聲響起,早已經有七八名男子走向張思穎。

後面也有人躍躍欲試,機會都是均等,更何況這還有天鵝看上癩蛤蟆的,誰能保證眼前這如同人間天使的美女不會看上自己?

一切在沒有定論之前,都是不確定的,不嘗試怎麼知道不會成功?

大多數男人都是抱著這樣的想法過來,這樣反倒把其他的女孩冷落了。

張思穎被七八名男人圍住,都對她發出了邀請。

假如在社交場合,張思穎自然能應付自如,但眼前這環境卻很複雜,她也是因為一時好玩,才想玩玩的,但沒有想到卻惹出這樣多的麻煩來。

「我是否有這個榮幸和你和跳一支舞?」

一句熟悉的聲音在張思穎耳邊響起,張思穎這才發現陳陽站在她的面前,伸著手,正發出邀請。

張思穎如釋重負,她的芊芊細手搭在陳陽的手上。

在一陣男人的失望的聲音之中,陳陽和張思穎走到廣場中央,陳陽的手輕輕搭在張思穎的蠻腰間。

張思穎的右手搭在陳陽肩膀,隨著音樂聲,倆人翩翩起舞。

「事先聲明,我是來解圍的。」陳陽輕呵道,「我擔心你會成為女人的公敵。」

「我沒那樣大的魅力。」

「我看未必,你看看那些女人看你的眼神兒。」

張思穎不用看也知道,她輕笑道:「她們怎麼看我和我沒有關係,我早已經習慣了被關注,也不擔心被她們多關注。」

「那許菲菲呢?」陳陽冷不丁問了一句。

張思穎踩了陳陽腳一下,「對不起……。」

「沒關係,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你在乎許菲菲怎麼看你嗎?」陳陽問道。

「我不在乎她怎麼看……但是我想知道她怎麼看我的,我只有了解她的心裡,才能贏過她,我不想被她超過。」張思穎說道。

「我看未必吧,你有沒有想過,也許你們彼此都很在意對方的一舉一動,你們或許會成為最好的朋友。」

「不可能!」張思穎態度很堅決地說道。

陳陽輕笑道:「這個世界上沒有不可能的事情,就像我沒有想到有一天,我還會和除了我女朋友之外的女孩子再跳舞……我已經有太久沒跳舞了……你是四年來,第一個和我跳舞的女孩。」 一個星期之後,淳于雄調離了春山市,回到了省財政廳,擔任了廳辦的主任,這個安排,還是很不錯的。淳于雄調走的事情,發生的非常突然,沒有任何的預兆,淳于雄走的很是低調,財政局沒有召開歡送會,接到了文件,淳于雄直接回到省城去了,財政局的一把手,暫時空著,市裡的人事調整,估計也快了。

周天浩沒有去送淳于雄,淳于雄調整的消息,庄必賢給他打了電話,在淳于雄離開的前兩天,得知了這個消息之後,周天浩的心情是有些複雜的,很想去松一松淳于雄,可淳于雄沒有打來電話,如此的情況下,兩人見面,不一定很愉快。

淳于雄離開了春山市,表面上看,沒有任何的影響,似乎是到春山市來鍛煉一段時間的,離開了春山市,雖然說有一些議論,可範圍不是很大,但在市委市政府,還是有著一定震動的,有些人是知道情況的,出現這樣的結局,不得不佩服庄必賢,比如說汪帆。

汪帆這些天的時間,內心很不是滋味,庄必賢和他交換幹部調整意見的時候,他有些猝不及防,這麼大的變動,庄必賢很果斷的提出來了,涉及到兩個縣主要領導的變動,自己提出來的天星縣領導調整的方案,庄必賢支持了一部分,但也否定了一部分,特別是周天浩得到提拔,汪帆很是不滿意,但這樣的事情,說不出口。周天浩雖然年輕,雖然成為縣處級領導幹部的時間不長,但工作的確突出,天星縣發生的改變,很大程度上,都是周天浩的功勞。上次幹部調整,本來是有機會將周天浩調回市直單位。隨便放一個地方,事情就解決了。周天浩是蔡裴琳身邊的人,庄必賢到了春山市。看樣子,周天浩又成為了庄必賢的心腹,這也的幹部。汪帆是看不慣的,自己是市長,你周天浩有多大的了不起,居然不放在眼裡,加之黃思海和汪曉彬的一些話語,汪帆對周天浩已經形成了固定的看法。

庄必賢提出來幹部調整的意見,這是一個信號,證明到春山市時間不長的庄必賢,基本掌握了主動,一方面是庄必賢得到了必要的支持。比如說市委副書記李逸風,就是跟隨庄必賢的,另一個方面,也說明庄必賢基本掌握了情況,已經能夠拍板了。

淳于雄和陳麗之間的事情。汪帆是知道的,淳于雄準備擔任春城市市委書記,汪帆是有些高興的,這是庄必賢提出來的,到時候,問題暴露出來了。淳于雄吃虧,庄必賢的面子下不來,甚至受到省委領導的批評,都是預料之中的事情,想不到的是,淳于雄居然調走了,這麼快就調走了,自己都不知道。當然了,庄必賢到春山市之前,是省委組織部常務副部長,辦好這件事情,不是很難的。

庄必賢是市委書記,李逸風是市委副書記,他們是不可能清楚淳于雄和陳麗之間的事情的,兩人到春山市的時間不長,這些事情,一般人是不會說的,可淳于雄調回省城去工作,怎麼看都是灰溜溜走的,難道說庄必賢已經知道了淳于雄和陳麗之間的事情,放棄了提拔淳于雄的想法。淳于雄能夠回到省城去工作,這是一種保護,最好的保護。

思來想去,汪帆想到了周天浩,庄必賢突然改變主意,調走了淳于雄,提拔了周天浩,這裡面隱隱透露出來了消息,淳于雄的事情,很有可能是周天浩說的,目的是為了維護庄必賢,不要讓今後那種糟糕的局面出現。

想到這裡,汪帆明白了,陳麗以前在天星縣工作,而且也是得到了周天浩的幫助的,後來淳于雄將陳麗調到市裡來工作,這一切的事情,周天浩肯定是知道的,周天浩和淳于雄之間的關係,非同一般,居然在這樣關鍵的時刻,做出來如此的選擇,真的是不簡單啊。汪帆突然覺得,自己以前對周天浩的看法,是不是顯得膚淺了一些。

淳于雄離開春山市的第二天,庄必賢提出來要求,市委組織部馬上組織考核組,奔赴縣市和市直單位進行考核,這次考核的範圍,稍微要廣一些,要多了解幹部的工作情況。林清浩接受了任務之後,沒有耽誤,立即組織了好幾個考核組,還從市人事局抽調了一些工作人員,充實到了考核組裡面。

考核組動作,在春山市還是引發了不少的議論,誰都看得出來,市委要調整幹部了。按照常理來說,周天浩應該是被注意的對象,可惜涉及到了市直幾個主要單位領導的調整,沒有人過於關注下面縣市的情況了。

被關注最多的是市計委和人事局。

計委主任魯元海和人事局局長余元東,兩人的年紀都不小了,如果是在縣市工作,早就從主要領導崗位上面退下來了,兩人的本事也是了得,這些年過去,依舊穩坐釣魚台,余元東甚至將黃思海排斥出了人事局,到天星縣去工作了,擠走了最大的一個威脅,但這一次,兩人沒有那麼幸運了,根據可靠的消息,兩人是到人大去工作了。

這一次,余元東主動到魯元海的辦公室去了。

「老夥計,這麼多年過去了,我們終於要靠邊休息了啊。」

「唉,年齡不饒人啊,也該退下來了,我們倆真的是老夥計啊,這次也一起到人大去了,不過我沒有注意我們的事情,倒是注意到了縣裡的情況啊。」

「你說的是天星縣的情況吧,我也注意到了,這個周天浩,了不得啊,不到三十歲的年紀,就是縣長了,想想幾年前,分配到市裡來工作的時候,還經歷了一些事情的。」

魯元海點點頭。

「這個周天浩,在招商辦工作的時候,就不簡單啊,雖然年輕,但表現很是穩重的。」

「呵呵,老魯,這可是你的驕傲啊,周天浩最初參加工作,就是在招商辦,不管怎麼說,周天浩被提拔了,你這個招商辦主任,臉上有光,將來退休了,也值得炫耀啊。」

黃思海是最為著急的,天星縣領導幹部調整的方案,可能出現了變化,趙長河是到市財政局去工作了,很不錯的地方,據說是因為市委市政府領導職數沒有空缺,所以暫時到財政局工作,呂祥生是成為了一把手,這縣長的職位,不久之前,還是在他的頭上的,可這次的考核,看樣子變化了。考核組不僅僅是考核了他黃思海,也考核了周天浩,這令黃思海的心裡打鼓了,什麼意思啊,是不是周天浩也要提拔了啊。

黃思海專門找到了汪曉彬,汪曉彬也有些含糊了,不是很清楚裡面的原因。

這就叫做聰明反被聰明誤,市委已經確定的調整方案,無意之中被透露出來了,汪帆是心知肚明的,所以說,這次市委明確的調整方案,汪帆是不會說了,如果再次出現了什麼傳聞,庄必賢也不是傻子,可能真的發脾氣了。

汪曉彬和黃思海兩人,都不知道市委這次調整方案的變動,市委組織部考核周天浩,在他們看來,可能也就是掌握一些情況,周天浩的工作,畢竟是做的不錯的。

周天浩自己也是么有想到的,為什麼組織部會考核他,趙長河專門召開了縣委常委會,說到了這次考核的重要,要求所有領導,要正確面對,這其實就是要求,考核組來了,大家都要說好話,不要亂說。趙長河在常委會上面,說到了黃思海和周天浩兩人的工作,周天浩才明白,自己也是被考核的對象了。

略微的激動之後,周天浩還是很平靜的,上一次差點回到市直單位去工作,這一次考核組來考核自己的,雖然都是調整的事情,但組織部的考核,意味著提拔或者是重用,自己已經是天星縣縣委副書記,下一步的重用,難道是分工的調整,主管幹部工作了,如果是這樣的調整,那是沒有必要考核的。

周天浩不願意往深處去想,自己畢竟是資歷不夠的,就是和黃思海比較起來,也是有著一些差距的,所以說,老老實實做自己的工作,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的。

市委組織部的考核工作,進行的非常快,不到一個星期,全部結束,林清浩知道,這次考核的時間緊,進入臘月了,庄必賢是等著召開書記辦公會和常委會的,所以,他要求所有考核組,馬上拿出來調查考核報告,而且親自督促。

有了林清浩的督促,所有考核組都加班寫報告,幹部科更是忙的團團轉,所有的工作,加上考核的時間在內,一個星期全部完成了。

庄必賢聽取考核情況彙報的時候,是很滿意的,這樣的事情,不能夠拖,在組織部工作多年的他是清楚的,你越是拖著,下面的幹部越是著急,有些人還會產生一些其他的想法,是不是需要走動一下了,鬧得人心惶惶的。組織部在這麼短的時間之內,完成考核工作,效率還是不錯的。rq 四年,說長也不長,說短也不短。

陳陽彷彿又回到那過去,只是時間、地點、人物都不同了。

在回賓館的路上,陳陽破天荒的哼唱起一首他最喜歡的歌曲,那首歌曲名叫《情侶》,是他的女朋友作曲、填詞。

假如她沒死的話,現在應該會是一名著名的音樂家了吧?

唐果又趴在陳陽的背上,櫻桃小口湊到陳陽的耳邊,時不時伸出她柔滑的小舌頑皮的舔著陳陽的耳垂,痒痒的,陳陽有時忍不住扭過頭,唐果就會用無辜的水汪汪大眼睛看著陳陽。

誰遇到唐果這樣的女孩子也是沒有辦法,就因為其有天使的臉龐、無辜的大眼睛,誰也不會忍心訓斥唐果這般水嫩、可愛的小蘿莉,即使是陳陽,也時常拿唐果沒有辦法。

比起唐果在非洲、拉丁美洲等地來,唐果在國內已經算是老實很多了,至少唐果沒有別著手槍在大街上亂溜達。

張思穎臉頰微微泛著紅,漂亮的頭髮披散在雙肩,肌膚白皙、粉嫩,剛才跳舞時過於投入,絲毫沒意識到她已經見了汗,她還是第一次在外面跳舞,那種被各種階層的人關注的感覺和參加社交舞會被有身份的人關注不同。

她很緊張,總擔心自己會出錯。

挽著陳陽的胳膊,張思穎臉上又恢復了那股高高在上的公主氣質,她就是公主沒錯,但公主也需要有騎士保護,張思穎第一次感覺可以如此無擔憂得去盡情的玩,身邊這個男人給了她充足的安全感。

他們住的房間緊挨著河邊,陳陽推開木窗,靠在木窗的窗框上,外面傳來潺潺的流水聲,遠處還傳來音樂聲和歌聲,這裡就是梅花鎮,比起喧鬧的都市夜生活,梅花鎮多了幾分安寧。

剛剛洗過澡的張思穎散發著沐浴后的清香,如出水的芙蓉綻放出迷人的光彩,白皙的肌膚愈發得水嫩,似若吹彈可破。酥胸只用抹胸裹住大半,還有小片雪白的酥胸露在外面,乳溝愈發的深了……。

「唐果還在裡面洗澡。」張思穎取了一個酒杯,從酒瓶里倒出點梅花酒,倒滿了酒杯的三分之一。

梅花酒散發著梅花的清香,未入口已經聞到醇香。

張思穎將酒放在鼻子下方聞了聞,才小口抿了一口,「好香得酒。」

陳陽把目光收回來,手裡握著的酒杯只剩下一點酒水,一仰脖,將酒水全喝下肚,「少和點吧,這酒勁很足,坦白說,我不是喜歡這種烈酒,人醉之後往往會做出太多後悔的事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