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裡安靜下來,簡艾將窗帘都拉起,室內變成了一片昏暗,沒有了陽光和紫外線的干擾,這才安安心心的上了床。

Home - 未分類 - 屋裡安靜下來,簡艾將窗帘都拉起,室內變成了一片昏暗,沒有了陽光和紫外線的干擾,這才安安心心的上了床。

……

白雲市鐘樓區,寧夏街。

一輛白色的寶馬商務車停靠在街邊小區的門口。

司機在車外靠著門吸煙,車輛後座,是一身休閑裝扮的高陽。

車窗微微搖下,是剛好能夠露出他腦袋的程度,目光不時的看向旁邊小區的大門,再低頭看一眼手腕上手錶的時間。

不多時,冠桃背著一隻雙肩包小跑著從小區內出來,高陽第一時間注意到她,當下便連忙推開車門走下車去。

沖著她揮了揮手,冠桃看見高陽,腳下的動作不禁快了些,跑到高陽的身旁才不好意思的道:「對不起啊,我剛才找東西找了半天。」

高陽聞言輕輕搖了搖頭:「沒事,時間來得及,上車吧。」

說著,高陽順勢接過冠桃背在肩上的書包,而後打開車的後備箱放了進去。

司機這時看過來,對著高陽語氣恭敬的問:「少爺,出發嗎?」

高陽點了點頭,看著冠桃介紹到:「這是俞叔。」

「叔叔你好。」冠桃連忙禮貌的打招呼。

司機微微一笑,回了一句你好,然後剛要順手將手中的煙蒂扔到地上踩滅,突然反應過來少爺就在旁邊,下一秒便走到垃圾桶旁,將煙頭在手邊樹榦上按滅,最後扔進了垃圾桶里。

冠桃和高陽在車輛後座坐下之後,才側頭輕聲問到:「不是說……坐火車去嗎?」

高陽輕輕挑唇,露出一絲不仔細看都發現不了的淺淺笑意,輕聲道:「俞叔送我們去車站。」

冠桃聞言,瞭然的點了點頭,只是心下一想到自己要和高陽兩個人單獨去燕兒島玩,還是難免有些緊張。

俞叔上了車之後,目光本能的透過後視鏡看向後座的少爺和女同學,心中不覺狐疑。

少爺說要和同學去燕兒島玩,難道就只有一個同學?還是女生?

可儘管心中納悶,俞叔也是不敢說,更不敢問,他的職責只是開車而已。

白雲市火車站就坐落在海城區的中心位置,從鐘樓區冠桃家開車過去大概半個小時左右的時間,只是假期車流密集,稍稍有些堵車,還好車票已經提前買好了。

火車站內人流如潮,比以往的日子擁擠了一倍不止,而這也是假期時白雲市火車站的常態。

冠桃是第一次出遠門,甚至於是第一次坐火車,連火車站內她都是第一次進來。

緊緊的跟在高陽的身旁,生怕一個不小心人流就把她和高陽兩人給衝散了。

而,手上突然一暖,高陽突然伸手牽住了冠桃的手,微微用力的握住。

冠桃還沒來得及反應和臉紅,就見高陽回頭看向她道:「別丟了。」 翌日,午時。

秦南從仙宮離開之後,給凌荒天尊等人傳去了一道神念。不久之後,整個聯盟中的所有主境或以上的強者們,全部都齊聚一堂。

他們這個聯盟,乃是昔日穹宇太荒宗、天虛祖教、三清古教以及弒道一族和一些小勢力們組成。

雖然說當初成立之時,主宰級別的強者,只有寥寥十幾位,但是勝在蓋世霸主、九天至尊、主境強者數量不少。所以,即便這一年多以來,他們的聯盟飽受蒼和葉昭仙以及各方大勢力的打壓,但依然有不少人,藉助著神息戰場,突破至主境,突破為主宰。

眼下整個聯盟之中,主宰級別的強者,已經有了三十六位,主境強者更多。

秦南於眾目睽睽之下,走到了主位之上,盤膝坐下。

凌荒天尊等等人們,亦是臉色一肅,盤膝坐在了蒲團之上。

「何為天尊?何為無上天尊?天尊之妙,在於對規則之力的理解,對於……」

「為何有的天尊強大,有的天尊卻很弱?天尊境界,還有境界,名曰自我、識地、應天、至道……」

這是秦南在開壇**。

如今的秦南,已經不再是一年多之前的秦南,他曾是一位應天境界的無上天尊,他還觀摩過大衍世界山,與諸天萬界中的天才爭鋒,於神秘石室裡面,得到了諸多神秘道法。

他就等同於蒼之重生,葉昭仙復甦。

這一次的**,持續了足足十天十夜,才停了下來。

大殿中的眾人,無論是上至凌荒天尊,還是下至主境修士,皆是大有收穫,甚至還有數十人,因為秦南的**,豁然開朗,體內氣息沸騰,當場有了不小的突破。

眾人散開之後,紛紛進入各大山關,進行磨礪,為接下來的天尊之戰做準備。

秦南也靜下心來,開始參悟神秀閣的丹法、丹術、丹方。

這一參悟,秦南就花了足足一個月的時間,這還只是大致了解,初步掌握。

丹道一途,浩瀚如海,大衍天宗的神秀閣,更是當年諸天萬界中的一個巔峰,秦南若是想要將它們完全掌握,然後達到可以煉製九轉仙丹的水準,那還有著非常遙遠的一段路要走。

秦南仔細考慮了一下,便和周尋道迦葉一起,來到了第九山關,對這諸多強大的天材地寶,進行了一個初步的辨認,確定了它們的功效。

秦南沒有選擇進行煉丹,而是與周尋道迦葉仔細商量,決定拿出其中一半的天材地寶,分發給主境以上的強者們。

這是因為,眼下的時間,實在是太緊迫了,根本無法容許秦南提升自己的煉丹術,去將仙丹給煉製出來。

隨後,秦南拜託周尋道,主持周天不死山內的大小一切事物,然後進入了無主穹圖裡面。

不朽上魔真訣已經圓滿,永恆不滅之體卻還只是半步,所以秦南開始選擇修行永恆不滅之體。

不過,隨著秦南的修行,等到第十天之時,他發現了一個問題。

無論他怎麼衝擊,始終無法凝練永恆不滅之體,總感覺少了點東西。

「看來,要想修成永恆不滅之體,還得需要一個合適的契機……」秦南心中暗道,於是將此事暫且擱置,開始修鍊大同天決。

大同天決的下篇,他已經有了思路,他現在就要著手下篇的具體修鍊之法。

「當初從上古時代回來之時,烽火曾說他會悟出下篇的方法,留在這九天仙域之中。他最終肯定是悟了出來,只是不知道他留在了何地,是否還存在於九天仙域,是否能夠找到……」

「也不知道,他所構想的下篇,與我構想的下篇,會不會有很大的差別……」

秦南想著往事,半餉后才回過神來,全力以赴。

斯人已逝,生者如斯!

時間一點一滴的流逝,一晃便過去了兩個月。

在這一段時間中,整個九天仙域的各方大勢力們,以及各個小仙域的散修們,紛紛都開始動了起來。

其中一大批人,聚集在了第一小仙域之中,還有一批人,聚集在了青穹的下玄境天。

隨著神息戰場的誕生,這一年多以來,無數的強者們,紛紛來到了青穹的下玄境天。

在葉昭仙和各大天尊的幫助之下,下玄境天內已經開闢出來了一個非常廣闊的安全範圍,還打造了數十個古城,懸浮於半空之中。

葉昭仙所設的十大仙門,也位於此處,按照葉昭仙所定的規矩,任何人想要進入神息戰場,都需的先進入十大仙門方可,一旦自行尋路渡過去,只要被發覺了,就會被蒼和葉昭仙聯盟之下的強者們給斬殺。

也在這一日,秦南終於結束了閉關。

經過這長達兩個月的推演,他大同天決的下篇,已經完善了不少,但是距離徹底完成,還是有著很長一段距離。

畢竟,他當初和陳烽火兩個人,藉助著封道書,還加上天極榜之靈的暗中相助,也耗費了很長一段時間,才將上篇給徹底完成。

創造一部法門,那是非常困難的,更不要說是一部絕世之法。

「秦南。」這個時候,凌荒天尊、明初老祖、雙道老祖五人,還有妙妙公主三女,跟隨著周尋道和迦葉走了過來。

「現在距離神息戰場開啟天尊之戰,只剩下最後十五天了,你有什麼想法?」凌荒天尊皺眉道:「此次蒼要借著這次機會,晉陞為天尊。那麼天下人都知道,你肯定會想辦法過去的。不然的話,大局徹底敗矣。」

「所以,葉昭仙和蒼他們,肯定在那便布下了天羅地網,無論是你,還是我們的人,一旦要進入神息戰場,被他們給發覺的話,那肯定會遭到雷霆打擊。」 秦南沉思起來。

凌荒天尊所言不錯,到時候必然要面臨葉昭仙和蒼的雷霆手段。

如果只有他一個人的話,那還無所謂,但他不是一個人。

而且,要是凌荒天尊等人,在神息戰場突破的時候,被葉昭仙等人擒住,用來威脅他的話,那肯定會讓他投鼠忌器。

「眼下距離神息戰場開啟天尊之戰,還有十天的時間。」秦南想到了一個主意,道:「既然如此,那我不妨先行過去,看看能不能將葉昭仙所設下的十大仙門,還有渾天之眼給解決掉。他們若還布下了其他手段,我也可以一一破壞。」

「如此倒是可以,以你如今的修為,想必不會有什麼危險。」周尋道微微頷首,道:「不過有一點你要記住,你最好不要將實力暴露出來,免得提高葉昭仙和蒼的警惕。」

秦南淡淡一笑,道:「前輩,這一點你可以放心。蒼和葉昭仙,兩年前送了我們一份大禮,我總得禮尚往來,也送他們一份才對。」

秦南頓了頓,又道:「另外,我還覺得,我們此行前往神息戰場,如果一一分開,前去爭奪各個機緣的話,對我們不太好。」

江碧蘭點了點頭,道:「嗯,剛才來的路上,我跟凌荒前輩提了。我們覺得,主境強者最好是五人一對,其中必須要有一位巔峰主境,還有一位大成主境。主宰強者的話,便是三人一對,必須有一位巔峰主宰。」

「這個可以。」

凌荒天尊又道:「我們的想法是,在天尊之前開啟的前五天出發,到時候由我親自來帶隊,一共分為三批人,將他們給帶到青穹的下玄境天。」

「如果去了下玄境天,那你們待在什麼地方?」秦南問道。

「這一年半的時間,我們已經在下玄境天內,開闢了十二個據點,這些據點都非常隱蔽,至今沒有被人發現,我們不妨待在那裡。」凌荒天尊說道,又將地圖傳給了秦南的識海。

「凌荒伯伯,我還是覺得,這一點我們得慎重考慮一下。」妙妙公主拖著下巴道:「蒼和葉昭仙那就是兩個老怪物,面目可憎,詭計多端。我有點擔心,他們是不是早就察覺了我們的那些據點,一直不對它們出手,就是為了讓我們放鬆警惕,等到天尊之戰開啟之時,好把我們給一網打盡。」

秦南讚許道:「公主說的有道理,確實很有這個可能。所以,這個據點的事情,暫時就不要著急吧。我此行過去的話,看看能否重新開闢兩三個。如果可以的話,那我們到時候就派一些傀儡之類的,進入其他據點,當做幌子。」

「此計可行。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神息戰場與我們以往進入過的一些秘境,還是有著很大的差別。它分為了……」

秦南等人密謀了足足五個時辰,最終敲定了一個個計劃,秦南這才攜帶著無主穹圖,離開了周天不死山。

臨走之際,秦南不忘去了一趟他們掌握的那一顆天帝之珠裡面。

秦南在閉關之前,就將古飛的殘肢斷骸,全部置放在了天帝之珠最為核心之處,還從第九重山關中,取來了諸多天材地寶,布下驚世大陣,進行溫養。

這兩個月下來,這些殘肢斷骸們,模樣發生了變化,如同融化一般,那一絲淡淡的生機,也逐漸強大起來,想必不需要等太久,就會徹底燃起生命之火。

百息之後,一片虛空之中,秦南的身形浮現而出。

周天不死山遮蔽天機,遊走九天仙域,飄渺不定,這才在當初危難之際,護住了秦南等人的聯盟,沒有被蒼和葉昭仙攻入山中。

此時的周天不死山,已經到了第七小仙域的一片區域,秦南自然也就落在了這裡。

秦南眺望了一下遠方。

無論是回到上古時代,還是當初他尚未成為九天至尊之時,他都曾來過這個地方,見過不少人,發生了一些事情。

如今再看,竟有一種滄海桑田,物是人非的感覺。

秦南搖了搖頭,平復了心情,直接踏入虛空深處,顯示的無影無蹤。

青穹,下玄境天。

有一片區域,徹底被九天仙域的修士們徹底把持,不會有任何危險,也不會有青穹中強大生靈來犯。

在這片區域中,一共有二十六座仙城。其中有十六座仙城,為葉蒼聯盟所設,任何加入葉蒼聯盟的修士和勢力,皆可免費進入裡面,經受庇護。

李王兩家的聯盟,則在此處設立了三座仙城。餘下的七座仙城,分別由仙靈一族,墓門等具備天尊巨頭的大勢力所設。

仙靈一族所設立的仙城,名為朝都。

相比其他仙城所收的入城費,朝都最為便宜,故而吸引的九天修士們,也是越來越多,城門前人來人往。

秦南披上了一層黑袍,順著人流,走入了城中。

「喂,聽說了嗎?今天仙靈一族的公主,要比武擇婿!」

「比武擇婿?不可能吧?那可是仙靈一族的公主啊,而且聽說她相貌絕世,堪稱沉魚落雁!怎麼會需要比武擇婿呢?」

「嘿嘿,這你就不知道了吧。我聽說仙靈一族的族長,專門給她訂了一門親事,結果她居然逃婚了,她的理由是她絕不嫁弱者,所以後來,就給她弄了這一出。」

「原來如此!這樣的話,想必有不少天才來吧?我們趕緊過去看看!雖然我們沒戲,但是看那一群天才打的頭破血流,還是很有意思。」 高陽不笑,冠桃自然也不會強人所難,至少她能感覺到此刻高陽是開心的就行了。

「到時候照片洗出來,記得給我一份。」冠桃揚起臉,看著高陽說到。

高陽點了點頭:「會的,本來我想帶拍立得來的,不過那種相機拍風景不太好看,所以就帶了數碼相機。」

「拍立得?」冠桃聞言微微一愣,眨了眨眼問到:「也是一種相機嗎?」

她雖然對數碼產品不甚了解,不過這種奇怪名字的相機她還真的第一次聽說。

高陽輕聲開口解釋道:「對,是一種拍完馬上就能拿到照片的速成式相機,是我小姨從京城寄給我的。」

「那不就是民國時候的那種相機嗎?」冠桃面色一驚,脫口而出的說到。

她只記得在電視上看民國時期的電視劇,從西洋那邊傳過來的照相機,一個巨大的支架,上面還要蒙著一塊布,拍照的時候會發出巨大的聲響,還會冒出一陣濃煙。

那種相機就是拍完之後,照片馬上就會彈出來。

看著冠桃一本正經的樣子,高陽有一瞬間的懵圈,似是在想她口中的民國照相機是個什麼東西。

半晌,高陽才回過神來,連忙開口解釋:「當然不是了,拍立得很小巧的,比這個數碼相機還要小呢。」

「哦。」冠桃聞言,一副不好意思的模樣吐了吐舌頭,小聲嘀咕:「我就說嘛,民國那種相機應該早就淘汰了。」

高陽見狀,眼中漫上一絲笑意,將手裡的相機遞給冠桃:「你試一下。」

冠桃順勢接過,面色有些為難的道:「我不會拍啊,不要浪費膠捲了。」

「沒事,我帶了好幾卷,喜歡什麼就拍什麼。」高陽說著,伸出白皙修長的手指指了指相機頂端的快門鍵:「從鏡頭看準場景之後,直接按這個鍵就行,按一下就可以了。」

冠桃輕輕點了點頭,有些興奮的拿起相機,雖然沒有用過,但是畢竟不是什麼難學的東西。

將鏡頭對準車窗外的山間景色,嘗試著拍了起來。

燕兒島市位於北方青省,青省比鄰晉省,是北方第二大省,而與晉省全省都在陸地板塊不同,青省有非常多的城市比鄰沿海,其中燕兒島市最是久負盛名,是華夏5A級旅遊城市。

火車停靠在燕兒島市車站之後,原本擁擠的車廂瞬間空了大半,顯然這一車的人大部分都是在假期選擇了燕兒島市遊玩。

高陽牽著冠桃的手走出車站,就聽見人群之中有人大聲的在叫喊:「陽陽!陽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