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日前七夜所購買的藥材就是赤焰靈液的藥材藥方,只不過並沒有詳細的多少標註。

Home - 未分類 - 兩日前七夜所購買的藥材就是赤焰靈液的藥材藥方,只不過並沒有詳細的多少標註。

「赤焰靈液!赤焰草二錢,火陽花三錢,刺焱火蠍毒一兩……這些藥材的分量,挺烈的啊!」

翟老眉頭一挑,仔細的看著手中的藥方,而且讀出了聲。

「有意思,竟然不是丹藥,而是藥液!還是二品高階層次的淬體靈液。」

翟老的眼中,產生了強烈的興趣,繼續看著詳細的煉製之法。

「聽說,你是個靈者?」

少夫人今天又敗家了 翟老突然問了一句與藥方沒有關係的問題。

「碰巧有點兒靈修的天賦。」

七夜謙虛的回到。

「你們夜家,曾經在定國侯手下做事?」

說道這裡,翟老抬起頭看了看七夜的眼睛。

「定國侯?」

七夜眼裡帶著不解的疑問,看到七夜不知,則是搖了搖頭。

「看來是個啥也不知道的小白啊!」

翟老繼續看著手頭的藥方,不再和七夜多說。

看見翟老沉浸了半響,七夜知道,那個所謂的定國侯,恐怕和翟老關係很密切,也或許因為定國侯的緣故,才這般照顧自己。

自己並不認識所謂的定國侯,難道定國侯同夜家有什麼淵源?

看了半響,翟老放下手頭的藥方,而是靜靜的注視著七夜的眼睛!

靈力微動,一股巨力涌動,直接將七夜拉扯到了跟前。

隨後抓著七夜的手腕,一股磅礴的靈魂之力,直接衝進了七夜的身體。

「這個靈液的藥方是用來淬鍊經脈,改善體質之用的!」

翟老先說了這一句話,隨後又道。

「你的經脈很有問題,像是從小被人做過手腳,但是並沒有完全廢掉,也算能夠修鍊。」

「可是因為經脈混亂萎縮的緣故,以至於你的體質極差!也註定修玄的成就有限。」

「怪不得,怪不得你的老師會給你留下這個淬鍊身體的藥方。」

「不過你那老師也太不負責了,你的經脈雖然有問題,可是靈魂之力沒有絲毫問題,而且遠比一般人強大。」

「真不知道,你那老師為何會在你最值得教導的時候離去。」

「你這個時候正是修鍊靈力的最好時刻。哪怕無法修玄也沒有什麼大礙。」

「依靠靈力,你依舊能夠成為強者!」

翟老的話語中帶著靈修強者所擁有的傲然。

一個靈王強者,說出這樣的話,自然極為堅定有力。

「額,翟老。我以前的老師並不是靈修。而是修玄武者。所以並不會靈力修鍊,只能教我一些他偶然得到的靈修靈技,而且只能讓我自己摸索。」

「他老人家也有重病在身,又被人追殺,沒有能力保護我,所以只能離我而去。」

七夜編了一個連續的謊言,一連串善意的謊言。

「哦?原來是這樣!」翟老道。

「我就說,如果你被任意一個靈師發現,必定會當個寶貝徒弟一般教導。」

翟老這話很是看重七夜,不過他並沒有說後面的話,『沒有提到要收七夜為徒』,因為他想考驗一番七夜的天賦能力。

雖然七夜在翟老的眼裡總體不錯,可還沒有達到收下為徒的標準。

翟老本就是心高氣傲之人,自然不會收一個無能的徒弟。

「好了,我來煉製一下這赤焰靈液試試,你好生看著。」

身為五品煉藥大師,翟老出手,自然非同凡響。

赤炎靈液並不是丹藥,而是藥液,所以不需要葯鼎輔助,可是真要說來。

這個二品高階的靈液,恐怕比起三品丹藥還要更難煉製,因為藥液只要有一絲偏差,就會前功盡棄,而且會影響到藥液的品質。

不說對於五品煉藥大師來說,這二品高階的靈液,自然也不再話下。

取出預備好的藥材,翟老準確的抓去了足夠分量的藥材。

靈力波動之間,一團火焰憑空浮現。

數十種藥材瞬間融入了火焰之中。

火焰包裹著藥材,藥材中的精華和藥材渣滓分離。

一團團精華的藥液,在看似恐怖的火焰中呈現出液體的模樣。

在火焰之中,這些藥液並沒有揮發,或是被火焰烤的煙消雲撒。

因為煉藥師凝聚出的火焰,並非真正的灼熱火焰,而是被稱為葯火,也被稱為離火。

意思是隔絕溫度,用來分解藥性,煉製藥材的火焰。

數十種藥材不斷在火焰中分解,失去藥性的藥材渣滓則是直接掉落在地上,成為廢料。

這樣恐怖的靈魂操控,足夠讓人驚愕。

同時淬鍊數十種藥材,即便是是七夜這個煉藥小白,也不得不驚嘆翟老的恐怖。

當藥材淬鍊完畢,所有的藥液完全分離出來之時,這時候也是最為關鍵的一環。

每一種藥材的藥液融合,都有不同的順序和步驟,可是身為煉藥大師的翟老來做。

七夜只覺的眼睛有點兒花,然後,一團濃郁的火焰藥液就在老者的手中凝聚。

恐怖的火炎波動,帶著靈藥所擁有的特性,並且在天地之力的縈繞之中,多了一份靈藥的靈力!

不過是半刻鐘,二品高階的赤炎靈液,竟然在翟老手中完成!

「你看看!」

翟老單手一招,無名指上的儲物戒亮起一陣亮光。

一個精緻的玉瓶出現在翟老手中,而二品高階的赤炎靈液,則是順著瓶口,完全被倒入了玉瓶之中。

從翟老手中接過這瓶赤炎靈液,七夜不禁暗嘆,不愧是五品煉藥大師,煉製這種低階的靈藥,幾乎是信手拈來。

「按照我們事先說好的話。」

「我得到這靈藥的藥方和煉製手法,便教導你一些煉藥之術。」

「這事我自然不會食言。至於你能學多少,這幾日就看你的造化。」

「如果你能在我離開長平城之前得到我的認可,我可以收你為徒!」

翟老之所以幫了七夜這麼多,其實早就看上七夜的為人。

不知為何,只是從內心裡就感覺到七夜的氣質非同一般。

畢竟,七夜是那個叱吒風雲的神劍至尊,自然是非同一般。

「多謝翟老!」七夜也知道兩人看似是一場交易,其實這其中還暗含著特殊的情誼。

或許是翟老覺得七夜不錯,也或許是翟老在照顧昔日好友的後人#### 第二十六章煉藥師玉簡

「這塊煉藥師玉簡,是我特別製作的。」

「本來是為煉藥師公會的普通長老所制,不過就暫時給你了。」

「這玉簡之中,有著詳細的普通藥材的資料,也有我收集整理的丹藥藥方,你好好看看,三天之後,我可要考考你!」

翟老從空間戒指中取出一塊銀色的玉簡,這玉簡是用來存儲大量信息之用的存儲之物,要製作這樣的玉簡,也異常麻煩。

最重要的是。

將煉藥師公會所特製的煉藥術玉簡傳給七夜,這已經不是普通的簡單教導了。

「多謝翟老!」

七夜躬身謝道。

「先不用謝我,你若是達不到我要求,我可是要收回來的!」

翟老這話算是鼓舞七夜,因為這句話中可聽不到半分不高興的感覺。

「你就在藥材集市后的小院兒住著吧。我吩咐了徐濟,以後這長平城的皇都商行,你可以自由出入。」

「你們夜家,有些複雜。現在的你,沒有能力去挑戰劉家!」

翟老似乎得知了關於夜家的消息,他這個做法,無疑是將夜七保護了起來。

「嗯。」七夜回應的點了點頭。

「你下去,自己看看玉簡中的信息吧。」翟老擺了擺手。

身旁的藥材執事立刻迎上來,帶著七夜朝著小院兒行去。

……

……

「徐執事!」七夜叫了一聲。

「夜七公子可是有什麼吩咐?翟老囑咐過,你若是有什麼需要,都可以直接對我說。」

徐執事剛才可是聽到了翟老和七夜的交談。

這不是普普通通的對話,要知道,即便是他也很想得到七夜手中的煉藥師玉簡。

那塊煉藥師玉簡,可不是普通人就能得到的,就連皇室之中,身份尊貴的宮廷藥師,也沒有幾個人有資格得到!

「我想要一些情報信息。你能給我收集一下嗎?」

既然有了翟老所帶來的便利,七夜自然不會客套。

「我皇都商行,明面上看來只不過是個物品交易的商行,其實也是收集情報信息的特殊部門。」

「普通的情報信息自然能夠給你找找,不過涉及到一些特殊的信息,就不能隨意透露!」

徐濟聽到七夜所提供的要求,不禁有點兒奇怪,不過因為翟老的緣故,徐濟也回了七夜的要求限制。

「我想要趙家的全部信息,包括人員實力,平時的防護部署,這個情報應該不是很特殊吧?」

七夜眼裡透過一縷寒光,對於這個趙家,他可是不想放過。

被人惦記著,不如自動去上門,至於是誰送命,那可就不清楚了!

「趙家的人員信息,你是想……」

徐濟看到七夜的臉色,欲言又止。因為他也知道七夜的實力,他不敢相信,七夜會如此莽撞。

「徐執事放心,我不會做沒有把握的事情,多一份了解,也多一份保障,畢竟趙家對我恨之入骨。」

七夜說了一句讓徐執事安心的話。

「說的沒錯,事先做個準備,也許危險的時候有一線生機。這事我馬上就去給你辦了!」徐執事點點頭。

「還有一個小事,也麻煩徐執事了!」七夜又道。

「請講!」

「幫我監視一個人,我們夜家的一個普通子弟!」

「名叫夜周明。」

七夜如今的實力無法直接和趙家抗衡,更不用說劉家。

可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夜家子弟,就想著除掉自己,而且還想傷害自己所在意的人。

這是七夜不能忍的,他可不想自己在被人從背後捅上一刀。

七夜並不害怕被人陷害。

可是他怕自己所在意的人,自己的親人受到傷害。

如果香茗和喜兒在自己沒有顧忌到的時候受到傷害,恐怕又會給七夜留下一輩子的傷痛。

「夜周明?只是監視嗎?」徐執事問。

「那夜周明只要遠離夜家,去了偏遠的地方,就告訴我!可以嗎?」

七夜問道很平靜,可是實力遠遠高於七夜的徐執事,卻感到心頭髮寒。

不知道為何,面對一個實力遠遠低於自己的人,他卻感到了背脊發寒,像是面臨死亡!徐執事也越來越覺得,七夜根本不像是一個青年小子!

「這些都是小事。夜七公子就等我的消息吧!」徐執事點了點頭。

「這是我皇都商行的執事令牌,憑藉這個令牌,能夠自由出入皇都商行的任意一個分行,也可以支取一定份額的黃金或是丹藥符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