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話從完美女子口中發出,蕭塵的額前黑線,是越來越多了。

Home - 未分類 - 這話從完美女子口中發出,蕭塵的額前黑線,是越來越多了。

「我是看出來了,你就是有意難為啊。」

屏住了呼吸的,蕭塵固然忌憚對方,可也不會要一個小丫頭片子來蹂/躪自己的生死存亡。

青帝長生體無瑕無垢,神神聖聖的運轉閃耀著,體內的血氣法力一併奔騰呼嘯,極致沸騰!

蕭塵做好了殊死一搏,全力一戰的準備,哪怕不能與這個有著金丹異象的完美女子一較高下,全身而退,還是有一些把握的。

「你是想要與我廝殺不成?」

丹眸生輝的俯瞰著少年,完美女子巧笑嫣然,醉人心脾,聲線動聽的道:「你既有木系靈體,對我來說,那就有著一些利用價值。

坦白的與你講明了吧,我想要你來與我一起挖掘一座古代秘藏,那是頂尖的超級強者留下來的古代秘藏,當中機緣巧合無需多言,能在這裡遇到你,那也是一種緣分,你來輔佐本聖女奪取那秘藏機緣,事成之後,本聖女可以論功行賞的給予你一些造化。」

利用?

價值?

蕭塵嗤笑:「我還是頭一次碰見你這麼蠻不講理的女人,我可不是那種甘心被人利用的傢伙,你要我輔佐你掠奪秘藏機緣,就不怕我背後捅刀子嗎?」

完美女子始終的保持著一種寧靜朦朧,美麗芬芳,道:「不會,你只要不是想死,就不會那麼做。」

平淡無奇的言語,流露出的是一種自信!

「她是在旁敲側擊的告訴我,我要是敢輕舉妄動的話,她就能捏死螞蟻一樣的宰了我嗎?」

蕭塵腹誹的哼了一聲,這女人也忒小覷了自己啊,那好,自己就奉陪到底的陪她玩一玩。

「姑娘想要我來輔佐你探索古代秘藏,總要把實際情況和我仔仔細細的描繪一下吧。」

聳了聳肩的,蕭塵指著躺在海面上昏迷不醒的趙銘幾個金丹境超級天才,道:「還有他們,那都是我的人,也請姑娘高抬貴手的寬恕了他們。」

「這都是細枝末節,他們怎麼也有著金丹境的道行,一樣是有一些利用價值的。」完美女子頜首微點,仙氣裊裊的道:「古代秘藏的事情,你用不著知道太多,等到了那裡,一切也就都清楚了。」

「呵呵,我不是傻子,你這欲蓋彌彰,三言兩語的就要忽悠我和你去探索秘藏,鬼知道那是不是萬丈深淵,刀山火海啊。」蕭塵調侃的道:「最起碼的,姑娘你也要告訴我你叫什麼,來自什麼勢力,是那一座州域的天才,還有那一座古代秘藏就只有姑娘你一個人知道嗎?」

完美女子黛眉淺蹙,或許是覺得少年的問題太多了,又或者是覺得蕭塵沒把自己的話當一回事。

「天人境十重的修為,身懷木系靈體,在通過他先前的表現,這傢伙的肉身力量,碾壓頂尖的金丹境超級天才,那是綽綽有餘的了。雖然肉身不是一切,只要知道這傢伙肉身的厲害,就可以拉開距離,以法力消磨鎮壓他,可瞧他的模樣,也不似只有一身蠻力。」

美目灼灼的思慮了須臾的完美女子,玉足一點,漣漪擴散,在她背後浮沉的那一輪青色大月,以及這四面八方無邊無際的碧海汪洋,頃刻之間的就是煙消雲散了,天地回歸到了原來的模樣,她道:「我的名字叫做姬瑤雪,是道天域神女宮的當代聖女。」

姬瑤雪?

神女宮?

蕭塵絞盡腦汁的想了又想,也沒有想到一點有關於道天域,神女宮的訊息。

「對了,這幾個傢伙或許能知道。」靈光一現的,蕭塵踢了那趙銘一腳。

姬瑤雪已經散去了金丹異象,不再受到金丹異象壓迫的趙銘,挨了蕭塵這一腳之後,哎呦的便是跳了起來,先是驚恐不已的瞅了一眼那遍體生輝,仙霧繚繞,風華絕代的姬瑤雪,緊接著看到了蕭塵也站在這裡后,那是連忙的傳音道:

「……蕭……蕭塵大人,這女人是開闢出了金丹異象的蓋世天才啊,您……您可要小心啊,我去給您喊幫手去。」

蕭塵想要一巴掌扇死這個狗東西,擺明了就是想要逃跑,卻口口聲聲要去喊幫手。不帶好氣的,蕭塵冷厲的回道;「廢話少說,這位是神女宮聖女,姬瑤雪姑娘。」

神女宮?

趙銘怔了下的,再是滿臉瞪目結舌,難以置信。

「你是知道這神女宮了?」蕭塵一看這廝的表情神態,就曉得有戲。

「當然!神女宮為道天域古代大教,為古代女帝所立,道天域又是天州三千域內的超級大域,這神女宮的實力,縱觀天州三千域,那也是出類拔萃,禁忌無匹的。」

趙銘哆嗦顫慄的道:「蕭塵大人,這女人惹不得啊……我也是奉了您的命令,才來這裡探查,誰知道這女人二話不說就鎮壓了我們。」

「滾一邊去。」蕭塵鄙夷,心中卻尤為沉重,那姬瑤雪是開闢出金丹異象的天之驕女,這一點蕭塵見識到了,可這女人的來歷,還是有些嚇人。

那神女宮,竟是古代女帝所締造的不朽大教,這可是全盛時期的風雷閣也望塵莫及的,該說玄天域上的三大一品仙門大教加起來,也抵不過這神女宮的一角崢嶸。

歸墟秘境的入口接引著上百座州域,這個姬瑤雪在來到歸墟秘境的眾多州域天才里,毫無疑問是那種修為實力,來歷背景,均在巔峰極致的存在。

「去,把其他人都喊過來。」

摒除了雜念的,蕭塵吩咐道。。

「好。」

趙銘掠走。 片刻的,南宮浩等風雷閣弟子,還有那幾個金丹境的超級天才,被趙銘帶到了這裡來。

南宮浩來了后的第一句話那就是。

「蕭塵師弟,趙銘道友說你遇到大敵了,要我們來助你一臂之力,莫非就是這位姑娘?」

南宮浩目光延伸出去的落在姬瑤雪的身形上,哪怕是以他的定力,也不覺驚為天人。

秋水為神玉為骨的姬瑤雪,衣袂飄飄,娉娉婷婷,身外還有著絲絲縷縷的仙霧氤氳浮沉繚繞,怎麼看都彷彿是那不食煙火,冰清玉潔的天界仙子淪入到了這紅塵世俗來。

驚為天人的不止是南宮浩,除了綾雪等幾個風雷閣女弟子,現場的男子無一不是被姬瑤雪那空谷幽蘭一般的脫塵氣質,明艷絕代的完美容顏所吸引到。

「……蕭塵大人,我建議你還是不要與這個女人交手啊,她可是神女宮的聖女啊!」

尚不自知的趙銘,苦口婆心的傳音提醒道。

蕭塵啼笑皆非,自己要是一巴掌拍死這個混賬玩意吧,對方肯定會覺得委屈,可要是不做點什麼,那又對不起這傢伙的智商。

於是乎,蕭塵心平氣和,一字一頓的解釋道:「我要你去喊人,那不是讓你帶人來助我一臂之力啊。」

趙銘:「……?」

「我已經和姬瑤雪姑娘聯手了,就這麼簡單。」說完,蕭塵也不管這傢伙滿臉吃驚的模樣,一腳下去,發生的一幕是金丹境三重的趙銘,哀嚎慘叫,皮青臉腫的飛出了百米多遠。踢完了這一腳的蕭塵,沒事人般的朝著姬瑤雪道:「聖女殿下可以前方帶路了。」

「不急。」姬瑤雪抬頭望著天空,講道:「你還沒問我為何要孤身一人的出現在這裡呢。」

蕭塵聞聽此言,愕然的道:「是啊,你是神女宮的聖女,來到這歸墟秘境,不可能隻身一人,神女宮再窮,弟子再少,也要派幾個像模像樣點的天才弟子來輔佐你。

你隻身一人的出現在這裡,要麼是和你和神女宮的弟子走散了,要麼就是這裡有你主動與神女宮的弟子分開來到了這裡。」

姬瑤雪明**人的嬌麗容顏外有著一點凝重的道:「在這地下,有一株靈藥,名為「地藏」!是一種汲取大地脈絡精華而生的罕見靈藥,夜晚時會鑽出土壤,汲取月華之力。上一次歸墟秘境開啟,我神女宮的師姐就發現了這個秘密。

可惜那一次要這「地藏寶葯」逃了。本聖女孤身一人的站在這裡,就是要捕捉那一株「地藏寶葯」,你可以在一旁看著。」

蕭塵沒聽說過這種靈藥。

「地藏寶葯,那是神葯的一種,成年的地藏寶葯,大能巨頭也捕捉不得,想要找到,更是難如登天。就是一株幼年的地藏寶葯,也與生俱來的有著逃遁秘術。」南宮浩喃語的道:「想不到啊,此地會有一株「地藏寶葯」。這歸墟秘境果然不是一般的福緣古地能夠媲美。」

天地靈藥參差不齊,千年靈藥可謂極品,在千年靈藥之上還有萬年聖葯,萬年聖葯之上才是神葯!任何一種神葯,都可以在天州之上勾起一場腥風血雨,屍橫遍野。聽著南宮浩的自說自話聲,蕭塵第一念頭就是自己要不要橫插一腳的奪取那一株「地藏寶葯」呢?

「不妥。這女人能這麼雲淡風輕的告訴我「地藏寶葯」的秘密,那就是有備而來。我要是出手搶奪的話,沒準是引火燒身。」暗忖的,蕭塵道:「聖女姐姐,要不我和你一起捕捉那一株「地藏寶葯」吧,抓到了后,你分我一半就行了。」

姬瑤雪黑黛上挑,玉眸沉凝,搖了搖頭的拒絕了少年。

「要不給我三分之一也行啊。」蕭塵不願錯過這樣的機緣。

「別胡思亂想了。」姬瑤雪依舊是不答應。

「那我就遠遠的看著好了。」嘆了口氣的,蕭塵沒有因為一株地藏寶葯,就來與這女人撕破臉皮。

天色漸漸昏暗。

當那一輪大月取代了九天大日的照亮了這一片山脈叢林,可見那一片地面上的土壤,泛起了一層難以覺察的晦澀靈光,但這瞞不住蕭塵的洞察,過了一個時辰左右,那光霞轉動的土壤開始鬆動,似乎有什麼東西要拱出來。

忽然的。

一個腦袋,瑩光燦燦,嬰兒拳頭大小的從那土壤下冒出,五官惟妙惟肖,有眼有鼻。

這小腦袋警惕的左顧右看著,沒有發現什麼不妥后,整個身子就從地面上跳了出來。

蕭塵詫異,這就是神葯了?

那擁有著一顆腦袋的地藏寶葯,形態上與嬰兒沒什麼區別,四肢完整,面部輪廓清晰,就是個頭上,滿打滿算不過半尺多高,站在月光下,通體無塵,流光溢彩。

月色濃郁,這地藏寶葯伸展筋骨的盤坐在那地面上,貪婪陶醉的吸收著天上灑落下來的月露精華,像是在修鍊。

「成精了!這可真是成精了。」蕭塵感嘆,大千世界,無奇不有啊。一株神葯,尚且如此!那傳說中的仙家聖葯,又會是什麼模樣的呢?

時間一點一滴的流逝著,遲遲沒有見到那躲藏在暗中的姬瑤雪出手。

這期間,那地藏寶葯的警惕性也是一點點放鬆,愈發大膽的汲取著月華精粹

「差不多要動手了吧。」

不多時,蕭塵說道。

下一刻的,有著一張大網,從天而降的罩向了一株地藏寶葯。

大網璀璨,網絲根根晶瑩剔透,還交織著繁密深奧的道則符文,縈繞著地水風火奧義,不容置疑的,這是一件超凡的至寶。

地藏寶葯的反應速度不慢,在哪大網從天而降的一瞬間,就是要遁入地面之中,只要入了土,那就是天高海闊,鯤鵬入海。

「定!」

姬瑤雪現身了。。

她一步一生煙的迎著漫天月華走下來,長裙飄飄,顛倒眾生!

在她的纖秀玉手上,有著一枚亮如天日,熾烈古老的藍色符籙,散發出的光芒,所過之處,時空凝固,大道停滯,乾坤失色—— 天上地下的光芒,像是都在這一刻,被那一枚神秘而古老的藍色符籙奪了去,從這神秘古老符籙中蔓延出的那一股莫大神威,璀璨光華,更是宛如一座太古神山般的禁錮住了八荒乾坤,似乎連時空大道,諸天星辰,都逃脫不了這一枚神秘符籙的力量束縛!

地面上,那身軀閃爍,試圖鑽入地面,逃之夭夭的地藏寶葯,要那藍色符籙迸發出的禁錮神華籠罩到,一時之間的竟是動彈不得,也就在這火光電石的功夫里,那一張剔透無塵,霞光萬條,道則密布的大網,緊緊的纏繞在了地藏寶葯的軀體外。

這形態猶如一個嬰兒的地藏寶葯,於那大網內左右掙扎,氣焰洶洶,但也只是困獸之鬥!

「還真的是有備而來啊!」目睹了姬瑤雪捕捉地藏寶葯全部過程的蕭塵,唏噓的暗忖道:「她手中的那一枚符籙,禁錮萬道,神威無匹,也不知道是什麼好東西。要單單隻是那一張大網的話,指不定還捉不到這一株地藏寶葯呢。」

裊裊的仙霧,繚繞在姬瑤雪那玉潔冰清,風華絕代的窈窕身段外,她笑顏傾城,明艷脫俗的落在了地面上,看著前方困於網中的地藏寶葯,那猶如天籟一樣動聽的嗓音里,多少帶著一些情緒波動,歡喜之意的道:

「我神女宮為古代大教,有古代神泉這般底蘊,你來我神女宮修行,可要比你在這歸墟秘境強得多。」

嬰兒形態的地藏寶葯,一副聽懂了姬瑤雪話的模樣,眼皮眨了眨的,居然是不在反抗了。

「神葯通靈。這一株地藏寶葯還是幼年階段的神葯,想要蛻變為成年神葯,那就需要無窮無盡的天地造化洗禮,我神女宮的古代神泉,對它而言,那就是一種抗拒不了的誘惑。相比之下,一株神葯,也可以給一方勢力帶來不可描繪的裨益。」

姬瑤雪望向蕭塵這裡,侃侃的說道。

蕭塵無語:「說白了,就是一種交易唄。你們神女宮為這地藏寶葯提供神泉造化,它就反哺你們神女宮。」

「天下熙熙,皆為利往。天下攘攘,皆為利往。天州之上,供養著神葯珍材,相互反哺的古代大教,那是比比皆是。」姬瑤雪不以為然的說道:「這一株地藏寶葯,我已經到手。下面要去探索的那一座古代秘藏,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

當中也有著古代神葯。你竭盡全力的輔佐本聖女攻克那一座古代秘藏,也許有機會品嘗到古代神葯的滋味。」

蕭塵吃驚,這女人即將要去的古代秘藏中,居然也有古代神葯嗎?這是什麼運氣啊,自己來到歸墟秘境這麼長時間,收穫最大的,也不過是那一株銀色桃樹,和那一根血魂刺了。轉念一想的,蕭塵心道:

這一株地藏寶葯,自己無緣沾染,可等到了那古代秘藏內,無論如何也要奪取到一株完整無缺的古代神葯才行啊。

……

翌日,歸墟秘境某一方瑰麗如畫,雲霧濃郁的大山前,一行人影落下,最為引人側目的,自然是走在前方的姬瑤雪了。明眸皓齒,仙姿玉色,不食煙火的她,把完美二字彰顯的淋漓盡致,甭管在什麼時候,什麼地方,都散發出一種寧靜脫俗,不可褻瀆的光芒。

「聖女殿下。」

十幾個容顏出眾,氣質非凡的年輕女子,從那叢林深處掠出。

與風華絕代,顛倒眾生的姬瑤雪比起來,這十幾個年輕女子無疑是遜色了一籌,可要擱在其他地方,那絕對都是萬里挑一,光彩照人的天之驕女。

別的不說,就說那個紫裙少女,膚如凝脂,清麗高貴,散發出的修為氣機,竟是金丹境七重!蕭塵掃了一眼的,在紫裙女子身旁的十幾個美貌年輕少女,那也都是金丹境的道行。

「聖女殿下,他們是什麼人啊。」

問話的,赫然就是那個金丹境七重的紫裙少女了。

姬瑤雪明眸善睞的答道:「這一位是蕭塵道友,是來輔佐我們攻克那一座古代秘藏的。」

洛靜兒吃驚,在場的十幾個神女宮弟子,一樣是驚訝的打量著弱不禁風,相貌平平的黑衣少年。

「天人境十重?」

「這樣的修為,也有資格來輔佐聖女殿下嗎?」

……

懷疑的表情,流露在神女宮眾多弟子的目光里。

那金丹境七重的紫裙少女,是直截了當的發出了疑問:「我是神女宮弟子,洛靜兒。蕭塵道友既然是來輔佐聖女殿下的,那就肯定是有一些真本事了,可我怎麼就看不出你有什麼地方不同於常人呢,想要輔佐聖女殿下,少說也要有金丹境的修為吧。」

蕭塵淡然,修為上的不足,那是無可奈何的事情,這洛靜兒這麼說,不過是想要激怒自己,看看自己有什麼反應罷了。道:「洛靜兒姑娘說的是,我修為這麼弱,按理說的確是沒資格輔佐你家聖女殿下的,可我來這裡,是姬瑤雪姑娘主動邀請的我。」

「不可能!」

洛靜兒反駁道:「聖女殿下怎麼可能邀請你一個天人境十重的小修士。」

「靜兒師妹。」置身事外的姬瑤雪,這時搖了搖頭。

心領意會的洛靜兒,抿了抿紅唇的不在針對蕭塵。

姬瑤雪補充道:「蕭塵道友,你來輔佐本聖女攻克那一座古代寶藏,其他人就不必了吧。」

蕭塵瞄了眼背後的一干人影,這女人只讓自己與她一起去那古代秘藏,是有心還是無意的呢?撇開南宮浩幾個風雷閣真傳弟子,像趙銘在內的數十名金丹境超級天才,那都是蕭塵收服來的僕從,就是加起來,也威脅不到這神女宮的陣容!!

可這女人只要自己隻身一人陪她去那古代秘藏,身旁再有的就是這一批神女宮的年輕美貌弟子了,要蕭塵一個人與一群女人打交道,這著實不是蕭塵想要看到的結果,只是姬瑤雪的神態語氣來看,這似乎是沒得商量的。

…… 「那好吧。」

蕭塵沉思了良久,其實就算是要南宮浩等金丹境超級天才,與自己一起去那古代秘藏,也沒多大的意義,這姬瑤雪可是開闢出了金丹異象的天之驕女,一隻手就能碾壓南宮浩等風雷閣真傳弟子了吧,趙銘這個金丹境三重的超級天才,也敵不過姬瑤雪的一根手指啊!

現場數十名神女宮女弟子,修為最差的也是金丹境四重,與其拉上南宮浩等人,蕭塵想了下,自己隻身一人的與這神女宮的陣容去那古代秘藏,哪怕是撕破臉皮,反目成仇了,自己也可以孜然一身,瀟瀟洒灑的面對,而不會因為身旁的某些人而產生羈絆。

不一會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