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方是由特里蘭祭司長帶來的,說是和自己母親有著類似的病狀,想看看艾薇爾是否有能力駕馭人魚項鏈的力量。

Home - 未分類 - 對方是由特里蘭祭司長帶來的,說是和自己母親有著類似的病狀,想看看艾薇爾是否有能力駕馭人魚項鏈的力量。

艾薇爾成為海神祭祀之後一直呆在神殿之中,而她接受的到的消息也一直被特里蘭祭司長所封鎖,所以她並不知道自己面前這個少女是如何被送到海神殿的。

不過艾薇爾在獲得人魚項鏈之後還是能隱約感覺到眼前少女身上環繞的氣息與自己母親身上的氣息很相似,不過比起自己母親身上那股猶如實質的氣息相比,眼前少女上的氣息簡直可以忽略不計。

隨著艾薇爾將人魚項鏈的力量灌輸如少女體內,這位少女昏迷中都緊皺的眉頭也舒展開。

「看來真的有效。」特里蘭祭司長和肯迪祭司長在一旁說道。

「這邊還有一些同樣情況的少女,等到艾薇爾你能夠大規模調用人魚項鏈的力量的時候,再去治療你母親吧,現在的你光是治療這位少女已經精疲力盡了。」特里蘭看著滿頭大汗的艾薇爾說道,「你母親那邊我和肯迪大人會暫時穩住,這個你不用擔心。」

艾薇爾聽到這話之後認真地點了點,隨後便回去休息了。

直到確定艾薇爾走遠之後,特里蘭祭司長盯著仍然昏迷著的少女說道:「真是不可思議!我能感覺到其中湧出的新的生命力。」

「拉斐爾大人的力量自然強大,但是格蘭特大人的力量更加強大!」肯迪在一旁說道。

特里蘭沒有理會肯迪的爭強好勝而是接著說道:「這個少女能用來代替艾薇爾的母親嗎?」

「這是絕對不可能的!你也能感覺到兩者之間的差異,那個人類早在幾年前就被格蘭特大人選中了!不然也不會出現在這座海神殿裡面。」肯迪說道。

「可惜了,那麼這件事情之後也必須殺掉艾薇爾了,我其實還挺看好她成為一名新的祭司長帶領海神殿踏上一個新的階梯。」特里蘭充滿這遺憾說道。

「也許你在加強一下暗示,說不定即使儀式完成了,艾薇爾也不會怨恨上你。」肯迪建議到。

「那可就太困難了,到時再看吧,這個少女先送過去吧,我想馬文先生也該接受這件事情了!」特里蘭說道。

「那個馬文也是相當重要的一環,我們得加快進度了,魯尼那個廢物還是失敗了,現在那群冒險者逃進了光輝神殿,恐怕明天他們就會和光輝神殿的人一起去總督府,那麼留給我們的時間就不會太多了。」肯迪警告道。

「放心,來得及,你要相信艾薇爾想要救她母親的心情,回到屋裡的她應該還在努力去掌握那股力量吧。」特里蘭笑著說道。

「真如你所說,還是是個善良的人呢!」肯迪祭司長也微笑著說道。

……

第二天一早還是亞當來敲門來叫艾比他們起床,睡眼朦朧的艾比招呼著馬克西給自己幾人洗把臉,在運用水流洗乾淨臉上的油脂和齒縫間夾雜著的菠菜葉之後,艾比神清氣爽的走出了這間小屋。

「亞當你應該是這批聖武士裡面數一數二的高手了吧?我看一路上那些聖武士都還是蠻尊敬你的。」艾比跟隨這亞當說道。

「有幸得到過波爾多大人的親自指導,不過比起羅莉安大人還差的遠。」亞當謙虛地說道,但是就實力而言,他的確就是這座光輝神殿新生代的最強聖武士了,白銀下階的實力的他是僅次於羅莉安三人的存在。

亞當推開前面的雙開大門,出現在艾比等人面前的是十張擺放整齊的長桌,桌子邊上已經坐滿了的正在進食的人員。

艾比粗略估計有著200來人左右,不知道這些人是不是這座神殿所有的成員了。

此時這些人都停下了手中進食的動作,紛紛看著跟在亞當後面的艾比一行人。

「咕!」愛德華和摩西緊張地吞了一口口水,現場就他們兩人感受到的壓力最大,摩西是因為這些人打量的目光,,而愛德華則是自己給自己的壓力,其實除了羅莉安三人以外並沒有其他人知道愛德華的身份,就連亞當也只是隱隱感覺到了一點而已。

艾比倒是無視掉正在低頭竊竊私語交換意見的聖武士、牧師,跟著亞當坐在了羅莉安的旁邊,摩西等人隨後也陸續坐在圖拉丁專門給他們留了位置。

「好像還不錯!」艾比看著面前的食物說道。

除了一塊粗糧麵包之外還有一塊乳酪和一小節香腸,外加一塊嫩嫩的糖心煎蛋,最後在旁邊擺上了一杯熱騰騰的牛奶。

已經餓的不行的艾比立馬狼吞虎咽起來,而哈里曼和摩西更加誇張,兩個大漢直接張開自己的血盆大口,然後端起盤子就往自己嘴裡倒。

對這兩人來說神殿準備的早餐的確是太少了,見此亞當連忙走下去吩咐再給兩人上新的食物。

而其他的神殿人員就這樣坐在凳子上看著艾比一行人進食。

當吃掉12人份的早餐之後,摩西滿意地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不過當他用一把小匕首剃自己露出來的尖牙上的肉絲的時候,還是引起了一陣躁動。

不少年輕些的人直接端著盤子就離開了,但是當回收盤子的時候他們還是會將剩下的食物帶走,因為光輝神殿是不允許浪費的。

愛德華味同嚼蠟般的吃完食物之後,掏出自己新買的手帕擦著嘴,馬克西同樣拿出一張手帕,看來魔法師們都是如此。

羅莉安看著這幕突然臉紅了一下,但是很快就平復過來。

而圖拉丁慢條斯理地喝完杯中熱牛奶之後,開口說道:「這種情況在每一座光輝神殿都會存在,當這些年輕人成長一點之後自然會穩重一些。」

摩西擺了下手說道:「沒事,我在來到法蘭大陸之前就想到會有這種情況了,我無所謂的。」

圖拉丁點了下頭,這隻深淵惡魔遠比書里描述的那些惡魔要懂道理的多,如果深淵全是這樣的惡魔就好了。

進餐完畢后,圖拉丁三人帶著艾比一行人踏上了光輝教廷的馬車,摩西和哈里曼因為身形較大隻能跟在後面。

鑲嵌有光輝教廷輝記的馬車和後面跟著的深淵惡魔成為了今天馬庫斯港街上一道奇怪的風景線。

德克和艾比坐在馬車上觀察著周圍,害怕從街兩邊的人群突然鑽出一個肯迪祭司長。

上次的襲擊讓艾比已經有些害怕了,如果不是摩西突然爆種,自己一行人絕對會死在那裡。

但是直到馬車停靠在總督府面前,艾比他們也沒有再遇到襲擊。即使是肯迪祭司長也不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襲擊光輝教廷的車隊,這樣帶來的後果絕對是毀滅性,到時候光輝教廷就有理由動用一切手段將沿海城市的海神殿全部拔除。

「總督大人正在裡面等著各位!」一位帶著金絲眼鏡的管家站在門口恭迎道。

「看來總督的消息還是很靈通,你們昨天出了海神殿之後的一切事情想必總督大人都知道了,現在他想要知道的應該便是海神殿內部發生了什麼,居然會讓海底大神殿的肯迪派人來殺你們。」圖拉丁說道。

艾比看著被拉開的大門,能不能在艾薇爾陷得更深之前將其拉回來就要看這次與總督的談話了。

「走吧!去見識下這位傳聞中的馬庫斯港總督,他害是坐鎮馬庫斯港的黃金級強者呢。」艾比大步走入總督府說道。 第1117章、人為財死!

揚負沒有讓吳天澤送他,只是讓他把車子留下。

等到吳天澤坐計程車離開后,揚負自己開車來到一處位於羊城郊區的山莊。

山莊沒有名字,卻戒備森嚴。

揚負的車子開過去經過嚴格的檢查,又打電話朝裡面詢問確實有這位客人後才發行。

揚負把車子開到停車場,然後往一幢古色古香的別墅式小樓走過去。

一個戴著眼鏡的中年男人等在院子門口,看到揚負過來,恭敬的主動問候,說道:「揚少來了?」

「林秘書,怎麼能勞煩你來迎接呢。」揚負對這個中年男人極為客氣,主動上前握住他的手搖了搖。

林秘書淡然的笑了笑,說道:「領導在書房等你。」

「謝謝林秘書。什麼時候你得空,咱們出去喝兩杯?」

「再說吧。」林秘書並不是很給面子。

揚負笑了笑,轉過身後表情就變得陰厲。

「紈絝。」林秘書關門的時候,心裡想到的是這兩個字。

揚負站在書房門口敲了敲門,裡面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進來。

平和、有力、威嚴。

揚負突然間覺得有點兒緊張了,這次布局自我感覺良好,可是,在叔叔的眼裡會得到什麼樣的評價?

揚負推門進去,一個身材微微發肥的中年男人坐在沙發上看文件。

「叔叔,還在忙著工作呢?」揚負笑呵呵的走進來,親熱的喊道。

「揚負來了。坐。」中年男人伸手指了指對面的沙發,拿鋼筆在他看過的這份文件上籤過字后,把文件小心翼翼的塞進了放在一邊的檔案袋子里。揚負很努力的想去看看到底是有關什麼方面的文件,可惜卻什麼東西都看不到。

心裡微微有些遺憾,又失去了一次撈錢的機會。

為什麼那些公子哥賺錢那麼容易?因為他們平時比較容易接觸到一些政策性的文件。一項政策還沒有下發執行,他們就先得到了內幕消息。或賣掉,或自己操作,得到的錢都不會太少的。

中年男人系好文件袋,然後捧起面前的茶杯小口抿著,打量著揚負卻並不說話。

「叔叔,你別用這種眼神看我啊。我是你侄兒,你想抽就抽,想罵就罵—–我有什麼做的不對的地方,你直接教訓就是。」揚負『以退為進』,笑呵呵的說道。

「我在看你的精神。」中年男人出聲說道。「精神是心神,心裡在想些什麼,精神上多少會體現一些出來。看來,你對這次的事情非常滿意?」

「叔叔,我有什麼做的不對嗎?」揚負挺直脊背,一幅虛心求教的模樣。

果然,中年男人的臉色好看了一些。

「沒有什麼不對。一箭雙鵰,很不錯。」中年男人說道。

「謝謝叔叔。」揚負高興的說道。要知道,平時他可是很難從這個叔叔嘴裡聽到一句表揚話的。

「可是,我並不贊成你這麼做。」男人說道。

「為什麼?」

「因為你暴露了。」

「他們不可能知道是我。」

「這個世界上有不透風的牆嗎?」中年男人的表情變得嚴厲起來。「打蛇打七寸。你既然沒有一擊必殺的把握,那就不要輕易出手。冒著自己暴露的危險只是傷其髮膚,值嗎?」

「——–」

「你是不是很不服氣?」

「叔叔教訓的是。」揚負怎麼敢承認自己有這樣的想法?

中年男人嘆了口氣,說道:「揚負,我還是高看了你。我以為你能夠忍得更久一些,沒想到你還是主動出手了—–他的仇敵那麼多,用得著你打衝鋒嗎?你知不知道這麼做有多危險?你沒傷得了他,等到人家轉手過來收拾你的時候,恐怕就不是這麼容易應付了。原本一件小事為什麼惹出這麼大的風波?游巍一再道歉,他們為什麼還不肯罷休?證明他們很清楚後面還有幕後主使。是,你是把華鶴給推到了前面,可是—–會不會又有其它人把你給推到前面?你在算計別人的時候,難道別人就沒有在算計你嗎?除了利益,你還相信世界上有忠誠這樣的東西?」

「叔叔,我相信他們是不可能查到我身上來的。」揚負肯定的說道。

「我說過,這個世界上沒有絕對肯定的事情。」中年男人一巴掌拍在面前的茶几上。

「———-」

「傷敵一千,自損八百。是,你這招棋讓賀陽以後再難進入軍隊系統,你讓孫仁耀成為紈絝典範,你也讓姓秦的那小子落下跋扈罵名—–這又怎麼樣?賀陽原本就沒準備進入軍隊,孫仁耀擺明了就是要做一輩子紈絝。姓秦的跋扈一次又能怎麼樣?」

「那麼下次呢?他們能永遠這麼幹嗎?」揚負反駁著說道。「這次的動靜鬧這麼大,下次他們還能這麼幹嗎?他們家就沒有對手?就沒有人去抓他們的小辮子?而且,如果我沒猜錯的話,華明詳是屬於賀家的人吧?自家人內鬥?」

中年男人搖了搖頭,說道:「你還是太嫩了。你知道跟著賀陽一起去名爵的人是誰嗎?」

「——–」揚負沒有吭聲。他確實在懷疑那個人的身份,可是卻從來沒有見過。

「他是賀本。賀老太爺的貼身大秘。他出面代表著什麼?代表著在這件事情上老太爺是支持他孫子的。就算有人想要抓他們的小辮子,也得想想老太爺的反擊才行。」中年男人苦口婆心的勸解道。「人生如下棋。走一步能想到後面三步的才是高手。賀老太爺那是活成了精似的人物,他一招棋就堵住了後面所有的漏洞——跟他斗?你也配?」

揚負被說地無地自容,一臉愧疚的說道:「叔叔,現在怎麼辦?」

「滾回燕京,別再在王家丫頭屁股後面轉悠。」中年男人沒好氣的罵道。

————-

————-

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

秦洛因為『拯救中醫』而觸動了一些敵對勢力的利益,屢次遭遇殺身之禍。好在身邊有不少正義之士幫助,這才化險為夷取得今天的成就。

游飛揚也是因為利益,因為利益而甘心受人驅使。或許他曾經得到過很多,但是,這一次,他栽了。

栽了自然是要付出代價的,這個代價就是他丟失了兩條腿。

沒有人能夠想到,那個長相清清秀秀,笑起來的時候像是個還沒畢業的大學生,臉上總是帶著笑容,說話也溫柔細氣的傢伙動起手來會這麼狠—-

揮出去兩棍,敲斷了游飛揚的兩條腿。

『咔嚓』『咔嚓』的聲音在耳朵邊響起時,屋子裡的人全都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就像是看恐怖片時屏幕突然間陷入一片黑暗,黑暗裡卻傳來『嗚嗚』的哭聲或者『咔嚓咔嚓』的響聲—–

「啊——-」

秦婉如是最先反應過來的人。

她衝上來要去撕撓秦洛,秦洛後退一步閃開。王九九卻及時的出手—–不是,是出腳。

不知道是覺得她可憐,還是欣賞她對愛情的執著和對自己喜歡男人的維護,這一腳王九九很客氣,很溫柔。也只是讓她後退幾步而已。要是平時有人跑來攻擊秦洛,她的出手可不是這麼小氣。

從某種意義上來講,其實她們是一路人。

「啊——-」秦婉如再次慘叫一聲,然後跑過去抱著游飛揚痛哭流涕。

「他還算幸運。」秦洛握著王九九的手,小聲說道。

「是啊。」王九九說道。她知道,秦洛說的是他有一個很愛他的女人。直到現在還不離不棄,他的人生不算失敗。

游巍滿臉痛苦,眉毛跳了又跳,臉上的肌肉抽了又抽,拳頭握起又放下放下又握起,最終,他還是躬著身體走到秦洛面前,賠著笑臉說道:「大少,你看—-我能不能讓人把他送去醫院?」

「去吧。」秦洛擺手說道。「我說過的話是算數的。」

「謝謝大少。謝謝。」游巍連連道謝。這一幕是如此的荒謬,又如此的詭異。被打的人向打人的表示『感謝』——-

等到游巍親自扛著游飛揚的身體跑出去時,秦洛轉過身看著陳友善,笑著說道:「我想見見那個華鶴。」

(PS:謝謝你們的點擊謝謝你們的紅票謝謝你們的打賞謝謝你們在書評區支持或者建議的留言。也謝謝你們的喜歡和愛。) 「黃金之風:凱文?薩克遜。黃金中階戰士,戰鬥方式為近身格鬥,依靠高超的鬥氣使用技巧和強健的體魄進行戰鬥,傳聞凱文?薩克遜其實是有武器的,但是還沒有人親眼見過其使用任何一種武器,或許還沒有值得他全力出手的對手出現?」

——————————————————《法蘭大陸歷史上的黃金級強者》

面前的總督府佔地面積比起小科恩子爵的城堡小不了多少,不過不像是那種難以攻破的軍事要塞,只是普通的建築風格罷了。

因為每一任馬庫斯港總督都是一位非常強大的人物,這樣就已經能震懾住那些在暗處蠢蠢欲動的人。

一開始諾頓國王只是派遣自己的心腹大臣擔任馬庫斯港的總督一職,但是前後兩任總督在五年內全部死掉之後,諾頓國王才意識到馬庫斯港雖然表面上歸順王國,但是私底下仍然視馬庫斯港為自己的地盤,而恰逢當時的諾頓國王是一位掌控欲非常強的人。

所以當時諾頓王國的鎮國強者之一,也是當時諾頓國王的親弟弟的黃金中階強者,有著「白晝」之稱的萊特?諾頓空降馬庫斯港擔任總督。

名為「白晝」實為「黑夜」,這位虔誠的光輝之主信徒在統治馬庫斯港的前七年時間裡殺得當地人在街上只要看到陌生人就要低下頭,因為誰也不知道這人是不是那位總督的眼線,也不知道自己會不會因為某個舉動而被送往「異端裁判所」,甚至萊特還解決掉了馬庫斯港土著們花重金請過來的黃金級強者。

就這樣萊特靠著自己的血腥手段踩斷了馬庫斯港土著們的脊樑,在定下一系列治理馬庫斯港的方針之後,這位光輝牧師卸去了總督之位,選擇前往賽瑞斯王國所在的大陸進行傳教,最後在那片大陸上獲得突破到了黃金上階,而他自願放棄世俗的一切請求光輝之主將自己帶往其神國,而光輝之主居然也響應了這位一生沾滿了無數人鮮血的光輝牧師的請求。

到了現在這段故事還一直被諾頓皇室津津樂道,因為代表他們的這位先祖所做的都是為了諾頓王國和光輝教廷的繁榮。到了現在這位「黃金之風」凱文?薩克遜的時候,馬庫斯港已經被諾頓王國絕對掌握了。

據傳這位總督實際上任國王的私生子,不過這個消息一直沒有證實,但是在凱文統治馬庫斯港港的12年時間裡,諾頓王國除了收取應該獲得利益之外並沒有插手馬庫斯港的管理,王都方面對於馬庫斯港的信任表明凱文的身份的確不一般。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