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求活命,他只能動用【空痕】。只是這樣一來,除了寥寥的六千殺戮點,和一塊點牌,他就什麼都得不到了。

Home - 未分類 - 為求活命,他只能動用【空痕】。只是這樣一來,除了寥寥的六千殺戮點,和一塊點牌,他就什麼都得不到了。

「高等靈宗級凶獸,這能榨出多少的精血?我還是太弱了,若能拿下,受益無窮啊。」

他搖頭,懊悔不已。

「還好,運氣還算可以,爆出了一枚資質點牌……」

一張【空痕】四萬殺戮點,擊殺這頭白翼巨雕,卻只有寥寥六千,損失慘重。

如果沒有這枚資質點牌,孟星元這回恐怕是要虧上天了。

收了點牌,他轉身就走。

行不到三百里,又是一場血戰。

「叮!恭喜主人擊殺大靈士級凶獸一頭,獲得30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大靈士級凶獸一頭,獲得30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大靈士級凶獸一頭,獲得30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大靈士級凶獸一頭,獲得30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大靈士級凶獸一頭,獲得30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大靈士級凶獸一頭,獲得30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大靈士級凶獸一頭,獲得30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大靈士級凶獸一頭,獲得30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大靈士級凶獸一頭,獲得30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大靈士級凶獸一頭,獲得30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靈師級凶獸一頭,獲得150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靈師級凶獸一頭,獲得150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靈師級凶獸一頭,獲得150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靈師級凶獸一頭,獲得1500點殺戮點!」

……

「螞蟻?」

水火大河橫空,外加【混沌洪流】,直接襲卷,屠殺一方。

看著底下,在水火之中嘶叫,被碾成齏粉的生物,孟星元臉色先是一皺,旋即又綻放出喜意。

他似乎撞上了一處蟻窩。

而且……這蟻窩還不小!

「要論群居,恐怕沒什麼生物比得上蟻類凶獸。」

「今天我的運氣,看來還是不錯的!」 半年後。

再次走進冒險者公會,孟星元一如剛來之時的那樣,衣袂飄飄,一塵不染。

而且,他此刻用戰甲幻化的衣物,是一件白衣!

這在黑衣,灰衣,藍衣滿地走的自由冒險者據點裡,顯得格外刺眼。

「交任務。」

一襲白衣,飄然而至,面色漠然,孟星元直接來在任務辦理處,開口道。

「好的……」

風小鈴轉首,看向他,猛然一怔,「是你?!」

「嗯?」孟星元看向她,臉色有些奇怪,「怎麼?」

「你……你沒死?」

風小鈴一臉的驚愕之色。

冒險者們的任務周期,一般在十天,或者半個月。

有困難一些的任務,一兩個月,也應該回來了。

超過這個時間,一般就會判定任務失敗,作領取該任務的團隊團滅處理。

這時候,其他的冒險者團隊,就可以再度摘取這個任務。

風小鈴對於孟星元還算是印象深刻的。

當然,這印象不是什麼好印象,她認為他是在作死,而且是那種毫無意義的裝逼式作死……

這種男人最蠢了。

沒本事還喜歡臭顯擺,打腫臉棄胖子,最沒意思了。

雖然看孟星元長得俊美,與一般的冒險者有著涇渭分明的區別,看著也挺對眼緣,但風小鈴心中還是搖頭的。

半年時間過去,她早就以為,那個看起來帥帥的少年,應該是在野外遇難。

否則,這都半年了,哪怕是為了補給,也都該回公會一趟。

不出意料,這人應該就是死了。

半年之後,猛然再見孟星元,而且看他白衣飄飄,一塵不染的模樣,風小鈴當然驚愕!

「你希望我死?」看著眼前的女人,孟星元眼睛一眯,臉有些黑。

「不是,不是……」

孟星元臉黑,風小鈴也是尷尬。當著人面咒人死,這可不是什麼善意的舉動。

她當即連連擺手,就要解釋。

突然後面傳來一道驚喜的聲音:「大人!」

緊接著,便是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音,「呼啦」一下,一群人將櫃檯圍住。

「嗯?」

孟星元轉身,看著這些神情激動,態度恭敬的人,他劍眉微皺,「你們……」

旋即,他眼睛一亮,似是想了起來,輕笑了一下,說道:「哦,原來是你們。」

這些人,正是之前跟在他身後,撿他屍的那些自由冒險者。

陳澤冰幾人很激動,見孟星元看過來,立馬又深鞠了一個躬,態度恭敬得無以復加。

想起孟星元對他們的幫助,以及那些天的收穫,陳澤冰語氣激動道:「多謝大人栽培,吾等沒齒難忘。」

陳澤冰很是感激。

撿屍那會還不覺得什麼,直到他們返回公會,專門找人來評估他們手上的凶獸材料,所得之靈石,差點讓他們當場瘋狂!

毫無疑問,那是一筆超級巨款。

至少對他們來說是這樣的。

二十幾個人均分,每個人居然還都可以得到十萬靈石。

整個出售凶獸材料的過程,每個隊員都是暈暈乎乎的,不敢相信這一事實。

直到分完,每個人手裡緊攥著熱乎的十萬靈石,眾人這才狀若瘋狂地尖叫出聲!

太爽了!

當了自由冒險者十來載,他們還是第一次發現,來錢可以來得這麼快的!

能遇上孟星元,在他們看來,完完全全就是一場大機緣!

對於孟星元,他們心中此刻,已經上升到神一樣的高度了。

能在這裡碰上,自然是要過來問好的。

十萬靈石,買他們十條命都足夠了!

更何況是每人十萬靈石?

孟星元笑笑,沒多在意。

之所以懶得處理獸屍,便是因為售賣凶獸材料那點靈石,已經不被他看在眼裡。

拋棄在野外,不是被其他凶獸分而食之,就是便宜其他人。在他看來,沒差多少。

擺擺手,才剛要說什麼,沒等他開口,一道譏諷的聲音從後面響起:「陳澤冰,看看你這副奴才樣,見人就拜,膝蓋太軟了吧?」

眾人皺眉回首,只見三五大漢簇擁著一位紫衣青年過來,那紫衣青年斜眉歪眼,一臉的膩歪,看向一身白衣勝雪的孟星元,眼睛當即眯起,心中湧現一股不爽。

或者說,他第一眼看到孟星元的時候,便瞧他不順眼。

自由冒險者,多著深色的衣服。因為這樣,不容易弄髒。

白色,在一群多著深色衣服的自由冒險者當中,自然顯得尤為扎眼。

騷包,高調,想體現自已的與眾不同,自然就容易招惹來麻煩。

出頭的椽子先爛。

就比如現在,在看到孟星元的第一眼,這紫衣青年便想找個借口,收拾他一頓!

「小子,很面生啊,混哪兒的?」紫衣青年走來,依舊眼不是眼,鼻子不是鼻子,彷彿地痞流氓,讓人手癢,想抽他一頓。

他打量著孟星元,似乎是想看穿他的底細,而後,他注意到了孟星元此刻要提交任務,而取出來,拿在手中的冒險者勳章。

「噗!六段冒險者!哈哈哈!六段冒險者,還『大人』?!」

看到冒險者勳章六道條紋的剎那,這紫衣青年噴了。

誇張地大笑著,腰都快直不起來了。

先前拿捏不準,他還不敢過多挑釁。因為陳澤冰一伙人,對眼前這個白衣少年口稱大人,態度還如此地恭敬,讓他以為這是什麼了不得的存在。

這會一看……

六段冒險者?!

誇張地大笑著,連帶跟著他的那些大漢,都是一臉的嘲笑,一下吸引了不少目光,看向這邊。

紫衣青年更為得意,一指孟星元,朝著臉色鐵青的陳澤冰等人譏聲道:「這就是你們的『大人』?老陳啊老陳,枉我還把你視為對手,你這是失心瘋了吧?一個六段的雜魚,值得你們如此恭敬?」

「楚牧,你大膽!」

陳澤冰等人臉色剎那鐵青。

陳澤冰更是踏步而出,指向這紫衣青年,開口大喝。

總裁爹地好狂野 他額頭青筋狂跳,情緒激動。如果不是顧忌這是公會內部,此刻他只怕就要出手了。

「嗤!」

紫衣青年嗤笑,臉上更為不屑。「叮!」地一聲,直接彈出自已的冒險者勳章,拍在櫃檯上,然後一臉囂張地看著孟星元,「看到沒有小子,星印勳章!六段的垃圾也敢叫什麼大人,老子才是你的大人!」 這紫衣青年楚牧來找麻煩是有原因的。

作為陳澤冰的死對頭,而且還一直壓著他。

然而突然一個月前,這種情況反了過來,陳澤冰走了狗屎運,不知從哪弄到了一大堆凶獸材料,居然賣了兩百多萬靈石的天價,直接轟動了獸嶺秘境這邊的整個冒險者公會!

連他所率領的這支冒險者小隊,都一下名氣大增,一下蓋過了楚牧。這當然會令後者大感不爽。

不爽,忌妒,眼紅,可以說這一個月來,這楚牧的眼睛一直是紅紅的,死盯著陳澤冰,就想找個機會,咬他一口!

今天,他終於逮著機會了。

奚落一番顯然是不夠的……

楚牧眯眼,頗為不善地斜了一眼孟星元,嘴角咧開一道寒意:就拿這小子下手!

反正他也看這小子不爽,借這小子,打擊陳澤冰,卻是正好!

他斜睨孟星元,孟星元此時也在看他。

只是孟星元的眼神,冷漠之中,又帶著冰冷。驀然,他微微側身,旁邊的陳澤冰嚇了一跳,連忙將他抱住,並小聲提醒著:「大人息怒,這楚牧固然該死,只是這是公會內部,公會嚴令不得私自出手,搏殺,違者後果嚴重。這楚牧只是一個小人,不值得大人出手。還請大人息怒,山高水長,有的是機會收拾他!」

陳澤冰此時冷汗潸潸。

他倒不是替這楚牧擔心,他是在替自已擔心!

他可是親眼目睹過眼前這位的狂暴戰法的!

不客氣地說,這位一旦動起手來,那絕對是天崩地裂。

這楚牧肯定是會像螻蟻一樣被捏死,但這裡可是公會當中啊。

公會內部,明令嚴禁私自鬥毆。

若是殺人,問題就更大了。

輕則被踢出冒險者公會,永世列為黑名單;重則直接就被拿下,扔入地牢,永世不得翻身。

為了區區一個楚牧,實在不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