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莫雷瞳孔一陣緊縮的是,朱帥竟然沒有做任何的防禦措施,就那樣任憑火龍,擊打在了自己的身上。

Home - 未分類 - 令莫雷瞳孔一陣緊縮的是,朱帥竟然沒有做任何的防禦措施,就那樣任憑火龍,擊打在了自己的身上。

莫雷可是正宗的法皇強者啊!

雖然說剛剛的一擊,莫雷並沒有用盡全力,可是對於法王的朱帥來說,依舊很難抵禦下來。

火龍才剛剛撞擊在了朱帥的身上,朱帥的臉色,就變得煞白起來。

體內的氣血一陣翻湧,一口鮮血狂噴而出,朱帥的身形也不受控制了,背後的乳白色元素之翼快速的消失,身體快速的向下墜去。

「朱帥!」

朱帥受此重傷,莫雷的神識,這才清醒了一些。

見朱帥就快要墜地,莫雷這才著急的大喊一聲,快速的朝著朱帥飛去。

終於,在朱帥即將落地只是,莫雷拉住了朱帥的一隻手,將朱帥慢慢的扶在了地上。

「你怎麼不躲!」

看著受傷嚴重的朱帥,莫雷無比的自責。

自己,竟然對朱帥出手了!

「呵呵,如果我受傷,能讓你清醒一些,那也值了!」

「莫雷,我理解你現在的心情,因為我也遇到過這樣的事情。」

「但是事情已經發生,我們就要冷靜的思索一下。」

「這件事情,肯定是有人背後作祟,厲家雖然有一些責任,可是最主要的,還是背後策劃之人。」

「所以,現在當務之急,就是冷靜的分析一下整個事情的經過,儘快的將真正的兇手找出來,而不是將所有的責任,都嫁禍到厲家的身上。」

「我這樣說,你明白了么?」

朱帥強撐著從納戒之中取出了一張療傷符使用,和莫雷認真的說道。 莫雷的一擊,結結實實的打在了朱帥的身上。

在莫雷的憤怒一擊之下,朱帥身體,受了嚴重的傷勢,鮮血不停的狂噴而出。

使用了療傷符之後,朱帥休息了好久,這才感覺好受一些。

還好莫雷保持著一些理智,這一擊並沒有用盡全力,否則的話,以朱帥現在的實力,恐怕會在莫雷的一擊之下,直接喪命。

不過,這樣一來,已經進入暴走狀態的莫雷,神識也恢復了一些。

無比愧疚的扶著重傷的朱帥,莫雷無比的愧疚。

「你的話,我都明白,可是他可是我唯一的哥哥啊,若是厲家不能給我一個交代,這筆賬,我該找誰去要。」

一邊是自己唯一的親人,一邊又是和自己出生入死過的兄弟,莫雷現在,也不知道究竟該如何取捨。

「我剛剛不是和你說了嘛,咳,這件事情,雖然發生在厲家,但是幕後的主使,絕對不是厲家族人。」

「厲家,也是被人陷害了!」

「你放心,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厲家一定會將事情查個水落石出,給大家一個交代的,你現在要做的,就是保持心平氣和,等待厲家的調查結果!」

朱帥認真的勸說道。

其實,這樣做,朱帥內心也無比的掙扎。

以朱帥的性子,若是誰敢對自己身邊的人出手,自己也一定會不顧一切的將這場子找回來的。

可是朱帥十分清楚,以厲權的品行,是絕對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的。

從那些死者的情況來看,這件事情,黑暗大陸的人也一定插了一手。

以朱帥對黑暗大陸的了解,他們會想盡辦法,讓南大陸的這些勢力自相殘殺,他們好漁翁得利。

所以,現在大家一定要保持冷靜,將厲家的內鬼找出來,儘可能和平的將這件事情解決。

若是大家都想莫雷這樣,一言不合,便大打出手,那豈不是正中了黑暗大陸的下懷?

「好吧,我就聽你的,先等等消息。」

「若是厲家的人,在五日之內,還沒有一個交代的話,那我就是拼了這條命,也是拉幾個厲家族人墊背!」

莫雷無計可施的說道。

「五天的時間,應該差不過了,咳咳!」

朱帥說著,又一口鮮血狂涌而出。

「你沒事吧!」

見朱帥一隻吐血,莫雷的神情,瞬間緊張了起來。

若是朱帥因為自己,有個什麼三長兩短,那莫雷這輩子也不會原諒自己了。

「沒事,還死不了。厲家現在這在商討這件事情,咱們過去看看吧!」

從納戒之中,再取出一張療傷符使用之後,朱帥在莫雷的攙扶之下,顫顫巍巍的朝著厲家的議事大廳行去。

由於受傷,朱帥與莫雷兩人的速度極慢。

等到了厲家的議事大廳時,厲家的族人,已經圍坐在了一起。

厲權,五位厲家長老,厲程前輩,和一些其他的管理者,現在皆坐在議事大廳之內。

只是他們的臉色,現在都十分的嚴肅,整個議事大廳內,氣氛十分的壓抑。

厲家竟然發生了這樣的事情,讓他們心中都窩著一股火氣。

更氣人的是,在他們當中,或許某個人,就是內鬼,和這件事情有著緊眯的關係。

厲家在南大陸之上,名聲向來不錯,族內的族人之間,關係也十分的友好。

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對於厲家來說,簡直就是一種侮辱。

「剛剛,我也說了,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和我們再坐的每個人,都有關係。」

「我知道,你們之中的某一位,肯定參與了整件事情的策劃,不過,我相信你們只是一時糊塗。」

「還好事情還有挽回的餘地,所以,我希望這個人,可以主動的站出來。」

「若是你有什麼苦衷,我們大家一起想辦法解決。」

「咱們厲家幾百年的歷史,不能因為我們幾個,斷送了前程。」

見大家皆一言不發,厲權再度開口,語氣十分的和藹。

可是待厲權話畢之後,大家依舊是沉默不語。

厲權無奈的搖了搖頭。

是啊,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不論內鬼是誰,一旦被發現,唯有以死謝罪,才能平復了南大陸其他勢力的怒火。

有什麼事情,比生命更重要呢?

沒人承認,其實早就在厲權的意料之中了。

「好,既然大家都不發表意見,那麼,咱們只好分頭排查了!」

厲權說著,站起身來。

「老夫插一句嘴!」就在厲權無計可施之時,一旁的厲程,突然間站起身來。

厲程的年齡,已經不小,臉上的皺紋,也以密布。

不過,現在的厲程,神色竟然無比的嚴肅,就像是面臨著什麼巨大的危機一般。

「咱們厲家的賓客,在這件事情之中,全部身亡。」

「他們的死狀,我想大家也都看見了。」

「你們其中的某些人,是不是還對他們的死法,相當的好奇?」

「眉心被破,靈丹被取,這樣駭人聽聞的事情,在咱們南大陸上,可是從來沒有出現過。」

「可是,我現在必須告訴大家一個事實。」

「按照史書記載,早在五百年前,光明大陸,也經歷了一次這樣的浩劫。」

「那時,一股神秘的力量,突然出現在了光明大陸之上,他們燒殺搶掠,無惡不作,凡是死在他們手中的光明大陸強者,皆像今天這樣,眉心被破,靈丹被收。」

「後來,光明大陸聚集了無數的強者,與那股神秘力量,展開了戰鬥。」

「那場戰鬥,光明大陸的強者,死傷無數,好在,大家齊心協力,眾志成城,將這股神秘力量,全部清理乾淨。」

「我們現在的族人,雖然沒有經歷過那場戰鬥,但是我們的祖輩,在當初的大戰上,也立下了汗馬功勞。」

「如果我預料不差的話,那股力量,現在重現大陸了!」

「若是我們繼續這樣不顧全大局,那麼,不止我們厲家,甚至於整個南大陸,整個光明大陸,都會被這股神秘力量所吞噬。」

「到時候,我們的族人,我們的家人,將全部陷入水深火熱之中。」

「所以,各位,醒醒吧,不要再繼續錯下去了!」

「現在,我們還有準備的時間,可是某一天戰爭一旦爆發,那我們就成了光明大陸的千古罪人了!」

厲程前輩聲色並茂的說著,語氣之中,更多的,就像是乞求一般。

乞求這個內鬼,不要繼續一錯再錯了!

聽著厲程前輩的話,朱帥的內心,波動極大。

光明大陸與黑暗大陸之間的那層封印,每隔五百年的時間,就會破裂一次。

但是人類的壽命,最多也就三百左右,只有修鍊至了法聖級別,這個時間,才會無期限的延長。

所以,南大陸上的人,很少有人知道關於黑暗大陸的密辛。

可是朱帥不同,木聖者在隕落之前,已經將這些事情,講給了朱帥,有可能,朱帥是現在南大陸上唯一一個知道這件事情的人。

所以朱帥很想衝進去,和大家講講這件事情的嚴重性。

但是朱帥還是忍了下來。

厲家有黑暗大陸的卧底,若是自己將這些全部講出來的話,恐怕會成為黑暗大陸的頭號目標。

透視小包工頭 到時候,肯定有無數的黑暗大陸強者追殺自己。

朱帥只能強行控制著自己的情緒,看著厲家的下一步動作。

厲程前輩的話,猶如一顆*一般,瞬間在這些人之中爆炸。

大家紛紛竊竊私語起來。

厲家的族人們,本以為這件事情,只是有人想要故意陷害厲家。

沒有想到,事情竟然如此的嚴重,這關係到了整個光明大陸的生死存亡啊!

這樣的密辛,瞬間顛覆了他們的認知,一個個坐立不安起來。

「厲程前輩所言之事,句句屬實。」

「哎,本來我不想將這件事情公布出來,引起大家的恐慌。」

「不過事已至此,繼續隱瞞下去,怕會鑄成大錯!」

「這本厲家族譜,是我們厲家人一輩輩流傳下來的,上面有著精確的記載,若是大家有誰不相信,一看便知!」

「我希望大家知道真相之後,可以齊心協力,快速將這件事情解決!」

厲權說著,手中出現了一本古樸的書籍。

將這本書籍,輕輕的放在了前面的木桌之上,厲權緩緩的坐下。

現在,該做的事情,厲權已經全做了。

接下來,就看大家的了。

畢竟,這件事情,單憑厲權和厲程,根本起不到多大的作用。

看著厲權坐下,握在議事大廳之外的朱帥,開始小心的觀察起房間中每個人的面部表情來。

厲權的話,已經說到了這個份上,厲家的這個內鬼,如果還有一些良知的話,內心肯定會有一些波動。

這時候,最容易發現一些端倪了。

朱帥的目光,不斷的梭巡在大廳之內每個人的臉上。

可是令朱帥失望的是,大家的臉上除了驚駭,並沒有其他不正常的表情。

特別是朱帥懷疑的厲啟大哥以及厲健長老,也沒有什麼特別之處。

這個人,竟然隱藏的這麼好!

「蓮花閣主到!」

就在眾人紛紛私語,互相傳看著厲家族譜之時,一名厲家族人慌張的跑了進來,開口喊道。

蓮花,竟然來了厲家! 聽到厲家這名族人的稟報,朱帥心中一驚。

厲家宴會賓客被殺一事,才剛剛過了幾日的時間。

這段時間,這個消息傳出去,都十分的困難,而蓮花現在卻第一個趕到了此處,從時間來算,根本不夠。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