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禁?怎麼封禁?難道要我一個人衝上去嗎?」厲無極嗤笑道。

Home - 未分類 - 「封禁?怎麼封禁?難道要我一個人衝上去嗎?」厲無極嗤笑道。

無數妖魔聚集在地獄之門外,誰都希望能夠逃出九幽。若是讓他們知道有人意欲趁機破壞,估計立刻就會將對方撕成碎片。

厲無極此刻還沒有自大到,以為自己能夠對付所有的妖魔……傳說地獄中最強大的妖魔,是可以媲美仙人的存在。

況且,如何封禁地獄之門,他也全然不知。

「此事簡單,將你的陰陽道念覆蓋在地獄之門上,我和崑崙自然會施法重新封禁。」似乎是知道厲無極心中的擔憂,小盤直接說出了方法。

「就這樣?」厲無極一愣。

「當然,不然你以為怎樣?」小盤眉梢一揚,旋即又補充道:「小厲啊,不是老爺我說你,陰陽道念的玄妙,你現在還未盡知。等你突破了問道境,自然都會知曉。」

「哈哈,突破問道境,哪有這般容易!」厲無極大笑道。

修行之路,何其艱難,每突破一層大境界,都稱得上是邀天之倖。

有多少俊彥英傑,在雷劫之下,身死道消。

「嘻嘻,你想突破問道境還不簡單。那道衍的玄元九轉,你隨便練練,不就可以了。」小盤一臉笑意,努了努嘴。

「得了吧,這妖僧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是怕了他。」厲無極面色有些難看起來。

在伏魔殿的那些日子,現在回憶起來,仍然讓他感覺心有餘悸……不堪回首啊!

「你這小子,這是得了便宜還賣乖!」小盤伸手一指,奚笑道:「多少人夢想著道衍指點一二而不得其法,你卻畏若蛇蠍,唯恐避之不及……」

「行了,別說了。」厲無極揮了揮手,直接打斷道。隨後,控制神識退出了輪迴盤。

漆黑的魔河,緩緩流淌,濃郁的魔氣,好似一條條毒蛇,在河面上遊走不定。

厲無極眸光思索,突然飛身來到魔河上空,右手虛探而下,一股無形之力將萬千魔氣團團聚攏,順著手臂經脈源源不斷地游遍全身。

修鍊了魔氣分身的他,根本不懼怕任何陰森恐怖邪惡之氣。這些氣息就好比是大補之葯,竟然滋潤著他的丹田,就連識海,都漸漸染上了一層黑色。

轟轟轟轟轟!

陰陽道念疾速運轉,體內所有的玄元似乎都轉化成了魔氣。此刻,厲無極周身魔氣滾滾,無盡魔元,在他的眼中閃爍跳動。看上去,就好像一尊蓋世魔神,讓人不敢直視。

陰陽道念扭曲變幻,所有的陽氣全部消失,剩下的只有陰暗一面。這天地間最玄奧的本源大道,在他的手中,幾乎不可思議到了極點。

要封禁地獄之門,還是應該巧取為上,讓一眾妖魔猝不及防,看不出絲毫的破綻。

來來來,厲某今日就闖一闖地獄,會一會這九幽群魔。

(星星這些天一直在出差,忙業務,對不住朋友們了。) 地獄,暗流涌動。

地獄之門鬆動的消息,猶如一陣狂風暴雨,席捲了地獄的每一個角落。無數鬼修與惡魔聞風而動,紛紛朝著地獄之門趕去。

此刻,在地獄之門外,聚集了不計其數的鬼修妖魔,密密麻麻,好似那蟻潮一般,一眼望不到邊。

幽深的地獄,歷經無盡歲月,鬼修的數量龐大到難以想象。一般的鬼修暫且不說,就是那些手段通天的鬼王強者,都是動輒以百萬計。

鬼王,是不遜色於大魔的存在,實力強悍,雄霸一方。而在地獄深處的九幽,那是惡魔的樂園。

遼闊的冥海之畔,棲息著億萬妖魔。他們桀驁不馴,自私兇殘,為了一點點利益,便可以性命相搏。大魔,是對強者敬畏的稱呼,是籠罩在九幽地獄的陰雲,讓眾魔感覺到窒息。

傳說,在大魔之上,更有「魔帝」這種恐怖的存在,舉手投足,便擁有毀天滅地之能。每一尊魔帝,都能夠讓地府為之戰慄。而他們,卻被一扇地獄之門所封禁,困在這陰暗的九幽,永遠不見天日。

今日,似乎地獄中所有的鬼王和大魔強者全都冒了出來,他們圍在地獄之門前,蠢蠢欲動。

「幽泉大人來了!」

狂躁的鬼修和惡魔忽然打了個冷戰,自動讓出了一條道路。霎那間,只見密密麻麻的魔影後方,飛出一片黑雲,急劇翻滾,涌動如潮。所過之處,無論是鬼修還是惡魔,全都直接化為了血水,屍骨無存。

只有他們才知道,「幽泉」的可怕。這一位即使是在萬千鬼王之中,也絕對是巔峰般的存在。

「幽泉,你來了!」

眾魔擁聚簇集的上空,一隻銀髮尖耳的妖魔睜開血紅的雙眸,伸指喝道。

「桀桀,魘夢,你來的不是更早?」黑雲破空而下,一團幽影籠罩在其中,那冰冷的笑聲,讓人根本分不清他究竟是男是女。

「哈哈,來的晚了,搶不到好位置,又怎麼能逃得出這地獄!」被稱作「魘夢」的銀髮妖魔大笑以對。

「哦,是嗎?」幽泉彷彿不以為然,片刻后聲音陡然一寒,「那本座就搶了你的這個位置,看看來得還是不是晚了?」

「你這是在找死!」魘夢勃然色變,發出一聲恐怖的尖吼。

唳!虛空震蕩。依稀間,一團暗灰色的霧氣從他的背後升騰而起,急劇蔓延著……陰冷的氣息,霎時籠罩了這方天地。

冥海煞氣,至陰至邪。

四周的空間,早已被灰霧腐蝕成了一個巨大的黑洞。那些避讓不及的妖魔,直接化為了虛無。

「跟我動手,你還不夠資格!」幽泉的聲音愈發冰冷,黑雲無規則地涌動著,從裡面伸出一隻可怕的骨手,破開重重灰霧,朝著魘夢轟然抓下。

沒有駭人的氣勢,就是這樣簡簡單單的一爪。

咔咔咔……

天地如同易碎的水晶一般,頃刻爬滿了無數裂痕。

魘夢站立的地方,直接湮滅崩塌。而他本人,則在連退了數十步后,忽然仰天噴出了一道血箭。

滋!

遠處群魔眾鬼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雄據魔河北窟數十萬年的魘夢居然一招不敵,這位「幽泉」大人果然名不虛傳。

「幽泉,算你狠!」魘夢臉色蒼白,咬牙說道。他的血眸中閃爍著仇恨的光芒,身形一閃,倏忽化作萬千暗影,便欲逃遁而去。

今日之仇,將來必以百倍還之!

「想走?」黑雲翻滾,幽泉冰冷的聲音中殺意凜冽如刀。

轟!

森白的骨手,宛如天穹,再次落下。

萬千散開的暗影,被一股懾人的力量逼了回來,重新凝聚成魘夢的模樣,直接捏在了骨手的掌心。

「幽泉,你敢趕盡殺絕?」魘夢神色猙獰,厲聲怒喝。

「殺了你,那又如何!」幽泉語氣傲然,彷彿不帶一絲感情。

「暗帝大人是不會放過你的……」魘夢的臉上終於露出了幾分懼意。

千不該,萬不該,不該主動招惹上這個瘋子!

「哼,螻蟻般的東西!」

幽泉不屑,骨手用力一收,魘夢轟然爆散,隨後被涌動的黑雲一把吞噬,只留下一頭飄揚的銀髮,紛紛洒洒,落在了瀰漫的塵土中。

唉!眾魔心中暗嘆了一聲,他們知道,不可一世的魘夢已經完了。這個老魔頭,仗著自己是「暗帝」的人,以為誰都會對他忌憚三分。他哪裡知道,幽泉根本就不吃這一套。

這一位喜怒無常,性情乖張是出了名,他若是發起狠來,恐怕誰都不會放在眼裡,絕對是鬼修中的一尊絕世凶人。

「幽泉,你過分了!」

蟲潮般的惡魔之中,一道屍氣撕裂陰雲,衝天而起。

「邪屍,本座想殺誰便殺誰!你若不服氣,奉陪就是!」幽泉的聲音變得低沉起來,森然之意冷若刀鋒。

「嘿嘿,本魔只是好心提個醒罷了,並無興趣與你交手。不過……等地獄之門開啟,定要向你領教一二。」屍氣迴旋,背後之人的聲音飄忽不定。

雖然他笑得渾不在意,但是誰都能夠聽出,那話語中對幽泉深深的忌憚之意。

蓋世凶魔,漠地邪屍,看來也沒有把握能夠對付得了幽泉。

「何必等地獄之門開啟,本座現在就可以劃下道來!」黑雲之中,幽泉冰冷的聲音透出幾分興奮。

「哈哈,我現在可沒有這個功夫!」屍氣扭曲聚攏,濃濃的腥臭頓時輻散而開。

幽泉老鬼,欺人太甚!現在且不與你計較,等逃出地獄之後,本魔會讓你知道什麼叫做後悔。

「沒有功夫,那就給我一邊呆著去!」幽泉一付咄咄逼人之態。

就在一眾惡魔以為邪屍會狂怒暴起之時,一片血光裹挾著無盡戾氣從天而降,須臾幻化成一個血衣道人,落在了地獄之門的前方。

「ma呀,是餓道人!」

所有的鬼修惡魔全都如同遇見了瘟神一般,驚慌向後退去。只有他們才知道,這一位絕對要比幽泉更加的可怕,隨時都將斃命於無形。若是稍稍靠得近了些,你就是有一百條命,也得玩完。

「呵呵,幽泉,你劃下的道,貧道替邪屍接下了。」餓道人現身後,立刻露出了一個人畜無害的笑容。

「餓老道,你也想替魘夢出頭?」幽泉不動聲色道。

這群妖魔,對我等鬼修,果然敵意甚重。

「魘夢?……呵呵,他也來了?」餓道人微微一怔,隨後好像是明白了過來,撫掌讚歎道:「殺得好!」

「道兄也是這麼認為?」幽泉很是戒備,聲音中明顯透著一絲異常。

他可以不理會暗帝,這一位存在,絕不會在意螻蟻的死活。但是,餓道人不一樣,可以毫無理由的強出頭。

「的確殺的好!」餓道人笑得更加燦爛了,血袍一甩,一縷血氣蔓延開來,前方的數百鬼修,旋即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快速乾癟下去,頃刻化作了一堆枯骨。

「都給我讓開!」「不要擋著貧道……」「大家快逃啊!」

四周的鬼修駭得魂飛魄散,爭先恐後的向後退去。

「道兄是執意要如此了?」幽泉怒聲低吼,翻滾的黑雲遽然將血氣斬斷。

說真的,在這個時候,他並不願意與餓道人翻臉,因為這樣只會白白便宜別人……一旦自己在交手時不敵負傷,失去逃離地獄之門的機會不說,那些隱藏在暗處的仇敵,一定會趁機落井下石,用怒火將自己撕成碎片。

但是,眾目睽睽之下,他絕不能表現出一絲退縮。否則,鬼王威嚴置於何地,將來又如何震懾群魔?

「嘿嘿……」餓道人雙眼微眯,嘿然一笑,誰也不知道,他此刻到底在想些什麼。

「前輩,請殺了此獠,揚我魔威……」眾魔環伺之下,一個沙啞的聲音叫嚷道。

「閉嘴!」餓道人眼中閃過一絲暴戾,右爪虛探而出,將出聲的那隻惡魔一把攝入了掌中。

指尖黑芒涌動,「呯」地一聲,餓道人掌中的惡魔猛地爆散成了一團血霧。

「貧道如何行事,還輪不到別人來指手劃腳!」

森寒的聲音響起,萬千鬼魔看向餓道人的眼神不由得更加敬畏了。這位前輩真不愧是冥海深處走出的大魔,難怪會被稱作魔帝之下的第一人!

「道友,你……」盤旋的屍氣席捲過來,邪屍咆哮的聲音穿空而過,如雷盪響。

「怎麼,你有異議?」餓道人冷冷瞥了屍氣一眼,又看向幽泉隱身的黑雲,「呵呵,等出了地獄,你我之間,必有一戰!」

此刻,斗則兩敗!邪屍到底安的是什麼心,他又豈能不明白?

這幽泉其實也並非易與之輩,剛才是自己太過輕狂大意,沒有想清楚其中的利害。

「桀桀,道兄明智,本座隨時恭候就是。」幽泉似乎鬆了一口氣,黑雲朝上飛去,恰好佔據了魘夢起初的那個位置。

「沒卵的東西!」

就在這時,一道魔音兀然劃破天際,炸響在了地獄之門的上空。

雖然這話沒有指名道姓,但是一眾惡魔鬼修全都知道,這人說的一定是餓道人。

「誰?」

惡道人自負的笑容瞬間凍結在了臉上,厲聲喝問道。

真是大膽,這是哪裡冒出來的狗東西,居然這般的不開眼! 「哈哈,餓老道,是你家爺爺我!」大笑聲中,一個身形挺拔的年輕男子從遠處踏空走來,就好像腳下有著一節節看不見的階梯。

「小輩,我看你是不想活了!」餓道人一聲斷喝,眼底不由閃過一絲疑惑。他很肯定,自己以前從未見過此人,難道說,對方是某位魔帝的嫡子,否則,為何周身散發著如此純正的魔氣?

「嘿嘿,那就看看、到底是誰不想活了?」男子摸了摸鼻子,哂然一笑,妖冶,邪異。

「哼,我先滅了你!」餓道人再也無法控制滿腔的怒火,袖袍一抖,右爪五指大張,血紅的戾氣蔓延開來,如魔似蛟。

嗤!

男子神色如常,屈指一點。如同是被捅破的紙張一般,洶湧的戾氣突然倒卷而回,從中間直接炸開了一個窟窿。

餓道人的臉上不知為何,瞬間爬滿了驚悸之色……只有他才能感受到,那根手指是多麼的可怕!

自己引以為傲的魔功居然無法阻擋對方片刻,該死,這一位恐怖的存在究竟是誰?

轟!

指影如山,蠻橫落下。餓道人好似陷入了獃滯一般,直接被按入了地底,再無聲息。

「嘖嘖,看來,不想活的人是你,真是可惜。」男子伸出鮮紅的舌頭,舔了舔嘴唇,很是惋惜道。

此刻,億萬鬼魔全都感覺到後背寒意叢生,再也沒有誰覺得,此人說的只是一句玩笑話而已。

「他是誰?」

無數鬼王與大魔強者滿是疑惑,忍不住吞咽起了唾沫。

能夠一指碾壓餓道人,這位前輩絕對是傳說中的魔帝強者。

魔帝,擁有著不可思議的強大手段。即使是那些最可怕的大魔,在他們眼中,依然是卑賤的螻蟻。

大魔與魔帝之間,看似只隔著一層境界。然而就是這一層境界,跨越起來,卻是千難萬難。

一步之差,天遙地遠。

九幽的每一尊魔帝,都是至高無上的存在。歲月流淌,漫漫無聲,萬古以來,從九幽究竟走出了多少魔帝,誰也說不清楚,不過,應該也不會超過百位之數。

而且,最近的這三十萬年,冥海之畔,再也沒有一位大魔能夠跨出這一步,成就不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