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 ……

……

戰羽冷笑,喝道:「廢話少說,若是有人再敢多說一句,那就和這兩人是一樣的下場!」

說著,他隔空一攝,就將蘇虎父子兩人抓到了身前。

『咔嚓~』

只見他隨手一捏,清脆的骨裂聲便響起,蘇虎父子兩人慘叫連連,肩膀直接粉碎。

這一刻,他們痛不欲生,面色慘白。

「你敢這樣對待老夫,我聖王府絕對不會坐視不理!」蘇虎通吼道。

「聖王府的援兵很快就會到達此地,我勸你還是儘快放了我們,不然到時候讓你生不如死!」蘇虎兒子威脅道。

可是,他們的話音剛落,就看見聖王府的一個下人連滾帶爬的跑了進來。

來人噗通一聲跪在地上,哀嚎道:「虎爺,蘇練被殺,援兵又原路返回了!」

「什麼?」聽聞此話,蘇虎雙眼翻白,差點背過氣去。

蘇虎的兒子更是如喪考妣,滿臉都是絕望。

戰羽嗤笑,再次出手,將眼前那父子兩人的另一條臂膀捏的粉碎。

看到這一幕,聖辰樓之中的賓客全都驚駭欲絕。

他們知道,戰羽是言出必踐,容不得任何忤逆。

「快,大家一起上,抓住聖王府的人,讓他們交出那什麼朱宏和馬六!」有人提議道。

頓時,聖辰樓之中再次陷入混亂。

所有人都開始出手,將身邊的聖王府門人全部制住。

「快將朱宏和馬六兩位大爺找回來,不然老子滅了你們這些聖王府的狗東西!」一個肥頭大耳,一身富貴氣的中年男人喝道。

同時,其他人也都爭相呵斥。

這些人覺得自己太倒霉了,只是來這裡買點葯而已,卻陷入了生死危局,著實令人無語。

這時候,一個聖王府後人戰戰兢兢的說道:「他們在賢乙巷的朱家鋪子里!」

戰羽沒有多言,直接命令允星來押著幾個聖王府後人朝著賢乙巷出發。

……

賢乙巷,朱家鋪子里。

朱宏和馬六有氣無力的坐在椅子上,自從開了這個朱家鋪子以後,不但沒有掙到錢,甚至還將僅有的一點積蓄賠了進去。

當然,這還不是最讓他們憤怒和窩心的事情,最能觸動他們痛處的是每隔幾天就會被人一頓胖揍。

就算隔著幾條街之外的人都知道,朱家鋪子里的兩個男人曾經紅極一時,可後來卻淪落至此。而且隔上三五天,鋪子外面就會出現一些手拿武器的打手。

打手們將朱家鋪子砸的一塌糊塗,就連裡面的兩個男人也會被拖到街上一頓暴打,總是遍體鱗傷,慘不忍睹。

此刻,只見馬六突然站了起來,整個身體都在劇烈的打擺子。

「他……他們又來了……」

聞言,朱宏抬頭,當看見門外那些聖王府後人之時,他的面色頓時大變,眼角甚至都出現了淚水。

「幾位大爺行行好,饒過我們兄弟兩個吧!」朱宏噗通一聲跪在了地上,連哭帶喊,不停的磕頭。

馬六不久前被打瞎了一隻眼睛,對聖王府的人充滿了恐懼。

『砰砰砰~』此刻他的腦袋都被磕出了鮮血。

但是,他們想象的情況並未發生,不但如此,眼前反而出現了一幕讓他們震驚和茫然的情況。

只見那些聖王府後人竟然齊聲跪地了地上。

他們的磕頭聲音更加響亮,口中不停的哀求道:「是我們有眼無珠,惹惱了兩位大爺!還請兩位大爺能夠大人不記小人過,饒過我們這些豬狗不如的畜生……」

朱宏目瞪口呆。

馬六呆若木雞。

他們全都瞠目結舌,根本不知道這是什麼狀況。

就在這時,一個身材高大的男人出現在了聖王府一眾門人的身後。

他便是隨行而來的允星來。

允星來打量了朱宏和馬六一眼,問道:「你們就是朱宏和馬六?」

那兩人相視一眼,下意識的點了點頭。

允星來說道:「很好,我奉公子之命,將你們帶回聖辰樓!」

朱宏被嚇了一跳,驚恐的喊道:「我不去……我已經淪落到了這種地步,你們到底還想怎麼樣?」

他連連後退,最後縮在了牆角,那樣子看起來要多可憐有多可憐。

允星來表情平靜,又說道:「莫要害怕,我家公子姓戰,名羽,乃是你們的舊識!」

聽聞此話,朱宏和馬六愣了一下,頃刻間就淚流滿面。

「戰……戰大爺終於回來了嗎?他還沒有忘記我們啊!」 看見聖王府一眾後人的反應,他們就明白了一切。

「戰大爺定然是攜著滾滾殺威而來,不然這些囂張跋扈,眼高於頂的紈絝豈能如此驚恐和乖順?」朱宏在心裡暗想。

隨後,他們兩人就懷著激動的心情,衝出了朱家鋪子。

此時,等在外面的是兩頂轎子,而轎夫正是聖王府族人。

這一刻,朱宏和馬六突然有種輕飄飄的感覺,他們甚至還有點不相信,覺得這一切都發生在夢境之中,根本沒有真實存在。

許久之後,他們一行人終於來到了聖辰樓前。

「快看,那就是朱宏,以前是聖辰樓的掌柜管事,地位高不可攀,就連城中的王公貴族在他面前也得矮上三分……」

「馬六我也認識,那傢伙以前只不過是客棧的小二而已,後來卻成為了聖辰樓的小管事,混的當真是不錯……」

……

……

一眾路人皆議論紛紛。

當轎子距離聖辰樓大門還有十丈距離之時,卻突然停了下來。

「從來都是外人向我聖王府卑躬屈膝,我聖王府之人豈能給外人牽馬墜蹬?」一聲冷喝突然傳來。

只見一個身著灰衣,白髮蒼蒼,卻面色紅潤的老者出現在了轎子前方。

在他身後,還跟隨者數個年齡不相上下的老者。

他們的實力都很強,身上流露出的氣息冰寒至極,似乎要冰凍這片世界。

突然的怒喝令朱宏和馬六大驚失色。

眼看聖辰樓已經近在咫尺,可沒曾想到竟然出現了這幾個攔路虎。

看到眼前的幾名老者,那些抬轎的聖王府族人激動的面色漲紅,他們興奮不已,直接將肩上的轎杠扔在了地上。

朱宏和馬六驚魂未定,被摔了個結實,直接翻倒在地,身上以前就有的暗傷再次發作,讓他們疼的是痛不欲生。

這時候,一個聖王府族人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說道:「老祖宗,替我們做主啊,這些殺千刀的太可惡,不但欺壓我們幾個,更是在大庭廣眾之下侮辱我們聖王府,實在是罪孽深重不可饒恕啊!」

灰衣白髮老者怒哼,對著面前的一眾小輩怒喝道:「一群沒用的東西,真是丟人現眼!」

說完,他又抬頭看了眼高桿上那名赤身裸.體的中年婦人,冷聲道:「把她救下來!」

話落,身後一個老者輕彈手指,數道氣勁便激射而出,朝著中年婦人身上的麻繩斬去。

可誰知,氣勁還在半途之中,就被一道銀芒劈散。

「膽敢救人者,死!」允星來原本已經走到了聖辰樓前,沒成想轎子卻被人攔了下來,他猛然轉身,直接雷霆出手。

聖王府那位灰衣白髮老者怒不可遏,喝道:「朋友,做事留一線,日後好相見!我們聖王府不是那些下九流勢力,還希望你們能夠看清楚形勢!當然,如果你們肯放下身段給我們道歉的話,今天的事情就此揭過,怎麼樣?」

聞言,允星來放聲大笑,道:「我倒是不知聖王府是什麼東西,但卻知道膽敢救人者,死!」

剛說完,他手中的兵刃便劈斬而出,一道幾乎能夠斬破虛空的赤紅光芒直接襲向了那名彈指救人的老者面前。

「狂妄!」

面對來襲殺招,那名灰衣白髮老者一聲怒哼,只見他手腕翻轉,手中長劍飛旋,劍尖之處星芒點點,如同星河墜落,朝著赤紅光芒迎擊而去。

「砰~」

劇烈的爆炸聲傳遍八方,狂亂駁雜的能量像是脫了韁的野馬,四處狂奔。

頓時就聽見一聲聲慘叫,周圍一些圍觀者根本來不及躲避,就被轟碎成渣。

看到這慘烈的一幕,不知有多少人都驚呼不斷,他們在倉皇之間快速後退,大街上立刻亂成了一團。

戰羽一直閉目坐在聖辰樓之中,當聽到門外的爆炸聲和嘈雜的喧嘩聲之後,他眉頭緊鎖,立刻起身走了出去。

恰巧就在此時,他看到了允星來和那灰袍白髮老者的驚世一擊。

「嗯?那老頭竟是歸元境後期,聖王府果然是底蘊深厚,藏龍卧虎,怪不得就連皇室在他們面前也要矮上三等!」戰羽突然想到了蘇辰以前說過的話,滄玉國的聖王府只是一個分支而已,至於真正的聖王府到底在什麼地方,卻沒有幾個人知道。

「這聖王府絕對不簡單!」他又忍不住感嘆道。

就在他失神之際,遠處的碰撞終於落下帷幕,那兩人最終竟以平局收手。

那灰衣白髮老者冷笑道:「我說過,聖王府不是誰都能欺辱的!我勸你們立刻收手,跪下道歉,不然後悔都來不及了!」

聞言,戰羽邁腳,跨過聖辰樓門檻,朗聲問道:「哦?真的嗎?聖王府不能隨意欺辱,那我戰某人的朋友就可以隨便欺辱了,是嗎?」

說完,他竟直接催動力量印記和五行印記,同時,他又將真力運轉到極致。

這一刻,戰羽感覺自己空前的強大,渾身上下都充滿了爆炸性的力量。

「既然如此,那就死吧!」一聲冷喝,他雙手掐印。

隨即,一枚碩大的戰王印便出現在眼前。

『轟隆~』戰王印金光燦燦,直接橫推而出。

只見它所過之處大地顫動,狂風呼嘯,沙土飛揚,宛如末日降臨。

聖辰樓一方,那灰衣白髮老者面色凝重,他不敢有絲毫怠慢,立刻將真力催動到極致,手中長劍更是飛速轉動,每次轉動就會有無數劍影憑空出現。

『唰唰唰~』

劍影無情,直接殺向了戰王印。

頃刻間,它們就撞擊在一起,只見劍影飛速融化,迅速消失,而那枚戰王印卻沒有損失多少能量,依舊勢如破竹,摧枯拉朽,狂猛無邊。

看到這一幕,那灰衣白髮老者頓時驚駭失措,他現在終於發覺,自己或許根本不是那個年輕小子的對手。

想到這裡,他就準備向後退去。

可是,王印無情,殺勢滾滾,眨眼間就衝到了他的面前。

隨即,一聲轟鳴巨響,那灰衣白髮老者在眾目睽睽之下,竟然被砸成了肉泥。

這一刻,四周鴉雀無聲。

聖王府來了兩撥援兵,可結果卻出奇的相似。 當初離開滄都城之時,戰羽就感覺自己和聖王府會產生糾葛,但沒想到衝突竟然來的如此劇烈。

看著那身亡的灰衣白髮老者,他心緒複雜至極。

當然,不是因為和聖王府有什麼特殊關係而複雜,而是因為想到了一心維護聖王府的蘇辰,他才心緒不寧。

此時,八方皆寂,就連那些被狂亂能量波及,而身受重傷的人都忘記了嘶喊,他們全都噤若寒蟬,根本不敢發出任何聲音。

所有人都能看出,那灰衣白髮老者是聖王府的大人物,可他就這樣死了,死無全屍,死狀凄慘,這委實令人難以置信。

「天……要塌了!」有人忍不住喃喃自語。

滄都城中,從來沒有發生過這樣的事情。

要知道,就連皇室見了聖王府高層人物也得矮上三分,就連大千宗在聖王府族人面前也得禮讓幾分,可現在聖王府的大人物卻在光天化日之下被人擊殺,這著實令人難以置信。

這時,聖王府的另外幾個老者全部大駭,他們紛紛指著戰羽,雙唇哆哆嗦嗦的斥道:「小……小子,你真是好大的膽子,我聖王府地位崇高,就算在中等王朝也有根基,豈容你如此欺辱?」

這些人平日里高高在上,現在卻被人折辱,的確心智盡喪,胸中唯藏一腔怒火。

聞言,眾人皆驚。

就連普通人都知道,中等王朝意味著什麼。

如果當真如此的話,那聖王府實在太可怕了,怪不得敢與皇室對抗,更起了這樣一個氣蓋萬里的族名。

「唉,這小子太衝動,現在踢到鐵板,恐怕就算收手都已經來不及了!」有人低聲說道。

此人的說法得到了大量人的贊同,眾人都不看好戰羽。

可是,戰羽卻冷笑一聲,朝著聖王府那幾個老者喝道:「你們,把轎子抬起來!」

朱宏和馬六從轎子里摔出來的那一刻,差點被活活嚇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