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的李大嘴育后已經快4級了,2級的破裂在自身裝備加成下有2oo點法傷,破除張無忌4o點內傷防禦后,傷害剛好等同於九陽神功的16o點。

Home - 未分類 - 此時的李大嘴育后已經快4級了,2級的破裂在自身裝備加成下有2oo點法傷,破除張無忌4o點內傷防禦后,傷害剛好等同於九陽神功的16o點。

「-451」

「-451」

飛在半空中的張無忌徹底失去了抵抗能力,酷哥胖哪裡會放過這種機會,唰唰就是兩記走砍。在砍人的同時,他還進行了走位,有意無意的擋住了張無忌逃生的去路。

「-351」

這時候小健哥心跑了過來,釋放技能后,接上了一記普攻。

撲通……!

張無忌終於落地,卻還處於破裂造成的「減少6o移動度」的debuff之下,頓時感覺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又挨了田伯光和李大嘴一陣慘無人道的走砍。

這一刻,無忌哥多麼希望自己擁有「閃現」這個英雄技能,正好絕處逃生。不幸的是,強大的英雄技能都需要一定的段位才能學習,譬如點燃、閃現、治療之類的英雄隨身技能,都要3段以上才能夠學習,而現在全世界的玩家都還沒有段位,想學習那些技能得奮鬥幾天再說。

過了兩秒鐘,好不容易熬到debuff過去了,只利下小半血的張無忌剛鬆了半個口氣,接下來又有想買塊豆腐撞牆的衝動。對面那個打野的李大嘴,頭上居然頂著一個「紅爸爸。」這個紅buff擁有非常變態的減和灼燒效果,張無忌覺得自己雙腿像踩在沼澤里似的,想跑都跑不動。

在這種二虐一的情況下,轉身反殺是不可能了,張無忌還在一瘸一拐的拚命跑路。畢竟大道中冇央距離西華山的箭塔心不遠,當張無忌只利下殘餘的8o點血的時候,終於成功逃到了己方塔下。

相約黃昏沒有一絲一毫的高興,跑到塔下的一瞬間,他眼裡閃過了一絲絕望。

他看見了一抹刀光,田伯光祖傳一刀專有的刀光。

只見對面的田伯光隔著十步遠出了祖傳一刀,以一種十步殺一人的騷包,輕而易舉的砍死了塔下殘血的張無忌,然後又是一個更加騷包的收刀瞬移,閃回了原來的地方,正好避開了對面箭塔的攻擊。 高松將電話拿到這個房間里來,當著主席團成員們的面,給省里撥了電話,電話通過工作人員很快轉到值班領導的手裡。一房間的人都將目光鎖住高松,電話那頭的聲音也隱約聽得見。

高松放下電話,回過頭對耿一民說道:「省里正緊急跟顧書記聯繫,大概一會兒就有迴音。」

張權稍鬆了一口氣,看見省里沒有提前知道什麼,心裡默默的謀算,讓突然響起的電話鈴聲嚇了一跳。大家都盯著震動著的電話機,耿一民看了高松一眼,讓他繼續接聽電話。

「顧書記的電話,」高松捂著話筒,向耿一民示意,「讓耿書記您來接。」

耿一民最擔心的是顧憲章的態度,既然讓自己來接電話,心裡最大的一塊石頭至於落下來了。 愛你入骨:總裁請放手 當著眾人的面,耿一民在電話里向顧憲章彙報選舉的情況,雖然沒有按照省里的統一部署去安排這次選舉,就算有些額外的動作,也沒有讓人詬病的嫌疑,耿一民的聲音平靜,氣定神閑,一邊跟顧憲章通電話,一邊拿目光掃過房間的眾人。

「省里要召開臨時會議討論此事。」耿一民放下話筒,對眾人巡捕顧憲章的決定,「下午三點之前,省里會形成決議,我看二次選舉就安排在下午三點之後吧,大家有什麼意見?」

現在已經是下午一點了,張權無話可說,省里形成的決議對他是不利的,就算拖延時間也無法扭轉局勢,省里形成的決議對他是有利的,拖延時間只會讓情形變得更複雜。

向義山雖然不希望情勢變得更糟糕,但是他也無力改變什麼,只能等待省里會形成怎麼樣的決議。靜海的情況已經這樣了,張權大失人心,就算省里有人,也未必會在這個時機出頭保張權,只是不曉得會不會有人藉機攻擊耿一民。

省里電話會議是怎麼樣地一番情形無法想象、猜測,唯一可以肯定,這次靜海發生的事情,一定會讓觸及相當多地人的神經。主席團十幾號成員守著一部電話機,都不輕易離開小會議室半步。張權倒是想走,又怕走後,這裡的局勢會被耿一民完全操縱。但是耗在小會議室了,對會堂里的事態又無從把握,真讓人頭疼。

向義山眯著眼睛,不管省里的態度如何,二次選舉已經無法避免,他甚至希望省里給靜海的這次選舉扣上「操控選舉」地罪名。這樣一來,耿一民、張權都要給他讓開道路。但是他又不得不承認,飛庫網站耿一民在這次事件里並沒有留下多少破綻,一次選舉之所以出現這種情況,只能怨張權在靜海太不得人心。正是耿一民排除選舉中「操控、監視」的因素所造成的,飛庫手打使得整個選舉過程更加民主化,要真說耿一民有什麼罪名的話,那只是沒有嚴格貫徹省里的組織意圖。這種罪名不能明裡說,極可能耿一民在做完這屆書記之後就要遠離權力中心,這是最大的懲罰,不過想想耿一民地年齡,做完這屆之後,也只能到省人大或者省政府當個副職,也沒什麼損失了。但是他為什麼不為自己兒子的前途多想想?

從剛才幾通與省里的電話來判斷,耿一民似乎沒有就這次事件與省里達成一致,但是向義山也不是沒想到另外的可能性。顧憲章調整省委班子時,正值靜海市委換屆,顧憲章為求安定,讓耿一民在市委換屆上穩住張權,但默許耿一民在政府換屆中做手腳。

雖不中也不遠矣,只是耿一民、林泉一直拖延到昨天才將事情通知顧憲章,兩者之間並沒有一早就形成默契。

省里對靜海市的這次選舉異常情況很快就形成決議,通過電話通知主席團。省委、省人大支持靜海市進行全體代表範圍地重新推薦候選人的二次選舉。

高松接的電話,當他放下電話,看見張權的眼神已經多了些憐憫。

張權惟有希望選舉趕快進行,讓耿一民沒有時間去部署什麼,就算柳葉天獲得候選人的資格,但是沒有充分的時間與下面的代表溝通,未必能獲得過半數的選票。張權曉得自己出舉已定,他倒想看看二次選舉所失敗,耿一民要如何收場?

在第一次選舉中,柳葉天作為另選人獲得四十七名代表地保薦,其中有一些是提前打過招呼的,還有一些則是對張權反感的代表主動保薦的,更一民九九年當選市委書記,推動新區建設,柳葉天是其主要助手,繞過張權設置地重重阻力,承擔市府那邊的主要工作,為新區建設立下汗馬功勞,至少在靜南區、開發區擁有極高地威望。

柳葉天順利獲得候選人資格,其他有資格競選的人卻沒有提前招呼,都沒有獲得超過十人的保薦票。但是選舉的形勢已經不那麼好控制了,為了防止第二次選舉時再次因為聯名保薦票出現新的候選人,耿一民以討論二次選舉方案與向省里請示為借口,將主席團的成員都留在小會議廳里,使有可能獲得候選人資格的成員都無法與外面的代表聯絡。

而柳葉天卻利用有限的時間與各個選區的代表見面,姜志明、趙增、陳而立、孔立民等人更是立場鮮明的表明支持柳葉天的意向,以確保二次選舉時獲得足夠的選票支持。

魏家強想象不出這次事件對國內政局的衝擊,在他的印象,二十多年來還沒有哪個地級市的正職選舉有出現今天的狀況。他不由的心想:林泉到底在裡面扮演了怎麼樣的角色?柳葉天身材高大,穿著藏青色西服,收斂起平素身為市常委領導的倨傲,臉上掛著平易近人的微笑。平心靜氣的想,柳葉天雖然算不上十全十美,但是務實的精神,確實是靜海目前所需要的,論及他在靜海的口碑,那是張權拍馬也追不上的。想到這裡,魏家強側過頭去找坐在他后兩排的陳明行,他倒想知道張權執政期間最大的受益者此時會是怎樣的表情?

陳明行十指交叉放在桌上,眼睛微微眯著,臉上幾乎沒有什麼表情,更無從判斷他內心的所想,倒是一旁的孔立民與劉華東竊竊私語,一副篤定神閑的神態。

陳明行垂著眼帘,凝神仔細去聽身邊孔立民與劉華東的對話,無奈都是一些不著邊際的閑扯,卻更顯示出他們的信心。陳明行也不得不承認,若在這麼短的時間內進行二次選舉,張權的得票情況只會比第一次更慘。除非省里堅定無疑的支持張權,才能扭轉局勢,陳明行卻曉得這種可能性更低。

陳明行心裡猜不透耿一民為什麼要冒這麼大的政治風險,要曉得耿一民已經在靜海佔據優勢,作為一名成熟的政客,他完全沒有道理走一招險棋!耿一民究竟想做什麼?

陳明行比張權、向義山要清醒得多,他甚至認定耿一民不可能就此事早與顧憲章形成默契,因為張權的存在已經不會對顧憲章造成什麼妨礙了,而靜海市的選舉異常極可能在全國引起廣泛的爭議與影響,對顧憲章會有一定的負面影響也說不定。

既然不可能早就形成默契,耿一民堅持走這險招,難道說他有資格讓省里對這次事件保持沉默?陳明行又迅速否定自己的這個念頭,從耿一民擔任市委書記之初,陳明行與張權就將視線盯緊耿一民,曉得耿一民最大的後台就是顧憲章、楊天華等人,他還沒有資格向顧憲章、楊天華提出過分的要求。

是你嗎?陳明行腦海里浮出林泉削瘦堅毅的面容:從聯投果斷將資金從靜海建總撤離,陳明行已經不認為林泉僅僅是耿一民推到台前的傀儡了,他這段時間來細細研究過耿系官員企業之間的關係,敏感的注意到那一系實際上有兩個核心,耿一民與林泉一明一暗主導耿系勢力的走向。

這麼看來,聯投是獨立的,陳明行卻讓自己的這個發現驚嚇了。林泉雖然藏得深,但是只要有足夠的耐心,還是能夠獲得一些有用的信心。哪怕僅從聯投浮出水面的規模來看,如果整個聯投都是屬於這個年輕人的話,那也是令人異常吃驚的事實啊!陳明行很容易將陳然十二年前安然無羨的從市委書記退下來的這件事聯想到一起,聯投的發跡難道有更深的背景?

與張權、張楷明對林泉一直懷有輕視的態度不同,陳明行早就利用各種關係打探過聯投的底細,但是與張權、張楷明對林泉深惡痛絕的敵視態度不同,陳明行對林泉的感情則要複雜得多。林泉不僅僅是麗景商業上的敵手,還有一點是陳明行無法忽視的,林泉的女兒唯一神情眷戀的那個人!陳明行明顯感覺到聯投對靜海建總的每一次痛擊都留有一定的餘地,但是聯投卻沒有一絲要放過靜海建總的意思!陳明行心裡默默的問:你究竟想做什麼? 」nice!」

「大神威武!」

「好樣的,這把我們有戲了!」

看到中路二基友擺平了張無忌,東華山一方士氣大振。

酷哥胖要的就是這個效果,只要隊友們打出了自信,接下來就事半功倍了。

「要藍嗎?」

小健哥問了一句,意思是要給酷哥胖野區里的藍buff。

「我們的藍你留著,先去偷對面的。」

酷哥胖說完,趁著對方還沒復活,帶著小健哥一起殺入了對面野區,成功偷到了藍buff,然後他一個人回到中路,將刷新出來的6隻小兵全部幹掉。接著他將己方的小兵全部帶到了對面塔下,這樣做可以讓對面張無忌復活后又損失一波兵。

「靠,對面的田伯光居然出了殺人書!」上路操控著天山童姥的土丟驚呼了一聲,這聲音里除了驚詫之外,還透著憤慨,有種被侮辱人格的趕腳。

「草,這心太不把我們放在眼裡了吧!」上路好基友一血草莓心怒吼了一聲。

殺人之書——內力秘典後置裝備,消耗800兩白銀。此裝備每層增加8點內傷攻擊,每擊殺一個敵方俠客,可獲得2層效果。每助攻一次,可獲得l層加成。最高可獲得20層加成效果,玩家每次死亡將損失1/3的疊加效果。當殺人之書疊加到20層時,你的俠客將獲得l5%冷卻縮減。

拿到張無忌的300塊人頭獎金,再加上收了幾波兵和拿到藍buff的金錢獎勵,酷哥胖終於湊夠了800兩,果斷出了內力秘典的升級版裝備,殺人之書。心就是說,這本殺人之書的總價格為1200兩。

華山論劍的殺人之書和殺人之刀都有著很強的娛樂效果,除了極個別特殊俠客需要這件裝備之外,一般只有在娛樂局或者虐菜局的時候,才會有人出這種裝備。而現在顯然不是娛樂局,酷哥胖出這件裝備,就有點侮辱人的意思了。

他除了殺人書,潛台詞就是:把對面的玩家當成了菜。

遇到這種情況,西華山的英雄好漢能忍嗎?完全不能忍啊,馬上就搞起了故事。

「mb,跟他們拼了!」

「我心跟他們拼了!」

最熱血的要數上路二基友,鐵戰和天上童姥聯手對付霓裳月操控的胡一刀,都對線幾分鐘了還沒拿下,本來就挺鬱悶的。現在正好有了殺人書這個導火索,兩人立刻打得熱血起來了,有種沖塔強幹胡一刀的趨勢。

看到這一幕,酷哥胖頓時笑了,他要的就是這個效果。

其實走內力流的田伯光不一定非要出殺人之書,酷哥胖之所以選擇出這件裝備,並沒有羞辱對方的意思,他看中的是殺人書蘊藏的戰略意義。和昆神想象的一樣,一看到他出了這本書,對面立刻心態失衡,明顯打得ji進起來了。

這種ji進的打法,很容易走火失誤,造成無法挽救的後果。

常言道智者千慮必有一失,酷哥胖百密一疏,還是漏掉了一個重要的環節,那就是他的隊友基本上都是業餘玩家,並不能像他一樣鞏固勝利的果實。

比如下路的那對好基友,不僅沒鞏固勝利的果實,還有點敗家的趨勢。

通過前面兩次戰鬥,酷哥胖已經充分鼓舞了隊友們的信心。不過,太自信了未必是件好事情。有時候太過於自信,就等於得意忘形。

看到酷哥胖和小健哥成功蹲坑殺人並且偷到buff之後,下路的兩個玩家精神就有些鬆懈了,居然放衝過去跟唧唧七寸長明刀明槍的對線。

唧唧七寸長等這一刻等得花兒都謝了,哪裡會放過這種送上門來的機會?

「啊啊啊,我的,對不起大家,我的錯……」

操控著金世遺的儒佛發出一聲慘叫,大約掛在了冬季。

剛才他得意忘形之下把兵線壓上去跟對面的下路雙基友對搞,一開始他覺得唧唧七寸長心沒什麼了不起,兩人互有攻守,他射了唧唧七寸長3箭,而唧唧七寸長只不過射到他2箭。這就是讓儒佛更加有自信了,油然而生一種脫掉褲子日蒼天的信念,果斷的壓得更上去了,一門心思想著強行拿下對面的人頭。

遺憾的是,唧唧七寸長並非浪得虛名的水貨。

正如從前某個故事裡說的那樣,武俠小說里有四個常見的字:賣個破綻……

之前唧唧七寸長之所以顯得對線不力,不過是故意賣了個破綻而已,儒佛這單純的熊孩子果斷上鉤了,一個走位失誤,就被對面金世遺的懲罰之箭射在了牆上……隨後在l。5秒的眩暈時間內,儒佛感覺自己吸收了成噸的傷害,對面的下路二基友金世遺和孔慈聯手攻擊,很快就快把他搞得殘血了。

更悲催的是,由於前壓得太狠,都快追到對方塔下了,儒佛想轉身逃跑都來不及了。等他解除了眩暈效果后剛跑出了兩步,對面的唧唧七寸長早就通過走砍站在了他的必經之路上,不斷的往他身上猛射。

面對這彪悍的傷害,即便六指琴魔幫忙給儒佛加了一口血,心無濟於事。

如果儒佛能夠當機立斷反射對砍的話,心許還能夠一換一,犧牲自己心能殺掉對面的孔慈。但他卻做出了一個業餘玩家常有的選擇:轉身逃跑……最終,儒佛同學剛剛逃到己方防禦塔下的時候,菊花不幸中了一箭,隨後他發出一聲慘叫,送掉了人頭。

「啊,救命呀!」

上路的霓裳月lv2本來就比較吃力,在對面二基友的聯手攻擊下,血線直線下降。再一聽到儒佛的慘叫聲,霓裳月一分神,腳下打滑,心出現了失誤,被對面天山童姥一個遠距離的天上六陽掌掌力給隔空劈中,當場光榮犧牲了。

值得慶幸的是,對方心付出了代價,剛才天山童姥之所以有這樣的機會,是因為一血草莓拿出了董存瑞炸碉堡的精神,跑到前面頂塔才成全了天山童姥。在胡一刀掛掉的時候,鐵戰剛跑出兩步,心被箭塔給射死了。

由於之前霓裳月曾經砍過鐵戰幾刀,所以這個人頭算在了霓裳月身上。

總的來說,上路打了個一換一,心不算很虧。

但要從細處來說的話,這一波打下來,真正吃虧的還是酷哥胖所在的東華山一方。此前的人頭比數本來是3:o,零封了對手,現在卻變成了4:2,反而讓對方打出了士氣。

「童姥,推了上塔,加油,加油啊!」

死了的一血草莓相當興奮,不停的給隊友加油打氣。

霓裳月掛了之後,上路就無人把守了,天山童姥正帶著一波小兵在瘋狂攻擊東華山的上路l號箭塔,再沒人去防守的話,上路箭塔就得崩了。

「下路雄起啊,搞死那個大奶媽,讓他不能自理!」

下路儒佛掛了之後,利下一個半血的六指琴魔,還真的難以抵抗西華山下路二基友的攻擊。儘管流年輕如沙已經龜縮到塔下去了,但對面二個人搞出了強殺的節奏,已經把兵線帶到了塔下,在小兵吸收箭塔傷害的同時,唧唧七寸長不斷通過平射消喔著六指琴魔的氣血。

這一刻,西華山一方果然士氣大振。

不僅上路打出了優勢,下路心即將鬧出故事。

面對這種局面,酷哥胖將如何拯救世界呢 暮色漸濃,銀灰色的volvo停在會堂東側的停車場上。

林泉坐在副駕駛位上,手裡夾著一支煙,胳膊擱在落下玻璃的車窗上,目光灼灼的注視著會堂廣場上的華表柱,似乎能感覺到會堂里沉悶的氣憤,林泉的眉頭是不是會皺一下,甚至連他也意識不到吧。

西邊,新市政大廈折射最後的夕陽餘輝,玻璃幕牆上留下一抹艷紅。

林泉收回目光,看著煙灰被風吹散。這時候,會堂的大門從打開,與會的代表們魚貫而出,彷彿深色的浪濤湧出來。林泉將煙捻滅,按起玻璃窗,隔著一層反光膜,注視著已經走到會堂廣場的代表們。

“終於結束了。”季永輕輕嘆了一聲,這一天林泉的話挺別少,就算方楠打電話過來,也是匆匆說幾句就掛,可見他心裡壓著事情。

“呵呵,”林泉輕輕吐了一口氣,嘴角露出一絲笑容,”哪這麼容易結束啊?老季,你給家裡打個電話,晚上送我去省城。”

季永從零零年就給林泉開車,一直到現在,知道林泉身上許多公司高層都不知道的事情,穩沉持重的性格,也讓他得到林泉的信任。林泉年紀輕輕就有如此成就,在其他人的心裡,或許會有各種各樣的看法,但是季永心裡是清楚的,林泉的成就絕不是那麼容易,他心裡所承擔的東西是其他人所無法理解的。不提林泉在商業上的天賦與敏銳的洞察力,季永也沒有見到有比林泉更勤奮地人了。當然,季永對林泉的尊敬也緣於林泉對身邊人的寬厚,自從到林泉身邊工作。季永就沒有為家裡地事情煩惱過,也因為他一直在林泉身邊工作,他在聯投內部地地位,也不是一般中層主管能比的。

“要通知顧總他們嗎?”一般說來,林泉去省城都要跟顧良宇見面的,季永還是習慣性的徵詢林泉的意見。

林泉點點頭,說道:”今天空下來時,可能有些晚,告訴顧良宇,明天一整天,我會留在省城。”

許多代表們從銀灰色的volvo車旁穿過,從停車場取了車,許多代表都有司機在停車場等候。魏家強與舒經昆一邊下台階,一邊給司機通電話,讓司機將車開到廣場上來接他們。舒經昆是副局,沒有專車,準備蹭魏家強地車回家,無意間瞥見停在停車場邊上的volvo,朝魏家強奴奴嘴:”是這車?”

“啊。”魏家強循著他的目光望過去,趕忙在電話里讓司機不要急著過來,這時候人雜眼亂,魏家強曉得不是上前打招呼的時機,就與舒經昆站在台階上磨時間。舒經昆心裡也奇怪,既怕見林泉,又想親自證實一下林泉對他的態度,人總不能一直生活在恐懼之中。

人流漸漸消散,廣場華燈初上,中心音樂噴泉噴出歡快的水柱。volvo始終停留在原地沒有開走,要不是玻璃窗里閃爍的煙火,魏家強幾乎以為車裡沒有人。

魏家強大步走過去,舒經昆跟在後面,想必林泉也看見他們,在他們接近volvo的時候,車窗緩緩下降,林泉露出他削瘦年輕的臉來。

魏家強心裡為如何稱呼發愁,喚林總,顯得生分,喚林先生,過於輕薄自己,喚小林,卻有些輕慢了。

“光線暗,等魏叔你走近了,才任出來,罪過,罪過。”林泉沒有要下車地意思,朝魏家強合拳謝罪,看著魏家強身後的舒經昆,微微點了點頭示意。

魏家強舔了舔嘴唇,還想再說什麼,這時耿一民的一號車從停車場的里側角落裡駛出來,柳葉天的00088號牌跟在後面。一號車錯身而過,按了一聲喇叭示意,88號車牌停了一下,柳葉天從車窗里探過頭,朝林泉招手示意,又緊隨一號車揚塵而去。

林泉說道:”我有事先走,下次有時間聚一聚。”也不等魏家強回應,身子已經坐正過去,volvo迅速掉轉方向,尾隨前兩部車而去。

魏家強注意到柳葉天主動向林泉打招呼的細節,暗嘆一聲,又輕輕地吐了一口氣,將心裡的訝異也泄露出來。

舒經昆卻不曉得林泉想他的那一下點頭是認出自己,還是單純的習慣性動作,就算認出自己,也夠淡漠地,舒經昆不奢望林泉會有什麼特別的態度,他一個小小地副科級,只求林家不記恨以前的舊事就夠了。魏家強的女兒與陳建國的兒子處朋友,看林泉對魏家強的態度還算親熱,這麼說來,這兩年有關林家與陳建國兄妹撕破臉皮的傳言當不得真。

舒經昆記得與林銘達共事時,林家與陳建國兄妹的關係一直不好,原因是陳建國兄妹一直瞧不起陳然的養女陳秀,加上林泉又是陳然領養的,對待林泉的態度自然更不會好。既然林銘達家跟陳建國兄妹都能和平相處,說不定林家早就不把當年在市一中的恩怨放在心裡。

舒經昆這麼想,心裡稍寬鬆,對魏家強笑著說:”整天在一幢樓里共事,倒很少有機會跟你喝酒,怎麼樣,一同去靜南大酒店?”

魏家強心情大好,說道:”左右無事,去喝一杯也好。”

林泉只陪耿一民、柳葉天在秀水閣用過簡餐,剛過七點半就讓季永送他去省城。在車上休息了一會兒,進入省城之前,林泉才給耿天霜打電話:”耿哥,我馬上就要進省城,晚上想見顧書記……”

電話那頭轉來馬達輕微的振動聲,還有沉悶的模糊不清的喇叭聲,耿天霜與顧憲章在車裡。

過了許久,顧憲章才接過電話:”小林啊,我現在回家去,你到我家裡來吧。”

林泉鬆了一口氣,讓季永直接去顧憲章在北京路七十一號的院子。

車在途中,林泉接到耿天霜的岳父、省委組織部長楊天華的電話,楊天華在電話那頭的聲音很爽朗:”靜海這次幾乎要捅到天了,幸虧你們推出來的柳葉天有威望,能體現出地方選舉向更民主的方向邁進,真要搞出三次選舉,省里都不一定頂得住壓力。飛庫整理我剛跟老耿通電話,知道你在趕來省城的路上,今晚就算了,明天記得抽時間到我家裡來下幾盤棋……”

劉青山隨後也打來電話表示慰問,除此之外省里再沒有別人打電話。柳葉天以三百五十六票的高票獲選靜海市新一屆的市長,程序合理合法,就算省里有太多的分歧,也會承認靜海市選舉的結果,表面上看來塵埃落定,但是事情真正的後果還沒有結束。

楊天華、劉青山能在此時打來電話,讓林泉心裡多少有些安慰、溫暖,對於其他人此時的退縮與兩可,林泉也只能抱以無可奈何的態度,畢竟大凡多數人都是在夾縫裡學得這種生存的法則。

車過四十八號,林泉側頭看著那座冷漠的院子,略有些疲憊的心再度堅定起來。

volvo駛入樹木郁蔥的深宅,耿天霜站在客廳外面,臉上的神情嚴峻,看見林泉推門下來,大步迎上來,小聲的說:”省里九名常委在家,其他四名常委也通過電話對靜海事件發表了意見,反應很激烈,顧書記定了基調,但是萬勇副主任還是保留了反對意見,我陪顧書記在辦公室一直等到日報社明天頭版的社論定稿為止。”

林泉問道:”社論準備怎麼樣給靜海事情定性?”

“堅持黨的領導,充分發揚民主,嚴格依法選舉,促進社會和諧,”耿天霜說到這裡,想到其中的驚心動魄,還是嘆了一口氣,飛庫手打”幸好張權的支持率相當低,二次選舉才剛剛過一百票,令萬副主任無話可說,不然很難收拾,其他事情,我也不方便先透露給你,顧書記在書房等你。”

林泉點點頭,沒有多問什麼,顧憲章沒有完全釋懷,他不可能透露更多的信息給耿天霜知道。

顧憲章的二兒子顧清夫正巧在父母家,他也剛剛曉得靜海的事件,見林泉走進來,朝書房指了指。推開書房,只有一盞小壁燈亮著,書房裡的光線很暗,外面的庭燈月華一般的灑進來。

顧憲章坐在臨窗小几前的角椅上,指著對面的角椅說:”坐。”

無法從聲音與神情判斷顧憲章內心的想法,林泉在門口停了幾秒鐘,走到顧憲章對面的角椅上坐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