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度之大,直接強行的把他從地上提了起來。

Home - 未分類 - 力度之大,直接強行的把他從地上提了起來。

「給他道歉!」

全然不管臉色已經變得無比通紅的張顧,余寧的語氣冰冷,彷彿只要這個傢伙敢說一句不,他就會立刻的把他的脖子給掐斷。

「小子,你知道我是誰嗎?我可是張家的大少爺,我爸可是帝國的法庭審判長,你要是敢動我不止你,包括你的家人,你的朋友都難逃一死。」

張顧臉色通紅,但是眼中的仇恨之色還是消除不掉。

他什麼時候受過這樣的恥辱。

「道歉!」

余寧根本就沒有聽他在廢話什麼。

直接強行的把他按跪下來,對著林牡。

「小子,你才找死。」

張顧你說再一次變得脹紅了起來,他堂堂張家大少,何時向別人下跪?

哪個人見了他不是恭恭敬敬的。

今天竟然被人給強行按跪了下去。

而且還是對著剛才自己一直認為的窮鬼下跪。

他的雙眼已經變得通紅無比,眼睛當中的血絲彷彿要凸出來。

「你聽不懂我說的話嗎?」

冰冷的語氣,頓時讓張顧打了一個寒顫。

他……真的會殺了自己。

這樣一想,他內心當中頓時變得恐懼無比。

這……這個小子怎麼敢。

自己可是張家大少爺。

這小子怎麼敢有這樣的單子,他只不過是一個被林家的小姐看上的小白臉而已。

「我不想再重複第二次。」

余寧的語氣變得更加的冰冷了,要不是他的師尊在他的面前,他估計早就讓這個囂張的小子血流三尺了。

「不,我還不能死,還有大把的人生還等著我去享受。」

「我不能死,我絕對不能死。」

這時,他內心當中的憤怒已經被恐懼給取締掉了。

因為他感覺如果自己再不道歉的話,這個人真的會把自己給殺了。

他張家大嫂想要什麼就有什麼,未來還有大把的人生等著自己去享受,怎麼可以死在這個地方?

絕對不可以。

…… 「對……對不起!」

他有些屈辱的低頭。

他從未想到有一天,自己竟然會向一個窮鬼道歉。

這樣的窮鬼不應該,只是看自己一眼就應該低下頭是根本就不敢正視自己嗎?

這樣的窮鬼,哪有那個膽子敢來接受自己的道歉。

自己可是剛才把自己的身份給透露出去了。

「你沒吃飯嗎?這麼小聲音誰聽得見?」

余寧語氣依舊冰冷,對於任何一個敢於來侮辱林牡的人,他都不會放過。

「對不起!」

聽到背後再一次傳來冰冷的聲音,他頓時被嚇得渾身顫抖了起來。

他這一次可是實打實的感受到了殺氣。

他知道如果自己不照做的話,後面的那一個年輕人真的會不管不顧的把自己給幹掉。

所以他立刻大聲吼道。

彷彿想要把這份道歉讓所有人都給聽到。

「行了,滾吧!」

余寧還想再說什麼?

如果直接都被林牡給打斷了。

隨意的看在跪在地上的張顧,他對這個紈絝子弟的侮辱並沒有放在心上,真正讓他憤怒的是眼前的余寧。

所以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也直接讓他滾蛋。

「怎麼,還不滾。」

見到張顧還有些懵在這裡。

余寧那冰冷的語氣再一次傳來。

頓時讓已經有些懵逼的張顧回過神來。

「誒誒誒,滾,立刻滾,馬上滾。」

說著,連滾帶爬的向前跑去。

根本就不敢回頭看這裡任何的情況。

連他之前帶上來的那兩名女伴也不再去管了。

不過沒有誰看到向前慌張跑去的張顧,眼神當中透露著無比的憤怒與仇恨。

他什麼時候受過這樣的侮辱?

今天這兩個螻蟻一般的傢伙竟然敢來這樣侮辱自己。

簡直是可忍孰不可忍。

「今日之辱,來日必當十倍奉還!」

他的雙手用力的掐著自己的手心。

指甲甚至有一些插入到自己的肉當中,一滴滴血滴流下來,彷彿絲毫沒有感覺。

他現在內心當中上的只有報仇,想讓這兩個螻蟻一樣的傢伙跪在自己面前舔自己的鞋,像一條狗一樣對著自己求饒,就算這樣,也還不能解他的心頭之恨。

他還要讓這兩個人享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痛苦。

要把他們千刀萬剮。

……

「哼!」

等到張顧和他那兩個女伴連滾帶爬的離開了三樓之後。

林牡的臉色也已經徹底黑了下來。

沒有管想要上來討好他的余寧,直接冷冰冰的走到了不遠處的座位上。

冰冷的看著余寧和林淋鈴兩人。

不過余寧雖然知道自家的師尊是如何的憤怒,但是,林淋鈴還不知道啊。

他現在只有一些莫名其妙。

他從未見過這個人也和這個人素未相識,為什麼這個人一見面就如此的憤怒看著自己?

難不成自己惹過他了?

「余寧,這是!」

她走到余寧的面前,有一些小聲的對著他問道。

剛才的表現,已經證明了,余寧是覺得認識這個人的。

而且有可能還是十分的尊敬這個人。

剛才張顧只不會隨意的說了一句,就被他強硬的按下跪下對著他道歉,這一點就可以說明。

她對剛才余寧把張顧給按在地上道歉的事情並沒有在意。

只要他想,那就行了。

「唉,我看這一次我們兩個人得慘咯!」

余寧的聲音有些悲催。

彷彿接下來等待他們兩個人是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一樣。

…… 「什麼意思?」

林淋鈴有些疑惑。

余寧臉上那愁眉苦臉的樣子,彷彿代表著,等下會有什麼很可怕的事情在等著他一樣。

「師尊,這麼多年沒見了……」

「余寧沒有解釋,走到了林牡的面前,臉上對著他露出了一副獻媚的笑容。

「哼!」

只不過,林牡連一點和他睡覺的想法都沒有,只是冷哼一聲,用冰冷的眼神看著他看著他。

「你是不是活膩歪了?」

「你要是真的活膩歪的話就和我說,我親自把你給弄死。」

林牡忍住自己內心當中的憤怒。

「怎麼?這才過去多久啊?就長本事了。」

「世間證得大羅的方法何其多?你竟敢用這種危險的辦法來證得大羅!」

「難道你不知道這樣的辦法只要在其中有一絲出錯就會灰飛煙滅,靈魂便會消失得無影無蹤,哪怕是我也沒有辦法把你給拉回來。」

林牡目光憤怒的看著余寧。

只不過百餘年沒有見了,竟然長了這麼大的本事。

萬千輪迴。

諸天萬界當中最困難的證得大羅的方法,同時也是最危險的一種。

只要在其中有絲毫出現的錯誤,便會灰飛煙滅,永世不得超生。

但是只要用這種方法證得大羅成功之後,那以後最少也是一個聖人級別的大能。

但是能夠用這樣的辦法證得大羅成功的人,在諸天萬界當中少之又少。

諸天萬界這麼多年,用這樣的辦法中得到的人,不過區區百人而已。

但是沒有想到自己的這個徒弟竟然敢動用這樣威脅的辦法來證大羅。

簡直就是作死啊。

萬千輪迴,顧名思義,這是在不斷的輪迴當中尋找的自我。

每一次尋找到了自我之後,就要再一次去輪迴。

直至九十九次,九九歸一之後便回歸本體,證得大羅。

自我這是代表著前世的記憶。

但是因為是輪迴轉世,就必須要把前世的記憶給封閉的嚴嚴實實的。

想要找回前世的記憶十分的困難。

如果有異世當中沒有找到前世的記憶,那麼他就只能永遠的留在這一世,靈魂永遠的留在這個世界當中。

直至這個世界毀滅。

從某種狀態下來說,諸天萬界當中也再也沒有那個想要證額額大羅的人。

而且諸天萬界當中,那百餘人用這樣的辦法證得大羅的人,哪一個不是在之前體驗過人生百態,在之前準備了成千數萬年,才有這個本事,才有這個信心來用這樣的辦法去證大羅。

但是,余寧這小子才過多久啊?區區修鍊百餘年而已。

而且後手也不知道留下沒有留下,竟然也能用這樣的辦法去證大羅。

萬一真的在輪迴當中失去了自我,那他可就是徹底的毀了。

這叫林牡如何的不憤怒。

要不是他現在忍著,他真的想把這個小子給一巴掌給拍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