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青雲面色一正,身子直了起來,不自覺的點點頭,心中卻在消化他的話。黃新權意味深長的一笑,道:「站在黃嶺尖上放眼四顧,看到的可不止是桑梓啊!我父親當年就曾說過,當然我也是聽母親後來說的,他說站在黃嶺尖上北可望金陵繁華,南可觀巴蜀漁火,西望大漠孤煙直,南眺東海浪翻騰。

Home - 未分類 - 張青雲面色一正,身子直了起來,不自覺的點點頭,心中卻在消化他的話。黃新權意味深長的一笑,道:「站在黃嶺尖上放眼四顧,看到的可不止是桑梓啊!我父親當年就曾說過,當然我也是聽母親後來說的,他說站在黃嶺尖上北可望金陵繁華,南可觀巴蜀漁火,西望大漠孤煙直,南眺東海浪翻騰。

小時候我很好奇,後來來江南專程回老家祭祖去過黃嶺尖,可父親說的那些景色我什麼都沒看到,當時心中甚為失望,現在又過了幾十年了,你現在可曾看到如此景緻?」

張青雲一呆,漸漸的心中熱血沸騰,一瞬間他懂了黃新權的意思。所謂金陵繁華、巴蜀漁火,大漠孤煙,東海浪並不是眼睛看到的,而是心中想到的。

影帝先生,受寵吧! 立足桑梓,放眼天下,這是已故黃老將軍當時的胸襟和氣度,黃新權借用革命前輩的原話,實際上是鼓勵自己不要將眼睛看在一點,而要胸懷東西南北,錦繡江山,一念及此,他只覺得全身的血液在沸騰,胸中豪氣漸漸升騰,滿懷激動的道:

「書記!我懂了,老將軍的話我會銘記在心,他朝我定再去黃嶺尖,觀我華夏盛世!」

「哈哈!」黃新權開懷一笑,顯得心中很是爽快,心中卻想,面前的這小子,假以時曰,定能龍騰九天,可憐趙系鼠目寸光,白白棄掉如此良才美玉,這幫猢猻,真是愧為趙老將軍之後啊!

辭別黃新權,張青雲駕車風馳電掣,激蕩的心情久久難以平定。立足桑梓,放眼江南,那是一種怎樣的豪邁啊!

黃新權說蛇有蛇路,龍有龍途,其實也是在給自己指點,那就是自己的定位。自己現在已經被趙系放棄,雖然依舊有靠山,但難免會後勁不足。

黃新權的意思是要讓自己走能臣鐵腕的路子,好一個不怕挨罵,就怕被遺忘,姜果然是老的辣!不管社會如何發展,也不管官場如何風雲詭譎,黨和人民終究需要能幹事實的人,黃新權的話和自己的「貓狗哲學」不謀而合。

只是他說得更白,更能讓人明白方向,也更能引起人的共鳴。鐵腕能臣,就讓一切從桑梓開始吧!

一想到桑梓,張青雲不由得心理一松,一直緊繃的弦,今夜徹底得到釋放。大胸懷定然有大氣度,自己既然有立足桑梓,放眼江南的豪氣。那市委某些人企圖搞些小手段、小陰謀的手法,跟小孩子玩過家家的有戲又有什麼區別呢?

劉臣,何坤的親外甥,聽說家境挺殷實的,從小也是錦衣玉食長大的人,竟然也下到桑梓掛職代縣長,看來何家是下了大本錢了。

既然自己是趙系出身,心中和趙系官員總有點香火情吧!劉臣同志如此要求進步,自己就在桑梓教教他為官之道吧……一路胡思亂想,張青雲突然扭頭四顧,車竟然不知開到了那個旮旯裡面,一腳剎車將車停穩,抬手看看錶,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氣,都已經快凌晨了,都不知自己一個人瘋飆個啥!

辨明方向,張青雲重新發動汽車,卻不知要開往何處,清江花園?雍景園?維亞納酒店?

良久,他用力的甩甩頭,覺得有些茫然,突然想到了趙佳瑤最後的那句話:「你有房間的鑰匙嗎?」

他情不自禁摸摸口袋,悉悉索索摸出了一串鑰匙,自己既然有家的鑰匙,這麼晚了,還是回去吧!

再說耿霜那裡,這麼晚了,那丫頭又不知道自己要過去,定然是早就睡著了吧?一念及此,他腳下一松,車風馳電掣而去,目標——雍景園。 1939年11月月8日清晨,印度南部重鎮南德爾。

此時的印度,英國人的處境開始不妙了。因為中國的一個戰車師和一個輕步兵師已經抵達南德爾的外圍安科拉要塞,和友軍會師。雖然英印聯軍占戰有人數的優勢,但年輕的司徒定倭的指揮才能和中**隊的戰鬥力著實使印度籠罩了一層恐怖的氣氛。

之前,司徒定倭的第1裝甲集群軍已使英軍後退了幾百英里。但是這些戰役基本都是由戰車打的,所以輕步兵師的步兵們並沒有打過大的戰役。

11月9日,司徒定倭的偵察機發現了安科拉的軍隊稀少,便決定奇襲安科拉。

晚上,由100多名士兵和6輛裝甲運輸車、兩輛輕型戰車組成的突擊編隊正在悄然駛向安科拉要塞,其餘同營的400多人負責佔領安科拉的水源地和機場,一場激烈的巷戰即將展開

「許願,來根煙吧。」士兵宋克點燃了手中的煙,許願笑了笑,接下了那根煙,把煙頭觸到了宋克的煙頭上。「呼――」許願長吐了煙圈,閉眼思考了一會兒,轉過頭來,對魯飆說:「嗨,你要不要。」魯飆正在盯著母親的照片發獃,許願用肩碰了魯飆一下,他這才反應過來,目光獃獃地盯在了許願的身上,許願無所謂地說:「新兵,你不用害怕,英國人的戰鬥力弱到了極致,那些撞到槍口上的士兵是不運氣的,待會兒你跟在我們後面吧。」宋克也說:「是啊,我也打過仗,你跟在我後面吧。」魯飆從牙縫裡擠出一句話:「那你們呢?」

「死了就死了吧,我沒什麼好懷念的了。」

「轟――」戰車呼嘯著衝進了安科拉的機場里,迅速佔領了機場,水源地也被馬上佔領了,中**隊切斷了英軍的聯絡,口袋包圍圈正在向市區的街道收緊。

「我們該下車了!士兵們,你們最好跟在戰車後面,想治失眠的人例外。想永久治失眠的可以沖在最前面,以後你會一直睡在一個大箱子里,上面還會掛著一面國旗。」排長錢方說道。

士兵中間傳出一陣笑聲,有人大喊:「我們沒有失眠!我想我們該給英國人治治失眠了!」

排長笑笑,說:「醫生,多給幾個人治治好失眠,否則都要讓『大型機械』搶去了。」

魯飆呆坐在裝甲車上,心裡真是波瀾起伏。「媽媽,保佑我啊,我想回來看看你。」他閉上眼睛,喃喃地說。

「沖沖沖!」副排長秦勇一聲令下,中**隊的步兵如潮水般湧出了裝甲車。兩輛戰車衝鋒在前,一挺重機槍和兩挺輕機槍架在了掩體上,怒吼著射向街道上頑抗的英軍。對面,英國人的兩輛裝甲車沖了上來。裝甲車的後面是一門迫擊炮和兩挺重機槍,另外還有個狙擊手隱藏在樓里。

「可惡,那兩個重機槍壓制了我們的火力啊。」排長大吼道,話音未落,那兩挺重機槍已被戰車轟成了廢鐵。旁邊的斷肢飛了出來,同時升起一團血霧。

「靜下心來,靜下心來――」狙擊手瞄準了樓上的英國狙擊手。「祝你在天堂好運。」中國狙擊手扣動了扳機,他勝利了。

「你在幹什麼呢?」秦勇副排長一把拉起躲在牆角的魯飆。魯飆的心怦怦直跳,耳朵里什麼也聽不到。「快衝鋒!」秦勇說,這時,魯飆的褲子已經濕了一大片。

魯飆鼻子酸了一下,勉強說:「排長,我沖!」便沖了上去。

魯飆閉上眼睛,大喊著拿著手中的衝鋒槍對著前面一陣亂掃,英國人算是被打懵了,從來也沒見過這樣的士兵,倒也退後了一點。這時,英國的迫擊炮打出了一枚炮彈,秦勇看到了,大喊道:「大家小心啊,敵人的迫擊炮要射擊啦,快卧倒!」

魯飆聽了,馬上向左邊一撲,卧倒在了地上。迫擊炮彈墜落後,彈片打倒了兩個正在衝鋒士兵,離炮彈最近的另一個士兵已經被炸得血肉模糊了。

狙擊手瞄準了迫擊炮的彈藥,把迫擊炮和它的操縱者一起送上了天堂。

「噠噠噠――」裝甲車擺開架勢,用機槍掃射中**隊士兵。兩個中國兵拉響了手雷,用標準的姿勢扔向了裝甲車,只聽見兩聲巨響,裝甲車不能跑了。七八個中國兵趕快跑上去,對準機槍眼一陣掃射。30幾個英國士兵早就跑到了後面。魯飆踉踉蹌蹌地站起身來,和幾個士兵一起跑到了戰車後面。這個時候,重機槍的槍管都打紅了,戰車的炮彈都打得差不多了。長途奔襲的戰車只剩了一點油了。

中**隊的部隊經過小規模的爭奪戰終於佔領了主要街道,俘虜了80多名英國士兵、5門迫擊炮、8挺機槍和3輛裝甲車,以及不少輜重裝備。

「神仙其實就是我們自己,我們要把握我們的生命,把英國人打敗;我們不是子彈和大炮能夠阻擋的軍隊,我們是決定敵人生死的神明。現在,我終於知道了――我們的軍隊需要的是鬥志,我們會消滅敵人的。願元首保佑我們」安江連長在書中上寫道,自從開戰以後,他每天都會記錄自己的感受。

「上尉!上尉!好消息,好消息!我們的排佔領了街道,錢方排長傳來了捷報!」傳令兵高興地跑到安江連長的車前,報告了捷報。安江連長的臉上泛出了微笑,但是又馬上消失了,他說:「報告給我看看。」「好!安江上尉,我率領的部隊經過17分鐘的激戰,擊毀英軍裝甲車兩輛,擊斃英軍23人,俘虜84人,繳獲5門迫擊炮、8挺機槍和3輛裝甲車。我軍陣亡8人,重傷4人,輕傷11人,一輛戰車受到輕創」

「好了!」安江上尉打斷了他的話,「直接告訴我戰況。」通訊兵頓了頓,仔細的尋找著戰況,「哦,戰況在這兒呢『我軍佔領了9條主要街道,但現在仍有3條街道未掌握』」「什麼?還有3條街道未掌握?」安江的臉上露出了不安,但馬上又煙消雲散了。他知道,英國人不會勝利。

街上,十幾個中國士兵在一輛戰車的掩護下,一邊觀察周圍動靜,一邊仔細地尋找著獵物。

突然,一發迫擊炮炮彈打在了戰車引擎的旁邊。戰車的引擎發出一陣古怪又難聽的叫聲后熄火了,還有三個中國兵被單片打中,倒在地上痛苦地呻吟著。戰車手喬納斯咳嗽著鑽出了戰車,借著煙霧的掩護沖了出來,躲在了戰車後面。

魯飆他們在另一條街打起了艱苦的巷戰。中**隊有34人,被擊斃了3人,還有5人倒在了地上受了重傷。現在的他們只能龜縮在掩體後面,一探頭說不定就被對面的機槍、狙擊手和英國士兵給爆頭了。那邊的英**隊有比中國兵多的51人,全部都裝備了衝鋒槍,還有挺輕機槍和三個狙擊手,但是機槍配套的子彈打得只剩100多發了。

另一條街現在已被佔領,但是戰車的引擎出了故障,不能開動了。

「小心手雷!」一名英國士兵大喊道。隨後,一發手雷在英軍的掩體里爆炸,路上升騰出了中**隊煙霧彈的煙霧。

煙霧裡,中**隊全部都沖了上去。四名士兵拿著衝鋒槍向英國人一陣猛掃,使得英國紳士少爺兵發飆了,幾隻衝鋒槍也對中國人一陣亂掃。運氣不好的幾個英國士兵和中國士兵被掃趴下了,倒在了路邊。10個中國人還是穿越火線,把機槍給滅掉了,佔領了街道。

魯飆那邊,誰也不敢輕舉妄動,否則就很有可能沒命了。

一個士兵翻著《國防軍陸軍教導手冊》,希望從中找到什麼辦法;還有一個士兵不停地說自己「胃痙攣」了

「砰!」一個中國士兵探出頭來,但是瞬間就被英國狙擊手擊斃了,紅色的鮮血和黃色的腦漿流了出來。「可惡啊!」上等兵周宗遠大喊,「戰車怎麼還不來啊!」

「媽媽,我不想死啊――」魯飆閉上眼睛,從眼角流出了思鄉的淚。

英國人哪裡呢?其實,英國人的軍心甚至比中**隊動搖得更快。那兒最高的指揮官也不過就是兩個上士而已。

「我不要死!」一個英國士兵衝出了掩體,準備投降,這時候,20多個英國兵紛紛響應,衝出了掩體。那兩個個上士是個狂熱的愛國者,即使是死了,也要為國而死。他們端起衝鋒槍,射出一梭子彈,幹掉了5個士兵。

其他的士兵憤怒了,也舉起斯槍射向兩個上士帶領的軍隊,尤其是射上士。頓時,英國人兩敗俱傷。兩個英國狙擊手被槍聲吸引,根本無心射擊了。兩個上士身中數槍,死了。

「英國人好像狗咬狗了。」一個士兵說,他和另外兩個士兵探出頭來,果然看到了英國人的自相殘殺。這時,又是一槍,一個中國兵倒下了。原來,還有一個狙擊手沒有分心。那邊,英國人被狙擊槍響亮的槍聲驚了一下,暫時停止了開火。

「混蛋們,你們完了。」周宗遠冷冷地說,他手上拿著的碎玻璃反射到了英國的兩個因分心而暴露位置的狙擊手。隨後,他用衝鋒槍射出一梭子彈,幹掉了那兩個狙擊手。「砰――」另外一個狙擊手又開了一槍,原來,援軍到了。

「好啊!終於來了!」周宗遠大喊。魯飆聽到這聲喊叫,微閉的雙眼睜開了。「啊!我們得救了!」魯飆歡呼起來。中國狙擊手威廉擊斃了那個隱藏在小樓內的狙擊手,剩下的英軍看到這麼多中國兵來了,舉起了雙手。有的英國人垂頭喪氣,有的則歡欣鼓舞,因為他們終於不用死了。

魯飆和另外兩個中國士兵歡悅地抱成團。周宗遠笑了笑,但是,他的笑容很快消失了。他看著那兩個陣亡的士兵,喃喃道:「你們可以長睡不醒了,但是我卻要在戰爭泥沼里苦苦掙扎啊。」

安江連長聽到消息后,微微笑了笑,然後拍拍傳令兵的笑臉,說:「好小子!」

巷戰結束了,中**隊順利地佔領了印度要鎮安科拉。

11月10日晨,在英軍立足未穩的時候,中**隊開始向賈爾干進攻。雙方經過一天的激烈戰鬥,中**隊於傍晚佔領了賈爾干。

「噠噠噠――」「突突突――」「轟!」黃昏下的賈爾干被一片血色所籠罩。地上都是斷肢和屍體,幾輛戰車的殘骸燃燒著火焰。摩托車上的人早已死去,英國人成隊成隊地繳械投降。這一場血戰,是魯飆經歷的比安科拉之戰還要艱苦、殘忍的戰役。

而也就是從這一刻起,他才真正蛻變成了中**隊的殺人武器。

11月10日下午2時。

「兄弟們,我們又要打仗了,整理好裝備,我們乘上裝甲運輸車。」秦勇副排長叫醒了經過一天急行軍而疲憊不堪的士兵們。

「報告,中尉,安江營長叫你到他的指揮車裡去,排長現在已經到那兒去了。」很快,通訊員就像秦勇副排長報告來了。

秦勇副排長聽了,笑笑,伸伸舌頭,一邊走一邊說:「這麼快,不愧是閃擊戰啊」

「我們這次的任務是和戰車師的弟兄們一起攻克英國人把守的賈爾干,這次的戰鬥可能會有反覆的爭奪,所以,大家都不能就這樣掉以輕心。即使攻下了部分地方,也要好好把守,我們會在賈爾干修築工事的。好了,我來講講這場戰役的策略」然後,在顛簸的汽車裡,安江連長講起了戰術的安排。

「這裡是812,我發現了賈爾干,左前方十點鐘方位,我看到高射炮了。這裡是8012,8012。」空中,中國的戰機正在翱翔著發報。

「我知道了,全體飛翔左前方十點鐘方向,發現敵人陸地部隊了,指揮中心,請求攻擊。」不久,一行短小而精鍊的語句出現了:9029,批准進攻,我軍陸地部隊已快到達,我代表領袖祝你們成功。

一架「雨鷹」的駕駛員在機艙里長呼一口氣,心裡默默祈禱著。「啊――」駕駛員怒吼著,駕駛這轟炸機俯衝下來。「雨鷹」式轟炸機投出了炸彈,不少裝甲車、火炮和戰車成了廢鐵。英國人趕緊用高射炮和高射機槍還擊,但這只是徒勞的,很多的重型武器已被摧毀了。

中**隊的戰車呼嘯著開過,英國的戰車也急忙迎戰。中**隊的炮和戰車的火力交織在一起,英國戰車根本不能還擊。

輕步兵師的摩托兵和裝甲車緊隨其後趕赴戰場,開始了血戰。

「呼――,保佑我吧。」魯飆閉上了眼睛,他經過了安科拉戰役后,對戰爭是極度厭倦,他閉上眼睛,默默祈禱著。他們面對的是一支由英國人、印度人組成軍隊,裝備有不少的馬蒂爾達式戰車,還可以隨時呼叫空中支援。

「李洛陽!李洛陽!」秦勇排長大叫著正在血戰的機槍手的名字,「你快去連長那兒支援,他們遇到麻煩了!有一個排的英軍來了,這兒交給他們吧!你和馮南方快去支援。」李洛陽和馮南方聽到后不約而同地大喊回話:「副排長!是!」

李洛陽是中**隊主力的機槍手,28歲,1936年入伍。李洛陽是一名狂熱的戰爭支持者,他的副手馮南方,下士,25歲,1937年入伍,通過《國防軍陸軍教導手冊》和教官苦口婆心的教導而成為了副射手。

兩人走後,幾個拿著輕機槍的士兵接替了李洛陽和他的副手馮南方下士。

空中支援!」英國人召喚來了英國的飛機,地面上還有20多輛各式戰車,擺開架勢準備進攻。

「我們該下車了!」突擊隊隊長對魯飆他們說道。

地下不太平,天上也是如此。

英國人召喚來了10多架「鬥士」雙翼戰鬥機和40多架「颶風」戰鬥機,中國人的j「雨鷹」轟炸機撤了回去,英國飛機只能和剩下的10多架中國飛機來開戰。

「4013號,4013號,你和1219號、10008號一起去右翼攔截兩翼戰機。10005號,10005號,你和10017號、9834號、0912、8732號以前去攔截左翼的『颶風』。我和少尉還有剩下的弟兄們一起去攔截其他的戰機。」一名准尉在駕艙里對戰友們說道。隨後,他皺著眉頭,駕著自己的戰機衝進了「颶風」機群。

中國戰機憑藉著速度的優勢,不一會兒就三下五除二解決了落後的「鬥士」雙翼戰鬥機,於是十多架戰機像獵狼一般獵殺著「颶風」戰機。

空戰成了中國人單方面的屠戮,10幾架「颶風」匆忙逃離戰場。兩架中國戰機尾隨它們,又擊落了3架,還有兩架在降落時和飛行途中墜毀。而中**隊戰機只損失了3架,陣亡兩名飛行員,他們的軍銜是上士和准尉。

天上的危險解除了,很大程度上影響了陸地上的攻守,中**隊步步緊逼,英國人的形式萬分危急!

bk 回家,打開門。張青雲呆,客廳的燈亮著,電視機開滑人影沒有。張青雲輕手輕腳的走進去,網想坐下卻看見趙佳瑤在沙上蜷縮成一團沉沉睡著了。

心想她是在等自己嗎?張青雲心裡一暖,緩緩的在側面的沙上坐了下來,放眼四顧才現自己的房間完全變了模樣。

全部換成了高檔傢具,義大利真皮沙,鬆軟的進口地毯,黃岩木做得茶几茶具,彩電換成了大屏幕等離子,在這今年代應該是最好

了。

牆上被精美的牆紙裝飾成了粉紅的色調,配上相同色調的蕾絲窗帘,整個房間被布置得溫馨高雅,處處透著華貴的氣息。

趙佳瑤睡的很沉,手自然的放在風衣的領口。衣服裹得很緊,張青雲才意識到她估計有點冷,再往上看,張青雲一呆。他第一次如此近距離,如此仔細的看這個女人,潔白如玉的臉頰沒有一絲瑕疵,瓊口瑤鼻在燈光掩映下煥出晶瑩剔透的光亮,眼睛自然的閉著,長長的睫毛絲絲可見,端是美得不可方物。

眉毛彎彎。若一泓清泉,時舒時展,彷彿可以將人帶入她夢中的世界,嘴角卻掛著淺淺的笑,嘴唇閉得不是很緊,朱唇兩色,淺深相映,吐氣如蘭,,

張青雲躡手躡腳,上前輕輕的將電視關上,然後進屋尋了一條毯子,再回到客廳卻見趙佳瑤已經坐起來了,睡眼蓬鬆。卻異常明亮,看著自己道:

「你,,回來了?」

張青雲點點頭,將手中的毯子向她一扔,道:「太累了就睡覺,在沙上蜷著也不怕著涼,你現在可是財神爺,著涼了可是不得了的事兒。」

趙佳瑤臉微微一紅。將毯子接在手中搭在身上,道:「你能在蓉城呆幾天啊?」

張青雲擺擺手。道:「能呆幾天吧!有事呢。桑樟準備走戶外活動的路子。準備弄個獵場。這次來就是談這個事情,郭雪芳你認識嗎?這是她的專長!」

「恩?雪芳?」趙佳瑤眉頭一皺,臉上泛起古怪,道:「你跟她很熟?不是」不是」

「哈哈,工作不扯私事,她人是悍了點,但有意投資就是我們黨委爭取的時象。你可以成為蓉城十佳,江南我們也可以給他一個武陵十佳嘛!」張青雲哈哈笑道。

說完起身泡茶,卻現雖然是自己的房間,但是格局全部改變,杯子茶葉放在哪裡都不知道,趙佳瑤連忙起身幫忙。

「那個」對了,住這裡適應嗎?不嫌房子的檔次差?」張青雲道。

趙佳瑤搖搖頭,臉上神色卻不好看,道:「你安心住這邊吧,我」我明天就回清江別墅住!」這句話說得很輕,愈說到後面愈弱,幾不可聞。

張青雲一愣。卻見趙佳瑤一個人轉身,欲進房休息,從背後都可看到她身子有些顫。張青雲恍然回過神來道:「等一下,你去主房睡吧!我就睡客房行了。」

趙佳瑤身子頓了一下,欲再往前走,張青雲哧一笑,道:「好了,好了!我不給郭雪芳武陵十佳總好了吧!」

趙佳瑤身子如遭雷擊,猛然回頭,急道:「你,誰跟你說那咋。?」

「哈哈!」張青雲捲縮在沙上用手指著趙佳瑤,哈哈笑了起來,趙佳瑤一時氣急,手腳慌亂,最後終於禁不住張青雲的調笑,一手推開房間的門。嘭一聲關上了。再無動靜。

張青雲笑容一滯,心想不會將人家真惹惱了吧,站起身來走到房門口,卻終究沒有推門,抬手看錶,太晚了,才想起自己沒洗澡,連忙翻行李包,取出衣服進到浴室忙活了起來。

洗完澡。洗去了塵垢,也好似帶走了疲勞,穿著睡袍回客廳怎麼也睡不著。吱呀一聲,房間門打開,張青雲連忙扭頭,看見趙佳瑤伸出一個腦袋,一見自己又欲縮回去。

「還沒睡?我都以為你睡覺了呢!」張青雲道。

房間內面沒回聲,良久門才打開,趙佳瑤緩緩走出來,哪裡有睡覺的樣子?

「我,我也沒有洗澡呢!」趙佳瑤道。

張青雲笑笑。朝她擺擺手,道:「好了,好了。我不笑了總成了吧!你忙你的。可不要因為我來,打亂了你的生活節奏,那就不美了!萬一不行。我明天住酒店吧!」

沒,沒有!」趙佳瑤連忙道,搖搖頭。

「還沒有?都吵著鬧著回清江別墅,穆縣離市區多遠?這上班一來一往。不知要多久呢?」張青雲皺眉道。

趙佳瑤呆了一下,臉上又泛起了紅暈,人卻在側面的沙上坐了下

「你不厭惡我,我」我也不回去的

張青雲心裡猛然一跳,再看趙佳瑤,她卻望向了窗外,耳際的紅暈依舊。張青雲心中不由得一盪。心想難不成這女人對自己還真有意思?

屋子裡兩人都沉默,漸漸的氣氛有些曖昧,配合著房間溫馨的布局,兩人都各自在想心事。

從現實的角度考慮。張青雲清楚,自己年紀不小了,已經到了需要結婚生子的年齡,如果繼續單身下去,組織上考察幹部的時候難免會有負面影響。

他只覺得心裡有些亂,對這個問題他常常選擇逃避,因為他清楚自己的妻子註定了不能是耿雷。耿霜的事業現在節節高升,自己和她走在一起。勢必有人會翻成年舊賬,害了她也害了自己。

可是趙佳瑤?自己真要將私奔進行到底?從利益角度自己目前娶趙佳瑤顯然是合適的,自己政治身份已經定位,和趙家、高家的關係已經固定就那樣了,趙佳瑤根紅苗正,而且又有身份,自己和她結合必將給自己的仕途帶來積極的影響。

「那個」你洗澡吧!不早了,我先睡,明天還有事情要做」。張青雲道,心裡有些亂,頭有些漲,他想借休息的機會好好調整一下,最重要的是明天要見耿霜。

「哦,啊」趙佳瑤抬眼,見張青雲已經起身,嘴唇動了一下,終究沒說什麼話,眼睜睜的看著他進了客房。

一夜無話,第二天張青雲起床比較晚,出來客廳見茶几上放著早點,趙佳瑤早已經不見,估計是上班去了吧!

洗嗽完畢,隨便吃了一點,味道很熟悉,張青雲不禁莞爾,這女人和自己的口味相似,叫的早點竟然也是樓下周記的特色點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