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準備進去,一道聲音便自側後方響了起來。

Home - 未分類 - 剛準備進去,一道聲音便自側後方響了起來。

「站住!」這道聲音頗為狂妄,不過聽上去年齡似乎並不大。

蘇魅當然不會停下腳步。先不論對方是不是沖她說的,就算是,她也不會有什麼反應。

沒有理會這聲音,她繼續往前走去。

「小丫頭,本公子叫你站住沒聽見么!」

身後傳來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片刻后,四道身影擋在了少女身前。

被人攔住去路,蘇魅只能停下了腳步。

是他——

看清身前之人,蘇魅當即便認出了對方。這不是數日前在品味軒門口與她有過交集的蘇家六公子么。

蘇家六公子正準備去用膳,無意間瞥見一道身影,直覺是個美人,便立刻開口喚住對方,只是沒想到自己都讓她站住了,對方竟還像沒聽到般的往前走,他頓時有些火了。

疾步衝到少女面前,他擋住了對方的去路。

咦,竟然戴了面紗!

看不清少女的模樣,但少女露在外面的一雙眼眸卻是極美的。毫無疑問,這必是個美人。

意識到這一點,蘇六公子頓時興奮了起來,看向少女的目光越發亮了。

「快將面紗摘了。」他兩眼放光的盯著少女,急促的命令道。

被人攔住去路,蘇魅原本就有些不悅了,沒想到竟還是這種腦殘的貨色。

看來她上次還是仁慈了些,沒將這腦殘一併給解決了。

葯香閣地處熱鬧街口,加上生意興隆,門口有不少人進出,很快便有人注意到了這一幕。

蘇家六公子在帝都極有名氣,當然,與三公子蘇景瑜完全相反,人家是帝都三傑之一,他卻是帝都三惡之一。

蘇六公子相當好色,強佔民女霸佔美人什麼的是他經常乾的事。別看他年紀不大,只有二十左右,但院子里的女人可不少,足足有好幾十個。

眾人雖恨得咬牙,但因為他是蘇家嫡系,就算是三惡之一,也沒人敢動他。

因而看見他又堵住了一名少女,眾人瞭然之際,紛紛露出了同情之色。

又有人要遭殃了!

——————

親們,先發三章,還有一章晚點更新啊。 第818章、開槍吧!

「我們又見面了。」秦洛看著被耶穌和大頭控制住的劍客,笑呵呵的說道。

他們以前多次接觸,但是每次都是他們在明劍客在暗。劍客一擊即走,很多時候甚至連面都沒有見到過。

這一次,他們終於『坦誠相對』了。而且有一方已經濕身誘惑的凸現出自己無比雄壯性感的身材——

劍客看著秦洛,臉上表情非常的平靜。一點兒也沒有做為一個階下之囚的覺悟。

「秦,他聽不懂你在講什麼。」耶穌說道。

「我知道。」秦洛點頭。「很久就想和他說這句話了。聽不聽得懂沒有關係。帶走吧。」

大頭給劍客上了拷子,秦洛仍然不放心的用銀針封住了他的『丹田穴』,讓他在半個鐘頭之內手無縳雞之力。耶穌提著劍客的劍匣,一群人再次上了遊艇。

秦洛沒有帶著劍客去和卡萊匯合。打人不打臉,如果他預料不錯的話,那些人已經將劍客的死訊向卡萊或者菲利普彙報過了。

自己大咧咧的把劍客帶過去,不是說明那些人的彙報是錯誤的他們運用了那麼多的人手布置了這麼大的陣仗卻讓犯人逃跑了——這不是讓人難以下台嗎?

遊艇在一處偏靜的路口停了下來,大頭搜索了一圈,對秦洛說道:「前面有間廢棄的船廠。」

「進去吧。」秦洛說道。

大頭一槍打崩了門鎖,然後他們進入這間散發出霉臭味道的院子。

秦洛看著耶穌,說道:「你來給我做翻譯。」

「明白。雖然這麼做有些怪異。」耶穌點頭說道。

「我準備離開瑞典了。我不想帶一個殺手回去。所以,你只有兩個選擇。一,我把你殺了。二,你去把派你來殺我的人殺了。」

耶穌看了秦洛一眼,然後把秦洛的話解釋給了劍客。

「和你一樣?」劍客抬起頭看向耶穌的臉說道。他看不清耶穌的表情輪廓,卻能夠看到他閃亮的眼睛。

「是的。和我一樣。」耶穌笑著說道。「你應該慶幸他的仁慈。我們是殺手,殺手失敗的結局是什麼你非常清楚。」

「我很清楚。我也做好了準備。」

「準備去死?」

「是的。」

「據我所知你很怕死。」

「如果我的謹慎是你所說的怕死的話,那就隨你怎麼說好了。」劍客笑著說道。「如果可能的話,我確實願意活著。誰願意死呢?」

「你現在就有一個這樣的機會。」耶穌勸道。畢竟,他們是朋友。雖然他們這樣的友誼讓很多人難以理解。

「如果我這樣做了,我不就成了你?」

「這樣有什麼不好嗎?至少我現在可以繼續服侍主耶穌,能夠勸導更多的人加入我們信奉我主。」

劍客怒了。

他的聲音變的冷洌而帶有殺氣。「難道你就不曾為自己的行為感到恥辱嗎?」

耶穌臉上的笑容也消失了,沉思了一會兒后,說道:「有過。但是想到如果我不妥協而面臨死亡的下場時,我更加堅定的認為我做的選擇是正確的。一個活人能夠比死人做更多的事情。可以做壞事,但是也可以做好事。」

「你是殺手。殺手應該有自己的驕傲。要麼殺人,要麼被殺,不應該有第三種選擇——我會用自己的生命來維持我的名譽。」

「真是太遺憾了。」耶穌說道。

「這也是我想對你說的。」

「你確定這就是你的最終答案?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就要向他彙報了——哦,忘記告訴你,我現在兼職做他的保鏢。一份輕鬆快樂的工作。雖然他從來不曾給我發放過薪水,可是——這不是最重要的。不是嗎?」

「這就是我的最終答案。」劍客語帶惆悵的說道。「什麼時候殺手也開始變得討價還價了?」

「我現在是傳教士。」耶穌咧開一嘴白牙微笑。「我曾經為自己的職業感到驕傲。現在,也一樣。哦,我果然像華夏人說的那樣——干一行愛一行。」

「我的朋友,我是應該指責你的厚顏無恥還是恭唯你的隨遇而安?」

「無所謂。」耶穌說道。「我主說過,倘若有人辱你、罵你、譏你、笑你、賤你、唾棄你,不要理會。再過幾年,你且看它。」

「——我不記得上帝說過這樣的話。」

「沒有嗎?這麼有哲理的話一定是我主說出來的。」

「———」

秦洛看著站在自己面前嘰哩呱啦聊天的兩人,自己卻一句話也聽不懂,不得不出聲問道:「有結果了嗎?我希望他能夠做出聰明的選擇。」

「他選擇了用死亡來維護殺手的尊嚴和劍客的名譽。」耶穌說道。「他比我勇敢。」

「也比你愚蠢。」秦洛說道。「殺了。」

大頭會意,立即舉起了手槍。

「等等。」耶穌喊道。

「有什麼事情嗎?」秦洛看著耶穌說道。「難道你要替他說情讓我放了他?」

「我想請他抽一支煙。」耶穌一臉認真的說道。「他不喝酒,不玩女人。只喜歡殺人和抽煙。」

「可以。」秦洛點頭答應。他不是一個不懂變通的老闆。

「你有煙嗎?」耶穌在劍客的身上摸索著。

「謝謝你,我的朋友。」劍客舔了舔嘴唇說道。「我沒想到你會為我提出這樣的要求,這比替我求情讓我更加的開心——不用摸了。我沒有煙。你應該清楚我的性格,只要接手任務,我就會戒煙並且清除身上的異味。」

「哦。可憐的迷途小羔羊,那你得有多長時間沒有抽煙了啊。」耶穌轉過身看著秦洛和大頭,問道:「你們有煙嗎?」

「沒有。」秦洛搖頭。大頭索性不理他。但是他的沉默已經給出了答案。

「你們有煙嗎?」耶穌又問站在門口的那群負責保護秦洛的宮廷衛隊。

「先生,執行任務的時候不許抽煙。也不許攜帶可能暴露身份的物品——」一個高個子男人一板一眼的回答道。

「真是太遺憾了。」耶穌嘆了口氣。然後他看著秦洛,說道:「能不能把他交給我。我請他抽一支煙后就送他上路。」

秦洛看著耶穌的眼睛。

良久,他點了點頭。「可以。」

「我跟他們一起去。」大頭說道。他不放心耶穌就這麼帶走劍客。要是他把他放了怎麼辦?

「你跟我回去吧。」秦洛笑著說道。

然後他轉身向外面走去。大頭雖然心有不甘,卻也只能跟在身後。

「真是個奇怪的人。難怪我一直殺不了他。」劍客看著秦洛的背景若有所思的說道。

「現在後悔還來得及。」耶穌說道。

「或許別人沒辦法說這句話,但是我知道,今天會是我的最後一天——所以,我可以確定,我這一生從來沒有做過後悔的事情。」劍客說道。

「走吧。」耶穌洒脫的聳聳肩膀往門口走去。

劍客笑了笑,跟了上去。

走了大半個鐘頭,兩人終於在公路加油站的二十四小時營業商店買了一包萬寶路。

耶穌撕開包裝紙,抽出一根香煙點燃,然後遞給劍客,說道:「抽吧。」

「謝謝。」劍客接過香煙,非常貪婪的抽了一口。

可能是憋了很久的緣故,他的第一口很用力,一下子就把這根香煙給抽掉了一半。

任由那股香醇的味道在胸腔流淌,劍客有些陶醉的閉上了眼睛。

耶穌坐在一邊看著他,沒有再出聲打擾。

劍客小口小口的抽著,像是在品味世間最美好的食物。

可是,很快的,那根香煙還是燒到了煙蒂。

耶穌把煙盒丟了過去,說道:「你可以再抽一根。」

「不用了。」劍客拒絕。「你答應過他,只請我抽最後一支香煙。」

「確實是這樣。」耶穌取回了煙盒。

「能把劍匣給我嗎?」劍客看了一眼耶穌放在旁邊的劍匣,出聲說道。

耶穌把劍匣遞過去。劍客接過劍匣,在上面輕輕一按,『咔砰』一聲,盒蓋應聲彈開。

盒子里的紅色絨棉上,一柄銀白軟劍安靜的躺在哪兒。

劍客伸手輕輕的撫摸著。並且用指尖在劍刃上輕輕劃過,他的手指上立即出現了一條長長的口子,一顆顆血珠在刃口處流敞。

以血養劍!

劍客依依不捨的關上劍匣,把他遞給耶穌,說道:「好好待它。」

耶穌沒有伸手去接,看著劍客說道:「我知道,你已經恢復了體力。你可以用它來反抗逃跑。」

「我已經準備好了。」劍客說道。「開槍吧。」

「好的。我的朋友。」耶穌拔出自己的黃金色手槍,拉開了保險栓后,槍口瞄準劍客的腦袋。

「再見,我的朋友。」耶穌說完,毅然扣動了扳機。

砰!

血花四濺。

(PS:老柳在老家參加堂弟婚禮,上網實在是太不容易了。抱歉抱歉。。。) 「滾開。」就在眾人一臉同情之際,少女開口了。

什麼?!

聽到這兩個字,別說是旁邊進出的路人,就連蘇六公子及三名跟班都愣住了。

「你說什麼?」微愣過後,蘇六公子當即便反應了過來,立刻變了臉色。

「怎麼,眼神不好,耳朵也不好使么。既然有病,就滾回去治療。」

嘶——

聽到這番清冷的喝罵,眾人頓時倒吸了一口氣。天哪,這女孩是不要命了么,竟敢如此說蘇家六少!

蘇六公子聞言,面色頓時沉了下來。而一旁的幾個跟班見此,當即爭先恐後的喝斥了起來。

「大膽!你可知道這位是誰?他可是蘇家六公子!連六公子都敢罵,你不要命了!」

「六少可是蘇家嫡系,蘇家你知道吧,那可是十大家族之首,小靈王就出自蘇家,你敢罵六少,可想好了結果!」

「就是!我勸你還是乖乖摘了面紗,好好向六少賠罪!」

三名跟班惡狠狠的盯著少女,紛紛開口叫囂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