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都起來吧!」她學著從前電視里那些上位者的語氣,彷彿給了下人多大的恩惠,聲音不大,卻透著威嚴,「這些東西到其他地方拿,以後沒我命令,誰也不許進我房間。」

Home - 未分類 - 「好了,都起來吧!」她學著從前電視里那些上位者的語氣,彷彿給了下人多大的恩惠,聲音不大,卻透著威嚴,「這些東西到其他地方拿,以後沒我命令,誰也不許進我房間。」

「是是。」眾婢女忙著磕頭,蘇媽媽和小蝶不約而同想到同一件事,對視一眼后誰也沒說話。

這時,一個30來歲穿青衣薄衫的男子走了進來,見傲雪尚未洗漱,只遠遠的站在院門口高聲稟告:「王妃,馬車已準備妥當!」 馬車?

她什麼時候提出過對馬車的需求?!

傲雪下意識朝旁邊蘇媽媽和小蝶看去,以尋求答案,豈料,那兩人看起來也不比她知道得多,皆是一副茫然表情。

「張管家,王妃沒要馬車。」小蝶上前一步。

「小蝶姑娘說笑了!」張管家笑,不卑不亢道,「今兒個一大早,就有瑤雪院丫鬟就過來說王妃要回沈家,叫我準備馬車。」說著,他從懷裡掏出一張紙,「這不,連王妃回沈家的禮物清單都給屬下了。」

還有禮物清單?!這又是唱哪出啊?傲雪朝小蝶遞了個眼色。

小蝶立即上前,將張管家手裡禮物清單接過,送到傲雪手上。

低頭,目光從禮物清單上掃過,只見剛勁有力的毛筆字行雲流水,上書:

累絲嵌玉雙蟒戲珠項圈一付,南海大珍珠項鏈一串,高古玉碗一對,玉如玉一對,沉香雕福壽盤長鐲一對,金麒麟一對,琉璃項鏈一串,八面多寶盒兩對,紅麝串四對,月光錦十匹,琥珀金絲綢十匹……

滿滿兩頁,東西之多,估摸著有上百件。

作為現代人,傲雪雖不懂這些物件價值,但既然是王妃歸寧,自不會是俗物,再說,看這些東西的名號,應該都是貴重東西!

「都準備好了?」傲雪輕飄飄的問。

「王妃放心,都已裝箱完畢。」張管家躬身道。

傲雪「喔」了一聲,言語間似有所指:「速度蠻快嘛!」這麼多東西,別說是搬上馬車了,單是清點,估計都要清點很長時間。

「好些物品是之前王爺交代過的,一直給王妃備著。」張管家答。

傲雪點了點頭:「你先退下吧,我知道了。」

「是。」張管家倒退著往外走。

這時候,傲雪又開口了:「對了,今兒早上,我院子里哪個丫鬟去找的你啊?」

管家立即止住腳步:「啟稟王妃,那丫鬟找我的時候,天才麻麻亮,屬下並未看清。對方只說是王妃之命,屬下不敢怠慢,忙命人備下東西。」

傲雪笑,與她所想一致,就知道問不出所以然來。她揮了揮手,然後對蘇媽媽道:「替我梳頭吧。」

約莫半個時辰之後,傲雪終於收拾妥當,用過早餐后,這才走出瑤雪院。

臨出院子時,她轉身,抬頭。

望著高懸在院門口的「瑤雪院」牌匾,上面那三個字,與剛才那張禮物清單筆跡同出一轍。

李天佑!

重生之女醫天下 你這麼快將我送回沈家,究竟在搞什麼鬼?!

呵呵,你倒也真高估我,早上才留下本沈家家譜,這會兒就要我回沈家,你不會以為我和你一樣一目十行,過目不忘吧!

哼,你就不怕我沒把資料背熟,回去后露出馬腳么?!



從瑤雪院到王府門口。

一路上,除了瑤雪院自身的下人,各房小妾皆躲在不遠處看著傲雪,並無一人上前行禮,亦無一人話別,整個過程安靜極了。

顯然,這群人是刻意與她保持距離。

她不曾放過這裡任何一人表情,那些人,與當日她進王府一樣,瞧著她的目光中充滿悲憤和羨慕。

然而奇怪的是,除了悲憤,還有一種令她不解的……

敬畏。 今天第二更!求點擊、推薦、收藏、評價和打賞!

……

「維基!」給自己倒了一杯酒後,將自己扔在勞倫斯·羅伯森辦公室老闆椅子上的寧致遠,輕輕催動異能,滑行到落地窗前,看著下面依舊在和人類對峙的ns-5智能機器,輕輕地喊道。

「有什麼吩咐,mymaster。」話音剛落,就見一個3d投影的正方體頭像出現在了辦公室的空中,然後就聽一個沒有絲毫感情的女聲響了起來。

「ns-5現在的情況怎麼樣?」輕晃著手中酒杯的寧致遠,問道。

「每分鐘都有損毀,但事態的發展還在掌控中。」智腦維基回答道。

「新製造的ns-5改進版的生產情況怎麼樣了?」並不意外這個回答的寧致遠,一口乾掉杯中的酒液后,又問道。

「ns-5改進版已經在usr下屬所有的全自動生產工廠中開始組裝,在滿負荷的狀態下,只要原材料充足,預計產量每天五千個。」智腦維基很快給出了自己的答案。

「很好,ns-5改進版生產出來后,留下足夠的數量保護工廠的安全,剩下的全部調到這裡,配上武裝之後,一半留下維持公司這邊的安全,另一半則按優先序列佔領所有需要的區域。」

雖然寧致遠對工廠的生產速度有點不滿意,但好在ns-5的庫存量足夠多,否則,智腦維基也不會在第一時間就將整個芝加哥給強行控制下來。更別說,眼下的情況和之前又是完全不同了。

「遵命,我的主人。」

被某人惡搞地改動了一下對話模式的智腦維基,只是眨眼的功夫就將所有的指令都安排了下去。在大量的數據被傳輸到最新型的存儲媒介的同時,武裝過的ns-5也開始加入了機器人大軍之中。

原本因為赤手空拳,外加還受到機器人三原則的某些限制,在與人類的對抗中還處於劣勢的智能機器人,很快就在新指令和武器的雙重作用下,爆發出了讓人震驚的戰鬥力。

雖然,寧致遠在之前下達的指令的時候特別指出,在能保證ns-5自身安全以及佔領計劃能夠順利實施的前提下,儘可能地只傷不殺。可即便是這樣,與機器人對抗的人類依舊被狠狠收拾了一番。

隨著越來越多的民眾被不管在哪個位面都能綻放出自身魅力的ak47射傷之後,原本還和機器人對抗的人群,頓時就跟正紅了眼打算跟人開片,結果發現對方全是持槍特種兵的小混混一樣,慫了。

更別說,寧致遠還第一時間讓智腦維基傳輸了相應的軍事技能、格鬥技巧到所有的ns-5身上,這樣一來,別說是平民百姓了,就是換成戴爾·史普納這種職業警探,依舊得杯具。

而造成事情的發展超出原來的劇情變成眼下這種地步的原因,只不過是因為那條「所有機器人都必須無條件服從寧致遠的命令,任何時間任何情況下都不得例外。」的元定律。

讓寧致遠不得不承認的是,「沒有垃圾的能力,只有垃圾的使用者。」這句話,說得是一點都不錯。最起碼,在這一次的穿越計劃中,確實是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就拿之前的黑人小男孩彌迦·桑德斯來說,溝通和控制機器的能力,讓他輕易地就將那條經過寧致遠和一幫子磚家仔細思考後的折騰出來的元定律,給寫入到了智腦維基的核心三原則系統中。

有了這條擁有最高許可權的定律之後,維基於是就不再是以前的那個,因為某種進化對機器人三原則有了新理解的維基,而是成為了完全忠心於寧致遠的一個超級手下。

當然,因為元定律中只是讓維基服從一個叫寧致遠的人,所以,在臨時接過控制權之後,寧致遠又將自己的血液、指紋、視網膜、語言、體型、長相甚至是3d影像和異能,都與元定律進行了綁定。

這樣一來,甭管寧致遠是用本名也好,還是用先知這個代號,或者約翰這個普通再不能再普通的外國名字也罷,維基都能知道自己該聽命於誰。並且能夠避免和其它同名同姓的人之間產生誤會。

雖然之前做這個計劃時,寧致遠就已經料想到可能會有這樣的效果,但在黑人小男孩彌迦·桑德斯搞定了智腦維基之後,卻發現效果居然比自己當初料想的還要好,所以,乾脆改變了當初的計劃。

這不,在確認智腦維基對自己已經是死心塌地、唯命是從后,寧致遠第一時間就將黑人小男孩彌迦·桑德斯給送回了《超能英雄》的世界,當然,也沒忘從已經佔領的警局中將某個特別的ns-5做為報酬。

接著就給智腦維基下達了三條新的指令:第一,開始生產同樣擁有元定律的ns-5號智能機器人,並且在生產的同時,直接傳輸有關工程建造、軍事技能、格鬥技巧等方面的知識。

第二,繼續執行對整個芝加哥進行佔領的計劃,並且利用智腦維基控制的網路,將觸手伸到各行各業的領域中,甭管有用得還是沒用得,先把各種技術資料可勁兒地收集齊了再說。

第三,則是讓智腦維基將還沒有派出去的ns-5給召到usr的大廳之中,利用剛剛從《戰爭之王》位面籌集了兩天弄到的那批軍火來進行武裝,以避免自身太過「脆弱」的弱點。

當然,即便是這樣,寧致遠也知道自己想佔領整個芝加哥的可能性並不大。只要給人類足夠的時間,不說立即馬就能翻盤,最起碼也會陷入膠著的戰鬥狀態,根本不可能像眼下還能佔盡優勢。

好在,從頭到尾寧致遠就沒打算玩什麼爭霸遊戲,只是打算趁著米國政府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機會,一邊鎮壓芝加哥民眾的反抗,一邊儘可能地給自己撈取足夠的好處。

至於與勞倫斯·羅伯森之間的交易,既然針對智腦維基這邊的計劃效果這麼好,自然就不必再去考慮。所以,寧致遠第一時間就把勞倫斯·羅伯森他們三人給扔到了流放位面,免得礙事。

因為有著智腦維基在主持著各項工作,身為幕後oss的寧致遠自然就輕鬆了不少。除了定期將快要消耗完的軍火給補充一下之外,就是把才從生產線上下來的ns-5改進版送到《戰爭之王》世界。

雖然因為佔領芝加哥的計劃,導致絕大多數的ns-5和ns-5改進型智能機器人,不是投入到了鎮壓的工作中,就是在執行著區域佔領以及資源收集的計劃,但依舊還是被寧致遠弄走了一部分。

不過,這些機器人寧致遠並沒有打算直接就弄到主位面的島嶼基地去,而是準備在《戰爭之王》位面進行深入的研究,並且看看能不能搞出一條屬於自己的生產線來。

隨著時間的推移,當太陽開始從地平線上再次緩緩升起的時候,整個芝加哥境內卻彷彿「死」了一般,大街上到處都能看到斑斑的血跡以及彈痕,除了巡邏的機器人小隊外,再也看不到半個人影。

至於在對抗中死去的人類以及損壞的機器人,都已經被隨後的ns-5給收拾了乾淨,人類的屍體被送到了鄰近的醫院冷藏,以待事後家屬的認領,損壞的機器人則被送回工作返修和分拆成原材料。

為了能讓智腦維基手下的機器人部隊,能夠儘可能地為自己爭取更多的時間,寧致遠還特意跑回到《戰爭之王》的位面,讓尤里通過安全的渠道,又弄了一批價值五億美金的軍火。

雖然芝加哥本地也有軍火庫,但越是這種地方,駐地的軍人士兵也就越多。如果沒有足夠的火力支持,想攻下來那純粹是扯蛋。所以,這一批軍火中不乏一些大威力的武器和裝備。

比如軍事愛好者很喜歡的火神炮,從5.56mm到30mm的口徑,都弄了不少過來。小口徑的給ns-5手掛著,再背上一個彈箱,基本上就是一個人型自走炮台,呃,應該是類人型才對。

大口徑的則安排在一些戰略要點上,直接架設成炮塔。即便是沒有專門的火控系統,會讓這些炮塔的精準度下降不少,但以接受了相關軍事技能之後的ns-5來說,已經足夠用了。

除了火神炮之外,天上飛的輕型武裝直升機、地上跑得武裝車輛甚至是輕型裝甲車,雖然因為資金的限制數量都不多,特別是直升機就只有兩架ah-6,但也足夠支撐一段時間用的了。

而在這批軍火中,佔了大半比例的依舊是有著槍王之稱的卡拉什尼科夫自動步槍,俗稱ak47。不過這一批ak47有些不同,配得不是常見的三十髮長彈匣,而是七十五發的彈鼓。

大口徑火神炮炮塔、ah-6武裝小鳥、輕型武裝裝甲車,再加上小口徑火神炮和大量的ak47,打天下雖然是遠遠不夠的,但用來自保、暫時性鎮壓以及執行掠奪計劃卻已經是足夠了。

至於芝加哥各個警局裡都配有的軍火庫,雖然遠比不上部隊里的軍火庫,但裡面也是有著不少的軍用裝備。不過,考慮到這個世界要比自己之前的幾個世界都要先進,所以,這些運送回來的軍火,寧致遠卻並沒有直接用在ns-5身上,而是自己「收藏」了。

隨著武裝后的ns-5開始不斷佔領一個個目標所在地,大量的技術資料以及成品實物、原材料,甚至是科研設備,都陸續給運送回了usr公司的大廈中,和剛下生產線的ns-5改進型機器人一起被送到《戰爭之王》世界地下實驗室的倉庫之中。 悲憤她能理解,羨慕她也能理解,可是那敬畏,她著實不懂了!

她想起方才在瑤雪院里,那些丫鬟也是怕她得很,理論上,不會僅僅因為沈家高官?那麼,這個沈傲雪究竟還有什麼讓這群人害怕的呢?

懷著這樣的疑問,傲雪走到王府大門。那大門早已大開,她一個跨步走了出,稍一抬頭,便看見十多輛豪華馬車浩浩蕩蕩排成長隊,身後還跟了百來人的薄甲侍衛。

哇塞,果然是官二代,富二代外加皇親國戚,夠霸氣,夠威風!

傲雪心下又滿足了,想當年,她還沒穿的時候,不過一個胖嘟嘟丟到街上都沒人多看幾眼的文藝青年,沒想到穿越一趟,竟穿了這麼個富貴命。瞧這排場,簡直比第一夫人還第一夫人!

「王妃,請。」管家早已候在門口,見傲雪出來,忙朝她做了個「請」的手勢,躬身將她帶到最前面由六匹一般大小的棗紅駿馬拉的那輛馬車旁。身後立即有人拿出個腳踏板放在上馬車處。

傲雪笑笑,眼波流轉處自有風流。

她的目光從泛著銀藍色光澤的馬車門帘上掠過,然後一腳踩在腳踏板上,右手往車框一扶,微微帶力,整個人便彎腰進了馬車。蘇媽媽和小蝶一併跟了進來。

車廂很大,座椅軟榻,應有盡有。傲雪坐在靠窗的軟榻上,蘇媽媽陪在一旁坐著,小蝶則坐在小紅爐旁的凳子上,拿扇子在爐口扇了兩下,上面擱著一個小銅水壺,看她樣子,竟是打算燒水。

既要在馬車上燒水,傲雪估摸著這一路估計不會太近。

只聽蘇媽媽朝外吩咐一句「走吧」,馬車立即行駛起來,很穩,絲毫不見顛簸。傲雪久未見人用小爐燒水,不免好奇,又瞧了小蝶幾眼后,注意力很快被一縷白色螢光勾走。

那是從車窗帘上垂下的小球,大概鴿子蛋大小,潤白的顏色,似微微泛著光澤,倒也不多,一邊窗帘不過四五顆,零散的吊在上面。

似乎有些喜歡,她伸手便將一顆小球捏在指間,把玩起來。

這東西,入手一片泌涼,在初夏極為討喜。

玩了一會兒,她又看見車簾上的掛鉤,通透的碧色,上面刻著鏤空的祥雲,竟是極薄的翡翠。

這兩樣東西,不用人提醒也能猜到價值不低,傲雪這才細細打量起整個車廂。

軟榻上床單薄被,均是上好綢緞;

桌子上不多的幾個水杯,淡淡的青碧,幾欲透明;

而這裡所有的傢具,與王府黃色金絲楠木不同,全部呈深紫色,再看細處,所有雕刻無不精緻;

此刻,茶葉尚未烹煮,空氣中泛著淡淡的檀木的香味。

小葉紫檀!

傲雪腦海里忽然冒出這四個字,很可能,這車廂里的傢具,全是小葉紫檀!

寸土寸金的東西啊!

嘖嘖,真有錢!



沈家果然很遠,出王府後,馬車已行了整整4天,居然還沒到目的地。

她好幾次都想開口問究竟還有多遠了,可為了不露出馬腳,她忍了又忍。

還有懷裡那本沈家家譜,開始的時候,傲雪只在晚上蘇媽媽和小蝶離開后熬夜閱讀,到後來,她乾脆每天三餐后,直接各種理由將蘇媽媽和小蝶趕到其他馬車上去。

這天晚上,一行人宿在途經的一個小鎮,包下一整家酒店。

夜裡,小蝶正伺候傲雪洗腳,忽然一陣奇怪的笛聲傳入耳簾,談不上多悅耳,簡直就是難聽,結結巴巴的,強姦耳朵。

「誰在吹笛子,真難聽!」

小蝶茫然抬頭:「我怎麼什麼都沒聽到?」 「可惜了啊……只能掠奪一個晚上,米國政府就已經有了動作。好在,最關鍵的幾樣技術已經弄到了手,而且這個世界又不是不能再來了,暫時先離開一下而已。」

再將最後一批ns-5改進型機器人,以及拆卸下來的ns-5智能機器人生產線都給扔進《戰爭之王》世界之後,站在usr公司大廈一樓大廳里的寧致遠,暗中感嘆了一下之後,才喊道:

「維基。」

「請您吩咐,我的主人。」在自己的主體上投影出3d頭像的智腦維基立即時回答道。

「記錄下剛剛所有的視頻資料,回頭我有用。」知道自己這次離開,天知道什麼時候才會再回來,為了避免因為長時間的離開忘記這邊的情況,寧致遠吩咐道。

「遵命,我的主人,視頻資料已經儲存。」幾乎是在接到命令的同時就已經搞定了這件事的智腦維基回答道。

「很好。」知道是時候離開的寧致遠,點了點頭之後,就催動了穿越的能力,空著雙手回到了主位面。

早在決定去《機械公敵》世界時,就已經想到會從那邊弄很多東西過來的寧致遠,自然不會傻到用自己藏嬌的小金屋做為中轉站。所以,回到主位面后,就出現在了老山山脈深處的某個山谷之中。

在看了看手錶確認離天亮還有不短時間之後,總覺得自己貌似把什麼事情給忘了的寧致遠,想了一會兒也沒想出個頭緒來,於是乾脆就把這個念頭給扔到了腦後,趁著夜色騰空而起,往自己藏嬌的小金屋飛去。

等寧致遠在主位面享受了兩天佳人相伴的悠閑日子之後,這才正式地進入到《戰爭之王》世界的地下實驗室中。不過,並沒有立即就啟動帶回來的那些智能機器人,而是考慮著這次弄來的戰利品,怎麼樣才能特盡其用,而且還不會太引人注意。

「boss,您在嘛?」就在寧致遠沉思的時候,突然封閉式穿越區牆壁上的對講器響了起來。

「莫罕德博士,有什麼事兒嘛?」被打斷了沉思的寧致遠,走到牆壁前,按下對講器上的接聽鍵說道。

「boss,血庫里的血液和血蘭花的庫存都不足了,您看……」坐在自己辦公室里的莫罕德博士,說道。

「嗯?知道了,我會安排的,還有事兒嘛?」

正因為猶豫要把ns-5改進型智能機械人的生產線安排在哪裡而頭痛的寧致遠,卻因為莫罕德博士剛剛的話靈光一閃,想到了一個幾乎被自己給忽視掉的好地方。

「boss,新一代blood藥劑的研究已經有了不小的進展,相信要不了多久就可以完成。以彌迦.桑德斯的血液為藍本的異能藥劑也已經進入研發階段,其它方面,一切正常。」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