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去死吧!」

Home - 未分類 - 「那就去死吧!」

什麼情況!

夏目瞪大眼睛,雙手準備放下來躲過對方的槍械,可是卻在同一時刻被人制止。

黑色的披風和頭罩,變聲了的音調,站在那裡的人,是自稱zero的存在。

「停手,將他捉住關在那輛車裡面,如果是偵察兵的話,可以問出一些事情,現在殺了並不是最好的手段。」

「這樣嗎?既然如此的話就算了,我知道了。」

因為是黑色騎士團的首領,這些人也不想反駁。

被人押著,夏目被帶到了一架配有牢房的車中。

看著鐵窗外面的陽光,聽著不時出現的爆炸聲,夏目生了一個懶腰,既然來到了這裡,就必須為了攻略c.c.而行動了。

樞木朱雀現在被捉,早就改變了《叛逆的魯魯修》的劇情,都已經這樣了,何必繼續亂來。

夏目靠在冰冷的牆壁上,將身子挪到了有陽光的地方。

戰鬥這種事情,果然是不對的,只是上位者為了利益而採取的一種行動罷了,不過正因為如此才會出現在戰鬥,為了利益也好,為了友人也好,為了世界也好,為了自己也好,其實每個人追求之物,都是虛幻切自私的東西。

你會喜歡有人死亡的世界嗎?當聽到這個問題,回答當然是喜歡,因為人類死去是很正常的事情,就如同信仰是信徒的真理一般,在理所不過了。

剛靜下心來,車門就被打開,來人背對著陽光,整個人正面儘是陰影,看不清相貌。

來人往前踏了一步,門也被關上,通過車內的照明燈,看清楚了來者是誰。

大唐仙魔傳 「你是……」

「你就是那個自稱平民的少年吧。」

身穿東歐風洛麗塔洋裝,華麗的碧綠長發的不老不死的魔女,c.c.正面無表情的看著夏目。

耀眼的琥珀眸,精緻的臉龐,還有她纖弱身材與晶瑩的雪膚,的確令人印象深刻,這個時候出現,是聽取了魯魯修的命令嗎?

因為魯魯修肯定知道自己的身份,而他親自來接觸肯定有不必要的麻煩,所以才派c.c.來的,這倒是夏目的一個機會。

「是的,請問你是。」

「名字這種東西,是對話的基本嗎?比起名字,不是有更加重要的東西需要詢問?你所奢求的某物,相對於詢問我的名字,應該更加重要吧。」

「是嗎?可因為有名字才能夠對話吧,如同殺人之前需要扣下扳機。」

一切都需要一個順序,而不是理由。

「短暫的時間真是可笑,那麼由我來提問,你是誰,為什麼出現在這裡。」

「不是應該先回答我的問題?」

「你是人下,而我是人上,身為階下囚的你,有什麼可以作為談話的資本。」

「的確沒有呢。」

如果說出『我知道zero真正的身份!』的話,一定會被當場擊殺吧。

就算魯魯修在場,也有可能採取那樣的行動。

動漫中樞木朱雀與魯魯修的羈絆是從小就建立起來的,然而在娜娜莉的幸福和願望面前,夏目認為他會選擇娜娜莉的幸福而不是朱雀。

要是現在zero的身份曝光,布尼塔尼亞就有可能將魯魯修的真實身份告訴黑色騎士團和日本解放戰線,到時候一切都會崩潰。

想到這裡,夏目搖搖頭,指著頭頂的陽光說

「我會回答你的問題,在那之前能否讓這個天窗開大一點,陽光未免太少了吧。」

「你需要進行光合作用嗎?難道是個草食男?」

「那個不需要。」

和資料上一樣,是個毒舌。

然而不是對所有人的毒舌,在夏目的印象中,她只會對魯魯修使用自己的毒舌屬性。

這樣一來,難道被自己的魅力吸引了嗎?雖然是開玩笑的,但是從情況來看,或許是將自己看做『最大』的敵人了。

夏目緩了一口氣,跪坐在地上。

「我說過了,我不是布尼塔尼亞人。」

「那是日本人?」

「你覺得呢?」

「我不喜歡拐著彎子的談話,你之所以能夠活到現在,不過是他的命令。」

魯魯修嗎?

從另一個方面來想,攻略魯魯修更加恰當。

說不定魯魯修對樞木朱雀有意思,補充一下,這個也是開玩笑的,爆菊和被爆菊什麼的夏目都不需要。

「可以提一個問題嗎?」

「不可以。」

「喜歡什麼樣的男性。」

「恩?」

面對這種話題,就算是c.c.也沒有反應過來,她正歪著頭,讓碧綠色的長發飄蕩在空中。

c.c.走進鐵門,示意夏目靠過去。

等到夏目來到鐵門的另一側,c.c.伸出手抓住了他的衣襟。

「剛才的問題,在問一遍。」

面對c.c.不帶任何感情的話語,夏目咽了一口唾沫,搖搖頭說

「比起那個,來談談我的事情吧,我會都告訴你的。」

「很好。」

夏目等到c.c.一放手就往後退去,整理了一下衣服說

「那是騙你的,我才不會告訴你。」

「你是孩子嗎?不,你是笨蛋嗎?」

「說別人笨蛋的人都是笨蛋。」

「但是笨蛋罵笨蛋是不成立的吧,既然笨蛋知道對方是笨蛋了,怎麼可能還繼續說他是笨蛋呢?如果罵別人是笨蛋而表明自己是笨蛋的話,你也是笨蛋了吧,這麼一說,只有一個問題,你是笨蛋才對。」

這是笨蛋祭典嗎?

夏目拍拍臉頰,鼓起勇氣面對著c.c.大聲說道

「請和我結婚吧。」

「我看看槍在哪裡。」

「抱歉,真的十分抱歉,那個,我是名譽布尼塔尼亞人。」

還好有這個辦法。

想到這裡的夏目鬆了一口氣,因為看到了c.c.停下找槍的動作。

「名譽布尼塔尼亞人?那個新興國家的人嗎?」

對於活了這麼久的魔女c.c.來說,創國百年的布尼塔尼亞也只是一個新國家吧。

夏目點點頭,繼續說道

「我之所以在哪裡,是因為迷路了。」

「迷路嗎?這種謊言太過愚蠢了。」

「其實我是路痴。」

「我找到子彈了。」

「等一下,這是真的,我真的迷路了。」

雖然是騙你的。

「這個時候迷路?死亡靠近自己,戰爭降臨於世,你既然擺出一副無所謂的樣子,人還真是奇怪。」

「…」

「所謂人,不過是集合的無意識所披戴的面具,接通心靈與記憶之海的一扇窗,人心亦是如此,繼續對話也無作用。」

c.c.朝著門外走去,夏目笑了笑,打了一個響指后對著c.c.的背影說道

「那麼魔女,我們來場交易吧。」

見到c.c.轉身投過來的夾雜疑惑和一點異樣的眼神,夏目在陽光中,在戰火的陽光中做出了一個紳士敬禮的動作。

他的目的,從現在開始…

動漫默示錄6: 各位大大聖誕快樂!!

假設她會同意,那麼情況又會如何發展呢?

這麼想著的夏目靠近鐵欄杆,揚起嘴角看著轉身回來的c.c.。

她往後退了幾步,與夏目有著一定的距離,表情開始變化,微微的皺起眉頭問道

「你的意思是……」

「字面上的,交易啦。」

「你有什麼資本能夠與我談交易,被關在裡面的你,無法做到任何事情。」

「是嗎?」

夏目再次跪坐在地上,用手敲打著鐵杆,大聲喊道

「變態,啊不對,錄,錄,給我出來啦,現在就出來,不然我就罷工哦,什麼都不幹的當個廢材。」

c.c.以『本來就是廢材』的眼神盯著夏目,讓夏目有些不自在。

的確自己在原來的世界很廢材,可是在這個世界,卻不一樣了,有了這個身份,有了這個身體,同時有了這份記憶。

本以為錄會立刻出現在自己面前,可是等了一分鐘也沒有絲毫動靜,只有夏目與c.c.兩個人之間的沉寂。

唔……

夏目抹了抹額頭的汗水,對著c.c.伸出一根指頭說

「再等一分鐘就好了。」

「我拒絕。」

「別這麼絕情啊。」

「我不打算問你的名字,是不打算與你扯上關係,在經過前方山頭之後,我們就會放離開,到時候不要出現在我的視野之中,不,是不要出現在生物圈內。」

「這是要把我逐出地球嗎?」

c.c.小聲的哼了一下,搖曳著碧綠色的長發,再度往出口走去。

能不能再問一個問題,夏目以這句話叫住了行徑中的c.c.,他一邊撓著後腦勺一邊說道

「真的不能和我結婚嗎?不生孩子也可以啦!」

「去死吧,變態。」

說完這句話,車門就被狠狠的關閉,空間中只留下夏目一個人。

果然無法成功啊,夏目在心中自言自語的說道,且不提攻略c.c.這個任務,光是接近她就已經夠困難了,更別提搞好關係。

若是在gal遊戲中的話,壞印象是可以轉化為好印象的,但眼前的情況看樣子就不可能了。

現在的他們在這個事件之後,有可能趕往成田山,那麼見面的機會還有一個,只是會以敵對的姿態見面啊。

要提升好感度的話,就只有現在了。

夏目有些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剛想坐回剛才的地方,卻發現整輛車子開始搖晃起來。

轟隆的聲響跟著出行在,機槍掃射的聲音也不絕於耳,是被突襲了?

夏目捶打著鐵門,不過並沒有得到任何人的回應,現在整輛車是上下顛倒過來,想要出去的話,必須打破車底。

沒辦法。

在沒有武器的當下,夏目可沒有突破這裡的辦法。

車身依舊在搖晃,比剛才震動得更加強烈,鐵門開始彎曲變形,一股衝擊波也讓夏目摔倒在地上。

左邊的傷口複發,疼痛襲擊大腦,就在這時,前方的駕駛室突然燃了起來。

高溫開始蔓延於車內,紅色的火焰悅動著,侵蝕著這兩戰車。

內部的物資被點燃,火勢更大,就連牢房的鐵杆也被燒得發燙。

「有沒有人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