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道友請跟我來。」

Home - 未分類 - 「如此,道友請跟我來。」

中年男子見狀,

隨手一揮,

陰影里就走出一個面容姣好的少女來。

「傀兒,我與這位道友有事要談,你先幫我照看一下。」

「諾。」

少女聞言,脆生生的回答一聲,就走到書桌後面,坐了下來。

「好了,道友請跟我來。」

說著,中年男子伸出手比了一個『請』,就率先往屋後走去。

「幽影化傀,這人倒是頗有些能耐啊~」

看了一眼少女,

鴉神撇嘴說道:「如此有本事的傢伙,竟然在這開店?腦子有問題吧?」

「小隱隱於野大隱隱於市,看來,今天遇見高人了。」

穿過一道悠長的迴廊,

中年男子將王明軒帶進了一間無論是裝潢,還是物件擺設都無不彰顯著一股逼人的富貴氣息的單間,

「茶還是酒?」

中年男子率先坐下,笑呵呵地問道:「這位鴉道友呢?」

「茶吧,解渴。」

跟著,王明軒也坐了下去。

「自然是喝酒了,」

鴉神飛到桌了上,很不客氣地說道:「就是不知道你的酒,能不能入得了我的眼?」

「能與不能,道友嘗過就知道了。」

說著,

中年男子就取出三個杯子,一個茶壺,一個酒壺。

「好茶。」

「好酒!」

當即,一人一鴉不由自主地發出一聲稱讚。

「兩位喜歡就好。」

得意的笑了笑,

中年男子接著有些迫不及待地說道:「好了,言歸正傳,兩位,有什麼需要,可以說說了。」

「此物,你收嗎?」

雖然這個中年男子總是給人一種很市儈的感覺,

但這比不妨礙王明軒與其做生意,

相反,在某種方面來說,

越是市儈的人的,做起生意來就越簡單。

說著,王明軒的手就在桌子上拂過,一個不大的盒子就出現在桌子上。

「喲?好強的魂意波動?」

中年男子掃了一眼盒子,頗有些驚訝的說道:「隔著封印都能感覺到魂意,這東西,不簡單啊~」

「掌掌眼?」

「好!」

說著,中年男子伸出手指在盒子上一點,就將上面的禁制解開。

「眼珠子?」

打開盒子,一顆灰濛濛的眼珠子出現在他的眼前。

「嘖,有些像是燃魂獸的第三眼,但是,」

中年男子兩根手指捏著眼珠子,像是有些拿不準一樣說道:「一般的燃魂獸可沒有第三眼,

能夠生出第三眼的,無疑都是開智階段後期,無限接近於化形階段的燃魂獸,

嘶,但是這個階段的燃魂獸,可是很難殺死的,

再者,這眼珠子的顏色也有些不大對勁,

莫非?」

中年男子搗鼓搗鼓了半天,有些尷尬地說道:「道友請恕我眼拙,這東西,我看不大明白,」

「其實,道友的答案已經很接近了,」

王明軒吊著死魚眼,道:「這是一顆變異后的燃魂獸的第三眼。」

「我就說嘛~」

聞言,

中年男子一拍手,道:「也只有變異過得燃魂獸,才能生出如此魂意渾厚的第三眼。」

雖然這個眼珠子是被冉良尊分魂寄生過得,

但也算得上是某種變異了,

尤其是還有冉良尊分魂氣息的殘留,

讓這顆第三眼的價值翻了數番。

「道友覺得,此物,價值幾何?」

王明軒端起茶,抿了一口。

「要是這東西沒被用過,那就可以堪稱價值連城了,」

中年男子將眼珠子放回盒子,道:「要是我看的沒有錯,這顆第三眼之中的魂力早已經是十不存一了吧。」

「道友好眼力,」

將茶杯放下,

王明軒身子向後揚了揚,道:「縱然如此,我想此物的價值也依然不小。」

「沒錯!」

中年男子停了停,道:「下級元石三千,此物,我收了。」

「可以。」

雖然這個價格有些偏低,

但也還在王明軒所能接受的範圍內。

「爽快,」

說著,中年男子站起身來,不知從什麼地方拿出了一個須彌袋,交給了王明軒。。

接過須彌袋,

王明軒看也不看,就直接收了起來。

「說實話,我有種感覺,不久之後,道友應該還會再來找我。」

中年男子扶著下巴,正經地說道。

「看來,你的感覺沒有錯。」

聞言,王明軒又將手放到了須彌袋上。

「喲~我就說嘛,道友如此慎重,燃魂獸的第三眼只是一個開場吧?」

「敲門磚而已。」

說著,王明軒又取出了一捆樹枝來。

「唉我去~」

見狀,中年男子很是沒有風度的叫了一聲,接著像是見了鬼一樣瞪著兩隻眼睛道:「這你姊妹的是精靈的殘肢?」

「沒錯。」

看著中年男子的舉動,王明軒咧嘴一笑。

很好,要的就是你識貨!

這東西,可不就是那個莫名與王明軒起了衝突,

接著又被王明軒忽悠當槍使了的精靈的遺物嘛。

「這些,我出一萬下級元石!」

捧著樹枝不放手,中年男子直接給出了一個很讓人心動的價格。

「呵呵呵,我什麼時候說過,要賣此物了?」

相較於中年男子的激動,

王明軒倒是老神在在,四平八穩。

「咦?不賣?」

聞言,中年男子亢奮的情緒漸漸有些穩定,

他看著王明軒的雙眼之中閃過數道意味不明的光芒。

「對,不賣!」

像是沒看見中年男子那不善的眼光,王明軒笑呵呵的回了一句。

同時,桌子上的鴉神一個展翅,飛到了王明軒的肩膀上,一雙血紅的眼珠子直勾勾的盯著中年男子,一言不發。

一時間,

屋子中的氣氛變得有些壓抑起來。

「呵呵呵,」

過了大約十個呼吸的時間后,

中年男子率先打破沉寂,他拱著手道:「在下見獵心喜,一時間形骸放浪,還望道友莫怪。」

「好說,」

看將此人壓制住了,王明軒心中鬆了口氣。

別看他一副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的沉穩模樣,

打心底,

他還是有些擔心此人會見財起意。

倒不是怕了他,

王明軒只是單純的不願意與人起衝突,暴露了行蹤而已。

「既然道友將此物拿了出來,卻又說不賣,」

中年男子笑了笑,道:「看來道友是打算以物易物了?」

「沒錯。」

「不知道友打算換取何物?」

王明軒豎起三個手指,吊著死魚眼無精打採的回道:「三座可以抵抗士境低階天劫的渡劫法陣。」

「這?」

聞言,中年男子臉色頓時變得有些不大自然起來。

「行與不行,道友且給個痛快話。」

見狀,王明軒的語氣頓時變得有些不耐煩了起來。

「這倒不是不行,嘶~只是,」

「看來,道友是不打算做這筆買賣了。」

說著話,王明軒一揮衣袖,將樹枝收進了須彌袋,站起身來作勢就要走。

「道友你倒是聽我說完啊,這麼著急幹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