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孫無遠等人也是懷疑地看向歐齊。

Home - 未分類 - 公孫無遠等人也是懷疑地看向歐齊。

歐齊道:「我自然不會騙二公子,美或是丑,一會憐卿姑娘出來,自見分曉。這憐卿姑娘是二公子去延東府後第三年,才由飄香樓推出的。不過從來未曾公開露過面,也只是咱哥幾個聽聞飄香樓有個『閉月羞花』何憐卿,便讓許老闆賣幾分面子,私下得見幾面。初見之下,我們哥幾個皆是驚為天人,數月念念不忘啊,嘖嘖,實在是美得不可方物,美得驚心動魄啊!」

李郃笑道:「你既然這麼喜歡,怎麼沒讓老許把這何青蓮讓予你啊?在這扈陽一地,你歐胖子也算得一號人物了,居然也會有看上的姑娘而到不了手的情況?」

歐齊也懶得去更正李郃的稱呼了,何青蓮就何青蓮吧,喝了口酒繼續道:「這何憐卿乃是飄香樓為了參加花魁大賽打響名氣而特意培養的,據說是從上千名美女坯子中脫穎而出的。被老許視若為寶啊!連他們在京城的東家老闆,都對其垂涎三分呢。那時還未參加花魁大賽,他們又怎肯將美人割讓於我?嘿嘿,二公子也知道,若是一個飄香樓,歐某自然不懼,但這飄香樓後面的東家……卻不是歐某能惹得起的了。」

李郃的好奇心現在也被歐齊給挑了起來,但還是不信這何什麼憐真有如此美貌。

忽然,原本嘈雜的大堂登時變得鴉雀無聲起來,歐齊的眼睛也立時直了,喃喃道:「出來了,出來了。」

李郃一愣,隨即反應過來,今晚的主角出場了,也是順著歐胖子的目光看去。 ps:今天第一更,最近訂閱掉、收藏也掉,新的世界已經開始,而且還是大家熟悉的世界,怎麼能不支持一下呢!求訂閱!求打賞!求一切支持!/波ok/

約翰莊園這一次的聚會是安排在了晚上,可在傍晚時分就看到一群打扮的花枝招展、膚色各異但長相和身材卻都相當不錯的漂亮妹紙,等在了莊園的外面。

知道這是圈子裡的那些想借著哪位來賓沒帶女伴的機會,混進會場的管家老約翰,第一時間就讓人在外面攔出了一個區域,還特別安排了座椅和一些點心、酒水。

這些娛樂圈、模特圈裡沒能出頭的漂亮妹紙,為了能更快的步入上層社會經常會幹這種事情。不管是哪裡要舉辦類似的聚會,都會把自己包裝好后趕過去。

哪怕明明知道被選中的機會不大,但也不願意錯過那萬分之一的可能。誰讓曾經就出現過因為類似情況一下子就從默默無名變成名媛的例子,而且還不是一個兩個。

只不過,約翰莊園雖然沒有輕易就放人進去,但卻安排了休息的座位,甚至連點心和酒水也有。但是這一點,就足以讓這些想出頭卻完全沒有機會的漂亮妹紙們驚喜了。

但更讓這些妹紙驚喜的是,當寧致遠聽到了這件事情之後,只是略微沉吟了一下,就讓管家老約翰安排人將那些守候在外面的妹紙都給放了進來。

反正約翰莊園相當的大,而且這一次又是以露天的聚會為主。人多一點,特別是美女多一點總不是件壞事。當然,該叮囑和警告的方面。那是絕對不會少的。

甚至於,在沒有談完正事之前,這些妹紙都沒資格出現在聚會現場里。不過,寧致遠也另外安排了一塊地方,暫時讓這些妹紙們先吃點喝點,順便還能有個休息的地方。

同時還很貼心地準備了一些豪華的禮服和首飾。讓這些打扮的雖然挺不錯,但衣著方面實在是夠不上檔次的妹紙們臨時替換。在聚會結束之後,還會拿到一筆不算少的酬勞。

結果,等這些妹紙進入莊園,並在離正式會場不處於的一個臨時布置的小會場里安置下來后。雖然明知道這種機會越少人競爭越好,但消息依舊還是走漏了出去。

於是乎,等那些正式邀請的客人們陸續到達的時候,身為管家的老約翰,卻早已經不得不排人在側門那裡專門接待聞訊而來的各色佳麗們。以免衝撞了來賓。

不出寧致遠意外得是,自己這段時間來大灑金錢還是起得了很不錯的效果。發出去的那些請柬沒有一個石沉大海,被邀請的目標全都給了自己的面子趕了過來。

知道這一次的聚會即是自己進入高譚市上層社會的第一步,同時也是將哈維.丹特檢察官給推上位的機會,寧致遠自然不會傻到擺什麼高姿態。

只不過,考慮到自己壓根就懶得去做這種虛偽而麻煩的事情。再加上今天還有另一件更重要的事情等著自己去做,所以,出現在眾人面前的約翰伯爵另有其人。

就在有著克里斯蒂娜相陪的約翰伯爵。以一個很好的開場白,將這次聚會的氣氛掀到了第一個高朝時。寧致遠則是坐在自己的戰鬥飛船里冷眼旁觀。

經過這段時間對這個世界悄無聲息的侵蝕,寧致遠已經掌握了不少的資料。不出意外地發現,這個世界雖然也是地球,但現實和歷史等方面都與主位面有著很大的不同。

就拿高譚市來說,在主位面就根本不存在這個城市。拍攝方也是結合了紐約市曼哈頓、洛杉磯、倫敦西區、芝加哥、悉尼、東京還有香港等城市的風格設計的一個虛擬城市。

這種情況下,這個世界的格局與主位面之間有著很大的差別也就成了自然。不過。讓寧致遠有些鬱悶的是,雖然差別很大,但一些重要的東西卻並沒有變化。

比如這個世界中國的歷史。

原本也只是想借著光明騎士之名,在高譚市裡好好湊個熱鬧放鬆一下的寧致遠。看著入侵衛星和網路后查到的種種資料,原本還算不錯的心情頓時就消散了幾分。

好在。一番搜索下來,不但什麼超人、綠燈俠、神奇女俠、閃電俠和海王之類的正義聯盟成員都沒有出現的跡象,而且連dc漫畫里的其它英雄人物也沒有發現。

只不過,寧致遠也並沒有因此而大意。就像那些類似ufo的不名事件一樣。知道這些英雄人物的存在,是不是被政府給掩蓋了起來,低調一點總沒壞處。

等聚會在熱烈的氣氛中進行到尾聲,大量漂亮的妹紙開始在會場中遊走,尋找到自己的機會。哈維.丹特檢察官也給所有來賓留下了深刻的好印象時,寧致遠動了。

就見高譚市照射在雲層上的蝙蝠投影區域里,由小大到的出現了一個漩渦。剛開始的時候還沒能引起什麼注意,可隨著漩渦快速的膨脹,沒多久就吸引了大量的關注。

特別是當龐大的漩渦里開始電閃雷鳴的時候,約翰莊園里的那些高官富豪,還有名媛小姐都將視線投在了天空中那越來越大的雲層漩渦之上,時不時發出驚訝和擔心的呼聲。

就人漩渦的走私擴張上最少也有幾十公里的時候,就看到一個明亮的光點突然從中心的位置冒了出來。與此同時,一道宏大的吼聲也在電閃雷鳴中隱隱響起。

如果說之前的雲層漩渦和閃電還能說是什麼特殊的天氣現象,那麼當光點越來越大時,整個高潭市的市民們,都開始擔心是不是有什麼外星人出現了。

好在,那顆巨大的光球在從雲層的漩渦和閃電中鑽出來之後,不等政府部門出現採取什麼措施,就化作流光消散在了空中。最起碼,在普通人的視線中是如此。

就在雲層恢復正常,閃電也隨之消失,原本還有些陰沉的夜色很快就被滿天星斗給充斥之後,卻見一個小小的白色光點,從高空中以相當快的速度落下。

而這時,高譚市新聞媒體的直升機也已經第一時間趕到了現場,至於軍方則通過衛星將一直受到強烈干擾,剛剛才恢復正常的區域里發生的情況給看在了眼裡。

亮銀色的巨龍、充滿了神聖氣息的鎧甲、巨大的十二隻光翼,光是屏幕上顯示出來的這些東西,就已經讓監視著這片區域的相關部門,不約而同地徹底失了聲。

「天……天使降臨?!」

「聖騎士?!」

「龍騎士?!」

……

一時之間,各種猜測開始在所有看到了這一幕的人口中流傳開來。而做為事發地點的高譚市,則在第一時間成為了整個輿論的中心,大量的記者開始出動。

可惜得是,這些為了獲得新聞可以連命都不要的傢伙,別看平時都挺狠的,有時候甚至連政府的面子都不給,但真要是遇上了大事,卻依舊沒辦法跟國家抗衡。

這不,當那個縮小了很多倍的光點降落到高譚市中央公園之後,幾乎就沒花太多的時間,整個公園就已經被軍方還有幾個特殊部門一起配合著給控制了起來。

只不過,地方是給控制起來了,但寧致遠剛剛降臨時的動靜卻依舊被很多人給看在了眼裡。很快,大量的照片甚至是視頻都開始在網路上充斥起來。

什麼「天使降臨人間」、「是聖騎士還是龍騎士?」等等之類的貼子,直接就成了整個美國網路上主流的內容,而且,隨著各個媒體的爭相報導,影響還在進一步擴大。 李郃他們所在的包間正是看向二樓樓台角度最好的所在,而那花魁何憐卿也正是由那裡出來。

只見一位身材苗條修長、一身華裙的俏麗女子巧施蓮步,走到了那二樓樓台之上,顧盼之間,萬般風情讓人陶醉其中,當真是芳華絕代,閉月羞花啊!

那何憐卿向一樓和二樓的眾賓客微微一福之後,震耳的鼓掌聲便響起,她也開始依著原本的安排,逐一進行歌藝、琴藝、舞藝的表演。

那黃鶯般的歌聲確是美妙非常,雖還不如上官青青這等歌藝大家,但配上他那我見尤憐的表情和美麗清秀的俏臉,則輕易地便讓人沉入歌曲的意境之中、沉入她的美艷之中,不可自拔。

歐齊等人也是一直盯著何憐卿看,連一下都捨不得移開,直到她開始歌唱時,才略帶得意地道:「怎麼樣,二公子,這憐卿姑娘還入得您的法眼吧?」

良久都沒得到回答,歐齊不禁詫異地回頭一看,卻見李郃正獃獃地望著樓台上的何憐卿,眼睛亦是一眨不眨,心下一笑:果然是扈陽色狼及紈絝子弟之首啊!正待再叫,卻發現這二公子的眼神有些不對,雖說他是一直看著台上的何憐卿,但那眼神,卻彷彿是看向遙遠的天邊一般,飄渺而無焦距,似乎正在想著什麼。

「二公子?二公子?」歐齊奇怪地喚道,直喚了數聲,才把李郃喚回過了神。

「嗯,啊?什麼事?」李郃回過頭看向歐齊,問道。

歐齊笑起來,雙下巴顫呀顫呀顫:「二公子,這憐卿姑娘,如何呀?」

李郃又看向了台上正在伴樂歌唱的佳人,卻是道:「去把老鴇叫來。」

歐齊一愣,看著李郃神色複雜的臉龐,不禁心下奇怪,這二公子今日是怎麼了?就算是對何憐卿有意思,也不該是這般表現啊,這可不像二公子的性格啊。不過他也不敢多問,忙叫旁邊的侍者去將老鴇叫來。

李郃微微眯眼看著何憐卿,看著那似顰非顰的細眉,看著那如秋水般的眼波,看著那輕啟輕合的紅唇,腦海中卻是浮現起了另一張面孔。

她的相貌不如何憐卿美麗,她的身材不如何憐卿窈窕,她的聲音不如何憐卿美妙,她的表情不如何憐卿動人,但她與何憐卿,或者是何憐卿與她,眉宇間卻都有著一樣的氣質和神韻,那種看似孤傲實則孤獨、看似嫻靜實則活潑、看似冷漠實則渴望交流、看似志得意滿實則無人了解的氣質,那麼的相似,實在是太相似了。

李郃回憶間,老鴇已經上來了,恭敬地對他福了一福,道:「二公子有何吩咐?」

李郃的眼睛仍看著台上,淡淡地道:「把青蓮姑娘請來,本公子要與她說話。」

「青蓮姑娘?」老鴇詫異道,腦海里想了半天,卻是沒想起來飄香樓有哪個叫青蓮的姑娘。

旁邊的歐齊指著台上一曲唱罷,正準備彈琴的花魁,道:「就是何憐卿,憐卿姑娘。」

「憐卿姑娘……這……」老鴇一臉的為難:「二公子,不是奴家不給您面子,只是老闆早有交代,這憐卿姑娘她不陪客,您看……」

李郃身旁的李東喝道:「不要不識抬舉,我們家二公子肯讓她來陪,那是她的福氣,哪來那麼多理由!」

「這……實在是讓奴家為難了……」老鴇苦著臉道。

李郃還是沒有看她,淡淡道:「去把老許找來。」

二公子這老鴇可不敢得罪,忙下去找來了飄香樓的老闆兼掌柜許懷書。

許懷書聽得老鴇的話,不禁大感為難,這何憐卿可是飄香樓的寶貝,可這二公子也是扈陽說一不二的地頭蛇、龍頭老大、紈絝公子們的帶頭人,這要是把他得罪了,雖然飄香樓後台硬,可那跟這位小爺的後台也是比不了的,他即便不弄翻了飄香樓,每日著人來這麼鬧騰一番,他飄香樓也休想開下去。左思右量了許久,沒辦法,只得讓何憐卿去陪一回酒了,希望這二公子別太過分吧。

想罷后許懷書親自上了二樓李郃他們的包間,說等憐卿姑娘表演完后,就過來作陪。

剛下樓,許懷書又給人攔住了,抬頭一看,笑道:「呦,是王公子,您又來為憐卿捧場了?」

那王公子也是生得一表人才儀錶堂堂,輕輕收了手中的摺扇,抱拳道:「花城花魁大賽之後,這是憐卿姑娘第一次登台獻藝,在下自然要來的。這個……許老闆,一會能不能讓在下與憐卿姑娘見上一面?」說著,他身後的隨從立刻給許懷書塞了一張銀票。

許懷書微微一瞥,一百兩。又推了回去,笑道:「王公子,我知道您對憐卿一往情深,也一直都很捧場,但這事……呵呵,實在恕許某無能為力啊,憐卿她不陪客。」

王公子大急,忙又攔住許懷書,道:「不是陪客,只需讓在下見上憐卿姑娘一面,說上幾句話便可,請許老闆網開一面……這價錢你隨便說,多少錢都無妨……」

許懷書笑著推開他的手,道:「這不是錢的問題,呵呵,王公子您慢慢玩啊,呵呵,慢慢玩,許某還有事……」

王公子回頭看著正凝神彈琴的何憐卿,長長一嘆,走回了自己的座位。

「公子,要不要我們把那妞截了給公子……」旁邊一個隨從忽然俯身在那王公子耳旁低聲道。

王公子立刻斥道:「胡來!對這等佳人仙子,怎能如此無禮,我平日里教你們的,都忘了嗎?怎麼還帶著這麼重的江湖習氣?」

那隨從馬上點頭應是。

琴聲依舊,樂聲靡靡,飄香樓內賓客滿堂,卻唯聽得見這幽幽琴聲。萬千目光,無不聚焦在樓台上那白裙女子身上,有狂熱,有痴迷,有猥褻,有真摯,但其中一道,卻是如清水一般,不含任何雜質。這目光的來源正是二樓的貴賓包間,那懷抱白狐身後站著三個鐵塔大漢的扈陽第一紈絝子弟李二公子李郃。 ps:今天第二更,最近訂閱掉、收藏也掉,新的世界已經開始,而且還是大家熟悉的世界,怎麼能不支持一下呢!求訂閱!求打賞!求一切支持!/波ok/

在看到高譚市因為自己,不對,應該是因為光明騎士降臨時引起了巨大的轟動時,寧致遠還挺嗨皮。誰讓處於當時那個氣氛中的時候,確實有種自己就是「鳥人」的感覺。

可隨著時間的推移,心情卻變得有些複雜了起來。因為這段時間時間下來,除了和新版的蝙蝠俠碰了一次面之外,並沒有如自己所願地看到半點其它dc漫畫英雄的意思。

好在,失望歸失望,沒有那些超級英雄跳出來,從另一個角度上來看,也是一件好事情。最起碼,寧致遠不用擔心光明騎士的身份會被戳穿,甚至於出現什麼危險。

畢竟在dc漫畫世界里,可不是只有善良的超級英雄,還有著很多同樣擁有強大實力的反派角色。即便是自己現如今也算是比較強力了,但與漫畫世界的設定看,還是太菜。

這段時間下來,靠著替身來撇清關係的寧致遠,到是利用光明騎士的身份在高譚市裡好好地維護了正義與公理,打擊了不少違法犯罪的活動,拯救了不少市民。

最讓寧致遠幸災樂禍得是,要說蝙蝠俠對高譚市的付出可不是自己這個新上任的城市英雄所能相比得。可由於光明騎士那神聖的外表,影響力卻很快就超過了對方。

甚至於,蝙蝠裝甲的造型太過黑暗了些,還被很多高譚市的市民認定為邪惡,而光明騎士才是真正的英雄。或者更確切一點的說法,應該是守護這座城市的天使。

對於這種情況,寧致遠得意之餘也不夠有些無語。要知道在這什麼光明騎士出現之前,蝙蝠俠可是做得相當多的好事,拯救了不知道多少人,可最終卻落得這樣的說法。

好在。也並非所有人都傾向於才上任沒兩個月的光明騎士。雖然人數少了很多,但也有一部分人依舊對蝙蝠俠很是擁護,其中就包括了吉姆.戈登警長。

獨佔愛妻,葉少的心尖寵 對於這位,寧致遠雖然已經沒了再接觸下去的興趣,但依舊還是讓小丑幫著對方立下了足夠的功勞,又把原警察局局長的**事情捅了出來,結果自然不用多說。

就在吉姆.戈登警長成為代理局長的時候,選擇了走政途來實現自己信念的哈維.丹特檢察官,也在某人的幫助下。短時間之內累積出了大量的人脈關係。

再加上寧致遠要人給人、要錢給錢、要關係給關係,甚至於,在光明騎士接受採訪時,還特意提到了自己是受到召喚而來。雖然沒有明說是誰,但意思卻是相當明了。

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哈維.丹特檢察官的政途自然是相當的順利。如果不是參謀團隊覺得太過激進不好,估計這會兒就會有高譚市市長**的事情被捅出來了。

在當了兩個多月的光明騎士之後,寧致遠實在是有些煩了。這人啊。心裡一煩,心情就不會太好。這不。原本應該在八年後才出現的那個反派角色貝恩就被找了出來。

貝恩,蝙蝠俠作品虛擬角色之一,被稱作毀滅者或毒王。在《蝙蝠俠:黑暗騎士崛起》中做為一個反派**oss出現,差點就把蝙蝠俠和整個高譚市給毀掉。

還有那位米蘭達.泰特,表面上是一個聰穎的高智商女性,一位富有的慈善家。實際上卻是忍者大師瑞絲.阿古的女兒。泰麗雅.阿古為了報仇用得一個假身份而已。

在原劇情中,這位女反派的角色做得事情雖然不多,而且個人實力方面也差得可以,但起到的效果卻是並不小,蝙蝠俠被打敗的背後。這位就起到了關鍵的作用。

在把這兩位給揪出來之後,寧致遠就送到了蝙蝠俠布魯斯.韋恩的手上。知道這位黑暗騎士依舊遵守著自己的信念,所以在把事情挑明之後,又把這兩位反派給帶走了。

看過《蝙蝠俠前傳3:黑暗騎士崛起》的寧致遠,可是很清楚這兩位的性格。所以,並沒有腦殘地考慮什麼,還沒做的事情根本不該承擔責任,直接殺得殺、關得關。

至於那位貓女,這會兒還只是個大蘿莉。不過,寧致遠也沒浪費。直接將對方弄到了自己的身邊,和未來的羅賓一起接受培養。結果,一不小心也給推倒了。

隨著時間的推移,眼瞅著《蝙蝠俠前傳3:黑暗騎士崛起》的情節已經被自己給提前解決。做英雄做膩了的寧致遠,則跑了一趟影武者聯盟的所在地。

相傳,這個組織已有百年歷史了,成員以消除罪惡為使命。但是,每當文明滿足他們所謂的「腐朽」的標準后,他們就將其毀滅,因此這個組織其實有著相當邪惡的一面。

而在《黑騎士》系列中,蝙蝠俠一直在和「影武者聯盟」作鬥爭,而他本人也曾是影武者聯盟的成員。當初就是被聯盟的領袖忍者大師,偽裝成的代言人杜卡從監獄里救出。

並且還教會布魯斯.韋恩如何將罪惡感轉化為憤怒,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沒有影武者聯盟就沒有蝙蝠俠的出現,哪怕就是有著高科技裝備,也不會有那一身好的功夫。

只不過,讓寧致遠感覺到即悲哀又氣憤得是,縱觀主位面的那些國外動作大片。一旦涉及到東方的神秘武士,不用猜都可以清楚地知道,會扯到日本的忍者頭上。

誰又能想到,所謂的忍者不過是我們中國人的老祖宗玩剩下的東西。再加上,這個組織在蝙蝠俠前傳三部曲中,起到了很反面的作用,寧致遠自然不可能放過。

等來到《蝙蝠俠前傳1:俠影之迷》中的影武者聯盟基地時,不出意料地看到這個原本建在山峰上的大本營已經變成了一片廢墟,不過卻並沒有因此而離開。

在原劇情中,布魯斯.韋恩在拒絕了影武者聯盟一同毀滅高譚市的邀請之後,無意之中將這裡給炸成了一片廢墟。但根據戰鬥飛船的掃描,這片廢墟里可是有不少的好東西。

其實在《蝙蝠俠前傳3:黑暗騎士崛起》里,布魯斯.韋恩被反派角色貝恩給送進深井監獄之後,就曾經看到過原本應該已經死掉的忍者大師出現在自己的面前。

當然,那只是面臨絕境時的幻覺。但擁有著悠久歷史的影武者聯盟,可不會因為一次爆炸就徹底被毀滅。真要這麼容易的話,這個組織也不可能留存到了今天。

借著戰鬥飛船的掃描系統,確定了這座其實已經被挖出很多地道,甚至有些區域已經被挖空了的山腹進口之後,拎著一把寬刃劍的寧致遠就施施然地走了進去。

在這一次找到上門之前,寧致遠就已經根據毒液貝恩和忍者大師的女兒米蘭達.泰特(假身份)腦子裡的記憶,對整個影武者聯盟做了深入的調查。

知道這裡依舊不過是影武者聯盟狡兔nn窟中的一個據點而已,而且留守在這裡的人員之中,雖然看起來有不少的普通人,實際上這些普通人的身份也不過是種掩飾。

所以,在進入地下通道之後,寧致遠並沒有一絲一毫的手軟。隨著手中的實體劍在空氣中劃過一道道死亡的痕迹,那些死忠於影武者聯盟的武士,紛紛踏上了黃泉路。

為了能讓這一次的進攻能夠相對的公平,寧致遠一沒穿鎧甲、二沒拿光劍,一人兩劍,一粗一細、一長一短。就這麼一邊走,一邊殺,頗有幾分古代劍客的氣勢。 何憐卿雖是飄香樓培養的姑娘,但今日卻是第一次在飄香樓這個主場登台獻藝,看著樓上樓下那些狂熱的賓客,那些為了看她一笑肯擲千斤的公子,那些只要她一句話就可為她赴湯蹈火在所不辭的漢子,她的心中卻是平靜如水,未有一絲的波瀾或是漣漪。

她,只需要做好她需要做的,她,只需要讓他們迷戀她就行了。其他的一切,都不是她所能管,所想管的。

她身處的這座花樓是扈陽最高檔的花樓,她身處的這座城市是大夏國最繁華熱鬧的城市,可是屬於她的,她所能看到的,卻只有這麼小的一塊地方。她甚至連這扈陽的標誌性美景鵲橋飛鵲都無緣一見。

看起來,她受著眾人的崇拜,她是天之嬌女,她應該幸福和驕傲才是,可是她卻覺得自己不過是一隻被關在籠子里供人欣賞的金絲雀,悲哀而無奈。

藍天就在外面,廣闊而蔚藍,彷彿近在咫尺,但卻遙不可及。

她就這麼神遊於藍天之外,神遊於天地之間,她的靈魂彷彿擺脫了軀殼,獲得了無拘無束的自由,展翅高飛,翱翔天際。

這使得她的眼神看起來有些茫然,有些虛幻,有些飄渺,但眾賓客卻都為著這個眼神而痴狂、而迷醉。

機械地彈完了琴曲,又按照以往無數次的排演,下意識地跳完了一曲舞蹈,向賓客行完禮后,她便要在眾人的掌聲和歡呼聲中離去,回到後院屬於自己的那一間小院,那一棟樓閣,在那裡做著她自由翱翔的夢。

許老闆忽然出現在了她的面前,趕忙行了一禮。

「嗯,憐卿,你今天表現的很好。」許老闆贊道。

「謝許叔叔稱讚。」她微微一福,柔聲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