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號」

Home - 未分類 - 「8號」

吳桐將訂單輸進電腦,馬上就出現了這桌的消費金額,「一共是2348元,刷卡還是付現金?」

「刷卡」

「好的,歡迎常來」

吳桐將卡刷了之後,將發票還有卡一起遞給他們兩個人。

一點過後,到店裡吃飯的人就漸漸的少了起來,店內的員工們得以喘口氣。

陳思齊還有張芙幾個女生摸了摸早就餓癟的肚子,和程斐幾個男性員工說一聲后就先去吃飯去了。

廚房裡,陳東等人早就吃過了。而給在餐廳服務員準備的菜一直都是熱著的。

到顧氏葯膳店工作之前,張芙幾個女生的胃口是比較小的,而且為了減肥也不願意多吃幾口米飯。

而現在店裡,每天都非常的累,如果沒有足夠的營養支撐的話,根本就沒法繼續一天的工作量。

在員工餐方面,吳桐也不吝嗇。特別是陳東等人出師了以後,就將做員工餐的任務叫給他們。

廚房裡的食材還有藥材都可以隨便用,但是有一點那就是不能浪費,三次以後取消這種福利。

起初的時候吳桐這麼說,陳東等人並沒有當一會事兒。只要大家都不說出來,他們料定吳桐不會知道。

然而第一次的時候就被發現了,原來是陳東等人將各種貴的食材都拿來做,但是人雖然多卻也是吃不完,想要把剩下的裝進飯盒裡面帶回去。

作為一隻妖,他們的舉動根本就瞞不住吳桐。

因為每個人都能分到一點,當然是都不說,直到吳桐將他們藏起來的飯盒拿出來,才閉上嘴不再狡辯。

當時吳桐就沉著一張臉將他們訓誡了一頓,並且告訴他們再有下次店裡不再提供員工餐,中午飯還有晚飯自己解決,眾人這才不敢有之前的舉動。

食材和藥材吳桐每樣都要挑最好的,因此雖然陳東等人的水平趕不上吳桐和顧老,但是長期吃的話還是會達到改善身體的作用。

就像是陳思齊等的女生,因為白天還要上班,休息時間就變得很規律,員工餐也是店裡的食材做的,時間一長不僅人變瘦了,而且皮膚的狀態很好。

因為做的是餐飲業,因此吳桐每過一段時間都會帶著全體員工去做體檢,就連醫生都說他們的健康狀態很好。

人心都是肉長的,吳桐對他們好,久而久之他們也會被感動。在一次一個五星級酒店邀請陳東去當廚師的時候,儘管對方開出的報酬很豐厚,陳東都沒有心動,而是一心一意的在顧氏葯膳店工作。

在這個基礎上,張芙等女孩子到店裡工作就是化了一個淡妝而已,來到店裡吃美容葯膳的其他女孩子看到服務員的皮膚狀態,也是非常的羨慕,當知道她們就是在店裡和她們一樣吃的是葯膳后,只要一有時間就會過來。

網上還爆過一張圖,圖片上是顧氏葯膳店的廚師還有服務員們,無一例外的全是又高又瘦。打破了在人們固有印象里廚師都是胖子,而當食客們問到原因的時候,他們的一致回答是每天都在吃店裡的葯膳當中飯或是晚飯。

有的人還戲言說要是吳桐招人了記得通知他們,就算是為了每天能夠吃到葯膳也會幹。

而在網上顧氏葯膳店也被評為餐飲界福利最好的店。

其他的餐飲店當甘落後,在條件允許的基礎上改善員工們的伙食水平。

引發的一切效應吳桐沒有想到過,不過感受到體內的功德值呈現出近乎實體的金色,將丹田綠色的妖丹包裹著的時候,心底還是非常的開心的。

冬天的時候天都是黑的比較早的,大街上的路燈都是紛紛的亮了起來。

高樓大廈霓虹燈閃爍,整個幽都就像是被七彩的光芒所包圍,看起來美輪美奐。

因為葉景言說過會提前下班,因此吳桐將葯膳做好了之後將坐在二樓休息室的餐桌上等著他。

為了讓葯膳保持剛做好的溫度,吳桐在碗碟的周圍下了一個禁止,讓葯膳始終保持著剛做好的溫度和口感。

白天的時候溫度還很不錯,沒想到一道晚上天空中又開始下起了雪。

二樓的窗戶吳桐開了一小扇窗,天空中的雪花被一陣寒風吹到了屋子裡。

吳桐起身來到窗子邊,並沒有將窗子關上,反而將另外一扇窗戶也給打開了,手倚靠在窗台上,看著漫天飛舞的雪花還有路上走的匆忙的行人,吳桐不禁抬頭看著漆黑一片的天空。

葉景言來到二樓的時候,就看的吳桐站在窗邊發獃,而冷風也在呼呼的刮著,屋子裡還看到了沒有完全融化的雪花。

擔心吳桐站在窗邊吹多了冷風會頭疼,葉景言來到她的旁邊出聲說,「小桐,在看什麼呢?」

順著她的目光看去,除了霓虹燈就是黑暗的天空。

吳桐收回目光,轉頭對葉景言笑著露出梨渦說,「我就是覺得下雪很美,所以就趴在這裡看看。哥,你什麼時候來的?」

葉景言將手搭在吳桐的肩膀上,使用巧勁將她帶離窗邊,一邊關窗戶一邊說,「才剛到,吹冷風多了你會頭疼的。想要看下雪還是要把窗戶關上。」

「好的,我知道了」吳桐順著葉景言的話說。

因為來到二樓的休息室就見到吳桐站在窗邊,寒冷的西北風將她的頭髮都吹得飄動,葉景言來不及講外套給脫掉就先來到窗邊。

見吳桐的面色紅潤,葉景言放心下心來,這才想起來要把外面的棕色呢子外套給脫下來。

飯桌上,葉景言盛了一碗湯遞到吳桐的面前,「來,先喝一碗湯。」

「哦,好」在葉景言面前,吳桐乖巧的接過小瓷碗,那起小勺子小口小口的喝了起來。

將第一碗湯遞給吳桐后,葉景言才開始盛一碗湯自己喝。暖暖的湯順著食道滑到胃裡,葉景言感覺似乎驅散了寒冷。

一頓飯,兩人的身邊氣氛非常的溫馨。 第421章、愛之欲其生,惡之欲其死!

曖風吹拂,陽光耀眼。不遠處驚濤拍岸,捲起重重疊疊的浪花,海潮嘩嘩啦啦的響著,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哼唱著單調的曲子。

濟州島確實是一個很適合度假的地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比韓國的整容技術要先進的多,每一筆都自然和諧,每一眼都給人驚艷絕倫的感覺。

秦洛推著蘇子行走在海邊,擦肩而過的是素不相識偶然相遇便各分天涯今生永難相見的路人甲乙丙丁。

來的時候,許東林曾經給秦洛講過這個小島的風俗特性。其中有一點讓秦洛記憶深刻,那就是,這個島上的女人數量要遠遠多於男人。

秦洛偷偷在心裡數了一下,發現和他迎面而過或者貪圖他的英俊而故意走過來和他迎面走過的女人數量確實達到了一個驚人的數量。

秦洛有些後悔沒有把王養心帶來了,這孩子是史上最悲劇龍套,每次看中的女人都會被別人不小心給搶走(當然,那個別人指的就是秦洛同學自己)。直到現在,他還沒有享受到戀愛的滋味。

秦洛想,要是讓他在這座小島上住上一年半載的,應該能找到一個媳婦吧?

「你好,秦洛先生,能有幸和你合個影嗎?」有個中年男人拉著他的妻子女兒走過來,一臉笑意的問道。

「好的。」秦洛笑著點頭。

於是,蘇子擔任攝影者,幫秦洛和他的粉絲拍了張照。

男人千恩萬謝的離開,秦洛笑著向他們揮了揮手。

「秦洛先生,你好。」

「神奇秦—–哦,神奇的秦—-」

「秦洛先生,我是東山的,這是我的名片。如果回國後去東山,一定打這個電話,給我略盡地主之誼的機會—–」

一路走來,不斷的有人和秦洛打招呼。秦洛寵辱不驚,坦然應之。

昨天一戰,秦洛的個人名氣達到了一個新的巔峰。

以一已之力,連續兩次力挫韓國醫聖後人許縛,接著獨戰群雄,一人挑落韓醫協會一十六名挑戰者。最後,眾人聞聲而退,沒有人再敢上台自取其辱—-

這是何等的強大?

這是何等的霸道?

這是何等的氣煞人的無恥行徑?

雖然在秦洛第二次擊敗許縛后,電視台就做了一個英明無比的決定—-停止直播此次節目,插入整版整版的整容廣告和西方神蟲的演唱會,即便韓國媒體在面對這樣的災難時集體失聲,但是,這次的比賽內幕還是通過其它的渠道流露了出去。

在這個科技高度發達的時代,手機、相機等都具備拍攝視頻的功能。而且,現場還有不少來自世界各地的記者朋友—-

有人將比賽的完整視頻上傳到了網路上,取了個駭人聳聞的名字:2010,韓國沉沒!

短短一個鐘頭,點擊數過十萬。三個鐘頭后,已經成為全網路的熱點視頻。不僅僅是韓國,英、美、華夏、日本等各國的門戶網站上也出現了這個視頻以及具體內容的相關報道。

《秦洛,神奇的華夏少年,神秘的醫術》

《一人獨挑一十六名醫學高手,受到羞辱的韓醫》

《看了他的表演,我想改行去學中醫—-現場記者路易斯的親身感受》

《露絲小姐一夜成名,她眼中的秦洛是什麼樣子?》

秦洛。

秦洛。

秦洛—–

整個世界都是他的影子,每個人嘴上都是他的名字。

秦洛是英雄嗎?

是的。他是英雄。他做了只有英雄才會做的事情。他做成了只有英雄才能做成功的事情。

他的名字在華夏被鑲了一層金邊,所有在首頁上打上他名字或者放上他照片的報紙雜誌都能夠賣的脫銷。以秦洛命名的貼吧一夜之間發貼量超過五萬,加入粉絲數十萬—–這樣的人氣,在之前也只有一個男人和一群怪物才能夠比擬。

一個男人就是周杰倫,一群怪物就是魔獸世界。

他不僅僅是英雄,他還成了偶像。

他的追隨者遍布全國各地,這群人為自己建了一個溫馨的小窩,叫做:秦洛全球粉絲後援會。他們稱自己為『洛粉』。

當然,任何事情都是有兩面性的。

譬如韓國的媒體在報道這件事情的時候,就把他稱為一個粗魯無禮的挑釁者,並且給他取了一個不太好聽的外號:撒旦。

當然,這些,秦洛都不放在心上。甚至,他都沒有看到今天的報紙。

他只是早早的起床,然後推著蘇子來到海邊看日出。在那輪如蛋黃般的圓球從海平面上冉冉升起的時候,他的心靈得到了洗禮和凈化。

昨天的狂暴憤怒情緒一掃而光,他只想,安穩的,陪著身邊的人在海邊走一走,看一看。像是其它的旅遊者一樣,放掉了煩惱的心事,放掉了比賽,也放掉了身上肩負的責任,盡情的去欣賞這山水人流。

「恭喜你。」蘇子柔聲說道。她沒有回過頭看向秦洛的臉,像是個幸福小女人似的,把身體軟綿綿的縮在輪椅上。長發披散,任海風將它們吹的凌亂不堪。那長年累月遮蓋在腿上的毛毯取了下來,換上了一塊稍薄的淡藍色棉布。

經過秦洛兩方面齊頭並進的治療,她身上的寒意減輕了不少。 臣服吧小乖 現在,如果把她推到陽光充足的地方,她甚至還會感覺有些熾熱。

「說的太早了吧?」秦洛停了下來,把輪椅轉了個彎,讓蘇子的臉面朝著蔚藍大海,說道:「離我們要做的事情還有很長很長的距離。」

「每向前走一步,我都會說聲恭喜。我是見證者。」蘇子的臉上帶著異樣的神彩。「或許,你真的能夠成功呢。」

「是我們。這是我們共同的目標。」秦洛說道。他注視著蘇子放在輪椅上還不能動彈的雙腿,說道:「現在你身上的寒氣已經驅除了不少。等到寒氣完全驅除,我就開始幫你曖穴—–如果是以前,或許我沒有任何把握。但是,自從掌握了入神之境后,我有信心能夠讓你重新站起來。」

「真是期待有那麼一天啊。」蘇子漂亮的眸子注視著這無邊無際的海景,一臉憧憬的說道。

「一定有的。」秦洛說道。「相信我。」

「我相信你。比相信我自己還要相信。」蘇子說道。「卧榻多年的小女人突然間找到一個結實的靠山,總是容易傾盡所有的希望。」

秦洛正要說話,突然間聽到不遠處有人慘叫的聲音。

接著,便是人群的喧嘩和吵鬧聲。這聲音大多是外國語種,對只懂得兩門語言的秦洛來說實在是難以理解。

「我們去看看。」秦洛說道。

「嗯。我好像聽到女人的哭聲呢。」蘇子點頭說道。

秦洛扶著蘇子往不遠處的人群走過去,靠近后才發現人圍得太多,他根本就沒辦法進去。

「發生了什麼事?」秦洛拍了拍擋在他前面的一個男人的肩膀,問道。

男人不悅的回過頭來,看到站在他身後的是秦洛后,一下子就高興起來,喊道:「快讓開快讓開。我們的神醫來了。讓他給看看。」

人群中有人認識秦洛,自動的讓開了一道道。秦洛這才發現,一個挺著大肚子的女人躺在血泊中,而他的丈夫哭天喊地的叫喊著,卻不知所措的樣子。

有幾個男人商量了一陣子后,然後兩個走到前頭兩個走到後頭,準備把孕婦給抬起來送到醫院。

秦洛一急,喊道:「不要移動。」

他這一喊根本就沒有任何效果,那些人仍然下手要去抬人。像是沒有聽到他的話一般。

秦洛這才想起來,自己喊的是華夏語,而從孕婦的丈夫哭喊求救的話中可以聽出來,他們都是韓國人。

沒有時間思考了,他不能任由這些人把孕婦抬起來—–不然的話,有可能就是一屍兩命。

他衝上前去,一把拎住兩個男人的脖子,一拖一拽,便把兩人摔倒在地上。

可是,他還是晚了一步。負責抬腳的兩個男人已經抓住了孕婦的腳,準備向上使力。可是他們對面的人卻又被秦洛丟開,力量失衡,一下子讓孕婦發出更加痛苦的聲音,腥紅的血液流敞的更急更快了。

「住手。」秦洛對著他們倆吼道。

雖然他們聽不懂秦洛在講些什麼,但是,他們也能從秦洛的表情中看到他的意思。

「你要幹什麼?你要幹什麼?為什麼阻止?你難道要害死我老婆嗎?」孕婦的丈夫看到有人在阻止別人送妻子去醫院,大聲質問著說道。其它兩個被秦洛丟出去的韓國人也從地上爬了起來,虎視眈眈的盯著秦洛,一幅要衝上來動手的架勢。

「有沒有人能幫我翻譯?」秦洛問道。

「我來。」一個戴著能夠遮住大半臉頰太陽鏡頭上頂著淺白色棒球隊的女孩子從人群後面擠進來,出聲說道。

秦洛看到站在面前的女孩子,一下子愣了,說道:「你怎麼在這兒?」

「我怎麼不能在這兒?」女孩子不客氣的反問道。 葉氏集團的總經理在合同書上籤過字以後,站起來和秦時握手說,「秦經理真是年少有為啊,這次的項目交給你我們很放心。」

秦時雖然表情冷漠,但是這不代表他沒有情商,在葉氏集團的總經理誇讚他的時候謙虛的說,「歐經理過獎了,這次的合作我們兩家公司也是互惠互利。」

在兩人寒暄的時候,與秦時一同派來的其中一個人的眼神卻不是那麼好了。

在上層領導爭權的時候,他們這些中層也是需要站隊的,要不然後果就是要丟掉薪資待遇不錯的工作。

這次和秦時一起過來就是被秦大伯派來的,為的就是在一些場合給秦時拖後腿,並且要不著痕迹的透露吳桐和蘇瀾歌兩人的關係。前一個他還能理解,但是下一個他就不清楚了,但是領導吩咐了照辦就是了。

回去的時候,他在絞盡腦汁該怎麼彙報秦時拿下項目這個事情,一路上在同事們高興的談論這個問題的時候,他嗯嗯啊啊的敷衍過去了。

W市,當秦大伯聽到秦時談下了葉氏集團的項目,並且葉氏集團指定秦時作為項目總負責人時,眼裡的狠辣讓人心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