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仙帝最後給你十年時間,再找不到芊芊,本仙帝便罷免你的城主之位!」

Home - 未分類 - 「本仙帝最後給你十年時間,再找不到芊芊,本仙帝便罷免你的城主之位!」

聞言,歐陽斷天一副感恩戴德的樣子,叩首道:「多謝仙帝大人!只是九天仙界如此遼闊,十年時間著實太短了。」

「太短?」方如龍一腳踩在歐陽斷天臉上,陰測測道:「依你之見,要尋找多久?」

忍辱負重的歐陽斷天,被踩在腳下,恭敬道:「以屬下的飛行速度,若想將九天仙界尋一遍需要百年時間。」

「歐陽斷天,你是在逗我么?你的意思是,你要讓本仙帝等你女兒整整百年?」方如龍雙目中噴涌著熊熊怒火。

「仙帝大人息怒。」歐陽斷天戰戰兢兢道:「最多百年時間,若屆時,還未找到我女兒,屬下以死謝罪!」

聽后,方如龍皺了皺眉,似笑非笑道:「歐陽城主,本仙帝可沒有逼你,是你自己說的,百年後若還未找到芊芊,你就要自刎謝罪,你確定嗎?」

「屬下確定。」歐陽斷天應聲道。

「好,很好!」方如龍淡淡道:「百年時間,對於本仙帝而言,不過彈指一瞬間。」

「本仙帝答應給你最後百年時間,屆時,若還未找到你女兒,那你就去……死!」

話音甫落,方如龍渾身瀰漫著大帝境十一階的氣息,衝天而起,消失在城主府上空。

方如龍走後,歐陽斷天站起身來,吶喊道:「屬下恭送仙帝大人!」

隨後,歐陽斷天讓所有跪著的人起身,而他獨自一人,返回了自己的大殿內。

殿內,歐陽斷天義憤填膺,五官極度扭曲,「方如龍你這個狗東西,如此羞辱本城主!」

「就算是你老子沒有飛升前,它都不敢如此對本城主!」

「百年時間,呵呵……本城主百年後,斷然不會交出我那寶貝女兒,至於我自刎?你做夢!」

……

斗轉星移,一個月後。

在漆黑的時空隧道內,傳送整整半年之久的譚雲、纖纖,眼前豁然明朗,接著,手牽手的二人,出現在了一片青蔥欲滴的森林邊緣。

二人身後是一望無垠的森林,前方三丈處,便是斷崖!

二人頭頂上方,是一蓬混沌般的陣幕。

纖纖解釋道:「譚雲,我們前方的斷崖下方的深淵,便是噬魂深淵其中一個入口。」

「每個入口的構造是環形如眼,直徑據說達到了五億仙里,從入口到噬魂深淵底部垂直距離,達到了百億仙里。」

「在入口下方的虛空中,還有聯盟總會布置的時空傳送陣,會將進入的人,隨機傳送。」

「只要我們手牽手,一起跳下去,我們還會傳送到一起的。」

聞言,譚雲點了點頭,牽著纖纖朝斷崖邊走去,「為了不和白蕭等人撞見,我們事不宜遲,立即進入。」

「嗯。」纖纖點了點螓首,任由譚雲牽著自己,來到了斷崖邊。

「哦對了纖纖,你可有噬魂深淵的地圖玉簡?」譚雲問道。

「有,我上次進入時,便帶著地圖玉簡的。」纖纖娥眉淡淡蹙起,「不過地圖玉簡上,只繪製著方圓千億仙里的地域,再往深淵深處的地圖,便沒有了。」

「還有聽說,越往噬魂深淵深處前行,地域越是狹窄,而吞噬仙力、魂魄的莫名力量,愈發狂烈。」

譚雲點頭表示明白后道:「走,進去!」

「好。」纖纖應了一聲,緊緊地握住了譚雲的手。

「丫頭,你緊張什麼?你不都來過了么?」譚雲微微一笑道:「別擔心,待進入了裡面后,你躲到凌霄道殿內閉關便是。」

「人家哪有緊張。」纖纖柔聲道。

「還說沒緊張,你手心裡已經都是汗了。」譚雲笑道:「別怕,有我呢。」

此刻,纖纖的確很緊張。

要知道,貴為千金小姐的她,曾經前往噬魂深淵時,有眾多高手保護,根本沒有獨自進入過。

就算她想獨自進入噬魂深淵,他父親也斷然不會同意。

換句話說,若她老子歐陽斷天得知,自己的寶貝女兒跟一個男人,進入危機四伏的噬魂深淵,定會氣得七竅生煙!

「我這是怎麼了。」纖纖暗忖道:「我是不是瘋了,居然陪他來冒險……」

就在纖纖暗忖時,譚雲牽著她,縱身一躍而下,跳入了深不見底的斷崖。

情到深處是爲安 緊接著,從高空俯瞰,譚雲二人憑空消失不見。

此刻,譚雲二人腦海中襲來一股眩暈感,當眩暈感消失時,二人眼前景象一變,已出現在一片湖水邊。

譚雲目及之處,皆灰濛濛一片,這裡沒有星辰日月,更沒有晚霞彩虹與白日黑夜。

唯有無盡的灰暗,令人壓抑的彷彿喘不過氣來。

頓時,譚雲、纖纖感受到,靈池內的仙力在徐徐流逝,那仙力像是一絲絲蠶絲般,飛出了二人眉心,朝湖畔的對岸飛去。

而纖纖此刻又感受到,腦海中帝王魂的威力,也在緩慢的減縮。

譚雲由於擁有鴻蒙神瞳的原因,他腦海中的鴻蒙帝王魂,卻絲毫不受影響。

譚雲讓纖纖拿出地圖玉簡后,通過地圖玉簡發現,仙力朝湖畔對面流動的方向,正是噬魂深淵深處。

此外,噬魂深淵內天地仙力稀薄的幾乎和沒有一樣。

譚雲眉頭緊蹙道:「根據地圖玉簡所示,我們一路朝東飛行六百億仙里,便會抵達地圖玉簡的盡頭。」

「纖纖,你進入凌霄道殿內閉關修鍊,我獨自行動便可。」

纖纖小臉煞白搖頭道:「沒有關係的,我想和你一起探險,感覺好刺激。」

這一刻,纖纖自己也說不上來,對譚雲是什麼感覺,總之,她就想和譚雲在一起。 「刺激?」譚雲猛地抽了抽嘴角。

「真是的,有我這個大美女陪你一起冒險,你難道不感到榮幸嗎?」纖纖白了譚雲一眼。

「榮幸,榮幸之至。」譚雲笑了笑道:「走吧,我們走到地圖玉簡的盡頭,深入噬魂深淵,到裡面尋找火種。」

「一旦找到我想要的火種,我們就立馬離開這鬼地方。」

隨後,譚雲和纖纖並肩飛過了湖畔,朝噬魂深淵深處飛去,同時譚雲發現,在噬魂深淵內,仙識無法釋放,視線可見度僅有一百仙里!

飛去的途中,身處譚雲耳中凌霄道殿內的沈素冰等人,告訴譚雲,他們在殿內也感受到靈池內的仙力在流逝。

此外,眾人腦海中的帝王魂、帝皇魂之力,也在被吞噬,根本無法修鍊。

而弒天魔猿等十二獸,也告訴譚雲,它們獸力、魂力也在被吞噬。

聞言,譚雲給眾人傳音道:「你們在凌霄道殿內,暫且歇息,若我遇到危險,需要你們時,你們再出手。」

「我會儘快找到火種,然後,帶你們離開這鬼地方。」

傳音過後,譚雲和纖纖繼續朝深處飛行……

飛行中,纖纖好奇道:「譚雲,你需要什麼品階的火種?」

譚雲想了想道:「最好是大帝境火種,當然帝皇境的火種也可以。」

纖纖嚇了一跳,小臉煞白,「不是吧?」

「怎麼了?莫非裡面沒有大帝境、帝皇境的火種?」譚雲詢問道。

「這倒不是。」纖纖應聲道:「我知道你有越級挑戰的能力,可是,不管怎麼說你也只是帝王境七階,別說大帝境火種,就算是上品帝皇境火種,我們也打不過呀!」

譚雲嘿嘿一笑,「這個就不需要你擔心了,我呢,就是所有火種的剋星。」

「甭管它是什麼,帝皇境還是大帝境火種,遇到了我,都會插翅難飛。」

纖纖目光質疑道:「切,我才不信!」

就在這時,倏然,前方昏暗而陰森的虛空中,傳來一道男子的恥笑之音,「這位小美人說的對,本少主也不信。」

「嗖嗖——」

譚雲循聲望去,但見十一道光束,迸射而來,剎那間,化成了十男一女。

為首的男子,身穿一身紅袍,玉樹臨風,此刻正摟著那名貌美如花的少女,手在少女身上肆無忌憚的撫摸著。

譚雲一眼看出,男子是帝王境十二階實力,他懷中享受著他愛撫的少女,乃是帝皇境一階!

紅袍男子身後的九名老者,其中三名是帝皇境五階,剩下的六名清一色,帝皇境四階!

在譚雲看出眾人境界時,纖纖右手一翻,手中出現了一面青鏡。

她用鏡子照向眾人後,便通過青鏡,將眾人的境界全部窺視。

纖纖彷彿認識紅袍男子,她突然拉住譚雲的右手,拽著譚雲掉頭就要離去,「譚雲,我們不是他們對手,快逃!」

「呵呵,小美人,有本少主在你能逃得了么?」紅袍男子左手摟著少女,右手朝身後的九名老者,猛然一揮,「別讓他們跑了!」

「屬下遵命!」九名老者恭敬應聲間,憑空消失,下一瞬,便將譚雲、纖纖團團包圍。

「墨子府,你想作甚?」纖纖神色緊張的盯著紅袍青年,美眸中儘是怒意。

「嘖嘖,小美人,你認識本少主?」紅袍青年先是有些意外,不過,旋即,便變成理所當然的樣子,似乎整個九天仙界之人,都應該認識他一般。

「廢話!」纖纖厭惡道:「九天仙界,墨戰仙城少主墨子府,貪財好色無惡不作的大名誰能不知,誰人不曉?」

聞言,譚雲彷彿想到了什麼,似笑非笑道:「墨子府,墨戰是你何人?」

譚雲清楚,墨戰是自己還是鴻蒙至尊時,墨戰仙城的城主。

當時,墨戰聽說自己被殺死後,是十大城主中,第一個背叛的自己!

「墨戰,是本少主的遠祖。」墨子府趾高氣昂道:「而我墨子府,便是如今墨戰大神的雲孫!」

「呵呵,沒想到你遠祖這老東西,已經成神。」譚雲眼神中透露著深深地殺意。

「譚雲,聽你口氣,對墨戰充滿了敵意?」纖纖迷惑道。

譚雲點了點頭道:「沒有什麼敵意,我就是覺得墨戰這個名字,聽著讓我很反感。」

「譚雲,我也是。」纖纖附和道:「我可是聽說,昔日鴻蒙至尊隕落後,墨戰這個老匹夫,就成了兩大至尊在九天仙界中,第一條老狗!」

譚雲好奇道:「你覺得鴻蒙至尊是好人?」

纖纖頻頻點頭道:「那當然了,我最最崇拜的就是鴻蒙至尊呢,我聽過他無數的傳說。」

「聽說他英俊瀟洒,一生的摯愛只有他妻子一人,他是個頂天立地的大英雄。」

「是他廢除了上等人、下等人之分,是他造福了凡間位面,讓凡間位面苦苦想要尋求天道的凡人,脫離苦海而得以飛升。」

聞言,譚雲心中暖洋洋的,打趣道:「你就這麼崇拜他?」

「那當然了。」纖纖提到鴻蒙至尊,似乎忘記了身處危險之中,她美眸笑成了月牙狀,「我呢,小時候,就非常非常喜歡鴻蒙至尊。」

「可惜他隕落了,否則,我一定努力修鍊,將來飛升鴻蒙神界嫁給他。」

「你看看人家鴻蒙至尊,大仁大義又有大愛於蒼生的胸襟,他是我遙望不可及的存在,卻只娶妻一人。」

「你再看看你,不是我說你,你都已經有七位妻子了……」

不待纖纖話罷,墨子府臉色鐵青,氣得渾身發抖!

他未想到,面前的男女,居然敢當著自己的面,羞辱自己的遠祖!

這也就罷了,還無視自己,自顧打情罵俏!

「氣煞我也!」墨子府對著圍攏著譚雲、纖纖二人的九名老者,咆哮道:「把男的給我當場格殺!」

「把這個羞辱我遠祖的少女,捆綁起來,剝掉她的衣服!」

「少主息怒,屬下遵命!」九名老者應聲,就要朝譚雲動手時,纖纖厲聲道:「你們……」

「敢」字未落,本想在危難關頭,爆出自己身份的她,看到了令她震驚的一幕! 在她視線中,譚雲突然鬆開了她的手,接著,譚雲施展鴻蒙神步,率先出手!

由於譚雲凌空移動的速度極快,如同六個譚雲,剎那間,出現在了其中六名帝皇境四階老者身前,朝六名老者頭顱各揮出一拳!

速度之快,令人咂舌!

「救命!」

「啊……」

「不……」

六名堂堂帝皇境四階的老者,驚恐的尖叫著,根本來不及躲閃!

「砰砰砰砰砰砰!」

隨著一連串的沉悶巨響,在纖纖、墨子府等人難以置信的目光中,六名老者腦袋像是西瓜般爆裂開來!

「撲通撲通!」

六具無頭屍體,噴洒著血液,自虛空中墜落!

六具屍體的砸落在地之音,像是一道道巨錘鑿擊著眾人的心!

纖纖整個人呆住了!

她想到譚雲有越級挑戰的實力,可是卻未曾想,竟如此強悍!

她自認為,以自己帝王境十二階的實力,可以對付一名帝皇境四階的老者。

可是譚雲呢?眨眼間,便滅掉了六名帝皇境四階的強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