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里佩奇和謝爾蓋布林都是斯坦福大學的博士生,兩人相識於吧年斯坦福大學計算機博士候選人的春季聚會上,隨後兩人在舊咕年聯合開發網路撥索引擎,並於舊嘔年研究成功。

Home - 未分類 - 拉里佩奇和謝爾蓋布林都是斯坦福大學的博士生,兩人相識於吧年斯坦福大學計算機博士候選人的春季聚會上,隨後兩人在舊咕年聯合開發網路撥索引擎,並於舊嘔年研究成功。

謝爾蓋布林是一位美籍俄羅斯人,兩人都是很有衝勁的年輕人,在薦過短短三個月的籌備后,兩人一共從家人小親屬還有朋友那裡籌集到了一百萬美金的啟動資金,在啊年月7號正式創辦了公司。為了節省資金,扣喇所用的辦公室是一座車庫,當時整個公司也只有四名員工。佩奇和布林,以及他們的兩個親屬。

即使如此,兩人還是面臨了資金缺乏的困境,想要把公司做大,真正創立一個屬於他們自己的網站。一百萬是根本不夠用的。更何況他們那個時候也沒有了那麼多錢,一百萬的啟動資金已經被他們耗去了大半。

方面,兩人用有限的資金小心維持著他們的公司,另一方面,兩人都在不斷的奔走,尋求風險資金的幫助。

風險投資公司他們找了很多家。也有一些公司願意為他們注資。只是這些風險投資公司開出的條件過於苛玄,讓兩人都有種接受不了的



「布林,我看不如我們答應叫和凡欣…噸的要求吧,至少這樣我們可以得到陸續得到兩千多萬美金的支持,有了這筆錢,我們絕時可以把公司做大!」

晚上,在公司的臨時宿舍內。拉里佩奇小聲的對謝爾蓋布林說道,這些天他們找的風險投資公司,還就屬於這兩家好一些。

「不,我們還能在堅持,繼續努力,不到最後一刻絕不言放棄」。謝爾蓋布林搖了搖頭,不過臉上卻很無奈,再沒有更好的風險公司提出的條件,恐怕他們只能答應這兩家公司的要求了。

() 「以康師傅集團網路公司的名義來購買股份不知道吳噪,杜備購買我們多少的股份?」

茅道林失聲笑了一下,主觀上他已經把吳庸歸為了騙子,所以對吳庸所說的話也都當做他要行騙前愚弄人的話。

「引,價錢你們來開,我們只要股份,並不參與管理,公司裡面也只設立一個財務總監!」

「不錯的主意,看來吳先生準備的很是充分,康師傅集團網路公司對金山軟體的收購就是如此,據我所知。另外還有兩家知名網站搜狐和舊3也是這樣,我說的對不對?」

茅道林搖頭笑了笑,康師傅集團網路公司收購了按狐和心的事普通老百姓不知道,不過他們這些行內人士都是很清楚的。康師傅集團財大氣粗,網路公司又斥巨資收購了四。現在儼然已經成為華夏網路界的龍頭老大。

「看來茂先生知道的也不少,沒錯,這次我們對新浪也是志在必的。我相信有我們的投資和影響力。加上你們的運作,以後新浪會走的更遠更高!」

「哈哈,吳先生的笑話好有趣,我說你準備的充分是對外界資料準備的充分,可你似乎忽略了一點。對我們公司內部的股東結構並不清楚!」

茅道林突然笑了一聲,看向吳庸的眼神也變的怪怪的,讓吳庸有種被戲德的感覺,沒錯,茅道林現在就是戲錘的看著吳庸。

「茅先生的話能不能講的清楚一些。我沒明白你的意思?」

吳庸對帝良的股東結果卻是不知道,不過這難不住他,只要他願意回去一查就能全部清楚。

「不用了,我沒時間和你在這羅嗦,我不管你什麼目的,你把主意打到我們新浪算是錯誤的,看你年紀不大,見識也不錯,回去好好乾斤小什麼不行,非要來行騙,這次我就不報警了,你們走吧!」

茅道林搖了搖頭,大聲的說道。這一次,不僅吳庸愣住了,連志明和張良也都愣住了。

把吳庸叫什麼的都有,夏瑩瑩還叫過他奸商,可被稱為騙子還是第一次,足足過了一分鐘,吳庸才變的滿臉通紅。

「你,你說什麼,你說我是騙子?」

「怎麼了,被識破了還想玩惱羞成怒小陳,把保安都給我叫來!」

茅道林冷笑了一聲,突然對外叫道,外面立即跑出去一個人,恐怕就是茅道林時的那個小陳了。

「哈哈,有趣,志明。你說我騙子的稱呼都出來了,還有什麼沒出來的?」 替身老婆 吳庸突然笑了,也不看茅道林,對著身邊的志明笑道。

志明笑了笑:「那可多了,說不定以後還會有人叫您傻子,瘋子。假和尚,假女人呢!」

吳庸再次一愣,看著志明的笑容突然反應過來志明又在故意耍他,直接笑罵道:「好你個志明,連我都敢開刷,你就不怕我回頭讓你師傅好好的教你!」

「老闆。別,冉后不敢了斗」志明急忙搖尖。這一冉舟妾把吳肩剛才因為說成騙子而生氣和鬱悶的心情一掃而空。

「茅總,什麼事情?」

兩人說話間,六個穿著保安制服的人已經跟著一今年輕人跑了進來。茅道林對眼前這幾個人的狂妄也變的有些生氣。

「這三人假冒康師傅集團的人來我這裡行騙,被我識破了居然還賴在這裡,你們把他們轟出去!」

茅道林指著吳庸他們幾個大聲的叫道,那名領頭的保安帶著幾個人就想上前去抓吳庸,卻被比他們快了一步的張良給攔住了。

張良是特種兵,又是經歷過戰場考驗的,身上帶有一股職業軍人特有的肅殺之氣,這幾個保安都被張良給嚇的退了一步,愣是站在那裡沒有敢動。

「茅先生,不知道你說我是騙子的根據是什麼,或者證據又是什麼?」吳庸此時一點也不急,這事就當做一件小節目,饒有興趣的問著茅道林。

「哼,你的騙術太拙劣了,康師傅集團我也有朋友,從沒聽說過他們還有你這樣一今年輕的董事。這是你犯的最大的錯誤,若是一個對康師傅集團不了解的人或許還能被你唬一唬,但是你對上我,不行!」

茅道林搖頭冷笑道,此時他心裡也在驚訝,張良身上的氣質不一般。茅道林也在驚訝對方怎麼還會有這樣一個人。

「這就是你的推斷和證據?那假如我真的是康師傅集團的董事怎麼辦?。吳庸突然笑了。

「真的是?真的是我可以把我的全部家產都給你,只可惜這些事情你只能在夢裡想想了!」茅道林突然又想到了什麼,急忙又說道:「你可別拿什麼珍珍電子的股票來糊弄人,你說的你是康師傅集團的

「哈哈,這可是你說的,好。我現在就證明給你看我是不是康師傅集團的董事,恩,珍珍電子的股票絕對不算數!」

吳庸哈哈笑著站了起來,志明把身邊的電話交給了他,吳庸熟練的撥了一個電話號碼出去。

「志國,是我吳庸,恩,你把咱們集團在北京分部的最高負責人給我叫來,我現在在中關村跳,對,讓他以最快的速度趕來!」

吳庸合上了電話,這個電話自然是打給張志國的,茅道林的身份在新浪是副總裁,可和張志國比起來就差的遠了,茅道林也是在華登的時候參加一次聚會時見過張志國一眼。

「對了,我們集團北京的負責人你認識不認識?」吳庸網把手機遞迴去,突然又想到了什麼,急忙的對茅道林問道。

茅道林搖了搖頭,吳庸表演的還真的有點像,搞的他都開始出現了一絲懷疑。

「天,那我豈不是還要找個人來證明他的身份,這樣吧,我把康師傅集團董事長和總裁的電話都給你。你親自打電話去問一問好不好?」

吳庸拍了下腦袋,即使康師傅集團北京分部的負責人也比茅道林的地位要高,茅道林一樣不認識。一會來了還真敢出現吳庸的擔憂,怎麼證明他就是康師傅集團北京的負責人。

「我怎麼知道你給我的電話是真是假!」茅道林脫口而出,說完他自己都愣了一下,以往他可不會這樣的。

「麻煩那,志明,真沒想到證明個身份也會這麼的麻煩,你看我們該怎麼辦?」

吳庸搖了搖頭,問向身邊的志明。大有今天不證明他不是騙子決不罷休的架勢。

「這也簡單,茅先生應該認識求伯君先生吧?」志明微微點頭,對茅道林笑了笑說道。

「求伯君先生我認識」。這次茅道林點頭了。吳庸也在一旁大肆的搖頭,求伯君吳庸是見過一次的,他完全可以證明吳庸的身份,只是之前吳庸怎麼就沒想到呢。

「那好,你等一下!」志明點頭笑道,拿出自己的手機和一個電話本來,最後撥出去了一個電話號碼。

金山公司和新浪公司距離並不遠,求伯君接到電話后立即就趕來了。對吳庸這今年輕人他並不了解,但是知道這個人的能量非常的大。張友軍對吳庸的恭敬就不用說了,單單他們金山公司被康師傅集團收購以後,原來一些難辦的事情也突然變的好辦起來,本來有些卡他們的單位現在全部是綠燈,原因只有一個,他們屬於康師傅集團了。

求伯君還聽張友軍說過,康師傅集團能有今天的影響和地位可以說全是他們的小老闆帶來的。若不是這些話出自張友軍之口,求伯君很難想象全國第一大私營企業的創辦者居然只有二十歲,而他創辦這個企業的時候才十三歲。

半個小時,求伯君便到了新浪公司,新浪的茅道林,王志東他都認識,和王志東當年還在一起工作過。對王志東求伯君也是非常的欣賞。

「求董,真的是您啊?」見求伯君進來茅道林急忙起身相迎,看了看穩坐泰山般的吳庸,他的心裡突然升起一股不妙的感覺。

「茅總您好!」求伯君匆匆和茅道林打了個招呼,急忙走到了吳庸的身前。

「吳少,不知道您這麼急著叫我來是什麼事情?」

「不好意思求先生,讓您這麼老遠的跑一趟只是想讓您為我做個證。洗刷一下別人硬加給我的污名」。

吳庸對求伯君還是比較尊重的。這個尊重不是因為求伯君金山董事長的身份,而是他華夏第一程序員的名號,吳庸對真正有才的人都

「洗刷污名?這是怎麼回事?」

求伯君驚訝的叫了一聲,看了看吳庸,又看了看茅道林。

「茅總,究竟是怎麼回事?」求伯君又急忙問一旁臉上露出一絲哭樣的茅道林,求伯君的這個反應幾乎已經證實了吳庸的身份,吳庸若不是康師傅集團的人求伯君怎麼可能那麼尊敬。

「這位吳先生說他是康師傅集團的董事,要來購買我們的股份,我不相信,所以,所以說他們是騙子」

茅道林慢吞吞的說了出來,他現在只有一線希望,吳庸只是康師傅集團的人,而並不是一名董事。

求伯君先是一愣,隨即才露出了笑容:「原來這樣啊,這是個誤會。吳少真的是康師傅集團的董事,而且是最大的董事!」

求伯君笑呵呵的說道,此時的他總算明白了怎麼回事。 無心之人,究竟會奢望何種之事呢?儘管如此,還是會戰鬥的他,的確很難理解和認知。

不僅僅自己迷惑,就連對世界的看法也處於迷惑當中吧。

夏目走在街上,將一些信封拿了出來。

這些都是保存在懷中風衣下方的防水口袋當中,在落水的時候沒有被打濕,畢竟為了應對大多數狀況,很多東西都是必備的。

常言道『很擔心不如多準備』,對於這句話只是夏目隨意想到的而已,但倒也不失為一個警句。

他拆開粘介面,裡面是一些人物的照片。

在最表層,是一個坐在飯店面無表情的吃著麻婆豆腐的男人,身穿神父裝束的他似乎對眼前的食物尤為鐘意。

這就是冠以『麻婆神父』這種多少有些『喜感』的外號的人,言峰綺禮。

他就是聖堂教會第八秘跡會的司祭及監督者言峰璃正之子。

擅長八極拳並擁有極強的對靈體的攻擊能力。

曾是聖堂教會的一流代行者,后從教會以『被派遣』的形式轉業到了魔術協會,以這樣的身份來參加第四次聖杯戰爭。

這個人持有數十把黑鍵,能使用最高位對靈魔術;他的資質是偏重於這方面的魔術師,其處理靈體、精神的技術有司祭的水平。

依從聖經里神的教誨,以詠唱聖言的方式使靈魂離開**,順應天意召喚回歸虛無。

從其對靈體的攻擊有特殊加成傷害來看,其信仰並沒有動搖,也就是說,言峰綺禮照樣信仰著神明。

在信仰神明的同時大開殺戒。這難道不是一種褻瀆嗎?

在過去,由於信仰者口中的上帝喜歡年輕貌美的女子,所以古人們鑄造大鐘的時候會將年輕少女當做活祭扔到熔爐當中。

的確,人的骨骼和其中的一些化學元素會讓銅的聲音更加清脆,也會讓錫變得明亮光澤。可那終究是不人道的行為。

信仰神明的言峰綺禮在尋找自己丟失或者是奢望的東西,面對『神』的教誨,他也只是單純的認同和理解罷了,而非將其當做真正的教義來看待。

他是一個沒有任何追求的人,正是因為沒有任何追求的他被聖杯選中,才顯示出這個能夠稱之為『異類』的男人有多麼強大和奇特。

最大的敵人除了她之外。就是這個言峰綺禮了。

打開手機,確認了大樓爆炸之後,夏目撥通了電話。

從腳下的行道樹走到另一顆行道樹之前,電話就被接通。

最先傳入耳邊的是風的呼嘯聲,現在的久宇舞彌應該就在凱悅酒店對面的那棟大樓之上。

似乎正在確認什麼,聽到了關閉某種機械的聲音后。久宇舞彌對著夏目說道

「爆炸之後在這裡等了五分鐘,直到現在沒有看到任何人從酒店裡面出來,對於那場爆炸,就算會使用魔法也難以生存吧,唯一的可能性就是那個英靈了。」

「恩,若是有英靈在的話,強力的英靈說不定可以保護自己的master逃走。那樣一來就功虧一簣了,你多等一下,我現在過來。」

「明白了,關於之前的提案。」

說出這句話的久宇舞彌明顯頓了一下,夏目察覺到她是在思考自己該不該說。

這一點還真是像個普通的女孩子。

這麼說起來的有些奇怪,所以夏目將這句話吞下去之後——

「想說什麼就說吧,是關於之前的什麼事情?」

剛才一直在思考如何解決言峰綺禮,因此夏目忘記了提到過什麼。

是上一話的內容嗎?不免有些無聊的亂想著。

「前面,你說的按摩的話題。」

「啊!?」

「怎,怎麼了。」

有些結巴的回應過來。夏目這次好像聽到了某種東西撞擊地面的聲音。

可能是夜視望遠鏡吧。

夏目將信封收好,看著頭頂被雨辰遮擋的月亮,在懷疑是不是下雨的同時開口了。

「按摩的話我倒是不介意,不過舞彌很累了吧,最近一直在工作。」

「不。不會,這些都是必要的,為了你而必要的行為,如果覺得累的話,我也會提出休息。」

因為——

「以疲倦的身體幫你工作是一個十分愚蠢的行為。」

「那就麻煩你了?我這麼說可以吧。」

「就連話語的音調都改變了。」

不只是話語的音調,而是整個人都改變了。

自己所取代的現實,是否可以真的變成自己的『現實』。

好好想一下啊自己!

用手捶打著腦袋,夏目看到了前方的一個甜點商店。

溫暖的光芒正從落地窗內的吊燈上灑下,米黃色的壁紙將整個房屋裝飾的如同夢中的國度一般。

「我似乎看到了一家不錯的甜品店。」

「我不是很喜歡。」

可能是出於倔強,久宇舞彌給出了這樣的回答。

對於她來說,被當做一個能夠獨當一面的人來說要更加開心,而不是被看做一個喜歡吃甜食的普通女人。

那就沒辦法了。

夏目沒有繼續追問,只是安排久宇舞彌待在原地而已,他會和她匯合,畢竟接下來發生的事情是——

「關於——恩?!」

沒有聽到久宇舞彌繼續說下去,夏目本能的加快了速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