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楊華急忙把九玄神力釋放了出來,形成防禦罩,頂替先前的元素防禦罩,純能量體的神嬰似乎更容易施展神力。小楊華感覺這道九玄神力布置的結界,絕對比先前的元素之力強大。

Home - 未分類 - 小楊華急忙把九玄神力釋放了出來,形成防禦罩,頂替先前的元素防禦罩,純能量體的神嬰似乎更容易施展神力。小楊華感覺這道九玄神力布置的結界,絕對比先前的元素之力強大。

小楊華剛剛施展出九玄神力,仙界這這邊就慌了。

「天尊,那好像是九玄神力?要不要先把大天劫停下?」隕雷仙君清晰的感應到下面抗劫之人,身上散發出了強大的神力,而且氣息和九天玄女極為相似。身體更加的顫抖,他已經不敢繼續攻擊了。

元天尊和楊華沒有發生正面的衝突,根本不知道楊華得到了九天玄女的傳承,同時紫薇大帝也從來沒有把楊華的具體情況,向他彙報。基於這層關係,他和隕雷仙君有同樣的想法。

九天玄女作為五方天地的主要締造者之一,元天尊對她的能量氣息自然是最熟悉不過了,下面這抗劫之人確實散發著和九天玄女同樣的氣息。不過他還是有點懷疑,按照當初的情況,九天玄女和盤古大帝應該是歸入了虛無,絕對不可能還有生還的可能。莫非這人是九天玄女的傳人,或者說是九天玄女復活了,但是力量還沒恢復?

「天尊,我們到底該怎麼辦啊?」隕雷急的滿頭大汗。

元天尊眼中閃過一道異色,冷聲道:不要停止,繼續攻擊,而且要加大力量。時已至此,不管下面是什麼人,我們都要把他毀了,能抵抗大天劫的人,絕對是我們日後稱霸宇宙的最大敵人。趁現在他已經陷入劫中,我們一定要把他給滅了,否則以後就麻煩了。」按照元天尊的考慮,不管是九天玄女本人也好,還是她的傳人,都不能放過,這些年以來,他已經習慣了高高在上,絕對不能再做回以前的傀儡仙主。

隕雷仙君聲音顫抖:「天尊,真的要這麼做嗎?萬一大天劫滅不了她,我們就危險了?」隕雷仙君不知道元天尊心裡的想法,還以為他沒意識到當前的情況,不確定的問了一句。

「你放心照我的做,我們不會有事的。就算大天劫真的奈何不了他,我們還有那件東西,我就不信,憑那件東西還滅了他。」元天尊的眼睛泛出實質般的紅芒殺氣,神情滿是自信。

隕雷仙君聽元天尊這麼一說,心中也稍微鬆了一口氣,元天尊說的那件東西,他隱約也聽過,如果元天真到時候真的拿它出來,就算下面真的是九天玄女本人,估計也討不了好去。

「隕雷,你跟我有十萬年了吧,做完這件事,你的資格就可以升做仙王了。」

「多謝天尊栽培。」

得到元天尊的許諾后,隕雷仙君的深情一下振作了起來,心中的鬥志也燃燒了起來,沖著部下喊道:「給我砸,狠狠的砸,下面是驚天妖魔,我們一定要把他用天雷砸成齏粉。」

「媽的,這些傢伙怎麼一次比一次狠。」小楊華氣的直罵,再這樣下去,估計自己遲早完蛋。小楊華已經做好了使用宇宙能量的準備,如果連宇宙能量也不行,那自己就沒辦法了,準備等死吧。

其實小楊華不知道,就算是宇宙能量失敗,大天劫也還是滅不了他,神嬰體內還蘊藏了一股他還不知道的力量,這股力量足以毀天滅地。

絲絲緊張的分析著大天劫和楊華的能量強度,不斷的進行對比,隨時把結果告訴眾人。

從第二波的大天劫開始時,絲絲就利用微波遙感能量儀,捕捉兩邊的能量樣本,進行分析,以此來判斷楊華的危險程度。

「大天劫攻擊強度10000,爸爸的防禦強度8000。」絲絲準確的報出了最新的分析結果。

李師師著急道:「義父,怎麼辦?怎麼辦?小華這會恐怕也經受不住大天劫的打擊了吧?」

骷髏王的臉色也有點緊張,不過他還相信傳說,楊華絕對不會有事的。

胡菲兒咬著嘴唇,冷靜的道:「絲絲,繼續分析,隨時告訴我們最新結果。」作為妖界公主,胡菲兒這些年來成熟了許多,她並沒有像李師師那樣失去分寸,表面上還保持著冷靜。

「天尊,還是無法攻破那人的結界?你看要不要繼續抽調仙界的本源力量?」隕雷仙君,感覺靠現有的里根本破不了下面的結界。

元天尊低下頭仔細的考慮了一下,咬了咬牙,吩咐道:「算了,隕雷,讓你的手下先住手吧。我們低估了下面抗劫之人的力量,再這樣下去恐怕整個仙界的力量都會被耗盡。你馬上傳我命令,讓守護仙門的鴻俊仙君關閉仙門,把仙界所有的防禦武器系統打開,以防抗劫之人上仙界來報復。」

隕雷仙君雖然不明白是怎麼回事?但是還是急忙跑去吩咐了,不管怎麼說,自己這仙王已經是當定了,至於其他的,管他什麼事。

元天尊為什麼會突然下令停止攻擊?

原來他想到了紫薇大帝,那個曾經最弱的仙王。

前些日子紫薇大帝從人界回來后,元天尊發現他的力量似乎提升了很多,他猜測紫薇的力量已經遠遠超過西王母和軒轅,甚至已經達到了和自己媲美的程度。

作為仙界至尊,而且還是一個野心極為強大的至尊,元天尊曾經監視著仙界勢力強大的每一個仙人,關於紫薇大帝柔弱心靈下的野心,他是最為清楚的。以前之所以他不敢爆露,主要是力量弱小,這次回來他發現紫薇已經明顯的開始向自己的權威挑戰。

元天尊有自己的優勢,仙界至尊掌握著仙界的本源力量,只要在仙界,天尊就是無敵的。可以說,仙界的本源力量就是元天尊的憑藉,這也是元天尊突然改變主意的原因。如果硬是憑著仙界的本源力量和那件東西,毀了下面的抗劫之人,到頭來恐怕仙界的本源力量也會被消耗的差不多,雖然那些本源力量可以隨著時間的推移慢慢的恢復,但是他自信紫薇大帝不會傻等著那些力量恢復。

至於那個抗劫之人,不管他是什麼身份,只要自己不離開仙界,相信即便是九天玄女親至,也不可能把自己隨便怎麼樣。再說了這些年來,仙界的科技發展速度迅速,在某些方面已經取得了很大的成就,尤其是武器方面,一個普通的仙人只要擁有一件雷射武器,甚至能輕鬆的毀了一個比自己級別高几級的金仙。而且自己還有那些仙人和仙獸像結合的生物戰士。

基於這些考慮,元天尊放棄了毀滅地府那個抗劫之人的打算。

小楊華突然感應壓力一松,大天劫奇迹般的消失了。

雖然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但是這總該是好事。

「媽的,我遲早上去滅了你們雜碎仙人。」小楊華舒展了一下小胳膊,狠狠的罵道,先前差點就把自己的小命玩完。

靜靜的待在戰艦的散仙,發現大天劫消失了,頓時歡呼雀躍,不顧自己的形象。

「你們聽好了,大天劫忘我已經幫你們搞定了,接下了就該你們履行承諾的時候了。記住我是血嬰大帝,從今以後你們就是大帝麾下的仙人戰士。」小楊華的聲音在每一個散仙的耳邊響起。

眾散仙先是塄了一下,血嬰大帝?

難道就是元天尊說的那個滅世血嬰轉世?

「媽的,管他是誰?命都是人家救的,反正老子以後是跟定他了。」沉寂了片刻后,從一艘戰艦中傳出一聲粗狂的聲音。

「對,誓死跟隨血嬰大帝。」

不知誰又喊了這麼一聲,反正隨後,所有的散仙都大喊著血嬰大帝的名字。

小楊華很滿意這些散仙的表現,剛要說什麼,卻感應到骷髏王的聲音:「主人,師師她們已經知道了你的情況,請出來現身一見吧。」

小楊華心頭一震:「糟了,怎麼就爆露了?」

「爸爸,我感應到你的方位了,你再不出來,我和兩位媽媽就不理你了。」絲絲根據骷髏王提供的能量,已經成功的鎖定了小楊華的波動。

這時,眼前的空間一陣扭曲,胡菲兒帶著血嬰帝國的金龍出現在了萬骷山的上空。

「小華,你再不現身,我們以後不理你了。」胡菲兒閃出身形,站在一號戰艦的艦首氣呼呼的說道。

李師師也跟著跑了出來,滿臉的關切之情,帶著哭聲道:「小華,你快出來啊,讓我看看你有沒有受傷?」

小楊華猶豫了一下,最終決定還是現身,自己的本體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蘇醒,自己老這樣躲下去也不是辦法。

一道流光閃過之後,小楊華出現在了兩女面前。

胡菲兒看著眼前拳頭大小的楊華,驚訝道:「小華,你怎麼成這樣了?」

李師師也睜大眼睛看著眼前的愛人,雖然只有拳頭大小,但是五官長相和身上散發的氣息確實就是楊華。

「小華,我好想你,嗚嗚。。。。。」李師師一邊哭著,一邊伸過手去想抱住楊華,卻發現眼前的楊華實在是太小了,抓在手裡還可以,要抱在懷裡實在是不可能。

「師師別哭了,我這不是好好的嗎?」小楊華飛過來安慰了一聲。

隨後又轉過身,看著胡菲兒說道:「菲兒,好久沒見了,你又漂亮了?」

「撲哧!——」

李師師忍不住笑了出來,心道,這傢伙都成這麼一點了,還色心不改。

「小華,我也想你,在妖界的這些日子,可我天天都想你。」

感受到兩個女人的真情,小楊華心裡暖洋洋的,好想把他們抱在懷裡溫存一番,無奈自己現在只有拳頭大小。還是暫時忍一下,等到待會進去戰艦,單獨和兩女在一起的時候,再想辦法變大,好好親熱一番。小楊華髮現,自己的身體只有在那種**強烈的時候,才會變大有些,現在卻是不行了。

「爸爸,你怎麼變成個小弟弟了?」絲絲的立體投影,圍著小楊華好奇的問道。

小楊華剛要說什麼,卻不想被胡菲兒打斷:「小華,我們先進去戰艦再說吧。」說完就用手輕輕的托起了小楊華,閃身進了戰艦。

; 白瑤兒聲音很清冷金就好像是團冰塊一般。從內而外艇從用水冷的氣息金白瑤目光掃了眼四周。最後定格在那隨風飄擺的帘子上倪不過那如遠山青黛般的柳眉卻是輕輕顰蹙起來,目光又看了眼夏羽轟玉手揚起轟夏羽網要叫停金脖頸上就遭受了一個重擊金頓時昏卻了過去。

恩金鼻息間一股黯淡的幽香沁入心肺金夏羽悠然轉醒過來倪鼻下人中的位置卻帶著一絲花兒般的芬芳馨香轟網要挪動雙手,卻現雙臂已經被反綁在躺椅後面轟雙腿也被纏在了椅腿之上漸夏羽掙扎了兩下金便不在動彈的抬起頭望向窗外的白瑤兒。

摘下了面紗的白瑤兒面孔與秦瑤一般無二,非要找出點不同來金那就是眼前的這雙眼睛里沒有一絲的感情倪好似一座萬年冰山般透著刺骨的寒意金秦瑤臨死前說她的妹妹叫白瑤轟而她的名字卻是叫秦瑤倪而一對李生姐妹姓氏卻不同金這裡面似乎有些不為人知的事情金不過夏羽現在也沒有心思去好奇那些故卓金因為眼前這個白瑤可是個危險的人物通

風金拂動著她如瀑布一般柔順黑亮的秀金那絲絲的香混著青草的味道沁入心肺轟這種味道很讓人陶醉轟尤其是那張精緻的面孔轟說起來秦瑤也是一個大美人轟不過他卻從來沒將目光投向她,人只有失去了才知道美好轟望著白瑤的臉龐轟夏羽的腦海中卻總是浮現秦瑤那張露著春風一般和暢的淺笑轟以及那好似秋日水潭般安靜柔和的雙眼金她是那樣的安靜轟安靜的好似那無聲的細雨,讓人不知道來臨的柔情金只有雨後的芬芳才讓人驚訝的現。原來那份柔情已經深埋心田倪讓人回味迷戀。

不知覺的夏羽的目光柔和了許多氣儘管那雙俏顏依舊清冷轟那雙美眸依舊冰寒金那雙皓腕素手中還有一把在陽光下閃爍著金屬寒芒的匕漸絲絲的秀吹拂在空中倪遮擋著自己的視線金望著那個綁在躺椅上的男人漸白瑤也不由自主的想起了自己的姐姐。

秦瑤白瑤是一雙李生姐妹轟然而命運卻讓她們分離漸兩人的父母在兩人一歲時就慘死金而兩江、也被不同的人帶走金白瑤成了白蓮聖女金秦瑤成了官宦家的小姐金姐妹兩個從記事起漸就隻身一人金然而在夢境中漸兩人卻是相連的轟十六歲那年,白瑤成了白蓮聖女漸從師傅那裡得知了自己還有一個血肉至親的姐姐。兩人再次的團聚了漸然而秦瑤的養父卻牽連到一場案子里,被抄家滅族轟秦瑤成了樂坊歌女金在那樂坊之中轟兩人再次見面了金白瑤殺光了那些欺負秦瑤的女人金兩姐妹自始自終沒有說過一句話轟直到到了烽火大6之上。

秦瑤被人帶走的時候氣白瑤並不在身邊,待知道消息,姐姐已經去了靈夏金盛怒之下白瑤殺瞭望江樓的掌柜漸追到了靈夏鎮,然而卻被姐姐勸了回去漸因為那個傻姐姐找到了可以依靠的男人,而她則相信了她話漸回到了白蓮教轟其間漸兩人也見過幾面轟卻都匆匆的來轟匆匆的去漸只有失去了金才會想去珍惜。秦瑤死的那日金白瑤的心如刀絞,半個多月後金姐姐逝去的消息傳到了她的耳中,於是白瑤單槍匹馬的來了靈夏城。

姐姐的墓碑還未長草倪那個男人卻依舊笙歌不斷金白瑤不能原諒姐姐含了性命而救了人這般的背棄她的姐姐金她要讓這個男人永遠的記住姐姐金然而看著那雙充滿柔情的雙眼轟白瑤卻有一陣陣的失魂轟作為李生姐妹金姐妹之間是有著一種靈犀相通的感覺金姐姐的愛不知覺的應該滲入她的骨髓金白瑤搖了搖頭金將那些雜亂的念頭都從大腦內清除了出去轟嘴角露出一絲淡淡的冷笑轟輕邁蓮步,身形款款的來到躺椅一



凡知道么,姐姐她很愛你。如果不是以為姐姐找到了一個可以依靠的男人金你早就已經跟那望江樓的掌柜一樣漸被我丟到河裡餵了魚金可惜漸我那傻姐姐似乎愛錯了人。她還屍骨未寒,她愛的男人已經到處粘花惹草,你說這樣的男人留著還有什麼意義金不過殺了你金姐姐肯定會傷心的轟我想了好久轟愛終於想到怎麼能讓你永遠記住姐姐轟又能讓你永遠不背叛姐姐的法子。「白瑤兒跪坐在躺椅一邊的絨毛地毯之上轟如蔥段一般的白哲的手指尖從夏羽的胸口緩緩的戈下金最後停在下腹處通

白瑤的手指就好像是魔法師手中的魔法棒金那指尖所過之處倪帶給夏羽的卻是燃燒的慾火,夏羽看著白瑤精緻的臉蛋,總是會浮現起秦瑤那柔情似水的嬌軀金下身不由自主的撐起了一咋小帳篷,而白瑤的手也停了下來金一雙冷目看著夏羽挺起的帳篷轟眨巴了眨巴眼,突然咯咯的笑了起來,冉手中的匕卻在笑聲卻揚起轟對著夏羽的昂起,刺去。

啊金夏羽緊閉上雙眼轟完了,我的兄弟金夏羽緊閉著雙眼倪但預想中的疼楚並沒有傳來,微睜開眼睛轟偷眼望去金這才鬆了口氣倪那明晃晃的匕就在自己的胯間轟只要差那麼一毫金夏羽向著額頭上冷汗直冒漸丫的,老子要真成了太監。還混個什麼意思啊!不如一刀自殺了算了轟而且受到這麼大的驚嚇轟抗卜弟弟明顯的萎了下去金不會陽疾吧。

夏羽目光冷冽的望向白瑤金聲音里也有些怒氣的道:「我勸你還是趕緊將我放開,剛才的事情看在你姐姐的份上,我可以既往不咎轟如果你還要胡攪蠻纏金可別怪我不客氣。」

白瑤站起身轟梢吹拂在夏羽的臉上金痒痒的轟對於夏羽的威脅漸白瑤卻是嗤之以鼻:「人家好怕怕哦,不會你想怎麼介小不客氣法金告訴你金我可不是那個被人欺負還傻傻的去喜歡的姐姐金誰敢惹我金我就殺誰漸而你轟惹本聖女很不高興之所以我要讓你生不如死。」

白瑤說著芊盈的素導已匕金那鋒利的匕刃瞬間將夏羽胯間的布帛給絞個粉碎,妝趴趴的小弟弟無精打採的暴露在空氣中金靠啊!不會真萎了吧倪白瑤顯然是第一次看到男人下身的物什金臉上不由地浮現一絲紅暈氣但旋即就被那冰冷的冷顏覆蓋。心裡卻道漸那跟蟲子一般的東西真難看。

不過看到對方拿緊張的模樣,白瑤卻頗有報復的快感轟你欺負姐姐的轟我要千倍百倍的討回來金現在還只是開始轟白瑤心裡想著金再次的蹲了下來轟探出匕去挑動夏羽的小弟弟,夏羽被嚇的大驚失色,靠啊!不帶這麼折騰人的:「你瘋了漸趕緊住手!你想出氣倪這身上隨便你招呼通。轟

白瑤冷,當了一聲轟嘴裡卻道:「哼金跟大蟲一般醜陋的東西切了得了轟留著幹嘛……匕輕輕挑起夏羽那不小的物件,夏羽感受到那冰冷的匕金」弟弟卻是打了個抖索轟動了下。

白瑤是白蓮聖女漸可是要守身如玉不能破身的。對於男女之事可以說是一點不懂。看著夏羽下面的大蟲居然還會動轟也有點好奇轟伸出玉手想去碰碰金不過伸到半路卻猶豫了一下轟扭過頭看著夏羽那緊張萬分的神色倪卻是嘿嘿一笑之玉手一碰即走金軟軟的漸還帶點硬通

白瑤好奇的跟個寶寶一樣玩了起來,可苦了夏羽漸白瑤的手一碰就走漸來回幾次。夏羽剛才還軟趴趴的小弟弟也活了起來金泥人還有三分火氣呢?何況小弟弟乎轟一個鯉魚打滾金一下躍了起來。那粗大的小弟弟跟鞭子一樣打在白瑤的手背上轟嚇得白瑤猛的一縮手轟看著那好似旌旗一般來回搖擺。吃立的小弟弟金白瑤鼻息里輕哼一聲,玉手向前一探轟將其抓在手中:「哼金居然還敢偷襲我倪看我不把你揪下來。轟,

恩轟白瑤這一動漸那快感瞬間讓夏羽舒爽的哼了出來轟老天爺金你別這麼玩人行不行,白瑤看著夏羽綳直了身子轟以及悶哼出聲金還以為夏羽是痛苦的叫喚金不由地又擼動了兩下,夏羽終於忍受不住了:「白瑤轟你別太過分了」。夏羽話音還未落金白瑤卻是美目閃爍金原來這裡是他的弱點啊!非但不停金反而加快了度。

「我就是不放。你能怎麼著,嘿嘿金是不是很痛苦啊!這種生不如死的滋味如何?之,

夏羽聽著白瑤這麼說金心裡卻是一動,娘的,古代生理知識很匿乏啊!這丫頭不會連男人那塊是幹什麼用的都不知道吧。夏羽心裡想著轟身體卻是被那出**的快感弄的慾火沸騰轟尤其是看著白瑤那一臉陰謀得逞的小模樣。卻渾然不知道她的舉動帶給夏羽的是怎樣的快感金不多時轟夏羽就不爭氣的射了金而白瑤卻是愣住了金抗卜手還不自覺的上下套動轟乳白色的液體流了一手。

夏羽卻是在高氵朝的瞬間金全身綳直了金身上的力量瞬間爆金躺椅是竹子的金哪裡禁受的住夏羽那狂暴的力量的噴,夏羽一下掙脫出來轟看著白瑤還愣著神轟直接撲了上去金丫的轟男人有些東西是不能隨便玩的轟夏羽將白瑤撲倒在地,整個人騎在她的身上金雙手按住對方的手腕倪嘴角露出邪笑的道:「丫頭金你知道不知道你惹了不該惹的人轟你要為此付出代價的。之

白瑤沒想到夏羽居然能掙脫出來,身體如美人蛇一般來回的扭動著轟但是她的力量怎麼跟夏羽比金蠻腰被夏羽坐著,根本就使不出力氣轟雙臂猶如被鐵箍住了一般金根本就無法動彈:「你放開我金放開我轟要不然我要你好看。轟

夏羽冷「哼一聲,道:「丫頭金你難道沒聽說過,風水輪流轉的話么轟雖然我答應你姐姐要好好照顧你,不過你這個樣子可是讓我很為難啊」。夏羽說著將白瑤的兩隻手並在一起金一手抓住金騰出一隻手金摸向白瑤劇烈起伏的胸脯。

「你想幹嘛。你鬆開我轟姐姐白瑤看著夏羽探下的大手轟也不由地的急了起來,她雖然有一身武功,但此時也是麻爪了轟根本就是不出來。

「嘖嘖金胸脯倒是不小夏羽一手握住對方的胸脯轟嘖嘖有聲的道轟而白瑤的臉頰卻是緋紅一片轟一股羞人的快感從胸脯處向體內四處亂竄氣隨著對方大手的揉捏,綳直的身子也不由地軟了起來轟那舒服酸麻的感覺讓她不由自主的嗯哼出聲,這一呻吟讓白瑤臉上更羞紅一片轟清醒許多的再次開始掙扎金不過她越是掙扎漸身上傳來的感覺也越是強烈。

夏羽看著面如紅霞的白瑤金也不好在繼續下去;怎麼說她也是秦瑤的妹妹轟秦瑤屍骨未寒轟自己就將她妹妹給上了轟那跟禽獸有什麼區別之魂識聯繫到虛擬市場金從引導精靈那裡找到一種讓人渾身酸軟無力的藥丸轟問清楚屬性和有無副作用后,花了一萬兩白銀買了一顆出來。

十香軟聳散:特殊類藥物金醫師可配置倪品相上等抗服用后金三介小月內四肢軟弱無力,不影響日常活動金副作用無金一粒零賣:五千兩金配方價格:一百二十萬兩金主要成分:天山雪蓮。百年蜈蚣轟軟香草,接骨木等。

退出虛擬市場后氣手中憑空多出一顆小拇指甲大小的藥丸金散著陣陣香氣轟夏羽直接喂到白瑤兒的嘴中金白瑤兒雖然極力掙扎金但是那葯入口即化轟夏羽看白瑤吃下后轟這才站起身轟褲子被白瑤弄成了開襠褲氣小弟弟耷拉在空氣中轟要多不雅有多不雅漸夏羽一起身轟白瑤就坐了起來倪使勁的嘔吐著,但藥丸卻已經進了肚子轟哪裡還吐的出來轟白瑤冷著一張臉轟對著夏羽道:「你給我吃了什麼」。

夏羽笑了下。道:「沒什麼,十香軟骨散倪放心沒有什麼副作用,只不過這三個月內你全身使不出半分力氣金不過不會影響你日常的生活的轟我既然答應你姐照顧你,就一定會照顧…氣系少在她復活前。你不能離開六」凡復活?」白瑤才想飆漸卻聽到夏羽說復活,不由地一愣,問道:凡那是什麼意思。」

夏羽轉過身轟從內室里找出一聲還能穿的褲子金穿好金又搬了把椅子。道:「知道我們為什麼會來這個世界么。因為天神抽取了我們的一絲靈魂在這個世界重新塑造了一個我們金我們早晚都要回到主靈魂的體內。不過這一絲靈魂卻形成了全新的你我金你可以將這當成一次輪迴轟在這個世界上金只有一種情況可以脫離這個世界金回歸本體金那就是正常的生死輪迴轟無論是自殺還是他殺金這絲靈魂都逃不出天神的禁錮。會繼續在烽火大6上輪迴,不過除了輪迴之外金還有一種方法可以讓死去的人復活金靈魂回溯丹金如果用這個轟則可以復活金你姐姐的屍體我已經用特殊水晶棺禁錮金會一直保持著生前的狀態金只要使用了靈魂回溯丹轟就可以復活金而不用轉世輪迴。

白瑤聽了夏羽的話,臉上露出一絲希望的期盼,道:「那你為什麼還不妾活姐姐?」

夏羽看著白瑤金苦笑的道:「如果能復活我何必拖著金靈魂回溯丹根本買不到轟只能買到藥方,而這需要一億兩白銀,而煉製這種丹藥需要的條件十分苛刻轟需要上百種珍貴的藥材轟如果是普通的醫師或者道士用普通的煉丹爐,煉製七七四十九日也可煉出金但成功率不過瀝倪所以必須要找到神醫或者道法高的煉丹道士轟以及最頂級的丹藥爐轟成功率應該能提升到慣以上轟至於藥材我已經派人尋找了轟不過一時間還無法湊齊。」

夏羽站起身,道:「這件事急不的。慢慢來吧金既然你來了金就不要走了。在城主府內住下來,我會派人安排你的日常起居金替你姐姐好好照顧你。」

白瑤這才想起來他給自己吃了個什麼藥丸漸一下站起身金對著夏羽就捶了一拳,然而這一拳卻是軟綿綿的沒有一絲力氣,打在夏羽的身上。跟撓痒痒似的轟夏羽抓住她的手腕。道:「你還是別白費力氣了轟你現在比一斤小普通女子都不如漸就是走路走的時間長了,也會沒有力氣的。所以你還是被白費力氣了。」

凡你混蛋金你到底對我做了什麼。我要殺了你!」失去了力量的白瑤不敢相信的捶打著夏羽金但沒多一會金她就累得大汗淋漓,全身酸軟無力。怎麼會這樣金這介。該死的魔鬼,白瑤軟倒在夏羽的懷中金張開小虎牙轟對著夏羽的胳膊狠狠的咬去。

老楊林從前線斑來,聽了大太保羅方的所說。當場就摔了一個古董花瓶。但老楊林畢竟是人老成精倪很快就平復了心情金對著大太保羅方道:凡那靈夏特使呢?」

羅方愣了一下金道:「回義父轟那靈夏特使被我們涼在驛館金不過前兩日不知道怎麼的,那領頭的帶著幾個人匆匆離開,只留下一個副使還在等著。」

楊林哦了一聲轟問道:「知道他們去哪裡了么?」

羅方尷尬的道:「這個倒沒有注意金可能是回靈夏了吧?」

老楊林瞪了羅方一眼倏道:「他們的目的就是迫使我承認這親事。我們一和靈夏聯了親金靈夏就能將觸角伸入到黃金平原地區,加上靈夏本身強大的實力轟橫掃整個黃金平原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你說那特使會無緣無故的回去么金趕緊派人去查。看看對方究竟去了哪裡。」

羅方打了個激靈金連忙道:「義父別急小我這就去派人打探。」

老楊林看著羅方離開,也陷入了沉思,無論這親聯不聯金主動權都不在他的手上了金就算自己不顧及寶貝女兒倪其他的幾個勢力也會認為大隋和靈夏連為一體金而黃金平原之上的均勢一旦打破金將會是一場大範圍的混戰,而當其沖的就是大隋。楊林深知這一點金所以他必須要跟靈夏做好溝通轟他已經年過五旬金膝下無子金只有一女金這偌大的勢力最後也只有女婿繼承,那夏主能讓尚師徒和秦叔寶兩人都投降轟顯然是有些手段,他自然不會因為一時意氣就亂了陣腳。

就在老楊林讓人去尋找張祿等人的行蹤的時候金張祿和手下幾人在十餘個護衛的保護下離開了大隋的地界。順著渾河,來到了蘇定方的勢力範圍漸他的目的很簡單轟低調的來轟然後秘密的將聯盟的事情透露出去。促成李梁和北面明衛所的聯盟金打破黃金平原上的均勢金為靈夏踏足黃金平原打下基礎。

極品兵王 蘇唐安定城城主府金蘇定方的勢力範圍可以說是是一個夾角金北面渾河以北是明衛所漸西南面,南面就是李梁倪而東面是連綿的群山金蘇定方的勢力被夾與一隅金無處伸展轟不過這樣的地形雖然讓蘇定方無法對外展轟同樣也更容易防守。

因此黃金平原上的戰亂轟蘇唐的參與最小倪展也最穩定金城鎮也最繁華轟不過蘇定方畢竟是一個帥才。他也敏銳的看出在黃金平原還算平靜的表面下轟其實是暗流涌動轟不說別的轟南面的李梁吞下后金三分之一的地盤轟擁有了逐馬川這今天然的牧場金實力大增金加上最近李家與大金餘孽的兩個將領交往甚密。雖然都是私下裡進行金但卻瞞不過探子倪如果李梁得到這十餘萬精銳之兵小那對蘇唐無疑是一個巨大的打擊。困守一隅的蘇唐根本就沒辦法阻擋勢大的李梁的進逼。

而大隋方向金似乎也已經外聯了大遼河中下游最強大的靈夏,雖然消息還沒有確定漸但也是**不離十。如果真的是那樣轟黃金平原的混亂時期即將到來金而他將何去何從金蘇定方一時間也拿不準主意。 「骷髏王你休要再提什麼黑暗神王的事,以後你就跟著師師,叫我小華就行了。」剛剛進去戰艦,小楊華就發現骷髏王帶著呂布和項羽,要向自己行跪拜之禮,急忙傳音阻止了他。

骷髏王確實想帶著呂布和項羽對楊華行跪拜之禮,不過既然楊華傳音吩咐了,他也不敢過分執著。至於黑暗神王的事,他現在不承認也無所謂,反正這是事實。到了特定的時候,神王遲早會覺醒的。

「小華,你這是怎麼回事啊?你的修鍊出什麼問題了?還是?」李師師也好奇的問道。

小楊華只好硬著頭皮把自己修鍊了第二元神的事說了一邊,同時把現在的小身體也解釋了一邊。

絲絲有點不解:「那不是說,以後就有兩個爸爸了嗎?」

李師師也有同樣的擔心:「是啊,小華,是不是以後就會出現兩個同樣的你?」李師師心中卻有另一番盤算,如果以後真的有兩個楊華就好了,這傢伙有那麼多女人,有兩個楊華自己就可以多分一點愛。

小楊華也曾仔細的想過這個問題,事實上絕對不會向絲絲和李師師想象的那樣。

「具體我現在也不清楚,不過絕對不會出現兩個楊華。」小楊華知道這只是修鍊九玄神訣到不滅之境的一個過度階段,等自己的本體醒了,神嬰和第二元神就不會具備意識了。

胡菲兒突然想起了什麼,問道:「小華,你打算把這些散仙怎麼辦?」胡菲兒知道楊華救下這些散仙,肯定有深意。

小楊華想了一下,說道:「我已經仔細查看過了,這些散仙的資質和潛力都不錯,皆是上上之選,我想把他們培養成自己的人。回頭找天後要點仙界的高級修仙法訣給他們。估計用不了多長時間,他們就能修成高手,到時候用他們組裝起來的戰艦絕對比帝國的普通異能人士厲害。」

「爸爸,不用等到天後媽媽,天後媽媽知道的絲絲全都知道。你要修仙法訣,我可以給你。」絲絲自豪的說道。

「好啊,你現在選擇一些高級的修仙法訣,直接傳送到那些散仙的戰艦主腦,讓他們自己選擇適合自己的修鍊法訣。」

能夠替爸爸做事,絲絲自然很開心,急忙把一些高級的修仙法訣傳送到了散仙的主腦。

「絲絲,幫我接通他們的通訊頻道。」有絲絲這個電腦專家在,小楊華可不想再浪費自己的力量,搞個什麼傳音和他們交談了。

「你們聽著,我已經把一些高級修仙法訣傳到了你們戰艦主腦,你們可以自己選擇適合你修鍊的法訣。我給你們十年的時間,十年以後,你們將駕駛著血嬰帝國的戰艦,和仙界戰鬥。有沒有問題?」

「沒有問題。」

數千艘戰艦,幾乎百萬散仙,異口同聲的說道。

「小華,還有和問題,你打算把他們往哪安置?」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