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以目前的情況來看,大千宗的做法完全出乎了他的預料。

Home - 未分類 - 但是以目前的情況來看,大千宗的做法完全出乎了他的預料。

「如此說來,大千宗肯定派出了絕強者鎮守鴻歸城,我們還要去嗎?」阿依不安的問道。

戰羽點頭道:「去啊,肯定要去,不然我從誰那打聽我師父的下落?」

別說只是鴻歸城了,就算是刀山火海他也得去闖一闖。

沒過多久,他們就再次出發。

一想到要重回鴻歸城,文家眾人的心情又澎湃了起來。

曾經,他們是鴻歸城中除了城主府之外,當之無愧的最強勢力。

可是,現在卻變成了這副慘淡光景。

其中的酸甜苦辣,悲歡離合,喜怒哀樂,諸多感受,他們在短短的半年時間內是嘗了個遍。

此去鴻歸城,也不過百里地而已。

眾人很快就看見了那通體黝黑,恢弘異常的巨型城池。

此時的城門口有大量衛兵駐守,盤查的極為嚴苛。

當看見那衛兵頭領之後,文家人面色頓時大變。

「那是胡家的人,沒想到竟是他們在駐守!」文家一位族老用低沉的聲音說道。

「怎麼辦,那幾個胡家人一眼就能認出我們!」文家眾人心情皆忐忑無比。

「算了,咱們還是扭頭返回北落鎮,或者那個駐地吧,別給戰公子添麻煩了!」有人提議道。

「再等等,或許戰公子有什麼辦法能夠瞞天過海呢!」有人低聲說道。

「他能有什麼辦法,將那些胡家人全部打死?還是將我們的麵皮全部換了?」

……

……

戰羽不知道背後的文家人已經亂成了一團。

此時,他的目光已經被一個熟悉的身影給完全吸引了。

不光是他,就連蘇晴墨的雙目也死死的盯著那道身影。

「小羽子,快看,你的心上人!」蘇晴墨調侃道。

戰羽乾笑了兩聲。

「瑪的,可真是邪乎,前些天才想起她,沒想到今天就見到了!」

此時,察覺到身邊人眼中流露出的殺氣,他心頭一緊,連忙扭頭討好的笑了幾聲。

孕娘子:五夫尋香 蘇晴墨惡狠狠的瞪了一眼,隨即就將臉扭到了另一邊。 戰羽吞了吞唾沫,暗暗苦笑。

其實,蘇晴墨還是很大方的,從來沒有想著要獨自霸佔戰羽。

可是,一見到遠處那女子,她卻像是變了人一樣,興緻全無,滿臉嫌棄。

「難道她們倆個上一世是仇人?」戰羽暗想。

阿依不時的看著身旁兩人,一雙明如月的大眼睛撲閃撲閃。

「你們倆在說什麼呢?」

她順著戰羽的目光看過去,發現城門口的確站著一個極漂亮的女子。

「有一腿?」阿依將腦袋伸到戰羽面前,忍不住低聲問道。

戰羽滿臉尷尬,瞪了小妮子一眼,說道:「別瞎說!」

阿依哦了一聲,可還是不甘心,又駕馭異獸來到蘇晴墨身邊,然後朝著遠處那女子揚了揚下巴,問道:「姐姐,他們有奸.情?」

蘇晴墨遞出了一個讚許的眼神,說道:「妹妹真聰明,接下來咱們好好看戲吧!」

戰羽暗暗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心想你們看戲可以,可千萬別唱戲就行了。

三個女人一台戲,若真是唱開了那還得了?

阿依瞧了瞧戰羽,滿臉的壞笑。

就在這時,文譽來到戰羽身邊,低聲說道:「公子,門口的守衛頭領是胡家人,他們一定會認出我們的!」

戰羽這才將目光投向城門口,點了點頭,說道:「認出來了又能怎樣,他會乖乖將咱們送進城的!」

文譽卻根本不相信,他小心翼翼的說道:「公子,不如讓我們先返回北落鎮吧,不然恐怕會成為公子你的累贅!」

戰羽皺眉道:「我說過,會讓你們成為鴻歸城最強的家族,不相信嗎?」

文譽哪敢說一個不字,乾笑兩聲,連忙點了點頭,說道:「相信相信,公子威壓諸天,力盪寰宇,一統南域都不在話下,更別說在這小小的鴻歸城干出一番大作為了!」

戰羽沒好氣的說道:「去去去,別來煩我了!」

文譽不敢忤逆,迅速駕馭著胯.下異獸轉身回到了文家陣營之中。

接下來,戰羽便騎著異獸,朝著城門口走了過去。

其他人也緊隨其後。

隨著前行,戰羽突然發現,自己的心臟在劇烈跳動,而且口乾舌燥,緊張無比。

因為他距離那個熟悉的人兒也越來越近。

片刻之後,對方似乎也察覺到了有人在盯著自己,便也扭頭看來。

頓時,他們四目相望。

戰羽的眼神跳動了一下,心臟則瞬間停止了跳動。

而那女子也驚訝無比,但隨後就轉過身體,看向了城門方向。

此刻,戰羽突然覺得自己的胸口似乎被重擊了一下,連呼吸都變的困難。

「我的女人,竟然對我視而不見?」他滿臉獃滯。

剛才,那女子除了初見他之時露出了驚詫的眼神之外,後面卻直接對他視若無睹。

那種感覺,恐怕換成任何一個男人,都會五味雜陳,心中難受吧。

而蘇晴墨和阿依自然也將這一切看在眼裡。

這時候,蘇晴墨更怒了,她原本就不待見那女子,現在更是厭惡。

阿依滿臉迷茫,不知道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

戰羽心中微怒,雖然當初那女子已經表明了是在利用他,可沒想到竟真的會如此絕情。

隨即,他就沉聲一喝,身下的異獸頓時加快了腳步。

「藍沁,你怎麼會在這裡?」戰羽從異獸身上跳了下來,隨即開口問道。

不錯,面前的女子的確是許久不見的藍沁。

藍沁扭頭,眼神平靜,問道:「你是誰,為何能認得我?」

戰羽一陣氣結,正欲說話。

可蘇晴墨突然冷笑道:「呵呵~怎麼,你們當時郎情妾意了一個時辰,相互佔盡了對方的便宜,現在卻裝作不認識,這是為何?」

可是,藍沁卻皺眉道:「姑娘,請你注意分寸,這裡是鴻歸城,不是你們能夠隨意撒野的地方!」

蘇晴墨冷哼,眼珠子轉了轉,突然調侃道:「難道你在這裡重新找了一個小情郎,所以不敢和我家夫君相認了?」

這番話還是非常毒辣的,涉及到了一個女人的清白。

可是,藍沁竟沒有否認,更沒有呵斥。

只見她朝著城門方向掃了一眼,一縷狡黠的光芒在眸中一閃而過。

直到這時,阿依似乎才弄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不是吧,我家夫君這麼優秀,難道還有女人會拒絕他的追求,將他生生拋棄?」

想到這裡,不管阿依有多麼的純真善良,可心裡還是泛出了酸意。

實在是因為戰羽當年可沒有追求過她。

戰羽掃了蘇晴墨一眼,後者悻悻的閉上了嘴巴。

「藍沁,當初的確是我不對,不應該輕率地離開你!」

聞言,藍沁卻皺著眉頭,不厭其煩的斥道:「這位公子,請你放尊重一點,本姑娘的追求者幾乎能夠排到天邊了,可沒有一個像你這樣無禮!」

戰羽心裡頗不是滋味。

不過,他能忍,並不代表其他人也能忍。

只見蘇晴墨向前逼了一步,斥道:「你這女人真是不識好歹,我家夫君屈尊向你道歉,你卻拒人於千里之外,真是可惡!我勸你還是見好就收,不要做出愚蠢和後悔的事情!」

阿依也不滿的說道:「是啊,你這樣做不對,寒了我夫君的心可就不好了!」

無論發生了什麼事情,兩女言語之間都是對戰羽的維護。

可就在這時,一聲冷哼卻在他們耳邊炸響,如同驚雷一般,讓他們耳暈目眩。

戰羽和蘇晴墨有修為在身,只是面色蒼白了一些。

可阿依卻登時受創,嘴角流出了鮮血。

戰羽大驚,朝著城門方向看去,只見一道赤色影子眨眼間就從十多丈之外來到了他們面前。

來人身著紫袍,頭戴紫金冠,身材修長,氣度不凡。

只見他輕蔑的掃了戰羽等人一眼,道:「一群小螞蟻,也敢對藍沁姑娘不敬?」

此時,戰羽身體緊繃,如臨大敵,整個人都像是一張拉到滿圓的巨弓,做好了隨時爆發的準備。

因為眼前這突然出現的人給他帶來的壓力太大,他甚至已經感覺死亡陰影在急速靠近。 突然的敵人,令人措手不及。

「隔空傳音,這是合一境強者才有的手段,此人年紀輕輕,竟已經達到了如此恐怖的境界了嗎?」戰羽心思沉重。

他迅速拿出一粒丹藥,塞進了阿依口中。

丹藥入口即化,治療內傷,滋養身軀,阿依的臉色很快就恢復如初。

不過,可能是因為受到驚嚇的原因,小妮子的身體還在顫抖,像是受驚的小兔子,可憐至極,讓人頓生憐憫,

戰羽怒火中燒,可大敵當前,不到萬不得已他不想自尋死路,所以不得不強行忍了下來。

「合一境的年輕人對於上一世的我來說,根本不算什麼,可是現在對上他我卻沒有絲毫贏面,甚至連逃脫的機會都沒有!」他的思緒千迴百轉,腦中出現了即將發生的各種可能事情。

隨後,感覺到紫袍男子身上越來越凌厲的殺氣,他得出了一個結論。

「今天註定是在劫難逃,難以善了!」

「你在憤怒?螞蟻竟也懂的憤怒,真是可笑!」紫袍男子譏諷道。

不等戰羽等人說話,他便面朝藍沁,問道:「藍姑娘,我今天要踩死這幾隻螞蟻,你沒有意見吧?」

藍沁似乎連看都懶的看戰羽一眼,一對秋水般的眸子在那紫袍男子臉上看了一眼,隨即手掩紅唇,巧笑道:「少宗主想要殺誰,何必詢問我呢?」

對方拿出摺扇,嘩啦一聲打開,風度翩翩的說道:「他們得罪了藍姑娘,是生是死自然由藍姑娘定奪,我只是一個打手罷了!」

藍沁眸光熠熠,面若桃花,似乎對眼前這氣宇軒昂,風姿瀟洒的金冠紫袍男子極為滿意。

「少宗主如此關懷,小女子實在是三生有幸!既然如此,我也覺得這三人實在太令人氣惱,還真的不如殺了!」

聞言,蘇晴墨大怒,忍不住斥道:「你……蛇蠍心腸啊!」

那頭戴紫金冠的男子大怒,直接抬手,朝著蘇晴墨抽了過去。

「辱罵藍姑娘者,死!」

戰羽早已經蓄勢待發,當他發現蘇晴墨即將遭到滅頂之災時,立刻舉拳,朝著那男子轟殺而去。

雖然自知不敵,可他還是一往無前。

只見那紫袍金冠男子冷笑一聲,道:「哈~螳臂當車,自不量力,今天我會將你們全部捏死!」

說著,那隻原本抽向蘇晴墨的手掌直接反轉,朝著戰羽的腦袋拍了過去。

如果被這一掌拍實,戰羽整個腦袋都得碎了不可。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藍沁卻突然說道:「停!」

頭戴紫金冠的男子皺眉,他並未立即收手,依舊狠狠的抽在了戰羽的臉上。

『啪~』

一聲脆響,戰羽覺的自己的腦袋都快掉了。

隨即,他就像是殘破的沙包一樣,重重的砸在地上,震的大地晃動不止。

「藍姑娘怎麼了,為何突然改變主意?幸好我收力及時,不他的腦袋都要變成摔碎的大西瓜了。」

這時候,藍沁似乎根本沒有因為戰羽受傷而悲傷,她竟然還輕笑道:「少宗主,小女子突然覺得,殺死他們太便宜了,不如收為戰寵更好!」

紫袍金冠男子哈哈笑道:「嚇本少一跳!我還以為藍姑娘真的和這小子有些瓜葛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