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閃出倉門后素和瀚將倉門上了鎖,又將手裡的鑰匙遞給了身邊的侍衛。

Home - 未分類 - 三人閃出倉門后素和瀚將倉門上了鎖,又將手裡的鑰匙遞給了身邊的侍衛。

「你怎麼在這裡?「回去的路上秦沐瑤問道。

「跟著你來的。「素和瀚嬉笑著說,「弟妹你這反跟蹤意識不行啊。你們還沒出城我就在後邊跟著了,你們都沒發現?!「

「不管怎麼說,還是你救了我們,我們還準備早上有人開了倉直接衝出去的。「

「哈哈哈,你要是那樣做了,街頭巷尾立馬就會開始有傳聞了,瑞王小妾深夜盜糧。哈哈哈。「素和瀚自顧自笑著,秦沐瑤無奈地翻了一個白眼。

「對,對不起,這件事情太大了,我有些,有些??「秦沐瑤支支吾吾地說道。

「在你心裡他就如此重要嗎,重要到你要一次次的為他擔憂,為他奔波嗎?前年你偷偷去隨軍,回來后你看看你的模樣,他利用了你的能力對不對,你的身體,你鬢角的白髮都是因為為他使用了能力對不對!「素和瀚痛苦地喊道。

「這次不就是霉糧而已,大不了回來了受到父皇責罵,訓斥幾句就算了。但是你居然大半夜的闖到太倉去,你知道這是多冒險嗎,如果我不跟著你知道天亮了他們會怎麼辦嗎,滅口你知道嗎。「素和瀚激動地說著。

秦沐瑤有些不服氣的咬了咬嘴唇剛想要張口,又被堵住了話頭。

「是,我知道你有些本事,被滅不了口,然後呢。你要讓全南央城知道你的異能嗎,現在他又不在你身邊,你能抵抗的了什麼?嗯?!為什麼做這些事情之前不能先想想你自己,你有沒有想過他留你在身邊就是為了利用你的能力。想過嗎?「素和瀚接著說道。

「他不會的。「秦沐瑤抬起頭堅定地回答道。

素和瀚苦笑了一下走近秦沐瑤捏住了她消瘦的肩膀說道:「你怎麼知道不會,你怎麼知道他不是故意讓你去隨軍的?「

「即使是故意的我也願意,更何況我做些什麼都不需要向你報備,他是我的夫君我為他解憂排難,奔命又如何?「秦沐瑤聽到素和瀚的一番話使勁掙開素和瀚的手說,「他想得到的我就會儘力去幫助他,即使真的是利用我也心甘情願,我們之間不需要你個外人來插手。今晚多謝敬王相助,今後請敬王不要再來瑞王府了!「

一番話說完,秦沐瑤一把推開素和瀚上馬離去,心裡卻在不停地狂跳,方才素和瀚的眼神是那樣的熟悉和陌生,猶如在厭火國客棧的那晚炙熱,悸動但又多了太多的不甘,無奈和苦澀。

秦沐瑤感覺自己忽略這個人太久了,一直以來她都將自己的心神放在程連津身上,都沒有認真思考素和瀚每次來瑞王府的用意,也完全無視了素和瀚的眼神,即使客棧那晚的一個瞬間也被她自我麻痹過去了。

素和瀚看著秦沐瑤遠離而去的背影有些懊悔起來,自己一直將內心的感情藏在深處,強忍著不讓它在心底紮根發芽,可是為什麼剛剛就沒有控制好自己呢,以後還要怎麼面對她呢。

回到城內的秦沐瑤根本沒有時間去思考素和瀚的問題了,運糧大隊已經出發五六天了,現在趕過去一定已經來不及了,即使能夠通知到程連津讓他防備,此時也沒有足夠的糧食補充上去了。

並且現在的當務之急是要將南太倉的霉糧全部摘選出來,將常爺那樣的蛀蟲給挖乾淨,否則一旦事發,身在糧部監督軍糧的景平第一個就會被拉下馬。

有了常爺這個線索後秦沐瑤和趙茜兒很快就查出霉糧背後的實際操縱人是恭王素和旭了,他一直在期待著這次的運糧機會,想要藉機讓押送軍糧的皇子拉下水。只是知道是恭王在背後做手腳後秦沐瑤還是無能為力,現下程連津在朝中熟絡的官員大都四品以下,根本沒有能力去指控皇子,更何況在這種證據不充分的情況下,又有誰願意冒這個頭呢。

「如果你想要解決霉糧的問題,就必須要我幫忙才行。「沉靜了幾日的素和瀚來到瑞王府對秦沐瑤說道。

秦沐瑤抬起頭想要拒絕,可是又著實沒有其他的途徑可以走。

一起看書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你不用拒絕我,我這樣做不是為了你,是為了我自己,目前在朝堂中也就我們三個皇子最具備掙儲實力了,唇亡齒寒,兔死狗烹,如果瑞王被恭王解決了下一個就會是我了。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素和瀚說道,「只是這件事情並不能完全將恭王扳倒,最多換掉南太倉的倉頭而已。「

「即使這樣就行,我也知道這件事情的難度,被抓住的常爺完全可以說自己是個人行為,不會將背後的恭王供出來的,但是現在瑞王不在皇城只能做到如此地步了。「秦沐瑤定了定心神回答說。

「你能夠明白就好,免得看到這個結果后又會懷疑是不是我不作為,不想幫你了。「素和瀚有些酸楚的說。

秦沐瑤聽到后別過頭去。不再看著素和瀚說道:「那我就先替瑞王謝謝你這個皇兄了。「

院內安靜了下來,空氣里都瀰漫了奇怪的氛圍。

「咳,咳,等瑞王回來了你們要請我喝酒,報答我這次無私的幫你們。「素和瀚強行扯出話題說道。他很懊悔,讓秦沐瑤發現了自己內心的秘密,讓兩人之間的氛圍變得如此尷尬。

霉糧的事情是在剛將軍糧運到的第六天晚上發生的,這些天邊境對面的羅炳文大軍發起了突襲,每天兩三股小勢力從各個方向突襲過來,讓祁聯祥頭疼不已,想要好好的反擊對方卻不給機會,屬於打一小仗就趕忙回營的快閃部隊。

一個叫章言裨將帶著五百人去迎戰敵方的突襲隊,擊退對方后又追趕了好久,直到他們堅守的地形換了一批人來守住。他們才回到營里。

伙夫被圍在人群中,眼瞅著拳頭就要揮了下來,大聲為自己開脫說:「不是我弄的,拿過來給我的米就是浸過水的米啊。「

章言聽聞走到牆角扒拉開一袋米,隨手抓起一把聞了聞。嘴裡罵了一句又打開了旁邊一袋米,又抓起一把米聞了聞,接著把手裡的米往地上一扔喊道:「弟兄們,這些都是霉米,是壞的,這些狗東西把這些拿來糊弄我們,我們還當什麼兵!「

說著他抓起腰刀就往大帳走去,這時程連津正和祁聯祥出去巡視去了,不在帳中。章言等人就拿著祁聯祥手下的兩個軍事出氣,將兩人暴打了一頓。

大帳門口見有人鬧事,圍過來的人越來越多,等各營的人都來了,大家七嘴八舌的一說才知道這幾天已經死了八九位弟兄了。

這下子大家的怒火被點燃了,章言抽出腰刀說:「弟兄們,咱們為他賣命,他們還給我們吃霉米,這些當官的不是個東西啊,沒想到這幾天居然死了這麼多弟兄了,他們沒有死在敵方手裡,死在自己人手裡了啊。咱們跟他們拼了!「

說完他帶頭向營外走去,許多士兵跟在後邊,中間有些人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只是看到有人出頭就加了進來。

這一群人剛才走到營門,沉甸甸的營門被打開了,祁聯祥騎在馬上帶著一行人巡視剛回來。

「這是怎麼了?你們這一群人準備做什麼去?趕緊回到自己軍帳去!「祁聯祥推開門就看見鬧哄哄的一片。喝道。

「怎麼了?還問我們怎麼了,我倒想問問這個運糧來的王爺,朝廷為什麼要給我們吃霉米,還是運糧的王爺路上以次充好,將上好的軍糧私吞了?我們都已經有八九個弟兄吃死了!「章言瞪著眼睛說道。

「大膽!朝廷供應的軍糧都是當年上好的糧食怎麼會有霉米?「祁聯祥惱怒的說道。

章言冷笑了一聲說道:「祁將軍,弟兄們知道你在戰場上是條好漢,不想忤逆你,也不想違抗軍令,但是有霉糧也是真的,今日要是不給我們一個說法就別怪我們不講情面了!「

「你們還準備做些什麼?「祁聯祥喝道。這次出來帶的兵沒有一個是自己手下的兵,全是一直在張鴻飛或者嚴承德手下的士兵,對祁聯祥沒有絕對的服從是可以理解的。

「我們準備做什麼?哼,現在是在邊境,我不相信我們這些士兵還抵不過你身後的幾個親衛!「章言喝道,「我們這幾個軍帳里少說也有上萬人了,祁將軍這身後也就一兩百人,輕輕鬆鬆就能解決了,解決了你們,再立個將軍什麼的也是可以的–「

章言的聲音還沒停下來,就突然感覺周圍原本鬧騰的士兵安靜了下來,章言抬頭一看,程連津帶著無影從祁聯祥身後駕馬走了出來,正冷冰冰地看著自己。

身邊有幾個士兵腿一軟,已經跪了下去。接著章言身邊的士兵都跪了下去,章言見此有些遲疑但又直了直身子說道:「怎麼,給我們拿來了霉糧,還不能說了嗎?「

「你這是要來說理還是準備舉兵謀反的?方才你們不是還要自立將軍嗎?「程連津不帶表情的說。

章言大聲說:「你們不把我們當人看,給我們霉糧吃,一下子毒死了我們八九個人,我們為什麼還要讓你們當將軍!「

程連津厲聲呵斥道:「你知道你是在跟誰說話嗎,糧食怎麼變霉了,怎麼吃死人了本王自會調查清楚,既然是本王運的糧。如果霉糧是真的本王既不推脫也不反抗,有多少霉糧本王就拿來多一倍的好糧來給大家!「

「但是,你們身為士兵,雖然沒有一直沒有在祁將軍帳下效命,但服從軍令是軍人的天職。不管誰為將,士兵都必須要服從軍令收軍紀,你們今日所為是已經不單單是不服從軍令了,是在謀反!「說完程連津抽出長劍,插入地上說道。「軍糧的事情本王會給大家交待,現在若是有人還敢往前一步,本王讓他嘗嘗謀反的下場!「

章言周圍的士兵臉上均露出驚恐之色,喏喏的頻頻磕頭不敢再言語,章言也有些慌了神說道:「不要聽這些人的花言巧語。他們什麼時候將我們的性命放在心上了!「說完揮刀向前衝去,身後幾個心腹也跟了上來。

砰!剛跑出兩步的章言突然停住了腳步,他身邊超出他半步的心腹不知怎麼就倒在了地上,脖頸上鮮血迸射了出來,撒在了草地上,迸濺到了章言的臉上和周圍士兵的盔甲上。

周圍頓時安靜了下來,靜的只聽見那位倒下士兵的流血聲和最後生命時刻想要呼吸的空洞聲,跪下的士兵們面面相覷,章言剩餘的幾個心腹也跪了下來。

章言的臉上露出一絲懼意,他擦了一把臉上還溫熱的血跡,咽了咽口水,又提起刀小心翼翼地往前抬起了腳,腳還未落到地就感覺刷無數的目光射了過來,章言不由自主的將抬起的腳又放了回去。身邊的士兵也迅速退後了幾步。

這時,有人在人群中喊道:「回營吧。「其他士兵聽了如釋重負的喘了口氣,紛紛撿起武器入潮水般退了下去。

程連津走到一個糧袋旁,抓起一把霉米在手裡細細攆著,浸過水已經發霉的糧食在手裡被攆碎產生絲絲粘膩感。

「這是怎麼回事?看樣子這糧食是運出南央城之前就被浸過水了。「祁聯祥問道。

程連津搖了搖頭,他還沒有理出頭緒,這件事情肯定不是景平所為,一定是有人在他開始運糧之前就偷梁換柱了。

「舅舅,當務之急是要籌夠二十萬石糧食,前線戰爭一觸即發,現有的軍糧一旦打起仗來用不了幾天,並且我怕存放軍糧的南太倉那裡還有被混入的霉糧在裡面。現在再從南央城那裡運糧過來的話十有八九也會是霉糧。「程連津扔下手裡的糧食說道。

「但是在這裡我們並不認識糧商,也不知道會不會有這麼多糧食啊。「祁聯祥說道。

「那就收糧,瑞王府里出銀子收糧,明日一早我就帶著無影裝作商人去收糧!實在不行就高價收糧!「程連津說道。

南央城中素和瀚這幾日正在忙裡偷閒做些小差事,他先是來到了位於南央城內的小糧倉,對倉頭噓寒問暖。

「這進入梅雨季節了,雨整天連綿下個不停,本王很是擔心啊,聽說前些日子城南街上都積水了,好幾日都走不了人吶。「素和瀚端起一碗茶吹了吹說道。

「回敬王。咱們這裡地勢高,沒有受到影響,糧倉里的糧都好的很,好的很。「小倉頭沒有見過這麼大的官,連忙在一旁彎腰伺候著。

「那就行。本王吧也是閑來無事來轉轉,畢竟這說出去也是在做正事,對吧。既然這樣我把這盞茶喝了就走了,你也別緊張。「素和瀚一臉輕快地說。

「不緊張,不緊張,王爺這是為民服務,為我們著想,就是這裡的茶差了些入不了您的口。「小倉頭把腰低的更低了些。

「噗。「素和瀚吐了一片茶沫子說,「是挺差的,走了。「說完放下茶盞大搖大擺地走了。

身後的小倉頭還在恭送著。等到素和瀚的身影走遠了,倉頭身邊的士兵嘟嘟囔囔的說:「大人,咱也沒接到要檢查的通知啊,這王爺怎麼突然過來了,也不進去坐坐就走了。「

「你管呢,這些當官的就這樣,估計他們也就是隨便敷衍敷衍給上面交差就行了。「小倉頭轉過身去不再理會這次王爺的到訪。

「王爺,我們這三天走了五六個糧倉了,今日還去嗎?「一大早游隼問道,他也不知道這幾天這位王爺葫蘆里賣的什麼葯,下了朝就往附近的糧倉跑,到了就坐一會兒就起身走了。

「去!今天才是重頭戲呢。「素和瀚笑著拿起兩枚文墨核桃悠閑的轉了出去。

一起看書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素和瀚的車很快就直奔到了南太倉,他坐在倉場前坐了半盞茶的時間,倉頭常三多才急急忙忙地趕過來,常三多身邊的士兵戰戰兢兢的一路提醒著:「爺,這可是王爺,是不是他已經發現我們這邊換糧了啊。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常三多停下來打了小兵一巴掌說道:「別自己嚇自己,這王爺早兩三天就在各糧倉轉悠了,每到一個地兒只是喝會茶就走,倉門都不打開的。待會要是敢亂說話小心我撕爛你的嘴!「

「喲,這是常爺來了啊。「素和瀚看著慌張跑過來的常三多說道。

常三多堆起笑臉,慌忙行禮:「對不住,剛才才聽到王爺過來的消息,王爺過來怎麼不提前通知小的,小的也好準備準備。「

「不用準備,你這裡的茶比其他地方的好多了。「素和瀚拿起茶盞說道。「誒呀,你說我這兩三天跑了好些了糧倉了,都沒有進去檢查檢查,你說這要是傳出去了別人會不會說本王懈怠公務啊。「

常三多賠著笑臉說道:「哪能啊,王爺這幾天利用空閑時間為皇上分憂。是皇子里的楷模。既然王爺要看那我陪著王爺看看。「

常三多走在前面陪素和瀚打開了幾個倉廒,每個都滿滿當當的放著近四十萬石上好的糧食。

「王爺,我們這倉里都是上等的好米,為國家軍隊準備的不敢馬虎,這裡地勢高,就算是前些天連著下了好幾場雨,一點也沒受潮。「常三多打著千說著,心裡暗想,幸好早有準備。

原來常三多在得知素和瀚開始檢查糧倉的第一天開始就移花接木將好糧擺在了最外圍,霉糧放進了正中間。只要不把全部的糧袋全搬出來完是不會發現有浸水糧的。

素和瀚隨手抓起幾顆米放在掌心看了一下。然後直接放進嘴巴里嚼了嚼,說:「嗯,不錯,你這做的好本王也好交差啊,這幾天把本王給累的。本來不想跑的,可是你說人家瑞王都押軍糧去了,回來就是功勞,我這閑著也不是事兒多少找點事做,表現表現不是。「

「敬王事必躬親,是萬民之福。「常三多笑道,幾人從糧倉出來,常三多正準備關門。

就在這時,糧倉里突然閃過一個黑影,接著就是一聲吱的慘叫,是一隻貓抓住了一隻老鼠。

素和瀚扭過頭笑道:「你們這倉里老鼠挺多的啊。「

常三多笑道:「沒辦法,這裡都是好糧,米香啊,我們也沒法根治只能多養些貓了,好在這些貓都還挺能幹的。「

忽然,素和瀚將手裡的小碗狠狠砸在案几上,冷哼道:「好你個常三多,你自己看看!「

游隼拿起小碗端到常三多面前,常三多不敢抬頭看,只是顫顫巍巍的舉起雙手接過小碗。等拿到面前一看。常三多登時面如土色。

素和瀚厲聲說道:「方才本王看到的這南太倉裡面都是上好的糧食,白花花的大米,怎麼這老鼠腹中就成了霉米了?難不成這個老鼠是從別處偷吃了米過來的?放著好糧不吃,跑去吃霉米?!「

常三多冷汗津津,面色變得刷白。手中再也拿不住那個小碗,啪的一聲小碗掉在了地上被摔成了粉末,常三多也軟了下來,一邊叩頭一邊不住的求饒:「王爺饒命,王爺饒命,小的沒有保管好軍糧,小的該死,小的該死。「

素和瀚聽到常三多的說辭也不言語,只是俯下身來問道:「是沒有保管好軍糧嗎?不是用霉糧換好糧嗎?「

常三多正在叩頭的身子一凜,隨後如搗蒜般說道:「沒有。沒有,小的沒有那個膽子啊。「

「那這是什麼。「素和瀚將一本賬本扔在常三多面前說道,「這裡詳細的記錄了霉糧換好糧的日期,以及折算的價錢,你這買賣做的好的很吶,十斤霉米還三斤好米,還收人家一斤半的糧價,霉糧在這,剩餘的錢呢。「

常三多見證據確鑿也不再否認,只是不斷地求饒:「王爺,小的財迷心竅地,小的喜歡玩點大的,可是這手氣一直不好,軍餉根本不夠用,這才動起了歪心思。「

「你財迷心竅?我倒有些懷疑了。你一個人根本幹不了這事吧,這光是打掩護的,搬糧的都要好些人吧,你財迷心竅這些人也都免費幫你干?「素和瀚接著問道。

「王爺您就饒了我吧,幫忙的人見我是倉頭,我說了什麼都不敢吭聲,錢自然是我那去賭去了。「常三多低著頭滴溜溜轉著眼睛說道。

審問到此素和瀚就明白,換糧這個事情就只能查到這個人這裡了,看樣子這個常三多是要把所有的罪責都一人承擔了。

「把這人押到京兆尹去,讓尹士同好好審。放風的,搬運的一個都不能少全給本王吐出來!「扔下這句話素和瀚這才走出倉場往城內走去。

常三多被抓了起來,素和旭和祁珍荷有些慌了手腳,他們派人詳細打聽了事情的經過,才知道最後居然是栽到了素和瀚手中。

「看來素和瀚就是奔著這南太倉來的。他應該是知道了換糧的事情,專門過來查的,前面幾天巡糧倉只是為了迷惑別人,讓其他倉頭認為他只是隨便檢查敷衍一下,常三多也是被這樣的假象被迷惑了才會掉以輕心被他發現。不過幸好我們也早有打算。替常三多安排好了父母家人了,他不會透露出什麼的。「祁珍荷說道。

「還沒有什麼?這中間賣糧得的錢全在常三多的家,這下真是竹籃打水一場空。「素和旭垂頭喪氣地說道,「怎麼這個老六什麼事都摻和一道!「

「只要瑞王運走的軍糧里已經有霉糧,我們這事兒就完成了一半。「羅錦瑤在一旁說道。「這幾天父親應該收到了王爺的密信了,只要他開始強攻,祁聯祥和程連津在軍中就不會好過,前線有強敵後方無軍糧,還有我們安排在其中的亂兵,這場仗才是硬仗!「

自從羅錦瑤被銀袖劃破臉后,一直蒙面示人,心裡對秦沐瑤的那一絲愧疚也被滿心的仇恨覆蓋,自然而然的就加入了素和旭和祁珍荷的陣營中來,這三個人抱著各自的仇恨,沆瀣一氣,絞盡腦汁的想要將程連津和秦沐瑤拉入地獄。

知道常三多被抓入大牢後秦沐瑤也高興不起來,她知道常三多就是一個替罪羊而已。更何況,即使他被抓了,浸了水的軍糧也被運了出去,軍中還是會因此出現不小的波動,霉變的糧食還是需要想辦法補起來。

嶧城,程連津和無影已經在當地收糧好些時日了,甚至連周邊的城鎮也去過了,但是也只收到五萬石而已,還有十五萬石出高價也收不到。當地糧商對這兩個外來的收糧人很是警惕,每個糧商都只敢出一部分糧食,少有的兩家大膽的糧商出了自己存糧的一半也不敢再出了。

這晚借宿在嶧城城內客棧的程連津剛躺下,就聽見門外有人求見。

「請問是這兩日收糧的老闆嗎?我們家老爺在樓下廂房備了好酒好菜,有請老闆。「房門外店小二的身影被拉的長長的。

無影警惕地環顧了四周。並無可疑之處,程連津也起身走出了房門。

樓下廂房內滿桌珍饈正放在屋中央,裡面只有一個年輕男子坐在裡面,程連津狐疑地走了進去問道:「不知是何人找我。「

「聽聞老闆最近在收糧,所以想問一下老闆還收不收。「還未等程連津落座,面前的男子開口說道,「想來兩位收糧遇到瓶頸了,在這附近出高價也沒收到糧了。「

「沒錯。「程連津答道,「所以請問你要是賣給我們糧嗎。「

「不,我是要送給二位。「面前的男子說道。「兩位高價收糧,本地糧商怕會擾亂本地糧價只敢給出部分,同時大家也不知道兩位為何會高價收糧,自然就會更謹慎些了。「

「成器?「程連津反問著,逐漸回憶起來。的確是有這麼一個人,當年他離開嶧城后小羽便被這家收留了,當時這家的成大娘還有心撮合她的兒子成器和小羽的婚事。

「當年在下微不足道,當然不被貴人記住,只是這些年來在下一直沒有忘記貴人,最近聽說有兩位外來人收糧,我便打聽到了二位,貴人也是比較好認得,畢竟您的侍衛缺一臂。「成器說道。

「哦。「程連津恍然大悟道,自己當年並未留下任何物品。沒成想自己身邊隨時帶著的無影成了別人認出自己的標誌。

「正如在下剛才所言,雖然不知道貴人是有何用,但在下所有東西的起源都是來自貴人,那貴人自然可以免費使用。「成器謙和的說道。

程連津有些疑惑起來,看到程連津尚有疑慮,成器喚來一個年輕人拿出一個箱子來,在程連津面前說道:「我知道這樣貿然相助定會讓貴人起疑,這是我的房契,地契和所有能證明我身份的東西,貴人如果不放心可以一一核實,我是想報恩而已。「

「既然你這樣講,我現在也的確是有難處需要這筆糧,所以我也不推辭,明日提了糧食,等我回去就差人將錢送到府上。「程連津見此不疑有他。

身邊的無影遞上一張紙條說道:「這是一張借據,先生請收好,即使先生的本錢是我們公子所贈,但後續的積累卻是先生辛苦所得,還請先生手下。「

「既然這樣,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收下了。就是不知道貴人家在哪裡,這些年一直未見貴人,成器想報恩卻不知該往何處尋,只能在此靜等,沒想到隔了這些年終於又見到貴人了。「成器說道。

一起看書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生意人,四處奔波,沒有固定場所。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程連津答道。

「那就不打攪貴人歇息了,明日還請貴人到這裡來取糧。「成器也不再追問,遞出一個地址說道。

等程連津轉身離開,成器從身邊的年輕人手裡拿過借據,瞟了一眼然後慢慢把它撕成了碎片。

那年輕人喊了一聲:「姐夫,這可是十五萬石的借據啊。「這人正是成器的妻弟竇川,他在秦沐瑤離開后,利用那十畝良田和些許銀兩再加上精明的頭腦很快就積累起財富,最後也在成大娘的張羅下娶了一位門當戶對的妻子。

成器瞪了竇川說道:「你都不知道來者是誰你都敢把借據留著?既然是當朝瑞王爺要用糧,還要什麼借據?明日我就不出現了。你帶著他們取糧的時候一定要記得告訴對方,這糧有就還,沒有就算了。「

「姐夫是說方才那人是當朝瑞王?既然這樣姐夫明日還不過去?「竇川驚訝地問道。

「在他看來我只是一個不知道他身份的商人,所以他才敢收我的糧。明日你也一定不能表現的太過明顯,就那他當作普通商人就行了。跟著我幾年了多少也要有些長進了,現下我賣給了瑞王一個人情,以後定會有大的回饋。「成器說道。

「是,姐夫。「竇川雖然心有疑慮但還是按照成器交待的去做了,聽到竇川的話后程連津也沒多說些什麼只是哦了一聲表示自己已經聽到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