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了這些年,這些人還從未見過有人能將打劫勒索做得這般理所當然,且還讓對方求著送上門的。

Home - 未分類 - 活了這些年,這些人還從未見過有人能將打劫勒索做得這般理所當然,且還讓對方求著送上門的。

這人今日的舉動,當真是刷新了他們的認知。

受了委屈竟直接索要賠償,且還將人家的老底都掏空了。放眼古今,似乎沒有哪位強者會幹出這種事吧。

————

親們,先發一章,晚上繼續。 至尊狂帝系統 這種行為,簡直能與強盜相媲美。不過因為佔了理,便完全換了性質。

也不知道那幾隻儲物戒指中,到底裝了多少寶貝。

不過以這人的身份,必定不會缺那些東西。想來他只是藉機懲罰對方,而不是沖著那些寶物去的。

想到對方的身份,眾人恍然反應了過來。

厲害呀!

這等懲治惡人的手段,當真是聞所未聞。

四周一片寂靜,眾人愣愣地看著男子,面色震撼至極。

另一邊,老者目瞪口呆的看著少女,嘴角一直處在狂抽中。就連一向面無表情的中年人,額頭上都掛上了幾排黑線。

平靜的收起幾隻戒指,蘇魅抬眼看了看四周,微微蹙了蹙眉。

「看來得換個地方用膳了。」

赤狐的酒肆被毀得差不多,自然沒辦法再用膳了。

「小二,這些賠償收著吧,一會將爺點的酒菜送到爺的大帳內。」蘇魅掃了眼四周,看見密密麻麻的圍觀人群,當即開口吩咐道。

酒肆被毀,集市上的東西也都被收了起來,她不打算再待下去了。

「是!公子!」小二聽到吩咐,連忙走上前來,一臉恭敬的答道。

吩咐完畢,蘇魅沒有再理會其他人,徑直朝營帳區走了過去。

走了——

見她要離開,老者眸光微閃了一下。

「丫頭,老夫這裡有上好的佳釀,要不要嘗嘗?」老者當即傳音道。

他對這丫頭實在是太好奇了,不想就此別過。

聽到這聲音,蘇魅腳步微頓了一下。

「佳釀?」

「不錯。此酒名為『百果釀』,是採集百種靈果,經百年方醞釀而成,滋味甚是獨特。」老者立刻解釋道。

百種靈果經過百年才釀製而成——

一聽這介紹,便知道是好酒。蘇魅聞言,眸中頓時現出了一抹興味。

「前輩美意,晚輩豈能拒絕。」她乾脆停下了腳步。

「那咱們換個地方?」老者提議道。

「甚好!」

她並沒有在老者身上感應到惡意,既然晚上沒什麼事,喝點酒聊聊天也不錯。

兩人說定后,身形一縱,幾乎同時飛了出去。

一直處在震驚中的少年,瞥見對方飛身離開,頓時回過了神來。身形一縱,他快速跟了上去。清無見此,當然也只能跟了過去。

見四人突然間飛離了營帳區,現場眾人愣了片刻后,頓時炸開了鍋。

沒有理會身後的動靜,四人徑直朝莽荒平原的方向飛了過去。

片刻后,老者率先在一座山坡上停了下來。蘇魅見此,也落到了一旁。

兩人站在坡上,不一會,少年與清無也趕了過來。

「你們怎麼也過來了?」知道少年跟在身後,蘇魅抬眼看向兩人,挑眉問道。

少年聞言,一向傲嬌的臉上頓時現出了兩團淡淡的紅暈來。

「我要拜你為師!」定定的看著對方,少年語氣堅定的回答道。

什麼?!

乍聽到這句話,一旁的三人都愣住了。

「你要拜師?拜誰?」蘇魅還以為自己聽錯了,有些懷疑的詢問道。

「你!我要拜你為師!」少年定定的看著她,再次開口道。

拜她為師?!

這孩子,又在抽什麼風。

雙眉微挑,蘇魅上下打量了他一眼,很是懷疑這小子是不是又想作什麼妖。 跟蘇魅一樣,老者的臉上也寫滿了錯愕。

而後面的清無則雙眉微蹙,完全不明白自家公子到底在想什麼。

「爺不收徒。」蘇魅愣了一下后,立即答道。

不管這小子究竟出於什麼樣的目的說出這種話,反正她是沒有收徒的打算。以前沒有,現在也沒有。

「我不管,我一定要拜你為師!」沒想到少年壓根不理會她的拒絕,滿臉堅定的回答道。

「我不用你教我修鍊,只要讓我跟著你就行。」少年定定的看著她,一雙傲嬌的貓眼中,布滿了堅定與認真。

「跟著我做什麼?」聽到他的話,蘇魅困惑的挑了挑眉。

這小子到底是什麼意思,不用教他修鍊,那他跟著自己做什麼。

與此同時,聽到少年的話,老者和清無的眸中同樣現出了一抹困惑。

見她追問原因,少年的神色頓時有些不自然起來。

「你不用管那些,反正只要讓我跟著你就行。」他傲嬌的答道。

神識微動,一隻木盒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月光神木!」

看見他手中的盒子,蘇魅尚未有什麼反應,一旁的老者卻忍不住驚訝的開了口。

月光神木——

聽到這幾個字,蘇魅眸光微閃,臉上同樣現出了一抹異色。

月光神木來自月光神樹,是玄天大陸三大神樹之一。

這種樹木可以從月光中吸收靈魄,百年長一尺,千年長一米,萬年方能長成正常的樹木。

據說月光神樹從樹根至樹葉,每一處都蘊含有極為濃郁的光系靈力,不但可以助光系靈修修鍊,還能助人療傷。只要還留著一口氣,將其置於月光神樹下,樹上的月之精華便能修復傷勢。當然,已經破碎的識海和靈海除外。

月光神樹水火不侵,即使受損,也擁有自我修復的能力。它的樹枝是製作上等靈器的絕好材料之一,製成的儲物盒,不但能夠保證放入的東西完好無損,還能蘊養其中之物,十分珍貴。

月光神樹極為少見,就連老者也從未親眼見到過,不過由月光神木打造成的靈器,他倒是看見過。因而一看到這盒子,他就認出來了。

老者頗為驚訝,沒想到這小子身上竟有這種東西。能夠使用到月光神木盒,裡面的東西必不簡單。這一刻,他也不由得有些好奇起來。

少年拿出盒子后,朝清無看了一眼。

清無見此,眸光微閃,他定定的看了蘇魅一眼,這才揮手布下了一道結界。

看見他的動作,蘇魅與老者的臉上皆現出了一絲好奇來。

這盒子里究竟裝了什麼東西,竟然還需要布下結界。

見他布好結界,少年這才打開了盒子。盒蓋一開,一股磅礴的光系能量頓時從盒中流瀉了出來。

感應到這股能量,蘇魅驚覺靈海內的光團竟蠢蠢欲動了起來,好似迫切的想要吞噬一般。

這麼久以來,除了上次空間內的那枚光靈珠,她還從未有過這種感覺。

很快,一個光團出現在了兩人眼前。

只是才看見那團光,少年便啪的一聲蓋上了盒蓋。

盒子一蓋上,那股能量立刻便被隔絕了起來。蘇魅靈海內的光團感應到能量消失,竟顫抖得越發厲害了。 第864章、我愛你!

倒插香?

這意味著什麼?結果不言而喻。

仇煙媚痛苦的閉上了眼睛,仇逸清仇逸雲以及其它的仇家子女一個個的咬牙切齒,恨不得衝上來把厲傾城給撕成碎片。

當然,也確實有人這麼做。只不過被大頭和耶穌給擋了回去。有幾個仇家的男丁忍受不了這樣的屈辱,跑過來要和厲傾城拚命,大頭一腳一個把他們給踢飛了。

仇逸雲抬腳朝著厲傾城走過來,大頭要攔,被秦洛用眼神阻止。

「你想要什麼?」仇逸雲盯著厲傾城問道,臉色鐵青。

「報復。你們欠我的,我全都要收回來。連本帶利。」厲傾城笑眯眯的說道。

「仇家欠你什麼?仇家什麼都不欠你。是你在無理取鬧。」

「欠我什麼?這個答案需要我來回答嗎?你問問他——」厲傾城用手指著仇天賜掛在靈位上的照片,然後又環顧四周,挨個指著仇讎仲庸等人,說道:「還有他們——他們都幹了些什麼?」

「當然,或許這些他們都忘記了。施暴者乾的壞事太多,不可能每一件都記得明白。痛得也不是他們——但是他們幹得每一件事我都記得清清楚楚。因為流血流淚的人是我——」

「你能做什麼?」仇逸雲一臉的不屑。「就憑你現在的實力,你能做什麼?」

「撕下一塊肉也是解恨的。」厲傾城凄然卻殘忍的說道。「讓你們感覺到痛,這就是我要做的事情。」

「可能要讓你失望了。」仇逸雲說道。「今天的事情對仇家的影響沒有你想象中的那麼大。」

「等著吧。」厲傾城大笑著說道。「你們全都等著吧。」

看到厲傾城張狂的姿態,仇逸雲惡向膽邊生,伸手便煽向厲傾城的臉。

啪——

厲傾城不躲不避,生生的受了這大力拍來的一巴掌。

她漂亮的臉頰上出現了一道紫紅色的手指印,嘴角和鼻子都滲出血來。

由此可見,仇逸雲這一巴掌確實是下足了本錢。

秦洛大怒,衝上前就要爆打仇逸雲。

「秦洛。」厲傾城一把把住秦洛的腰。

「放開我。」秦洛眼睛赤紅的說道。他真的生氣了,無論今天誰來阻擋,他都要打死這個禽獸不如的老王八蛋。

「一巴掌。」厲傾城緊緊的抱著秦洛,說道:「他的生育之恩,就值這一巴掌。以後我對他下死手的時候,就再也沒有任何顧忌了。」

聽了厲傾城的手,秦洛終於放棄了當場找仇逸雲算帳的打算。

「我們回去吧。」秦洛對厲傾城說道。

「回去。」厲傾城點頭。

秦洛摟著厲傾城,兩人並肩向大堂外走去。

「你們站住。警察來了——」

那個想要在前面阻擋他們的管家一句話沒有說完,就直接被大頭摔飛了出去。

至此以後,靈堂內外站滿了人,卻再也沒有人靠近。

所有人都知道,秦洛身後的那兩個保鏢實在是太厲害了。

等到秦洛和厲傾城走出靈堂,仇煙媚氣呼呼的衝到仇逸雲面前,訓斥著說道:「爸,你在幹什麼?我們仇家欠她的還不夠多嗎?你憑什麼打她?你有什麼資格打她?她長這麼大你聞過問過嗎?她是你的女兒,你盡過一個做父親的責任嗎你給過她一分錢嗎——」

「閉嘴。」仇逸雲臉紅脖子粗的大吼道。「我沒有她這個女兒。」

「你無藥可救了。」仇煙媚冷聲說道。「等著她的報復吧。」

說完,仇煙媚扯掉身上的孝服向外面跑去。

仇逸清走到仇逸雲面前,寒著張臉說道:「老二,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必須要給大家一個解釋。我們仇家的臉都被你們給丟盡了。」

「我不得不懷疑,家事都處理不好,還怎麼處理生意上的事情?」

「我們又沒惹那個瘋婆子,她憑什麼恨上我們所有的仇家人?那樣的話我們不是太冤枉了?」

看著這些還在忙著爭權奪利的血肉兄弟,仇逸雲心如死灰。

因為車子堵在院子外面,所以,秦洛和厲傾城只能快步的走在雨林里。

「等等。」仇煙媚臉上布滿雨水的追了上來。「秦洛,你們等一等。」

厲傾城不應,秦洛也只能硬下心來,陪著她繼續往前走。

仇煙媚加快速度跑到兩人的前面去擋住去路,抹了把臉上的雨水,說道:「傾城,我替他向你道歉。他的情緒有些失控,過兩天就好了——」

厲傾城冷冷的看著她,說道:「是不是他做的所有事情都有解釋的理由?那你告訴我,他拋妻棄子的理由是什麼?明明他有能力,卻不管妻兒死活的理由是什麼?仇家人明裡暗裡的迫害我們母女,他不管不問的理由又是什麼?你給我解釋。如果解釋通了,我就原諒他。」

「———」

「要麼,你代表仇家,我們做敵人。要麼你就做個邊緣人,我們當做不認識。」厲傾城說完,轉身便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