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雨假意點點頭,「等你唱給我聽。」說著話,一隻咸豬手已經貼在了梁嫣柔若無骨的細腰上。

Home - 未分類 - 洛雨假意點點頭,「等你唱給我聽。」說著話,一隻咸豬手已經貼在了梁嫣柔若無骨的細腰上。

梁嫣微微扭動兩下,也就由著洛雨去了,這時候從通道走進來不少記者,他們一進來就迫不及待開始拍照攝影,趕緊在第一時間把有關梁嫣演唱會綵排的消息發回編輯部。

一些大型電視台的記者之前已經有了預約,所以他們徑直朝舞台旁邊的梁嫣走來,其他電視台的記者沒機會採訪到梁嫣,於是紛紛圍住現場策劃,導演孫博文等人,問題夾著長槍短炮一股腦砸了過去。

「小嫣,來做一下記者訪問。」小燕姐朝梁嫣招招手,5家電視台的記者已經擺好了設備,一張靠背塑料椅也已經擺好了。

「等我一下。」梁嫣嫵媚地看了洛雨一眼,才從洛雨懷裡直起了身子,那些記者面色古怪地看著洛雨,心裡在猜測這個剛剛摟著女生的男人是誰,相貌一般,難道是……有著八卦精神的記者們暗暗朝自己身邊的同伴使了個眼色:把這男的照下來,有新聞了。

一時間暗地裡不少攝像機都對準了雙手插在褲袋裡的洛雨,而洛雨本人還是渾然不知四下張望著布置得如雨林般的體育館嘖嘖稱讚著,能把一個現代化的體育館設計成這樣,不知道是哪位大師的主意,小橋流水略帶中華古韻,長亭殘碑凸顯寂寥落寞,整個舞台分成了三塊,第一塊就是洛雨之前看到的椰子樹和沙漠陽光組成的小島,第二塊是江畔漁火葦岸紅亭中華古風,第三塊才布置了一半,洛雨看到幾把巨劍道具靠在牆上,看上去好像是西方狂戰士用的雙手劍。

洛雨雖然只是摸著下巴眼神發痴,但是作為一個軍人特有的剛硬線條從他的側面得到了最好的詮釋,再加上老洛手裡也有不少人命,淡淡的冷漠和他頹廢的詩人氣質一相混雜,那種剛健中多出的柔和凄婉一下子讓那些偷偷拍照的記者不小心多按了幾下快門。

幾個年輕的女記者只覺得心頭一陣亂跳,都想知道這個是什麼人。

連在一旁的小燕姐也忍不住多看了洛雨幾眼,等有空的時間要好好拷問下小妮子這個男生是誰,看梁嫣對他那麼親密無間,關係一定很不一般,十有**就是一直打電話約出去的那位了。

「小嫣終於春心萌動了。」小燕姐會心一笑,心裡也為梁嫣開心,明星因為一直要忙於工作,能和異**往的機會不多,所以許多明星輪到他們戀愛結婚大多30之後了,能在花季談一場戀愛的幾乎沒有。

小燕姐現在心裡有些為梁嫣高興,但同時又生怕這些事情會影響到梁嫣事業的發展,所以心底又有些擔心。

洛雨不知道這些人對自己的想法,要是問其他他也是一問三不知,梁嫣為什麼一直找自己,而且每次都乖巧得像個小女孩,洛雨他自己也很奇怪。

梁嫣坐到椅子上很快就把所有人的目光從洛雨身上移到了她自己身上,記者的問題都很簡單,關於這次演唱會的一些內幕,事先經紀公司都已經交代過梁嫣怎麼回答,梁嫣甜甜笑著一一回答了。

「請問下樑嫣小姐,據說在這次演唱會的最後你有一個特殊的環節,方便透露一下是什麼嗎?」中海電視娛樂頻道的記者微笑著問,其他記者也都一陣猛點頭,滿臉的期待,要知道這個最後關頭梁嫣式的表白可是這次演唱會最大的噱頭,之前歌迷會上樑嫣對自己心裡的那一位有了一個模糊的描述,從現在外面一直坊間流傳的消息來看,梁嫣很可能在最後關頭又爆出什麼自己的經歷。

看大家似乎都很想知道,梁嫣踟躕地看了眼小燕姐,小燕姐微笑著點點頭,小拇指勾了勾,示意可以稍微透露一點,這就是放長線釣大魚的道理。

最後的那個小環節原本主辦方是沒有準備的,但是在梁嫣的要求下還是加了進去,梁嫣的小小倔強為的就是能讓洛雨看到她的努力,然後在自己最華美的演唱會上能記得她這個當年被他救下來的小丫頭。 「主人,你真的要一個人去嗎?」午夜天堂外面的一條街道之上,阿賈克斯拍打著一對小翅膀,飛在林靖身前!

「恩,既然他們開出了這樣的條件,我自然奉陪到底,你就放心的回家吧,告訴姐姐和婠婠,我今天有事,就不回家了!」林靖說道,雖然知道柳天嘯是想對付他,但不管怎麼說,作為一個男人,不能讓自己的女人因為自己受苦!這是林靖的原則問題!

「我當然放心了,那幾個達到地仙境界的垃圾怎麼會是你的對手,不過前提是你解開封印之後!」阿賈克斯心中想著,不過卻也知道林靖有自己的打算,說實話,他根本不會擔心林靖會受傷,只不過怕以林靖現在的實力無法對付那幾個地仙,到時再解開封印可不好,畢竟從這段時間的總總來看,林靖封印自己的力量和記憶絕對不是任意而為之的!

「我知道了,那主人你小心了!」阿賈克斯點了點小腦袋,身影化為一道流光,直朝林靖的家中而去,林靖卻是找了一處沒人的地方,祭出紫郢劍,踏空而去!

此時已經是深夜,除了那些精彩在外面通宵的人們,大多數人已經回家安寢了,靜海市也相對的安靜下來,而在靜海市郊區,卻早已經一片寧靜,更不要說廢棄很久沒有人來的倉庫了!

柳天嘯獨自一人站在倉庫的房頂之上,雙眼看向那無盡的夜空,在那漆黑的夜空之中等待自己的又是什麼呢?忽然,遠處亮起了一道紫青色光芒,定眼一看竟然是林靖!

柳天嘯輕喝一聲,四大戰將直接從倉庫內躍了出來,一個個橫於半空之中,夜風徐徐吹過,將眾人的長發吹散開來!

風高,月黑,這不正是殺人的最好時機嗎?

林靖直接御劍飛行來到了柳天嘯身前,身子已經被四名達到地仙境界的高手圍住,不過他的心中卻沒有絲毫的愜意,有的只有擔心,擔心吳雪燕的生死!

「我人已經來了,雪燕呢?」林靖看向柳天嘯,眼睛充滿了殺氣,他不會想到柳天嘯竟然會做出這樣的事情,為了報復自己,將從小青梅竹馬的吳雪燕抓過來!

「呵呵,看來林學長對我們雪燕還真是不錯,帶出來!」柳天嘯嘿嘿一笑,冰風等人已經暗中告訴他,林靖的確是一個人而來的,林靖本身的實力的確直達到了修真期的散氣境界,雖然比自己高,但面對四名達到地仙境界的高手,他相信林靖絕對難逃一死!在見識過魔龍阿賈克斯之後,柳天嘯和四大戰將都認為冰雷雙煞受傷是因為阿賈克斯的原因!

隨著柳天嘯話音的落下,兩名道士模樣的年輕男子從倉庫里走了出來,他們正押著已經被封了穴道的吳雪燕!

「雪燕!」林靖看見吳雪燕不能動彈,雖然知道柳天嘯只是要針對自己,對吳雪燕不會做什麼,但心中依舊擔心不已!

「靖?」吳雪燕眼看林靖直接橫於半空之中,心中一陣感動,感動之中又是一陣擔心,隱隱還有些責怪,責怪林靖不該來!

畢竟這次柳天嘯是下了決心殺林靖的,更是以自己為餌,引誘林靖前來!

原本吳雪燕認為林靖就算來也會帶著人馬,畢竟他本身的修為只達到了散氣境界,根本不是四大戰將的對手,要是一個人來的話那等於是送死,雖然可能他的心裡喜歡自己,但絕對不會為了自己前來送命!

可現在林靖的的確確的孤身前來,這說明了自己在他的心中已經被自己的生命還重要,從小到大,不管是義父還是柳天嘯,雖然對自己不錯,但在他們的眼裡自己終究只是一個陪伴柳天嘯的物品,根本不會有人為了自己不要自己的性命,可現在,這個自己曾經一度很討厭的男子竟然為了自己不惜送掉自己的性命!

吳雪燕感動之餘是熙熙的責怪,她不想一個如此為了自己的男子丟掉性命!

「我人已經來了,你放了雪燕吧?這只是我們男人之間的事情,和女人無關!」林靖朝吳雪燕點了點頭,目光又射向了柳天嘯!

「哈哈,我只是讓林學長來看看她最後一面的,如果林學長想要救她的話,等打敗了四大戰將再說吧!」柳天嘯哈哈一笑,身影已經朝後退去,而四大戰將手中卻同時光芒一閃,祭出了四把淡藍色的長劍,正是極品飛劍風,火,土,金!

強烈的寒冰之氣從四人的身上爆發,本來很炎熱的空氣忽然變得驟水,不過站在紫郢劍上的林靖依舊沒有絲毫的愜意,相反,骨子裡的戰意全面的爆發,白色的長發隨風披散開來,在月光的照耀下是那般的妖異!

吳雪燕看著林靖身上所迸發的極強戰意,很想說靖你快走,不要管我,可卻知道林靖既然來了,就不會輕易離去,只能在心中不斷的為林靖祈禱,希望他不要受傷!也從這時起,吳雪燕心中暗自決定不管以後發生什麼樣的事情,若是可能,她將一直陪伴在林靖的身邊,有這樣一個可以為了自己拋開性命的男人在身邊,什麼修真,什麼成仙,都又算得了什麼呢?

「殺!」柳天嘯退到了一邊,下達了攻擊的命令!

隨著他聲音的響起,冰風,冰火,冰金,冰水四人身影同時一搖,化為四道殘影,直朝林靖撲去!

「寶劍雙蛟龍,雪花照芙蓉!」林靖口中再次響起了優美的詩歌,而紫郢劍也來到了他的手中,只是那麼輕輕的一劃,一青一紫兩條真元力所化出的蛟龍直竄而出,直朝冰風和冰火而去,不等冰水和冰金靠近,手中的紫郢劍向下一揮,一道犀利的劍光射出,很快綻放開來,形成了一朵美麗的芙蓉花!

冰風手持飛劍,全身的真元力聚集在飛劍上,看著直朝自己而來的青蛟,口中一聲大喝,直接一劍朝青蛟斬去!

淡藍色的劍光直射而出,直接將青蛟斬成了碎末,不過強大的反彈力依舊讓冰風的身體倒飛出去!冰火也同樣如此,在冰風身體倒飛出去的同時,他的身體也被強大的爆炸力反彈出去!

冰金和冰水卻是感到那朵芙蓉是那般的耀眼,而且芙蓉所綻放的金光並不是一般的光芒,而是帶著強大真元力的劍光!畢竟此花乃劍光所化!

冰金口中默念真訣,全身上下出現了一道白色的鎧甲,正是他的防身法寶玉龍甲,上次林靖一劍斬碎了冰風護龍甲的事情,他還歷歷在目,對於這個只達到散氣境界的少年,四人心中都不敢有絲毫的大意!

而冰水念動真訣,身上黑光一閃,黑血戰甲出現在全身,身體完全的包裹著!和冰金的心裡一樣,他知道眼前的少年絕對不可輕視!

犀利的劍光將兩人完全的包裹,不過靠著身上的法寶,兩人並沒有受到絲毫的傷害,反而準備對林靖發起攻擊!

林靖知道自己的這一招無法傷到四人,所以並不慌張,趁著冰風和冰火還沒有趕回來的時候,腳下步子一動,手中的紫郢劍一抖,又是一道紫色的劍光閃過,而且隨著林靖不斷的抖動,一道又一道犀利的劍光直朝冰水和冰金而去!

「找死!」兩人大怒,冰金口中一聲大喝,手中的飛劍用力一揮,強大的劍氣直朝林靖而來!

冰水更是趁此機會,不顧那紫色的劍氣傷到自己的危險,手中出現了一個羅盤大小的東西,口中忽道:「天地無極,浩瀚乾坤,呔!」

話音剛落,手中的浩瀚乾坤盤直朝了林靖飛去!

林靖心中一驚,不過卻知道此刻絕對不能夠停下攻擊,否則實難自己將失去最好的機會,暗中發動了隱之力,直襲冰水的!

冰水口中一聲慘叫,身體更是一擺,那直朝林靖飛來的浩瀚乾坤盤也失去了控制,一個踉蹌,朝一邊飛去,而林靖的身體卻趁此暴起,直接朝前踏了一步,口中念道:「鞍馬如飛龍,黃金絡馬頭!」

接著就見到林靖的身影瞬間來到了冰水的身前,手中的紫郢劍直接劃過冰水的脖子!

雖然冰水達到了地仙境界,但紫郢劍畢竟是極品仙劍,繞是他**強悍,可依舊躲不開這一劍,更是擋不下這一劍,那顆本來很掛在脖子之上的腦袋直接掉落下來,一雙沒有閉上的眼睛還充滿了不可思議!這怎麼可能?他是怎麼來到自己身前的?

眾人都是一震,動作都是為之一停,他們都震驚於林靖的動作之中,眼中除了震驚再也沒有其他的任何錶情,一個僅僅達到散氣境界的修真者如此輕易是砍掉一個地仙的腦袋,這叫人如何相信?林靖卻不管這麼多,趁此機會,繼續調動體內所剩不多的真元力,又是一劍朝冰金斬去!

劍尖亮起了陣陣璀璨的紫青色光芒,將原本漆黑的夜空照亮,彷彿天外的流星一般,是那般的美麗與夢幻!圖片如果不能正常顯示,請切換伺服器:默認伺服器電信伺服器聯通伺服器

圖片如果不能正常顯示,請切換伺服器:默認伺服器電信伺服器聯通伺服器 犀利的劍氣襲來,讓震驚之中的冰金回過神來,忙祭出手中的飛劍擋去,可他的飛劍雖然是上品飛劍,但卻連仙劍都算不上,又哪裡比得上林靖的極品仙劍紫郢劍呢?

連聲音都沒有出,那把極品飛劍就被斬斷,而紫郢劍卻是毫不客氣的斬在冰金的身體上,那玉龍甲哪裡經得起紫郢劍一劍,直接被劈得粉碎,好在冰金的反應夠快,在飛劍被斬斷的瞬間已經朝後退去,玉龍甲又幫助他拖延的一點時間,總算躲開了林靖的一劍,不過小腹卻也被劍氣劃出了一道長長的口子,殷紅的鮮血直接噴洒而出,不過比起冰水來已經好得太多!

冰風和冰火這個時候也回過神來,腳下步子一動,就朝林靖撲來!

林靖原本想一劍將冰金也斬殺了的,卻沒想到被冰金躲開,想要繼續擊殺冰金,卻又見到冰風和冰火撲來,只好將身形朝後一閃,朝下方冰水的**衝去,他還沒見到冰水的元神遁出,自己現在體內真元力耗盡,根本無法再和三個地仙斗,只好先以冰水的元神脅迫他們了,林靖相信以自己現在的實力要對付一個失去肉身的實力只達到地仙的元神還是完全能夠辦到的!

「快,救冰水,不能夠讓他得逞!」冰風一眼看出了林靖的想法,忙朝離林靖最近的冰火喊道,自己則像受傷的冰金飛去!

冰火忙運起全身的真元力,全力沖向林靖,他絕對不能讓林靖搶走冰水的元神,四人從小一起修鍊,一起到達地仙境界,所建立的感情絕對不是一般人能夠想象的!

林靖眼見冰火朝自己撲來,知道這是自己最後的機會,絕對不能夠讓冰火救出冰水的元神,否則自己實在難以離開這裡,積累起最後的力量,再一次動隱之力,目標依舊是冰火的***,對方是地仙境界,**強悍至極,只有攻擊他最弱的地方才能夠傷到他!

冰火那一直朝前的身體猛然一頓,接著就見到他痛苦的捂住自己的***,神色萎靡!

「火,你怎麼啦?」冰風心中驚訝,到底生了什麼事情?為何本來好好的冰火會那樣,似乎剛才冰水也是突然出現這樣的神情,才被林靖一劍斬殺的,難道這是他所做的?

冰風還這樣想著,林靖的身影已經來到了冰水那沒有腦袋的**前,手中的紫郢劍又是一劍朝**斬去,一劍將**斬成了兩半,他就不相信丹田都壞掉后,這個冰水的元神還不遁出!

林靖剛剛這樣想著,就見到一團白色的光芒從冰水的丹田處竄出,知道那是冰水的元神,運起最後的真元力,單手朝前一抓,一團青紫色的能量射出,將冰水的元神完全的包裹!

心神一動,冰水的元神已經被林靖牢牢的抓在手中!

「你快放了他!」冰風,冰火,包括受傷的冰金都是一臉的震驚和恐懼,心中對冰水的擔憂大於一切!

「放了他當然可以,畢竟少爺可沒有煉化元神的習慣,你們馬上放了雪燕,我自會放了這個元神!」林靖此時體內雖然真元力耗盡,但要讓手中的元神魂飛魄散還是能夠辦到的!

「天逸,放了雪燕!」冰風直接朝一旁抓著吳雪燕的男子說道!

此時柳天嘯也是震驚於林靖的實力,一時之間腦海中完全空白,不過在聽到冰風說要放開吳雪燕的時候,立刻反應過來,他知道今天絕對不能夠讓林靖活著離開,更不能放掉吳雪燕!

「不行,此乃我們寒冰門的叛徒,怎麼能夠隨意放呢?」柳天嘯直接開口說道!

「可是少門主,冰水還在他的手裡,此時他的元神極其的虛弱,可不能有絲毫的閃失啊!」冰風忙上前解釋道!

「我說不行就是不行,他的實力與手段你們也見識過了,一旦讓他活著離開,你認為我們寒冰門日後還有好日子嗎?今天他必須死,否則以後我們寒冰門定然大禍臨頭!」柳天嘯的語氣極其的堅定,他也看出了林靖此時真元力已經耗盡,要不絕對不會以冰水的元神來要挾

「可是……」冰火還要說些什麼,被林靖抓在手中的冰水卻忽然開口道:「聽少門主的,此子乃我們寒冰門的剋星,絕對不能夠讓他活著離開!」話音落下之後,冰水的元神更是開始反射出刺眼的光芒,周圍的天地靈氣更是全部朝林靖的手中聚集而去,引起了空氣的陣陣顫抖!

「靖,快走啊,冰水師叔要自爆!」吳雪燕感受到冰水的不妥,忙開口提醒道!雖然剛才林靖一劍斬殺了冰水的**,但她知道這一切都是為了自己,所以並沒有任何責怪林靖的意思,現在知道自己的師叔選擇自爆,心中對林靖充滿了擔心!

冰火等人也是心中大驚,想要上前營救,可又知道冰水必死的決心,心中一陣猶豫!

林靖卻感到手中能量的聚集,也知道冰水選擇了自爆,心中一橫,口中一聲大喝,一把將冰水塞進了自己的嘴裡,調動體內的絲絲靈力,更是以隱之力將冰水的元神和外界的天地靈氣分割開來,並以隱之力不斷的攻擊冰水的元神,只希望能夠在他自爆之前,將他的元神徹底的擊碎,不然自己肯定爆體身亡!

林靖的動作讓眾人都是一驚,難道他傻了嗎?將要自爆的元神吞進肚子,以冰水地仙境界的元神,自爆的威力足夠將他的**炸成粉碎,現在吞進了肚子,還不連元神一起炸得粉碎?難道他知道自己必死,索性連自己的元神也不留下?

這是眾人心中唯一的想法,就包括吳雪燕,此時也是悲痛不已,一滴晶瑩剔透的淚水更是從眼角緩緩滑下,而她的心卻一片冰涼!

可是眾人猜想的結局都卻並沒有生,過了好一會兒,林靖依舊好好的呆在半空之中,而且面色紅潤,周圍的天地靈氣更是不斷的朝他的體內聚集,絕強的氣息也在他的身上形成!

「到底怎麼回事?冰水呢?」冰風心中有些驚訝,按理說現在應該是冰水元神自爆的時候,可為什麼卻一點反應都沒有呢?難道林靖竟然將冰水的元神能量全部吞噬?就算是大羅金仙在這麼短的時間之內也不可能做到,他又怎麼能做到呢?可是如果不是那樣,那這一切又怎麼解釋?

「不管了,趁此機會,殺了他,我們不能讓冰水就這樣白白的死去!」被林靖的隱之力擊傷***的冰火口中喝道,雖然不知道剛才是不是林靖在作怪,但不管怎麼說,因為這件事情自己沒有救出冰水,心中已經很自責了,現在看到林靖直接將冰水的元神吞掉,而且沒有生任何的自爆現象,心中更是悲憤不已,話音剛落,身影已經朝林靖撲去,手中更是出現了一塊藍色的玉牌!正是他的隨身法寶冰火龍玉!

「天地無極,冰火天下!疾!」冰火口中念道,冰火龍玉猛然爆,一藍一紅兩條巨龍出現在虛空之中,直朝林靖撲去,而冰火手中更是祭出了飛劍,也朝林靖斬去,看這架勢是要將林靖徹底的擊殺!

「秦皇掃**,虎視何雄哉。飛劍決浮雲,諸侯盡西來!呔!」林靖那因為吞掉元神而閉上的眼睛猛然睜開,口中更是忽然念起了這幾句詩歌,接著就見到他挑起手中的紫郢劍,單腳朝前一邁,雖然只是小小的一步,可人已經到了冰火的身前,那兩條蛟龍更是變得一陣模糊,眨眼之間已經消散在天地之間!

在冰火驚恐的眼神之中,林靖手中的紫郢劍以不可思議的角度刺進了冰火的心臟,不等冰風等人反應,紫郢劍已經穿透了冰火的心臟!林靖更是一掌拍在冰火的天靈蓋上,冰火的整顆頭顱完全爆炸開來,腦漿,鮮血飛灑而出!不過林靖的殺招卻並沒有結束,以肉眼不可見的度抽出紫郢劍,瞬間來到了受傷的冰金身前,又是一劍朝冰金刺去!

冰金心中大驚,他腹部的傷勢不輕,林靖的殺招又這般突然,一時之間哪裡來得及抵擋,好在一旁的冰風反應夠快,手中的飛劍直朝林靖的紫郢劍擋去!

「鳳飛九千仞,五章備彩珍。銜書且虛歸,空入周與秦!」林靖的聲音再次響起,接著就見到紫郢劍忽然一分為二,二分為四,四分為八,眨眼之間已經化出了上千把長劍,每一把都是實體,每一把都帶著極強的劍氣!數千把紫郢劍直接刺進了冰金和冰風的身體,直刺得千瘡百孔,面無全非!

眨眼之間,三大地仙全部被林靖擊殺肉身,元神全部逃遁而出,直朝寒冰門而去,面對如此恐怖的對手,他們哪裡還敢繼續斗下去,至於冰水的仇恨那還是以後再說!

一劍殺掉了兩大地仙的林靖並沒有朝三個元神追去,而是身影一閃,已經來到了吳雪燕身前,手起劍落,扣押吳雪燕的兩名男子來不及出一聲慘叫,身體就被刺穿,就此灰飛煙滅,實力剛剛達到凝境界的他們如何經得起紫郢劍一劍?圖片如果不能正常顯示,請切換伺服器:默認伺服器電信伺服器聯通伺服器

圖片如果不能正常顯示,請切換伺服器:默認伺服器電信伺服器聯通伺服器 林靖一劍擊殺了兩人,雙眼冷射不遠處已經渾身顫抖的柳天嘯,強大的氣息不斷的爆發,手中的紫郢劍上更是閃過了陣陣冰冷的光芒!

「靖,你沒事吧?」吳雪燕眼見林靖雙眼血紅,身上殺氣極重,想到剛才他活吞了冰水的元神,心中一陣擔憂!

林靖沒有回答吳雪燕的問題,一雙冰冷的眼神直直的盯著柳天嘯,直讓柳天嘯身體不停的顫抖!在林靖的恐怖殺氣下,他已經連逃跑的力氣都沒有了!

「靖,你已經殺了他們四位師叔,就繞過他一命吧,義父好歹也養育我這麼多年,而他是義父最疼愛的兒子,就當是我報答義父的養育之恩,好嗎?」感受到林靖那極強的殺氣,吳雪燕忽然拉住林靖的胳膊,以哀求的聲音說到!

雖然這一切都是柳天嘯造成的,而且林靖還是為了自己才殺了冰水等人,不過吳雪燕終究在寒冰門生活了這麼多年,經過這件事情之後,她也知道自己不會再回到寒冰門,但對於柳元宗的養育之恩,她還是難忘記,現在的柳天嘯對於她來說已經沒有了絲毫的挂念,所求林靖放了柳天嘯不過是為了讓自己的心裡好過一點,算是還給柳元宗的恩情,以後也好鐵了心跟著林靖,徹底的與寒冰門劃清界限!

林靖依舊冷冷的盯著柳天嘯,沒有說話!沒有林靖的指示,柳天嘯也不敢亂動,仍然控制不住身體的顫抖!

「還不快滾?」過了好一會兒,就在柳天嘯的精神要徹底崩潰的時候,林靖口中忽然傳來一聲大喝,柳天嘯如獲大赦,哪裡還敢停留,全身真元力全速運轉,直朝寒冰門飛去,他長這麼大什麼時候遇到過如此恐怖之人!不管對林靖的仇恨也好,對吳雪燕的厭惡也好,此時都被恐懼所代替!

「謝謝你,靖!」看到林靖放走了柳天嘯,吳雪燕臉上露出了會心的笑容,她知道,林靖是真的愛她!

林靖只是轉過頭朝吳雪燕微微笑了笑,兩眼一黑,已經暈了過去!

「靖!」吳雪燕心中一陣驚慌,一把將林靖扶住,卻感到林靖氣息微弱,好在她此刻體內的穴道已解,微微探出真元力到林靖的體內,發現林靖體內的經脈近斷裂了不知道多少根,真元力更是一片混亂,心中的驚恐更甚!

這到底怎麼回事?為何好好的林靖會成這個樣子?

其實吳雪燕不知道的是林靖剛才一口吞掉了冰水的元神,雖然已隱之力將其化解,不過畢竟時間太過的短暫,而且他的修為也只達到了散氣境界,一時之間根本無法將一名地仙那龐大的元神能量化解!

最後那些能量不斷的衝擊經脈,那時就已經將體內的經脈衝斷,就在林靖快要控制不住的時候,冰火對他發動了攻擊,林靖體內那狂亂的真元力正好找到一個宣洩口,直接一劍將冰火斬殺,可體內的真元力已經沒有平息,因此林靖連續出劍,將體內那混亂的真元力發了出去,這才一舉重傷冰風三名地仙,而他也免去了爆體身亡的危險!

林靖以散氣境界擊敗四名地仙高手,想起來似乎不可思議,畢竟地仙境界和修真境界最後一層破氣境界的差距都不是一星半點,更不要說才達到散氣境界的林靖!不過仔細想想也不是不可能,林靖有極品仙劍紫郢劍在手,這就像一個小孩拿著一把手槍,就算不會瞄準,只要亂射,總會傷到大人的!而且林靖所修的青蓮劍典本身就是極其厲害的戰鬥功法,劍仙本身就是戰鬥力最強的仙人,再加上林靖那無處不在的隱之力,雖然威力不是很大,可卻讓人防不勝防,綜合這麼多原因,要擊敗四名地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此時體內那龐大的真元力雖然去了大半,但依舊有少量的真元力留在體內,而且各處經脈盡斷,一片混亂,若是其他的人,就算此刻沒有爆體身亡,也會因為經脈盡斷而亡,不過林靖肉體卻天生的強悍,只是氣息微弱,暫時不會有什麼生命危險!

不過在吳雪燕看來,林靖此時卻是危機重重,想要靠著自身的真元力為林靖結好那盡斷的經脈,可她畢竟只有凝境界的修為,就算快要達到聚境界,對於這麼嚴重的傷勢也束手無策!

吳雪燕只感覺心中疼痛不已,疼痛之中又有著深深的責備,責備自己的無能,林靖為了自己不惜犧牲自己的性命,可自己呢?連為他療傷都做不到?吳雪燕只能緊緊抱著林靖,將林靖的頭枕在自己的胸脯,如果林靖現在是清醒的話一定會哈哈大笑,可惜他的神識一片模糊,如此艷福也不能消受!

而吳雪燕本人卻早已經淚流滿面,從來不知道哭泣為何物的她已經完全成為了一個淚人,平日的冰山美人沒有了往日的冰冷,沒有了往日的冷漠,有的只有對自己心愛之人的擔憂,有的只有對自己心愛之人的愛戀!

不行,我不能讓你死去,你也絕對不能死去!悲痛之後,吳雪燕心中想到,林靖為了她做出了這麼多,自己有又怎麼能夠讓他就這樣死去呢?自己雖然不能夠救他,可是還有其他人啊?寒冰門肯定是不行的了,那自己所認識的其他修真者呢?記憶之中,似乎除了寒冰門的門人,自己就認識林靖一個修真者,對了,他不是還有一條魔龍嗎?魔龍都是神通廣大的生物,自己怎麼忘記這個?

想到這裡,吳雪燕心中又充滿了希望,將林靖扶起,體內真元力急速運轉,直朝林靖的家中奔去!

她知道阿賈克斯一直陪伴在林靖的身邊,這次一定是有了林靖的命令才沒有前來,那一定在家裡呆著,上次吳雪燕為了教訓林靖,已經調查出他的家庭地址,因此,不到半刻鐘的功夫,吳雪燕已經來到了林靖的家門前!

此時已經凌晨四點了,靜海市在華夏國的最東面,此時已經隱隱能見到遠處的天空泛白,熙熙晨光披散下來,彷彿夢境一般!

王玉婷,司徒婠婠都已經熟睡,和水焱獸一起呆著的阿賈克斯忽然睜開圓圓的眼睛,拍打著小小的翅膀,直朝門口飛去,地狼小白也是嗖得一聲從地上竄起,直朝門口奔去!

本來已經熟睡的王玉婷和司徒婠婠卻不知道什麼原因,都先後醒來,王玉婷今夜的並沒有穿著睡衣,而是穿著林靖給她購買的淡藍色內衣內褲,心中的焦慮讓她顧不得披上一件外套就從房間里走了出來!被林靖改造身體之後的她已經能夠感受到林靖的氣息微弱!

司徒婠婠也從睡夢中醒來,從水焱獸小焱的口中得知了林靖受傷的消息后,直接從床上跳了起來,就往外面奔去!她只穿了一件藍色的綢緞睡裙,裡面什麼都沒有穿,一、搖擺的睡裙下面露出那雙修長的玉腿,簡直是風光無限,可惜小色狼林靖沒有這個眼福包攬一二!

「阿賈克斯,你能救救他嗎?」阿賈克斯剛剛將門打開,吳雪燕扶著林靖的身影已經踏了進來,焦急的口氣對阿賈克斯說道!

「先把主人放到床上!」阿賈克斯也感受到林靖體內的經脈盡斷,真元力一片混亂,心中大驚,直接開口說道,這該還是他第一次以人類的語言和吳雪燕說話,不過此時一心放在林靖身上的吳雪燕並沒有絲毫的詫異!

「靖!」王玉婷奔到了身前,顧不得和吳雪燕打招呼,眼睛盯著林靖,一陣擔憂,司徒婠婠也是隨後感到,心思也一直放在了林靖身上!

「他怎麼了?」司徒婠婠本身還是一個凡人,無法知道林靖的傷勢,只知道林靖昏迷不醒!

「林學長為了救我經脈盡斷!」吳雪燕看到林靖屋裡忽然出現了兩個女人,先是一愣,特別是司徒婠婠,同屬四大校花的她們自認也知道彼此,不過此時的她們都沒有心思去研究彼此和林靖到底什麼關係,此時只想著儘快解救林靖!

王玉婷和司徒婠婠一邊詢問吳雪燕情況,一邊接過林靖,扶著林靖朝房間走去!

對於彼此的存在,卻都沒有多問一句,雖然阿賈克斯沒有告訴王玉婷和司徒婠婠林靖是為了救吳雪燕才沒有回家的,但以兩女對林靖的了解,像吳雪燕這麼漂亮的人兒又怎麼能放過!林靖說到底是一個多情的花花公子,不管是誰,只要是他所愛的人,一旦遇到了危險,他就算犧牲自己的性命也會去營救的!

而吳雪燕雖然也隱隱感到兩女和林靖的關係非同尋常,不過一想到林靖為了他連自己的命都不要,這些又算得了什麼呢?只要林靖還愛著她,只要林靖還要她,哪怕林靖的身邊有再多的女人也根本無所謂!

「你們都到外面去,我來為主人接好經脈!」三女將林靖送到床上之後,阿賈克斯開口說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