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坤點點頭,將安耐不住的心情強行壓制下來。。

Home - 未分類 - 李坤點點頭,將安耐不住的心情強行壓制下來。。

「喲!這不是被掌門收為內門的新弟子嗎?」

忽然,一道聲音在兩人身後響起。 童靈兒看去,只見有四五個弟子向這邊走來,表情皆是戲謔和不屑的模樣。

「聽說前幾日宗門來了五個弟子,直入內門,你們就是其中兩個吧?」

為首的孫一文向前一步,仔細打量著童靈兒和李坤,隨即撇撇嘴又說道。

「也不怎麼樣嘛,我還以為長個三頭六臂多厲害呢!」

「哈哈哈…」

跟他隨來的幾人大聲笑道。

童靈兒被這突如其來的孫一文打擾,還未明白對方的目的,不由眨巴一下眼睛,試探性的問道:「找茬?」

孫一文一愣,沒想到童靈兒這麼直接,乾咳一聲,問道:「不知道你們兩位,哪一個被掌門收為內門了?」

童靈兒向前一步,再次試探性的問道:「找我的茬?」

孫一文打量童靈兒,道:「原來你就是被掌門收為內門的弟子?你叫什麼名字?」

「童靈兒。」

孫一文靠近童靈兒,兩人之間的距離,不過幾十公分,再近一點,恐怕就要親上了。

孫一文帶著警告的意味低聲說道:「小子,我不管你是誰,最好給我離歐淺兒遠一點!否則,我讓你在斗魂宗混不下去!」

恩?童靈兒一愣,歐淺兒?這孫一文警告他距離歐淺兒師兄遠點?他不會也有那種癖好吧?

想到如此,童靈兒不禁打了個冷顫,忽然發覺孫一文和自己幾乎面對面,不由趕忙後退幾步。

孫一文看著童靈兒一會冷顫一會又跟自己拉開距離,莫名其妙道:「你搞什麼?別怪我沒有提醒你,歐淺兒不是你可以碰的!就算我放過你,其他人也不會放過你,追求歐淺兒的人,可不止我一個!」

童靈兒和李坤對視一眼,從對方的眼中皆是看到震驚的神色,童靈兒不禁想要確認道:「你確定?喜歡…歐淺兒的男人…很多?」

「當然!」孫一文傲然道,嘴角還帶著一絲笑容,似乎一想到歐淺兒,便不自覺的陷入其中。

看著孫一文回味的神情,童靈兒再一次感到一陣惡寒,渾身雞皮疙瘩豎起。

「這個,不知這位師兄怎麼稱呼?」童靈兒拱手問道,眼中滿是意味深長的味道。

「我是孫一文,乃是這天權峰盛長楓盛長老座下親傳弟子。」孫一文昂首挺胸,十分自豪的說道。

童靈兒直接無視他的驕傲,他只想快點趕對方離開,笑道:「這位孫師兄,你放心,我以後絕對會離歐淺兒遠點,更不會追求他!你放心,放一百個心,我絕對沒有那種愛好!」

孫一文雖然納悶童靈兒最後一句那種愛好指的是什麼,但前邊的話讓他十分受用,以為童靈兒被他的名頭嚇到,不由囂張起來。

「小子,算你有點眼色,若以後我還看見你跟淺兒在一起,別怪我手下不留情面!」

說完,孫一文大手一揮喝道:「我們走!」

其他幾名弟子看童靈兒如此聽話,皆是認為他怕了,不屑的笑聲放肆的笑了出來,跟在孫一文身後肆無忌憚的諷刺著。

「真是垃圾,一點反抗的覺悟都沒有,無趣。」

「算了,畢竟是新來的嘛,沒人沒實力,敢多放一個屁,打的他老媽都不認識!」

「就是就是!敢得罪我們,打死他媽的!」

「哈哈哈…」

幾人的笑聲囂張而肆意,然而就在幾人笑的最開心的時候,一道聲音突然在他們身後響起。

「等一下!」

幾人疑惑的回頭,赫然看見童靈兒就在自己的身後。

「幹什麼?」其中一人囂張的上前一步,推了一下童靈兒,挑釁的意味十足。

然而,他卻發現,無論自己怎麼用力,都無法撼動童靈兒分毫。

再看童靈兒,面無表情的臉上,突然露出一絲微笑,緊接著,在所有人都沒有反應過來時,右拳以迅雷之勢狠狠揍向那名弟子的面部!

那囂張的弟子頓時如離弦之箭向後倒飛而去!

頓時,所有人都震驚的站在原地,驚愕出神。

沒人會想到童靈兒出手,更不會想到剛才還一臉無害的他,一出手就將一名弟子一拳擊飛!

童靈兒不理會眾人的目光,逼近其他幾名弟子。

「你…你幹什麼!」那幾名弟子回過神來,臉色忌憚的後退幾步。

童靈兒沒有說話,回答他們的,依然是他的拳頭。

砰!砰!

電光火石之間,幾名弟子皆是倒飛出去,毫無還手之力。

周圍圍觀的弟子皆是震驚的瞠目結舌,沒想到童靈兒實力強悍如斯,以一人之力將幾名內門弟子輕鬆擊倒。

「乖乖離開不就好了,何必嘴上那麼臭呢!」

童靈兒拍拍手,準備轉身離開。

「站住!」孫一文陰沉的聲音響起。

童靈兒轉身,剛才還面無表情的臉色,再次露出人畜無害的微笑。

「孫師兄還有何事?」

孫一文怒聲道:「打狗還要看主人,怎麼,你打了他們,就想一走了之?」

童靈兒不以為然,撇嘴道:「你的狗亂吠,你既然不管,身為同門師弟,我自然幫你管管了!」

「你算什麼東西!我的人也需要你來管?」

童靈兒無奈的搖搖頭,道:「你若是管不好自己的嘴,我不介意連你一起管!」

孫一文臉色一冷,哼笑道:「小子,不要忘了這是哪裡,不是你那窮鄉僻壤的凈壇,這裡是斗魂宗!」

「所以呢?」童靈兒淡然道。

「好好好!童靈兒是吧!既然你不知好歹,我今天就讓你知道什麼叫不知天高地厚!我孫一文,要挑戰你!」孫一文陰沉道。

童靈兒歪歪腦袋,上下打量一番孫一文,隨後扭頭問向一旁的李坤。

「弟子之間可以相互挑戰嗎?」

李坤愕然,苦笑道:「你打都打了,還在乎宗門能不能挑戰嗎?」

童靈兒嘿嘿笑了兩聲:「也是哦,我要是不接受,是不是會很麻煩?」

李坤道:「不會,弟子之間可以切磋,被挑戰者也可以避戰,不過避戰的話,會被人嘲笑,斗魂宗以避戰為恥。」

孫一文這時突然說道:「怎麼?剛才還氣勢洶洶,這時候你不敢了?不敢沒關係,跪下來道歉,我可以原諒你!」

童靈兒撇嘴道:「不要用這俗套的激將法,沒用,我來任務點是掙錢的,不是陪你玩的,拜拜。」

誰也沒想到童靈兒竟真的避而不戰。

童靈兒已經懶得理會孫一文了,扭頭離開。

孫一文怎能輕易放過童靈兒,大聲咒罵道:「童靈兒,你個垃圾!不敢就是不敢,找什麼冠冕堂皇的理由,呸!丟人!還掙錢,你要能贏我,我把貢獻點都給你!你敢嗎?諒你也不敢…」

童靈兒身影停頓在原地,良久,他和李坤相互看了一眼,笑了。

「你笑什麼?」

「你又笑什麼?」。

兩人笑的更歡了,異口同聲道:

「有錢掙了!」 「怎麼廣場上聚集那麼多人?」

「你不知道,聽說前幾天來了幾位入門弟子,其中一個不知道怎麼得罪了孫一文,被孫一文挑戰了!」

「什麼?孫一文可是盛長楓長老的親傳弟子啊,走走走,去看看。」

歐淺兒此刻正漫無目的的遊逛,沒有童靈兒陪她玩捉迷藏,實在無趣的很,到處尋找著童靈兒的身影。

忽然之間,她的眼角看到廣場上。

斗魂宗廣場上,越來越多的弟子向這裡聚集。

在眾弟子圍觀的中央,童靈兒和孫一文對立而戰。

孫一文此刻陰沉道:「童靈兒,別怪我沒有提醒你,現在道歉還來得及!」

童靈兒不答反問:「孫師兄,剛才的話可還作數?」

孫一文一愣,道:「哪句話?」

聞言,童靈兒不由急了。

「就是贏了,將你的貢獻點全給我的那句話啊!你可不能賴賬啊!」

孫一文愕然,這才恍然大悟,童靈兒突然改變主意接受挑戰,原來是因為這個。

童靈兒見孫一文裝傻充愣,急迫道:「你要不承認,我可走了!」

孫一文怒道:「好!我自己說出去的話,自然作數,哼,你以為你可以打得過我不成?」

得到孫一文的肯定,童靈兒不由放心了,笑道:「打不打得過,不試試怎麼知道呢。」

「大言不慚!我會讓你知道,得罪我的下場!」孫一文神色不屑道,運起靈氣灌輸全身,頓時之間,一股靈氣自他周身衝天而起。

化丹境!

在一旁觀戰的李坤臉色一變,擔憂起來,他完全沒有想到,隨便一個弟子,實力竟然在化丹境,這下不好對付了。

童靈兒臉色也是嚴肅起來,孫一文的實力在他預料之內,也在預料之外。他預料到孫一文的境界定然會比他高很多,卻沒有想到竟然會是化丹境,足足比他高出一個大境界。

孫一文看見童靈兒臉色的變化,不由嘲笑道:「怎麼?知道怕了?可惜我給過你機會了!」

童靈兒不語,運起周身靈氣,做出一個攻守兼備的姿勢。孫一文實力超出他的預期,變數也不再是他所能掌控,唯一的應對措施,便是以不變應萬變。

「哈哈,我以為你實力多強大呢,原來不過區區通靈境五層而已,也敢在我面前裝比?也不看看你夠不夠資格!」孫一文看見童靈兒的境界,不由放心大笑起來。

然而,就在孫一文嘲笑之時,童靈兒眼光凌厲,腳下流雲步變換,快速向對方襲擊而去。

面對強大的對手,攻其不備,方能出奇制勝,這是慕紅塵告訴他的道理。

但孫一文畢竟也是實實在在化丹境高手,見童靈兒幾個殘影便來到自己面前,也快速反應起來,臉色微變,側身向一邊閃身。

「偷襲?哼!在絕對的實力面前,起不到分毫作用!」

孫一文身影極快,躲避童靈兒之時已然做好攻擊手段,右手竟掏出一桿靈筆,在空中畫著複雜的咒文。

「荊棘!」

童靈兒突然感覺到一絲危機,電光火石之間,快速離開自己原有的位置。

嘩!就在童靈兒離開的瞬間,那原本平坦的地面,陡然間竄出一條條靈氣所化的荊棘藤條纏繞而出!

童靈兒看著那荊棘一般的藤條,嚴肅的臉上露出一絲邪魅,緩緩道。

「智慧系,召喚武技!」

先天靈慧魄的屬性,便是智慧。此智慧非彼智慧,讓人聰慧只是微乎其微的能力,更多的屬性加成,則是一種溝通召喚的天賦,將靈筆上蘊含的靈力凌空畫咒,以咒之道召喚或者控制靈氣幻化成實質性的傷害。

靈筆的作用,不單單在陣法上,陣法只是偏門職業,而它真正的作用便是幫助先天靈慧魄通達的弟子溝通召喚。

相傳靈慧魄大能者,一字破山河。

孫一文傲慢的笑道:「眼力不錯,不過你卻說錯了,我這武技,單單一魄通達的智慧系,可無法修鍊!」

童靈兒同樣笑道:「看來孫師兄是天沖魄和靈慧魄通達的天才咯,也只有元素和智慧的融合武技,才能施展帶有木屬性的召喚!」

孫一文一愣,點點頭說道:「理論知識不錯,不知道你的實力是否跟你的理論一樣厲害!」

話音剛落,孫一文執筆凌空畫咒。

「土刺!」

陡然間,童靈兒周圍平坦的地面一道道土刺憑空出現,童靈兒殘影閃爍,不斷的圍繞著孫一文躲避。

童靈兒在尋找時機,畫咒再快,也需要時間,他只需要一點時間。

果不其然,孫一文見土刺無用,再次畫咒。

「就是此刻!無極拳!半百重!」童靈兒斷喝一聲,從孫一文背後襲擊而去。

砰!中了!

童靈兒心中一喜,他很自信自己的力量。

可是,為什麼不見痛呼聲?

幾乎是瞬間,童靈兒臉色一變,暗道不好。

「晚了!你以為我只是兩脈通達嗎?」孫一文不屑的聲音伴隨著一股強大的危機傳來。

然而,確實晚了,童靈兒即便身法再快,也是被自己的大意所迷惑,讓自己來不及反應。

砰!童靈兒只覺得一股強橫的力道打在自己肚子上,讓自己的身體不斷倒退,直至倒退十來米,方才止住腳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