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股巨力隨著邁上台階一瞬間襲來,像是腿上被綁了千斤巨石,背上馱了一座山,向天賜突然明白了台階為何如此寬,原來就是給人躺的!古蕁此時頭也不回的向前走,轉眼不見了蹤影,而自己被壓躺在地一動不能動,簡直欲哭無淚

Home - 未分類 - 一股巨力隨著邁上台階一瞬間襲來,像是腿上被綁了千斤巨石,背上馱了一座山,向天賜突然明白了台階為何如此寬,原來就是給人躺的!古蕁此時頭也不回的向前走,轉眼不見了蹤影,而自己被壓躺在地一動不能動,簡直欲哭無淚

此刻,閣樓內

剛剛交代完事情的古島主突然想起些什麼,往後面望了望,奇道

「蕁兒,按你一直以來的眼色,知道我有話會問那名練氣修士,會直接把她帶過來,怎麼不見她人」

「島主在說什麼,她不就在……」古蕁本來有些疑惑,心裡想她就在我旁邊,父親這是閉關修鍊出岔子了?然後餘光一掃,突然轉身快步走了出去。

已經猜到原因的古島主不給面子的哈哈大笑,看到蕁兒出糗一次還真不容易「哈哈哈」

……

話說向天賜在台階上趴著已經有了一個時辰,她不禁想,是不是她觸犯了什麼戒律,這是在受罰,可她不是鳴風島弟子,又或者是。

正想著目光看見古蕁急匆匆的向她走來,臉上竟然出現了一絲懊惱之色,在察覺到向天賜正看著他,放緩了腳步,恢復面無表情,快的讓向天賜覺得剛才是錯覺。

隨著古蕁的到來,向天賜周遭的壓力陡然一空,顯然對方沒給任何讓她說話的機會,剛要站起來,古蕁扔下一句

「跟過來」

自顧自的往前走,無奈只能迅速爬起,連走帶跑的追了上去。

台階不短,走了一刻鐘才到地方,進入正門的一瞬間,向天賜就感受到了和在星盟的時候,抽魂老道身上相同的威壓感覺,頓時不由自主的警惕起來,渾身緊繃。

古島主見此瞭然的笑笑,語氣溫和的說道「小友莫怕,老道請你來此只是為了了解一些事情」

隨著話語傳來,向天賜感覺到周身威壓頓時消失,不過她仍沒有放鬆警惕,彎腰見禮,謹慎的回答「不敢當,前輩想知道什麼」

古島主也不介意,緩緩問起封域內的事。如他所料向天賜知道的雖然不算少,可對他而言沒有什麼幫助,再問下去恐怕也不會有什麼新發現。

想起清正的做法,古島主搖搖頭,對一個練氣期的小修士搜魂,實在太傷天和,自己勸了多少次『凡事留的一線生機,切忌暴虐成性,恐影響道途云云』他卻始終不以為然,唉!罷了罷了人各有命。

「小友本土是四級修真界,初來乍到可有什麼打算」沒等向天賜回答繼續道「你乃金木雙靈根,元神也比同階修士強大不少,十分適合鳴風島所修的功法,可有意留下」

向天賜驚諤的抬起了頭,看見古島主依舊慈祥和藹的微笑,又馬上低下頭,表面波瀾不驚,心裡早已激蕩洶湧。

方才看見對方搖頭,她還以為不滿意自己的答案,或者說自己有意隱瞞的事情被識破了,她甚至做好了再一次被搜魂的準備,心裡正忐忑的想著『這次莫道不在,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撐過去』不料等來的是這樣一句話!

加入鳴風島,的確是她現在最好的選擇,尤其是看星盟修士的態度,就知道鳴風島在星雲界的地位就算不是頂尖的,也不會低,但是……猶豫了片刻,決定還是冒險把話說出來

「前輩美意,晚輩心領,但恐怕要辜負前輩了」

「你可是擔心留你在此,是為了囚禁你,方便老道隨時問你問題?或者逼迫你做什麼事情?」

「晚輩辜負前輩美意」不知道如何回答,只能抱歉。

古島主擺擺手「小友如果是為這些事擔憂,大可不必,老道我再不濟,也不會對一個小輩耍手段陰謀」看著向天賜還是猶豫不定繼續道

「小友若還不相信的話,可就此離去,老道我絕不會阻攔,蕁兒,送她離開」

向天賜看著古島主頗為認真的態度,眼神堅定了幾分,咬牙道「晚輩願意留下」說罷深深的拱手鞠禮。 向島主點點頭,略一思索后,帶著一絲不容置疑的口吻說道

「小友雖然資質尚可,不過根基並不紮實,就暫時先去外……」

「去扶風島」

意外的挑眉,斜了眼突然插嘴的古蕁,心裡暗罵『這臭小子,要不是為了他,自己何苦如此耐心安排一個練氣小修士的去留,感情你爹我的臉面都不能彌補你那一絲愧疚,還要給她個好地方?扶風島,哼!便宜你了』。

「就去扶風島吧」

向天賜再此稱謝,古島主不耐煩的揮揮手,古蕁還是面無表情。她真不明白古島主怎麼態度突然變化這麼大。

直到回了客院也沒想明白,不過不重要。金木雙靈根?以前從來沒聽過,她完全不知道這是什麼意思,是說她的資質?什麼時候資質是按靈根決定的了,看來她有時間還得打聽清楚,至於去哪無所謂,對她而言哪都一樣。

其實在星盟時,清正曾經說過一次,不過那個時候向天賜瀕臨崩潰,全身注意力都用來抵禦疼痛了,根本無暇顧及其他。

……

習慣的內視丹田,看了看金色的珠子,喚了聲莫道,還是沒有動靜,不過金珠顏色已經恢復了,想來莫道也應該快恢復了。

心情不錯的琢磨著去哪套套話,問問誰所謂靈根,所謂資質是怎麼回事,門突然被敲響了。

「向師姐可住在此處」

聲音很是輕柔,聽著就讓人不由自主的放下了警惕

「我是,請問有什麼事情么」

「師姐可方便進去說話」

向天賜起身開門,一名長相不算漂亮,但十分順眼的女修走了進來,看著向天賜笑了笑行禮道

「師姐安好,我是扶風島外島管事弟子柳微兒,師姐叫我微兒就好」

「微兒妹妹,不知此來為何」

「呵呵~師姐怕不是忘了你現在馬上就是是扶風島弟子了,改稱呼我為師妹」

向天賜確實忘了,或者說她就沒上心過。有些尷尬的笑笑,從善如流的改了稱呼

「慚愧,柳師妹可是為了入門一事而來?」

柳微兒點頭稱是簡單介紹了一下入門流程后「師姐不必擔心,一應事物都有雜役弟子處理,只需要師姐配合就好」

接著眼珠一轉,有些俏皮的捂嘴笑道

「師姐可要小心沁心師叔,聽說她現下正在到處找哪個被古蕁師叔格外『照顧』的人,情緒格外暴躁,她同樣在扶風島,師姐遇見了還是躲躲最好」

向天賜已經不止一次聽到『沁心』這個名字,幾乎次次都是和古蕁一同出現,而且關係似乎不同尋常,不過無論怎樣都與自己無關。別說自己不一定是她找的人,就算是她也不怕,不過現下最重要的還是趕緊築基,那位沁心師叔可是築基期。

又說了會話,柳微兒就告辭了,本來想向她詢問靈根道事,正巧介紹到鳴風島的傳功閣和釋道台。

前者顧名思義,和豐山派類似,傳功閣主要儲存主修功法和各類輔助攻擊、防禦等秘籍。傳功閣共六層剛入門的弟子可以進一次第三層,選擇一本基礎功法,之後只能憑身份令牌進前兩層,三層以下對築基修士開放,第四層結丹才能去,第五層元嬰,六層只歷代島主一人可進,同樣除了結丹到元嬰外,每個弟子修鍊一個大跨越后可有一次去上層選擇功法。

向天賜現在用的還是豐山派發的入門弟子功法,只能修鍊到練氣十層,築基相關內容並沒有,她早想找一本有築基內容的功法,可外面功法不但貴還極其稀少,如今加入了鳴風島,功法卻是不用擔心了。

釋道台同樣有六層,進入規則和傳功和一樣,不同的是作用。其主要用來解惑,也就是解答弟子對修鍊的各種疑問,其中囊括這種基本常識和深奧道理,而且二層長期有築基修士坐鎮,可以隨時詢問。 深夜書屋 這正好解決了向天賜的燃眉之急。

得到消息的時候,迫不及待的想要立刻過去,但顯然不可能,無論哪個都只對島內弟子開放,無身份令牌不可入內,向天賜是臨時入門,一應事物都需要現準備,包括身份令牌,準備妥當最快也要半個月時間。

半個月的時間匆匆而過,期間除了向天賜整理儲物袋時,發現在豐山派撿到的靈氣棍不見了,怎麼丟的卻是毫無頭緒,不過向天賜也沒太過在意,鳴風島上的靈氣氣比星盟的都要濃郁,這還只是客院,相信扶風島上靈氣更加濃郁,那個東西對自己來說也只是吸取靈氣,沒了也不要緊。

向天賜之前所處的島內一切都十分精緻,所住的客院,一雕一刻盡顯精緻純粹的藍色映襯著四周晶瑩剔透不知品種的樹,她對此十分滿意,走的時候還有些不舍,可看到扶風島上的住所,立馬把客院不知扔哪去了,開開心心的搬了進去。

築基以下弟子都是外們弟子,二十五歲之前築基是成為內門弟子的最低標準,向天賜前幾天測試資質時,骨齡顯示十八歲,也就是還有兩年時間,時間足夠了,畢竟她現在是練氣十層,只要資質過得去,七年內築基綽綽有餘。

所有島上都有一座或兩座高低不同的山脈,外門弟子統一居住在山低下依山而開闢的洞府里,一共百來個洞府,一人可以分得一座,按自己的喜好布置。

三級修真界的各個方面都比四級修真界強太多。不說靈氣差別甚大,各種軟實力和硬實力根本無法比較,就說弟子福利就沒得比。

向天賜十分土包子的把新的儲物袋拿出來,又檢查了一遍

「一千塊低階靈石,五十塊中階靈石,五瓶中階固本丹,兩瓶中階清心丹,一瓶低階養神丹,一顆築基丹」

深深呼出一口氣,剛來的第一天,自己就跑去釋道台查資料,在一樓最底層找到了自己想要的基本常識,關於靈石,其中介紹到一塊中品靈石等於一百塊下品靈石,一塊上品靈石等於一百塊中品靈氣,一塊極品靈石等於一百塊上品靈石。 雖然說是這麼說,可是沒人會拿高階靈石去換低階靈石,所以品級越高的靈石越稀有。

至於丹藥資料不是很多,僅有幾種常見丹藥的說明,儲物袋裡的剛好都有

固本丹,築基一下用以修鍊的輔助型丹藥,清心丹,顧名思義使內心更加清凈,加快入定速度,促進靈氣吸收,靜心凝氣型輔助丹藥。

作用和向天賜得到的金色蒲團一個作用,本來清心丹對她來說沒什麼用,不過不知道為什麼,那個蒲團顏色越來越淡,作用也越來越小,恐怕有一天變成普通凡物,這丹藥結丹一下都有用,還是不能小視。

向天賜目前資產除了新發放的這些,還有一把次品凌練,兩顆假霹靂彈,一套筆墨紙硯,和一隻沒法打開的儲物袋。

一切準備妥當,第一件事就是去釋道台,在裡面待了整整三個月,該知道的基本都有所了解,神識介紹也在其中,還附帶神識初步鍛煉和操作方法,剛去的時候因為不會讀取玉簡還鬧了一個不大不小的笑話。

向天賜如一塊乾癟的海綿,孜孜不倦的吸取著各種知識,尤其是陣法禁制,上百萬的文字,一個薄薄的玉片就可以全部記載,這讓向天賜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在修仙界陣法禁制無處不在,拿最普遍的來說,扶風島內或者說整個鳴風島內的洞府房間都設有陣法,可以起到警戒防禦作用,只有主人拿身份令牌可以出入,他人來訪會觸髮禁制提醒,方便又十分安全。

向天賜的住所禁制非結丹期不可破,十分的安全,遺憾的是只能找到陣法的基本資料,如何布置卻沒有。

除此之外,目前有兩件事需要儘快做,一是功法,二是靈器

功法十分重要,它可以直接影響修士要走的路,甚至有些功法可以增加結丹率,向天賜打算等莫道蘇醒再挑選,所以只剩下靈器了。

向天賜簡單收拾一下,就前往扶風島執事堂,入門弟子靈器都在此處發放。

「師叔,想挑選一件入門靈器」

負責接待入門弟子的是一名白頭髮築基修士,抬頭看了眼向天賜,點點桌面道「弟子令牌」

檢查完后指向身後的房門道

「進去吧,一刻鐘時間,只可挑選一樣,一經選中只有築基才可過來更換法器」

向天賜拱手走去。房間不大,沒有任何裝飾,白色的牆體和地面,空中漂浮著兩排,二十多個閃著各色光芒的靈器,可以看出件件上品

『一座古樸的小鼎』應該是用於防禦,『一面精緻小巧的鏡子』看不出來什麼功能『一台艷麗逼人的蓮花』向天賜看著這件靈器,突然想到了莫小溪,移開視線,繼續查看剩餘的靈器……

一刻鐘后,向天賜從裡面出來,滿臉失望,她本來想找一個寬刀或者寬劍,前世用習慣了,覺得最適合自己,遺憾的是整個房間只有一把似劍非劍的長刀片。

「請問師叔,只有這些靈器么」

築基修士哂笑一聲「嘿!裡面存放的件件上品,乃是各位前輩費心挑選最適合的放在裡面的,你這小丫頭可不要太貪心」

「不是的,我不是嫌棄品級低,而是這麼多靈器為何沒有一把劍呢」向天賜連連擺手,解釋道

「想選劍去劍池,來這裡做什麼」

「劍池?」

「你難道不知道要先了解好情況再來么」築基修士滿臉不耐煩,不過還是給她解釋道

「入門弟子可以選擇一件靈器,或者用這個資格換取進入劍池的機會,當然就算進去了也不一定可以成功,成功了也沒得換,想好了就趕緊去」

向天賜滿臉尷尬的張張嘴,她以為這種事情應該和豐山派一樣,哪知道靈劍和靈器不在一個地方。

「劍池在凌風島」築基修士撇了眼向天賜,甩出一句話「別問我怎麼去,自己打聽」

真心實意的道了句謝,隨便找了個看著好說話的弟子問清楚了凌風島劍池所在,和一些必須知道的一些門規后,立刻前往。

凌風島和扶風島外觀上區別很大,和扶風島的平緩突起不同,凌風島彷彿沒有什麼坡度,只有幾塊小小的突起岩石,筆直的峭壁越往上越,越往兩側越是狹窄陡峭,就像是一把巨劍插在了島中央,威嚴不可侵犯。

想要登山到頂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凌風島規定,來此的弟子無論做什麼,都必須徒手爬上來,不可藉助外物。

這項規定即使考驗也是提醒,考驗不用說,無非是考驗弟子是否有登山的資格,其次則是提醒第子劍池的難度,若是這一關都過不了,就別想可以取劍出來。

抬頭大概測量了一下距離,向天賜行動了。剛觸碰到山壁的瞬間,她就知道自己低估了難度,渾身靈氣剎那間全部被禁錮,此刻的她宛若一個普通的凡人。

山壁不但陡峭,還散發著陣陣冷入骨髓的寒氣,突出的石塊又十分滑膩,需要用很大的力氣才能攀附住,勉強登了十多步,就已經筋疲力盡,力不可支的掉了下來,啪的一聲摔到地面,疼的向天賜直咧嘴,揉揉胳膊抬腿繼續攀登,這一次稍微好一些,快二十步了才摔下來,拍拍手再來一次、兩次、三次……已經數不清這是自己第幾次摔下來了,渾身青紫,骨頭都有幾次險些摔斷,可自己最好的成績僅僅二十步,離山頂何止千里之遙。

心裡生出一股濃濃的挫敗感『難到就此放棄?隨便選擇一個不適合自己的靈器么,難到我真的差到連爬都爬不上去?』望著雲中朦朧的山,不甘心的咬咬牙,看了一眼已經鮮血淋漓的十指,已經疼到麻木,可這種疼和抽魂練魄的撕心裂肺完全不能比擬,腦海里閃過星盟盟主、閃過崔烈。

目光霎時堅定了起來「區區一座山峰都過不去,談何強大,談何自保!我向天賜不是輕易放棄的人,今天不行明天繼續,明天不行還有後天,還有以後」說完堅定的一瘸一拐轉身離去。 路過的弟子都一臉驚訝的看著頭破血流,滿臉青青紫紫的向天賜,再看看她來的方向,大多都一臉瞭然的說道「又是一個自不量力想去劍池的人,嘖嘖嘖,靈劍哪有那麼好拿」

向天賜對一切都充耳不聞,雖然身體十分遲鈍,大腦卻因為疼痛而異常清晰,她不是一個只會用蠻力的人,」

既然對練氣期弟子有這項規定,那麼自己在練氣期已經是最頂層,就算基礎差點,也沒理由差成這樣,一定是哪裡想錯了,究竟是哪裡?

「不假外物,禁錮靈氣,宛如凡人,摔倒,疼痛,身體」喃喃自語的向天賜突然眼睛一亮,恍然大悟道「這規定考驗的根本不是修為,而是肉身,通關的辦法就是強化肉身

強化肉身的方法在白雲界只有一種,就是成為體修,體修也屬於道修的一種,針對自身資質不夠好,不能成為法修的凡人,但只要是道修最基本的就是引氣入體,區別是法修引氣入經脈匯于丹田,而體修引氣存於肉體,不斷強化肉身修出真氣,以此進階。

不過在向天賜記憶里從來沒人法體同修,或許三級修真界會有方法?

這種有修真知識漏洞的時候,她第一個反應就是釋道堂,但現在天色已晚只能明天再去。更何況她的身體也快支撐不住了,緩步挪進洞府的一刻,向天賜立刻癱軟,一直靠強勁的意志力支撐著身體,在放鬆的一刻承受不住了。

原本第二天的計劃,卻沒有去成。雖說修士恢復能力比凡人快,但僅僅練氣期還沒有到刀槍不入,肉體不壞的程度,加上沒有療傷丹藥,向天賜這一次受傷,整整躺了一個星期才好。

剛能夠下地站起的那一刻,向天賜就跑去了釋道台,輕車熟路的走向第二層,來到一個角落,角落裡盤膝閉目坐著一個身穿白袍腰系銀腰帶的男子,劍眉挺鼻,氣質清冷,看側臉就已經十分俊美。感覺不到任何威壓,也看不出修為,但無疑是一位築基修士

『又換人了?看樣子,脾氣應該不差吧』向天賜心裡嘀咕,釋道台二層長期會有一位築基修士坐鎮,但不是同一個人,性格也不一樣,有的對弟子的詢問十分耐心,有的言簡意賅,當然也有脾氣火爆的,向天賜就碰到一個,所說得到了答案,卻也被罵的灰頭土臉。

走上前行弟子禮,白衣男修睜開眼睛緩緩點頭道「不必多禮」然後又閉開始繼續修鍊。

向天賜退後,抬頭張望大概瀏覽了一番,向『旁支解說』區域走去。

此處有五來大類別,道修、魔修、妖修、靈修、佛修,其中又包含許多小類別,暫時不去管其他,從道修里找出了體修部分,大部分和向天賜了解的都一樣,並沒有自己需要的法修鍛體內容,又仔細找了一圈,確定沒有后朝白衣修士走去

「師叔,弟子有事相詢」

「說罷」

「弟子方才查詢了體修相關內容,沒有找到鍛體的相關資料,請問法修鍛體該如何」

白衣修士幾乎沒有思考立刻回答「法修鍛體屬於密術的一部分,若你想系統修鍊可自行去傳功閣憑藉貢獻點換取,若只是單純強化身體,去參考武修入門功法即可,此外鍛體時適當藉助體修之法更佳」

「謝師叔」道謝后,向天賜再次返回『旁支解說區』

武修入門功法,其實大多是世俗界所謂的武林秘籍,這部分內容很好獲得也十分便宜,這種大眾的東西釋道台都會存放。

在武修中記載了入門功法,裡面果然有鍛體之法,說白了就是鍛煉抗擊打能力,加上結合體修之法,很快制定出一系列計劃,給築基師叔看過後,改了幾處后,一場為期半年的鍛體之路,拉開了序幕。

於是扶風島內出現了怪異的一幕:一個身材纖細,長相美艷的女主經常背著塊巨石光靠雙腿拚命奔跑,石頭的尺寸越來越大,跑的速度卻越來越快,最開始看見的弟子都嘲笑連連,一個月後,他們的表情變成了不可思議,漸漸有人懷疑這位女修是用了某種密術

要知道法修肉身脆弱是一個眾所周知的短板,從來沒有人想過可以不用靈氣,單憑肉身就能扛起比自己重了數倍的石頭,還有些聰明弟子見此,也回去效仿向天賜,但大多都放棄了,原因無他做慣了修士,在去以凡人之體負重奔跑,不但反差太大,太過辛苦,沒放棄的也被他人異樣的眼光和品頭論足擊垮了。

所以一個月的時間,只有向天賜還在堅持,不過明天著道令人駐足的身影就不會出現了。

向天賜『轟』的一聲放下巨石,擦擦額頭的汗水,盤膝而坐引氣於肉身,疼痛襲來,靈氣所到之處像是被刀片切割,甚至皮膚表面滲出了一層鮮血。

即便過了一個月著疼痛也沒有減少多少,開始的時候,僅引進入血肉內一絲靈氣,便瞬間炸開,根本無法起到鍛體的作用,向天賜只能把靈氣細化再細化,從最開始的針尖到毛髮,一點點納入體內

這也是法修和體修不能於一體同時修鍊的原因,靈氣之間會互相吸引,因為皮膚堅韌,肉體相隔,空氣中的靈氣無法與體內靈氣互相吸引。

一旦吸入肉體就不一樣了,脆弱的血肉根本無法隔斷靈氣之間的吸引,要麼是多的被少的吸引走,就會發生向天賜開始的悲劇,輕者靈氣所在肉體爆炸,嚴重的會走火入魔,除非轉為體修。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