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清風依舊抱元歸一,恪守自我意識。

Home - 未分類 - 古清風依舊抱元歸一,恪守自我意識。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對方勃然大怒,暴跳如雷,連連怒喝,道:「為什麼你依舊在抗拒!究竟為什麼!」

「我這個人不太喜歡聽別人的安排,尤其是命運的安排。」

「這是你的命運,你根本無法拒絕,你也拒絕不了,你是命中注定的原罪真主!」

「如果我拒絕不了的話,為什麼你還千方百計的讓我融合?我想來想去,只有兩種可能,要麼我這個命中注定的原罪真主是假的,要麼你這個原罪孕化出來的意識是假的,反正咱們倆之間肯定有一個是假的,甚至可能咱們倆誰都不是真的。」

「我跟你說了這麼多,你竟然懷疑我的真假?」

「我倒不是懷疑,只是……」

古清風正說著,忽然間,不知從什麼地方傳來一道驚雷炸響。

轟隆隆——咔嚓!

仿若地獄般的火海被這一道聲響震的劇烈晃動起來。

「命!運!不!死!原!罪!不!止!」

「命運不休——原罪不朽!」

「大道真諦,天地奧妙,儘是原罪,皆為虛妄!」

這聲音對於古清風來說既熟悉又陌生。

聲音傳來的時候,更如撥開雲霧見青天一般。

他一直懷疑這自稱原罪意識的真假,儘管對方說的頭頭是道,也為他解答了心中的諸多迷惑,可古清風仍然不太相信。

如他所說的那樣,如果自己真是命中注定的原罪真主,那麼根本不需要對方千方百計的勸他融合,這其中一定有詐,還有就是古清風融合過原罪之血,融合之時沒有任何不適,而現在他感覺根本不是在與原罪融合,更像是被吞噬。

當巨響聲傳來的時候,他也終於明白了一件事,這個自稱原罪意識的存在是假的。

讓自己心生畏懼的不是他,而是這巨響。

召喚自己的也不是這個傢伙,同樣是巨響。

這個傢伙不知用了什麼手段一直在冒充巨響。

「我是不是命中注定的原罪真主,我或許不知道,但你應該不是原罪孕化出來的意識吧。」

沉默。

對方沒有回應。

過了片刻,原本被巨響震的潰散的地獄火海再次出現,而且比之先前更加瘋狂!

「看來老祖我真是低估你了!沒想到被你這小輩看穿了!沒錯,老祖我的確不是原罪孕化出來的那抹意識!」

「那你是誰!」

「我是誰?哈哈哈!我乃玄冥老祖!」

玄冥老祖?

古清風想了想,對這個名字很陌生,也從來沒有聽說過,他看了看這地獄火海,問道:「你這是想吞噬我?」

「是又如何?」

「我能問一句為什麼嗎?咱們倆沒仇吧,你吞噬我做什麼?」

「因為你是命中注定的原罪真主!」

「所以你就想吞噬我,取而代之,成為原罪真主?」

「哈哈哈哈哈!既然被你這小輩看出來,老祖也不妨直接告訴你,老祖就是要吞噬你,成為原罪真主!小輩!識相的話就不要反抗,不然老祖讓你嘗嘗生不如死的滋味!」

嘩!

地獄火海瘋狂焚燒。

古清風的肉身扭曲變化宛如煙霧一樣。

「行了,玄冥老祖是吧,我勸你也甭瞎折騰了,如果你能將我吞噬的話,剛才也不會跟我浪費這麼多口舌了,不得不說,你這幻境手段玩的挺高明,差一點就老子就信了,不過,幻境終究是幻境,再高明的幻境也是假的。」

說罷。

古清風厲喝一聲:「給我破!」

砰的一聲,地獄火海轉瞬間煙消雲散,

古清風仍舊是古清風,心神沒有潰散,靈魂也沒有焚燒,肉身也沒有扭曲,意識也沒有模糊,他仍然站在亂流如海的荒古黑洞裡面。 上沒有蒼穹,下沒有大地,只有無窮無盡的空間亂流,宛如驚濤駭浪般川流不息的翻滾著咆哮著。

一位男子就那麼佇立在無盡亂流中。

這男子白衣如雪,黑髮如墨,安安靜靜的站著,任那亂流再瘋狂,卻始終無法撼動他分毫,衣袂不曾飛揚,髮絲未曾舞動,身如孤峰,人如劍。

不是別人,正是古清風。

破開玄冥老祖的幻境之後,他並沒有離開,一雙幽暗的眼眸望著無盡的空間亂流。

玄冥老祖消失了,去了哪裡,古清風並不知道,他甚至不知玄冥老祖何時出現的,如若不然也不會悄然無息的陷入玄冥老祖布置的幻境中去。

至於玄冥老祖究竟是誰,他也不知,對這個名字非常陌生,從未聽說過。

唯一知道的是,這玄冥老祖同樣是一位原罪之人,極有可能與他體內的阿鼻無間惡修羅、上窮碧落下黃泉等存在一樣,皆融合過原罪之血。

甚至可能不僅僅如此,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麼玄冥老祖會是怎樣的存在,猛然,古清風想到了一種可能。

原罪法身!

在他的印象中,不管先天原罪還是後天原罪,皆分幾大階段。

第一階段是原罪化身,第二階段原罪報身,第三階段是乃原罪應身,第四階段便是原罪法身。

所謂原罪化身,顧名思義,化身原罪,宛如瘋魔一般,雖有自我意識,但已無法控制,至少,不會再有人性。

第二階段是乃原罪報身,化身原罪時做什麼孽,就會得到什麼樣的原罪報身,如果原罪化身是因,那麼原罪報身便是果,這就是惡有惡報。

第三階段是乃原罪應身,原罪一旦進入這個階段,幾乎不會再有自我意識,就像一團混沌,而且會越陷越深,罪孽也會越來越重。

第四階段是乃原罪法身,進入這個階段,會孕化出全新的自我意識,只不過這個自我意識已經屬於原罪的自我意識,如果原罪是大道的話,那麼原罪法身就像大道中的一顆種子一樣,這顆種子是會生根發芽的。

古清風至今還沒有見過所謂的原罪法身,儘管因為當年無道山點燃原罪業火的事情,很多人都猜測他就是原罪法身,不過,古清風很清楚,自己並不是原罪法身,他甚至覺得自己連原罪應身,原罪報身,可能連原罪化身都不是。

畢竟這麼多年以來,他的自我意識從未發生過變化,一直都很清醒,他也懷疑過自己的意識是不是悄然無息的發生過變化,只是自己不知道而已,後來想了想,覺得這事兒不太可能。

因為他覺得自己還有人性,還知善惡,知因果,如果自己真的悄然無息成了原罪法身,卻依舊有人性的話,那麼所謂的原罪,恐怕就不是原罪了。

當然。

這只是他的猜測,究竟玄冥老祖是與不是原罪法身,這就不得而知。

在他想來,如果玄冥老祖只是原罪報身或是應身的話,意識應該是混沌的也是模糊的,只有原罪法身才會孕化出新的原罪意識,而且,也只有成為原罪法身,真正融入原罪,與原罪不分彼此,或許才能稱得上原罪之子,也只有成為原罪之子,才有資格成為原罪真主。

越想越覺得有這個可能。

剛才陷入玄冥老祖布置的幻境中,面對玄冥老祖的時候,古清風感覺就像面對真正的原罪,甚至還一度懷疑玄冥老祖就是傳說中的無道尊上,且,在玄冥老祖自稱是原罪孕化出來的意識,古清風也都差點相信。

想到這裡,古清風不禁陷入沉思當中。

他在想,想玄冥老祖說的那些話。

玄冥老祖說在荒古時代的時候,原罪孕化出來一抹意識,正是這一抹意識,令大道紛紛隕落,大道始祖死傷無數,甚至還開啟了無道時代。

這事兒究竟是真的還是假的?

聽起來倒像是真的。

如果是真的話,那就太瘋狂了。

要知道在荒古之時開啟過無道時代,說明那個時候三千大道真的滅亡了,不然的話,無道時代不可能開啟。

驀然。

古清風想到自己曾經去過的一個地方。

當年,他夢入虛妄之地,莫名其妙的去過一座陵園。

那是一座大道陵園。

在那座陵園裡面埋藏著三千大道的墳墓。

是的!

三千大道的墳墓皆在裡面,仙道、魔道、妖道、鬼道等等所有大道,包括天道的墳墓也都在。

時至今日,他依舊清晰記得剛進入這座大道陵園時的震撼與驚疑。

以前他不懂,不懂明明三千大道還在,為何這裡會埋藏著大道的墳墓。

現在他懂了,那些大道的墳墓不是假的,都是真的,都是在荒古時代三千大道隕落之後埋藏的。

只是……

如果荒古之時,三千大道真的隕落,無道時代真的開啟過,那麼後來無道時代為何又消失了,隕落的三千大道又為何會死而復活?

雖說三千大道中諸多大道至今都消失不見,可仙道、魔道、妖道、鬼道,包括天道的的確確還存在。

荒古時代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原罪究竟有沒有孕化出一抹意識。

如果真的孕化出來的話,那麼這一抹意識現在身在何處?

古清風內心有太多太多疑惑。

可惜。

嫡女凰途:廢后要爬牆 沒有人能夠回答他。

搖搖頭。

無奈的呼出一口氣,他想到了大行癲僧,琢磨著大行癲僧一定知道荒古時代的秘聞,偏偏這個老禿驢喜歡藏著掖著就是不肯開口,隨後,又想到了體內的阿鼻無間惡修羅,上窮碧落下黃泉,還有吞天噬地血饕餮,包括那件神秘的不祥之物。

這些存在都曾融合過原罪之血,而且還都是在荒古之時開啟的無道時代中得到的原罪之血,想來,他們也應該都知道荒古時代發生的事情。

更加可惜的是,這些存在都死了。

就連意識都沒有了,如果還有意識的話,古清風琢磨著他們也不會成為自己身上的造化。

唯一剩下的恐怕也只有他們的意志了。 古清風望著此間奔流不息的空間亂流,就這麼望著,一雙幽暗的眼眸中充滿了數之不盡的疑惑。

本來他一直以為這場天地棋局的背後是原罪與命運在博弈。

不曾想除了命運原罪之外,還有一個大道與天地。

與此同時。

他也越來越無法理解原罪究竟是一種怎樣的存在。

古清風一直覺得原罪的存在是一個錯誤,是一個因果錯誤的源頭,這個錯誤的源頭就像病毒一樣導致今天因果的混亂。

直至現在他依舊是這麼認為。

他不明白的是,原罪這個錯誤因果的源頭究竟是如何出現的,存在的意義又是為何?

是命運的安排,還是因果使然?

如果是命運的安排,那麼也就是說是命運孕化出了原罪,讓其屠滅大道,令天地重生,開啟無道時代?

命運為什麼要這麼做?

屠滅了大道,天地重生,對命運有什麼好處?

最為重要的是,命運本身就是大道之一,如若屠滅了大道,豈不是連命運自己也都滅了。

這有點說不通。

可如果不是命運的安排,難倒原罪的存在是因果使然?

換句話說,某一個前因,孕化出了原罪這個後果。

其存在的意義,就是為了屠滅大道,開啟無道時代?

只是……什麼樣的前因,會孕化出原罪這樣的後果?

或者應該說,命運之書記載,當原罪尋得真主,大道墜落,今古終結,天地重生,無道時代開啟。

這一切冥冥之中早已註定,就連命運自己都無法改變。

不懂。

古清風越想越迷惑,越想越覺得混亂,搖搖頭,唉聲嘆口氣,這時,轟隆隆,陣陣巨響再次傳來。

「命運不死,原罪不止!」

「命運不休,原罪不朽!」

「大道真諦,天地奧妙,盡在原罪,皆為虛妄……」

又是這既熟悉又陌生的聲音。

古清風想破腦袋也想不出來究竟是誰在這荒古黑洞吶喊,這聲音的主人又是誰,為何每次吶喊,都讓自己的內心有種很複雜的感覺,像是激動,像是不安,更像是在召喚一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