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見對面武道堂的軍隊是一個方陣,正被幾個部落軍的方陣包圍在中央。

Home - 未分類 - 只見對面武道堂的軍隊是一個方陣,正被幾個部落軍的方陣包圍在中央。

「讓大夥再等會,對方的主力軍還沒到。」

「是,大人。」安德雷跟身後的一個蜥蜴人說了聲。

城外的武道堂弟子剛到,就開始安營紮寨。

曹魏等人站在城牆上看了許久。

只見不遠處又有軍隊抵達,這次的人數比之前更多。

「好多人,最起碼不下三十萬!」安德雷吃驚的說道。

曹魏顯得很平靜。

畢竟在地底世界的戰爭並非靠人數,而是各個種族的配合和精良程度。

「讓各部準備,等這群人抵達指定位置,立馬發起包圍戰,還有讓威廉記住去繞后,我們也出城,給對方施壓,進行蠱惑。」

「是。」一群人紛紛跑下了城牆。

曹魏淡定的走到城門口,騎上了甘李崽后,大喊:「開城門。」

「隆隆隆隆…」城門被打開。

曹魏騎著飛龍率先沖向了對方。

傑瑞興奮的騎在另外一頭母龍背上尖叫著。

「堂主,對方衝出來了。」一個地精站在黃又雞身旁,顯的很慌張。

黃又雞看著曹魏:「這小子還真沒死,不過今天他必死無疑。」

「轟!」武道堂軍隊左側遭到了蜥蜴人的猛攻。

黃又雞皺了皺眉:「右側什麼情況?」

「對方早有埋伏,我們中計了堂主。」地精很慌張。

黃又雞左右的兩個小姐姐也是一臉怕怕的靠在黃又雞懷裡。

「雞雞,我好怕怕。」

「別怕,有我黃又雞在,誰都別想靠過來。」黃又雞說完,取出一柄權杖舉起。

「地底世界,你們的王回來了,讓塵土崛起,護衛你們的王。」

「轟隆隆…」地面開始顫抖。

武道堂軍隊的三個方向決地而起三座高塔。

高塔上站著手持長弓的沙兵,甚至還駕著由沙子形成的弩炮。

「轟!」一弩射了出去。

插在曹魏的左側,就差一毫米,就讓曹魏報銷。

「這…」曹魏感覺事態有點不妙。 「哈哈哈哈…你們這些嘍啰,都給老子去死。」黃又雞笑的賊囂張,重新坐回到了位置上,抱著左右兩邊的美女開始羞羞了起來。

系統提醒:「發現王權手杖,詢問宿主是否剝奪。」

「剝奪。」曹魏在內心回應了聲。

手指上的明君戒立馬閃耀起了光芒。

「距離過遠,請宿主靠近對方。」系統出言提醒。

曹魏心裡彷彿有數萬句草泥馬。

要知道現在前面有座塔。

如果自己靠近,八成會被射成馬蜂窩。

「系統,你確定不是在坑我?」曹魏一臉鄙視。

「咻!」一支弩箭又一次插在曹魏左側。

「咕!」曹魏咽下一口唾沫,二話不說,咬著牙,讓甘李崽沖了上去。

黃又雞此時還正在笑嘻嘻的調戲左側的小姐姐。

威廉的狼騎已經繞到了軍隊的大後方。

「狼崽子們,跟我沖!」

「堂主不好了!我們後面有隊狼騎兵衝上來了。」一個渾身是血的地精慌慌張張的跑到了黃又雞身邊。

「一群廢物!」黃又雞略微惱怒的起身。

正準備揮動王權手杖時,曹魏從半空墜下。

「小夥子!還想用呢?做夢吧。」

「發現王權手杖,是否剝奪?」系統再次發出提醒。

「剝奪!」

「以亂世明君的名義,收回手杖!」半空突然響起一道虛無的聲音。

明君戒閃耀著刺眼的光芒。

王權手杖好像被什麼東西吸引,掙脫了黃又雞的手掌,沖向了曹魏。

曹魏在半空握住王權手杖,喊道:「以王之名,沙兵聽我號令。」

「是!」三座塔上的沙冰開始調轉弩頭,攻擊武道堂弟子。

「把手杖還我!」黃又雞心裡不服,揮動手臂,控制沙子形成手臂向著曹魏抓去。

曹魏揮動王權手杖,幾個沙兵出現,手持長槍刺向了黃又雞。

與此同時,曹魏也成功落地,右手一伸,銀劍浮現,被曹魏握在手心,沖向了黃又雞。

「新仇舊恨,今日我們一起清算。」

「我黃又雞是這個時代王者,絕對不會輕易死去!」黃又雞咆哮著,身體上閃耀起黃金色的光芒,四周的黃沙被他所吸引,在四周形成一個由黃沙所形成的龍捲風,並且在不斷擴大。

「你難道想要所有人和你一起陪葬嗎?」曹魏大吼。

「那又如何,既然我黃又雞得不到天下,你曹魏也休想。」黃又雞面目猙獰的大喊。

曹魏咬了咬牙,取出了大夏鼎和大夏斧。

兩個物件剛剛見面,相互吸引,使得周邊的屬性之力開始顫抖,不受任何人所控制。

「鐺!」一道彷彿來自遠古的聲音響起。

四周的所有人都停止了動作,黃又雞身邊的黃沙灑落一地,不管黃又雞怎麼咆哮,都無法在使用任何的屬性之力。

「不可能!怎麼可能,我黃又雞是王者,怎麼可能會因此落敗!」黃又雞猶如瘋子一般在那裡大聲嘶吼著。

曹魏收回了大夏斧和大夏鼎,握著銀劍走到了黃又雞身前:「你輸了。」

「不!我還沒輸。」黃又雞突然抬起頭,雙眼中盡顯瘋狂:「只要殺了你,我還是王者!」

「執迷不悟!」曹魏揮動銀劍斬斷了黃又雞的脖子,也斬斷了他最後一絲執念。

「你們的賊首已經授首,想要活命的都給我蹲下。」曹魏大聲喊道。

剩餘的武道堂弟子互相看了眼,紛紛丟下手下的武器,跪在地上投降。

曹魏讓安德雷等人收拾俘虜,自己則是手臂一揮,將沙塔和沙兵撤去。

「大人,他的屍體怎麼辦?」安德雷看向了黃又雞的屍體。

曹魏沉默了半響:「也算是一方霸主,找個好點的地方葬了吧。」

「是。」安德雷安排人手去了。

…數日過後,一群人愁眉苦臉的坐在恆河城的大堂內。

「怎麼樣?那群人還是不肯投降嗎?」曹魏詢問道。

安德雷起身,講道:「大人,那群武道城的舊部,還有一些小幫派,都不肯投降,並且集結起來,準備和我們對抗。」

「對抗?真是笑話。」曹魏嘲弄的笑了下,看向安德雷和威廉。

「這混亂之地就交給你們兩個了。」

「大人放心,必定不會讓您失望。」安德雷拍著胸口保證道。

曹魏點了點頭,剛準備散會。

堂外跑進來一個恐人。

「神子大人,帝國來人求見。」

「帝國?」曹魏眯著眼,大致上明白對方來是幹什麼。

「讓他進來。」

「是。」恐人轉身離開。

很快一個帝國的惡魔從外面走了進來。

「在下帝國外使莫多朔,參見曹先生。」

「放肆!」安德雷跳了出來。

莫多朔一點也不慌:「為什麼放肆?那裡放肆了?」

「你敢稱我家大人為先生,喊不算無禮?」安德雷有點蠢蠢欲動。

莫多朔笑了笑:「我帝國建國數百年,聯盟國度也建國數百年,不知道你們所謂的部落,建國了多久?」

「我砍了你!」安德雷起身拔出了刀。

曹魏連忙走上前,將安德雷的刀按回到了刀鞘內。

「先生好口才,只是不知這次來此地找我何事?」曹魏一臉笑意。

莫多朔講道:「聽聞前些日子,曹先生使用了大夏斧,這大夏斧一直以來都是我帝國的瑰寶,所以請曹先生歸還。」

「使者有所不知,這大夏斧和大夏鼎是一對,如今已經難以分開。」曹魏講道。

「其實我這次來,也是想要說明,這大夏鼎在數百年前,也是我帝國丟失的寶物,所以也請曹先生歸還大夏鼎。」莫多朔看起來很自信。

曹魏也淡淡的一笑:「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還得請先生等些日子,畢竟這兩件寶物都已經和我綁定,如果想要解除綁定,我還需幾樣物品。」

「那就勞煩曹先生快點了。」莫多朔心裡有些竊喜,原本以為會耗費些口舌,可沒想到曹魏既然會這麼主動的交出寶貝。

「來人,送使者去客棧休息。」曹魏喊了聲。

一個恐人立馬跑上來,帶著莫多朔去了客棧。

「大人,這廝這麼無禮!為何你還要答應他的要求?」安德雷不爽的問道。 「答應他的要求?誰說我答應他了。」曹魏一臉笑意。

眾人見罷,全都心知肚明,各自猥瑣的笑了。

安靜了幾日。

莫多朔在客棧里等的不耐煩了,便找來一個恐人詢問道:「你們家大人還沒準備好嗎?這麼久一點動靜都沒有,不會是想故意拖延時間吧?」

「這都被你看出來了,先生果真是大智慧。」恐人一臉調笑。

莫多朔大怒,扯著恐人的衣領講道:「帶我去見你們家大人!否則後果自負!」

恐人淡定的笑了笑,用力掰開莫多朔多手掌:「別跟我嗚嗚渣渣的,我們的神子已經回部落了,要想找他,自己去,還有這間客棧如果你要住下去的話,那就自己交錢,我們部落不養廢人。」

「廢…廢人!」莫多朔氣炸了。

正準備上去和恐人拚命。

可卻被恐人幾招放倒在地。

「老子和你拼了!」莫多朔尖叫著。

恐人拔出腰間白沙劍,駕在他的脖子上:「想要活命就安穩點,否則你這條命在這恆河城死了,估計都沒人給你收屍。」

「咕!」莫多朔咽下一口唾沫,不敢再多逼逼什麼。

恐人收劍回鞘,轉身離開。

此時的曹魏已經回到了部落城,看著欣欣向榮的部落城,心裡別提多開心。

「神子大人,你總算回來了。」紀藝小臉紅彤彤,上前抱住了曹魏。

曹魏撫摸著她的秀髮:「傻丫頭,我不回來,還能去哪?」

「神子大人,門外就一群人來找,說是你的舊識。」一個恐人跑到了曹魏的身後。

「舊識?」曹魏一臉疑惑。

起身走向了城外。

遠遠望去,這群人曹魏再熟悉不過。

曹魏面帶笑意的走上前:「你們怎麼來了?師傅他老人家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