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可能。」林蔚然低頭喝茶。

Home - 未分類 - 「怎麼可能。」林蔚然低頭喝茶。

韓唯依撐起身子:「怎麼不可能?執行會長也是會長。八千七百億市值公司的執行會長再怎麼也不是小演員能得罪的,不管她有多大牌。」

「得勢的時候的別人對你笑,那是假的,失勢的時候別人對你白眼,卻是真的。我知道這個。也沒想擺什麼會長的架子,但有些時候有些人得知道我不好惹。kbs想拖咱們款項那事兒我知道,如果我有那個會長的架子,下次誰想這麼干都得掂量掂量。」林蔚然放下茶杯不說,還拿起茶壺給韓唯依倒了杯,這得力下屬不說工作能力,放在那看著都養眼,走了就沒了,讓林蔚然上哪找去。

韓唯依又趴下:「不能是金泰熙。」

林蔚然走這一路沉澱。再加上被這茶館熏陶的和風細雨快消失殆盡,忍不住皺眉問道:「為啥?」

韓唯依大言不慚:「為了允兒,等哪天知道這事兒的誰喝多了說一句,允兒可說不得,一句話差不多一億七千。說個十句這輩子就搭進去了。完了以後再出點事兒,誰又說一句,允兒可說不得,那是林會長的誰……這麼下去她口碑沒了。你口碑也差不多了,連帶著新韓製作一起完蛋。」

世界上沒有不透風的牆。等有朝一日這事兒也會被當做荒誕不經的八卦流傳出去,至於版本如何又有多少人相信便要見仁見智,但小心謹慎的藝人與類似八卦絕緣也不是無的放矢。

林蔚然看著手中的茶杯,輕聲問:「我放手你就不走了?」

韓唯依抬起頭,沒想到林蔚然這麼容易鬆口:「對,你放手我就不走了。」

林蔚然抬眼看她:「不是說、暗戀什麼的嗎?」

韓唯依一陣鄙視:「喂,你真當我是被戳破心思后見你就臉紅、話都說不明白的小女孩?感覺對你有點意思還不是因為我空窗期太久。我想好了,今天除了這門之後就開始找男人,不管怎麼樣都要找個能把你比下去,然後風風光光把自己嫁出去。」

林蔚然面帶輕笑,沉默不語。

韓唯依又撐起身子,帶著好奇問:「難受沒?」

林蔚然單手摸了摸心口方向,點頭道:「有點。」

韓唯依笑了,笑的很是開心,連帶著林蔚然都『呵呵』輕笑起來。

她說在我找到男人之前你都欠我的。

林蔚然點頭同意,說沒問題,不過還的不能是感情,就來點lv和愛馬仕吧。

韓唯依立刻道好啊好啊,但必須當著公司的人面前送來,咱們把緋聞坐實,省得新進來那幫海歸看我都不是好眼神,每月三次的例會上,『idolworld』那幫人有一半好像是為了看我來的,我名花有主估計能讓他們買醉幾天,也算是為國家做貢獻了。

這事兒牽扯甚大,林蔚然可沒第一時間答應,又喝了口茶,感覺還算不錯,便深深的吸了口氣,盤在桌下的雙腿也放鬆起來。

韓唯依提醒道:「小心點,萬一碰到了,我就告訴允兒去。」

林蔚然回答道:「這個可以說,不過還有一個不能說,除了允兒之外我還有女人,是長期關係。」

韓唯依眉頭一挑,笑意慢慢收斂。

她問:「是誰?」

林蔚然回答:「現在不能說,估計你也不想知道。我大概清楚你現在是怎麼想的,但你不是我,不知道我為什麼做出這些選擇。我也不想說服任何人,他們有他們的想法。」

韓唯依嚴肅道:「為什麼跟我說這個?」

林蔚然笑道:「你不是暗戀我嗎?這算是個秘密,被我知道了,我就還給你一個秘密。」

韓唯依眨了眨眼問:「那金泰熙的事兒呢?」

林蔚然依舊微笑道:「一碼歸一碼。」

韓唯依呲牙,是一口白牙,卻沒半點威懾力。林蔚然站起身來說我送你回去,韓唯依又趴到桌上說現在別惹我,賣萌失敗,我怕控制不住,帶和你雙雙殉情。林蔚然又忍不住笑出來,出門時卻停下,說你還要願意傻一點,大把大把的好男人都排隊送貨嗓門,環肥燕瘦,任你挑選。韓唯依埋頭大叫道天資聰穎沒辦法,如果連你說這些話是什麼意思都聽不出來,太白痴。

林蔚然沒有答話,獨自一人出門卻不怕韓唯依會真的離開新韓,然後按照在日本時他說的那樣做個小富婆,一年四季生活在春暖花開的地方。

等房門再次關上,韓唯依才睜開埋在臂彎中的雙眼,嘴角微微撬動,像是抹自嘲的輕笑。

欠債還錢,欠了感情,又怎麼還? 明耀和唐謹是帶著九比的點怎和迷惑被那今年輕人引到一邊的,蔣友泉的橫空出世讓兩人都是大大震卝驚了一番,尤其是看到姜長松和李榮忠二人在對方面前汗出如漿,面如土色,那份夾雜著暢快舒坦的心情難以言表。

只是他們也很疑惑蔣友泉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這裡,怎麼會為這樣一件事情而出面?像蔣友泉這個層次的人物,無論如何都不應該以這樣一種方式介入這種事情,無論他多麼看不慣,也該有他自己處理這種事情的手段才對,但是蔣友泉就這麼出現了。

一直到那位年輕人把他們帶到花園的另一頭,看到那個身影,唐謹和明耀頓時明白過來。

身形巨震之後」唐謹停住了腳步,眼眶中的淚水又在不受控卝制的慢慢溢出。

她不想在對方面前表現出軟弱和惹人憐惜的一面,這麼多年來,她就是希望用自己個人的努力來證明沒有其他任何人她一樣可以過得很好,她一樣可以在工作中取得更大的成就,雖然無法和他相比,但是她至少可以獲得一個安慰和滿足,即便只是心理上的。

明耀也站住了腳步,昔日就感覺到了自己和對方的差距,而現在更如仰望星辰一般,他一時間也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唐謹只是呆立了一刻之後,旋即丟下一句:「我的事情不需要你來管。」

未等大家反應過來,唐謹已經扭頭快步離開,只不過腳步有些碎亂,在花園匝道拐彎處險些摔了一跤。

明耀本欲追上去勸解」但是看到那今年輕人已經追趕了出去,而趙國棟臉上也滿是悵惘,苦笑著嘆了一口氣,只是搖頭。

趙國棟回安原當省長明耀當然知曉,他甚至也還隔著較遠距離看到一回趙國棟,童曼要陪他去見一見趙國棟,沒其他意思,哪怕是在趙國棟心目中留個印象,那也是好的,也許就能勝過你在下邊奮鬥幾年,但是明耀堅決不去,也不準童曼給趙國棟聯卝系。

倒不是明耀執著於什麼,如果說以後真的條件成熟了,有機會能夠和趙國棟見上一面,明耀也不反卝對」人情往來無過於此,只要不是抱著什麼心眼兒想法去,那也就坦然。

但是趙國棟人家初回安原,緊接著就是黨代會,馬上還得去參加十卝七卝大,後邊又面卝臨省長選卝舉,手中不知道有多少大事情,這樣專門跑去見個面」給人的感覺就像是自己專門想去巴結討好趙國棟,以前怎麼沒見你這樣屁顛屁顛的熱情呢?

所以明耀不願意給人留下這樣一個印象,雖然他也知道妻子和趙國棟一直有電卝話聯卝系,唐謹和趙國棟之間的那段往事他也是從童曼嘴裡得知,也為此感慨不已,但那是趙國棟和自己的生活命運無關的時候,而現在趙國棟成了省長,他反而有些難以適應了。

「趙省長。」明耀有些不太適應的喊了一聲,聲音很小,大概是還沒有完全調換過來角色。

「明耀,有幾年沒見面了吧?」趙國棟臉上浮起唏噓感嘆的角色,「我記得上一次碰上你還是幾年拼了,童曼剛懷了孩子吧?朱卝星文嫁女,這麼些年,我在寧陵工作時回安原在省委門口碰上過童曼一次,你可是一次沒碰見過,不過在電卝話里經常聽童曼提起,剛下到天河?」

「嗯,下去有三四個月。」,明耀也嘆了一口氣,「其實我更喜歡在刑偵局裡干卝我的老本行,直接搞案子,也沒有那麼多羈絆,心無旁鶩,哪像在這下邊,儘是一些煩心事兒。」趙國棟先前那一抹悵惘已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沉靜,「明耀,下去磨礪一下也對你搞案子一樣有稗益,難道說搞案子就不需要體卝味下邊的人情世故?」,被趙國棟這句話說得有些接不上嘴,一方面是趙國棟身份不一樣了,就算是劉兆國在這裡,也得俯首聽命,何況他這個小小的分卝局副局卝長?

蔣友泉恰到好處的過來了,收了電卝話,見到明耀,滿臉高興」「小明不錯,沒有讓我在趙省長面前的大言炎炎徹底被戳破,市局刑偵局下去的吧?」

這一聲小明喊得明耀百般不是滋味,讓明耀只感覺自己立時回到子三十年前讀小學的時候,只是面前這一位是省委常卝委、省委政卝法委書堊記,從某種意義來說,他甚系比趙國棟對政卝法系統還具有直接影響力,先前在姜長松和李榮忠面前發飆的這一幕還歷歷在目,真沒有想到五十來歲的老杆子還有這樣大的火氣,只把姜長松和李榮忠i得面無人色,不知道現在姜長松和李榮忠還躲在哪個旮旯里去想如何過這一關呢。

「是,蔣書堊記,今年五月從市局刑偵局下去的,現在天河分卝局擔任分管偵卝查的副局卝長。」在蔣友泉面前明耀要恭謹許多。

「唔,好。」蔣友泉轉過頭來向著趙國棟,很隨意的道:「安都市委組卝織部卝長郭長庚是我中堊央黨校時候的同學,也是同桌,關係不錯,我給他打了一個電卝話,問了姜長松和李榮忠的事情」姜長松的確有可能要提天河區委副書堊記」至於李榮忠據說也列為了區委政卝法委書堊記的考察人選,我明確告訴他這兩個人都不適合,建議他另外考慮人選。」

「哦?他怎麼說?」趙國棟笑了起來,真沒有想到蔣友泉雖然是初來乍到,卻還有郭長庚這個有力人物是盟友。

郭長庚和關京山關係很密切,與譚立峰關係也不錯,原本是竟爭安都市常務副市長的有力人選,結果被齊華挾凌正躍的威勢強行讓於哲接任了周宏偉的常務副市長,這也引起了關京山和埠立峰為首的安都市方面對舁委組卝織部的極大不滿。

「他問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要入罪也得有個證卝據,我只說看到的一幕讓我對這兩個干卝部的素質大為不齒,建議他認真考慮我的意見,他說市委會認真考慮,至於說李榮忠的局卝長職務,那不屬於市委組卝織部考察的干卝部,讓我和劉兆國溝通更合適。」蔣友泉微微笑道。!……! 周四上午要跟s.m方面接觸,林蔚然破天荒出席,鬧的整個s.m上下雞飛狗跳。金英敏親自出門相迎不說,算是高層管理的理事們只要能來都被帶上,原本沒有預先告知的到場生生被弄出好大陣仗,讓林蔚然和親自開車的朴正昌還沒下車就嚇了一跳。

林蔚然下車前對朴正昌喃喃道:「我又不是來給s.m送錢的,這架勢怎麼瞧都像是鴻門宴,我們今天可得小心點。」

自從林蔚然升任執行會長后,全權負責虛擬偶像的朴正昌倒有不同見解:「什麼宴都不會是鴻門宴,東方神起那事兒鬧的太大,外媒報導不說,連s.m在日本的合作夥伴艾回都因此反水,現在可好,艾回那邊拋售股份的消息曝光,金英敏只能咬著牙吞掉那百分之十一的股份,結果s.m市值一跌再跌,幾乎是東方神起上一次新聞就跌一點,要不是有少女時代和sj撐著,新年之後還有沒有s.m都不一定了。」

林蔚然搖頭道:「就算你小瞧了金英敏也別小瞧李秀滿,等幾天不出意外,s.m的年終報表一定會十分漂亮,別說虧本,肯定是韓樂圈三大經紀公司之首。」

「這個我也知道,雖然鬧分裂,但東方神起的日巡收益可都是進了s.m的口袋,今年他們旗下的組合都這麼紅,不出意外明年年初股票就會反彈,如果不是還在交月供,我還真想買一點。」朴正昌說完還沒忘了唏噓一番,這種賺錢機會本就少有,如果錯過還真是可惜。

林蔚然不是沒打過s.m股份的主意,但類似艾回一下子拋出百分之十一這樣的大手筆都會被合約限制,公司內部消化不了才會向外界出售,不會給任何人可乘之機。至於股票市場上的運作則屬於小打小鬧,朴正昌玩玩可以,對林蔚然來說未免可有可無。

下了車便被迎進公司,金英敏為首。稱得上是眾星拱月一般。類似旗下分公司的業務基本都是那些社長、部長在跑,統籌全局的林蔚然自然高高在上,卻也沒太多空閑。此番抽空來到s.m重要的是態度,『虛擬偶像』蒸蒸日上,其中少不得s.m的旗下偶像。做為這項目最重要的合作夥伴之一。林蔚然親自到場所表達的友善便十分重要,特別是在東方神起解散、sj成員強仁酒駕入伍、與m矛盾全面激化的如今,正處於多事之秋的s.m因為林蔚然的到場,多少也會少幾分風雨飄搖的味道。

短暫的參觀之後。金英敏直入正題:「關於東方神起在虛擬偶像上周邊版權的問題,我們同意了。」

東方神起雖然已經解散,但其粉絲基數卻仍然存在,合約糾紛導致五人再難聚首,但以卡通形象相聚卻依舊會帶來巨大的經濟效益。保守估計,如果是明年第一季度推出這款周邊,帶來的純利潤將會在百億以上。

朴正昌笑著道:「新韓it要推行周邊業務並不是當初的小打小鬧,一個組合的一千個馬克杯只能賺三千萬,但十個組合各一千個馬克杯就是三億。少女時代、sj,包括所有s.m登陸了虛擬偶像的組合周邊我們都希望能承擔,如果有可能的話,s.m家族版本的卡通周邊也可以。」

金英敏看了眼坐在一邊沉默的林蔚然,緊接著反應過來。最近聽說林蔚然將精力集中在新韓製作方面,或許對這邊的情況並不了解。

他笑著道:「朴部長可能不了解我們這裡的情況,周邊銷售一直是各個經紀公司的主要收入來源,s.m旗下就有周邊銷售的實體店面,如果把全部版權都交給新韓。我們這方面的收入肯定會受到影響。雖然新韓給出的前景預期非常不錯,但那畢竟只是預期不是?」

在近期的合作項目上金英敏一直都很好說話,但一涉及周邊版權就成了難啃的硬骨頭,朴正昌認真道:「虛擬偶像的及時性是任何傳統周邊業務都無法比擬的。這一點上半年的消音事件就是最好證明,類似這種互動只有虛擬偶像可以做到。如果我們精誠合作,假以時日必定在各個方面都能互利互惠。」

「我知道,可是……」

「把s.m所有偶像組合的粉絲團體嫁接到虛擬偶像上不就好了?我們會免費提供網路服務。」

林蔚然突然開口打斷了金英敏,交叉雙手正色道:「少女時代差不多三十萬粉絲,每個月每個粉絲都要繳納一萬四千韓元的會費,加在一起就是四十二億,除了應援、慈善、伺服器運營費用之外,周邊回饋也是大頭,把這些都換成虛擬偶像的卡通周邊,至於粉絲會的各項活動可以是新韓跟s.m共同管理。」

金英敏正色起來提問:「s.m能得到什麼?」

林蔚然不動聲色回答:「分成,比你們現在這麼折騰更多的收益。」

金英敏隨即沉默下來,s.m旗下五個人氣組合的粉絲數量超過一百五十萬人,單就這些粉絲會員費的消費而言,如果他點頭同意,虛擬偶像在卡通周邊上每個月都會帶來超過一百億韓元的凈利潤,這還沒計算上實體銷售以及網路銷售帶來的不菲收益,雖然是兩個人分,但要是細水長流下去,累積下來的收益極為可觀。

出了金英敏的社長辦公室,即便是林蔚然親自到此提議,金英敏也並未鬆口。對此很不理解的朴正昌忍不住猜測,說金英敏放著現成的利潤不要,是等著獅子大開口。

林蔚然對這個猜測不可置否,耐心解釋:「jyp、yg、s.m被稱為韓國三大不是沒有理由的,現在m旗下的偶像組合都把粉絲站設立在虛擬偶像上,收益是有,但始終是小打小鬧。s.m一來非但能比得過幾個m,甚至能把粉絲站建立在虛擬偶像上這件事變成一種潮流,到時候所有韓國偶像組合的粉絲站都要在虛擬偶像上。他知道我看的有多遠,所以不是想獅子大開口,也不是看不到這裡面的利潤,他是不敢開這個頭。」

「所有偶像組合的粉絲都要登陸虛擬偶像?」

朴正昌感嘆道:「如果那時候把『idol-world』和虛擬偶像正式合併,那『cy-world』豈不是立刻就變成韓國第二了?」

此時方才了解林蔚然全盤計劃的朴正昌還有些說不出的感慨,眾所周知,在娛樂圈粉絲是一種資源,如果真的讓林蔚然實現了全盤計劃,他就會成為韓樂圈這種粉絲資源的管理者,帶來的經濟效益不菲只是其一,帶來的影響力更是叫人心生恐懼。當這計劃達成的那一天新韓便擁有了干涉韓樂圈內任何事件的能力,因為新韓掌握了這種彷彿能源一般的資源。

所以金英敏不敢開這個頭,準確的說是不敢帶這個頭。

朴正昌急著趕回公司,打算繼續給正值多事之秋的s.m施加壓力。林蔚然則是明目張胆的逗留在s.m,因為成人之美的金英敏。

一樓某間練習室門外,一路走來都毫不躊躇的林蔚然微微猶豫,這裡是允兒的職場,剛剛門口那大張旗鼓的架勢等於往林蔚然腦門貼了張『我有錢有勢』的標籤,再跟允兒接觸多少便有些不妥,容易傳出風言風語不說,也容易製造電視上那些狗血的巧遇。

「你是誰?」

沒等林蔚然打定主意,身後就傳來一個女孩的聲音。他回頭只瞧見一雙帶著審視的眼睛和那皺緊的額眉頭,根本來不及解釋。

「大叔你是誰?不是混進來的吧?說好話的時候趕緊走,不然等保全來了還要丟人。」

林蔚然雖然沒有舞台上的那些偶像陽光帥氣,但卻絕不顯老,被叫大叔是因為面前這女孩太小。面對和朴智妍差不多大小的女孩時林蔚然總是有些尷尬,主要是因為他們喜怒無常,開心和不開心都掛在臉上,太不含蓄,讓人無法應對。

林蔚然說我是來工作的,女孩並不相信,伸手問林蔚然要名片。正尋思著是不是用稱謂最多的那張嚇唬一下她的時候,練習室的門卻開了。

「姐。」女孩先叫出聲。

「秀晶?」允兒打了招呼,疑惑的目光卻是落在林蔚然身上。

被稱作秀晶的女孩跑到林允兒身邊,沒急吼吼的惡人先告狀,反而是對著林蔚然揚起手問:「名片呢?你說是來工作的。」

「秀晶啊。」

允兒叫了一聲,想要親自介紹卻被林蔚然的動作阻止,他掏出名片遞到女孩手上,自我介紹:「你好秀晶,我是林蔚然。」

「鄭。」女孩提醒道。

「啊?」林蔚然不明所以。

「我姓鄭,鄭秀晶。」

「噢,你好,鄭秀晶。」

ps,今天後半夜應該沒更了,大家早點休息,明日爭取三更,發下宏願,希望可以實現。

晚安,各位親愛的。 趙國棟把明耀也介紹給了蔣友泉認識,蔣友泉對明耀印象相當好尤其是對能夠在這種環境這種事情上堅持自己人格,足見此人做人的原則xìng,這在公安這個行道里可難得找到如此人物。

明耀也知道這是自己結識大佬們的一個上佳機會,他也不是那種拘泥不化的迂夫子,能夠有機會結識蔣友泉這樣的人物,對於自己日後的發展當然是大有稗益,也就陪著趙蔣二人在huā園裡走了一圈,一邊散步,一邊談話。

趙國棟距離明耀的確太遙遠了一些,當然有這層關係可以為日後更上一步埋下一個伏筆,而蔣友泉帶來的卻是切切實實的現實影響,所以明耀也是振作精神應對蔣友泉看似隨意的詢問,至少也得在蔣友泉面前留下一個比較好的印象,這才不枉今兒個晚上自己的偶lù崢嶸。

明耀走之後,趙國棟和蔣友泉又在huā園裡坐了一會兒,兩人都對今晚發生的事情唏噓感嘆不止,很有點世風日下的感覺。

「趙省長,劉兆國的任期也早就到了,我覺得他應該要調整一下才對。」蔣友泉試探xìng的道。

劉兆國和趙國棟的關係他也曾有耳聞,但是外界人都是如霧裡看huā一般朦朦脆脆,有的說是以訛傳訛」有的說是深藏不lù,有的說是原來密切後來反目」但是有點是基本上可以肯定的,那就是至少劉兆國原來是和趙國棟有些瓜葛的。

趙國棟心裡吁了一口氣,劉兆國的問題是迴避不了的,即便是紀委不找上門」年齡和任期問題也擺在面拼了,十多年的公安局長,擔任政法委書堊記時間也不算短了,無論從哪個角度來看,他都該挪挪位置了。

這個蔣友泉也是xiōng有溝整,只怕這個問題也是早就藏在心中想要探底了,選擇這個時候,的確是個最佳時機。

「友泉書堊記,我也不瞞你,劉兆國和我的確是老交情,嗯,準確的說他對我有提攜之恩,十五年前我還是一小警堊察時,一個偶然機會認識了他,之後他也幫了我不少忙」嗯」尤其是在我邁上仕途第一步,競逐派堊出所長時是發揮了一些影響力的。」,趙國棟顯得很坦集,帶著一種悵惘般的回憶把他當時和劉兆國在大觀口逢廟會時的認識經過說了一遍,停的蔣友泉也是感慨不已。

「至於後來,我脫離了公安行道進了政府部門,和他聯繫就比較少了,因為我後來都是在寧陵和懷慶以及中堊央部委里工作」沒有在安都工作過,而他卻一直在安都,但是我們sī交仍在,一直到後來發生了一些事情,我們之間的關係才逐漸淡了下來。」,以蔣友泉的身份他當然不可能對外界對劉兆國的看法一無所知,關於劉兆國的負面話題這幾年一直很多,不少更是直指核心問題,至少距趙國棟所知,省紀委已經隱隱把劉兆國列為了重點監控對象了,只不過苦於一直沒有找到過硬的證據,而劉兆國本人也相當精猾,也就一直沒有真正觸及到他。

可以說劉兆國如果真的繼續在現在這個位置上坐下去,翻船是遲早的事情,趙國棟和邱元豐也是最擔心劉兆國會在最後階段栽筋斗的,可是現在劉兆國已經不怎麼聽得進人言了,也許真的只有身陷囡圓那一天才能讓他醒悟過來。

身陷圖圍」真的要等到那一天么?

「趙省長,我覺得是時候要動一動劉兆國子」有些事情再拖下去,也許就真的會不可收拾。」,蔣友泉平靜的道。

「嗯,我贊同。」趙國棟聽出了蔣友泉話語背後隱藏的深意,劉兆國有很多問題,再不調整,也許就要在任上出事兒,如果調整了他,至少證明省委注意到了這一點,不管他是事後出事兒還是平穩過渡都是好事兒,事後出事兒足見省委的英明決策,平穩過渡,那也是保護了幹部。

一耳簡短的我贊同讓蔣友泉愣怔了一下之後反而笑了起來,「省長,這事兒光是一句我贊同怕不行吧?」,「呵呵,友泉書堊記,你還要我怎麼樣?劉兆國和我之見只是sī誼,談不上其他,我覺得如果能夠敲打一下他,也許他能幡然悔悟,接受省裡邊的安排。」趙國棟也笑了起來,「我也希望他能明智加理智的接受現實,不要固執己見。」,關於劉兆國的去留問題實際上也讓安都市兩位主要領導費神不已,他是目前安都市委里資格最老的常委,又兼著市公安局長,雖說調整是必須,但是把他擺在那個位置上,既要讓他不至於太過於失落,又要避免引來一些不太好風評,這也是一個問題。

關京山在昨天省委常委會結束之後就約見了蔣友泉,談到了劉兆國的去留問題,顯然安都市委也覺得劉兆國的問題不宜再拖下去,原來丁森和劉兆國關係不錯,一直表示要放一放,現在情況變了,丁森既然走了,他劉兆國也應該知趣接受省里安排了。

蔣友泉對於安都市的看法也持支持態度,但是劉兆國的去留牽扯麵太寬,他也需要認真分析一下各個方案的利弊,尤其是和趙國棟之間的關係他需要探一個底,沒想到剛想到睡覺,就有人送上枕頭來,趙國棟主動邀約走一走,而且一走就走出來這麼一個不大不小的事兒來,也就順理成章的把劉兆國的事情抖落出來了。

「那好,趙省長,我可算走向你彙報了這事兒啊,安都市委也是這個意見,安都市委政法委書堊記和市公安局長人選非比尋常,京山書堊記和我的看法都是要分設,不宜兼任,政法委書堊記就是政法委書堊記,公安局長就是公安局長,各負其責,下一步的調整也是按照這個意圖來實現。」,蔣友泉聽得趙國棟語氣里沒有什麼其他意思,心裡也就放下心來,「至於劉兆國的去向,我想還是要和組織部那邊再協商一下。」

趙國棟點點頭,蔣友泉心裡早有主意了」無論自己態度如何,劉兆國是必須要走,但對方把事情做得很好,既擺明了尊重自己的態度,又達到了目的,而且也藉助今晚的事情把自己和他的關係迅速拉近了」當然,這也是自己想要達到的目的。

聰明人啊,能走到這個位置上的人,誰不是百鍊成鋼的角sè?趙國棟心中唏噓。

……………………………………………………………………………………

部富海明顯感覺到了來自蔣友泉的壓力,當他從趙國棟辦公室出來之後,他就意識到了蔣友泉在發力了。

這個新任的政法委書堊記還真是tǐng不安分的呢,這剛一上任,就開始推動了社會治安環境綜合整治」矛頭直指毒黑和保護傘的問題,這個話題牽扯麵很寬,而對方似乎也是有意要把這場行動給攪起大風浪來,這讓部富海有些看不清了。

部富海是專門到趙國棟那裡彙報近期省廳一些工作和人事方面的問題,但是沒想到趙國棟相當嚴厲的批評了公安部門出現的一些不良現象,要求部富海認真抓好基層隊伍幹部班子的配備,積極協調好省委政法委做好省廳班子的調整。

部富海心中有些鬱悶,他不知道趙國棟葫蘆里究竟是賣的什麼葯,先前他一拖再拖,現在又提出要積極協調好政法委那邊的意見」什麼時候趙國棟尊重起政法委那邊來了?這讓部富海有些míhuò了。

毫無疑問,蔣友泉肯定是主動向趙國棟發起攻勢了,先行一步向趙國棟闡明了政法委在一些工作上的存度,贏得了主動,部富海有些後悔自己先前有些太大意了,原本以為丁森至少會拖到**之後甚至可能是在翻了年,沒想到卻會在這麼早就調離卻讓蔣友泉上位了。

不過鄒富海也不是很擔心,趙國棟也好」蔣友泉也好,他們還不具備決定權」齊華那邊他已經說得差不多了,而凌書堊記那裡也聽過自己的一次專題彙報,基本上同意自己的意見,在這個問題上,趙蔣二人還沒有多少發言權,雖然他們可能會帶來一些麻煩和困擾。

不過部富海也隱隱聽到了一些事情,趙國棟對省里公安工作不太滿意,據說他自己也親自己遇上了一兩件事情讓他對公安形象大打折扣,這大概也是趙國棟剛才聲sè俱厲的提醒自己要加強公安隊伍尤其是領導幹部隊伍素質建設的主要原因。

部富海不想得罪趙國棟太深,凌書堊記那邊有意要讓自己出任省長助理,也算是平衡一下蔣友泉出任省委政法委書堊記對政法格局的衝擊影響,但是如果趙國棟堅決反對的話,自己這個省長助理就有些問題,領導們的一些意圖心思都是藏於xiōng腹,讓你很難揣摩全景,這也是讓部富海最為頭疼的。 偶然巧遇,萍水相逢,沒有類似英雄救美的狗血橋段作梗,交換一張名片已經算是親近。林蔚然不知道鄭秀晶是有備而來,即便知道也不會在意,讓他真正尷尬的唯有允兒,還是因為鄭秀晶確認了名片訊息之後的一番解釋。

「對不起,看你在這猶猶豫豫的,我還以為你是混進來的大叔飯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